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雲起瓦羅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1009章 三姐妹(五)相伴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我不会放的,绝对不会…二妹,你只在乎战斗的胜利,是自己是否比昨日更强,有没有更强的对手值得你去挑战,你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们的部落变成了什么样!大家都累了,没人想继续争斗下去了,可为了活命又不得不战斗!”
“你竟敢说我没关心?那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在战斗的,你真的有好好看过我身上的伤口吗,你知道它们是怎么一道道砍在我的身上,砍在大家身上的吗?你这个从来没出过远门,没去过凝霜城边境,就因为有点儿小聪明,就被重重保护起来的自大混蛋!”
“够了,大姐、二姐,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们就不能有一次安静的坐下来交谈吗?!这次聚会不是说要为我提前庆生的吗!”
丽桑卓的声音终于变得尖锐起来,有了属于她这个年纪应有的变声期痕迹。
此话一出阿瓦罗萨才想起来是来干什么的,“抱歉,小妹、二妹…我只是有些感触罢了,不是有意的。”
“你带回来的那小子说想要更好的活着,而且是靠自己,结果刺激到了大姐…呃,好像是我错了,那小鬼绝不可能是艾尼维亚派过来的,毕竟他已经对所谓的神失望了,并不指望依靠他们的救赎与赐予,哈哈哈!”赛瑞而达放声大笑起来,一点也没对古神们应有的尊敬。
无双 决明
孽爱总裁
“二姐,你应该对古神们有足够的尊重…在你有足够的实力之前。”
“小妹说的对,要说我们三姐妹有什么能说到一起的话题,那就只有这一点了…说实话我很不安,尤其是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凝霜城边境统领大家,但我还是要做,我会像以前那样对艾尼维亚只有敬意,而不是祈求祂的庇护。”
“我可以帮你的,大姐…虽然你奢望摆脱古神统治,让我们得到自由,以自己的意愿去战斗,去生存的想法很天真,很蠢,但也比那些连敢说都不敢的胆小鬼强多了,这下我能吃肉了吧?”
语气缓和下来的赛瑞而达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惹得两人不由得笑出声来,一时之间帐篷内到处是欢声笑语,哪儿还有先前的剑拔弩张。
总裁的夜妻 问君
这场景越是美好、温馨,就越让假装睡着的道森疑惑、不解。
从阿瓦罗萨的口中,他可以得出阿瓦罗萨部族十不存一的惨烈事实,也能理解三姐妹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会萌生出对古神不满,甚至是挑战心理的危险思想。
但他理解不了究竟是什么样的矛盾,才能让打败了诸多古神,建立帝国将沃尔瑞加德改名为“弗雷尔卓德”,威名震天的三姐妹会互相攻伐,继而产生丽桑卓献祭两位姐姐的巨大惨剧。
或许这个惨剧也别有隐情,又干脆是假的?
……
三姐妹的晚宴在“月落乌啼霜满天”时结束,赛瑞尔达一反常态的说了很多话,内容都是关于凝霜城边境所发生的事,以此帮助自己的大姐能更好的去统领族人战斗;丽桑卓总是以极为冷静的姿态说着自己的见解,与询问着边境、魔法,以及外界各个部落的消息,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而经过最初争吵后冷静下来的阿瓦罗萨,则变成一位合格的倾听者,以当仁不让的大姐姿态,回应着两个妹妹的每一个问题,无论这个问题是生活上的,还是魔法上的,亦或是心理上的,包括道森的去留。
于是便有了丽桑卓的到来,她驱散笼罩在道森身上的沉睡魔法,然后轻轻将他摇醒,在他尚且不明所以的迷蒙目光中递出刚才吃火锅时特意留下来的一份热食,并发出命令:“先吃。”
“哦,嗯嗯…”
强迫自己从那双迷人眼睛上移开目光的道森,囫囵着将碗里的食物一扫而空,等他将碗筷放下顺便随手一抹用衣服擦干嘴上油腻时,丽桑卓的声音又适时响起:“莫蒂斯,抬起头来。”
这一次,道森没有照办,他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正襟危坐在床铺边缘,不敢再与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对视。
“抬起头看我,或者回弃儿之屋…你有1分钟的时间来考虑。”
声音多出些懊恼的丽桑卓鼓起腮帮,又觉得有些不妥抬手按了下去,然后双手抱胸的坐在一旁石凳上等着时间的到来。
“是,丽桑卓大人…”
替身(Another)
“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名字,这是命令。”
“是…”
试图点头的道森脑袋顿住,第三次看到丽桑卓眼睛的他在见到那抹仿佛能穿透人心的淡绿晶莹后,还是忍不住有股惊心之感。
“不要光看眼睛,还有我的脸,我的身体…”
如此说着的丽桑卓走了过来,道森的目光却还是无法离开她的双眸,以至于她只能强硬的伸出双手,强行让他的视线出现偏移。
这一偏,道森眼中便倒映出一张清纯如水的面容,在她那双迷人的眼睛之下是高挺而精致的鼻子,在鼻子下则是红润光泽、娇嫩欲滴的樱桃小嘴,披在雪白脖颈后偏向银白色的过肩长发更是丝丝缕缕宛若月辉。
这整体的一幕,让丽桑卓既如天真无邪的少女又像成熟诱人的丽人惹人遐想不断,让人怀疑这是否真的是个还不到10岁的小女孩。
“我漂亮吗?”
“嗯,漂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那就好,仔细看好了…直到你能不再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你有一晚上的时间,等到明天还做不到的话就回去吧。”
越说丽桑卓的脸色就越红润,她从小就在众星拱月中长大,虽然觉醒了寒冰魔法体质以后被大多数人敬而远之,还因三位学徒的事情被人暗中说是邪恶的冰霜女巫,但起码表面上说受到的尊敬不会少,又何曾被人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身体看过。
可是不这样做又不行,否则的话眼前的他,还会和先前那几个人一样,对自己的眼睛念念不忘,等到时间长了欲望堆积起来,就会出现各种各样让人意想不到的麻烦问题。
如果连天性木讷的莫蒂斯都做不到这一点,那恐怕以后也没人能做自己的祭司学徒了,到时候一定会很孤单吧。
超级迪迦 清风划过
丽桑卓的秀眉微微骤起,有些难过的想着这些事情,但随后又舒展开来。
因为还有魔法陪伴自己,它是值得穷经皓首一生的事物,同样也是战胜古神们统治的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因羞涩而逃进内心世界的丽桑卓,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起来,再搭配上她那过于早熟的容颜与高挑身体,浑身竟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诱人魅力,想让人将她拥入怀中好好怜惜、疼爱。
道森作为一个成年人自然会有欲望,但他也有相应的自制力,也很清楚这里是梦境世界,最关键的是还知道丽桑卓如今的真实年龄数以千记。
在这种种因素的作用下,道森很快就摆脱丽桑卓眼睛的影响,能够以平常心来对待眼前这个外貌略有稚嫩又气质成熟的幼年丽桑卓,但他并未马上表明自己能做到了,而是耐心的等着对方回过神来,然后再装出一副较为不舍,但又很坚定的模样呈现给她看,将伪装做到万无一失!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愛下-第964章 追與逃鑒賞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沙沙、沙沙…!
萌宝100亿:总统爹地心太急 火柴很忙
就像有无数只脚踩在地面上,窸窸窣窣的声音络绎不绝地从四面八方传来,以至于卢锡安只能将目光投向正前方,那是一条通往山上的道路。
卢锡安无法确定对方是否锤石派来的手下,但可以确认他成为了猎物,且正在对方不断缩小的包围圈下,距离这群恐怖蜘蛛的巢穴越来越近,或许就在这座山上,在那里一定有更加强大恐怖的怪物在等着他。
尽管如此卢锡安还是放弃了突围,在其他方向蜘蛛的包围下缓缓后退。这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他已经感受到了锤石那若有若无的气息,这个狡猾的家伙既然设下这种陷阱,就绝不可能让他轻易的脱离包围网。
祭道天师
与其待会儿被两头夹击,倒不如想办法先解决其中一方,到时候在与准备渔翁得利的锤石厮杀,这个狡猾恶毒的亡灵,一定不会想到他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而且还为这一天的到来做了无数准备。
下定决心的卢锡安头也不回地选择了登山,在他走后没多久半人半兽的伊莉丝随后到来,她满脸虔诚地低声念着属于“蜘蛛之神”的祷告词,眼底深处藏着有一抹难以察觉的嘲弄。
作为经常往来这座岛上的常客,对藏在暗中的那个高阶亡灵可不会陌生,而对方也很清楚她会拿活人来祭祀岩洞内的蜘蛛邪神。
可锤石不知道蜘蛛邪神已经死过一次,也不清楚她认识正在追赶的这个男人,还很早之前就得到了要为对方提供最大帮助的命令。
这就是最大的转机,只要能利用好,就能让这位光明哨兵保留较多实力逃脱,从而给正追他的锤石一个惊喜,而且还能保证她藏在这里的本体不会暴露,可谓是一石三鸟…嘎吱!
脚下突然一咯的伊莉丝,灵魂深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神色不变的继续迈步,黏在脚下的小树苗很快将道森的安排转达过来,让她眼中再无嘲弄之色,变得凝重异常,就仿佛在害怕见到洞内的蜘蛛邪神一样。
伊莉丝自然不会害怕自己,她只是有些不太理解来自道森的命令——见机行事,并不惜一切代价配合卢锡安杀死魂锁典狱长。
且不说能不能杀死的问题,就算能杀了对方也无济于事,毕竟这里是暗影岛,每个高阶亡灵如果不是自己不想活了,黑雾就一定能令对方再一次在其中复活。
真 眼
等到那时候复活归来的锤石,可不会放过她所控制的蜘蛛邪神。
轰隆隆…!
没给伊莉丝过多的思考时间,陡峭的岩壁适时打开,一个漆黑的洞口呈现在卢锡安面前,从其中飘出一股股粘湿热气,闻起来像极了比尔吉沃特码头屠宰场内的恶臭气味。
“凿除闲质,独留圣石…”
果断为双枪附魔点亮前方的卢锡安冲了上去,却在进入洞口后僵硬一下,他眼中先是疑惑随后略有迷茫,紧接着又被希望所填充,可谓是一波三折。


“咕咕咕、咕咕咕…”
看着卢锡安一头扎进蜘蛛巢穴的锤石笑得开心极了,那里面的家伙可是海力亚城附近少有的可怕怪物,即便是他也不会轻易的去招惹。
“嗯?那吸血鬼,咕咕咕…竟然去了圣墓,咕咕咕!”
完全能猜到卢锡安在想什么的锤石,为了打发时间从黑雾中找了一下弗拉基米尔的消息,便得知对方打开隐蔽通道去了地下深处的圣墓,顿时笑的更加开心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毕竟守在那里的,可是有着鼎鼎大名的破败之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他一手缔造了暗影岛,同样他也是受到黑雾侵蚀最多,影响最深,甚至某些时候等同于黑雾本身的存在。其所拥有的力量,就算是天上的神明降临也无济于事,反而要担心一下自己是否会因此陨落。
“咕咕咕、咕咕咕~——!”
怪笑连连的锤石,胸前突然多出了一根青色光晕流转的长矛,他后知后觉的转过身体,就看到一位穿着古老铠甲,半透明肌肤透出幽幽荧光,周围黑雾像有了生命一样起伏飘动的高挑女性幽灵不知何时出现。
“不会吧,那吸血鬼竟然如此厉害…”
对于卡莉丝塔到来锤石并不意外,他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来的如此之快,按照他原本的打算就是故意引来她在卢锡安面前上演一番“激烈”战斗给予其更多希望的。
可谁知黑雾突然大幅度活化,这也就意味着与破败之王有着血缘关系的卡莉丝塔,也得到了一定的实力加强,所以她才能有强大感知力提前循着自己留下的踪迹找过来。
或许应该去圣墓那里看一看,免得那吸血鬼真惹出什么麻烦,不过在此之前得先甩脱掉对手…不,这里距离生命林海并不是太远,将这疯女人引到疯了的莱卓斯那里,让这两个疯了的苦命鸳鸯相爱相杀,这才是最合理有趣的选择。
“咕咕咕…”
狞笑着的锤石动了,卡莉丝塔也动了,早已锁定锤石完成蓄力的她瞬间丢出十多根长矛从天而降,“咄咄”的直奔锤石身体而来,想要将他扎个透心凉。
单论实力并不会逊色卡莉丝塔多少的锤石,随意的挥动铁链将穿心长矛一一斩断,脚下不停跑向远方,跑着跑着就飞飘起来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稍远一些的生命林海。
紧随其后的卡莉丝塔虽然没飘起来,但她跳的足够高,足够远,几个起落就拉近了和锤石的距离,然后手起矛落砸出一道浩荡青色流光将锤石从天上砸了下去,她身边的黑雾竟是再一次的活化了!
“又变强了,该死…”
被定在地上的锤石一滚弄断长矛,顾不得直入灵魂的痛苦再度狂奔,他感觉事情已经有些脱离自己掌控了,开始担心起下方圣墓的安危。
那里可是黑雾的核心所在,破败之王是最终且唯一的守卫,对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岛上的死灵,连同他自身都要受到极大影响。
咄咄咄、咄咄…!
思考间又有数十道青色长矛降下,顾不上留手的锤石大力的挥舞起铁链荡开所有长矛,然后猛得一甩让前段的镰刀钩子奔向冲过来的卡莉丝塔。
她看也不看的拖出残影躲过,手中长矛再度凝聚而出刺向锤石,“咕咕咕…”他咧嘴一笑将钩子带回刺入卡莉丝塔背后,她却浑然不觉的透出长矛奔向锤石。
“这疯女人…”
不想和卡莉丝塔同归于尽的锤石松开钩子,提起灯笼在前方制造出一面冤魂遍布,哀嚎不已的透明光墙,让撞上来的卡莉丝塔身体骤然一缓。
“嘶,我的灵魂…等事后一定要补充回来!”
对此心疼不已的锤石提着灯笼快速远去,而被怨魂之墙拦住的卡莉丝塔并没有第一时间追上去,反而眼中荧光闪烁不休,就像是宕机一样呆在原地,完全忘记了要追杀敌人的事情!


火熱連載小說 雲起瓦羅蘭 愛下-第958章 不請自來展示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时间稍稍回溯,暗影岛南部。
在莱卓斯沐浴阳光的时候,被海水侵染大半南部港口,也迎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新客人。
这位客人躺在一个木筏之上,木筏上有一口黒木制成的棺材,棺材盖在一旁斜斜放着,似乎来不及合拢就被海水冲走。
在棺材内躺着一个肤色黝黑,绑着一束束长辫、面容坚毅的男人,他安静躺在其中,脸色发青,胸口不见起伏于逐渐缩小成一束的阳光中顺流而来。
很快阳光化为一缕,然后消失,如影随形的黑暗随着浪花的翻涌一拥而上,想要将这位死者的灵魂勾出却一无所获,似乎是死了太久的缘故导致了灵魂消散,没有死者可招的沸腾黑雾就此平息不见涟漪。
下一刻,棺材中的男人悄然睁开眼睛,露出翡翠般熠熠生辉的绿眸,这正是与道森一别后独自踏上远方,誓要找出暗影岛拯救妻子赛娜的卢锡安!
随着卢锡安的睁眼,他消失的心跳因此恢复,发出“咚咚咚”的连续响声,引得才刚平复的黑雾又一次汹涌而来!
刺客魔传
“凿除闲质,独留圣石…凿除闲质…”
轻声低语的卢锡安从棺材左右两侧抽出双枪,但并没有莽撞的去射击,而是不断的诵念着激活咒语,令圣石所做的双枪散发出淡淡白光,做到了将黑雾隔绝在外,又不会引起太大响动的保护措施。
待到激烈的心跳逐渐平复,卢锡安才缓缓坐起来,望向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辗转反复,渴望又痛恨的亡灵鬼蜮暗影岛。
倒映在他碧绿眼眸中的是一座半被海水吞没,散发着幽幽荧光的古老城市,它的断壁残垣被泛着冷意的幽光牵引着悬浮于半空,那些残破部分想要回归原来的地方却不知为何无法归拢,变得似连非连,充满着支离破碎的凄美艺术感。
这种画面超脱了常人想象,只要看上一眼就永生难忘。
“终于、终于…找到了。”
低声呢喃的卢锡安嘴角止不住的扬起,眼中却看不到半分喜意,以至于嘴角的弧度竟显得有些悲苦。
慢慢起身的卢锡安抬起双枪,黑雾喋喋不休的呜咽着想要将他吞没,木筏之下泛起点点幽光照亮被海水掩盖的码头,在码头的前方是一艘被搁浅在海滩上的三桅帆船,从结构上来说它已是上个时代的产物,在它的甲板上走出一个又一个亡灵。
他们有的戴着如蛇一样的尖嘴羽帽,有的如骑士一样穿着受海水腐蚀而掉色的沉重板甲,有身披黑袍周身绿光成环。
海妖猎手、亡灵骑士、牧魂者……一一认出这些亡灵的卢锡安目光越发凝重,这些都是往日里难得一见的次等亡灵,和赫卡里姆、锤石这种高等亡灵比起来,唯一的差距就是没有智慧,全凭本能行事,可以很轻易的就避开。
这种从容的想法才刚升起,就有若有若无的歌声从远方而来,让卢锡安打消先行一步的想法。
很快歌声由远及近,声音绵绵悠长,哀恸不绝令人不自觉便心生悲意、怜悯。
这正是唱着失落之歌的——遗孀。
这个穿着破烂宫廷长裙的女性亡灵,是最接近高等亡灵的次等亡灵,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次等亡灵们的首领也不为过。
她的手中提着一个不因岁月而褪色的金色鸟笼,里面关着一个又一个神色迷茫的灵魂,这些灵魂不知悲苦、喜悦的于其中徘徊不断…她所在的组织曾是鸟儿的救助者,她和她的同伴通常会唱着美妙动听的歌来吸引鸟儿,并给予它们安抚、食物与必要的帮忙。
但在福光岛被黑雾侵染后,这些遗孀遗忘了过往记忆,却留下了“救助”的本能,她们会用悲婉的歌声吸引生者并将其灵魂关在鸟笼中,然后这些灵魂在她的歌声中沉迷失落,最后如鸟儿般飞出鸟笼,成为她的能量,成为她歌喉的一部分。
有遗孀这个首领在,次等亡灵们就不再是一盘没有智慧的散沙,他们会像军队一样合作,或包围或联合或偷袭的发起进攻。
这样的局面,卢锡安遭遇的不多,但也不少,他知道必须打起来才能通过制造混乱离去。
于是卢锡安再无保留的从木筏上一跃而起,周身光芒大方,如太阳般冉冉升起对着黑暗扣动扳机,发出咆哮的怒吼——砰!


砰——!
来自远方的光明一石激起千层浪,令沉睡在黑暗中的海力亚彻底沸腾。
无数幽光点点自黑暗中亮起,向着远方的光明而去,成群结队,浩浩荡荡一波又一波永无止境,以至于弗拉基米尔与伊莉丝只能躲在一处废墟角落,看着亡灵大军向着南部港口而去。
“呵呵,看来今晚是个不眠夜。”
并不为行程所耽搁而愤怒的弗拉基米尔笑着看了过来,希望从伊莉丝脸上看出什么,笼罩在黑袍下只能看到半张脸的伊莉丝也不躲藏,脸上有一份喜意:“现在可是白天…不过侯爵大人,幸运女神在微笑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看来不是罗德搞出来的动静,本来他走的就是西北方向的森林,这倒也说得过去。那在南边搞出这么大动静,唯恐亡灵们发现不了的家伙是谁?
误入暗影岛的船只,然后上面恰好有一位光明圣者?这种几率不亚于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这位招摇过市的光明制造者,本就没打算隐藏自己,想要将岛上的亡灵都吸引过去,以此来告诉这个岛屿上的智慧亡灵他的到来。
这还真是胆大包体的战前宣言啊……迅速分析出来人的目的后,弗拉基米尔的眼中噙上笑意,与他嘴角本就有的勾起相合顿时真诚不少,真诚的他顺势点点头道:“的确如此,等回去以后我可要跟女神举杯共饮一翻,以此来感谢她的青睐。”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女神,还原因与你共饮的话。”
至尊 劍 皇 sodu
揶揄了他一句的伊莉丝指尖微动着,指挥着弗拉基米尔看不到的蜘蛛迅速随亡灵大军奔向南方废弃港口。
伊莉丝知道那大概率不是道森,但还免不了担心是他,还有着探一探来人身份的打算,而不是等着亡灵大军离去,为接下来抵达巨坑的行动方便不少而幸灾乐祸。
来自伊莉丝的小动作没有瞒过弗拉基米尔,他藏在身后的手掌也同样如此在轻轻动着,控制着那些染着荧光的血蝶顺着亡灵大军向南方而去。
弗拉基米尔才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幸运女神,他更愿意将所有事情掌控在手中,尤其是在关系到自身安危时更是如此。
这并不是懦弱,胆小,而是活了这么久的一些小技巧。他很清楚某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能在最后演变成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某些一开始就轰轰烈烈的事,也会对周围造成必然的一定影响。
至于这种影响是好是坏,那就全看他如何去利用了。


fijv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雲起瓦羅蘭 txt-第934章 竭盡全力熱推-wi7s6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走,去我那儿!”
在卡莎冲出去的瞬间,就派出第三分身送死,第四分身趁机暗中接近的道森与少女成功汇合…他也不管她脸上残留的歉意与悲伤,用尽全身力气将她助推向鲛人驻地那边,而不是试图让她返回距离更近的癸亥玛吕寺。
在怪虫那快到极致,堪比瞬移的速度下距离并没有意义,只有方向带来的远离中心战场,才有可能让怪虫放弃追杀卡莎,转而将目光投向正主持最后封印仪式的海柔尔。
“不…”
被推向远方的卡莎在第二肌肤剧烈的收缩中半转身体,便看到道森分身被一闪而过黑影穿胸而过,并余势不减的冲向她这边,分身死后亮起的皎白光芒又将其恐怖的身躯彻底点亮。
这是一个脑袋呈椭圆状黑亮透光,张着血盆大口、利齿连着粘液恶心异常,整个身体被黑色鳞片悉数包裹,下半身如鲛人那样连成一体,但在尾巴的尽头却长着一对人类双脚,看起来极为诡异、扭曲、可怖的异形怪虫!
祂要吃我。
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疯狂蠕动的第二肌肤,与这异形怪物双眼中紫色泛滥的光芒都在告诉卡莎自己成了猎物,而且是那种可以让对方取得进步,足以让其不顾一切的禁脔!
很熟悉这种进化渴望的卡莎心脏一颤,与父亲有关的一切,对道森的歉意,对自己过于鲁莽的懊恼等等情绪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活下去,别死,变强”这三条虚空法则带来的本能——唰!
在生死之间带来的巨大恐怖中,覆盖全身的第二肌肤如万千针刺一样刺入卡莎身体,让她背后双肩上的肩荚从饱满的炮形态变成薄如蝉翼的翅膀,带来高速移动的能力配合自身隐匿效果消失不见!
“嘶嘶…”
猛然扑空的异形怪虫尖叫出声,无形扩散开来的涟漪将卡莎隐匿的身形勾勒出涟漪,让祂骤然消失原地。
这一次没有了道森的阻拦,异形怪虫仍旧没能杀死卡莎,强烈的求生本能,让第二肌肤毫不犹豫的燃烧其中储存的所有能量,让卡莎在一种缥缈神秘的紫色烈焰包裹中忽明忽暗,几个呼吸功夫就来到鲛人驻地之前。
“走,别回头…”
恃君寵 十七年柊
“噗嗤…!”
“你…”
才刚诞生不久的第五具分身将卡莎迎向驻地,却措不及防的被她偷袭所杀,连自爆功能都没用上,随后被她身上冒出的细密小手吞噬化作能量,吸收的同时她还不忘用扫过庇护着鲛人驻地的十根彩色石柱,那紫色的双眸中不见半分愧疚,只有冰冷无情的审视。
“该死…是刚才的受伤!”
接连死了三个分身的道森脸色愈发苍白,但这并不妨碍他想到卡莎一开始被异形怪虫所伤的画面,那时他理所当然的将之归为卡莎有着虚空生物的本能,让她未卜先知的避开了致命攻击。
往生客棧異聞錄
異界混混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卡莎因此而被对方控制的可能性,但考虑到卡莎也算是个“高等虚空生物”,并不是那些没有灵智只会服从集体的虚空生物,再加上刚才她为了逃命不惜短时间蜕变进化的场面,都让道森排除了她被控制的可能性。
结果证明道森错得离谱。
億萬老婆大人 伊本不凡
拥有着绝对实力的异形怪虫,在麦伊莎布下的十面埋伏中,为深渊找出了一条生路——咔擦!
篮坛三号位 梦中看花
被道森迎进鲛人族地的“卡莎”,轻而易举的就从内部破坏掉一根彩色石柱并将触手伸入其中汲取起能量,剩下的九根开始按照魔法仪式自身运转规则来移动排序,顺便施放出更多的力量,以便庇护鲛人驻地。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瓦解的。
亲手破坏并吸收彩色石柱内能量,以此方式了解整个魔法仪式部分运转规则的“卡莎”嘴角勾起,随后向下,整个脸庞也因此变得痛苦扭曲:“杀、杀了,杀…我!”
暂时压下控制的卡莎看向上方,“不,要死的是控制你的怪物。”从海之森传送而来的道森目光凛然,卡莎的嘴角又勾起一抹嘲讽弧度,他调动法阵部分力量直接将少女用魔力镇压。
“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谨守心神,等我,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
看着面容又痛苦起来的卡莎,很清楚她已是虚空监视者“分身”雏形的道森微微一笑离开法阵庇护,异形怪虫并没有等在外面守株待兔,因为祂已经有了足够线索,足以祂去破坏掉禁锢住虚空独眼以及虚空世界的白色鸟笼!
至尊小市民 带玉
“你这家伙明明那么怕死,现在出来干什么啊…快回去,我正在动用神庙的最终力量,虽然不能杀死祂,但也能将祂暂时放逐出去!”
拉露恩的意念及时到来,对于卡莎的异变只字未提,让道森眉头微皱,目光愈发坚毅:“很好,那就请你随时做好准备…如果我死了的话。”
要是如拉露恩所说那样去做,最后封印毫无疑问会顺利完成,被强大力量放逐的异形怪虫也不会在大势已定后再度返回…癸亥玛吕寺只是一个星灵的行宫,就算它有着种种神奇力量,在没有神明的主持下,也拦不住一个一心想走的虚空监视者。
到到那时候,随他而来的卡莎就必然会变成对方的仆人。
有心想要生气,就又看到一位鲛人先祖灵体湮灭,这一次一同毁灭的还有彩色石柱。
紅塵寓所前傳 楊千意
TFboys之星光璀璨時
如道森猜想的那样异形怪虫找到了“诀窍”,即便如此鲛人们依旧不为所动,他们全族为了完成最后封印,放弃了能放弃的一切,他们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连尝试都没有就放弃我不能接受,哪怕这种尝试竭尽全力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总好过时候怨天尤人,你也这样认为吧。
对上远方厄斐琉斯目光的道森,看到对方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他便知道“宠哥狂魔”拉露恩一定会答应,哪怕这回令鲛人族的最后封印计划出现不可预知的变化。
“嘿…谢了。”
help 琴默默
轻声一笑的道森再无疑虑,动身的同时身体开始快速向鲛人变化,双手浮现出两柄多兰出品的附魔利刃,背后双肩处诡异蠕动后冒出一对蔚蓝羽翼,他漆黑的瞳孔也因此转为金色竖瞳,滴溜溜一转就锁定前方袭来的异形怪虫。
“来、得、好…”
和分身面对怪虫时那种无法抵抗的绝望不同,有着瓦斯塔亚霞瑞力量的道森本体,早就想好要如何面对敌人——先变成能在大海中极速奔行的鲛人族,在加上一对用来担当加速器的羽毛、辅助进进攻的羽毛,以及一双有着超高动态视力,足以看清对方身形的眸子,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奎因的伙伴,华洛这只蓝岩巨鹰!
尽管还是第一次尝试将两种形态不同的生物结合,但道森还是靠着瓦斯塔亚霞瑞的强大天赋掌握了这异变后的身体——叮!!!


8bom3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922章 沉默是金讀書-6ebf7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与此同时,鲛人驻地。
逃愛少夫人:霸道首席追妻108計 寂夜風吟
“疯了也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默然低语的道森眼神越发坚定,跟随他从银熠小世界而来,全身笼罩在黑色袍子中、又被海水紧紧包围的卡莎在他身后隐去大半身子,时不时的眺望一眼远方,脸上表情怯生生的,好似一个害羞的孩子。
“没关系的,不要担心…海柔尔女士是个通情达理,虚怀若谷的智者,她既然能接纳你的父亲,就一定不会拒绝你的到来。”
朔明
回首安慰少女的道森与之四目相对,他眼中的柔和让卡莎眸子中的担忧少了许多,但还是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情绪萦绕心间,在她那对紫色盎然的眼底深处流转不休。
对此道森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稍后移开的目光微凝…今日频繁冒出的“虚空是否邪恶”疑问,甚至是与虚空共存的疯狂想法,又何尝不是受到身边之人的影响呢。
比如他那忍耐了近20年虚空侵蚀,最后烟消云散什么也没能留下的大伯;在虚空影响下,身体藏身大幅度异变的老师贾克斯;独自一人存活至今,身在深渊却仰望光明无数个日夜,自强不息、惹人怜爱的卡莎…以及那跨越数千年光阴苏醒,数以千计视虚空为生死大敌,发出誓言要与之不死不休的艾卡西亚人!
无论是好是坏,他们的命运都已经与虚空有无法分割的理由、事实。
最关键的是基兰的态度,对方肯定在时间长河中看到他的选择,却对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选择做出沉默是金的应对。
猫少诛仙游
还隐隐给出了支持,因为道森的虚灵分身,已经感受不到虚空主体的存在了,不过冥冥中有种感觉让他知道对方还活着。
想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只能是时钟塔形成的黑白世界困住了对方,让那里变成一个无法观测、入侵,就连时间都定格的绝对领域。
戮天
那基兰为何要这样做呢?
对此道森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又一一排除,留下最可能的情况——他支持自己与虚空共存的想法。
说的更具体点,是基兰不想用了数千年时间研究,费了老大力气利用龙王,冒着被星界追杀危险救出来的艾卡西亚人,就这么葬送在与虚空的战斗中。
毕竟基兰本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志士。
当时作为艾卡西亚执政党的一员,基兰从一开始就反对武力反抗恕瑞玛帝国的统治,而是主张靠外交来获得盟友,以此来脱离帝国。
是以基兰被一脚踢出议会,作为艾卡西亚的使者去了卡里克、卡尔杜加、以绪塔尔等等地区,他为国家高声呼吁,寻求帮助不辞劳苦的模样,让他结交了许多朋友。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一个国家肯与艾卡西亚结盟来对抗恕瑞玛帝国。
重生南非當警察 鮎魚頭
即便如此,基兰也没放弃希望,他开始考虑交出在时间魔法上的所有心得,甚至做好前往太阳之城做亲自授课的导师,想要以此来换取皇帝的青睐,让艾卡西亚拥有一名属于自己国家的飞升者。
这样的话,不仅能平复艾卡西亚人被统治900多年,却没能有一名飞升者被帝国高层排斥在外的愤懑,又能让他们在帝国政治上拥有更多话语权,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惜的是,基兰的决定还没开始便胎死腹中。
在他游走诸国的同时,议会派遣贾克斯带回远古禁忌之力,即虚空。
对此基兰保持足够的冷静,他不断劝说着议会放弃这种力量却被他人置若罔闻,甚至是引来敌意…基兰宁愿艾卡西亚起义反抗帝国被无情镇压,也不愿这邪恶的化身来到世界上毁灭一切。
尸兄好腰
史上最牛冒险 那一抹绯红
结果是虚空真的毁灭了一切,虽然这个世界还在,但基兰所处世界的一切都没了。
在这种前提下本该痛恨虚空至极的基兰,却对他的行为采取默认与支持。
这只能是为了才苏醒过来不久的艾卡西亚同胞们,这些人并没有参与释放虚空的决策,他们也是那场灾难的半个受害者,却因为议会的决策而承担起与虚空作战的责任,亦是赎罪。
当年疆域辽阔,兵多将广,千神同在的恕瑞玛帝国都没能彻底消灭虚空,这数千艾卡西亚人如今参战也不过是送死。
諸天交易城 半筆稱王
哪怕他们没有怨言,如当年那样异常团结在一起,对着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做了准备…他的老师贾克斯,更是做好带头冲锋,战死沙场的准备。
—————
这种勇于承担责任,慷慨赴死的行为值得敬佩,令人热血沸腾,让道森恨不得跟在贾克斯身后一同英勇杀敌。
这种理所应当的心情,在黑白独眼出现时,便烟消云散。
如果虚空不再带来浩劫,那他们也没必要去死磕祂,复仇也全然没有意义,毕竟真正的始作俑者是星界,虚空本身并没有好恶。
秦时明月之乱世情缘 十九倾城
真正的复仇,应该是等以黑白独眼创造出的虚空融入这个世界,并以信仰方式召唤出更多的虚空监视者到来夺取力量,让星界无法稳居高台,被迫与虚空进行战斗,然后人类方面坐收渔翁之利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种复仇,目前来说只能想想…哗啦啦!
有所准备的“死亡”与涌起的海浪同时到来道森唤醒,姗姗来迟的海柔尔传送来到身前,她看也不看身后的卡莎,一脸急切的看着道森:“罗德,还好吧?”
豪门情变:总裁你混蛋 呆呆二货
“这次有所准备,还好…”
有了上一次“死亡”的经验,再加上这次被受控于他的克格莫所击杀,算是预知了“死亡”有充足心理准备道森只是脸色微白,他甚至神色自如的向右一步,露出身后笼罩在黑袍下的卡莎,主动为她做出介绍:“这位就是卡萨丁的女儿卡莎,请原谅她不便露出真面目,他们父女皆被虚空所染,还请海柔尔老师允许她在旁观战…事后卡莎会为鲛人族出一份力的。”
“很抱歉我来晚了,姑娘…之前我与圣子沟通了一下,他随时都可以参加即将开始的第三场决斗。”
一开口就善意满满的海柔尔,鲜红透亮的双眸中满是温和的悲伤,光是看着令人感同身受,明悟她想要表达出的意愿——比起复仇来,还是眼前的人最重要。
“谢谢您,我…”
从道森那里听来第一场决斗情况的卡莎对此怦然心动,这可是海柔尔不得不杀死自己儿子后的肺腑之言,不可谓不真诚、动人,可她还是没接受这诱人的帮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