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雲清雨止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地獄的作用熱推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至于报仇么,在他眼中,便是那神州大地全部驻民,也不过与蝼蚁无异,去向一个蝼蚁复仇么?“算了,随它去吧。”独孤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
这一刻,独孤篪将那关于卓非的一切都放下了,就象是与前世作了一个完全的了断,至于灵儿会不会因为那一点八卦之心,去调查与卓非身份有关的那一段辛秘,就不得而知了。
自那命运涧中,取了一些厄运之水,独孤篪便与灵儿退出了这天罚府。
厄运之水,自是交由灵儿去研究,至于独孤篪,便要进行他的下一项任务,进入地狱,去寻取将这地狱收取到乾坤世界的方法。
进入地狱并不象独孤篪等人之前所想的那般艰难,甚至可以说是容易至极,这不,两天之后,独孤篪便身处这地狱世界唯一石寺之中。
虽然称作寺,不过是一间小庙而已,古朴到几乎简陋的程度,这庙不过打通的三间,也未曾隔出里外间来,其中陈设,除了那供奉的一尊佛家至尊石像外,便只有那靠窗的一桌一椅,还有佛前地下的几个蒲团。
让独孤篪最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仅见于传说中的地藏菩萨,竟然是一位娇怯怯的缁衣女居士,云发莲容,穿着一身月白僧衣,显得是那么的明净清幽。正如之前大家所猜测的一般,在这里,独孤篪亦见到了那一位天罚尊者。
“想要收取这地狱之地,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此时那地藏纤手微动,轻轻捻转着手中的一串紫玉念珠,缓缓抬起双眸,看了独孤篪一眼道。
“哦,还请菩萨示下。”所谓入乡承俗,听了那菩萨的话,独孤篪连忙合什一礼,恭声问道。
之前,他已经将那来意,与那乾坤世界能够收取诸界的一些秘密合盘托出,想不到,不但这天罚尊者,便是那地藏菩萨,也是一力赞成将这地狱之地也一体收入乾坤世界。
“说简单,那是因为这地狱之地有其一核心,只要寻得那核心所在,便能借其将这地狱之地轻松收取,要说这难,难就难在这核心难寻。不瞒二位,小僧在这地狱之中,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一直以来苦苦寻其下落,可惜,直至今日,却是不见半点踪影。”
“啊,”刚刚听这菩萨说的上半句话时,独孤篪面上不由露出喜色,不过等那菩萨的下半句话说完,他的脸色就变得如吃下了一口黄莲一般。
这地藏,在这地狱之中呆了亿万年的岁月,若是在这亿万年的岁月之中,连她都无法寻出那地狱核心之所在,那独孤篪就实在没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里,能够寻出这核心之所在了。
“菩萨在此居住多年,虽不曾寻到那核心所在,想来也应该有些消息吧。”独孤篪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开口问道。
“实话说,一点消息也无。你怕是不知,这地狱世界,比之外界不同,自这神纪成形以来,无数消亡世界,其时空域堆叠其中,说这里是这神纪最为复杂之地也不为过,若要想于其中寻出那核心之所在,实在是太难了。”那地藏幽幽叹了口气道。
“哦,呵呵,在下对这地狱世界极为好奇,却不知菩萨能否为在下介绍一二。”独孤篪自是不甘心就此罢休,不过要去寻那核心之所在,必要对这地狱之地有所了解才是。不过那外界对于此地的传言,实在是太过于简单,甚至,其中多有以讹传讹,所以想要了解此地的真实情况,还要询问地藏这位知情人才是。
那地藏自是明白独孤篪的意思,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施主想知道这地狱中事,贫僧便详细道来。嗯,想来在那外界,对于这地狱之事也有许多传言,不过只怕是管中窥豹而已。
要说这地狱,还要先自神纪成形之时说起。神纪之成,源自混沌中来,这应该是神界诸大能的一种共识,只是任一件事物,其出现也不会是凭空而来,所以大家的一至猜测便是,这神纪应该是出自那昆吾山上,是那山上的某一神物演化而来。
而对这能够演化神纪的神物,一直以来,神界诸尊各有猜测,其中最得大家认可的一种便是,这神纪其初,应是生于昆吾山上的一株世界之树上产出的果实。”
“果实?世界果实?”独孤篪听得这个信息,心中不由得暗自惊讶,若说这世界之树的果实能够诞生出一方世界来,他是信的,而且之前,也曾见过类似的东西,比如那禁断天涯,比如那冥后宫之所在。只是这世界果实,能够诞生一神纪,实在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
“支持这一说法的理由,自然是那世界果实,能够演化世界这一事实。在那神界诸大能看来,其实这神纪,也可以看作是一方世界,只是比之寻常的世界更加高级罢了。
那能够形成世界的世界果实,是生长在神界的世界果树上所产,那么,在那昆吾山上,是不是便有着一株级别远高于这神界的世界之树的祖株呢。例如那扶桑树,便在那昆吾之山上,有着一株祖株。”这地藏自是看见那独孤篪脸上露出的惊异之色,不由微微一笑。
说起来,她今日所说的话,可是涉及了那神界的核心机密,若非是时势所至,绝对不是独孤篪这么一个小小的修士,能够有资格知晓的。
随着这地藏菩萨娓娓道来,独孤篪对于这地狱之地,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知。
原来,确如之前那伏老等人所推测的一般,这地狱之地,是为那时空两道四极致道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特殊时空,集极大与极小,永恒与瞬间与一体。
虽然这两两相反的四极致道,能够完美的融合为一,建立起这奇怪的空间,在独孤篪的头脑之中实在难以理解,不过事实便是如此。
而此地狱世界,也正是那神纪遂生之初,便与其一体诞生的世界,其效用,便是将那万界,金丹以上修士陨落之后的天魂收取其中,当然,能够收取万界寂灭一刻的时域,也是其中一项威能。
至于这地狱之地,为何会将这两样事物收取其中,那地藏菩萨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这是因为,金丹以上的修士,因其修练已有一定成就,体内或多或少的会带有一定的大道意蕴,这种大道意蕴,集中体现在那天魂之上,这也是为什么金丹级别修士,天魂会于修士陨落之后,还能够长久地留存于天地之间。
当然,这长久留存也只是相对而言,若无其它的保护手段,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实这天魂最终还是会完全消散的。
不过这种天魂的存在,对于天地大道来说,其实确是一种极为有害的东西。因为修士修行,其实便是逆天而行,其修行所积累起来的道蕴,所领悟的大道,那其中更是蕴含着背逆于天地大道的一种意志,这种道蕴道悟,一旦随着天魂的消散而散逸于天地之间,自然会对天地大道形成一种磨蚀损害。
这神纪大道,为了防止这种磨蚀天地大道的事情发生,便既有了这种收诸天魂入地狱的作法。至于那诸天万界寂灭之后,亦会被收取其中,其实与这天魂也是一样的道理。
诸天万界独立于神界而存在,其实也是一种脱离神纪天道的独立意志的体现,其诸界之中的大道,也会在这一世界寂灭之后,而对这神纪天道产生极大的损害,收其寂灭时的时域入地狱,也就是将其即将溃灭的大道收入地狱。
女 道士
“修士,对于诸界来说,如同那土地和其上生长的庄稼,或者说,更象是寄主与寄生体的关系。修士越多,修为层次越高,便会越多地向那世界大道中抽取道蕴,所以,一处世界,道法到了最为兴盛之时,也是那天地大道走向干枯衰败之时。而诸天万界,对于神纪本源来说,其道理也是如此。”那地藏缓缓停下那玉手捻动念珠的动作,扫视了众人一眼,幽幽地道。
“怪不得,那修士修为进阶之时,往往会招到天劫降落。”独孤篪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只是,只是这地狱,纵然最后将那许多天魂,时域收入其中,可这神纪大道,还是难免有许多道蕴流失出去,久而久之,一样能够导致这神纪大道枯萎的吧?”
“所以,这地狱之中便有一样事物,能够将那天魂和时域之中的道蕴提取出来,磨去其中意志,反本还源,重归神纪。”这地藏笑着,将那衣袖轻轻一挥。
独孤篪便看见其面前,似开辟出一道深达虚空尽处的门户一般,而在那虚空深处,正有一方擎天立地的巨大石磨,那下面一片磨盘静静镇压于虚空之中,而那上面一片磨盘,却是在一个顶天立地的,巨大身影的推动之下,缓缓而转。


u0seo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熱推-mhnm6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斩妖除魔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冷情总裁情惑失心妻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白领魔女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冷王悍妃 素歌
獄 言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圣道魔尊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步步掠情:暴君别来无恙
悠然田居:悍妻,有肉吃 酒有毒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半路 殺 出 個 侯 夫人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就是,咱们帝国大军以勇武著称,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嘿嘿,看李先生的样子,倒象是有些胆怯呢。”席间,又有一个高大汉子哈哈笑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