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陽子下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獵戶出山 ptt-1379章 家國情懷的英雄看書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1379章 家国情怀的英雄
业余和专业之间的差距,隔着一道比珠穆朗玛峰还高的山峰,更何况这支业余部队还是分属两家,现在还没有了指挥官。
吕家和田家的联军没有退,所以只有死。
易翔凤的雇佣军杀人如麻,对这支悍不畏死的部队没有丝毫怜悯之心,狼群冲入羊群,注定是一场血腥的屠杀,残余的力量没有坚持多久就全军覆没。
这里的战斗结束之后,易翔凤没有停下脚步,带领着人马继续朝着吴公馆方向前进,他必须要在警察赶来之前为陆山民攻破吴公馆的大门。
刚冲到树林边缘,易翔凤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西边。
身后的雇佣军兵团也同时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易翔凤下意识握紧枪柄,手臂上青筋迸起。他感觉到那股强悍而熟悉的气势正在渐渐变得虚弱,就像狂风中的火苗,随时都会寂灭一般。
“老大”!“我们时间不多了”!身旁一位十几年出生入死的副官提醒道。
易翔凤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胸膛鼓起老高, 像在黑夜中寻找那一抹难以察觉的微光一般,生怕那一抹脆弱的微光突然消失。
“老大”!身旁的副官再次催促了一声。
易翔凤脑海中回想起出发前祁汉对他说的话,说这场战争还远没有结束,还需要他继续潜伏在天京助陆山民一臂之力,当时他很不明白,这次战役之后大家都会暴露,他怎么能隐藏下去,但现在,他似乎猜到了一些。
“老大”!
“走”!易翔凤猛的睁大眼睛,咬着牙吐出一个字,说完头也不回继续朝着吴公馆方向狂奔。
陈庆之站在高高的冒楼上,虽然丛林遮住了视线,但不用看,他也知道战场的情况。
就在一两分钟钱,杨志的气势消失了,这种消失不是刻意隐藏的消失,而是如灯灭般的消失。一个堂堂半步金刚的高手,站在武道最顶峰的寥寥几人之一,竟然会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田吕两家的精英会死得那么快,那么彻底!
他没有时间和心情去为之感慨和悲叹。
因为随着几声零星的枪声过后,远处山坳处的丛林彻底安静了下来。
他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战场。
··········
··········
陆山民一步踏出,海东青风衣哗的一声张开,如影随形,挡在了他的身前。
“我说过,不许去”!
“他··快不行了”!陆山民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也不许去”!
海东青寸步不让,全身气机荡漾,大有以武相抗的架势。
两人面对面而立,近在咫尺。
陆山民能清晰的看到海东青的红唇和刘海,也能从她脸上大大的墨镜中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面庞。
“他·或许还有救”!
海东青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但是脚下的步子依然没有移动。
“他那里现在没有其他人,我过去不会有危险”。陆山民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
说着轻轻的放在海东青的肩膀上,“如果我不去,即便最后胜了,我这一生也会不安的”。
海东青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飘荡的长发垂落在肩头,搭在陆山民的手背之上。
陆山民感激的点了点头,侧身跨出,跃下山峰。
海东青转过身,看向山下,那道身影在雪地里溅起阵阵雪花。
她以前不明白,周同哪来的勇气敢背叛海家也要跟着他,不明白这么一个感情用事,这么傻的一个人,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为他出生入死。
美食供应商 会做菜的猫
现在她有些明白,这个世界的人太过聪明了,聪明得把利弊看到清清楚楚,聪明得把利己发挥得淋淋尽致。
有些人,正是因为傻,才显得可爱。
海东青没有犹豫,纵身而下,追随着那道疯狂的身影而去。
··········
··········
雪地里一片狼藉,高大的落叶松横七竖八的到伏在地,在茂密的树林里留出一大片雪白的空地。
唯有一人,笔直站立。如擎天一柱,巍峨不倒。
身上没有半点雄壮的气势,也没有一丝生机。
陆山民一路狂奔,但在看见祁汉时却放缓了脚步。
双脚如挂千斤巨石,艰难前行。
他害怕触摸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想到你会来,所以才等到现在”。祁汉的声音平静,竟是听不出半点虚弱。
陆山民一步跨出,“我送你去医院”。
“不要过来”。声音平静而坚毅。
精石之力
说完微微抬头看向陆山民身后,“但我没想到你没能拦住他”。
海东青站在陆山民身后十几米,白皙的皮肤显得格外苍白。
祁汉对陆山民微微一笑,“不要怪她,对于一个一心求死之人,你是救不活的”。
陆山民一脚在前,一脚在后,保持着不进不退的姿势。“没想到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竟然是个以死求解脱的懦夫”。
祁汉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我相信你此刻最理解我的心情,人活心不安,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你与我最大的不同,是现在还有很多人需要你,所以你必须活下去。而我不一样,我了无牵挂了”。
“你是个杀手”!
“我一开始并不是一个杀手”。
陆山民迈出步子,“我不会看着你死去,你死了倒是心安了,那我怎么办”。
祁汉盯着陆山民的眼睛,“你如果不想让我白白死去,就不要过来”。
陆山民再次停下脚步,以几乎愤怒的语气吼道:“凭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把自己所谓的理想、所谓的救赎压在我一个人身上,凭什么!我就那么好欺负吗!我欠你们吗”!
“谁叫你是个烂好人,不欺负你欺负谁”。祁汉以开玩笑口吻说道。
“老子不干了,自己的包袱自己背”!陆山民大步向前奔向祁汉。
祁汉淡淡的看着陆山民,一双虎目带着充满信任的笑意。
几步之后,陆山民清晰的看到祁汉的表情,他的脸上满是自信,自信得无以复加,自信得丝毫不担心,自信得把他拿捏得死死的。
祁汉脸上越是自信,陆山民心里越是痛苦,脚下的步子愈发的缓慢,在还有七八米距离的时候,竟然无法再迈开步子。
看着泪流满面的陆山民,祁汉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带着些许愧疚和歉意。
“这一战的结果我是看不到了,但最后的高潮,怎么能没有个有分量的人洒血祭旗。我不知道后面的人还有什么布局,也不知道后面的人会怎么帮你度过今日的难关,但我知道,我的死,可以给你解决很多的麻烦。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你无关,是‘天狼盟’这个杀手集团杀了田家和吕家的人,是这个全球通缉的杀手组织要杀吕震池和田岳”。
祁汉释然的笑了笑,“我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陆山民咯咯冷笑,“你还真是伟大”!
祁汉摇了摇头,“我是个杀手,哪来的伟大,我只是想死在华夏,想死前做一点自认为对华夏有意义的事情,尽管我并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意义”。
“所以,”祁汉带着请求的语气说道:“请你帮我圆了这个愿望吧,把这些吸血的蛀虫揪出来,不仅仅为了我,为了你自己的家仇,也为这朗朗乾坤、巍巍华夏”。
“有太多人的愿望、理想和信仰压在你身上,我知道这担子很重,重得让你喘不过气来。但你是陆山民,我相信你能做到,你说对不对”?
陆山民微微闭上双眼,热泪沿着眼角滑落。
“你们都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个山民,马嘴村的山野村民,没有什么理想,也没有什么信仰,更没有什么野心,下山也只是想看看外边的风景而已”。
“但是”!陆山民缓缓睁开眼睛,“我向你保证,我能做到”!
祁汉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目光移向远处的海东青,“鹰神海东青,世间奇女子,老子要是年轻十几年,又不是全球通缉的要犯的话,一定要把你追到手”。
海东青脸上冷意乍现,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看在你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就当你是在放屁”。
祁汉仰头哈哈大笑,身上消失的气势竟然节节攀升。
“陆山民,老子这辈子只服黄九斤和你,服黄九斤是因为打不过,服你,是因为你小子能把海东青泡到手”。
“你他娘的还有心思开玩笑”!
“谁他娘的跟你开玩笑,能泡上她值得炫耀一辈子,好好珍惜吧、、哈哈哈哈、、哈”。
海东青怒不可遏,正想发火,笑声戛然而止。
祁汉仰天而立,表情最后定格在豪迈、释然、向往。
一代杀手之王,死而不倒。
雪,又大了几分,飘飘荡荡,如仙女撒花。
这是一个前半生疆场卫国卫家,后半生噬血成魔,恶名大过美名的人。
陆山民站在大雪之中,弯腰,深深的向他鞠了一躬。
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但对于他来说,他是一个有家国情怀的英雄。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第1377章 好自爲之熱推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漫天风雪中,一身素衣长袍踏雪而行,片雪不沾身。
老人如从天上来,遗世而独立,缓步而行,却是刹那而至。
海东青秀发狂舞,风衣猎猎,阴冷的气机比这大雪天的寒意更加冰冷刺骨。
陆山民伸手握了握海东青的手腕,后者蓬勃的气机才渐渐收敛。
老人停下脚步,目光停留在海东青身上,一双古井不波的眼睛泛起明亮的光芒。
“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能够让我眼前一亮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你们这一代人,格外耀眼耀眼,给了我太多的惊喜”。
海东青冷冷盯着老人,虽然对方没有流露出丝毫气机,但却感受到了比在东海那位殊死一战的老人更加慑人的危险。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陈旧腐朽的东西总归会被淘汰,你也不会有例外”。
老人呵呵一笑“东海鹰神海东青,果然名不虚传,气度够大,口气也够大”。
陆山民看向海东青,“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这么响亮的名号”?
海东青嘴角微微翘了翘,一副标志性的鄙夷神色。她自然是不屑于标榜自己在黑·道上的威名。
老人站立在二十米开外,背负双手,目光转向陆山民。
“你能让这样的人物替你死心塌地的卖命,更不简单”。
“我本以为你超脱俗世,没想到也俗不可耐,八卦的功夫比狗子队还厉害”。
老人笑了笑,淡淡道:“你的眼睛只看得到你想看的东西,不知道也正常。何况你不知道的又何止这些,正如眼前这场战争,你还有太多近在咫尺的东西没看清”。
陆山民傲然而立,“看得清与看不清有什么区别,难道前面没路就要停下脚步不再走路”?
幻界武装 绯红烈火
“没有路的时候停下来看看,想想会更好,至少比盲目的莽撞要好一些”。
“爷爷曾经说人老了最忌变得聒噪,会令人心生厌恶,我想说的就是你这样的老人,自以为看透世间一切,了解所有人和事,实际上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意淫罢了”。说着沉声道:“你!并不了解我”。
老人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牙尖嘴利,这一点不像陆晨龙,像你妈妈”。
陆山民神色一变,满脸寒霜。:“你没有资格提她”。
老人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保持着这个动作久久没有动,也没有再说话。
周围变得安静了下来,唯有雪花在空中漫舞。
陆山民冷冷的看着老人,他对老人有种很复杂的感情,其中既有看到爷爷般的亲切,也有种让人恨之入骨的痛恨。在亲眼看到赢恬死之前,他还幻想着母亲的死或许与这位老人关系不大,但自从看到赢恬的惨死,他不在报有任何的幻想。眼前这个老人,决不能把他当做一位普通老人看待,他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
“你是来阻止我的”?
“你觉得呢”?老人淡淡道。
“今天,天王老子也休想阻止我”。陆山民坚决的话语在这方天地中久久回荡。
老人望着天空微微摇了摇头,“今天这阵仗,我若出手,岂不是正中某些有心人的下怀,让他们有理有据的顺藤摸瓜”。
“那你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跟你聊聊,拉拉家常”。
“拉家常”?“呵呵呵呵,”陆山民连连冷笑,“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见外”。
老人悠悠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外人,否则当初我怎么会替你打通滞阻筋脉助你突破”。“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你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是不是很后悔让我成长起来”?陆山民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老人没有因陆山民的不敬而有丝毫不满,“你的母亲是我的关门弟子,你也算是我的徒孙,你能成长到现在,我很欣慰”。
“听你的口气,你还有点人情味儿”。
老人轻笑了一声,“这很难说,连我自己也有些说不清”。
“老神棍曾经说人和树一样,越老皮越厚,你这只老王八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
“陆山民”!话音刚落,一道厉声呵斥响起,姗姗来迟的刘希夷还未站稳脚跟,怒声道:“没大没小,老先生是你的师公,你没爹娘教,难道你爷爷也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
陆山民呵呵一笑,笑声带着些放浪猖狂,“曾经有人说我循规蹈矩迂腐不堪,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和我爷爷一样都不是腐儒,他老人家若是在,以他的水平,一定会骂得更痛快快”。
“你、”!刘希夷气得吹胡子瞪眼,反倒是被骂的老人置若不闻。
海东青的目光停留在陆山民的侧脸上,陆山民口中的有人似乎说的就是她。的确,在她看来,陆山民有时候就是个食古不化不懂变通的傻子,不过此时看到他脸上与之平时大不一样的坏笑,突然觉得他也没有那么死脑筋。
“我说得不对吗”?陆山民不急不缓的讥笑反问:“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有把你的弟子当成自己的子女吗?人情味儿?我亲眼看见赢恬死得有多惨,心脉尽断,还被灌了毒药,跗骨蚀心,七窍流血。而这一切,都是拜你这个师傅所赐”。
老人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似乎被陆山民说中了痛点,面具遮着面庞看不清表情,古井不波的眼睛微微侧视,避开了陆山民讥讽的目光。
刘希夷冷哼一声,“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人,若不是老先生力保,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该死了”。
陆山民没有理会刘希夷,讥笑的面庞渐渐变得冷酷。“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老人悠悠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你父亲也问过,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问呢”。
“我母亲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陆山民依然坚决的问出了口。
空气中再次安静下来,老人久久没有回话。良久之后才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阻止她,甚至拿断绝师徒关系威胁她,但仍然没能将她拦下。”
陆山民冷冷的盯着老人,胸中勇气一股豪气,母亲果然如他所料那样,巾帼不让须眉。
“是不是你害死了她”?!
“我说过,你母亲是我最疼爱的关门弟子,我无心害她”。
“我不是在问你有心还是无心”!
老人悠悠道,“在一盘错综复杂的棋局中,人人争当执棋者,但人人也都是棋子,一入棋局,生死难料”。
“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
老人对视着陆山民满含恨意的目光,喃喃道:“我说不是,你信吗”?
“不信”!老人呵呵一笑,像是在自嘲,也像是看开了什么。“那就是吧”。
陆山民强压着动手的冲动,“一切因你而起,你别得清干系吗”?!
老人苦笑一声,“你说得对,若不是因为我,她确实不会死”。
“所以,你就不必假惺惺的说教了,因为早晚我会把你们全部连根拔起”。
刘希夷上前两步,说道:“陆山民,没有老先生的安排陆晨龙和你母亲根本就不可能相识,你以为还会有你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未免太不讲道理了”。
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刘希夷不用再说。“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我们几十年上百年的积累,所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见好就收或许还有挽回的空间,再进一步,你和你所在乎的一切都将会化为乌有”。老人的语气温和慈祥,就像一个老人对子孙的殷殷忠告。
说完,老人拂了拂衣袖,转身离去,“放手去做吧,希望今天你能杀了吕家和田家的家主,活到与我过招的时候”。
刘希夷无奈的摇了摇头,“陆山民,你以为我们真害怕那个所谓的‘戮影’吗,当初老先生之所以极力提出以你为棋子钓出‘戮影’,不过是为了给你续命而已,其实从你爷爷违背当年的协议放你出山开始,你就该死了。他这一生从不做违背原则的事,唯独为你们陆家违背了好几次原则,你怎么就不知足呢”。
“这么说来,我反倒该对你们感恩戴德啰”。陆山民仰天哈哈大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简直是不要脸到极致”。
刘希夷一口气赌在胸中,良久之后叹了口气,“干我们这一行,性命本就朝不保夕,你不该把你母亲的死算在老先生身上”。
“不算在他身上,那该算在谁身上,不仅是我母亲,还有陆家,还有我爷爷到死都不得安心,还有、还有、、”陆山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还有叶梓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刘希夷眉头紧皱,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太年轻,很多事情,如果你能能活得更长,或许到你老了才能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无辜的,这一切的一切,是一个时代,一个潮流所造就的,并不是某一个的错。”
说着顿了顿,“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你所要对抗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好自为之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