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超凡貴族


不尋常的浪漫城市的普及 – 第855章總分享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在夏季熱帶雨林中,植物的增長率極快,層數覆蓋了人們的觀點,即使金色兇猛的士兵,肉眼的裸體範圍也不超過100米。當納爾遜等人。標記超過2米的高度,好像我看到另一個世界,每個人都對他面前的場景感到驚訝。
野外,空虛,你看不到綠色植物,它只腐爛在泥草中,積累在一層厚厚的腐殖質土壤中,延伸到遠距離視覺潛視線。黑甲蟲很快升到腐殖質,它們是半圓形的,成人袖口是如此偉大,金屬射擊盔甲,嘴是幾個小尖銳的刀具。
“甲殼蟲魔鬼!”最古老的是眼睛的眼睛,它不小,但力量不小,運動是敏捷的,但也飛了一段距離。豬豬是一個部落,他們不能忍受。一個魔鬼的甲蟲,他不能用石頭鎚子死去。數百名魔鬼的墮落受到了影響,很快,他們會把豬的牙齒用兩塊骨頭。周圍的雨林中的樹木也是魔鬼甲蟲的叮咬……當第二次時,分解區域並不像現在那麼偉大,你可以看到L’靈魂的泉水和一個洞。一種
Narson,Keys,幾個參加寺廟的人互相看著對方。這些黑甲蟲看著眼睛,打開了眼睛,打開了:“你認為甲蟲就像亞速寺廟二樓瘟疫的毛茸茸的母親?”
“海灘的母親甲蟲?”黛安叫:“你不說它,亞速爾群島二樓的瘟疫甲蟲的母親是中元超強的怪物?”
鑰匙在他的演講中解釋了:“當時,瘟疫的母親只醒來,建議的兩個女士和梅溫被謀殺。弗里夫人拖著甲蟲的母親,溫夫人才能利用機會使用碩士學位的戰鬥技巧,甲蟲的脆弱腹部,直到精英帝國的精英在二樓平台上爆發,我認為瘟疫的甲蟲的精神,但也有一些員工,實際上是一些員工,在第2層平台的平台上有很多正方形。這樣甲蟲的母親太快,它尚未召集甲蟲,瘟疫甲蟲在龍威女士們都拍攝,並沒有上升從沙灘上。攻擊我們,否則我們會有很大的問題。“
隱婚:嬌妻難養
夏洛特問道:“瘟疫甲蟲是可怕的?”
Narsen界面說:“我們沒有朋友在自己的眼睛上,但溫夫人說,瘟疫甲蟲很難,而精靈和矮人員工不能殺死他們。他們表現得很敏捷,嘴巴,你可以咬指甲。但是…“ 娜倫出生,搖了搖頭“我想看看他們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這些甲蟲。”和莫斯轉身尋找本質的本質,命令他派熊創造甲蟲黑色。智能智能非常集成,沒有能力說話,而是了解土地的順序。他渴望沉澱,用鼻子聞到嗅覺,從土壤腐殖質,偉大的蠕蟲是計劃的,並直接把它直接放在嘴裡吞嚥。
他沒有去拍攝黑甲蟲,因為我希望在吃蠕蟲之後,他繼續找到更多的蠕蟲並進一步進一步。
莫莫扎在地球上射擊,突然發現“白麵包”和食物魔鬼朝著熊的方向。他的眼睛被發現找到一個蠕蟲,但激烈的生物的危險使他們抵制了食物的誘惑。
腐殖質蠕蟲對熊的地球來說是非常強烈的景點,因此它已經忘記了地震的順序。閔森決定繼續觀察這種不尋常的現象,並看著熊的位置。
內部的蠕蟲是顯然,比周邊更強烈,熊聞的頭部,可以挖肥胖的蠕蟲。然而,他不小心捕獲了一隻黑甲蟲,就像拍了一大百痕蹟的普通人的拳頭一樣。入侵者的皮膚,鑽在血液裡面的身體。熊被精細地稱為,他們絕望,他們拿了黑甲蟲並把它放在嘴裡。這是傷害黑甲蟲的唯一方法,但他們已經變得更加甲殼蟲。
黑暗的變暗甲蟲就好像潮汐氾濫的狂熱和愚蠢的軸承一樣,工作時刻,主動,只留下一個破碎的熊骨。
看到這個場景,每個人的表達都是奢侈的。熊不高,但他的皮膚是艱難的,肌肉發達的,力量是普通人的三倍,屬於生命和硬度的怪物。訓練有素的民兵使用木柄矛來鑽熊的硬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黑甲蟲幾乎落入白骨時。最糟糕的是,熊的野蠻力量不能揉捏黑甲蟲,咬三四或四個,並被甲蟲吃。
黑甲蟲很小,翅膀飛翔,身體也很難,很容易打破戰士的博客,最大的威脅是Mo Mo.
還有一百平方公里,幽靈知道其中有多少黑甲蟲。
當熊的地球已經死亡時,它已經死了,莫莫的疏遠貓不是一種補充的方式,疏遠牛的個體力量不如軸承那麼好。 Jo Mon Mon想給黑甲蟲,他說:“你必須找到與甲蟲黑色的正確方式……回來,Xiu,你給我一個黑甲蟲嗎?” [紅色包裝領]已發出現金或貨幣紅色包裹已發出給您的帳戶。微信關注公眾。號碼[書友營]的號碼集合!老人和但已經看到,沒有人說話。這是一項專用的任務,發送手來抓住一個黑甲蟲,這是較低的庭院。最後,最古老的是積極地打電話:“我會先試試,如果你不能,威斯圖都會找到一種方法。”
他從門口召喚了很多色彩繽紛,不規則的蜘蛛,他能夠移動一個黑甲蟲,穿孔到他的身體。我看到黑甲蟲只有被野獸靈魂攻擊的黑色甲蟲在熱帶雨林的邊緣跑了很快,並且沒有鬧鐘與其相似的警報。
閔森達到黑甲蟲樣本,但臉變得更加醜陋,搖了搖頭:“這不是昆蟲動物,沒有智慧,我的能力對黑甲蟲無效”。
他不能向黑甲蟲向自己展示自己的巫術,並且沒有辦法通過靈魂的巔峰看到他的神秘,找出他的弱點。
Randel Explorer只能留在熱帶叢林中,並使用傳統的媒體來了解兇猛的黑甲蟲。幸運的是,靈魂的蜘蛛可以偷黑甲蟲而不是散光,並且探險不缺乏測試材料。 Jo Mon Mon已經對黑甲蟲,蠕蟲和荒謬的了解,了解富裕的怪物。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在三天的下午,Carrigola借了一個篝火燒烤蠕蟲鏈。兇猛的戰鬥犬“白麵包”吐出鮮紅色語言,腳在腳上搖動尾巴。四個桉樹神奇的士兵也在野蠻的眼中掌握在手中的蠕蟲,並留在嘴裡。
這些大蠕蟲是來自沙漠邊緣的紅色焊接兇猛。她的白色脂肪,身體有普通人的前臂,重量在2磅和6磅之間,這可以說是蠕蟲的一個偉大的麥克里,味道也很美味,甚至引起了一個獨特的騷動。 Monsen指的是貓的叮咬疏遠了十幾個地方,以便這些綠色皮膚是誠實的。至於四個頭的人,他們被karegola修理,他們也學會等待餵養蠕蟲的巫師。
韓娛之臉盲
此時,莫蒙會填充很多餡料,龍骨蟲塞在嘴裡,然後咀嚼它兩次吞下你的肚子,然後你滿意:“這種蠕蟲是一種罕見的成分……他們不是色情在黑甲蟲中,兩者都是不同的物種。如果他們定位,它們就像黑甲蟲專門籌集。“ “這代表了什麼?”夏洛特皺起眉頭眉毛,Teulada的屋頂很美味,感到可恥,應該明顯不喜歡。和米森是一個全職的學術,而不是在維維爾的靈性,它很興奮:“甲蟲黑叮噹叮噹位於熱帶雨林中的所有植物,這是豐富的蠕蟲,豐富的大蠕蟲,巨大的資產威爾的成分是食物,形成一個生態系統類似於牧場……嘿,“生態系統”和“活躍的營養素”都是我所有者製造的所有學術概念。生態系統並沒有說,但活躍的營養成分是來自藥房的新概念,只有一個少數人見到了這一領域的學術書籍。“他注意到他的鼻子,非常驕傲:”我是少數人之一。“夏洛特笑著笑容滿面,點了點:”我也讀了一下,寺廟被認可Torre Alta de Plata,以及所提出的活性成分是藥物,植物和動物的有效成分。它是一種珍貴的活力.à
“是的,嗯,右邊。” Jo Mozon巫師抓住了這個主題,靈魂的精神是出售:“他的皇家高山,吃肉的人,或吃蔬菜的人?當然,那些吃肉的人身體強壯。他問再一次,為什麼牛是草,但生長強壯的肌肉?“戴燁大師被喚起,問:”這是什麼?“
和莫星期一說:“事實上,牛也在吃”肉“……有幾個胃,允許飼料產生更多活性物質,吸收這些活性物質和放牧相當於吃肉。這一發現,改變直接製藥藥物方法,顯著提高了代理的效果。事實上,由於其活性成分,許多稀有的草藥較高,幫助我們改善生活。對於動物,特別是異化生物學,活性成分對於改變生命形式至關重要。一世設計了一個疏遠的貓提供了這個原則,可以利用其活性成分。“
親愛的,這是非常困難的,問:“什麼樣的藥物方法?”
週一起,他笑了笑,搖了搖頭:“我不是藥劑師,我不知道具體方法,你必須親自在陸地大廳詢問。”
黛安很失望和嘆了口氣:“偉大的蠕蟲富含活性成分,黑甲蟲小組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佔據了沒有侵略的關係?”
莫週一的表達變得非常嚴重,並說:“很容易向大陸或熊發展進化。怪物的一部分可以更大,智慧和更高的生活水平,應該在洞穴下到MAI,也許是金額。“
黑甲蟲的人口已經頭疼,並且有一個怪物比黑甲蟲更強大。雖然每個人都有薄弱的感覺。
畢竟,夏洛特是勝利者的親密合夥人。這比其他人更多。她與劉云米說:“我明白了……這是一個荒謬的地方是一個農場,我們必鬚麵對比螞蟻家庭更老和原始群體的正確事物。” “我不說較高的敵人已經多樣化……臟兮兮的?”


人氣都市言情 超凡貴族 長戟大兜2-第819章 根源的思考熱推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神庙之战的十二天后,天气回暖,冰雪消融,雄伟的亚速尔塔山脉挂起一道道白练般的瀑布,宣告水之季的结束,万物复苏的新春终于来了。
萨希尔塔娜.苍月在潮湿的森林中疾行,前后左右共有五只形态各异的黑血恶魔充当护卫。它们基本上都属于敏捷类型的恶魔,身体不仅散发恶臭,体表还长有带毒的狰狞骨刺,并不适合用来骑乘。所以,萨希尔塔娜只能自己徒步行走。
暗精灵女祭司不以体力见长,连续十多天不眠不休地翻山越岭,她总算摆脱了险境,在远离亚速尔塔神庙4000多公里后潜入茂密的大森林,隐匿行踪。但是,萨希尔塔娜感觉自己的体能即将达到极限,她现在又累又困,不复高等精灵的优雅,黑矮人工匠精心打造的女士甲胄沾满了泥点,艳丽的紫色长发剪成披肩秀发,湿漉漉地贴在娇美的脸颊上,更糟糕的是,她穿过瀑布的时候被冰冷的雪水从头到脚地浇了一遍,连贴身的内甲都湿透了。
先前为了逃命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心情放松了些,萨希尔塔娜顿时感觉浑身都黏糊糊的,非常难受。她急需生一堆篝火把衣甲烤干,最好还能洗个澡,然后再美美地睡上一觉。
沿着一条蜿蜒的林中小河,萨希尔塔娜找到一处地势开阔的小湖泊。湖水清澈见底,湖面安静地好像一面镜子,倒映蓝天白云和金灿灿的太阳。像这类靠近山脉水源的林中湖泊一般看不到鱼虾水鸟,当然也不会有凶猛的水兽。
暗精灵女祭司没有着急下水洗浴,而是警惕地在密林中沿湖岸绕行一圈,再派出恶魔奴仆调查周边环境,顺便捕猎一些动物。她自己跳上枝干纠结的古树,从树洞里掏出可以用来引火的干草枯叶。等恶魔奴仆带着一只林鹿回来,萨希尔塔娜确认周边没有异常状况,这才点燃篝火,脱掉潮湿的衣甲战靴,挂在火堆旁烘烤。她显露曲线美妙身体,迈动纤长匀称的双腿,走进湖中像一尾美人鱼在清澈的水里游动嬉戏。
初春的湖水寒意深重,但生活在地底的暗精灵天生具有高于地表精灵的元素抗性。这种水温比地底暗河要暖和多了,对萨希尔塔娜来说是恰到好处。她在湖中尽情地游泳,享受水波轻柔地抚慰,游累了便交叠修长笔直的双腿,平躺在湖面上闭眼休憩。
不知道睡了多久,萨希尔塔娜通过心灵联结,感受到恶魔奴仆内心的恐惧和示警,她立即沉入湖中,调整身体姿态,让眼睛以上的部位浮出水面,望向对面的湖岸。
两个高挑修长,曲线曼妙的身影映入萨希尔塔娜紫水晶般的眼眸。她们一个蓝发蓝眸,另一个绿发绿眼,头部都长有一对向前弯曲的洁白犄角,姿容美丽非凡,胸部用兽皮简单地包裹,并在腰部以下扎了一件兽皮短裙,露出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看起来仿佛是在林中漫步的仙子。
萨希尔塔娜的心却被名为恐惧的情绪给攥住了,她认识这两位外形美丽的类人雌性,蓝头发的那位叫梅尔菲亚雯,绿头发的名叫达芙格瑞尔,她们都是太阳之子的龙裔女仆。萨希尔塔娜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两位龙裔女仆在神庙中变身为八米多长的飞龙同苍白之主交战的场面。
束手待毙不是高等暗精灵的风格,萨希尔塔娜毕竟是传奇阶的施法者,她悄悄激活一个诡术,抵抗龙女仆的恐惧目光,快速思考当前的局面和对策。
但她沮丧地发现自己从两位龙裔手中逃脱的几率为零。这两位龙裔具有强大的古龙血脉,她们的龙威收放自如,接近一种本能天赋,几乎不需要耗费精力,可以长时间地压迫对手的心灵。尽管龙威普遍强于纯血龙裔本身的战斗力,但这也是她们实力的一部分。任何施法者持续遭受龙威的压迫,时间一长难免会犯错误,由此产生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萨希尔塔娜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成功魅惑一个纯血龙裔。如果她装备齐全,手持灰牙城的圣物匕首,或许还有一搏之力。可她现在不着寸缕地飘在湖中心,两位龙裔根本不会给她任何可乘之机。
最重要一的点,她之前命令自己的恶魔奴仆探索湖岸周边,并没有发现异常状况。而龙裔是高傲的智慧生物,她们一般不会主动掩饰自身的气息,很容易被恶魔奴仆察觉。这两位强大的龙裔雌性潜行到湖岸,在萨希尔塔娜的面前现身,说明她们知道暗精灵的位置,是有备而来。
既然她们能在广袤的无尽森林中准确地找到目标,那萨希尔塔娜就很难摆脱她们的追踪。
她想到了龙裔女仆侍奉的主人——那位拥有半神位格的太阳之子曾经隔着遥远的距离,击杀了黑血主宰。
其实,被太阳精灵盯上也在萨希尔塔娜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她当时急于摆脱格雷斯虫族亡灵和蚁人军团的威胁,还没来得及考虑应对太阳精灵的策略就独自离开了神庙。
果然,蓝发蓝眼的龙女仆梅雯对着她说道:“暗精灵,吾王要见你,跟我们走。”
萨希尔塔娜在水中轻轻划动修长双腿,试着说道:“能够拜见两位女士的主人是我的荣幸……我可以先穿上衣服吗?”
“不用,这样就挺好的……你是个美丽的暗精灵,王上也许会收你当奴仆。”格瑞尔掩嘴娇笑,碧绿的眼眸里闪烁着戏谑和狡狯的光芒。
萨希尔塔娜心中一动,暗忖这也是一条出路。她在盘算如何献媚太阳精灵的同时,对抗的念头也就淡了。
“如您所愿。”暗精灵的嘴角微微翘起,游向对面湖畔。反射阳光的璀璨水珠从她光洁的皮肤上自然滑落,当形状纤秀的玉足踏上岸时,除了那头披肩紫发,萨希尔塔娜全身都变得干爽洁净。
她跟着两位龙裔女仆走进湖边的森林,并通过心灵联结,命令恶魔奴仆带上她的装备和物品缀在后面,和她保持一段距离,以免引起龙女仆的误会。
梅雯和芙格瑞不在意萨希尔塔娜的小动作,带着她在树林中快速穿行,大约走了五十多公里,来到一处林间空地。
这处小小的林间空地并非自然形成,而是被人砍伐出来。几颗断掉的大树堆放在空地的边缘,断口平整的树桩上搭了一座简易的木板平台。一位黑发金眼的年轻男性正坐在一段原木桩子上,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头生双角的龙裔女仆。她和芙格瑞一样的绿发绿眼,身穿皮甲背心、短战裙,腿上套着一双半高跟的长筒战靴,翠色双眼正好奇地审视着没穿衣服的俘虏。
萨希尔塔娜完全没有注意这处临时开辟的小营地和陌生的龙裔女仆,她的眼睛眨一眨地凝望那位黑发金眼的年轻男性。
萨希尔塔娜见惯了高颜值的精灵,她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处决犯错的暗精灵雄性,但眼前这位大人的美貌是她前所未见,有着非凡的魅力,让自私冷血的暗精灵女祭司情难自禁,忍不住想要靠近他,守护他,时时刻刻都能看见他。不过,那双流光闪耀的亮金眼眸透着威严与力量,暗精灵女祭司无法产生占有这份美丽的念头,种种情绪糅合在一起就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的敬爱情感。
黑发金眼的太阳精灵走到身边时,暗精灵女祭司才从迷思中回过神来,但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萨希尔塔娜的心都要炸裂了。
“你很像我的一位妻子……”
在精灵语中“妻子”和“丈夫”这两个词一般只有低等精灵使用,代表平等的家庭的关系。而高等精灵会使用“伴侣”、“爱人”或“主人”来体现从属性质的亲密关系。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高等生命都少见平等的夫妻关系,也包括人类王国的骑士贵族。但是,高阶骑士出于情感上的强烈需要,以及团结家族的目的,会给予爱人足够的尊重,习惯使用“丈夫”、“妻子”来称呼亲密伴侣。
高等精灵没有这方面的困难,她们的灵魂不受元素海的侵袭,坚持高等生命特有的伴侣婚姻制度。
太阳精灵说她像“妻子”,萨希尔塔娜开心坏了,她低着脑袋,一双纤手无处安放,手指都绞在了一起,脸蛋娇红艳丽,连颀长尖俏的耳朵也变成了漂亮的粉红色。
看着那双左右旋转的长耳朵,维克多忍不住伸手挼了一把。暗精灵女祭司挺翘秀美的鼻子立刻发出甜腻的哼声,她鼓起勇气,眼波脉脉地轻说道:“大人,我……我刚刚成年,还没有伴侣……”
维克多懊悔自己手贱,没事去摸暗精灵的耳朵干什么?
神庙之战对他的影响很大,准确的说是“弗雷娅之泪”的领域法则把维克多血脉天赋提升到古代种的水平,发挥出的超凡力量增强了十倍不止。幸好,“弗雷娅之泪”的提升效果是全方位的,原生种人类的血脉也得到了同步提升。否则,维克多怀疑自己的双血脉天赋树当时就完蛋了。
尽管如此,神庙之战带来的负面后果也非常可怕,超水准地发挥让维克多的精力彻底耗尽,一滴不剩。怒风剑圣只能依靠三位龙女仆的保护,脱离险境。好消息是,维克多的精神属性上限因此提升了两点。龙女仆带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便全心全意地修炼神话三头蜥观想法,总算恢复了部分实力。
不过,波尔塔诺斯观想法的毛病是让修炼者欲念翻腾,兽性本能大于理性。这对于高阶骑而言是优点,属于人的本能欲念可以加强他们同现实法则的联系,抵抗元素海的侵袭。另一方面,修炼者让兽性本能回归人性情感和理性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神话三头蜥会影响修炼者的意志侧,把他们变成真正的野兽。
高阶骑士运转斗气时,理性大于感性,无需担心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会走火入魔。维克多有X-3,他的理性意志能够媲美传奇骑士。
当然,连续几天几夜都在观想神话三头蜥,对维克多还是有影响的。
狩猎本能、杀戮之心、自恋、好奇心、占有欲、求知欲、食欲等等本能欲望都得到了强化了,他的脑海里时不时会产生各式各样的念头。X-3把这个念头按下去,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
简单来说,维克多现在的精神状态特别容易情绪化。而他也不可能一直维持X-3的运转。
偏偏梅雯和芙格瑞两位龙女仆把浑身光溜溜地暗精灵女祭司带到自己的面前。
这肯定是芙格瑞的主意,她和狄丽都外表温柔,其实腹黑阴险,不愧为绿龙血脉的龙女仆。
魂遁轮回 布尘
实际上,维克多应该夸奖芙格瑞才对。暗精灵女祭司是一个强大神秘的施法者,维克多也不清楚她有什么样的诡术。神庙之战中,她出手的次数有限,尤其“弗雷娅之泪”提升高阶战职者的血脉天赋,大家倾尽全力去攻击苍白之主,唯独萨希尔塔娜坐了冷板凳,她的实力肯定是最完整的。
在荒郊野外和陌生人相遇,双方会遵循黑森林法则。萨希尔塔娜手无寸铁,身无寸缕,这才符合维克多的安全利益。
由于宿敌天赋无法分辨颜色。这是维克多第一次亲眼看见来自地下城的暗精灵女祭司。萨希尔塔娜.苍月的紫发紫眼和天生魅惑令维克多想起了索菲娅。他现在终于知道紫眼贵女的血脉源自高等暗精灵,也明白了温布尔顿小男爵为什么对索菲娅一往情深,而索菲娅见到觉醒了风行天赋的维克多之后,对他也是柔情款款。这都是因为精灵血脉之间的相互吸引。索菲娅的暗精灵血脉强的时候,小男爵拜倒在她的超凡魅力之下;维克多的月精灵血脉强的时候,索菲娅又反过来被他吸引。
难怪埃莱亚诺家族的辛西娅女王,还有席琳公主都对月精灵血脉贵族情有独钟,
萨希尔塔娜的姿容和索菲娅相差无几,加上她的尖耳细眉的异域风情,可能还要略胜一筹。维克多注意到她的皮肤光洁无瑕,纤美秀气的玉足走了这么远的路也是一尘不染。考虑到暗精灵没有风行天赋,这就意味着,萨希尔塔娜点燃了心灵之火,她本身的战斗力恐怕达到了初阶白银骑士的水准。
不过,她的意志力比索菲娅差多了,见到维克多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神术施法者的超凡力量来得容易,意志力相对就薄弱,他们需要通过苦修来弥补这方面的短板。维克多相信,同为传奇强者的西科迪丝.风歌见到他,其表现肯定比暗精灵祭司要好许多,但肯定不如黄金阶的依露丝.月歌将军。
维克多发现太阳精灵的血脉魅力对高等精灵的影响尤其强烈,其次是树精灵,然后是野精灵。像银鹰城斥候小队中的野精灵只会远远地偷看夜莺先生,连找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她们反而对树精灵奥拉维.风歌暗送秋波,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围着他转。
生命层次的巨大差异如同不可逾越的鸿沟,形成社会等级森严的精灵帝国。
精灵社会的这一特征有点像蜂群,可如果用图画的方式来表现,精灵社会的层级结构和树是一模一样的。
太阳精灵是树根,大精灵和月精灵是树干,树精灵是枝条,野精灵是树叶。遇到危险的时候,野精灵会奋不顾身的保护树精灵,树精灵保护大精灵和月精灵,而高等精灵将全力守护唯一的太阳精灵。
树叶掉了还能再长出新芽,树根断了,树的命运可想而知。
好在太阳精灵唯一也不唯一,因为在时间线上太阳精灵绝不可能独一无二。
结合亚速尔塔人的万灵之境、蚁人炼金塔,还有精灵帝国的社会层级结构,维克多的知识拼图催生出一个全新的研究课题——名为“根源”。
实际上,地球世界的神学家、哲学家、科学家都在尝试解决“根源”的问题。比如,宇宙是如何形成的,科学家提出宇宙大爆炸的假设性学说,并在这个框架内逐步验证。然而,就算宇宙大爆炸理论得到验证,谁又能解释宇宙大爆炸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根源”的研究似乎看不到边界,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终将实现其应用意义。
维克多的情况差不多也这样,他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探索的根源的尽头,但对“根源”课题的研究对他的意义非同一般。
“弗雷娅之泪”的领域力量让维克多的精神属性上限提高了2点,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进步。但维克多也更清晰地感受到命运之力的紧缩。
太阳神弗雷的心灵之光照亮了精灵族的道路,形成一个框架。维克多占据了太阳精灵的位格和力量,他的意志却游离在精灵族框架的边缘。命运之力正将他拉回太阳神制定的框架内。月神圣物馈赠其力量其实是牵引维克多的绳索。没有人知道,维克多把“弗雷娅之泪”抛给依露丝.月歌是因为圣物对他来说太烫手,他当时把月神圣物再往天井上拽,立刻就会蜕变成真正的太阳精灵。
即便这样,额外增长的两点精神属性也让维克多的双血脉天赋树变得摇摇欲坠。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X-3的运转也不像以前那样得心应手。
“根源”课题的研究进展也许不会直接提升维克多的实力,但这并不重要。他相信“根源”课题的部分研究成果得到应用,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命运之力的反噬。
暗精灵女祭司是个绝佳的研究素材,她和精灵帝国的牵扯不深,又掌握深渊位面的知识。眼下,维克多准备针对第三次恶魔入侵,考虑应对战略,这也要落在她的身上。
萨希尔塔娜就像毛线团的一根线头,不伸手拽一拽,维克多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可是,美艳动人的苍月女士受到太阳精灵的撩拨,现在一副任君采撷的娇媚模样,不用指望她还能和金眼伯爵大人正常对话。
维克多这会又在心里骂自己,干嘛要去碰暗精灵的耳朵?
他郁闷地吐了一口气,示意龙女仆狄丽取来一张用各种兽皮缝制的斗篷,又亲手为萨希尔塔娜披上,遮住她曲线美妙的娇躯,温和地说道:“看得出来,你现在身心疲惫疲惫。我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先睡一觉。”
“嗯。”萨希尔塔娜乖巧地点点头,顺势靠入维克多怀里,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合上眼帘,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维克多感受到紧贴胸口的两团柔软,嗅到萨希尔塔娜发梢上撩人情思的淡雅幽香。这种带有魅惑效果的特殊气息,他在索菲娅的身上也闻到过,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怒风剑圣大人咬牙切齿地胡思乱想到:是该把这个妖精收了,还是杀了?


tlh9i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超凡貴族 愛下-第813章 道標鑒賞-rd8hs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亚速尔塔神庙北面的外墙上有一道巨大的裂口。之前,被维克多斩落的古代种黑血蝙蝠亡灵光是翼展就有30米,长久以来,它正是通过这道裂口进出神庙,将捕获的猎物献给神庙里面的黑血主宰。
由此可见,这道裂口的规模有多么惊人。
执掌无限
通靈事務所
银鹰议会的首席长老西科迪丝.风歌自神庙第七层的甬道进入中央大厅,近距离观看这道大裂口不禁有片刻失神。
某个恐怖的存在以不可知的方式,从神庙内部击垮数层大厅,抽碎坚固的巨石,打破厚重的外墙,形成一道近百米高,最宽四十多米,最窄数米的大裂缝,让外界的空气灌入神庙,发出呜咽呼号的声响仿佛是这座雄伟建筑永不停息的悲鸣。
可以想象,当那场灾难发生时,神庙内的亚速尔塔人目睹这末日般的景象,他们的内心是怎样的绝望。
腹黑少東無良妻
“这是黑血主宰打破囚笼的杰作?我们真的能消灭祂吗?”
我的女仆是惡魔 空明音
银鹰城第三王女科罗娜.月雾双眼没有聚焦,喃喃自语。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在场的精灵和矮人都有相似的疑问。但纪律性和长年累月的训练让战职者们自发地做该做的事情。精灵射上带着长弓和利箭,攀上大厅墙壁,占据居高临下的伏击位置;重装矮人守卫和轻装精灵战舞者组成小队,各自散开警戒;矮人先知和他的学徒们在破碎大厅中仔细搜索,尝试找出有用的信息。
部队的指挥官都走向大厅中间的圆形巨坑,这座巨坑贯穿神庙,向上连接神庙的尖顶,可以看见天上的云层,如同神庙的天井;向下望,巨坑漆黑无光,深不见底似乎连接这另一个世界。
但是,长耳朵的精灵能够听见巨坑下方的水声,很显然神庙的地底有一条暗河。
精灵王子荷里米昂抬起头,目光转向萨希尔塔娜,开口问道:“苍月女士,这应该就是亚速尔塔人的祭祀深坑,最底下有一条暗河,您真的确定黑血主宰在万灵之境里面,不是藏身地下暗河?”
暗精灵女祭司微微蹙眉,美艳绝伦的脸庞露出一丝困惑的神情,想了想,声音柔媚地说道:“亚速尔塔人打造经营的万灵之境已经超出我对现实世界的一般认知,它是如何影响现实世界,我还无法确定。我只是通过我奴役的神庙恶魔,从它们的心灵记忆碎片中,得出黑血主宰藏身万灵之境的信息。”
“不过。”萨希尔塔娜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可以参照地底王国和深渊位面相互重叠的知识,为大家提供一个可能性。深渊位面和地底王国存在位面潮汐现象,两个世界定期碰撞会产生位面裂缝,深渊恶魔能够通过位面裂缝进入地底王国,地底王国的居民一个不小心也会落入深渊世界。”
“最近几百年,地底王国的位面潮汐现象变得频繁,位面裂缝存在的时间更长久也更稳定,导致许多黑血恶魔进入地底世界,但很少能看见强大的半元素态深渊恶魔……其实半元素态恶魔虽然强大,可它们一旦进入地底王国存续时间有上限,哪怕不用派军队剿杀,到一定的时间,它们的灵魂意志回到深渊,身体则化为虚空元素。”
“黑血恶魔就不一样了,它们能够繁殖,甚至形成规模庞大的族群,不仅对地下城构成威胁,还侵扰到地表世界。”
对深渊恶魔不甚了解的银鹰城王女好奇地问道:“你是说深渊位面在侵袭我们的世界?”
萨希尔塔娜微笑摇头道:“地下城的主母们普遍认为情况可能恰恰相反,是泰隆瑞尔的伟大意志在侵蚀深渊位面。也有少数主母们认为,两个位面世界都在相互主动融合……无论是哪种情况,对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部分黑血种恶魔已经在地表活动,但更多的黑血恶魔占据几个稳定的位面裂隙,它们受深渊恶魔领主的控制,更有组织性,危害也更大。我这次来亚速尔塔神庙抽取黑血主宰的法则力量,对地下城和精灵帝国有重要意义……”
精灵王子出言打断萨希尔塔娜和科罗娜的对话,把话题拉回万灵之境本身,问道:“苍月女士,您认为万灵之境的领域力量渗透神庙周边也是位面潮汐现象?”
暗精灵女祭司心生不悦,脸上依然保持迷人的笑容,嘴巴却不客气地回应道:“我不知道。”
谈话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西科迪丝突然转动长耳朵,返身走向大厅的裂缝处。她向下看,发现20多个精灵战士从神庙的外墙直接跃上大裂口边缘,领头的两位精灵分别是艾兰塔的菲亚德.薇尔王女,另一位则是她很熟悉的依露丝.月歌。
依露丝带领精灵部下向银鹰议会大长老和第三王女行礼,“银月在上,月歌见过西科迪丝大人,见过科罗娜大人。”
“赞美月神,看见你们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科罗娜.月雾先回了一礼,从依露丝身边将她的树精灵侄女拉到一旁问话。
西科迪丝看着依露丝变细长的眉毛,平静的心湖生出一阵波澜。这位银月城的野精灵将军擅自追踪人类探险队,和神秘的人类首领同行一段时间,为精灵的行动带来了未知的变数。她只能淡淡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菲亚德阿姨,您怎么上来了?我们不是传讯给指挥营帐,让你们撤离这片区域吗?”精灵王子大步走过来问道。
同属权势显赫的薇尔名门,菲亚德和荷里米昂的血缘关系却很远,她是精灵女皇的心腹,掌握更高的话语权,而且她同精灵王子的立场也不完全一致。
傲世妖姬
美漫老油條 禹脈不肖子
菲亚德表情淡漠地说道:“半人马不适合在神庙内部战斗,他们和矮人已经撤离亚速尔塔山脉。而银鹰城的月歌将军带来一份重要情报,我们不得不进来告知诸位……月歌,你来说吧。”
依露丝点点头,解下绑在身上的三个皮袋,从里面取出水晶头骨。老矮人先知范特威克.火眼跑过来,拿起一颗水晶头骨,边端详边问道:“这是什么玩意?看起来像是亚速尔塔人的头骨,没有雕琢的痕迹,难道是自然形成的水晶头骨?”
“是亚速尔塔四季巫王的头骨。”依露丝接口说道:“我和我的部下在亚速尔塔山腹坑道探险,发现许多亚速尔塔巫医的墓葬群。经过搜索后发现,那些都是特殊的祭祀场所。我队伍里的矮人先知艾格洛.灰须还找到了一些残破的文献石板,他翻译了上面的古代文字,我和我的同伴掌握了一个关于黑血主宰的重要情报。”
“大约在1500多年前,亚速尔塔帝国经历了一场变故,亚速尔塔巫王举行献祭仪式出了差错,导致万灵之境的力量暴走,诞生出本能意志,也就是最早的黑血主宰。”
“最早的黑血主宰?祂和现在的黑血主宰有区别?”老矮人先知追问道。
依露丝先看了看大厅中央的祭祀深坑,点头说道:“是的。黑血主宰原本是万灵之境的力量之源,是无自我意识的存在。亚速尔塔巫医长年用同族举行血祭仪式,扩大万灵之境的领域范围,并从中换取超凡力量,也让无意识的黑血主宰积累了许多灵魂力量。直到1500多年前,有一支异族破坏了亚速尔塔巫王的血祭仪式……”
“异族?是人类吧?”精灵王子插口说道。
“别打断月歌将军的话。”菲亚德看了荷里米昂一眼,抬起纤长优美的手掌示意依露丝继续陈述。
“总之,黑血主宰苏醒了本能意志,从万灵之境中探出一只巨大的触手,击碎了神庙外墙。它还拉动万灵之境的领域和神庙周边的环境重叠,收割神庙之外的亚速尔塔人的灵魂,但神庙内部不受万灵之境的影响,不过,它的黑血法则污染了神庙里面的人,剥夺他们的神智,把他们转化为黑血种恶魔。”
“当时,力量最强大的绝望巫王果断牺牲自己,以灵魂形态进入万灵之境,他想用自己的灵魂意志取代黑血主宰类似婴儿本能的意志,从而夺取对万灵之境的控制权。但绝望巫王失败了,至少不能算成功,他只能让暴走的黑血主宰平静下来。其余的三位巫王也先后献祭自身,灵魂进入万灵之境,打算集合四季巫王的力量彻底吞噬黑血主宰的自我意志。”
“他们显然没有成功,准确地说,亚速尔塔巫王的仪式还在继续,千百年来,亚速尔塔人的后裔一直进行自我献祭,从而提升四季巫王的灵魂力量,防止他们意志被黑血主宰污染同化。”
宠妻成瘾:冷面前夫太难缠 火柴很忙
萌女公主不愁嫁
“四季巫王中的第一季瘟疫巫王对这种情况早有所见,他准备了第二种方案。”
“他将关于塑造完美之躯的设想传递给其他三位巫王的灵魂,并以石板文献的形式记录下来,让帝国后裔继续实行他的计划。四季巫王引导黑血主宰的恶魔本能,塑造完美之躯,这样祂就能脱离狭窄死寂的万灵之境,进入广阔的现实世界。黑血主宰一旦切断和万灵之境的紧密联系,它就不可能再进入万灵之境,亚速尔塔后裔能够夺回万灵之境的控制权,重建亚速尔塔帝国。所以,亚速尔塔后裔一直定期进入神庙,向黑血主宰投喂血肉和灵魂。渐渐的,黑血主宰开始主动捕猎神庙周边的生物。”
與篤
“也许几百年后,祂就能塑造完美之躯,舍弃万灵之境。”
矮人先知和精灵指挥官们听得目瞪口呆,亚速尔塔人的宏伟计划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传奇故事。四季巫王见无法取代黑血主宰的意志,便诱使祂塑造完美之躯,把祂从万灵之境中骗出来。相当于一只怪物霸占了屋子,屋主人赶不走它,就用别的东西哄它离开。屋子当然会受到严重破坏,可怎么也比没屋子的好。至于怪物出去之后会干什么,穷困潦倒的屋主人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菲亚德.薇尔接着说道:“按照月歌将军提供的情报,黑血主宰的本体在万灵之境里面,我们根本杀不死祂,祂探出部分力量,拉动万灵之境的领域,封锁神庙内外,我们的战士只会被祂活活耗死。”
“四季巫王的水晶头骨是打开万灵之境的钥匙,让黑血主宰的本体现身。我们集中力量杀死祂,就可以离开神庙了。”菲亚德王女皱了皱眉,又问道:“我们这里只有三颗水晶头骨……神庙里的人类探险队呢?派人联系了吗?”
西科迪丝点头说道:“半身人冒险家波波已经去找人类探险队了,他们的指挥官表示愿意合作,但到目前为止,他们未曾现身。”
“这些人类勇士会合作的。”萨希尔塔娜微笑说道。
“我有个问题。”巨矮人将军大声说道:“黑血主宰如果不从万灵之境中出来怎么办?就好像我小时候抓田鼠,它躲在地洞里,我抓不到它,但我可以挖开地洞。我可从没指望过,田鼠会主动钻出来给我抓。黑血主宰的完美之躯还没塑造完成,我们替祂打开大门,祂为什么要出来?难道我们能进入万灵之境去抓祂,那肯定自寻死路。苍月女士,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蜘蛛女士的暗精灵祭司当然有对付恶魔领主的底牌,也正因为如此,黑血主宰反而不会主动脱离能够保护祂的万灵之境。
萨希尔塔娜一时竟无言以对,她仔细想了想,试着说道:“黑血主宰的恶魔本能渴望获得新的血脉法则和灵魂力量,亚速尔塔山脉周边的生物,祂都品尝过了。我们这些精灵、矮人,还有人类就祂难以抗拒的诱饵。或许,我们可以先把黑血主宰一部分躯体引出来,然后再往神庙深处躲避,清除祂的恶魔爪牙,诱惑祂自己出来追猎我们。”
“这是个糟糕的主意。”朱克诺斯.灰焰摇了摇头,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的食物和水有限,黑血主宰完全可以等我们的战士变得衰弱再出来捕猎。而且,你也不知道祂到底有多大,有哪些超凡能力?”
“这……”
见暗精灵女祭司都没好办法,其他人都变得忧心忡忡。
荷里米昂忍不住说道:“或者,我们根本就是人类首领的诱饵,最后一颗水晶头骨应该在人类探险队的手里,他们的态度不明,目的不明。我始终无法信任他们。我建议,乘黑血主宰没有现身,我们先带部队离开神庙,然后再做打算。”
精灵王子的建议有他的个人因素,但符合精灵部队的安全利益。尽管迎接太阳精灵是菲亚德王女的重要任务,她也不好驳回荷里米昂的提议。她总不能告诉大家,女皇陛下为了迎回帝国新一代太阳精灵,宁愿牺牲神庙里的精灵和矮人部队。
至于高等精灵和高等战职者倒不用担心被万灵之境困在神庙,侍奉太阳树的女祭司有十足的把握保护在场的重要成员脱离险境,但中、低阶的战职者就不好说了。
美丽妖娆的暗精灵女祭司恨得牙痒痒,精灵王子之前打断她和科罗娜王女的对话,就表现出撤离神庙的意图。现在,荷里米昂又公然提议放弃神庙任务。如果任务失败,其他人可能没什么关系,但萨希尔塔娜的下场一定十分凄惨。地下城的主母们可都是些冷血无情的上位者,对于失败者,她们从不怜悯。
这位暗精灵女士露出妖媚的笑容,声音轻柔地说道:“那就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能够离开神庙。”
她轻轻挥手,数十只黑血恶魔奴隶排成长队向神庙的裂口冲去。
荷里米昂脸色大变,怒道:“你!”
……太迟了。
黑血恶魔冲到裂口边缘,异变陡生,神庙之外两、三百米的区域呈现出灰暗苍白的色调,四周的景物也发生了改变,陡峭的岩石消失,被灰蒙蒙的沙砾取代,连灌入神庙大厅的风声也变了,夹杂着难以听清的窃窃私语。
万灵之境的领域同现实环境重叠!
神庙内部倒没什么变化,强劲冰冷的气流仍然从裂口形成风道吹进来。不过,大厅中央的祭祀深坑传出窸窸窣窣的动静,紧接着,一只几十米长的粗壮触手从圆形深坑里面探了出来。
它颜色乌黑,表面生有邪异的花纹,精灵和矮人战职者仅仅用目光直视都感到一阵眩晕失神。
黑血主宰现身!
正是祂拉动万灵之境的领域力量封锁神庙内外!
此时,一道窈窕修长的身影从神庙第十层的破碎大厅一跃而下,就像闪电坠落。那只滑腻粗壮,闪耀邪恶灵光的巨大触手没有任何征兆地从底部断裂,摔在地板上疯狂抽动,最终从大厅的裂口处掉落到神庙外面,只在大厅里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黑血痕迹。
来者是一位美丽精致的女性,她有着一头靛蓝的秀发,头上生出向前弯曲的洁白犄角,手持一柄黝黑的长刺矛,冰蓝的竖瞳透出有如实质的恐怖威压。除了少数人,在场的精灵帝国战职者都无法直视她的双眼。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抬起线条优美的洁白下巴,傲然说道:“我是撕裂者梅尔菲亚雯,吾王兰德尔麾下的龙女仆。你们要向我证明,有资格接受吾王的庇护!”
************************
山腹坑道,银鹰城矮人开辟的山崖平台。
贝尔蒂娜蹲在地上,瞪大双眼努力看清被藤蔓遮蔽的人形生物,“这就是矮人啊,大鼻头,大胡子,长得真丑,比波波和甜甜难看多了。”
“爸爸,戴恩神父为什么没救醒这个矮人啊?”小姑娘站起身,抱着伊莫森巫师的胳膊撒娇道。
旁边的戴恩咳嗽了好几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用了四种神术都没救醒这个矮人……不过,殿下吩咐的神圣道标已经有效果了。你们放心,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夏洛特哪里能够放心?尽管维克多吩咐的很清楚,如果戴恩救不醒这个矮人,队伍必须尽快撤离山区。她是担忧这件事情会对维克多的计划造成负面影响,便皱眉说道:“戴恩阁下,您真的确信他会醒过来?”
戴恩信心满满地解释道:“是的,他会醒过来,因为神圣道标能够让我远程施展神术,它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个道标。”见夏洛特仍然蹙着柳眉,凝望自己,戴恩只得摊开双手,进一步说道:“夫人,您还记得殿下之前向我们详细介绍了黑血主宰、悲恸之主、亚述巫王和万灵之境的情况吗?您认为殿下在当时的紧急状态下,有必要和我们说得那么明白吗?”
夏洛特眼眸一亮,展开眉宇微笑说道:“我明白了,原来维克多是说给那位大人听的……嗯,我们走吧,执行殿下吩咐的下一个任务。”
“嗯,我们快点离开这,阿卡感觉到有不好事情要发生了。”卡里古拉连连点头,还畏畏缩缩地看着神庙的方向。
龙女仆狄丽却眉开眼笑地说道:“你们走吧,我要去神庙的顶部,王上在召唤我,他需要我的协助。”
莱拉满怀嫉妒地扫了眼狄丽,嘟起红唇,低声咕哝道:“吾王应该召唤我,我可比其他龙女仆强多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