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陽壽已欠費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第五百三十二章 相親相愛的人間閲讀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李闻带着所有的超级大能,向人间赶来。
在路上的时候,超级大能就已经琢磨着给自己起名字了。
因为仰慕李闻,爱屋及乌,他们也开始仰慕人间的文化。
于是,这些超级大能决定起一些人间人能认识的名字。
有的起名为天狼君,有的起名为荧惑姬,有的起名为猎户君,有的起名为织女姬,有的起名为太阴君。
李闻听了这些名字之后,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人间的文化博大精深。
这些超级大能自以为精通了人间的文化,但是一起名,就全都露馅了。
看看他们起的这些名字。
什么天狼君,什么荧惑姬,什么猎户君。
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可是这里面,有恒星,有星星,有卫星,甚至还有星系。完全不成体系嘛。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李闻也就懒得和他们计较了。只要这些人能出力就行。
…………
与此同时。
人间的秩序已经稳定下来了。
首领和修行人达成协议之后,迅速的掌控了整个人间。
现在人间实行宵禁制度,没有必要晚上不允许出门。
这个必要两个字,就变得很模糊了。而越模糊,越能给首领操作空间。
所以,想要出去办事的人,总要向首领表示一下忠心的。至于表现忠心的方式,就比较五花八门了,可以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当然了,更多的人比较愚蠢,连怎么表忠心都不会。
在实行宵禁之后,凡是在晚上出门的人,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人,这就比较容易办了,一律抓走。
当然了,有些人是无辜的。
譬如有的人,老婆要生孩子了,急着送去医院,误闯了宵禁,被关起来了。
这男人苦口婆心的解释,说人命关天。
管理员也理解,但是规定就是规定,岂能轻易违反?于是这些人依然被关起来了。
男人继续苦口婆心的解释,吵得所有人都睡不着觉。管理员无奈,只能帮着他申请向上级报告。
层层审批,每一层都需要不一样的手续。
最后所有的事情都办下来的时候,已经一尸两命了。
男人陷入到了无能狂怒之中。
他被放出来了。整个人变得神志恍惚,嘴里面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最后,这件事被好心人听说了,帮着他讨回公道,但是这样的公道,是没有人去听的。
不过这个男人很幸运,被人送到了修行人那里。
失去人间管理权的修行人正陷入闷闷不乐当中,他们看着人间恢复秩序,心理是有些酸的,现在发现人间出了纰漏,自然就兴高采烈,热情的接待了男人。
“请问,你叫什么啊。”
修行人很和蔼的问道。
男人胡子拉碴,双眼无尘,叹了口气,说道:“我叫李老实。”
修行人好奇的说道:“你的名字,竟然如此坦诚吗?”
男人说道:“我以前不叫这个,我以前的名字霸气的多。后来我发现,还是人如其名的好,于是我就给自己改名了。毕竟在这个时代,还是老实人扛下了所有。”
修行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啊,在这个时代,还是老实人扛下了所有。但是我们这些修行人是做什么的?我们这些高手是做什么的?我们就是为了帮助你们这些老实人,不让你们流血又流泪。”
李老实猛地抬起头来,一脸希冀的看着修行人:“是真的吗?”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一定是假的,我已经不相信了。弱肉强食,这是自古皆然的道理。如果我早一点懂的话,也不会这样了。”
修行人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认真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们这一次是会真心帮你的。这件事,是谁做错了,谁是第一责任人,我们会查的一清二楚,给你一个公道。”
李老实看着修行人,他似乎在观察修行人的脸色,判断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但是看了好一会之后,李老实呵呵笑了一声,又把头缓缓的垂下去了:“假的,都是假的,不用再骗我了。”
修行人纳闷的看着李老实,说道:“你怎么就认定,一定是假的呢?”
李老实说道:“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我宁愿相信是假的。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再承担失望了。”
修行人沉默了一会,同情的拍了拍李老实的肩膀,说道:“虽然你被骗了很多次,但是也不能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啊。”
李老实呵呵笑了一声:“我只是为了活着,骗我不得不继续相信罢了。现在我已经不想活着了。所以……我信不信已经无所谓了。”
修行人挠了挠头,说道:“罢了,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讨回公道。现在就去。”
修行人,其实是研究所的低级修行人,是刚刚加入研究所的,名字叫吴资。
吴资带着修行人的一腔热血,拉着李老实,一路找到了修行人的总部。
李老实看见吴资畅通无阻,所有的真人对他都客客气气,不由得大为感慨。
他对吴资说道:“其实你们的谈判,我也有关注,我知道你们已经不属于人间了。严格意义上说,你们算是域外人士。”
吴资嗯了一声:“按照你们的说法,人间是你们的,我是外人。”
李老实淡淡的说道:“可是我觉得,我才是那个外人。”
吴资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人间就是这样嘛。先人后己,有什么好东西,先要给外人,把面子挣回来。至于自己,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
李老实说道:“这不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吴资嗯了一声:“你这么想,倒也没有错。”
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真人总部了。
到了总部之后,吴资的行动就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
毕竟,首领是在这里的。
就算吴资是修行人,也要尊重首领的。就算凡人没有那么强大的武力,但是为了保卫首领,一拥而上,加上各种先进的科技,也可以将吴资置于死地。
因此,吴资收敛了很多。
当然了,吴资虽然收敛了,但是真人对他的客套并没有减少。
两人到了之后,立刻就被请到了休息室。
里面有真皮沙发,有大电视,有咖啡。
吴资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而李老实拘谨的坐在那里,手足无措。
在来这里之前,他满脑子都是怀疑,怀疑吴资是不是真的要帮他报仇。
现在他已经完全信了,可是信了之后,他又陷入到了惶恐之中。
这可是首领啊。这可是万人敬仰的首领啊。
李老实忽然很担心,万一首领安慰自己两句,自己会不会一感动,就忽略了,妻子的死。
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
李老实很害怕,他害怕的主要是自己。
黄恩浩荡这四个字,像是一个紧箍咒,锁住了他的脑袋。李老实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这时候,有个妙容较好的女子走进来了。
她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任何人看到她之后,都觉得这种笑意是发自内心的,值得信任的。
王老实的理智告诉他,这种笑容是职业假笑,其实她的内心并不是这么想的。
但是李老实的身体,有点不太听理智的使唤。
于是,他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
头号新宠:最佳娇妻送上门 叶倾倾
女人冲他和善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吴资说道:“吴先生,你好。”
吴资嗯了一声:“我要见人间首领。”
女人说道:“好的,请跟我来。”
随后,女人在前面带路。
当她走到门口,看见李老实也跟过来的时候,脸上露出来了诧异的神色。
吴资说道:“这是我兄弟,他也要跟着来。”
女人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可以。”
这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的地位很高,可以有自主决定权。
吴资带着李老实走到了首领的办公室。
首领微笑着站起来,说道:“请坐,请坐。”
于是,吴资和李老实在首领面前坐下来了。
吴资冲首领微微一笑,说道:“你老了。”
首领说道:“是啊,我老了。我的头发都白了很多。这几天真的是太累了,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
吴资感慨的说道:“你这是何苦呢?之前人间在我们手中的时候,你不是过得很安逸吗?”
首领笑了笑:“我不怕老,我最怕的就是安逸。人一旦安逸起来,就会丧失斗志。将来有人要去取走你性命的时候,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我宁愿加速老去,也不想变成一具年轻强壮的身体。”
吴资说道:“其实,有我们修行人保护,你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取走你的性命。”
首领笑了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把你们修行人当成保镖?”
吴资嗯了一声:“你可以这么理解。”
首领又说道:“还是当成物业呢?”
吴资好像想起来了之前的梗,微笑着说道:“当成物业也可以,好像更贴切了。”
首领说道:“物业确实好啊。但是人间的经历,让我吸取了一个教训,当你强大的时候,物业就是物业。当你不强大的时候,物业就升级成了主人。”
“所以,辅助永远只是辅助,有些核心的东西,是绝对不能放开的。”
吴资淡淡的说道:“你太小心了。”
首领摊了摊手:“我读书多,学过的道理也多。现在的我,不只是我一个人,我身后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我得对他们负责。”
六世惊情:靖柏传
旁边的李老实等的有点心慌。怎么这两个人扯闲篇扯起来没完了?今天不是来讨回公道的吗?
终于,吴资指了指李老实,说道:“这位兄弟,遇到了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我来帮他讨回公道。”
首领微微一笑,说道:“现如今人间还有不公平的事吗?”
吴资嗯了一声:“有,而且不少。兄弟,你来说说吧。”
李老实哦了一声,走了过来。
首领看了李老实一眼,和蔼的说道:“你是真人吧?”
李老实点了点头。
首领笑呵呵的,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既然是真人,为什么和修行人搅和在一块了呢?这不是给人口实吗?我们真人之间的事,就要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嘛,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
李老实愣了一下,一脸惭愧的低下头,低声说道:“对不起。”
首领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条条大路通罗马,无论是什么途径,能解决问题就是最好的。正所谓,殊途同归嘛。你遇到了什么难题?不妨说来听听嘛。”
李老实答应了一声,对首领说道:“我之前,我老婆要生孩子,眼看就要生了。我送她去医院,结果赶上了宵禁。把我们给关起来了。”
“我打了很多电话,求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人理我,没有人关我,我眼睁睁看着我老婆死了,我那没有生出来的孩子也死了。”
李老实语无伦次的说了一会,然后呜呜的哭起来了。
軟飯
首领忽然站起来,走到李老实面前。
李老实有些紧张的看着首领,连哭都忘了。
首领忽然弯下腰,给李老实鞠了一躬。
李老实手足无措,紧张的说道:“这……这是做什么啊?”
首领认真的说道:“对不起,我代表所有的真人管理员,向你道歉。”
李老实顿时脸红了。
禽兽宝宝一岁半:兽人老公好凶猛 甲乙明堂
首领说道:“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太粗糙了,忽略了普通人的感受。你能……原谅我们吗?”
李老实几乎脱口而出原谅首领,但是他死死地咬紧牙关,没有说出来。
首领叹了口气,说道:“这是关系到整个人见的大事。乱世用重典,也是没有办法的。无论什么政策,总是要有牺牲的。”
“对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这样吧,我专门给你安排一个人。去了解情况,全力解决你这个事。是谁违规了,咱们一定严肃处理,怎么样?”
李老实使劲点头:“谢谢,谢谢。”
首领立刻打电话,把耗子叫来了。
李老实感动的热泪盈眶。


火熱小說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五百一十五章 憋屈的人間分享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修行人还要说话,旁边的人拽住他了:“别争了,不要和院长争论。咱们把院长请过来,不是和你抬杠的,是要院长给鼠仙治病的。”
这修行人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能治好病的啊。”
饯院长呵呵笑了一声:“能不能治好,那得看疗效了。到时候我把鼠仙治好了,你们可别尴尬。”
之前那修行人呵呵笑了一声:“若是真的能把鼠仙治好,我们非但不会尴尬,反而会很感谢你。”
饯院长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鼠仙出来了。
鼠仙手中提着一只水桶,到了旁边开辟的萝卜地里面,然后开始浇水。
鼠仙其实很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上了种萝卜,每次种萝卜的时候,都能想起来和道士并肩战斗的时光。
当然了,鼠仙并没有爱上道士,如果他听到饯院长的诊断过程,一定会把水桶扣在饯院长头上,然后狠狠的打他一顿。
鼠仙,只是单纯的缅怀一位故人罢了。
可以说,那个道士,是鼠仙唯一的朋友。
重生之超级兑换
即便现在,鼠仙加入了李闻的阵营,每天风光无限,身后还有一帮修行人跟着。
但是鼠仙始终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一类人。自己在他们面前,需要伪装的很正派,很高大,从来不能将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出来,要一直静心维护者自己的人设。
鼠仙有点累了。
其实他现在能感觉到,面对萝卜的时候,已经没有当日道士的气息了。
他只是触景生情,把道士和萝卜联系起来了而已。
或许,有那么一两颗萝卜,和道士有关系。但是鼠仙爱屋及乌,把所有的萝卜都当成了道士。
今天,他正在浇萝卜地,浇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觉得周围多了一个人。
他一扭头,看见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鼠仙以为自己看到了钱院长。
但是仔细一看,他又发现不是。
这家伙是在模仿钱院长的装扮,模仿钱院长的气质。
按道理说,钱院长就一身白大褂,简单地不能再简单,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把钱院长模仿的这么像?
是发型?是表情?
别说,还真的挺像的。
鼠仙自然而然的生了好奇心,向那人说道:“请问,你是……”
夺宝天师
那人冲钱院长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你好,我也是院长。”
鼠仙:“啊?”
那人递给了鼠仙一张名片:“请看。”
鼠仙看见上面印着大大的饯院长。
鼠仙有点无语,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山寨的太明显了。
饯院长友好的冲鼠仙笑了笑:“你好,如你所见,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心理医生。”
鼠仙哦了一声:“你在这里干什么?想给谁治病?”
饯院长笑了:“不给谁治病,我只是觉得……现代社会压力比较大。每个人都有心理负担。尤其是你们这些人,你们在收集前辈的信息,每天看到那么多人惨死,肯定不好受吧?久而久之,情绪上可能会崩溃。”
“如果我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你们减轻心理负担,那我还是很欣慰的。”
鼠仙点了点头:“不错,你再接再厉。”
饯院长这么说,是有他的打算的,这算是一种行业技巧吧。
临渊
不能不告诉病人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话,病人就无法形成崇拜感,不利于建立信任,也不利于接下来的治疗。
而且,一开始就隐瞒身份,说一个大谎言,接下来就需要用各种谎言来圆这个谎。
最后圆来圆去,肯定会露馅,到那时候,病人对医生的信任会降到谷底。
因此,饯院长是不会采取这种办法的。
那种隐瞒身份,像是破案一样和病人接触的,只会出现在电影中,那只是艺术的加工罢了。
饯院长一开始就表明了身份,让病人对自己产生信任感。
而饯院长又不会明确地说出自己的目的,这就让病人对自己减少了警惕感。
病人的心理有没有疾病,其实他们心里也是有一些嘀咕的。
当饯院长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的时候,他们会自然而然的去寻找这个心理医生帮忙。
而他们主动来寻求帮助,就不会产生抗拒了。
饯院长将这种诊疗手段,称之为姜太公手法。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饯院长看鼠仙是鱼,而鼠仙却没有当自己是鱼。甚至鼠仙都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鱼,他只是觉得饯院长说的有道理。
自己的人,有必要进行一番心理辅导。毕竟整天对着烈士的遗骨,不可能没有心理问题。
于是,饯院长就这样留在队伍当中了。
他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为鼠仙的下属,队员中有什么异常,都要和鼠仙报告。
他不断的暗示,他没有把鼠仙当成病人,而是当成了可以合作的伙伴。
只要鼠仙愿意,可以随时向他吐露心声,他会像好朋友一样劝慰鼠仙,相信这样一来,鼠仙会渐渐地放下戒心,时间长了,一定会告诉他一些东西的。
然而,几天之后,饯院长始终没有等到鼠仙主动坦白。
他有些安耐不住了,于是找到了鼠仙,旁敲侧击的问他说:“鼠兄,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萝卜啊。”
鼠仙哦了一声,说道:“萝卜好啊,萝卜产气。可以让人身体通畅。”
饯院长:“……”
他干咳了一声,对鼠仙说道:“所以,鼠兄很喜欢吃萝卜?”
鼠仙淡淡的嗯了一声。
饯院长说道:“其实我不喜欢吃萝卜,对萝卜没有兴趣。不知道鼠仙你是怎么爱上萝卜的,也不知道我又没有机会,突然喜欢上吃萝卜。”
鼠仙呵呵笑了一声,对饯院长说道:“吃东西这东西,一个人一个爱好,不必强求。”
饯院长说道:“话虽如此,师兄你爱上萝卜的过程中,有没有人帮助你?助你一臂之力?”
鼠仙:“你有病吧?这还需要人帮助?”
饯院长干咳了一声,微微一笑,说道:“那什么,打扰了,我先走了。”
随后,饯院长离开了。
鼠仙嗯了一声,继续给萝卜浇水。
有很多人围了上来,那些修行人很感兴趣的问饯院长:“怎么样?鼠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饯院长说道:“病人的心里防范能力很强,始终不肯说出内心的顾虑,可以想象,他认为他的往事,离经叛道,一旦说出来,会招致非议,所以他不肯说,他一直隐瞒着。”
“这是他一个人的悲哀,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啊。他的病,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够宽容导致的。我们应当反思自己,必要的时候,应该给鼠仙道歉。”
这些修行人都连连点头。
当然了,其中那个刺头有些不以为然。
他始终觉得,真的要给鼠仙治病,就应该找真正的心理医生,比如钱院长。
找了一个山寨版的饯院长,这算怎么回事?
修行人给了饯院长一些诊金,希望他能继续努力。
饯院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去自己的小屋中研究病情了。
而这时候,鼠仙也从自己的萝卜田走出来了。
这些修行人都围上来,一脸关心的看着鼠仙。
鼠仙也看着他们。
犹豫片刻之后,鼠仙问这些修行人:“刚才那个医生,是谁找来的?”
修行人都有点担心,谁也没有说话。
鼠仙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你们不要紧张,我不是要批评谁。我只是好奇,这家伙是从哪来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修行人都有些担忧的看着鼠仙,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这家伙有什么问题吗?”
鼠仙嗯了一声,对修行人说道:“我觉得他的精神方面,似乎有点不正常。”
修行人:“……”
鼠仙说道:“当然了,我不怀疑他的行医执照是假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医生看的病多了,心理上也会出现一些偏差。”
“我觉得吧,饯院长不是坏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保证我们这个小队的心理安全。很不容易,我们得帮帮他。”
修行人说道:“那具体的,应该怎么帮忙呢?”
鼠仙说道:“我们应该找一个心理医生,帮他看看。”
修行人:“……”
他们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饯院长就是修行人啊。”
鼠仙摇了摇头:“那不一样,医者不自医你们没有听说过吗?”
總裁 太 霸道
这些修行人点了点头:“好像……也很有道理啊。那具体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鼠仙说道:“具体的,这还不简单吗?悄悄地找一个医生,谎称他是我们的队友,让他接近饯院长,和饯院长做朋友,悄悄地观察他的一言一行。”
“有一点一定要注意,这个医生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因为饯院长自己是医生,他对于别的医生给自己看病,心里一定是有抵触的。”
修行人挠了挠头,说道:“这个……”
鼠仙说道:“赶快去办吧,我这个人讨厌拖延症。尤其是饯院长的病情,不能拖延。”
修行人哦了一声,去寻找医生了。
三个小时之后,他们请来了一位心理医生。
没办法,自从钱院长活了之后,现在满大街都是心理医生。
人间面临末日,大家的心理压力也很大。所以心理诊所很火,很赚钱。
有点像是几年前的宠物医院。
新的一声叫做线院长。
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线院长也是钱院长的小迷弟,或者说是在蹭钱院长的热度。
线院长的医术还可以,为人也很精明。
他故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线院长。
而线和钱,笔画很相仿,读音也十分类似。
有些偏远地区的人,不太认识字,就把线院长当成了钱院长。
所以线院长治病救人的时候,不仅收获了诊金,而且有时候还收获了钱院长的念力。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念力。
线院长得到这些念力之后,勉强的算是一个修行人了。所以,他来到队伍中之后,并不显得突兀。
为了不免饯院长发现问题,线院长来到队伍中之后,并没有立刻对饯院长展开治疗,而是先和其他的队员聊了一番。
这是声东击西,让饯院长留下一个心理印象:线院长就是一个交际花,和谁都能做朋友。
这样一来,当线院长和饯院长聊起来的时候,饯院长就不会觉得线院长目的不纯了。
于是,几天之后,线院长和所有人打成一片了,他要进攻饯院长了。
这一日,饯院长正在屋子里面冥思苦想,思考鼠仙和萝卜的问题。
而线院长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饯院长看见是线院长,冲他友好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线院长是刚刚加入的修行人,似乎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而线院长也冲饯院长点了点头。
两个人天南海北的扯了一通。
在这过程中,饯院长一直表现得兴致缺缺。因为饯院长满脑子都是萝卜。
而线院长一直对饯院长察言观色,他发现饯院长很多问题都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确实像是有些神经恍惚的样子。
看来,此人的精神确实很成问题啊。
线院长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过了一会,线院长终于进入正题了。
他对饯院长说道:“我有一件事挺好奇的,你怎么对萝卜这么感兴趣?”
饯院长:“啊?”
线院长为了避免饯院长起疑心,干咳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对萝卜也很感兴趣,我以为你是同道中人呢,所以想和你探讨一番。”
饯院长惊奇的看着线院长:“你也对萝卜感兴趣?”
线院长说道:“是啊。”
饯院长说道:“你也觉得,他们像是婴儿一样?”
线院长心中大喜:看来饯院长已经吐露实话了,这一番治疗很简单嘛。
饯院长又说道:“你也会经常抚摸萝卜吗?”
线院长连忙应和:“是啊。”
饯院长点了点头,心想:这人和鼠仙很相似啊。难道说……他们两个有相同的心理疾病?这就奇怪了。怎么两个同样病症的人凑到一块了?
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