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銀鴉之主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五十一章 純白無漏的巨龍推薦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咆哮声中,另一个巨大的身影撕开了潮水般的雾层。
巨龙,第三只巨龙。
与最先出现的,那有着岩浆般蠕动的血肉的巨龙不同。
与随后出现的,那仿佛已经腐朽的尸骸般的巨龙也不同。
这次出现的巨龙……
撕开了迷雾而出现的身影,形体相较于正常生物来说,很特别。
陸 少 的 心尖 寵
不规则的、有着纯白色的硬质外壳——仿佛鳞片一般的事物覆盖了身躯。
相较于前两只出现的巨龙,这一只纯白色的巨龙,其形象并没有那么诡异。
或者说,从观感上,更能让人接受。
只不过,也只是相对来说。
身形巨大的白色巨龙,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孔洞。
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嘴巴、没有任何与外界直接相通的器官。
咆哮声,是从它身躯之上,从那些不规则的、带着金属感的白色晶体中发出的。
撕开迷雾的巨龙,在踏出迷雾笼罩的那一刻,身上那无数不规则堆叠的、仿佛鳞片一般的白色晶体,齐齐泛起嗡鸣声。
刹那间,卷动无数灵雾形成的、仿佛遮蔽了整片天空的雾之触手,在无数白色晶体交杂形成的嗡鸣声中,化为了实质。
是的,那原本仿佛雾气、在犹如浪潮般的雾气集合形成的触手,在这一刻,化为了实质。
层层叠叠的,仿佛晶体般的白色斑块,弥漫在那巨大的触手之上。
因为的巨大触手带来的扰动感而被中断悖论迷锁构筑的亚戈,也注意到了这样的景象。
这个能力……
惩戒者?
尽管他没有见过类似的旧日姿态,但是,他所知晓的,拥有类似能力的序列,貌似只有一个——
“线人”途径的序列6“惩戒者”的能力。
可以将无形的力量,无形的事物有形化并施以攻击、加以破坏的能力。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也证实了亚戈的观点。
无数白色斑块覆盖的巨大触手,并没有被限制住,而是陡然向下,带着恐怖的波纹,砸了下去。
而且…..
速度极快。
纵使在这银光怪蛇的姿态下,能够以既定之光的视角观察,但还是无法完全捕捉。
农门弃妇:带着萌娃好种田
不,更准确地说,是他的能力,他的力量,“既定之光”的特性,和那巨大触手的正体的力量有着冲突。
或者说……截然相反的感觉。
亚戈很少对事物使用这种描述。
但是,这种感觉又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说既定之光的力量,是“静滞”、是“定格”、是“寂静”、是“终结”……
那么,他的视野尝试捕捉的,就是“变乱”、是“动荡”……
是与他力量截然相反的事物。
是的,不是“截然不同”这种范围很广的排除式判断,而是“截然相反”这种明确定义在某个方面相悖——“截然相反”这样的判断。
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亚戈尽管对于眼前的光景并不熟悉,但是却非常容易地理解了。
对于那巨大触手碾压式的拍击,那纯白色的、由无数晶体覆盖身躯的无漏巨龙,背上的巨大翅翼,猛地一缩。
厚重的白色巨翼受到拍击的那一刻,无数白色晶体被触手砸飞。
甚至,亚戈可以观察到,那晶体形成的白色巨翼上,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仅仅一击,就将那白色的无漏巨龙重创。
但是,随着第二条——
是的,并不是只有一条触手。
无尽雾气之后,又一条触手甩动而出,以看上去绝对是强于前一击的威势,轰在了白色巨龙笼罩身体的一对巨翼上。
但是,亚戈也非常清楚地发现,白色巨龙所遭受的创伤,似乎要小了很多。
或许是因为前面联想到了“线人”的途径,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他也立刻联想到了一个序列——
记录官。
低序列,序列7。
其能力是“要点记录”,能够针对性记录目标的能力和特征之类的事物,通过此获得针对性的破坏力或者是防御力。
第三下——
巨大的触手第三次轰击在白翼形成的盾牌之上时,亚戈甚至连那种盾体破裂的沉重音声都没有听到。
一丝都没有。
果然是“秘密”途径吗?
不是对应了“节制”、“艺术”的那个,拥有心灵、认知方面能力的“秘密”途径。
而是“线人”、“武装者”、“记录官”、“惩戒者”、“判罚者”这条序列途径。
在这个时候,那无漏的白色晶体巨龙顶住了触手攻击之时,那只连骨骼都如同血肉般腐朽的腐骸巨龙,也随着灵雾的激荡,死寂感再次弥漫的光景中,再次出现在了亚戈的视野内。
这只招来死亡的腐朽巨龙,猛地张开了破烂的大嘴。
腐败血肉粘稠地牵拉成丝线的动作中,一束带着惊人死寂感,甚至让亚戈身周笼罩的既定之光都受到影响的漆黑涌流喷吐而出。
如果让亚戈用最符合他印象的事物来形成,这漆黑晦暗的涌流,也只有各个文明中,那代表着死亡归所的冥界中流淌的河流了。
让亚戈联想到“冥河”这个词语的晦暗涌流,从腐朽巨龙的口中喷出,轰击在一条巨大的触手上。
就和那股动荡感、那种扰动变乱感与亚戈力量的冲突感,因为相反而相互克制的感觉有些类似,死寂的吐息轰击在触手上,直接在巨大的触手上留下一大片的空洞——
构成触手的灵雾,在这具备相反性质的力量的冲突中分崩离析。
但是,亚戈也依然看不到“胜利”的曙光。
尽管前后出现在亚戈视野中的这些巨龙,其身形都以百米为单位计量体型。
但是,与那遮蔽了天空,仿佛整个幻影界一般的巨大触手相比,还是极其渺小的。
仿佛…..
天地。
那巨大的、无数灵雾卷动间形成的触手,就仿佛天空、仿佛世界本身。
然而,下一刻,在亚戈的视线中,一位不速之客,一个亚戈没想过会出现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内。
仅仅是出现的刹那,亚戈身周的既定之光都尽数崩溃,化为了一条条蛛网般的丝线。
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的裂缝撕开。
一只仿佛由无数人偶肢体拼合堆叠的白色巨柱,从裂缝中探出。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一十七章 燃燒過去的火焰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一边走着,那三位旅人中,领头者的那位,却愈发感觉有些不对劲。
虽然三人中的其他两人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他自己已经来过这里几次了。
不然,仅仅凭借地图,他根本到不了这里。
旅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没有人居住的地方,没有火种补充,只要提灯熄灭,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每一个旅人,每一个旅行者,都会带上大量的燃料火种。
在旅行的过程中,靠得也不是什么地图,而是对地形标识的记忆。
就像他的地图上,满满都是各种重要的地形标识注释。
这个教堂,他在六七年前,在他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带他旅行的康刻尔先生带他来过这里。
他不能说自己记得很清楚,但是,在他的记忆之中,教堂是富丽堂皇的,比起之前他呆了好几个月的……
而到了目的地,到了教堂的那一刻,他更是直接愣住了。
他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一片焦黑的教堂。
这是,刚刚经历了火灾?
另外两个旅人也不由得用疑惑且带着戒备的眼神扫向身旁那个“青涩”的年轻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而年轻人,或者说亚戈,也皱起了眉头。
烧焦的教堂?
火灾后的教堂?
亚戈的视线快速扫过周围。
对于三人的询问和疑惑,他也没有进行回答的心情了。
很快,他的视线捕捉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阴影。
那个影子……是莎娜吗?
亚戈当然是第一时间联想到和这座教堂关系密切的、可能曾经是螺旋剧团成员的莎娜。
右手抓紧了提灯的提手,在火光驱散黑暗而显露出的光亮中,亚戈向着那抹阴影所在的位置前进。
面对亚戈不作声的行动,三个旅人在戒备之余,也不免有些疑惑。
“汉森他怎么了?”
“这座教堂…..有点怪啊。”
“火灾烧的吧。”
“他不是说他是送东西来这里嘛?这教堂还有人住?”
这个火灾的痕迹,看上去也不是近期才烧的。
近期?
三个旅人中,那位领头者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内似乎浮现出了什么。
但是,他抓不住这一闪而过的灵感。
在一股失落感中,在一种奇异的恍惚感中,他对着其他两人说道:
“我们也去看看。”
美女同事俏上司 云中翻月
“米特尔?”一人有些疑惑。
“你们对于这座教堂里面还有留下什么东西不感兴趣吗?”
三人的领头者,被称为米特尔的男人凭借自己对两人的认识,用最能够引起两人兴趣的理由说道。
“当然!”
“肯定有!”
几乎同时地,两人做出了回应。
而米特尔也对两人招了招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盏备用的提灯,而两人则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燃油瓶,小心地倒入提灯内后,接过了提灯,在米特尔揭开灯罩后借了火种点燃提灯:
“不管汉森那家伙要做什么,我们都得小心点,老规矩,有什么发现就回到这里汇合…..”
“如果汉森那家伙…..”相较来说比较沉默的另一人这个时候出声,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半句。
米特尔耸了耸肩,他听明白了对方的潜藏意思,只是随意笑笑道:
“如果他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必要,但如果做了,你随意。”
尽管他们在各个地方旅行,尽管他们会在各个地区正经工作来赚取旅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善茬。
对于自己等人的评价,米特尔只能以“没有必要不会主动做些特别的事情”来评价。
至于这个“特别的事情”是什么,视情况而定。
但油料耗尽时,遇到其他人,但对方不肯交易时…..
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旅费时……
当他们发现拥有“足够”价值的事物时……
只要符合状况,都可以接受。
毕竟,这里可没有什么法律。
法律?法律是什么?
米特尔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但也没有细想,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三人分别行动起来。
……
走进这座彷如城堡一般的教堂中,亚戈凭借着曾经的“梦”中对于教堂的记忆,熟稔地在这座教堂中行进着。
被火光照亮的地面,满是各种黑灰色与白色粉末残渣的灰烬。
哦,不,黑灰色也许是灰烬,但白色,大概是墙灰。
踏…..踏……
寂静的教堂中回响着脚步声,亚戈踏在这仿佛大火焚烧后的灰烬铺的路上。
最强医生 半城烟沙
很快,他找到了莎娜的房间。
那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谨慎戒备的同时,亚戈的视线扫过这间房间,第一时间,他的视线落在了墙上。
但和他某几次梦境时不一样,这个现在空荡荡的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那刻画成无限符号姿态的怪蛇。
这个同样铺了不少灰烬的房间中,显得空荡荡的。
网游之黑道混混 黄皮老道
这个房间中,连床都没有,只有在左右两侧,都有一堆木炭残余。
看上去,大概是箱子之类的东西留下的。
这个房间,还是仓库的样子。
之前“做梦”成为教堂的人时所残留的模糊记忆告诉他,这个房间,在莎娜住进去之前,就是一间仓库,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
那么…..
这里是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的时间?
从阿蒂莱那里,从自己几百次死亡累积到的记忆而终结出的对于梦境世界的了解,让亚戈做出了判断。
现在,他所在的这个教堂的时间,是在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
但是,这个教堂在那个时候就被烧毁过吗?
不,以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来说,自己的认知并不是“实时”的,并不准确。
他所了解的教堂,在那个时间之前没有被烧过,但在他了解之后呢?
之前也说了,这个梦境世界的时间是交错回环的。
现在也可以影响过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过去也可以是未来。
或者说,每一个时间点都可以是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都可以是未来。
本来过去没有被烧毁,但是在“之后”的某个时间,教堂被点燃,然后影响到了过去——
火焰从“现在”、从“未来”点燃了过去的教堂,也是符合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的。
非线性的杂乱时间图谱。
在这里,“历史”、“过去”、“记忆”的可靠性降低了很多。
真是令人讨厌的规律。


pkdrm火熱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零四章 沒有黎明的世界分享-qsrj9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他清醒了过来。
他醒了过来。
在一个奇怪的教堂里。
“西鲁!西鲁!”
他因为一个声音而醒了过来。
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前方只有一片黑暗。
不,准确地说,是他的前方被黑暗占据。
循着声音,逐渐恢复意识的男人扭头望去。
在他的视线内,一簇簇火苗正在仿佛壁挂式油灯的事物上燃烧着,缓慢地照亮着周围的景色。
在这寂静的教堂中,缓慢地照亮一切。
而那个声音…..
在最靠近左侧边缘的一盏壁灯的下方,在那被灯座挡住而形成的阴影下,他看到了一位少女。
一位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她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额头上顶着有侧转的“8”……代表无限的符号的布带额饰。
不,与其说是额饰,倒不如说是眼罩了。
这有些宽大的额饰,将她的眼睛也一起遮住了。
不过,“无限”?
为什么这个符号是代表“无限”?
则是夜之主人的徽记啊。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忽地注意到,自己的脸上,也有类似的眼罩。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眼罩而被遮蔽视野。
虽然脸上有这像是面纱眼罩般的事物,但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一切。
“你怎么了?西鲁?”
少女清亮的、和外表那副看上去显得阴沉不符的声音响起。
鲁西?
“是的,我现在是西鲁,西鲁·厄斐。”
他不由得恍惚了一下,很快,他便开始质疑这个想法。
“西鲁·厄斐?”
几乎是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轮廓——
矩形的、薄薄的事物。
上面还有图案,但是…..看不清。
微微皱起眉头,西鲁将纷乱的思绪甩开,对着少女回应道:
“现在该走了吧?把教堂的门关上。”
自然而然地,西鲁说出这样的话,然后,他站起身来,从教堂内摆开的长椅上离开,走到了教堂内唯一的雕像前。
那是一座人像。
西鲁只能看出这些。
人像的姿态是身上裹着黑袍的人,长袍并不贴身,线条中也没有胸部腰部这些能够作为依据辨认的特征。
以人立的姿态,右手扯着兜帽长袍的边角,将面部也遮盖住了。
看不见面容。
这就是他所信奉的主。
在这暗无天日的黑色世界里给予人们庇护的“夜之主人”。
所有人都受到祂的庇护,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莎娜一样虔诚。
信仰祂的人,会称“吾主”。
尊敬祂但不信仰祂的人,会将祂称为“夜之主人”。
不尊敬祂,但也没有什么反面态度的人,会用“无面者”这样有些不敬的直接描述。
而那些卑劣的亵渎者,总会用各种不敬的称呼。
西鲁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事情。
让他有些……生气的内容?
虽然说自己在生气,但是,西鲁却莫名有着疏离感…..
自己,真的在生气吗?
这个问题,让他原本习惯性地在胸口划出圆环的祈祷手势在刚开始就结束了。
“你到底怎么了?西鲁?你有点奇怪。”
有着清亮嗓音的少女,他最好的朋友、和他一样是吾主信众的女孩——莎娜。
“不,没什么,只是在苦恼教会的情况。”
西鲁很快就想到了说辞。
他和莎娜并不是出生在这座教堂的人,但也差不多。
准确地讲,是莎娜差不多,那位和蔼的老修女在离世前,收养了几个遗弃的孩子。
莎娜,是其中之一。
而自己,则是被父母托付给了修女之后离开。
只是,他们没有再回来。
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放弃了他,西鲁并不在意,较之其他人,老修女和其他的孩子们,才是西鲁真正的亲人。
真正的?
西鲁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带着反问语调的声音,让西鲁不由得有些烦躁地转开了视线。
这座老修女用一辈子支撑的教堂,支撑着这座破败的教堂,供养着她收留的孩子们,在这个小镇上,也是举步维艰。
而自从老修女去世之后,再也没有收入来源,原本的大多数孩子们,也都离开了教堂。
有几个孩子会经常寄钱回来,有几个孩子会偶尔带着钱回来。
一直留在教堂的,只有他和莎娜。
而除了几位镇上的老人外,几乎没有其他信徒会来这个破落的教堂祈祷,但他们也没有什么钱。
他们偶尔捐来的钱,最多也就是让两人过上两天能吃饱的。
但是,这也只是之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教堂的孩子们,他的“兄弟姐妹”们,基本不再送钱回来。
该去外面做点事情了,不能让莎娜饿肚子。
西鲁自然而然地冒出这样的想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再次冒出一个声音:
“蛀虫,两只蛀虫,两只卑贱的蛀虫。”
有些模糊,但是,这声音毫无疑问是属于自己的声音。
油然而生的怒气很快消失了。
是啊,自己和莎娜不去做事,就只靠其他兄弟姐妹送回来的钱、靠着信徒们的捐助,不就是蛀虫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教会里生活了十七八年,也是时候离开了。
为了莎娜。
他看向了莎娜:
“我打算到镇上帮工。”
听到他的话,莎娜似乎有些慌乱,即使因为上半张脸被遮住无法看见,但是西鲁还是能够察觉到少女的情绪变化:
“为、为什么那么突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是啊,为什么呢?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傾城 毒 妃 邪 王 寵 妻 無 度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为了吾主。”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
“为了吾主。”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萌妻火辣辣 甘甜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


jq7n8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第八百章相伴-v03io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戏命师之牌”与“异骸之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异骸之书”压制“戏命师之牌”。
重生之娶妻要娶仙 冬雪雨
目的是什么?为了控制戏命师之牌?
目前尚未得知具体原因,但是,从戏命师之牌被压制封印这点来看,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反而很低。
在阿蒂莱的描述里,“戏命师之牌”是“迷途者”的遗物。
那群和“巫师”不知道有什么具体联系的“迷途者”,到底在这些事情里起什么样的作用?
无关?
那是不可能的,迷途者中可是有一个特意监察“镜世界”的机构的。
他好像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但是,他实际上又缺少了很多情报。
但是,忽地,他感觉到了戏命师之牌传来了一股微弱的触动感。
察觉到这股触动感,让亚戈瞬间绷紧了神经。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这股触动感和之前不一样。
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 在 末世 有 套房
但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仔细思考。
机械老头的声音再次在齿轮转动的声音中响起:
“‘蛇’还会来找你。”
日耀风云
“在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之前,你如果再进入这里,它还会再次出现。”
“这里是距离梦境孤岛最近的‘镜世界’。”

说完之后,机械老头那似乎没有完全机械化的眼瞳,再次浮现出些许空洞感。
然后…..
不动了。
亚戈不由得愣住了。
尽管在这里,怪盗的感应几乎等于失效,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能过感知到目标的状况的。
这个老头……死了?
这个结果,是亚戈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诸神的国度互相连通。”
“从这里,你可以去往其他的镜世界。”
站在镜世界的“边缘”,亚戈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着那个机械老头说过的话。
不,应该说…..
使徒。
亚戈终于回想起来刚才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个机械老头,或者说,那个机械老头制成的衍生物,是由那位使徒控制的。
没错,这个城市的控制者,就是亚戈之前见过的那个,在放逐城市的仪式中见到的那位使徒。
而且……
他的感知,并不是指向具体的哪个地方。
而是…..整座城市。
无双神医 八0二三
这座机械城市,这个完全由机械构筑的瓦威市,都处于那位使徒的控制之下。
甚至……这整个城市,都是那位使徒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更重要的是…..
这座机械的城市,只是这个镜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为什么…..
亚戈缓缓抬起头,鸦眸向着天空看去。
他的视野尽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机械城市。
的确是阿拉贝拉。
上城、下城。
要不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停留?
当他发现那一座座城市的正体,就是那位“使徒”之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如果继续在这里停留,他也会被镜世界的力量逐渐同化。
成为这无数机械构筑的国度中的一员。
“阿拉贝拉…..”
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亚戈看了一眼那位“使徒”交给自己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通过那具被接管的“机械”,那个老头交给他的。
一块看上去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意外到了梦境孤岛,它可以为你指引离开的方向。”
“向着0点的方向走。”
亚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没准能够保命。
而且,让亚戈最为意外的是….
这个怀表上,只有12个数字。
亚戈之前,在物质界见到的钟表,上面最少也有13个数字。
将1到26全部排出来,甚至还有个类似秒表的十分小圈那种规格的钟表才是最多的。
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个怀表为什么是对应24小时的?
26个小时,是物质界,是“秽壤”的特殊之处?
神豪之娱乐天下 天道至上
物质界是“镜世界”,而不是前世见过的、很多奇幻作品中的“主世界”那般。
这一点,亚戈已经意识到了。
而且……
根据之前从“舞女”那里听到的,她的世界观,还有阿蒂莱和那位使徒以那个机械老头之口告诉他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架构,或许类似于“世界树”。
那位“舞女”所提及的,关于“血宴之森”和“德拉帝国”以及其他国度之间的管辖,给他一种北欧世界树的感觉。
再加上……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副画面,一副图画。
这个世界的“地形”图。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从之前获取的情报,亚戈预想中的画面是,“尽头之塔”位于在结构上接近卡巴拉树的“赫犹之树”的一个个质点的位置。
而“镜世界”,则是一个个质点间的连线。
这个想法萌发出来后,一副大致的“地形图”,以极快的速度在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来。
尽头之塔、起源概念“终结”,对应质点7。
其周围,有对应7-6“死神”的死灵途径,对应“死海”。
然后是对应7-4的“命运之轮”的概率途径,对应“既定之湖”。
然后还有对应7-8的“节制”、“艺术”的秘密途径,对应“无知之海”,或者说……书中世界?
还有就是对应7-9的“星星”的星辰途径,对应“永眠之河”。
与质点7相连的,只剩下最后一个7-10对应的“月亮”,也就是黄昏途径。
但是,那位旧日的死神,并没有这个权柄,黄昏途径的权柄,黄昏途径力量来源的镜世界,并不为旧日死神所掌控。
那么,由谁掌控?
这一点,在亚戈的脑内的“地形图”构建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清晰了。
黄昏途径是7-10,对应的镜世界,其掌控者,其对应的尽头之塔,应该就是对应质点10的。
质点10有那些路径?
8-10的“审判”。
9-10的“世界”。
7-10的“黄昏”。
质点7的掌控者,从那位“使徒”的描述中可以听出来,是“死海”,对应了7-6死神路径,死灵途径的主人。
一个“质点”,要控制和影响一座尽头之塔,就需要是对应路径,对应镜世界的。
而且……
“十神教会”。
亚戈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称呼。
十神对应十个质点?十座尽头之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质点10的控制者,应该就是“黄昏途径”。
对应了黄昏途径的镜世界的主人。


3hsja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愛下-第七百七十章 最後的巫師分享-5mdph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属于概率途径的污染,以极高的速度,几乎是瞬间,便消失大半。
随之而来的,是弥漫的、宛如星光一般、隐晦而稀疏的光流,他的身躯,在刹那间被光流卷走,从原地消失不见。
形体狰狞的告死鸟,因为这一状况,在茫然片刻后,又随着那只巨大的告死鸟而向着亚戈原本的身体所划成的怪物扑击而去。
……
亚戈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棄妃惹桃花
星际之永恒传说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蠢蠢凡愚QD
在他的视野之中,遍地…..不,遍处都是满溢的光影。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片静止的“光”。
他的视野中,是一片片朦胧的光影,但是,这些光影,是静止的。
这些朦胧的光影,构成了一片仿佛湖泊般的影像。
但是,还有一点让亚戈异常紧张——
丝线。
密密麻麻的丝线与这些朦胧的、静止的光影交叠。
交错叠合的光影和丝线,虽然有着微妙的差别,但是亚戈没有仔细看的时候,根本没有辨认出来。
承载着他的意识的冥想牌,在从那个城市里脱离,脱离那沉寂之音的压制后,仿佛彻底恢复了活力一般,像是一只飞鸟,又像是一只游鱼,快速地在这片朦胧静滞的光湖,在那一条条交织得仿佛渔网一般的丝线的间隙中快速游掠穿梭,沿着一根丝线急速前行。
很快,随着那股朦胧感再次袭来,他的身影从那片湖泊一般的光影中脱出。
随即,他的视线内,蛛丝般、渔网般的概率之线越来越多。
不过,沿着目标,沿着概率之线,亚戈在冥想牌的驱动下,在即将见底的概率途径“污染”的消耗中,到达了终点——
伴随着一种穿过壁障的感觉,亚戈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小镇之中。
随即,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女人。
“还好,没有把那个大家伙引出来,还是很顺利的。”
伴随着声音,原本背对着他的女人,陡然转过身来:
“…..法斯特对吧?你可以叫我阿蒂莱。”
有着小麦色肌肤,穿着长袍的女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还是乌鸦姿态的亚戈,感受着因为使用冥想牌的力量而消耗殆尽的概率途径“污染”,心中戒备对方的同时,不由得疑惑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
她是谁?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很多疑惑,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
“你说,是在那位再度醒来的死神先生能够成功收回他的权柄,还是盗贼继续拿着赃物逃之夭夭?”
有着小麦色肌肤、自称阿蒂莱的女人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再度复苏?权柄?盗贼?”
对方询问看法的话语里透露的信息,亚戈都能够猜到一些。
旧日死神可能没有死他知道。
旧日死神之后,“星辰之蛇”成为新的死神,这一点他也知道。
而星辰之蛇已经陨落。
而她的话…….
是说星辰之蛇没有得到旧日死神的权柄,而是被第三方盗走了。
还是说星辰之蛇就是那个“盗贼”?
魔法雪纷飞之梦飞扬
亚戈的鸦眸,带着疑惑和戒备,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他现在除了死灵途径的力量外,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
而眼前的女人……
从概率之线的角度,他能够看到概率之线的扭曲。
这个女人,序列上至少和自己是同等的。
然而,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女人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突然再次笑了起来,带着让亚戈莫名感到熟悉的笑容中,她说道:
火影之死神降生 2212251
“我?流亡者途径序列5,灾难行者,共存的途径是黄昏途径,序列5的狼王,哦,对了,不要弄错了,是逆序的灰月哦,不是正序的红月。”
女人仿佛毫不在意一般,吐出了让亚戈一时有些愣神的信息。
正逆序的事情对于亚戈来说,是他一直在追索的情报。
但不对他,对于任何非凡者来说,自己的能力情报,都不应该这么简单——
“在怀疑我给出假情报误导你吗?”
“放心,辨认途径虽然对于一般的非凡者来说比较困难,但是在高序列生命面前清晰可见。”
“更何况,连黄昏途径本身就是正序和逆序这件事我都告诉你了,还有什么需要欺骗你的。”
小麦色肌肤的女人说了几句后,饶有兴致地盯着他:
“不过也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也是刻骨铭心的教训呢。”
说着,她扭过头:
“无论是那群巫师,还是神职者,又或者我们,都一样。”
她的话里冒出了各种让亚戈不得不注意的信息。
犹豫片刻,亚戈直接问了出来:
“黄昏途径是怎么回事?”
而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说到:
“你应该已经从守秘人之书里看到‘盛宴女皇’的认知碎片了吧?”
“认知碎片?”
“对,认知碎片,盛宴女皇的正序途径被称为‘秘密’途径,其能力的主干就是‘认知’和‘终止’。”
“旧日死神把握着四个权柄。”
“星辰途径、概率途径、死灵途径、秘密途径这四个。”
“对应的、最后的巫师中,‘歌者’、‘戏命师’、‘看门人’、‘守秘人’这四位所留下的镜世界,都由他持有。”
自称阿蒂莱的女人说道:
“秘密途径的核心,也就是‘守秘人’的道路,他的力量的特性,封锁、终止认知。”
她的话语中,冒出了一些让亚戈越发认真的信息。
镜世界?
最后的巫师?
歌者?看门人?戏命师?守秘人?
其中的几个词,亚戈是再熟悉不过了。
“巫师遗留的镜世界?”
亚戈试图追问。
“这个等一下再说,镜世界是巫师的道路,这群以自身意志,以自身力量污染扭曲外部世界,强行同化外部世界并收为己用的自私者,其力量有着强烈的排他性。”
阿蒂莱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镜世界”这个亚戈了解一些的概念开始将起:
“在他们死亡之后,他们遗留的镜世界,还会留存下来,并且,他们的力量,那种被称为‘灵能’的东西,包含着他们强烈的个人意志和倾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