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贅婿


熱門小說 贅婿討論-第一〇五一章 暮雨瀟瀟 成都八月 (中)熱推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赘婿
“七月抗洪,你们新闻纸上才铺天盖地地说了军队的好话,八月一到,你们这次的整风,声势可真大……”
入夜后的雨才停下不久,凉爽的风从庭院里带来潮湿的气息,于和中在书房中落座,带着些许酒味地说起这件事,这大概也是在夜里参加应酬时的话题了。师师挽起袖子给他倒了杯茶,微笑道:“怎么说呢?”
“……你们这边掌柜的昨天来找了我。”于和中捧起茶杯,“跟这事有些关系。”
华夏军改组政府后,竹记被拆分,其中不少大掌柜进入商务部成为高层负责人,职衔自有更改,但在成都非华夏军的圈子里,不少人为了显示自己交游广阔,跟某某人过去有过交情,仍旧会以掌柜这样的称呼来指代某些官员。
师师微笑看着他。于和中顿了顿,道:“因为这次的事情,跟刘将军那边正在交的这批货,乃至下一批,都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说是总体会延后一两个月。你也知道,刘将军那边已经开始打起来了,这事情延后,就有些麻烦。”
“这次整风波及的是整个第七军,从上到下,包括刚升上去的陆桥山,现在都已经回来做检讨。于大哥,华夏军每次的整风都是最认真的事情,中间不会含糊。”师师说道,“不过,怎么会连累到你们那边的?”
“……这次你们整风第七军,查的不就是往外商路上吃拿卡要的事嘛,商路上的人被拿下去,本来要做的交易,当然也就拖延下来了。”
“但是跟刘将军那边的交易是华夏军对外买卖的大头,犯事的被拿下来,商务部和第七军那边应该已经调拨了人员去接手,不至于影响整个流程啊。先前那边开会,我似乎听说过这件事。”
“……”于和中沉默了片刻,“查出来的不止是第七军……”
“嗯?”
师师蹙起眉头,房间里安静下来。于和中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下。
“嗨。”他伸手拍了拍大腿,苦笑出来,“刘将军那边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吗?从西南到鄂州,再从鄂州到西南,两边多长的路程。你们华夏军年年整风,第七军也有人吃拿卡要,刘将军那边……”
他的手在空中划了划:“这次预备交货的那批东西,原本已经出了剑阁,快要到汉中了,这次上下一查,你们这边的人下去了几个,我们这边……王八蛋,铤而走险要搞火龙烧仓,好在你们这边戒备心足,压下来了。但是那边说,货已经对不上了。你们这边要一查到底,所以就停在半路当中了……”
师师想了想:“我倒还没有听说这件事。”
“你毕竟在宣传部,这种事不是特意打听,也传不到你这里来。”
梦回三国
“难处在那里?”师师温和地看着他,“你占了多少?”
“我不占啊,师师,你知道我的,我的志向不大,在这些事情上,手腕也算不得高明,偷换军资这种事,我搭进去迟早是个死。我知道轻重,不过……刘将军那边安排我在这里与你们接洽,整件事情出了问题,我当然也有责任。”
“那……具体的……”
“接近两千里的商路,中间经手的各种人吃拿卡要,以次充好,其实这些事情,刘将军自己心里都有数。以往的几次交易,大概都有两成的货被换成次品,中间这两成好的,其实大多数被就近高价卖给了戴梦微。吃这一口油水的,其实主要是严道纶他们那一大帮子人,我顶在前头,但是大部分事情不知情,实际上也确实不知道他们怎么干的,只是他们有时候会送我一笔辛苦费,师师,这个……我也不至于都不要。”
他面容诚恳,师师笑了笑:“知道,反正你们败的是刘光世的钱,我是没关系。”
“送过来西南这边的那些矿石、铁器、金银,那可是没人敢动,都知道你们一板一眼。但现在事情被揭出来了,到了明面上,你们这边没办法将错就错,先把那剩下的九成送过去……其实刘将军如果在,肯定会先收了这九成再说……”
“这个我觉得倒也怪不得商务部,他们做生意,不能把人想得太好,万一这九成马马虎虎的送过去了,刘将军先收货,然后再回过头来说华夏军短斤少两,这边很难扯皮。而且整个华夏军不怕扯皮,负责的那几个人,恐怕难免要吃排头,这也是他们的难处。”
“懂的、懂的。”于和中点头,“所以现在,货要耽搁一两个月,刘将军在前头打仗,知道了多半要生气,我们这边的问题是,得给他一个交代。今日跟严道纶他们碰头,他们的想法是,交出几个替罪羊给刘将军,就是这些人,暗地里换货,甚至事发后以其中一人大肆破坏,导致华夏军的交货不得已的滞后……其实我有些犯嘀咕,要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给他们背书,所以就跑过来,让师师你给我参谋一下。”
“如果不背书,你也要负责任。”师师道。
“是啊。”于和中点头,随即又道,“不过,我觉得刘将军也不至于把责任扔到我身上来太多,毕竟……我只是……”他摆了摆手,似乎想说自己只是个被顶出来的幌子,因为关系才上的位,但终于没能说出口。
师师看了他一阵,叹了口气:“大人物不是这么考虑事情的。”
“我也知道,所以……”他稍稍有些为难。
师师笑了起来:“说吧,你们都想出什么坏点子了,反正是坑刘光世,我能有什么不好意思?”
于和中也无奈地笑了:“刘将军对官场上、军队里的事情门清,扔出几个替罪羊,让刘将军先抄了他们的家,说起来是可以,但严道纶他们说,难免刘将军心中还藏着芥蒂。所以……他们知道我私下能联系你,所以想让你帮忙,再私下迁一道线。当然不会让你们太难做,而是在华夏军经手调查整件事的时候,稍微点一点那几个人的名字,如果能有华夏军的署名,刘将军必然会深信不疑。”
他说完这些,目光诚恳地望着师师,师师也看着他好一阵,随后才轻声道:“名单呢?让我看看到底是哪几个倒霉鬼啊。”
于和中松了口气,从衣袖中取出一小张宣纸来,师师接过去似笑非笑地看了片刻,随后才收进衣衫的口袋里。
她坐在那里,沉默了片刻,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方才笑起来:“于大哥啊,其实于公呢,我当然会传这个话,你看,是于公,我才会传话。因为说到底,这件事吃亏的是刘将军,又不是我们华夏军,当然我不说结果会如何,但如果只是个背书的小动作,尤其是帮严道纶他们,我觉得上头会帮忙。当然,具体的答复还要过两天才能给你。”
“当然。”于和中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过来一趟,说过了这件事,其实就能跟严道纶他们交代过去了。”
师师点头,露出笑容:“但是于私呢……”
听她说到这里,于和中低了低头,伸手拿起一边的茶杯,举起来似乎要挡住自己:“于私我知道、我知道,唉,师师啊……”
师师眼睛眯起来,嘴角笑成月牙:“于私呢,于大哥啊,我其实是想说,嫂子和侄子他们,你是不是该把她们接来成都了,你们都分别一年多了,这不着家的,算什么呢?”
师师说起私事,原本自然是要劝他,见他不愿听,也就转换了话题。于和中听得这件事,微微一愣,随后也就为难地叹了口气:“你嫂子她们啊,其实你也知道,她们原本没什么大的见识,这些年来,也都是窝在家中,缝衣绣花。成都这边,我如今要参加的场合太多,她们要真过来了,恐怕……难免……不自在……”
“于大哥是舍不得那两位红颜知己吧?”师师望着他,话语之中虽然有责备,但语调仍旧是轻柔的,并不会咄咄逼人的去强迫人做些什么。
“……”于和中沉默了片刻,随后又拿起茶杯在手上,“嗨。其实……师师啊……其实你也知道,我年轻的时候,胸中是有几分大志气的,但是……也不说时势什么的吧,总之是没能做到了不起的事情。中原沦陷后我颠沛半生,然后到了成都,再遇上你……师师,不怕你笑话,最近这一年,或许是我一生之中最为快意的一年时间……”
他顿了顿:“我何尝不知道你说的于私是什么事情呢。你们华夏军,只要有点问题,就处处整风,看起来不近人情,但是能做事,天下人都看在眼里。刘将军这边,大家就是有好处就捞,出了问题,敷衍塞责,我也知道这样不行,但是……师师我没做好准备啊……”
师师看着他:“人都不是准备好的。其实都是逼出来的。”
“我懂。”于和中点头,“但是……师师,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很快活……我确实是觉得……唉,妹子,你别逼我了……而且我现在,至少也能帮到你们的忙吧……别逼我了……”
“好了。”师师点头,伸手从他的手中将茶杯拿了过来,又斟上热茶,“还是立恒的话说得对,如果做得到,谁不想当一条咸鱼过一辈子呢。”
“咸鱼?”
“撒上盐,腌得硬邦邦的,挂在屋檐下头,风吹也好,雨淋也好,就是呆呆地挂着,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多开心。我当年在汴梁,想着自己成亲以后,应该也是当一条咸鱼过日子。”
她这样一番打趣,于和中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复又融洽。如此过得片刻,于和中想了想。
“有件事情,虽然知道你们这边的情况,但我觉得,私下里还是跟你说一嘴。”
炙浴错爱
“嗯?”
“这件事情不管做不做得到,按照规矩,严道纶那边会有一笔重金酬谢你。我知道你这边肯定不会要,但那边一定会给,所以我就夹在中间了。你先别说话……我们现在就当你不知道这件事,这笔钱我也许可以帮你收着,帮你做点小买卖,反正你就当没有,但也许……将来有一天你如果要花销……我不一定给你啊,因为不是你的,但如果我有钱,也许能借给你救急……”
他目光认真地看着师师,师师也以审慎的目光望了他一阵。
“做什么小买卖?于大哥你最近在忙哪一块的生意?”
“都是正当生意,你们华夏军批准了的。”于和中道,“当然我也不是自己下场,这里也是跟几个靠谱的人搭了伙,中间甚至有李如来李将军他们的分子,主要还是城外头建厂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华夏军这边也特别希望别人过来建厂,大家一起发财,才越来越繁荣嘛,所以才走的这一块。另外,我这边毕竟有严道纶他们的关系,刘将军这一线上的人,都给我一些面子,那好嘛,外头的人运进来,这些关系也正好能用,你别担心,都是签了大合同的,白纸黑字,我知道不会惹麻烦。其实啊,外头也都知道,最初投钱的那一批人,现在全赚翻了……”
他压低声音,絮絮叨叨而又颇有自信地说起了这一块赚钱的路子。相对于在军械交易上吃拿卡要,成都这边建厂乃是华夏军大力推广的事情,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得“李如来”三个字,师师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的嘴唇抿成一道弧线,整张脸上看起来都是妩媚而复杂的笑容。于和中说到后来才微微有些犹豫,师师睁开眼睛,嘴唇一抿,然后才点头:“好的,投吧。我的钱都放进去,我会跟上头报备一下,没事的。”
于和中看了看他,随后重重地一点头:“没错吧,这也是帮华夏军做事,将来你要捐了都好啊。”
“嗯,没错,赚钱。”师师点头,伸出手掌往旁边推了推,“耶!”这却是宁毅教给她的动作了,如果对方在场,也会伸出手掌来击打一下,但于和中并不明白这个路数,而且最近一年时间,他其实已经越来越避讳跟师师有过于亲近的表现了,便不明就里地往后缩了缩:“什么啊。”
“你是土包子。”师师白他一眼。
“我毕竟老了,跟你们城里的新潮人不太熟。”
“哈哈。”
“嘿嘿。”
这是最近成都年轻人们常有的说话方式,如此说完,两人便都笑起来。
如此又聊了一阵,于和中才起身告辞,师师将他送到院子门口,承诺会尽快给他一个消息,于和中心满意足地离去了。回过头来,师师才有些复杂的、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叫勤务兵出门跑一趟:“去把侯元顒叫来。”
勤务兵离开这边,骑着马过去了情报部的一处办公地点,又过了一阵,侯元顒骑着马来了。他进到院内的书房里跟师师见面,师师将于和中留下的名单交给了他:“跟你前两天提醒的一样,于和中今天来找我,那边有动作了。”她将于和中、严道纶等人的计划与意图做了转达。
虽然如今主要的工作已经转移到宣传部门,但由于于和中这个特殊中间人的存在,师师也一直在刘光世的这条线上与情报部门保持着联系,毕竟只要那边有事,于和中的第一反应,当然会找师师这边进行一轮私下里的沟通。
“这件事情,最好还是严道纶他们能亲自出面。”师师道,“抓住他们的把柄,刘光世留在这边的人手,基本上我们就能掌握清楚了。”
侯元顒点头:“接下来跟……那位于大哥那边的沟通,交给我们就可以了,由我们来刁难一下他,然后让他约出严道纶,让严道纶亲自过来做交易。”
师师点头:“嗯。”
两人如此做完交接,并没有聊起更多的事情。侯元顒离开后,师师坐在书房之中想了一会儿,其实关于整件事的疑问和线头还有一些,例如为什么非得推迟一两个月的交货时间,她隐隐约约能察觉到部分端倪,但并不方便与侯元顒求证。
只能明天去见宁毅时再跟他私下里聊一聊了。
庭院外夜色清澄,到得第二天,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66dni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贅婿-第一〇四一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二)-gtf68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
寂寥的月色下,突然出现的少年身影犹如猛兽般长驱直进。
天命贵妻,佞相的悍妇填房
仿佛是为了平息心中陡然升起的怒火,他的拳脚刚猛而暴烈,前行的步伐看起来不快,但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毫不拖泥带水,最后那人的小腿被一脚生生踩断,走在倒数第二的猎户身体就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打在空中颤了一颤,倒数第三人连忙拔刀,他也已经抄起猎户腰上的长刀,连刀带鞘砸了下去。
这人长刀挥在空中,膝盖骨已经碎了,踉跄后跳,而那少年的步伐还在前进。
此时他面对的已经是那身材魁梧看起来憨憨的农民。这人身形骨节粗大,看似憨厚,实际上显然也已经是这帮打手中的“老人”,他一只手下意识的试图扶住正单腿后跳的同伴,另一只手朝着来袭的敌人抓了出去。
他伸手,前进的少年放开长刀刀鞘,也伸出左手,直接握住了对方两根手指,猛地下压。这身材魁梧的壮汉牙关陡然咬紧,他的身体坚持了一个瞬间,然后膝盖一折嘭的跪到了地上,此时他的右手手掌、食指、中指都被压得向后扭曲起来,他的左手身上来要掰开对方的手,然而少年已经走近了,咔的一声,生生折断了他的手指,他张开嘴才要大叫,那折断他手指后顺势上推的左手嘭的打在了他的下巴上,牙关砰然咬合,有鲜血从嘴角飚出来。
先前被打碎膝盖的那人此时甚至还未倒地,少年左手抓住魁梧壮汉的手指,一压、一折、一推,出手皆是刚猛无比,那壮汉的粗大的指节在他手中俨如枯柴般断得清脆。此时那壮汉跪在地上,身形后仰,口中的惨叫被刚才下巴上的一推砸断在口腔当中,少年的左手则扬上天空,右手在空中与左手一合,握成一只重锤,照着壮汉的面孔,猛地砸下。
从头到尾,几乎都是反关节的力量,那壮汉身体撞在地上,碎石横飞,身体扭曲。
碎了膝盖的那人摔落地面,手中的长刀都被吓得掉开了。
些微的月光下,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张开双手,舒展着双臂。
同行的六人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已经有四人倒在了暴烈的手段之下,此时看那身影的双手朝外撑开,舒展的姿态简直不似人间生物。他只舒展了这一刻,然后继续举步逼近而来。
此时有人叫道:“你是……他是白日那……”
为首那有些功夫的领头者双手拔刀,“啊——”的狂喝当中,猛扑过来,一刀斩下。呼啸的一刀从少年的身侧落地,少年已经逼近过来,一只手按上他握刀的手腕,他“啊啊啊啊——”的挣扎两下,手腕上便是一软,他没感觉到痛,却已经没有了握刀的力气,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伤了。
长刀落地,为首这汉子挥拳便打,但更为刚猛的拳头已经打在他的小腹上,肚子上砰砰中了两拳,左边下颌又是一拳,接着肚子上又是两拳,感觉到下颌上再中两拳时,他已经倒在了官道边的斜坡上,尘土四溅。
剩下的一个人,已经在黑暗中朝着远处跑去。
这杀来的身影回过头,走到在地上挣扎的猎户身边,朝他头上又踢了一脚,然后俯身拿起他后背的长弓,取了三支箭,照着远处射去。逃跑的那人双腿中箭,然后身上又中了第三箭,倒在微茫的月色当中。
惨叫声、哀嚎声在月光下响,倒下的众人或者翻滚、或者扭动,像是在黑暗中乱拱的蛆。唯一站立的身影在路边看了看,然后缓缓的走向远处,他走到那中箭之后仍在地上爬行的汉子身边,过得一阵,拖着他的一只脚,将他沿着官道,拖回来了。扔在众人当中。
夜空之中落下来的,只有冷冽的月光。
除了那逃跑的一人先前认出了黑影的身份,其他人直到此刻才能够稍稍看清楚对方大概的身形模样,不过是十余岁的少年人,背着一个包袱,此刻却俨然是将食物抓回了洞里的妖怪,用冷漠的目光审视着他们。
夜风中,他甚至已经哼起奇怪的旋律,众人都听不懂他哼的是什么。
“天晴朗,那花儿朵朵绽放……池塘边榕树下煮着一只小青蛙……我已经长大了,别再叫我小朋友……嗯嗯嗯,小青蛙,青蛙一个人在家……”
他点清楚了所有人,站在那路边,有些不想说话,就那样在黑暗的路边兀自站着,如此哼完了喜欢的儿歌,又过了好一阵,方才回过头来开口。
“谁派你们来的?不是第一次了吧?”
众人或呻吟或哀嚎,有人哭道:“大王……”
“我已经听到了,不说也没关系。”
他如此顿了顿。
“不说就死在这里。”
华夏军的军规森严,在对待俘虏这件事上,为了保持自己这边的人性,通常不会虐待俘虏,宁忌也没有学过拷问的技巧。而在瓜姨那边的教导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些人过来杀人,死在这里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他并不打算费太多的功夫。
……
与六名俘虏进行了非常友好的交流。
邪王盛寵呆萌妃
受到宁忌坦率态度的感染,被打伤的六人也以非常诚恳的态度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通山李家做过的各类事情。
在女真人杀来的乱世背景下,一个习武家族的发家史,比想象中的更加简单粗暴。按照几个人的说法,女真第四次南下之前,李家已经仗着大光明教的关系积累了一些家当,但比起通山附近的老乡绅、士族家庭而言,仍旧有不少的差距。
然后女真人一支队伍杀到通山,通山的官员、士人软弱无能,多数选择了向女真人下跪。但李彦锋抓住了机会,他带动和鼓舞身边的乡民迁去附近山中躲避,由于他身怀武力,在当时得到了大规模的响应,当时甚至与部分当权的士族产生了冲突。
当时下跪投降的士族们以为会得到女真人的支持,但事实上通山是个小地方,前来这边的女真人只想搜刮一番扬长而去,由于李彦锋的从中作梗,通山县没能拿出多少“买命钱”,这支女真队伍于是抄了附近几个大户的家,一把火烧了通山县城,却并没有跑到山中去追缴更多的东西。
一号保镖2
掉入男人世界的女人
从山中出来之后,李彦锋便成了通山县的实际控制人——甚至当初跟他进山的一些士人家族,此后也都被李彦锋吞了家产——由于他在当时有领导抗金的名头,因此很顺利地投靠到了刘光世的麾下,此后拉拢各种人手、修筑邬堡、排除异己,试图将李家营造成犹如当年天南霸刀一般的武学大族。
在抗金的名义之下,李家在通山横行无忌,做过的事情自然不少,譬如刘光世要与北边开战,在通山一带征兵抓丁,这主要当然是李家帮忙做的;与此同时,李家在当地搜刮民财,搜罗大量金钱、铁器,这也是因为要跟西南的华夏军做生意,刘光世那边硬压下来的任务。也就是说,李家在这边虽然有诸多作恶,但搜刮到的东西,主要已经运到“狗日的”西南去了。
被打得很惨的六个人认为:这都是西南华夏军的错。
青草吃兔子 跨过
而且说起来,李家跟西南那位大魔头是有仇的,当年李彦锋的父亲李若缺便是被大魔头杀掉的,因此李彦锋与西南之人向来不共戴天,但为了徐徐图之将来报仇,他一方面学着霸刀庄的办法,蓄养私兵,另一方面还要帮忙搜刮民脂民膏供养西南,平心而论,当然是很不情愿的,但刘光世要这样,也只能做下去。
这样的表述,听得宁忌的心情稍稍有些复杂。他有些想笑,但由于场景比较严肃,所有忍住了。
与此同时,为了排除异己,李家在当地横行杀人,是可以坐实的事情,甚至于李家邬堡当中也设有私牢,专门关押着当地与李家作对的一些人,慢慢折磨。但在交代这些事情的同时,面对生命威胁的六人也表示,李家虽然小节有错,至少大节不亏啊,他是抗金的啊,本地的士人都不抗金,就他抗金,还能怎么办呢?
说到后来,或许是死亡的威胁渐渐变淡,为首那人甚至试图跪在地上替李家求饶,说:“义士一行既然无事,这就从通山离开吧,又何必非要与李家作对呢,若是李家倒了,通山百姓何辜。李家是抗金的,大节是无愧的啊……”
天色渐渐变得极暗,夜风变得冷,云将月光都笼罩了起来,天将亮的前一刻了,宁忌将六人拖到附近的林子里绑起来,将每个人都打断了一条腿——这些人恃强杀人,原本全都杀掉也是无所谓的,但既然都好好坦白了,那就去掉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将来连普通人都不如,再去研究该怎么活着,宁忌觉得,这应该是很合理的处罚。毕竟他们说了,这是乱世。
对于李家、以及派他们出来斩草除根的那位吴管事,宁忌当然是愤怒的——虽然这主观的愤怒在听到通山与西南的瓜葛后变得淡了一些,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眼前的几个人将“大节”的事情说得很重要,道理似乎也很复杂,可这种扯淡的道理,在西南并不是什么复杂的课题。
儒生抗金不力,流氓抗金,那么流氓就是个好人了吗?宁忌对此一向是嗤之以鼻的。而且,现在抗金的局面也已经不迫切了,金人西南一败,将来能不能打到中原尚且难说,这些人是不是“至少抗金”,宁忌基本上是无所谓的,华夏军也无所谓了。
当然,详细询问过之后,对于接下来办事的步骤,他便稍稍有些犹豫。按照这些人的说法,那位吴管事平日里住在城外的邬堡里,而李小箐、徐东夫妇住在通山县城内,按照李家在当地的势力,自己干掉他们任何一个,城内外的李家势力恐怕都要动起来,对于这件事,自己并不害怕,但王江、王秀娘以及腐儒五人组此时仍在汤家集,李家势力一动,他们岂不是又得被抓回来?
而这六个人被打断了腿,一时间没能杀掉,消息恐怕迟早也要传回李家,自己拖得太久,也不好办事。
凌晨的风呜咽着,他考虑着这件事情,一路朝通山县方向走去。情况有些复杂,但轰轰烈烈的江湖之旅终于展开了,他的心情是很愉悦的,随即想到父亲将自己取名叫宁忌,真是有先见之明。
因为自己叫宁忌,所以自己的生日,也可以叫做“忌日”——也就是某些坏人的忌日。
“啦啦啦,小青蛙……青蛙一个人在家……”
天边露出第一缕鱼肚白,龙傲天哼着歌,一路前行,这个时候,包括吴管事在内的一众坏人,许多都是一个人在家,还没有起来……
**************
天亮之后,汤家集上的客栈里,王秀娘与一众书生也陆续起来了。
众人都没有睡好,眼中有着血丝,眼眶边都有黑眼圈。而在得知小龙昨晚半夜离开的事情之后,王秀娘在清晨的饭桌上又哭了起来,众人沉默以对,都颇为尴尬。
“你们说,小龙少年心性,不会又跑回通山吧?”吃早饭的时候,有人提出这样的想法。
众人想了想,范恒摇头道:“不会的,他回去就能报仇吗?他也不是真的愣头青。”
陈俊生道:“这种时候,能一个人在外行走,小龙不笨的。”
这样的话语说出来,众人没有反驳,对于这个疑虑,没有人敢进行补充:毕竟倘若那位少年心性的小龙真是愣头青,跑回通山告状或者报仇了,自己这些人出于道义,岂不是得再回头搭救?
法醫筆錄
能搭救吗?想来也是不行的。无非将自己搭进去而已。
王秀娘为小龙的事情哭泣了一阵,陆文柯红着眼睛,埋头吃饭,在整个过程里,王秀娘偷偷地瞧了陆文柯几次,但陆文柯不看她。两人的心中都有心结,本该谈一次,但从昨天到今天,这样的交谈也都没有发生。
早餐的后半段,范恒等人说起接下来的行程,说起来,应该早些离开,可秀娘的父亲清晨时已经醒了过来,按照小龙的说法,他的身体暂时已经不适合长途跋涉了,需要静养两天。出于道义的关系,众人一时间也没法说就此启程。
众人的情绪因此都有些怪怪的。
王秀娘吃过早餐,回去照顾了父亲。她脸上和身上的伤势依旧,但脑子已经清醒过来,决定待会便找几位儒生谈一谈,感谢他们一路上的照顾,也请他们立刻离开这里,不必继续同时。与此同时,她的内心迫切地想要与陆文柯谈一谈,如果陆文柯还要她,她会劝他放下这里的这些事——这对她来说无疑也是很好的归宿。
而倘若陆文柯放不下这段心结,她也不打算没脸没皮地贴上去了,姑且开导他一下,让他回家便是。
这样的想法对于初次动情的她而言无疑是极为痛心的。想到彼此把话说开,陆文柯就此回家,而她照顾着身受重伤的父亲再度上路——那样的未来可怎么办啊?在这样的心情中她又偷偷了抹了几次的眼泪,在午饭之前,她离开了房间,试图去找陆文柯单独说一次话。
她在客栈内外走了几次,没有找到陆文柯。
随后才找了范恒等人,一起寻找,此时陆文柯的包袱已经不见了,众人在附近打听一番,这才知道了对方的去处:就在先前不久,他们当中那位红着眼睛的同伴背着包袱离开了这里,具体往哪里,有人说是往通山的方向走的,又有人说看见他朝南边去了。
众人一时间目瞪口呆,王秀娘又哭了一场。眼下便存在了两种可能,要么陆文柯真的气不过,小龙没有回去,他跑回去了,要么就是陆文柯觉得没有面子,便偷偷回家了。毕竟大家天南地北凑在一块,未来再不见面,他这次的屈辱,也就能够都留在心里,不再提起。
众人商议了一阵,王秀娘止住心痛,跟范恒等人说了感谢的话,随后让他们就此离开这边。范恒等人没有正面回答,俱都长吁短叹。
到得这天下午,一众书生带着行李与随员,没有做正式的道别,无声地离开了这里。一如相聚的偶然,他们的分别也如同浮萍般散了,这些人没有再往通山方向去的。
同样的下午,陆文柯回到了通山县城,他找到了县衙的所在,双目通红、手臂颤抖地在路边站了好一阵。
想一想这一程去到西南,来来回回五六千里的路程,他见识了许许多多的东西,西南并没有大家想的那般凶恶,即便是身在窘境之中的戴梦微治下,也能看到不少的君子之行,如今穷凶极恶的女真人已经去了,这边是刘光世刘将军的治下,刘将军一向是最得文人景仰的将军。
我不相信,这个世道就会黑暗至此……
我不相信,一介武夫真能只手遮天……
我不相信……
……
他敲响了县衙门口的大鼓。
想要看看,
——这个世界的究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