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陳奔馳


火熱都市小说 我是演技派笔趣-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好厚此薄彼推薦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程好,请问你对今天网上爆出的贺新和范兵兵深夜私会有什么评论?”
“请问,你们感情真的出现问题了么?”
“请问……”
拍完一天的戏,程好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出片场就遭到等候在此媒体记者的围追堵截,纷纷举着话筒、录音笔、手机等五花八门设备的提问,摄影机、照相机的镜头对准拍个不停。
有些问题听起来真的好想打人,媒体记者们嘛,天生具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属性,巴不得激怒你,好获取所谓爆炸性的新闻。
经纪人楚青和小助理王小红听的都是一脸黑线,两人上前一步,为老板开路的同时,嘴里不停喊着:“不好意思,大家请让一让,程好老师拍了一天的戏,累了需要休息,请大家体谅一下……”
如果是一帮孔武有力的保镖那还好说,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里是这帮如狼似虎的记者的对手,压根就挤不动,反而变本加厉继续提问。
程好原本不想接受采访,见此情形,也只得假笑girl上线道:“我们的感情很好,怎么可能出现问题呢。”
“对于网上的消息,大家都不是已经辟谣了么,还有经纪公司的严正声明,希望大家不要以讹传讹。”
“我跟贺老师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充满信任,想必大家也清楚,贺老师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拥抱?那应该是朋友之间的拥抱吧!而且我听说范小姐说贺老师是她的偶像,或许也可以理解为粉丝对偶像表达的一种仰慕吧。”
“哦,你说的是金马奖的提名啊……”
总算被问到一个正常的问题,程好郁闷的心情稍稍松快了一些,脸上看似亲和力十足的假笑也变的稍许有点真诚。
“这次我有两部作品能够得到金马奖的认可,当然非常开心。至于说到获奖,我想应该是评委们的工作。我个人当然希望能够获奖,但其他两位入围的演员也是非常有实力的,尤其是冰冰姐,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她的表演。说实话,其实能够入围我已经很满足,能不能获奖,一切随缘啦!哦,《风声》目前还在上映,还请大家帮忙多多关注一下,这样或许我和冰冰姐更有希望拿奖哟!”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我也累了,希望大家都体谅一下,谢谢大家,拜拜!”
这时保姆车已经及时开了过来,程好在楚青、王小红的护送下,终于得以上了车,一关车门,切断外面的嘈杂声,原本还在跟车外的记者们挥手致意的程好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身体无力的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楚青示意司机赶紧开车,小助理王小红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别看程好平时看上去一副好脾气,从来不轻易跟身边人发火,但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人甚至包括已经跟在她身边已经八年多的楚青对这位老板或多或少都有些畏惧心理。
此时正值晚高峰,京城的路况很堵,走走停停,直到听到有轻微的鼾声传来,坐在旁边的小助理王小红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拿了件衣服给老板披上。
从北五环的片场到小区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
“姐,到家了。”小助理轻轻摇醒了一路都在酣睡的程好。
“啊,到啦!”
程好瞬间睁开眼睛,坐起来轻轻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尽快缓过神来,同时问道:“我睡了多久啊?”
“一个多小时,姐,累坏了吧?”楚青一脸心疼道。
这么多年下来,两人的感情早已超过了工作的范畴,夹杂了很多朋友乃至亲人的元素。
“还好啦,就是前一段时间宣传太累了,一时还没缓过劲儿来。”程好笑道。
睡了一觉,不但精神好了很多,连心情也舒展了不少。
下了车,她从王小红手里接过包包:“好了,别上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家吧,明天老时间来接我。”
虽然今天的事算是虚惊一场,但楚青心里多少有点埋怨贺新,有点不体谅好好姐,明明知道好好姐很讨厌那个范小胖,偏偏还要跟那狐狸精搞在一起。
“姐……”
看到程好准备扭身走进去,她喊了一声,却又欲言又止。
程好看着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没事,放心吧。”
一直目送着程好走进电梯,楚青才和王小红一起上了车。车子开动,王小红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司机大叔,拉了拉楚青的袖子,小声道:“小青姐,你说他们两人会不会打起来?”
“瞎说什么呢?”
楚青并没有多少顾忌,现在的这位司机大叔是贺新当初亲自物色的,曾经的下岗工人,上有老下有小,为人稳重,话不多。用贺新的话来说,这样的人牢靠,懂得珍惜,用起来也放心。
如今的楚青已然把王小红当作可以培养的对象,当即训斥道:“别老是想些有的没的,这种事是你关心的么?有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把明天的工作再好好理一遍,别老是丢三落四的!”
“哦!”
王小红只得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低下头不再吭声。
……
“老婆,回来啦!今天拍戏累不累啊?”
“哇,我做了你最爱吃的油爆虾,太湖籽虾,都是带籽,甭提有多香啦!”
“来,你先歇会,顶多五分钟就能开饭了……”
程好从电梯里出来,还未等她拿出钥匙来,门就开了。贺.围裙.新站在门口笑脸相迎,帮着拎包、拿拖鞋,恨不得亲自帮她脱鞋,嘴里罗里吧嗦一大堆,全都是献殷勤的话语。
不知道为什么看他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程好就想笑。但她还是强忍着,满脸冷意,一声不吭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来。
这货赶紧又是递水,又是送水果。
“你先吃点水果,还有个汤,马上就得。”
说完,正要颠颠的去厨房,冷不丁就传来媳妇是声音:“回来!”
炽焰豪门:boss老公诱妻成瘾 尙笑
这货心头一乐,这么多年了,他对媳妇太了解了,最怕自己无论做什么,她都一声不吭,然后冷战,这说明她真的是生气了。但凡开口说话了,说明问题还不大。
“哎!”
这货忙应了一声,转过身,跟串串似的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媳妇,满是谄媚的笑容道:“你说!”
平子
“哼,我说什么呀?难道你就没什么跟我可说的?”程好如老佛爷一般稳稳的坐在沙发上冷哼道。
“呃,不都已经辟谣了么,真没事,完全是有人刻意诋毁博眼球,不信我把那些辟谣的帖子翻给你看!”这货急匆匆就要去书房拿电脑。
“站住!”
程好重重拍了一下茶几,但拍完之后眉头一皱,手下意识的往后缩。大意了,情绪酝酿过于激动,把手都拍疼了。
贺新见状忙紧张道:“拍疼了吧?来,让我看看……”
“别打岔!我不管什么辟谣的帖子,我就要听你说,把那些照片上的事,一五一十都给我说清楚!”程好把手往兜里一插,瞪着眼睛道。
“呃……好吧,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一开始东哥就说小范围庆祝一下,结果我到了那边才发现有那么多人,不光三爷和黄导,就连那小范也来了……”
这货只得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把昨晚的事都说了一遍,最后苦着脸道:“当时我真的是喝多了,断片了,连谁扶我出门的都不知道。”
“那拥抱呢,是你抱她还是她主动抱的你呀?”
这货忙脱口而出道:“是她抱的我,我都没防备……”
“呸,刚刚还说断片了,连谁扶你出门都不知道,这会儿怎么又记得这么清楚?编,你再给我编!到现在你还不老实,是不是还想着跟那狐狸精有一腿啊?”程好冷笑道。
刚开始她还是强忍着笑意,但这会儿见老公居然还敢瞒瞒藏藏,不老实,真的是生气了。
“没没没,我真没骗你,当时真的是断片了,但后来出门后被风一吹,就有点清醒了……”贺新连忙辩解道。
说着,还偷偷看媳妇的脸色,见她一脸冷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今天我又特意打电话问了博哥,他就在旁边嘛,就把当时的情形都跟我说了一遍。”
“你问博哥干嘛呀,还不嫌丢人啊?”程好恨恨道。
“不是,毕竟之前博哥,还有……小范都帮忙站出来辟谣了,我就是打电话表示了一下感谢。呃……小范别的倒没说啥,就是表达了一下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合作。我都不记得当时我说过什么,就问了一下博哥……”
“那你当时跟她说什么了?”
“我没说什么,是她说的,说以后希望能合作,我……呃,我一秃噜嘴就答应了。”
“你傻啊,她那是给你下钩子,你知不知道?”
程好一听,顿时一脸恨铁不成钢,继而冷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性,喝了三两猫尿,看到人家一撒娇,骨头就轻,恨不得什么事都答应!”
贺新强行求生道:“呃,当时那种场面,当着大家的面,人家说有机会一起合作之类的话,就算没喝酒,我也不可能回绝,这些都是场面上的事。再说……”
“再说什么?”
“这个……再说,这原本就是场面上的话,又喝了酒,说穿了谁都不会当真。但今天人家那边主动第一时间就辟谣了,多少欠下了人情,不会当真也变成真的了。”贺新喏喏道。
最强创造系统
“那你打算跟她怎么合作?”
程好的语气稍缓,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其实范小胖第一时间站出来辟谣,她还感到很意外,原本她以为对方一定会借这件事大炒特炒呢。
“这不现在手头正好有个本子嘛,你又看不上,我想……”
“放屁!”
程好杏眼圆睁,又想拍桌子,想到自己的手还疼着,把刚刚扬起的手缩回来,重新插回兜里,怒道:“就算我看不上,这个本子也不能给她!”
“……”
心理罪之教化场 雷米
“我看不上,不等于这个本子不好,是我不想演重复的角色。哎,你之前不是说想请冰冰……李兵兵来演么?”
程好现在听到冰冰两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偏偏那两人的名字都一样,很烦躁。
“人家现在手头有两部电影,没档期。我是考虑着……”
贺新还想解释一下,可惜他的话还未说完,又被媳妇打断道:“凭什么要便宜她呀?之前你找李兵兵我就不说了,现在既然人家没有档期,也不能随随便便便宜外人啊,难道琴琴姐就不合适啊?”
“蒋琴琴?”
这下连贺新自己都愣了,从头到尾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个人。
“不是,哦,我不是说琴琴姐不好。那啥,她毕竟只是个电视咖,这一部大女主的电影,我怕……”
他没再往下说,说到底电视咖扛不起票房。
在观众心目中明明不用花钱在电视上就能看到你,我凭什么要买票去看你?这就是电视咖最大的不利因素。如果在电影演个女三、女四还行,只当增加一些作料。
就好比原时空的那部《非常完美》,当时的姚大嘴因为《潜伏》已经红的发紫,但也只能屈居女三号的角色,能扛起票房的还是人家章娘娘,当然范小胖人家也算是电影咖,多少也能扛起一点票房。
程好承认老公说的没毛病,但她嘴上还是不服气哼道:“切,你不就是看不上琴琴姐么?你忘了拍《风声》、《钢的琴》的时候,一个电话人家就来帮忙了,还把人家的戏份删的只剩下一丢丢,你怎么没说欠人情啊?哦,人家范小胖出面给你辟个谣,你就这么上杆子?”
蒋琴琴在《风声》里客串了一个传递情报的护士,就俩镜头。至于说《钢的琴》中饰演的女二号小菊,后期因为故事情节的关系,也把大部分的戏份都删了。说起来多少确实有点过一遍不去。
“……”
贺新一时无从反驳。
如果说面对范小胖他还能理直气壮的话,那么对于蒋琴琴,他的心情更加复杂。
程好还以为他理亏,继续在那里绘声绘色道:“就算琴琴姐是电视咖,那你不会帮帮人家,两个男主角你自己演一个,然后再找一个靠谱的,不就齐活了嘛!”
程好对范小胖极度不感冒,但同时更重要的是她对温婉似水的蒋琴琴印象特别好!
“你让我演?”贺新不禁瞪大了眼睛。
他对《我愿意》中的两个角色一点都不感兴趣,但如果要是蒋琴琴来演,正如刚才媳妇说的那样帮帮人家,似乎也未尝不可?
他不知道在他的潜意识里,自己已经把程好捧成了电影咖,而面对蒋琴琴好象也不好厚此薄彼。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好文筆的小說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七百二十七章 永遠不要低估一顆影帝的心相伴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杜拉拉》四千万,《囧途》一千万,《媳妇的美好时代》三千万,这是公司目前投资即将要开机的项目。另外还有《风声》上映前的宣传工作,《钢的琴》的后期制作也都在紧锣密鼓的展开。
《杜拉拉》是五方投资,至于《囧途》,作为一个演员转型的导演,徐光头没人看好,目前只有新皓传媒一家投资,徐光头为此特别感激。
至于这货为什么拼命要在一部喜剧片中掺杂私货,完全是因为在这个年代电影对于电影人来说还依旧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就拼命想自我表达。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怎么样,可能你就这么一次机会,失败了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也有自知之明的,比如象刘姜,拍完一部《即刻启程》之后,一下子感觉人生完美了,然后又一门心思的去鼓捣他的电视剧了。
贺新这段时间很忙,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拍板签字,资金大笔的进出,完了作为《钢的琴》的监制,他还要盯着刘蒙的后期制作。
都说好莱坞的导演大概除了极少数的大咖,比如斯皮尔伯格、卢卡斯之类的有剪辑权,其他的导演一般都没有最终剪辑权,他们那儿叫制片人中心制,导演就是来干活的。
不象我们中国,一部电影从剧本创作到筹备、选角,然后拍摄、后期、剪辑,几乎都是围绕着导演在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的导演是最幸福的,因为他们的权力最大,可以尽情的表达自我,这就是所谓的导演中心制。
好莱坞的制片人中心制完全是从商业的角度出发,剧本经过充分讨论定型之后,根本就不允许导演现场改戏,更别提演员改台词了,就连台词中少说一个字都不行,从源头上掐断导演或者演员的自我表达、掺杂私货,同时也能很好的控制成本。
剪辑也同样如此。一部电影往往会拍摄很多素材,而这些素材对于导演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在剪辑的过程中,难免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犹犹豫豫,往往就会导致节奏的失衡。
张蒙显然就是犯了同样的毛病,粗剪版出来了,长达一百四十分钟。两人在放映室里看了一遍之后,张蒙略显忐忑的问道:“贺老师,你好怎么样?”
贺新先是笑了笑,沉吟着道:“片子完成度很高,画面精致,构图完美,但是……”
先扬后抑是中国人的语言特色,戏肉往往就是在但是后面。听到这个但是,张蒙心里一紧,说实话他现在心里也没底,尤其是贺新答应这部片子将来是要送到柏林去参展的,更让他诚惶诚恐,拼命想做好,又生怕做不好的患得患失心态。
“但是,片长还要进一步压缩,咱们这个片子的叙事容量不多不少,我觉得一百分钟的标准容量比较合适。”
病娇少女的恋爱日常 橘服徕兮
“一百分钟恐怕不够啊。”张蒙一脸为难道。
就眼前这个一百四十分钟的版本,他还是忍痛割舍很多他认为非常精彩的镜头,如果进一步再压缩四十分钟,他甚至觉得自己都无从下手了。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能张蒙认为很完美的东西,但贺新却看出了不少问题。
他摇头道:“我觉得目前这个版本还有不少可以商榷的地方,首先一个叙事节奏就有一定问题,前松后紧!
开篇人物出场,多少有些罗嗦,而后半段又有些太过紧凑,尤其是最后三分之一的情节的压缩太大,难道你没有发现有不少场景衔接生硬和不合理的硬伤么?”
张蒙张了张嘴,却无从反驳。
贺新叹了一口气,扳着手指道:“比如一场大伙帮着抓胖头女婿,然后结婚,一笔带过,有点没头没脑。另外炸烟囱和造钢琴继续开工也缺乏因果铺垫。”
“这样一来,不是更长了吗?”
“长不长的咱们另说,我先谈谈我的看法,然后咱们再探讨。”
贺新摆摆手继续道:“咱们这部片子主线就是造钢琴,其中还埋藏着两条暗线。一条是陈桂林前妻小菊对孩子的争夺;一条是工人们想保住烟囱的线索。
陈桂林前妻对孩子的争夺,现在看来有点尴尬,总有点删之可惜添之不足的味道。按照暗线都是为主线服务的这是原则,我觉得要修改只有两条路,要么加强这面的描写,强化一下人物的动机,为陈桂林造钢琴增添一些困难,反正我们拍的素材足够;要么略写,或者索性就把这条删了,只保留片头小菊提出和陈桂林离婚要把孩子带走就可以了。观众一看就能明白。
至于烟囱这条线索,目前烟囱的去留和主线情节的联系太过松散,实际上应该加强烟囱的去留对于片中角色们内心的触动。你原先剧本里的表达就是烟囱倒了,角色们才继续造钢琴。
但是呢由于太过紧凑,铺垫不足,至少在我看来对这种情感缺乏认同。倒不如说本来他们要造琴,后来忽然觉得保住烟囱更重要,然后烟囱倒了,伤心过后才继续造琴这样才能体现出人物们的情绪和心态。”
“不是,贺老师,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是要控制片长,有些情节就是要简单化。”张蒙一脸不服气又有些无奈道。
贺新见他还在钻牛角尖,不由叹了口气道:“所以说,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前面对人物出场的铺垫太多了,挤占了后面展开的时间。我知道你的用意,应该是想交代陈桂林的那些穷哥们不同的能力和性格特点,让一群人活起来,然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问题是,你这样一个一个的介绍人物出场,难道没有发现这些群体角色之间的重叠吗?他们各自的能力和性格特点完全可以在造钢琴的过程中进行展现和逆推。
简单的说,收废铁的头目季哥,被劳改的小偷快手,窝窝囊囊的二姐夫,他们江湖义气,凶蛮,窝囊应该是各自特征,可这些还仅仅停留在陈桂林等人语言的定位上是不够的,要通过剧情来展现给观众。怎么展现?还是在造钢琴的过程中。
另外,还有其他配角的戏也显得交代不足,最重要的是,那些配角的情节和主要情节无关,就让他们在影片中显得累赘,如果删去影片又单薄了。所以应该增加支线和主线之间若有若无的联系,比如他们抓了胖头女婿,强迫那小子造琴,这样一看就明白了……”
贺新详详细细的跟张蒙掰扯着,渐渐的张蒙从一开始的不服气变的若有所思,最后干脆拿过来一张纸做起了笔记。
直到贺新说的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这货还一个劲的问:“贺老师,还有问题么?”
“张导,张哥!你是导演,你负责后期。我作为监制,只能帮你挑毛病,片子具体怎么剪还得看你的。哦,对了,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个片子到时候能不能送到柏林,送到柏林之后能不能入围,说到底还是得靠质量取胜,要不然你在我这儿都过不了关,干脆咱就别送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贺新最后索性连威胁的手段都用上了。
张蒙这个人脸皮比较薄,当即满脸涨的通红,但因不善言辞,虽然只是点了点头,但心里肯定憋着一股劲呢。
当贺新走出北影厂的剪辑室时,不知不觉夜幕都已经降临了。如今数字拍摄在中国普及很快,后期制作只要在电脑上完成就行。只不过当初《钢的琴》张蒙坚持胶片拍摄,后期不得不借助北影厂的设备。
都市 最強 打 臉 天王
贺新回头看看张蒙还在屋里忙碌的身影,一点都没有要休息吃饭的样子,只得吩咐沈明帮着买点吃的送过去。唉,这年头都还没有美团、饿了么啥的,连叫个外卖都不方便。
说实话,他刚才虽然跟张蒙提出一大堆的毛病,但是这部片子本身就象开头他说的那样,完成度很高,而且周舒豪那个湾湾摄影师也确实有两下子,无论是静态画面构图还是充斥在片中的各种运动镜头,使得构图本身充满了美感,应该说做的相当精细。
其实从一开始贺新准备把这部片子选择送到柏林去参展,他潜意识里就有一种想要拿奖的期望。如果时间抓紧一点,《钢的琴》这部戏完全能够赶得上威尼斯电影节,但是之所以选择柏林,就是因为这部片子的主题和柏林电影节一向以关注政治和社会现实的风格相契合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另外在他的记忆中依稀有印象大概就是进入10年代之后,中国电影几次在欧洲三大节上拿奖,好象都是柏林电影节。
除了期望电影能获奖,多卖一些海外收益之外,同时他也很希望个人能够得到奖项的肯定。别看他经常嘴上说不在意个人获奖,但是心里却始终是很渴望的。
综琼瑶皇帝-这个混乱的朝代
就象篮球小说中经常有这么一句话“永远不要低估一颗总冠军的心”,作为演员同样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影帝的心。


dn2rw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第七百十九章 緣由和瑣碎展示-d42tw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还有两个条件!第一,拍摄必须由我全权负责,我不希望投资方有太多不必要的干涉;第二,在选角方面,我同样希望你们能够充分尊重我的意见。”
陈可欣的这两个条件跟当初徐老怪提出的大同小异。
“这些都没问题。”
贺新当即点头应了一声,同时也很干脆道:“细节方面我们不会干涉,但对剧本、预算、财务、拍摄进度、商业效果方面,我们有权利进行监督和修正。另外,女主角杜拉拉的扮演者只能是程好,换句话说这部戏就是为她定身打造的。”
跟香港人谈事情,有一点挺好,不用虚头巴脑的,丑话先说在前头。
陈可欣并没有介意,见他这么爽快的答应,心里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最后甚至还笑道:“这些当然没问题。其实之前董先生就跟我说过了,程小姐作为东京影后,我充分相信她的实力。贺先生果然是情深义重啊!”
贺新被他冷不丁的打趣,都有点不好意思,只得呵呵干笑了两声。
“哈哈!”
陈可欣见他一副局促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沐 春風
“……”
贺新都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难道老子捧自家的老婆有这么可笑吗?
虽然脸上不好表露出来,但心里却很不爽。
好在陈可欣马上摆着手,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很久没笑,失态了,不好意思啊,贺先生。”
长生仙婿
说着主动伸手过来:“合作愉快!”
“呃,好,合作愉快!”
春華 小說
贺新有点跟不上他一脚高一脚低的反应,忙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
刚才陈可欣从进门到跟他谈事,严肃的神情中透着深深的疲惫。开始贺新还以为对方是工作压力太大,但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其他什么烦心事,以至于难得开怀一下。
当然他不会这么八卦的去问个究竟,只是迟疑道:“那么您这边什么时候……”
“哦,我这边手头的工作估计到七月初就能结束,到时候就可以接手《杜拉拉》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八九月份我们就能开机了。”
“这么快么?”
贺新有些讶然,原本在圈定陈可欣之后,他都做好了明年开机的心理准备,毕竟他手头正在忙《十月围城》这部戏。
机甲旋风攻略 嗨梦想
陈可欣耸了耸肩,尽管眼神中露出复杂之意,但还是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道:“我只是监制嘛,OK啦!届时程小姐那边的档期有问题?”
“哦,没问题。既然您这边OK,我们当然更OK了。反正按照咱们说好的条件办,拍摄有您全权负责,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OK,到时候我先把预算做出来,我们再谈投资!”
“好!”
……
“陈可欣?”
“对呀!哎,你这啥表情呀?”
贺新之前一直没有跟程好说这事,主要是怕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空欢喜一场。原本他以为程好听到这个消息一定非常高兴,《杜拉拉》这部片子能够象陈可欣这样的大导演,应该说这部片子就已经成功一半了,而且演员嘛,都想盼着能上大导演的戏。
结果程好先是怔了怔,继而一脸犹豫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是,我就是听说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么,陈可欣那边跟于东最近闹的有点不开心。”
“不会吧,怎么回事?”贺新吃了一惊,忙问道。
“我就是前两天听胡姐说的,听说是为了钱的事,那帮子香港人瞎报账,把博纳当做冤大头,于东很生气。”
不死机神
“有这事?”
贺新倒吸了一口冷气,联想到自己跟陈可欣碰面时,对方一些不太正常的反应,还真的挺震惊的。
拐只勐鬼当夫君
“胡姐说的,你说是真是假?哎,难道她没告诉你嘛?”
“没有,我都还没跟她说这事呢。”
贺新摇摇头,小豆丁的老公宋哥就是博纳的高层,消息肯定是真的。
《十月围城》是大片,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大片的路子来的,筹备期长达一年,还为此专门在上海的胜强影视基地建了一座城,来展示一百年前香港中环的场景。车墩影视城拍摄的只是内景部分。
而且这部片子还是博纳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一部电影,据说光博纳一家就掏了七千万,占到总投资的一半。
“胡姐还听宋哥说,陈可欣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耐斯,很有礼貌的样子,其实性格特别倔,一般意见都听不进去。听说他之前在拍《投名状》的时候就跟美国的制片方闹的很不愉快。这次拍《十月围城》,博纳这边考虑到商业元素,几次想调整一下剧本内容,结果都遭到了他的反对。”程好继续道。
说着,她一脸犹豫道:“陈可欣虽然是大导演,但我怕他到时候不好打交道。而且他手底下的人手脚都不干净,别到时咱们跟博纳一样,被别人当成冤大头。”
贺新这时总算听明白了,可能钱只是小事情,更多的恐怕还是理念不合。想想其实挺简单的,于东做发行出身,博纳第一次斥巨资投入如此一部大片,商业收益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据他和陈可欣接触下来的初步印象,感觉这个人拍电影还是很有想法,听起来更注重电影里的艺术表达。
就好比在《投名状》中,电影的前半段是用几场惨烈的战争吸引观众的注意,而后半段确却是用文戏来进一步揭示出人性黑暗的一面。
李连结因此还第一次拿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奖项——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也难怪李连结会看中薛小路的《海洋天堂》。影帝嘛,有资格可以挑战文艺片了。
揚 書 魅影
他还有种感觉,幸亏这版的《杜拉拉》增加了很多女性元素的内涵,要是跟原版那种肤浅模式,人家可能还看不上呢!
而这一连串的变故,也让贺新把最近经历的事情串联起来。难怪董评说到陈可欣的时候会信心满满,恐怕暗地里早就跟对方串通好了。至于陈可欣方面,按照程好的说法,他是一个性格很强的人,在跟博纳的合作中发现理念不符,早就偷偷为自己选好了退路。
看来年初刚刚成立的,号称什么三年拍十五部电影,票房要达到二十亿的人人影视恐怕合作完《十月围城》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了。
他有心想打个电话找于东求证一下,但仔细考虑了一番,还是算了。毕竟自己和陈可欣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而且相比于东,他更相信陈可欣的能力,后世那么多香港电影人北上,成功的屈指可数,在他的记忆中大概只有陈可欣、徐客,还有一个《红海行动》的导演叫林什么的。
“没事,就算陈导性格强势,但能力是摆在那儿的,再说我们这部《杜拉拉》又不是什么大制作。至于冤大头嘛,到时候就让小豆丁去当制片人,以她的精明,相信那帮子香港人在她手里占不到什么便宜。”贺新沉吟道。
程好也眼睛一亮道:“那当然,我就是怕你吃亏。”
“那是你看中的角色,就算吃亏我也认了,只要能把电影拍好。”
贺新最近拍马屁的功力渐长,随口一个彩虹屁就让程好眉开眼笑,看来今天晚上一定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
“阿新,这么说你们俩事情这就算正式定了了?”
饭桌上,程妈满脸严肃的跟他求证。
贺新忙道:“对,爸,妈,我跟好好都商量好了,等到了九月份我们俩就正式登记结婚。只是仪式可能就不办了……”
说话的同时,他朝程好那边偷偷瞧了瞧,程好则朝他撇了撇嘴。
结婚这么大的事,她这次回来就跟家里提过了,瞧她这副神情,可能又跟程妈闹了什么不愉快。
他接着又道:“至于青岛这边,我和好好啥都不懂,具体该怎么办,还得爸妈你们帮我们拿主意。都对了,彩礼都已经准备好了……”
程妈原本严肃的神情逐渐缓和下来,脸上终于又露出笑意,尤其听到贺新提到彩礼,忙摆手打断道:“彩礼不彩礼的,算了。你这孩子……唉!既然你叫我们一声爸妈,我们也不光把你当成是女婿,更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这一套就不讲究了。不过青岛这边,毕竟有这么多亲戚朋友,我们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仪式可以简单一点,但办还是要办的!”
程妈的话音刚落,程好就皱着眉头道:“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嘛……”
只是她还未说完,就被贺新打断并抢着道:“妈,我刚才说了,我和好好都听您和我爸的安排。至于什么时候办,还得要选一个合适的时间。”
“对对对,你们工作忙,这个我们都理解。我跟你妈的意思,就是简单一点,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热闹一下,也算是给亲戚朋友们一个交代。”程爸乐呵呵道。
帝王男宠:皇帝老儿算什么 骆无
“就是!”
程妈瞪了女儿一眼,道:“一声不响就把女儿嫁了,还不得被人笑话啊!再说了我们这么些年送出的人情总得收回来不是?”
“没错!”
贺新忙应了一声,同时在桌子底下拉了拉程好的手,眼神朝她示意了一下。一脸不满意的程好这才勉强道:“好吧。”
她只是怕麻烦,什么情商高,什么会做人,只要回到家本来面目就暴露无遗。但缺的是换位思考,站在贺新的角度,除了哄二老开心,更多的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不声不响要嫁了,换他也肯定不乐意,总归要像模像样的。
看到女儿服软,程妈这才脸色缓和起来,但嘴上依旧不饶人道:“你也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
程好一听就不乐意了,忙道:“什么三十多岁,我三十都还没到呢。”
“去年过年就三十了,等明年过年你就三十二了,还三十都不到。”
“那是虚岁,我说的是实足。人家本来就打算三十岁以前结婚的好不好!”
程妈摆了摆手,继续用教训的口吻道:“你别跟我扯这些,反正你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我像你这个岁数的时候,你都已经上小学了。在家你服我管着,等以后嫁了人,就得服阿新管,别一天到晚蹬鼻子上脸……”
程好更不乐意了,郁闷道:“我的亲妈诶,我说您到底是谁的亲妈啊?我什么时候蹬鼻子上脸了?再说了,您都嫁了我爸这么多年了,我爸不还依旧您管着的嘛,怎么轮到我就得服着他管?”
说到最后她满脸不服气。
“你这孩子,好好说话,扯上我干嘛呀?”
绝世高手 百年红尘
当着贺新的面,程爸多少有点难堪。
贺新忙端起杯子跟老丈人的茶杯碰了一下,大家相互理解,尽在不言中。
而程妈却依旧不依不饶道:“你跟我比什么呀?至少在我看来,阿新就是比你讲道理,比你强……”
贺新看着不对,忙打岔道:“哎,妈,来,我再敬您和我爸一杯。其实这么多年下来,我跟好好一直相处的很好,也不存在谁听谁的,反正谁有道理就听谁的。同时,我也在这里向二老表个态,请二老放心,我一定会让好好幸福的!”
“嗯,说的好。阿新啊,我和你妈都相信你!”程爸一副老怀堪慰。
程妈跟他干了一杯,道:“你这孩子,这么年了,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说实话,自个儿的孩子自个人知道,我们家小嫚这个脾气我最清楚了,以后还要请你多担待着点。”
“妈,瞧您说的,能娶到好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二老一个宽慰,一个伤感,而贺新则一个劲的胸脯保证。
坐在一旁的程好看不下去了,拿筷子敲了敲道:“好了,别煽情了,能不能好好吃饭,整的就跟结婚现场似的。”
“瞧瞧,就你这破脾气,也就是阿新,要是别人,你说我和你爸怎么能放心哟!”
说着,程妈又突然想起来道:“哦对了,海边那房子得要布置一下,你们虽然都在京城,但这边总得要有个像样的家。还有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呀……”
老人家只要说起这些事情来,总是会没完没了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