Tag: Andlao


精品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ptt-第四十三章 棱冰灣展示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和前往高卢纳洛时的行程不太一样,那时载着洛伦佐的是专门用来享受的邮轮,巨大的船只内尽是娱乐设施与熏肉美酒,但眼下的晨辉挺进号可没有那些东西,仓库里放置的都是些钢铁与火药,更糟糕的还有那些沉睡的甲胄们。
与之前的轻松欢愉不同,无名的压抑覆盖在船只的每一处,绝大部分人都不清楚这次航行的目的,但或许是暴雨的原因,他们的心情一同沉落了下来。
沿着摇晃的长廊前进,洛伦佐的手中拎着从食堂里取来的食物与啤酒,和伯劳的交谈成功地让洛伦佐错过了开饭的时间,好在厨师们为他们还留了不少东西。
“你怎么在这?”
洛伦佐的步伐停了下来,他看到长廊的一边正站着熟悉的女孩,此刻她望着舷窗外的海面。
乌云与暴雨吞食了黑夜,唯一的光源只剩下了划过的雷霆,它们狂暴地涌动着,映亮了天海,挂在玻璃上的雨水将世界微微扭曲,歪曲的光芒里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模样。
“来看风暴。”
塞琉直视着雷霆的核心,它们被风暴裹挟搅动着,在海面的另一端升起。
“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洛伦佐走了过来,也趴在了舷窗上,仔细地瞧了瞧。
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海上风暴而已,硬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它过于猛烈了,大海随之起伏不断。
“你不去休息吗?”
洛伦佐问道,时间还算不上晚,但由于海上的生活实在是单调,没有事情的话,大家通常都会早早地返回自己的房间。
“不,我感觉有些不舒服,想出来走一走。”塞琉把目光收了回来。
“气压低吗?正常反应。”
洛伦佐说着拿起了一瓶啤酒,递给了塞琉,塞琉没有犹豫,伸手就要抓,但在即将触及的时候,洛伦佐一收手把酒瓶拿了回去。
“这种情况下可不适合喝酒,醉醺醺地掉进海里了,可没人能救你。”
洛伦佐嘴上这么说,但他自己却咬开了瓶盖,自己喝了一口。
“你不怕掉下去吗?”
“我可是猎魔人,酒精这种东西对我的影响不大。”
在秘血的改造下,猎魔人的体质有着很强大的代谢能力,酒精的影响都只是小事,这种能力主要应对的是毒素,绝大部分的毒素都对猎魔人们只能造成微小的影响。
“很奇怪。”
塞琉显得十分不解。
“怎么了?”
“大家喝酒就是为了变得醉醺醺的,可你根本不会醉,为什么还要喝酒呢?”
由于自身冷漠的性格,塞琉与外界的交流甚少,在斯图亚特家的工作外,她几乎不会见任何陌生人,大多数时候都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翻看着书籍。
因此很多时候塞琉的思维也蛮有趣的,在一些别人想不到的地方变得很古怪。
“嗯……我不知道。”
洛伦佐思考了一下,一向思维灵敏的他,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东西反驳一下。
“唉……你房间是这个来的吗?”
塞琉叹了口气,她指了指一旁的舱门,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晨辉挺进号,居住层这块就跟迷宫一样,房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号。
“哦哦哦,请进请进。”
空間 重生 盛 寵 神醫 商 女
洛伦佐说着连忙推开了自己的舱门。
作为军事舰船,晨辉挺进号基本没有舒适性可言,乘坐邮轮时洛伦佐们的房间还有阳光大客厅,柔软的床铺与浴室,但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狭小的房间,和只铺了一层垫子的铁床,而且这还是上下铺的。
货船的居住环境要好上不少,但从安全方面考虑,洛伦佐还是决定让塞琉和自己同乘这艘铁甲船,毕竟一旦遭遇突然事件,货船可没有多少抵抗力。
“看起来还好,比我预想里情况要好很多。”
塞琉看了一眼洛伦佐的房间,因为上下铺空了一张床出来,洛伦佐把自己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丢在了下铺,一堆物品里有着一个可供人坐下的空白,塞琉能想象到洛伦佐用力清出这一片区域时费力的样子。
“你预想里的情况是什么?”
洛伦佐稍微觉得有些难堪。
“大概是长满蘑菇吧,船上这么潮湿,说不定会长的很茂盛。”
塞琉把椅子搬了过来,坐在一边,洛伦佐也跟了上来,坐在他下铺的空位上。
“所以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洛伦佐问,在他看来塞琉显然不是因为什么不舒服出来闲逛,她是来找自己的,好像还在门口等了很久。
“还能有什么事,斯图亚特家的贸易路线。”
塞琉说着拿起了自己的提包,它一直挂在身后,加上光线的摇晃昏暗,洛伦佐没有注意这些。
“这是我们接下来的航程,虽然维京诸国的内战结束了,可各地区的统治还是由领主们自治。”
塞琉铺开了海图,不过这张海图和伯劳的那张有些区别,最为明显的就是它没有记录寂海的存在,在那里只是一片虚无的空白。
正如洛伦佐所想的那样,这个世界上还有着更深层的力量在影响着世界的走向,那便是筑国者们,他们一直管控着信息的流通,只要不想让世人知道,这些情报便绝不会外流出去。
殿上欢
“自治?”
“嗯,他们和冰海之王是领主效忠国王的关系,因此我们此行要去的地方不止是伟伦尔特,最为主要的是棱冰湾。”
塞琉的手指在海图上划来化去。
洛伦佐听说过伟伦尔特,那是一处大型岛屿,在结束内战后冰海之王占领了那里,将它变成了诸国的首都,也是维京诸国对外外交的主要城市,可塞琉所说的棱冰湾他根本没听说过。
“棱冰湾是什么?”
洛伦佐问道,他之前也粗略地了解了一下维京诸国,但有用的消息根本没多少,他们长期处于内战之中,消息闭塞的不行。
“维京诸国内部的一处海港城市,你可以理解为他们内部贸易的主要港口,伟伦尔特负责对外的循环,那么棱冰湾就是保证维京诸国内部的贸易循环。
我们对冰海之王的谈判已经差不多了,斯图亚特家的贸易也被并入了英尔维格与维京诸国的联合中,但内部对接的棱冰湾问题还没有解决。”
“国王同意了,结果领主不同意吗?所以维京诸国也算不上铁板一块啊。”洛伦佐听着觉得有些无奈。
“没办法,所谓的政治不就是对各方利益的妥协吗?能让这些领主们放下战斧已经很不容易了,”塞琉也觉得很无奈,“但问题不是这个,主要和那些海盗有关。”
“维京诸国内的大部分船只都源于棱冰湾的造船厂,随着内战的休止,一部分反抗的领主被冰海之王的军队所碾碎,可还是有一部分逃了出去,变成游离的海盗,在内部骚扰着各个领地,其中最受其害的就是棱冰湾。”
塞琉指向了维京诸国的群岛,大部分岛屿因为恶劣的环境都无人居住,这倒成为了那些海盗们的庇护所。
“结束内战已经消耗了维京诸国大量的力量,近些年倒也恢复了不少,但却要用来面对与高卢纳洛的战争,冰海之王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去围剿这些海盗了,便将任务交由了领主们,允许他们一定程度扩大自身的私人武装力量。”
“然后棱冰湾的领主揭竿而起了?”
洛伦佐开始了自己的奇思妙想。
“怎么可能,他确实将武装力量用在了抗击海盗上,这也导致棱冰湾战事连连,那位领主也常常参与征战,一去就是几个月,根本找不到他人啊!”
塞琉忍不住地喊道,就因为找不到他人,导致合作迟迟无法进行下去。
“啊……这……”
洛伦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位领主本身就是个很怪癖的人,痴迷于在海上航行,痴迷到有人说他一年之中很少会接触陆地,其他维京人都喜欢在领地造些兵营扩大武力,也只有他过于喜好大海,创立了维京诸国内第一座大型造船厂,英尔维格的技术支援也是准备落实在棱冰湾,比起其他贫瘠的领地,那里更有工业发展潜力。”
塞琉回忆着自己这位尚未见面的合作伙伴,维京使者们的话语在她的脑子里翻滚。
“还有什么对于禁忌的神秘传说很感兴趣,据说为此这位领主甚至加入了某个秘密结社,这让其他信仰奥丁神的领主很是厌恶他,以至于越来越疏远,和他有关系的情报也越来越少。
也是因为他长期不处于棱冰湾的原因,棱冰湾也逐渐变成了个混乱复杂的地方……你把它理解成一个稍微有点规则的旧敦灵下城区吧。”
末日技能树
塞琉这么一说,洛伦佐就明白过来了。
“下城区啊!”
洛伦佐一乐,他在下城区可混迹很多年了,算得上老油条了,更不要说这船上还有个家伙在下城区当过老大。
“领主在失踪了快大半年后终于返回了棱冰湾,我们得在伟伦尔特停靠后,再赶去那个鬼地。”
塞琉一想到未知的棱冰湾,还有神出鬼没的海盗们,她就觉得有些头疼。
“大概就是这些了,你懂了吗?”
洛伦佐点点头,当即伸手摸出了一把温彻斯特出来,护圈上弹,清脆的金属声中,洛伦佐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这确实值得高兴,整天除了砍妖魔就是砍妖魔,哪怕是洛伦佐多少也觉得有些腻了,需要砍点别的东西舒缓一下心情。
“除暴安良,保护雇主,我懂我懂。”
塞琉瞥了洛伦佐一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很清楚每个人都会从不同的地方汲取快乐,塞琉就是看书,那位领主就是航海,洛伦佐则是……他这个有些不太正常,塞琉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
幸亏洛伦佐是一个无法替代的家伙,不然塞琉真觉得他会被关进黑山医院里,好好治疗一下,不对,洛伦佐已经进去过一回了,结果病症看起来更严重了。
塞琉忍不住地捂脸,目光透过手指的缝隙看了一眼洛伦佐,洛伦佐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塞琉,不知道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动作。
“或许……洛伦佐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家伙,”塞琉心里想着。
“对了,我还有件事想问你。”
塞琉放下了手,看了眼舱门,被关的很紧,应该不会有人听到这里的谈话。
“我今天路过了下方、大概是货仓层,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塞琉回忆着,海上时光虽然无聊,但多少也激发了塞琉的好奇心,她常常在晨辉挺进号内乱逛,仔细打量着这艘先进的铁甲船,而今天她步入了阴暗的货仓之中,那里被士兵严格把守着,一道巨大的圆形舱门将塞琉与其中的东西隔绝开来。
她还记得那时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钢铁的缝隙之中弥漫了出来,它们轻柔地靠近了自己,用那诡异的刀刃将自己割伤。
塞琉看着那道舱门,心跳不由地加速,心底的黑暗里滋生出了蠕动的邪异。
这是如此熟悉的感觉,就像在面对妖魔一样,而且不止如此,塞琉能察觉到,这是一股熟悉的侵蚀,仿佛在这舱门的另一边正关押着某个自己曾经见过的妖魔。
“这次航行,不止是建立贸易这么简单吧?”
塞琉敏锐地发觉到了这些,不仅是舱门之后的东西,还有这满船的士兵,伯劳与蓝翡翠,脚下这艘先进的铁甲船。
如果是担任自己的护卫,保护贸易的建立,洛伦佐一个人已经足够了,可这次净除机关的布置简直是为自己派遣了千军万马。
妙医圣手 妙医圣手
洛伦佐哑然,他沉默了一会,然后略显做作地说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乱打听。”
“我可是公爵,你见到我说不定还得下跪亲吻我的手。”
洛伦佐的贱笑显然对于塞琉没用,她可太了解洛伦佐,透过那灰蓝的眼眸,洛伦佐很少能在她面前藏些什么东西,除非他把那个东西藏得更深了,放进内心阴暗肮脏的角落里。
“你不想说就算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塞琉不再继续追问洛伦佐,她很清楚即使继续追问,得到的也只是洛伦佐满嘴的烂话而已,两人就这样诡异地沉默了很久。
目光不安地游离着,狭小的空间让洛伦佐感觉十分不妙,也没想到塞琉成长的这么快,多少也有了几分公爵的姿态,人虽不大,压迫力倒不小,他都不敢去看塞琉的眼睛,生怕被她发现什么。
直到洛伦佐看到了那张海图,他突然发现棱冰湾的位置有些不对,它很是深入维京诸国内部,与海图空白的位置十分贴近。
洛伦佐想到了什么,他严肃了起来,问道。
“棱冰湾的领主是谁?”
“领主?”看着洛伦佐突变的态度,塞琉早已习惯,她回答道。
“维京人们称呼他为造船人。”
她回忆着那个复杂的名字。
“弗洛基·威尔格达森。”


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第三十四章 起航展示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英尔维格,雷恩多纳港口。
经过了十几天的调整与准备,洛伦佐终于迎来了起航这一天,他站在高大的货船之前,巨大的阴影将他吞没,视线向后看去,这样的货船不止一条,总计四艘,依次排列在港口之上。
“也就是说这四艘里,其中有三艘属于你们斯图亚特家的?”
洛伦佐望着这些货船,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准确说是北德罗的船,里面装着斯图亚特团体的货。”塞琉站在他身边改正道。
“维京诸国贫瘠寒冷,再加上近些年的内战,他们的发展需要很多资源。这简直就是一片空白的市场,等着我们去挖掘。”
亚威所教导的功课显然起了作用,担任这公爵之位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塞琉已经有了几分该有的样子。
“感谢英尔维格和维京诸国的同盟,我们斯图亚特家这次航行将会为维京诸国带去大量的物资,同时还会就接下来的贸易进行谈判,在北德罗的协助下,这将会是一条充满黄金的航道。”
塞琉满怀期待地说道,这算是她成为斯图亚特公爵后主动策划的第一个项目,她很渴望成功,不至于让对她抱有期待的人失望。
“听起来可真有钱啊。”
洛伦佐连连称奇,哪怕他不懂什么贸易航道,听着塞琉的形容,他也能感受到那些成堆的金子了,仿佛它们正摆在自己的眼前,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光芒。
“这也是英尔维格和维京诸国的联合条约之一,我们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维京诸国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这些物资大部分都是白送,赚不到什么钱,最快的收益也要等到维京诸国发展起来后了,可在之前有着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接下来的战争我们不会输。”
塞琉摇摇头否决了洛伦佐的话,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忧愁。
“谁也不清楚我们在公海上会遇到什么,可能是海盗,也可能是高卢纳洛的铁甲船,毕竟战争临近,只是需要一点火星便会爆发。”
“别担心这些,我们跟你一起走,不就是为了提防这个?”洛伦佐安慰着塞琉。
“确实不用担心这些,这些船只里携带有净除机关的武器,只要不太倒霉应该足以帮助们纵横公海了。”
吱呀呀的车轮声响起,医护人员推着轮椅走了过来,负伤的梅林正坐在其上。
“你的状况看起来还不错。”
洛伦佐有些意外,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梅林,在他的印象里这家伙不应该老老实实地躺在病房里吗?
“还好,只是死不了而已。”
梅林的声音虚弱,说完话还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
“能给我们些私人空间吗?斯图亚特公爵。”
梅林看了一眼塞琉,真诚地说道,塞琉也没多说什么,很配合地走到了一边,和工作人员核对起了货物。
“怎么了?”
神印王座 安叶轩
洛伦佐感觉有些不妙,不仅是塞琉离开了,负责梅林的医护人员也识趣地走到了一边。
“这艘船是晨辉挺进号,表面上是个货船,但在这段时间里已经被永动之泵进行了秘密改装,加厚了装甲和整体的强度,内置了许多武器,目前没有经历海上的实战,但你也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梅林抬起头看了眼身前这艘大船。
“就为这些事?”
洛伦佐有些不明白,梅林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没说,不然他不会让塞琉离开。
“不止,这些应该是由伯劳和你讲的,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我之前曾去过一次世界尽头,但在那白皑皑的冰原上,我什么都没得到,还差点死在了那里。”
梅林说着叹了口气。
“好吧,先别说这些东西了,这艘船的动力炉用的是还在试验阶段的大型动力炉,是基于三代甲胄的动力核心制作的,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抛去妖魔血肉的大号甲胄核心,所需要的燃料则是漆锑,而这东西我们给它装了几百吨的漆锑,续航这里不用担心。”
作为新型能源,漆锑为这次航行带来巨大的帮助,不然梅林无法想象这艘船需要带上多少的煤炭,再回想起自己那次的航向,和洛伦佐这次对比起来,简直是狼狈不堪。
“别急,先听我说完,我去过一次寂海,抵达过世界尽头,那里是片被冰封的土地,你需要强大的动力去破开冰障,所以本质上这是个完全针对这次行动而打造出的破冰船。”
梅林看向晨辉挺进号的船首,那里的铁甲明显要厚上不少,斜面带着倾角,整个前端撞的角凸起,犹如一头巨大的独角鲸。
“感谢技术的变化吧,洛伦佐,当时我们没有这样的破冰船,五十多人携带着物资在辽阔的冰川上前进着,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洛伦佐沉默,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然后便是其中的武器配置……你们几个也过来。”
梅林注意到了身后的人,对他们喊道。
洛伦佐也看向梅林的身后,几位一同前行的同僚早已准备就绪,但迫于人手不足的原因,这次净除机关只给洛伦佐发了两个队友。
伯劳与蓝翡翠就像护卫一样,站在离洛伦佐不远的地方,目光凛然,一副正在保护雇主的感觉。
“我已经从亚瑟那里得知了关于这些的情报,就比如那个什么缄默者。”梅林此刻什么都知道了。
“别太意外,这是女王允许的,她说缄默者们的重心被其他东西吸引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可以进行信息的交流。”
这是难得的喘息之机,在这漫长的绝望里,唯一反击的机会。
“那么你们也知道了吗?”
洛伦佐知道女王会这么做,可谁知道她做的这么快,看向伯劳与蓝翡翠,他问道。
“嗯。”
伯劳和蓝翡翠一起点头,接着说道。
“这次航行里,只有我们三个了解这一切的真相,协助你抵达世界尽头。”
就像高卢纳洛之行一样,其他人都被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欺骗,净除机关成员以为自己是去维京诸国进行技术交流,塞琉以为洛伦佐是来保护航道的安全,这些都是次要,世界尽头才是最为主要的目的。
“公海上指不定有些什么东西,更不要说寂海了,”梅林接着说道,“根据情报,最近玛鲁里港口也有一支船队突然离港了,我们不清楚他们的目的地,但在这种情况下贸然离港……抱着最坏的打算,说不定你们会遇到他们。
再加上那些该死的海盗们,冰海之王结束了内战,但仍有很大部分的海盗不受统治,他们行踪诡异,也会是你们这次行动的一大阻力。”
梅林咳嗽了几声,面瘫的脸上尽可能地扯出一股坏笑。
“为此我们给你们装配了原罪甲胄,一具是洛伦佐你所熟悉的一代甲胄黑天使,一具是伯劳曾驾驶过的二代甲胄武器师,还有一具新式的三代甲胄,但由于蓝翡翠没有驾驶经验,我们将其作为备用品携带,具体的情况都写在了装备手册上,记得去看。”
“对付海盗还有什么高卢纳洛应该用不上这些东西吧?”洛伦佐亲身知晓着原罪甲胄的强大,如果利用得当,这种武器会带来巨大的危害。
“确实,它主要是为了对抗寂海的一些鬼东西,我就不在这里废话了,让伯劳之后为你讲解吧。”
提到寂海的鬼东西,伯劳的神情明显微微紧张了些许,脑海里又回荡起了那些糟糕的回忆。
“别放松警惕,洛伦佐,你这次航行的结果将会决定世界的走向。”
网游之金庸群侠传
说到最后,梅林伸出了手,他想拍拍洛伦佐的肩膀,却因为坐在轮椅上的原因,根本摸不到,只能抓了抓空气,然后无奈地收了回去。
“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亲自过来,我感觉你比任何一个人都重视这些。”
洛伦佐问道,这里不见亚瑟也不见女王,他清楚这可能是为了低调行事,但还是觉得有些低调的过头了。
就像梅林说的那样,这次航行的结果将会决定世界的走向。
“这是自然,那可是世界尽头啊,传说中黄金黎明存在过的地方,说不定世界的【真理】就藏在那里。”
梅林想起了自己那次航行,他难以忘记。
“我当时走在那辽阔的冰川上,我内心激动的不行,我离【真理】是如此之近……可最后它还是拒绝了,我找不到任何线索,而其他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在寒风里变成一具具坚硬的冰雕。”
梅林长叹了一口气。
“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心灰意冷地死在那里。”
梅林无法亲身前往了,送洛伦佐到这里已经是他旅行的尽头了。
“别担心,我会把我们需要的东西带回来的,说不定还能绑个什么守秘者回来,你们无论是要对他切片还是拷问什么的,都可以。”
洛伦佐笑着应答,这是个糟糕的笑话,但似乎真的逗乐了梅林,他的表情一阵扭曲,但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严肃地对洛伦佐说道。
“现在我们都走上了死地,把生命压在了赌桌上,这一点你很清楚对吧?”
洛伦佐僵硬地点点头,现在缄默者们无暇顾及这些,从而使这些知晓了被诅咒知识之人,还能安好地存活着,可这样的平静不能持续到永恒,当缄默者结束了工作,当行动失败,轮回无法被打破时,这些知情者都会遭到猎杀而死。
无论是眼前的梅林还是亚瑟,亦或是伯劳与蓝翡翠,当他们清楚真相时,他们就已经开始了慢性的死亡,这次航行不仅是为了打破轮回,更是为了拯救自己。
“相信我。”洛伦佐说。
梅林却摇了摇头,有些悲观地说道。
“不要嫌弃我的悲观,我们总要做好一切的打算……洛伦佐,别让更多人知晓这些了,不然他们也会被牵连进其中。”
洛伦佐一怔。
梅林不准备说什么了,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医护人员走了过来,推着他离开。
洛伦佐想到了谁,转过身看到了忙碌的塞琉,他想这应该就是梅林在警告他的,塞琉对于这一切都不知情,也不该知情。
“我们会在维京诸国境内后与她分道扬镳,她会留在那里进行谈判,而我们前往世界尽头。”
伯劳好像看出了洛伦佐的担忧,走了上来对他说道。
凤求缘:一人心两厢情
洛伦佐沉默,他没有回应伯劳,而是停顿了很久才缓缓说道。
“是啊,我们是不是该登船了?”
一切都走向了正轨,作为指挥船,洛伦佐和伯劳等人都登上了晨辉挺进号,船员们向洛伦佐微笑示意,他们大多都是北德罗的成员,剩下的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们全部都来自于净除机关。
塞琉也登上了晨辉挺进号上,本来她那位忠诚的管家准备与塞琉一同前往,但迫于不断老去的躯体,在岁月面前他终于服了输,将一切交给了洛伦佐。
为了安全起见,洛伦佐也让塞琉和他登上同一艘船,不止是自己离的近,在这辽阔的大海上,一旦出现海战等情况,这艘被永动之泵改造过的船只将会成为最安全的壁垒。
在这阴暗的船舱下或许没有一支准备就绪的军队,但洛伦佐清楚,这里面藏着远比军队更加可怕的怪物。
“我们会在海上度过很长一段时间,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洛伦佐对塞琉问道,她正靠在栏杆旁俯视着下方的港口,浓重的雾气涌出,这艘船只在苏醒,即将离港。
“轻松松,我们之前有过更糟糕的经历,不是吗?”
塞琉难得地露出微笑,洛伦佐一阵失神,然后想起了她所说的。
在很久以前,洛伦佐把塞琉从高卢纳洛里捞回来时,他们就是坐着船回来的,躲在阴暗的船舱里,和一群腥臭的死鱼住在一起,受着严寒与折磨,最后才抵达了英尔维格,比起那时现在的环境无疑好上太多了。
“那么……要出发了。”
洛伦佐说着,洪亮的汽笛声响起,紧接着更多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浓重的雾气,船只驶离了雷恩多纳港口。


bn7dw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第三十二章 慶祝-feecg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这是一个有些奇妙的一天。
洛伦佐依旧坐在他的主位上,看着室内这群忙忙碌碌、莫名其妙的家伙们。
“我的天,这里长蘑菇了!”
“为什么这里有把枪?”
“这还有把钉剑……已经生锈了。”
“靠,洛伦佐你有收拾过屋子吗?”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来响去,刚开始洛伦佐还能保持一种不要脸的沉默态度,但随着这几个家伙对于房间的考古挖掘,哪怕洛伦佐的老脸也有些红了起来。
“这里简直就跟案发现场一样,你要是说这些乱衣服堆下藏着个死人我都不意外。”
红隼捏着鼻子,终于把这一团乱衣服收拾了出来,在他的身旁伊芙还在帮他挑挑拣拣,从其中找出了一堆又一堆的杂物,洛伦佐放眼看去,居然在其中发现了一些他遗失好久的东西。
当然现在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更糟糕的是,洛伦佐开始担心他们会不会挖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说洛伦佐觉得自己算是正人君子,但以自己的酗酒程度来看,难免会在兴致之时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毕竟哪怕不饮酒洛伦佐就已经够神经病的了。
不负所望,没一会红隼的惨叫声便响起。
“你是在厨房尿了吗!”
红隼觉得自己就像在发掘一个妖魔的巢穴……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事务所还真和妖魔巢穴没差多少。
不清楚厨房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洛伦佐主动屏蔽了红隼的鬼哭狼嚎。
这是场奇怪的聚会,在短暂的扯淡后就变成了事务所的大清扫活动,蓝翡翠依旧沉默,但她很容易地便融入了气氛之中,拿着抹布擦拭着灰尘,赫尔克里则在吐够了之后,一脸萎靡地靠在一边,因为碍事还被伊芙踢了一脚,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他正有气无力地骂着什么,大概是区别对待之类的,同样是碍事的家伙,波洛随意地乱跑反倒没惹人生气,反而被抱起来揉揉头。
“这是什么头饰吗?”
塞琉没有加入大扫除,按照她的说法,她来这里可是有正经事要谈的,但在谈之前她注意到了圣银的冠冕,也不等洛伦佐说什么,直接拿了起来,戴在了头上。
什么都没有发生,在不遇到妖魔与洛伦佐尚不清楚的【间隙】入侵前,圣银这种金属就和普通的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洛伦佐看着戴上冠冕的塞琉,虽然这东西做工粗糙,可这么一瞧,塞琉还真有了几分贵族的模样。
“看起来蛮不错,你自己做的吗?”
伊芙也注意到了这些,塞琉默契地把冠冕递给了她。
简单地把玩了一下,看似精致实际上做工蛮粗糙的,就像有人围着火炉一边敲一边拧出来的,成型的时候其上可能还在熊熊燃烧。
“如何?”
伊芙也把冠冕戴在了头上,对洛伦佐问道。
“暴君。”
洛伦佐的回答干脆明了,可能是两人性格的差异,塞琉给人的感觉就很静谧,伊芙则好像下一秒就会拔剑大喝一声“出击”,然后十万刀斧手出来把洛伦佐剁个稀碎。
伊芙的回应是一声哼,然后冠冕砸在了洛伦佐的头上,好在他手快,一把捞住了,没摔在地上。
锃亮的表面上倒映着洛伦佐被曲面扭曲的脸庞,圣银这种物质实属神秘,曾经洛伦佐以为它是对妖魔产生反应,可在经历了这些、知晓了更多的秘密后,洛伦佐开始觉得圣银或许起效的是侵蚀,对妖魔的压制只不过是副产物一样。
真正的敌人是那诡异的侵蚀,所有的妖魔都只是可怜的亡者。
手指轻轻地摩擦着表面,在其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清晰的指纹。
圣银还有一个蛮有趣的点,那便是在遭到过量的侵蚀后,它不仅无法继续将其压制,反而自身也会出现崩毁,就像洛伦佐之前体内的缚银之栓,随着秘血的升腾侵蚀的加剧,它们开始融毁,从而摧毁血肉之躯。
“你的手怎么了?”
平静的声音打断了洛伦佐思路,只见塞琉不知何时靠了过来,她一脸疑惑地抓住了洛伦佐的手,将其掰开。
手心是一道圆形的伤疤,这是和劳伦斯作战时,洛伦佐将圣银从自己体内抽离时留下的伤疤,大概是圣银的压制性,这里的伤口没能完好地愈合,留下了这样狰狞的伤疤,就好像有长钉贯穿了洛伦佐的掌心。
“没什么。”
洛伦佐有对塞琉讲过高卢纳洛之行的故事,但具体的细节没有说太多。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塞琉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这满是疤痕的手掌,目光怜悯。
“至少愈合了。”
洛伦佐高兴地说道。
当时他完全被劳伦斯激起了怒火,根本没想过其他的后果,在返回的航程上他的手心还在源源不断地流血。
预想中猎魔人的自愈能力根本没有起效,但没过多久,似乎是消耗掉了所有圣银的残留物质,狰狞的伤口勉强地愈合了,但还是留下了这样的伤疤。
“这倒有几分圣痕的意思啊,”伊芙也凑了过来,打趣道,“所以你是什么圣人吗?洛伦佐。”
“谁知道呢?如果猎魔教团还在,我说不定真能评个什么。”
洛伦佐看着自己的手心,懒洋洋地回应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福音教会的教义中,手心这样的伤疤被誉为圣痕亦或是圣伤,它是圣人受难的体现,带着神圣的尊贵色彩,洛伦佐记得教会内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一段时期,一群神经病用长钉贯穿自己的手掌,虚妄地祈求神的慈爱。
“你?圣人?这还是算了吧。”
塞琉摇摇头,在她眼里洛伦佐实在是和圣人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她唯一能想到的是洛伦佐终于被钉在了教会的耻辱柱上。
“别瞧不起人啊!”
冷情将军倾城妻 萧韵
洛伦佐大声地嚷嚷着,不过有些底气不足,喊了没一会就歇了下来。
“所以那个斯图亚特和维京诸国是怎么回事?”
聊完了这些有的没的,洛伦佐谈起了正事。
“大概就是护卫队吧,维京诸国遥远不说,虽然冰海之王结束了内战,但还是有很多不服从法律的海盗纵横在大海上,你们可能还没等抵达维京诸国就被人劫掠了。”
穿越之王妃在上
游猎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伊芙坐沙发的扶手上,和塞琉靠在了一起,两人显得很亲密,一副认识很久的样子。
实际上她们确实认识了很久,那是在之前妖魔的袭击中结下的友谊,并且两人都代表着一方家族,两人之间的交流要比洛伦佐想象的还要密切,只是因为各种事情,很少同时出现而已。
伊芙一边对洛伦佐解释着缘由,一边揉了揉塞琉的脸,女孩很平静,哪怕伊芙捏出了一个又一个可笑的鬼脸,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就像一具精致的洋娃娃。
“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需要一支武装护卫,加上净除机关似乎与维京诸国也有着什么交易,我们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凑到了一起。”
随着伊芙的揉捏,塞琉的平淡的声音也有了些许的起伏。
“这样吗?”
洛伦佐想着,视线看向了一旁,落在了赫尔克里身上,这股注视弄得他一阵发毛。
“别看我,我死都不会再出海了。”
赫尔克里沉声喝到,态度十分坚决,他被洛伦佐坑的太惨了,现在他身上针孔还没有愈合,仍有着些许的红点。
“不,只是很好奇你居然会被放出来,我以为他们会把你的大脑切片。”洛伦佐仍觉得奇怪。
“没办法,他是你的朋友,而且他又没带来什么明确的危害,我们没有理由杀死他,至于被放出来……”蓝翡翠说着声音低了下来,似乎不太好解释这些。
“我签了一个合同。”
赫尔克里突然说道,他神情有那么一丝的哀伤。
“什么合同?”洛伦佐有些好奇。
“一份死亡合同,签下它代表着,如果我不幸死掉了,我的尸体将交由黑山医院,为人类的知识做出贡献……简而言之,如果我死了,他们就会对我切片了。”
赫尔克里露出了便秘般的表情,看起来他是签了这个东西才被放了出来,听起来有些扯淡,但倒也确实符合黑山医院的作风。
“只希望你别突然‘意外’死亡了。”
好像是为了吓赫尔克里,洛伦佐还特意加重了“意外”这两个字。
赫尔克里倒没有觉得什么,而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洛伦佐。
“你也别想好过,我估计你迟早也得签一个这样的合同,你对于那些家伙的诱惑力,只多不少。”
说出来可能不信,在这些医生的眼里,洛伦佐就像个珍宝一样,如果他愿意配合所有的实验,他们都不介意喊洛伦佐一声祖宗。
“那费点劲了,如果我要死了,能杀死我的家伙想必也是如怪物般强大,而且能置我于死地的战斗,怎么想也不太可能留下全尸。”
洛伦佐一副困惑的样子,这次他倒没开玩笑,结合之前的高强度作战来看,像洛伦佐这种家伙留全尸的可能性很低,在火里烧成灰烬,反而是最有可能的一个结局。
吵闹声不断,不过这些家伙倒真起了几分作用,洛伦佐眼看着自己的事务所一点点变得整洁了起来,进度缓慢,但它确实在变好。
然后在清理完客厅和厨房这一片后,几人实在没有什么力气可言,纷纷倒在了洛伦佐周边的沙发和毛毯上。
收拾房间并不累,累的是保持高强度的精神,你永远不知道这件衣服下头可能是什么,或许是一只健康活泼的大黑耗子,也可能是一个准备已久的毒气炸弹。
于是在这污秽之地内,大家伙终于勉强处理出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休息。
没过一会门铃又响起,外卖员送来了几盒披萨,不知道是谁一早点下的,倒来的算是及时。
“话说,你们还是没有说为什么突然一起来啊?不上班的吗?”
洛伦佐靠在沙发上,一边吃披萨一边问道,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从神情来看他还挺享受这些的。
最初的不适感过后,洛伦佐便有种当大爷的感觉,一群仆人在辛勤地为自己工作,还不收钱……洛伦佐也不是没考虑过找保洁服务的,但一想到自己事务所内潜藏的各种秘密与诡异,他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那些在大街上行走的人恐怕也想不到这些,他们距离黑暗的世界如此之近,只要推开门便能略窥一二。
“今天休息。”
红隼说,他的声音在沙发后响起,也不清楚他正一个什么姿势躺着。
“你们都休息?我记得不是有什么值班的吗?”
洛伦佐觉得不对劲,这么多人一起休息可太怪了。
“亚瑟给的批假,至于为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反正就给假了。”伊芙回答。
“所以我们决定为了这个难得的闲暇庆祝一下,但你也知道净除机关的特殊性,我们又没办法一起在什么酒店里乱嗨。”她说着又挠了挠头。
“我和蓝翡翠住在宿舍,会吵到其他休息的室友,而且地方也不够大。”红隼代表自己和蓝翡翠说道。
“斯图亚特家内现在全是一群商人在唇枪舌战,分配着关于维京诸国的利益,我这次出来一部分原因还是为了求个安静。”塞琉也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我菲尼克斯家也不是不行……但去上司的家里,大家好像又有些难以接受。”
伊芙无奈地摊了摊手,把这些人带回自己家里,她也分不清这是休假还是加班了。
“你们在说什么?”
在这时赫尔克里探出了头,疑惑道,这个经历坎坷的家伙已经快几个月没回过家了,说不定他的手下们都以为老大死了,另寻出路了。
“所以我们最后只能想到你这了,空间大、还没有什么条条框框,除了臭一点,倒也可以用来庆祝一下,顺便也当做给你送行饭喽!”
两只手从塞琉的脸上移开,她试着捏洛伦佐,却扑了个空,洛伦佐警惕地站了起来,用毯子捂着自己的身体,活脱脱一副被入室抢劫的样子。
“所以这是你的内裤吗?洛伦佐。”
红隼随手捡起丢在地上的钉剑,用其把一个黑色的裤头从沙发底下叉了起来。
洛伦佐的表情几近扭曲,最后舒缓了下来,充满悲愤地喊了一声。
“滚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