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飛翔的黎哥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 二十四諸天南無大日陣閲讀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那是一个飘浮在虚空中的岛屿,整座岛面积不小,险峻突起、孤峰高耸。而在那山坡上、谷地里、树荫下、石壁上,到处都是一尊尊佛陀的雕像。
柳清欢满面愕然,这整座山的佛像怕不止上万了吧,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在孤峰顶部,那一尊三面四臂的通天大佛!
其高不知几许,面相分别作微笑、嗔怒、凶恶状,手中持着莲花、拂尘、金刚杵,正面的一只手则作施无畏印姿势,微垂的眼帘下目光仿佛穿过了漫漫虚空,直直看着遁逃而来的众人。
在一片荒僻、混乱、无际的虚空之中,突然看到一座气魄恢宏的佛山,是何等的震撼,至少柳清欢完全没想到。
不过震撼之余,心底的疑惑也越来越多。万灵界众妖族到底做了什么事把佛家得罪得这么狠,不仅设下了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阻止他们进入万祖之地,还在祖地之上修了座如此气势磅礴的佛山来镇压。
就在柳清欢琢磨这其中蹊跷之时,其他人已纷纷重新化作人形朝佛山落去,他也感觉到了一股拉力传来,拉着他往下降去。
一落地,前面的人就开始飞奔:“快,找个地方躲一下!”
一座座佛像从身边掠过,柳清欢带着穆音音一边跟着往山上去,一边观察周围。
只见这些佛像每个都雕得极为精细,螺髻上的发丝都十分清晰,他们或双手合什呈站姿一排排站在山壁前,或袒胸露乳闲坐于菩提树下,或一手撑头卧在大石上,可谓是姿势各异、形态万千。
生活 系 巨星
不过此时却已不容他再细看,就听一声“这里!”,就见前面出现一尊高达几丈的石佛,瑶卿站在石佛圆滚的肚子前招手。
众人迅速钻了进去,柳清欢在进去前回头看了一眼,就见黑潮已经漫延到佛山边缘,铺天盖地的黑暗如同要掀翻一切般让人心惊胆颤。
“砰!”身后的门被关上,小小的石佛肚子内挤了七八个人,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竖着耳朵紧张地听外面的动静。
“呜~呜~呜~”鬼哭一般的声音隔着一层薄薄的石壁传来,地面开始震颤,柳清欢紧紧抓着穆音音,只觉得此时仿佛身处于一艘船上,而船行在惊涛骇浪之中,一时被抛上天,一时又猛地跌落谷底。
不过很快的,就听“嗡”的一声轻响,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钟声突然响彻天地,有金色的佛光从门缝中泄露进来,驱散了那股附骨之疽般的寒意。
柳清欢明显感觉到身边气氛一松,所有人的神色都放松下来,姚御的声音传来:“好了,咱们这次赌对了,那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果然会在黑潮来袭时自行启动!”
涅羽笑道:“佛山就飘在虚空中,当初建阵之时显然就考虑过黑潮的来袭,所以我们先前也不过是白担心而已。”
他拍了拍手,又道:“现在外面应该安全了,咱们也从佛肚中出去吧,这地儿也太狭窄了。”
柳清欢就站在门边,听他这么说,顺手就去推身后的石门,就听帝敖冷哼了声,道:“咱们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破阵,此阵连黑潮都能抵御,可见有多强大,这只会让我们越难达到目的。”
这话让气氛再次荡回谷底,大妖们沉默地从佛肚中钻出来,就见漫天佛光如云。
佛光之外,是呼啸的黑暗,那黑暗仿若有形一般,显得极为沉重而又黏稠,犹如奔腾的洪水一般不断冲刷着佛光形成的光罩,激得天空中霞彩阵阵,像是有无数烟花爆开。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大半个时辰,黑暗才渐渐褪去,逃匿的星辰重新闪现而出。
柳清欢不禁对穆音音感叹道:“看来咱们遇到的这波黑潮极为罕见的庞大啊,竟用了这么久时间才过去,咱们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穆音音脸色有些发白,这么半天还没缓过来,面露自责道:“这趟我不该跟来的,这种地方以我的修为太勉强了,你不仅要应付那些凶险,还要时时顾着我,是我拖累了你。”
柳清欢摇头道:“让你跟来我也是同意的,而且我本也打算借你的名头进那万祖之地……”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看,万灵界那些人这段时间一直围聚在另一边,嘀嘀咕咕不知在商量什么,期间似乎还争吵了几句,瑶卿的脸色有此不大好。
柳清欢目露深意,若有所思地道:“至于现在嘛,他们真正的目的到了此时也该暴露了,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穆音音露出诧异之色,转头就见那边有了动静,瑶卿走了过来。
“柳道友,你我先前的约定已算是完成了,不知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柳清欢扫了眼她身后的其他人,那些人虽然没走近,但显然都在关注这边。
他看着对方,淡淡道:“公主想说什么,不妨直言。”
“难道你就不想进万祖之地看看?”瑶卿犹豫了下,又看了眼穆音音,道:“要知道,进入祖地好处是极多的,不仅是对我们妖族。有神兽血脉可以提升血脉之力,还能增进修为,就算是人修,祖地封闭了这么多年,里面的天材地宝积累了这么久,也定然不少。”
顿了顿,见柳清欢神色没有丝毫改变,瑶卿也只能继续说道:“刚刚我与其他人商量过了,也不是不能让你二位进祖地……”
“条件是帮你们破阵?”柳清欢接口道,不由笑了:“多谢各位看得起我,但我却不知自己有何能耐能破得了佛家这么大的阵,不如公主指教一下!”
他神色冷了下去,道:“为什么你一开始会找上我,千方百计引我来到了这里,你们万灵界众妖族到底在算计什么!”
“不,我并没有……”瑶卿连忙否认,说了一半却又颓然叹了口气:“算了,我现在如何解释你也是不会相信的,但我青鸾族一开始并没想要算计你,不过事已至此,也的确需要你帮忙。”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探寻如何破解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到如今总算有了些眉目。”
说到这里,瑶卿咬了咬唇,似乎有些难以启口,回头看了眼那边的几个人,才继续说道:“听说你前些日子得了一枚菩萨果境界的佛修的舍利子,不知可否向你借用一下?”
柳清欢挑了挑眉,看来青冥那场交换会上发生的种种事端已经传开,连九幽的人都知道了,而他们的目的竟是那颗佛舍利?
“你们想怎么借用?”柳清欢道:“别跟我说,条件就是允许我夫妻二人进万祖之地。”
總裁 步 步 逼婚
他轻轻一笑:“万祖之地进不进得去还两说,进不进其实我也无所谓,而佛舍利珍贵无比,又岂是说借就能借的……”
“喂你别太过分!”那边帝敖突然道,想要走过来却被其他人拉住,对方依然不放弃大喊道:“到了这里,你不想借也得借!”
“怎么?”柳清欢目光瞬间冷似寒铁,看也懒得看一眼帝敖,只对瑶卿道:“仗着你们人多,准备强抢?!”
瑶卿面色大急,急急解释道:“不是,柳道友你莫要误会。”又转头吼道:“帝敖,闭上你的臭嘴!要是因你坏事,回头我凤族就去掀了你的老窝!”
“掀就掀,本尊怕你不成!”帝敖桀骜道:“不过就是想借他一颗舍利使使,他就推三阻四的,我还就不信了,没有舍利就进不去秃子大阵的阵核!”
“别吵别吵。”姚御拉着对方劝道:“有话好好说嘛,你们别忘了青霖道友可是道魁,他要是在这里出了事,整个三千界都得来找我们……”
柳清欢看着他们内讧,神色却越来越冷淡,这时候,却听头顶上钟声再响!
所有人都不由一顿,纷纷抬起头来,就见原本已然渐渐消散的佛光突然又盛了起来。
“大阵为何突然又启动了?”姚御惊疑道:“黑潮不是已经褪去了吗,我们又还没上山,是谁,是谁又触发了大阵!”
他话音未落,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只见前方一排佛像突然都抬起腿,从山壁上整齐化一地跳了下来,而他们身后那具大肚佛陀在这时也睁开了眼睛!


精华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被大妖包圍鑒賞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随着几个身影接连出现,瑶卿的神情从惊诧变为阴沉,冷声道:“你们跟踪我!”
“哈哈哈公主此言差矣!”大笑声传来,一位中年男子踏着虚空闲庭信步般走出,只见他着一身滚云纹暗绣明黄色袍服,浓眉深目,高鼻阔唇,端的是英武霸气。
此人目光首先落在柳清欢身上,如有重量一般打量了一番,才又开口道:“公主要去万族之地,怎地也不通知我们一下,害得我等紧赶慢赶才追到你们,所以何来跟踪之说!”
“不错!”旁边一个声音响起,中年男子旁边走出一位清俊又透着几分阴邪的美男子,头戴着镶古玉鎏金皇冠,一双凌厉的剑眉下有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未语先笑道:“公主怎么没来找我陪你去祖地,反倒跟个小白脸人修绑在一起……”
他暧昧地扫了扫将瑶卿腰间的绳子,故作黯然地道:“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啊!”
重生 空間 守則
“帝敖你闭嘴吧,我可不是你那些整天为你争风吃醋的妃嫔!”瑶卿面露愠色,指着柳清欢道:“这位是来自万斛界的青霖道友,旁边是他的道侣明羲真人,不得无礼!”
又转头对柳清欢道:“先说话之人是太阳烛照一族的现任族长、姚御,另一个是黑龙皇、帝敖。至于后面几人,应该都是他们带来的族人。”
柳清欢目光微微一闪:又一个太阳烛照姚姓之人!
他曾几次与这一族交手,还曾杀过其中一人,没想到多年后竟然又遇到了。太阳烛照,两仪二圣之一,果然是传承自万灵界。
不过也对,当年与云梦泽开启封界之战的阴月血界在战事不利之时,后来求助的就是万灵界,可见两界关系匪浅,阴月血界的烛照一族应该就是万灵界的一个支脉。
而另一位黑龙皇,他曾经杀了他一位妃子鲡夫人……
来的这两人好像都跟他有一点仇怨啊!
“原来是姚族长、帝敖道友!”柳清欢拱了拱手:“本修道号青霖,有礼了!”
“如今大名鼎鼎的道魁嘛!”帝敖道,神情中却带着一丝不以为然,还有些挑衅之意:“怎么,你一个人修也要进咱们的祖地不成?公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能带一个人修前往万族之地呢,此举大大不妥!”
瑶卿冷着脸回道:“我只是请青霖道友护我穿过星墟而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姚御摇了摇头,也说道:“那岂不是将穿过星墟的路径暴露给他了?万族之地乃咱们妖族的传承重地,绝不允许人修踏足的,瑶卿公主最好还是让他离开吧,不然你们凤凰一族的其他族知道,也是不会认同你此举的。”
“谁说我们不同意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便见远处出现一道明亮的火光,一男一女缓缓走来。
看见两人,帝敖道:“涅羽、姒姝!你们一直跟在后面?”
两人中一身火红羽衣的女子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道:“是啊,就像你们跟着瑶卿妹妹一样,怎么,你没发现吗?”
帝敖显见地黑了黑脸,那女子身边的男子倒是满面笑意地和众人打着招呼,又自来熟的道:“你就是道魁青霖吧,闻名已久,今日总算见到了。我叫涅羽,五凤之一鸑鷟族的,这位是姒姝,来自火凤族。”
柳清欢朝两人拱了拱手,心下却微恼:他这是被大妖包围了?!
这下可真是热闹了,没想到一下来了这么多万灵界的大妖修,还个个都身负神兽血脉。
“啧!”帝敖还往身后望去:“后面不会还有人吧?赶紧都出来吧!”
“这次是真没人了。”涅羽笑道。
面对这群人,瑶卿显然也十分无语,道:“你们约好的?”
“不不!”涅羽连忙否认道:“我和姒姝只是得到消息,知道瑶卿妹妹你要进族地,所以就跟了来,谁知道他们龙族也来了。”
“我龙族来怎么了!”帝敖不满:“只许你们凤族来?”
“行了行了!”许久未说话的姚御开口道:“你龙凤二族能不能别每次一见面就吵,这是吵的时候吗!别说废话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他看向涅羽:“涅羽兄,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凤族同意这人修进万族之地?”
“同意啊。”涅羽笑咪咪地道:“可是万族之地现在不是进不去吗,我随便同意一下有什么关系?而且,如果这位新晋的道魁能帮忙打开祖地,那我就更同意了!”
饶是姚御性情沉稳,也被他这番无耻之言堵了一下,十分无奈地摆手道:“不行,这绝对不行,祖地绝不允非我族类进入!”
眼见又是一场官司即将展开,几人突然发现柳清欢三人已往前行去,瑶卿的话远远传来:“诸位继续争论吧,我们先走了,其他的等有命通过命悬一线再说吧。”
众人一默,纷纷闭嘴追了上去。
两个幽深无比的虚洞无时无刻不在旋转,可怕的吸力从虚空两侧传来,犹如一根越拧越紧的绳子,而行走在其中的人就像被绑在这根绳上,身体被吸力不断撕扯。
柳清欢闭着眼,感受着那仿佛无处不在的吸力,他身处最前,要在两股吸力之间找到平衡的点,而那就是他们唯一能通过命悬一线的机会。
身后,偶尔会传来那几位妖修的说话声,但随着越发深入,众人都渐渐不再言语,全部身心都陷在对抗越来越强的吸力之中。
虚洞是虚空中最恐怖的存在,它们的周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存在,若被扯入其中,便是大乘修士也有可能会在无声无息间便身魂俱灭,仿佛整个世界都化作了虚无,空洞、死寂、了无生机。
只有极少数虚洞是可通过的,比如柳清欢当年被鸤鸠抓到时坠入的那个连接着浊渊的虚洞,但绝大多数虚洞掉进去后,只可能有一个下场:十死无生!
柳清欢走得很慢,淡淡的金光流溢在身周,将身后的穆音音和瑶卿都裹在其中,三人之间那根绳子早已绷紧到极致,仿佛随时都可能断开。
他们已经走了很长时间,然而前方依然是空无一片的虚空,两侧的虚洞似乎变得更近了,就像两轮巨大的黑日,散发着恐怖的威力。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惨叫:“啊啊啊啊!”


7ij7a精彩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廉貞武尊展示-ucwit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柳清欢淡淡道:“本尊的确有些看不上你,所以你待如何?”
他说话时语气十分平静,然而话中的睥睨之姿已是展露无疑,引得满座哗然。
就见对面的廉贞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红光,却是不怒反笑地拍着掌道:“好,总算有了点道魁该有的样子了!不过,想要让我承认你的道魁身份,可不是光耍耍嘴皮子就行的,诸位道友说是也不是?”
立即有人附和道:“不错,狠话谁都会放,关键是要有真本事!”
“废话少说,打一场不就分出谁强谁弱了吗?”
“好啊那就打一场!道魁,快拿出你的真本事给大家看看吧哈哈哈!”
周围奚落与哄笑声响成一片,柳清欢站在人群中间,神色间依然毫无波动。
实际上,他早已料到会有今日这一幕,即使是不发生在太昊这里,也会发生在其他时候。道魁之名,能给他带来响彻修仙界的泼天名声,也将伴随着无数质疑。
紅塵修仙夢 脫離凡塵
浪子孤星
柳清欢同时也知道廉贞想要什么,而他,并不畏惧直面对方的质疑!
心念电转间,柳清欢已做下决定,正欲开口,就听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却是太昊将身旁的一方木桌一掌拍碎了!
“廉贞!”太昊脸色黑沉,怒喝道:“你是不是当我这个主人死了?!这里是悬月洞,不是你的玄黄界,而青霖道友是我请来的贵客,你要是不想参加今日之宴,请立刻离开!”
此话一出,廉贞脸上的自鸣得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起哄的人也都收起了笑容,面对太昊毫不掩饰的怒气,殿内变得鸦雀无声。
他们一时忘形,竟忘了太昊乃青冥三极尊之一,大乘后期修士的身份,那也是极不好得罪的。
“这、太昊道友……”廉贞神情僵了僵,明显想要往回找补几句,不过太昊却不再给他面子:“你不要脸的样子也不怕惹人耻笑!”
冥婚:鬼夫君妳別逃 哀傷的貓
不给廉贞回话的机会,他继续说道:“青霖道友才大乘多久,而你大乘多少年了?堂堂大乘中期修士,度过五重升仙劫,却与一位刚刚大乘的同道较劲,赢了会很光彩吗,那要是输了呢?”
行星守护者迪厄斯
廉贞怒目瞪着太昊:“笑话,我不可能会输!”
太昊冷笑道:“压雪求油、铁树开花,天下间不可能的事海了去了,你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不会输?那如果输了,你是准备把你这张脸扒下去丢地上让众人踩,还是准备跪地向青霖道友嗑头道歉?恐怕你就算想嗑头,别人还不想要呢!”
廉贞脸色青了又青,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快穿之祈愿人生攻略
而柳清欢已明白太昊的话中之意,心下微觉可惜,但还是向对方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
太昊显然十分不满廉贞带头破坏他办的宴请,但面对众修对道魁的质疑又不好强行压制,便使话激廉贞,让他自己知难而退。
柳清欢其实并不介意和廉贞比试一场的,虽然对方是大乘中期修士,还是长老会长老之一,但他有把握在与对方交手时至少不会惨败。
九天仙盟的长老会并不是因实力而任选,而是整个青冥各方、各界势力争锋和权衡的结果。
第四劫
首席只值九毛九 狐公子
九个长老位置,不仅青冥五大殿、九天仙盟等想要在其中占有一席之位,青冥之下各个大界面也会想分一杯羹,而那些强大的散修为了自身的利益不被压榨得太狠,也会加入争夺。
所以,廉贞能进入长老会,不代表他的实力就多么高绝,更多是因为他身后是玄黄界,那是与万斛界差不多大小、界面品阶高、在青冥这一方势力中赫赫有名的大界面。
当然了,廉贞即封号为武,个人实力肯定也不容小觑。而同为长老会长老之一,他在太昊的宴请上却极为不给对方面子,也显示着长老会内部存在着矛盾与分歧。
柳清欢正以为廉贞被太昊压了下去,却没想到对方对他的执念如此之深,突然道:“好!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嗑头道歉吗,如果我输了,不仅给青霖道友道歉,还拿出一件玄天灵宝当作赔罪!”
“豁~”殿内响起一片惊呼声,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廉贞,就连太昊也对他侧目而视。
“廉贞,你此话当真?”
“当真!”廉贞毫不犹豫地道。
“哈哈哈,廉贞兄还是如此豪迈啊!”太昊顿时改换了脸色,笑容满面地转头对柳清欢道:“既然廉贞兄提出输了就愿以一件玄天灵宝作赔,青霖道友,你看?”
柳清欢扫视下殿内众人,故作为难地道:“可是,如果我输了,我身上没有玄天灵宝可用来做赌注的。”
此话一出,众修皆默,心下都不由叹服要说假腥腥和厚脸皮,这位新鲜出炉的道魁显然也是个中好手啊!
“行了,灵宝是我自己愿意拿出来的,不用你跟我一样!”廉贞流露出不耐烦,又冷冷看了太昊一眼,道:“免得又有人说我欺负弱小,哼!”
太昊脸上笑容完全不受影响,在柳清欢点头后,便喜气洋洋地道:“既如此,咱们的互换会便暂且押后,先进行青霖与廉贞两位道友的比试吧。不过先说好,既然是比试,便点到为止,双方都不可过激,也不要伤对方性命。”
柳清欢和廉贞都表示同意,于是一众人便随着太昊走出了待客的大殿,往后面的比试场地走去。
大乘修士的洞府设置都极为齐备,比试场显然也有,能应对各种规模各种强度的较量。
柳清欢正随着众人往前走,便见李善不知何时靠近过来,似乎是不经意地问道:“你把握大吗?”
柳清欢看了他一眼,只轻轻嗯了一声。
李善不置可否,而是低声说道:“你要小心,据说廉贞当年还未曾踏上修仙之路时,在凡界已是享誉盛名的武者,所以他是真正的以武入道,与寻常修士有些不同,实力也极为强大!”
柳清欢不禁有些诧异,暗自一忖度,有了些计较:“多谢李兄提醒。”
凡界武者因为受身体资质与所修功法的限制,比修士要更注重招式和技巧,这点与追求极致的剑修有些相像。
果然,接下来他很快便感觉到了一些差异,当他刚刚拿出弑仙枪站在比试台上,对面之人就面露鄙夷,道:“你可知道,你全身都是破绽?”
说话间,对方便化身成鬼魅,眨眼间已速欺身而来,手中骤然银光水泻,一柄仿佛由月辉组成的弯刃划破空间,角度刁钻而不可思议地绕过了弑仙枪一击,在空中留下一道炫丽的光影!
柳清欢脚下一动,弑仙枪往回一收,凶戾之气化作一片血雾,于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那寒光四溢的弯刃,然而他忽觉眼一花,眼前又用了一道银色刀锋,以迅雷之势斩向他的左侧。
“左胸!”廉贞的大喝声在耳边炸响,刀锋在半途被劫,忽而一转又迅疾攻向柳清欢的下盘:“右腿!你修练枪术的时候难道就没学过如何防御吗?可惜了这把好枪!”
柳清欢脚下一踏,身形乍然消失在原地,让那道刀锋落了个空。然而他从虚空中踏出,刚刚现身于廉贞身后,银光已如机敏的猎人一般等在了那里,仿佛就等着他踏进陷阱一般。
这一下却是如何也让不开了,柳清欢面无表情地猛地一跺脚,踏碎眼前的刀山剑海,只听得一声沉重的闷响,他右肩处终究挨了一记,浮现出一片耀眼的金光。
“砰”的一声,柳清欢被巨大的力量推得后退了几步,身形顺势跃到半空。
“听说你法体双修,今日受了我一斩竟也能毫发无伤,见识了。”
隔着数丈距离,廉贞没有立刻追击,而是仿佛已经胜券在握的猎人在不紧不慢地逗弄着自己的猎物:“可是单凭如此,你输定了!”
却见柳清欢看了看天,呢喃了句……
廉贞没听清,皱眉道:“你嘀咕什么呢?”
“我说时辰有点晚了,还是快点结束吧。”柳清欢道,目光突如利剑一般射向下方之人,手中弑仙枪已不见,变成了一支笔。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法体双修,且更偏重法!”
他话音未落,廉贞已感觉有些不妙,猛地扑向半空想要故技重施,却只见一条大河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冷哼一声,脚下红光闪现,一条血路铺展而开,如同桥梁跨在在大河之上。
廉贞露出一丝得意的笑,突然发觉眼角有点点青光飞来,定睛一看,却是片片竹叶,他猛地惨叫一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