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警探長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警探長笔趣-第八百八十三章 中計讀書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最近视频监控那里,你也别太累了。”又到了傍晚,白松跟王亮交流着。
这几天最累的就是王亮,这个码头和港口地摄像头非常多,而且想看的话,还不能在一个地方看,有两个终端。
王亮虽然不用一直盯着屏幕,但也休息不了,而且其他人也很难长时间替代他。
这不是简简单单地看监控。
就好像拍照片谁都会,但是依然有人会去学习很久,任何一个领域,专业的和非专业的差距都很大。
“每天都感觉更接近事发。”王亮叹了口气:“但是我们很无力。”
“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走了,我看远洋渔船都挺严格的,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普通渔船。”白松叹气道。
这些天大家对附近的很多情况都进行了了解。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东山市地理位置优越,这里的港口非常多,主港东山港为超级港口,万吨级泊位近50个,数条航道可以通行20万吨级以上船只,货物吞吐量超过天华港。
东山主港白松刚来就去了一趟,那地方靠腿怎么也不可能走的过来,他们最近一直都在这附近的渔船码头。
“别叹气。”王亮道:“无论如何,我们一直以来运气都很不错,肯定还会眷顾我们的,不是说越努力越幸运吗?”
“我真的不愿意靠运气。”白松道:“咱们在这里再待上三天,要是还没有任何信息,咱们就撤,鬼知道这里到底是不是他们要走的港口。”
虽然这处渔船码头非常大,但是东山比这里小的码头就太多了,既然对方发现了白松,这好几天过去了,也不是一定就在这里出去。
不得不说,这伙人不远千里找的这个地方确实是好,港口和码头太多了!
时间飞快,一转眼到了11月15日的晚上。
白松还是和孙杰一组,在这里看看有没有行迹可疑的人。
他行动还是比较悄无声息的,但是今天他已经有了离开的想法了。
“呼…”再次吐出这一口海风,白松打起精神,接着探查。
“嗯!”白松刚刚不小心侧身的时候,一下子看到了一个人好像在断断续续地观察他!
这种感觉很不强烈,但是却真的有–之前一直都没有!
“杰哥,你跟大伙说,往这边靠,我得去找这个人,你们盯着我。”白松小声和孙杰说道。
白松装作没有发现,就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他的人设是“来学习的外行”,所以白天、晚上来都正常,毕竟以后如果想打渔,不可能永远都是白天。
绕过一处墙,白松迅速从墙边一翻,接着往刚刚走来的方向疾步移动了几十秒,接着静静地看了起来。
找到了!
白松看到了一个不对劲的身影。
这个人感觉自己跟丢了白松,就准备后撤,可以说是很干净利落。
白松脑海中迅速开始回想今晚靠岸的远洋船。
既然这些人没有走,那么就说明他们要找的那艘船只会停靠在这里。
一般每次远洋船停靠都要停很久,有时候还得大修几个月。但是也有例外,有的就是简单补给或者换人,当然这种很少。
回趟家不容易,谁不想在家多待会?
这些都是正常的情况,但是不正常的情况谁也不好说,今天晚上过来停靠一下,接着就出发,也算是正常。
仔细想了想,今天晚上没有计划要靠岸的远洋船,计划外就不好说了。
孙杰已经通知了所有人,而白松则悄无声息地追了过去。
追了几百米,这个人的速度开始加快,这让白松有些着急。正常走路跟踪很容易,跑起来则几乎不可能,计算了一下路线和距离,白松做了决定–抓住这个人。
他迅速加速,这附近他已经很熟悉了,本来距离那个人有四五十米,很短的时间久追上了20米。
那个小个子一下发现了白松,撒腿就跑,动作飞快!
继续拉近了十米的距离,小个子速度就起来了,白松赫然发现,这个人速度比他还快!
这种身材,短跑确实是比高个子还有优势,但是既然已经敞开了跑,白松可不怕,而且他还带了武器。
追了差不多100多米,这个小个子速度就下降了,于是他开始迅速的变换方向,还不断地拉扯路人来挡白松。
这次追逐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但因为是晚上,注意到的人还是不多。
白松也不怕,这个人跑的方向是港口方向,出了这个渔港之后,行人少了,可以拉扯的东西少了,自然就更容易抓了。
又跟了二百米左右,一辆汽车开到了这里,直接冲着白松就开了过来。
白松闪躲开,汽车打着方向盘,一下子停在了白松和小个子男子中间,接着小个子男子就上了车。
这哪里能惯毛病?他一脚飞踹,踢在了车子的左后门上,车门直接就瘪了。
但这样显然影响不了车子的性能,车还是踩着油门往前冲去。
白松本来想拔枪,但他根本不能确定这些人是谁。这案子问题就在这里,到现在都不能确定到底咋回事。
流阴 梦落遗尘
他犹豫了,没有开枪,车子直接跑掉了。
这一刻,他想到了父亲,想到了当年白玉龙因为一枪下去,被冤枉20年的事情。站在任何角度上来说,双胞胎这种事都是不可预知的,如果那一刻白松在父亲那里可能也会开枪,但是现在这一刻,他不能这么做。
白松立刻拿出手机,跟大家说了这个情况,通报了车子的情况。
“白松”,王亮打电话过来:“我盯着那辆车,你要不要追?”
“追。”白松立刻跑到路边,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他立刻拦了下来,拿出200块钱:“师傅,往前开,快!”
这会儿那辆车子已经离开了白松的视线,但是有王亮的支援,还是有机会的。
白松并不是莽,因为有王亮的指挥,几分钟后,所有的队友都能支援过来,而且,他身上还有枪,并不怕什么。
他刚刚追了几百米,而且是冲刺那种,到了车上才有机会大口呼吸起来。
然而,过了短短十几秒,他突然发现了问题,车上的味道,有问题!!!紧接着,他就感觉头有些晕,然后身旁的司机,似乎开始戴防毒面…
不对,有毒!!!
(一会儿有第三更)


ztdmf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警探長-第八百六十九章 準備辦案熱推-hdod1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高房价已经滋生了很多外人都不会知道的问题。
绝大部分人其实本身真的没有太大的本事,家庭条件也一般,但是厉害的是,他生在“罗马”,家里有“罗马”的房子。
很多上京、魔都人自己根本也买不起本地的房子,有房子住纯粹是祖上庇荫,但是人家确实是有,没办法。
白松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不止几十次地见过,兄弟几个为了争父母的一套老房子,兄弟都做不成了。
一百多万甚至几百万的房子,只需要多争到10%,就能抵得上好几年的奋斗,就可以换一辆好车,能不争吗?
人脑袋打出狗脑袋的事情太多了。老父母死之前,就会有子女偷偷哄着父母去做公证遗嘱,或者说等人死了之后,各种手段都能用出来。
流氓衙内 桃子卖没了
有人说了,平分不就行了?
肯定不行!首先抚养的年限不一样,其次老父母给孩子留过的钱不一样,再次照顾的花销也要掰扯掰扯,最后就得看谁更不要脸了。
畸形的房价与收入之间的差距,造成了各种案件,李杰这个案子就可能存在这种情况。

而如果真是白松所言,骗出去,公海一扔…
首先我们要知道太平洋有多大–太平洋一个大洋,就大于地球上所有的陆地面积,有19个中国这么大,面积约等于7万个洞庭湖。
“那李杰肯定是没了。”王华东叹了口气,“比起你说的这种方式,我真不知道还有啥更厉害的了。”
“涨见识了。”赵欣桥看着白松越发佩服:“也就你能把这个前因后果想出来!”
修罗少爷太嚣张
“我有点无力…”柳书元扶了扶额头,不知道是被案子绕的,还是被狗粮撑的。
“那,白松,既然有了猜想,就制定计划吧。”孙杰道。
贵女谋略 徐如笙
“好”,白松道:“既然我们已经怀疑李杰死了,而且有一个合理推理,我们就应该开始查案了。欣桥,你就该回避了。”
“没问题~”欣桥微微一笑:“后面的事情,无非就是证明你说的事情的过程,我听你的好消息就成了。”
对于赵欣桥来说,今天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体验。
从坐飞机之前得到一点线索、下了飞机去刑警队,接着去饭店见到了李坤、然后是古玩店和技侦总队,每一条线索的获得都来之不易,然后就被白松一点点推理出来,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种经历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完全从线索里,见微知著,抠出来一个惊天大案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案子如果交给欣桥来办,从最开始就是毫无头绪的死扣,她肯定找不到线索。
即便获得了那么多的线索,也想不到这个事情会有这种推理。
“嗯,先送欣桥去我家。”白松道。
“去你家干嘛?我直接就坐车回学校了。”赵欣桥没答应。
“哦~~~”其他几个人开始起哄。
阴阳手记 李大三
超人回来了 向阳的心
“额…”白松脸皮那么厚都脸红了:“行,送你去高铁站。”

“对了…”路上,欣桥在脑海中复盘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妖孽的娇宠 兰陵瞬千
“如果我说跟我分析MH370这件事有关,你会信吗?”白松反问道。
恍 若 晨曦
“明白了”,欣桥一下想通了:“你天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记的真多。”
白松感觉赵欣桥意有所指,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懂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有句话叫做“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你听了都会像是在做阅读理解题。”
逆流 純真 年代
白探长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一直都是。
当然,最大的原因可能也是笨。

欣桥心满意足地坐高铁走了,四人直接回了市局总队。
现在案子不得不碰触大山省的队伍了,之前白松的想法是观棋不语,但是天华市这边自己的棋子已经丢了,就必须得下场。
回到了总队,大家先回办公室休整了一番,把外套脱在了办公室里,拿好了笔记本。
找马支队肯定要开个会,开会总得带着本子。
工作这些年来,白松的笔记本都已经写满了十几个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白松突然感觉有点别扭。
“嗯?”柳书元立刻皱眉。
“嘘…”孙杰示意王华东和柳书元别说话,每次白松进入这状态,都可能是有很重要的发现。
一般都是那种很难被发现的事情!
超神学院的万界小店
其他三人都期待着,大约过了二十秒,白松突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王亮我们是不是忘了接了!”
“卧槽还真是。”王华东立刻道:“我开的车,赖我赖我。”
“对啊,还有王亮”,柳书元也拍了一下脑袋:“我也总觉得少点什么东西…”
“…”孙杰同样陷入了自责。
锦衣御明
四个人都默哀了一会儿,白松叹了口气:“算了,让他继续查监控吧,咱们先去找领导汇报情况,都回市局了,接他太远了。”
“只能如此了。”大家迅速全票通过。
四个人拿着本子,一起到了马支队的办公室。
马支队对白松是真的宠,从白松开始说,到最后说完,虽然有很多地方刚听起来感觉很扯淡,但是他一次都没打断过。
白松现在已经把这个事情的逻辑性分析的很到位了,马支队听完之后,接着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现在不能直接找到李杰的妻子询问,但是这个失踪案应该是可以认定了。监控里这几天李杰没有回家,也没任何开房记录,非常不正常。这样,我去请示一下魏局,开个紧急会。”
“好。”白松看着马支队离开,跟其他人说道:“咱们去会议室先布置一下。”
这案子必须市局亲自搞了,因为涉及到了大山省的情况,对接起来还得靠总队。跨省办案一般都是支队、大队对接,但这个案情太特殊,支队对接估计对方依然还想搞保密。
这种事自然是要请示领导,开会研究,但是这种会议不会拘泥于形式,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白松再次讲了一遍,比刚才的还细致,顺便把马支队问的问题也一并做了解释。
魏局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kxqln火熱連載小說 警探長 起點-第八百六十八章 價格展示-y7vei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注1)
九逆之上

“李杰应该是被害了。”在车上,白松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被害!”孙杰眯起了眼睛,让大家都有些瘆的慌。
“被他媳妇害的吗?”欣桥问道。
“是。”白松点了点头。
“怎么做到的?”欣桥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东西。
“这应该是个大组织。”白松脑子里勾勒出一个组织的轮廓:“我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他老婆本来是个普通人,但是进过监狱。咱们当警察的,自然都是知道的,一个人只要到了监狱里待一段时间,就绝对不再是之前的情况了。这次出来之后闹成这个样子,妻子有杀人动机是正常的,但是她不敢自己动手,选择了买凶杀人。不过,现在警察抓的这么严,买凶已经越来越难了,毕竟国内对于命案的重视程度是第一位的。”
“嗯,自然,没有命的话,其他的不必多提。”王华东表示肯定。
“是,所以说,如果想杀人不被发现,最好的办法是什么?”白松反问道。
“不杀。”欣桥眨了眨眼睛。
被噎了一下,白松又不敢怼,接着看向其他人。
僵山永固
“别看我,我觉得你对象说得对。”孙杰道。
原礦
“那如果一定要杀呢?”白松问道。
“弄个意外或者交通事故?”柳书元问道。
“那个不行,现在太好查了”,孙杰摇了摇头:“我感觉是找个深山老林或者说咱们上次去的那种大沙漠埋掉,找不到尸体再好的法医也没用。”
“那限定条件太多,而且得是最亲的人才能约到那种地方,警察也好查啊。”王华东摇了摇头:“我觉得是白松以前处理的田欢那种案子,让死者不小心把自己弄死。”
“你行你试试”,柳书元直接无语了,“谁都有这个本事啊?”
“那到底是啥?”大家看向白松。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国内啊。”
大家这才缓过神来,确实…周围的地方可跟咱们不一样,不仅是这些地方,包括公海,失踪个人算什么?
“你这么说也没毛病。”孙杰表示了同意。
“你们看,马航那个,一整架客机,200多人,说没就没,现在也找不到,甚至我听说还有公司已经开始打着搜救的名义,开始在那个区域做海底勘查了。”白松道:“这个事件,其实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和启发,我想过好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你们说,骗出去,这案子怎么破?”
“…”
深宫离凰曲
大家都表示了无力。
“问题是”,王华东说出了关键:“被害人怎么会主动跟着凶手跑到国外去?”
醫 妃 傾 天下 完結 篇
“这不就是本案可以满足的情况吗?”白松道:“假如张三想害李四,那就去和李四搞好关系,无论是通过利诱还是色诱再或者偶遇等情况,成为认识的朋友。接着,带着李四去逛古玩市场什么的,让李四运气爆棚,淘到几件文物啥的,然后把其中的低价文物在这里售卖掉,让李四得到真正的甜头,然后告诉李四,李四的第二件文物是国宝,国内没有任何地方敢收,但是他有渠道能在境外给卖掉,钱放在瑞士什么的不记名账户里…”
“这谁会信啊?”王华东吐槽道。
“我说的肯定是很浅显,这是我这几分钟推理的,但是团伙作案,肯定会把从头到尾的东西都设计的非常好。”白松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是改变人一生命运的东西,只要前面的事情做得足够真实,后面的戏演得足够好,这个事就不难。”
“有道理!”欣桥击掌道:“比如说那些民工,那都是真民工,估计他们的戏份很少,比如说就是去装作啥也不懂的、从地里面挖出来宝贝的大山省农民。这种人比起古玩城里日常铺个红布卖西周、战国文物的人可信得多。还有这个男扮女装的人,就应该是一流演员。”
总裁的秘密爱人
“如果这么说,那确实是很符合这个古董店的掌柜的说法,李杰可能还有一件所谓的国宝,当然,这肯定是赝品,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一个清朝的民窑就能卖四万,另外一件怎么着不得几千万?”柳书元道:“说不定,李杰还会花钱找人把他和物件一起偷渡、走私出去。”
“要这么说,这四万块钱还能再收回来。”王华东也大体明白了什么:“这样的话,古董店老板会不会是共犯?”
白松摇了摇头:“把这个老板也加进来,暴露的几率会变大,而且老板刚刚的供述,如果是同伙,完全没必要告诉我们那么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有可能是老板故意误导我们这个方向啊。”王华东进入了怀疑的循环。
“奥卡姆剃刀定律,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赵欣桥看向了王华东。
华东瞬间被说服了。确实,没必要,人越多越麻烦,目前估计那些民工都只是暂时雇佣的,可能民工们还真的以为是来偷偷卖点文物。比如说,男扮女装的这位,估计民工们平日里接触的是男人,在摊位上看到李杰和一个美女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位美女其实是他们的头头。
这案子真正明白怎么回事的人,目前来说,应该是很少的。
“那这个价格,这个李杰的老婆负担的起吗?”欣桥主动跟白松问道。
“李杰没有其他的近亲属,他一死,她媳妇最起码能多分一套房,市价少说也有150万。而且这女的应该也算是报仇雪恨了,她老公出轨,她从小三那里把钱骗回来,最终还是判了几年刑,出来以后老公也天天鬼混,离婚还争这个争那个,她这个杀心肯定是不浅。”白松道:“这些年,随着房价的上涨,这已经成了尖锐的社会矛盾了。虽然他老婆不可能立刻把钱转出来,刚刚我也查了他老婆的转账记录了,没有大额资金转出,但是这样的组织,估计是不怕王秀英赊账的。而且,指不定已经签了什么不公平的合法合同了。”
萬 道 獨 尊
白松说完这句话,大家看向了赵欣桥,仿佛在问赵欣桥,白松说的这种合同有没有可能存在。
太子 妃 升 職 記 小說
赵欣桥轻轻颔首。

注1:出自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断头王后》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