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誤道者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十一章 方域生微異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清穹上层,张御正身正与梁屹和金郅行二人交代事宜,他也是忽然心中有感,往内层看去,稍过片刻,却是听得外间有磬钟声响,知这是廷上召集廷执聚议。
此刻并非是月中,玄廷突然召聚他们,他猜测当是为方才天机变动一事,他身形不动,一道化影已是分了出来,循着廷执玉印指引而去,霎时便落至议殿之中。
殿内则是一道道光华闪现,其余廷执的化影分身也是陆续到来,而待首座道人现身之后,诸廷执俱是朝主座行有一礼,道:“见过首执。”
首座道人回有一礼,便道:“唤诸位廷执至此,是方才浊潮变动一事。”
众廷执都是神色肃然,方才浊潮变动虽是转瞬即逝,近乎难以察觉,可任何与浊潮相关的变化皆不是什么小事,都是不可忽视的。
林廷执这时问道:“钟廷执,你这边可知端倪么?”
钟廷执道:“方才来时,我与崇廷执、长孙廷执合力推算了一番,却是无处着落,此番变动,似是来得无名。不过这里只的两种可能,一便是近来变因。”
他顿了下,“这许有可能是前番我与上宸天斗战还有余波所致。”
众廷执都是思索了起来,前番攻伐上宸天乃是从上层出动,而从上层穿渡一般来说是不会引起浊潮变化的,至少以往从未有过这等事。
可是话说回来,在此之前,也没有规模这么大,涉及如此多玄尊的对抗,更不用说还动用了数件镇道之宝,且偏偏就在此战之后才出现了这等浊潮变动,所以的确也很难言是不是受此影响。
戀 戀 不 忘
戴廷执问道:“还有一个可能呢?”
钟廷执道:“还有一个可能,那并非是近因,只是浊潮自化变动,只是巧合落于今朝罢了。”
崇廷执接言道:“照以往之推论,每一纪历经过一次浊潮变动,到我天夏到来之后,恰是轮转到第六次,这数次浊潮变化虽然长短不一,可延续周时大体相仿,可自我天夏入世之后,却又有不同了。
以往浊潮每一次过去,必是将上一个天地主宰覆灭,又生一个新主,待得下回再是倾覆,如此轮转不休。
而我天夏渡世而来后,虽遭浊潮侵袭,却是不曾覆亡,故若往后,浊潮若不是就此沉寂,待得下回再是寻机,那许就会屡屡兴潮杀我,若是后一种,那很可能会频频变动,方才那许就是变动之前兆了。”
张御在一旁听着,在看过金册之后,他也是了解到,玄廷过去其实一直在寻求彻底解决浊潮的办法。
通过观察推算之后,发现浊潮变化如同潮涨起落,消退之后,必会再来。所以现在的时刻浊潮并不是消失了,而是潮水低伏之期。
只不过过去浊潮是有规律可寻的,可在天夏挺过浊潮之后,可能就不是如此了,结果可能就是入崇廷执所言一般。这在过去只是诸多推论之一,可如今看来,浊潮却是极可能朝着这个方向上变化。
玄廷也曾设法阻止浊潮,可是后来发现,浊潮一如水流,堵不如疏,强行压制,反可能造成更大祸乱,反而应对分散的浊潮之势却是相对容易之事了。
林廷执想了想,道:“浊潮不管是否再至,都需做好其会到来的应对。”
韦廷执道:“上一回我应对浊潮之势有诸多疏漏,那是对此情形认识不足,还有上宸天逼压,幽城离我而去,使我势力大损之故,再加上内层种种变故,才用了数十载方才得以平息,现如今上宸天覆亡,外层威胁几近于无,若是只应对于内,凭我天夏之力,当是不难。”
竺廷执想了想,道:“按照过往浊潮轮转来看,浊潮之变,乃是内外一并变化所致,往往内乱之后,便无力自外侵入进来的大敌。
而纵观过往,无论异神、神怪,皆非土著,都是自外层而来,眼下外层虽除了邪神,似再无其他,也难说会否自虚空深处或他世落入我处。
再则,似过往那些被覆灭之主宰,也不见得就此完全终落了,在浊潮激变之下,也可能会趁势兴风作浪。”
张御这时出声道:“竺廷执言之有理,不说此世更早之主宰,只说上一纪历的异神神怪,便一直遗存至今,扰我许久。难说不会再有古旧异类醒来,此前廷上内拓乃是合适之举,正好筑立起了内守之势。
只是浊潮若兴,却需得注意一事,天机变化,诸般阵法或当再不能用,势必另举器物以作替代。”
众廷执点头,前次浊潮之所以造成那么大的破坏,就是诸多用于屏护洲域的阵法被坏,导致护御之力大损,只能靠少数修道人护持庞大的疆域,因为人手有限,这便顾及不过来了,而之前被扶持起来的玄修也是在那个时候显现出了极大作用。
林廷执道:“张廷执顾虑甚是,上一回乃是浊潮隔绝之下,上宸天又趁幽城分离而去,我正疲弱之时压迫而来,清穹之气无法播传至地陆之上,这一次我当准许分拨各方玄首一缕清穹之气,用于守御。”
崇廷执则道:“诸位,崇某以为,我等该当扶持造物。”
说出此言后,待众廷执看来,他又道:“似如以往,各洲域全靠修道人守御,一旦修道人受损过多,便即无法遮护所有,且谁也不知敌势如何,自是我方之势越是强盛越好。
而在如今,各洲域却是都有了披甲军士,还有飞舟玄兵,已然是有了反抗之力,若能得有更多扶持,想来不仅可作守持,也能打了出去,做到御敌于疆域之外。此事崇某以为不可耽搁,而要尽快,是等到临了才去提升,那却是来不及的。”
韦廷执沉吟片刻,道:“崇廷执所言虽有些道理,可却不必如此激进,便要扶持造物,也可先从四大府洲为始,待观得利弊,再作后图。”
众廷执听罢,心中都是认可此言。
四大府洲负责向外开拓,本就是一十三洲四方之屏护,且四洲都是新立,人口并没有内洲来得多,便是有什么错漏,弥补起来也是容易。
林廷执道:“韦廷执此言妥当。”
崇廷执这时倒没有再去争辩,他知道扶持造物一事乃是涉及玄廷大略了,变数极大,不会就这么轻易定下的。
今天他就趁势提上一句,能争取到多少就争取到多少,事情可以一步步来,总能达成所愿的。
毕竟浊潮若真是重新卷土重来,那么威胁是实实在在的,而扶持造物不但保持民生,还能使得底下拥有一定的抵抗之力,只这一点,玄廷就不会拒绝。
玉素道人这时道:“事分利弊,浊潮再起,却也不完全是坏事。据玉素所知,上宸天一亡,外宿有些修道人以为大势已定,却是生出了懈怠之心,这却是不应该。
我等修道,非是为敌众,而是求得至真道理,敌手不过是妨碍,若是妨碍去了,反而自身怠惰下来,这便违了本意了。”
林廷执叹道:“此也是过往内外交迫过重之故,骤然去敌,忽是松懈,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若能自行调和,步出困顿,却也是一场修行。”
因浊潮之事究竟会是如何变化,眼下还无法完全确定,还待观看后续,故廷上在拿出了一些对策之后,诸廷执再是商议了一阵,化身便即各自散去了。
张御化身退出议殿之后,就回到了正身之上,他也是由此了解了诸般事机,略作思索,便对面前的梁屹、金郅行二人关照道:“方才浊潮有所异动,已是惊动廷上,这洲域内外远还未到安稳之时,两位可都是做好准备。”
梁屹和金郅行听罢,都是肃容回言道:“我等随时敬候廷执之谕。”
张御再是吩咐两句,就令二人自去。
他思考了一下,这般一来,守正宫已是有四位玄尊监察内外了,放在往常已是足够了,可若是浊潮到来,只这几位还是不够,那时说不定需的设法招揽更多守正。
他于心下一唤,唤出了大道玄章,留意训天道章之上,发现只是方才这么一会儿,各守正驻地已是送了过来不少报书,并还在陆续增加。
不难见到,只是那浊潮变动那一瞬间,各洲宿就多了一些异变,荆丘上洲之外,可以看到一群大鸟之影飞过,其之庞大,足可笼罩地表,令人为人惊怖,然则天空之中却是什么都没有,并不曾感应到有任何物事。
豪门天宠:别惹重生傲娇妻
益岳上洲那处,山岳之中印刻古老壁画之上,本来一组组膜拜异神的人形图画忽然变换了姿势,一个个站立了起来。
庐扬上洲之外,有人见到海面之上有巨大的脚落下来,踩入海中,像是巨人迁徙,可是过去察看,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并云上州之外,那三个前纪历的神异生灵则疑似活了过来一瞬。而类似之事下面还有更多。
这些事情虽然琐碎,没有造成什么太大后果,可是浊潮掀动的影响已是在不经意间中出现了。
尤其是并云上洲那里,这等可能是前纪历主宰的生灵,他是最为警惕的,思索了一下,决定往那里一趟,亲去看过。
……
……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十章 天機自渡行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元都玄图挪转十分方便,瞻空道人传命下去不过半刻,位于这片广大空域之内的元都一脉弟子便已是聚集了起来。
不过并不是所有元都派的修士都在此地。其中有一部分其实早被瞻空道人带去了天夏本土。
几年下来,这些弟子其实已是半融入了天夏,眼下也是无需再叫回来了。
张御此刻正立于高台之上,负袖看着远空的景色。
玄图之内,风光秀丽,壮美万端,平常之人只能看到这些外表,可是在他眼中,玄图中的所有物事都是有蕴藏着一种独特的玄机,这个玄机与这方镇道之宝一般,时时刻刻都在转挪变化之中。
上一回他来这里,只得匆匆一瞥,虽也从中看到了一些东西,但却是如隔薄雾,隐约有感。现在他道行修为上来,却又是另一番感触了,已然是能隐隐约约看到其中的玄机变幻了。
且他不难从此中分辨出来,元都派的功法修持,若不是资质十分上乘之人,那么是离不开这片天地的,因为人驻宿在这其中,就会时时刻刻受这方镇道之宝的运转的影响,不自觉的与之契合。
可是久执于内,便难见于外,他认为一旦与这方玄图过于契合,那反而可能就跳脱不出去了。
转念到这里,他也是忽然想到,也难怪不论荀师还是瞻空道人,都是去外找寻弟子,恐怕就是因为这个缘由了。
瞻空道人这时走了过来,道:“廷执,诸弟子俱已唤到,正在台下等候。”
张御点了下头,转身而行,他从三座并列的飞檐廊门中迈步而过,来到大台之上,随后往底下看去。
底下大约有两万余数的弟子,元都派从上到下,无论功行高低,除却一些仆役之流,差不多都是在这里了。
而随着他目光落下,底下众人也是抬头看去,大多数人只是看了一眼,便都是一阵神情恍惚,气息不稳起来,他们只是看见了一片笼罩在星光之中的道人身影,其余什么都看不清楚,可偏偏又觉得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怎么也无法避开目光。
狄溟、戚未央等人都是有见识的,都是心头震动,猜测这位的层次很可能比瞻空道人更是高明。
而心中生出这等吸引之感,那是因为求道之人求的是道,而上面这一位虽只是站在那里,可其本身就展现出了某种道理,这是他们身为低辈修士对于更高层次修道人的向往。
张御此时开口道:“元都一脉已然并合入天夏,元都修士亦为天夏之修士,但天夏修士必先明天夏之法礼规序,此回令诸道去往天夏玉京,沐礼修文,待得明悉诸教,诸道若不愿留于彼,则亦可归返。”
床咚小萌妻
他所言的乃是玄廷早就定下的策略。
元都派虽不像上宸、寰阳派那般严苛,没有像这些门派不把下面弟子当人,不过比起天夏来,能做的选择却也实在太少了,资质差就只能落在底层,这是他们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因为这里唯一出路就是修道。
而在天夏则不同,哪怕一个寻常弟子都是有其作用的。
且天夏并合诸派,可以选择的功法众多,有些人未必是资质差,而是与功法不契合,这就给出了更多可能。
哪怕不去修道,也有造物一途可走。若是激发出了神异力量,那么同样长寿可期。
张御言语之中自有一股让人信服和安抚之力,哪怕没有施展什么神通手段,底下众弟子听了,不自觉就生出了信任和安定之感。
说完之后,他对瞻空道人道:“观治以为如何?”
瞻空道人道:“如此处置,倒也恰当。”
张御道:“观治,下来还要劳烦你将所有人送去玉京。”
其实元都一脉的修道人,除了这些弟子外,还有王道人和乔悦青二名玄尊。不过自当日一事后,瞻空道人带着两人去往玄廷请罪,玄廷也是照拂他脸面,勒令这两人等在门中禁守闭关。
玄廷既然早已做出决定,只要这两人不曾自行出来,那么他也不会去再加苛难。
瞻空道人打一个稽首,肃然道:“瞻空领谕。”
他闭目感应片刻,而后拿一个法诀,随着一道浩荡金光落下,将两万余修士都是罩住,只是瞬息之间,就将其等俱是挪转了出去。
虽是一次挪转众多修士,可即便亿万弟子,也比不上一位玄尊,所以此事反而做得很是轻松。
瞻空道人做完此事后,又问道:“廷执,门中还有两万万天夏子民,不知玄廷准备如何安置?”
元都派不是只有修士,更有当初迁徙至此时一并带来的天夏子民,不过这些子民似是长久待在元都玄图之中,同合过甚,从中挑选出来的弟子反是很少能修炼到上层境界的,所以在天夏到来后,元都上层修士都是去天夏子民当中找寻弟子的。
张御道:“稍候玄廷当会有人来处置此事,这些天夏子民由得他们自愿,愿意去得天夏本土居住,可以迁居,若是不愿,也可继续留在这里。”
两万万人口若是能迁出去,那新立一个府洲都是可以了,但这些子民以往都是是受元都门规管束的,乍然挪出去并不妥当。
不过今后不会如此了,稍候玉京设法调得许多事务官吏到此负责管辖,并使这些子民了解天夏规序。如今天夏有盛剧,可以很方便很直观的让这些子民知晓并了解天夏,待得时机合适,再做进一步的妥善安排。
他与见诸弟子都是离开此间,道:“观治,我等也该去玉京了。”
瞻空道人道一声好,再拿一个法诀,金光又落,瞬息敛去,待二人身影再出现时,已然是出现在了玉京城外一座露天法坛之上。
这个时候,似是感应到他们到来,三道祥光从空落下,玉京三位镇守,玉航道人,邓景、琼英三人一齐现身出来,他们俱是上来一礼,道:“见过张廷执。”又对瞻空道人一礼,“观治有礼了。”
张御还有一礼,放下双袖,看向三人道:“此番事机,三位镇守想也是知晓了?”
玉航道人道:“玄廷已下诏旨,我等当会配合好玄廷,一并将这些同道安排分理妥当。”
张御颌首道:“那便劳烦几位了,最迟半月之内,便当将这些同道送去各洲域。”
修道人学习甚快,天夏礼法规序此类这东西学起来也至多几天,但是如何奉行又是另一回事,这就需要较长时日了,故需分散送去各洲。
别看有两万多人,不过若是摊入到天夏各个疆域之中,那连半分涟漪都不会激起。
此时此刻,两万余弟子正分别落在玉京之外的浮空岛山上,大大小小上千个浮台将他们轻易容纳进来。
许多弟子也是第一次出得元都山门,不由好奇打量四周,不过有一物却是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是一座几可与苍穹比高的大台,几将半边天幕都是遮住,此便是玉京中枢所在“原尚台”。
便是狄溟和戚未央这般修士,在看到了这座巍峨壮观,与天竞高的大台后,心中也觉震撼,更不用那些常年在元都山门之内,大多数时候只与自然风光相伴的弟子了。所有人此刻都是惊叹不已。
无论什么时候,人力造就宏大建筑都能给人带来更直观的冲击,就如此刻,看到此物的一瞬间,元都诸弟子对于天夏的强盛有了一个崭新的认知,心中不自觉就生出了一股敬慕向往的情绪来。
不过就在此时,天中大日微微闪烁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在场诸修无一人有所察觉。
此刻正与玉航三人说话的张御,却是忽有所感,抬头看有一眼。就在方才,他感觉到原本已是近乎消退下去的浊潮忽然波动了一下。
并云上洲之外,胞海。
地底广大空域之内,楚道人一直坐守在洞窟之中,这个时候,他有些诧异抬起头,同时皱起眉头,因为他感觉到,对面那三个巨大的神异生灵,方才似乎动了一下。
他神情微肃,想了想,站了起来,将身边一枚晶玉推动了一下,霎时一道讯光传递了上去。
做完此事后,他还不放心,从远处唤来一名弟子,道:“这里情形有些古怪,你上去一回,告知上面,望玄首能够来此设法看一下。”
那弟子肃容揖礼而去。
等了没有多久,忽然洞窟之中大方光明,他一抬头,便见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道人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他知这是玄尊元神到来,立刻站起,恭敬一礼,道:“见过玄首。”
那道人元神则是看着前方,缓缓道:“你未看错,此物方才醒来了一瞬。”
楚道人一惊,道:“玄首,不是说千年之内,这东西不会醒来么?”
那道人元神道:“那是天机无有太大变动,而在方才,天机似是有了一线变化。”
“天机似有变化?”
那道人元神淡淡道:“自我天夏入此世之中,天机变化还少么?不说在我之前,此世更是经历过六次纪历之变,再有变动,又有什么奇怪?”
楚道人微微一变,“玄首是说?可能又有变局?”
那道人元神道:“或变,或不变。”他抬头看向上方,“这些自是有廷上诸执思谋,你我且顾好你我该顾之事便可。”
……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八章 表裡歸治正推薦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在交代下去后,没过多久,明周道人引路之下,甘柏、常旸、薛毕薛道人等人被唤了过来。
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原本做过上宸天使者的卢星介、还有同样从幽城投靠过来的昌泽昌道人,也是一并在列。
这五人都是玄廷初步拟定,并准备派遣去警星之人。
五人入殿之后,先后过来与张御见过了礼,张御也很是客气,请了他们在殿中落座下来,下来他直接言道:“诸位想必都是知晓,今回我唤诸位到此的用意了?”
昌泽昌道人是最后一个投靠天夏的幽城修士,也是他和金郅行、甘柏配合,破坏了幽城大阵,将其中天夏子民解救了出来的,故是此刻他的表现最为积极。张御这一问话,他立刻回应道:“是,张廷执,明周道友都是与我们说过了,我们已都是立过誓言了,我等都是愿意前往警星镇守。”
张御道:“既然诸位已是明了,那我也不多作赘言,几位坐镇警星因先前得功罚罪不等,在外间据守年月亦是不同。”
他看向常旸,道:“常道友。”
常道人站了起来,双手一抬,道:“常某在。”
张御道:“常道友以往不曾杀戮过天夏子民,亦不曾与我天夏修士有多少争斗,此前还曾设法令数位道友反投到我天夏,故是常道友只需镇守十载便可得回转,若是十载之后愿意继续镇守,则可算作积功。”
常道人一个正揖,道:“为天夏效命,乃是常某之所愿,待常某赎过之后,天夏有用得着常某的地方,常某都可去往效力。”
薛道人听到他这个说此,心中哼了一声。
常旸每次斗战都落在后面,每次撤退都是第一个走,每次对抗都是能不出力就不出力,这又怎么会有什么侵害到天夏的地方呢?根本就侵害不到吧?
反倒是自己,这般讲诚义,一心为宗派出力,却是成了需受天夏严惩之人,这个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就没有诚义之人的容身之处吗?
张御这时看了过来,道:“薛道友。”
薛道人立马站了起来,正色应言道:“薛某在此,请问张廷执有什么要吩咐的?”
张御道:“你与常道友一般,皆是自上宸天而来,你也当镇守一座警星,你虽然及早归顺了天夏,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死伤,使我天夏攻势更为顺利,可遍数过往,你也曾犯下过杀伤我天夏修道人之事。虽那时是两家敌对,你是奉命行事,但功过当是分开来论。
按玄廷定下规序,你镇守警星当以三百年为限,若是上神昭、寰阳等派归来,则需上前阻拦,你可是愿意么?”
薛道人心中愤然,这不就是流放么?
常旸不过十载,而他却是三百载,这是三十倍差距,这世道当真是不公,讲诚义的人就是落不了好!
如若可以,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他一抬头,大声道:“薛某本该重惩,张廷执却给薛某如此机会将功赎罪,薛某实在感激涕零,必定忠谨于事,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
张御微微点头,再对卢星介言道:“卢道友,你与薛道友,亦需镇守警星三百年,你可有异议么?”
卢星介沉吟片刻,道:“天夏能给卢某一个机会,卢某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三百载也不算长,只是未来上宸天若是真的归来,还请廷上不要派遣卢某对上上宸天,毕竟卢某出身此派,如今叛了出来,也不愿再与故旧对上,还请廷执成全。”
薛道人不由暗自皱眉:“明明是反正,怎么能说是背叛呢?”
张御考虑片刻,道:“卢道友是否会对上上宸天,那现在无法说准,若是三百载之中此辈突然归来,并与卢道友你撞上,那天夏自无可能将道友调了回来,所以我无法应承于你,卢道友你若觉得不合适,那么我立可将你送回镇狱。”
卢星介露出无奈之色,道:“好吧,卢某收回此番说辞。”
薛道人哼了一声,心中愤愤道:“此人已然投靠了天夏,却还装出这副诚义的嘴脸,其与常旸一般虚伪。”想到这里,还撇了常旸一眼。
张御与这三人交代过,这才望向甘柏、昌毕二人,不待他问,昌毕就主动言道:“张廷执,我等一切都是愿意听从玄廷的安排。”
夫君排排站 茗门水香
甘柏则是小脸绷紧,一本正经问道:“张廷执,我等在外巡游,要怎么才能与玄廷联络?有什么事情,总要上报玄廷的吧?”
张御道:“此事我下来要说之事,诸位在外,都以可用训天道章勾连,甘道友乃是浑章修士,遇到事机,自可以此通传。”
他又看向余下几人,“而诸位在外时,身边则需有一个玄修弟子,以便随时交通,还有一些虽所事宜,诸位随后可问明周道友。此事耽搁不得,既然诸位已明自身职责,那么今日就可启程去往虚空。”
他看了明周道人一眼,后者对他打一个稽首,随后往某处一注,殿中顿时融开一个空洞,明周道人朝那里作势一请,道:“诸位玄尊,还请随明周来。”
五人相互看了看,便是随着明周人朝通道之中走入了进去。一到对面,却是发现自身来到了一座大台之上,远处是飘渺云海,而有五座大星半沉半浮于其中,其外表坚实,皆作灰白之色,周围则浮动着金色道箓,大小都是一般。
即便以他们的目光来看,其中差异也是微小到几乎不可辨,在他们以往的认知中,这等情况是很少见的,越是巨大的法器偏差就越大,可天夏偏偏就能做到,这无疑也是从另一面显现出了天夏的底蕴。
昌道人顿时露一脸赞叹之色,道:“也难怪天夏战败三派联手,光看此物,就是不简单啊。”
众人不由看了看他。
昌道人对于诸人目光一点也不在意,当初召集众人,他只是晚来了一步,就被显定道人拒之门外了,是幽城先把他当弃子一样抛却的,是幽城对不起他,又不是他对不起幽城,既然投靠天夏了,那就该用心投靠,什么架子都该放下。
明周道人道:“这五个警星,诸位玄尊可从中挑选一个镇守。”
甘柏两个小袖一摆,遁光一闪,已是落了其中一个警星之上,伸手拍了拍阵枢,就坐了下来。
他可不在乎什么警星不警星的,只要依旧能够用训天道章,在哪还不一样?
见他已是选定落处,余下几人也是各自选了一个警星落定,明周道人见此,便抬头沟通到某处,稍等片刻,便见一道道金光陆续落下,而后五人便与身下警星一同接连消失不见。
而就在张御处置职司之事时,那神气分身则依旧停留在东廷府洲之中,在这几日之中,分身还顺便见了见以往一众学生和柳光等人。
在与这些故旧叙旧过后,他也是算是彻底完成了此回巡游行程,不过接下来,还剩下最后一件事需要处理。
他抬起头往天中看去,并心中存念。
不过一会儿,便有一道椭圆形的阴影出现在了头顶之上,而后一道宏大金光落下,将他整个人都是罩住。
待他再是出现之时,却已是落在了一只飞遁往来的飞舟之中,瞻空道人和一个俊秀的道装少年正站在那里。
瞻空道人笑呵呵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张廷执有礼了。”道装少年对着规规矩矩一礼,“小谷见过廷执。”
日本 戰國 小說
张御也是还有一礼,“瞻空观治有礼。”
虽然瞻空道人此回有大功,玄廷有意提升他名位,不过他坚辞不受,也就仍是担任观治一职,只是设法偿补给了他更多玄粮。
瞻空道人这时道:“廷执今次唤得老道,是要去什么地方?还是有什么需老道我出力的么?”
张御并没有遮掩什么,而是直接说道:“观治也知我近来正忙于整合守正职司,故欲往元都原先山门一行,并设立驻地,梳理元都之事。”
瞻空道人听了这话,神色严肃了一些,点头道:“此是应该之事。”
元都派并入天夏之后,名义上已然是不存在了,只是在上宸天未灭之前,玄廷采取暂时放任的态度,内部一应诸事都是悉按原来,没什么太大变动。
而现如今上宸天已灭,已是可以腾出手来,将此间之事重作安排,将上下纳入天夏规序的管束之下了。
瞻空道人想了想,道:“不知廷执准备何时前往?”
张御道:“观治此刻可是方便么?”
瞻空道人道:“我这处倒无他事,这便可与廷执同往。”他拿动法诀,运法有片刻之后,便一道金光落下,将三人照落其中,而在光芒持有片刻之后,这才往上一收,那阴影也是随后退去。
爹地请你温柔点 果喵
张御在光芒散去之后,感觉自身已是脚踏实地,只是这时候,他抬头一望,却见一个笼罩在金光之中的道人身影立在前方,面目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身影。他不禁有些意外,双袖抬起,郑重一礼,道:“学生张御,见过荀师。”
……
……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第七章 盛光入畫影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安小郎应下之后,又一拍脑袋,道:“对了,学生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老师。”
他躬身一揖,脚步匆匆跑了出去,很快又跑了进来,这时手中已是多了一个半人高的长卷。
他来到案台之前,将此物摆上,而后缓缓打开。
待将长卷完全摊平之后,伸手在上面一抚,就见一道光芒飘荡出来,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乐声飘荡出来,便有一幅幅画影飘了出来,竟然由此演绎出了一幕盛剧。
他得意道:“学生了用几年时间,和几位师匠合作,以拓玉为基造出了这影画,这是里面最好的一件,特意挑出来送给老师。”
张御看了一会儿,不觉颌首道:“这礼物很不错,为师收下了。”
安小郎开心道:“老师喜欢就好。”
张御道:“我自然是喜欢的,你上次所造的造物玄兵很好,可是这东西,也丝毫不逊于这个玄兵。凭借此物,天工部不授你一个大匠就说不过去。”
玄兵能造成极大破坏,可这东西所能造成的影响一点也不小,甚至可能更大,现在观看盛剧,都是只能去往盛剧院,可是有了这东西,哪怕是偏远地带都能看到了,不说其他地界,便说在东庭这里,用于教化土著可比单纯的说辞强多了。
而且东庭如今能在四大府洲之中独树一帜,除了得益于伏州之外,还有就是东庭那一幕盛剧的影响了。
源自于精神上的共鸣或者干脆出于对那部盛剧的喜爱,这使得许多人往东庭来,而迁徙到东庭的人口远比其余三洲来的多。
虽然其余三洲也是推出了本洲的盛剧,用来宣扬自身,奈何东庭流落在外的百年奋战和其中一些打动人心的过往实在不是一般的开拓能比的。
还有一个,东庭有着丝毫不亚于青阳上洲的造物技艺,无论出行居住都是异常方便,饮食也是丰富,再加上壮阔的美景,使得许多人都是选择到此定居。反观其余三府洲,或多或少都是缺了某些东西,对此下来也就不那么吸引人了。
安小郎得他夸奖,开心同时,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由挠了下头,他自己就觉得这只是一个消遣的东西,并没有对此太过重视。
张御却是道:“你不要小看此物,此物可是有大用处的。不过不单单是盛剧,你也可以试着放入他物,譬如东庭有许多本土无有的特产,只是不为人所知,你可用此物让人知晓,而反过来,在本土之上也是一般。
安小郎眼前一亮,道:“对啊。”
张御只是说了一句,他马上就想到了这里面的种种好处。当然他在意不是此物所能带来的金元,而是这东西真正有用了,一件东西只要有用,有更多人需要,那么他的造物工坊就可以再度扩大了。
张御这时道:“你送老师一样东西,为师也赠你一物。”他伸手一拿,凭空摘来一枚精致树叶,看着像是一枚玉片,其薄若蝉翼,通透无比,可以直接透过表面看到其背后的物事,他道:“你且拿着。”
安小郎小心接拿入手中,感觉触手一片冰凉,他抬头道:“老师这是?”
张御道:“此物自有玄妙,你回去慢慢探究便是。”
安小郎嗯了一声。
在这里又待了一会儿,他知道不好多打扰老师,便就告辞回去了。
他一路想着怎么改进那造物,待兴冲冲回到工坊之中,随从卫山走了过来,低声道:“小郎,那人又来了。”
安小郎一怔,随即心里一阵烦躁。他很讨厌那人,可那人偏偏是拿着自己老师郭樱的书信来的,也算长辈,他也不好直接赶人。
他让卫山回去,自己走入大堂之中,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其人身着一身圆领古服,正神态悠闲的看着四周精美的小型造物,此人见是他归来,道:“小郎回来了。”
安小郎不客气道:“你又来干什么?”
中年男子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只道:“小郎可是考虑好了么?”
安小郎哼了一声,大声道:“我不会把东西交出来的,你们别做梦了!”
冥婚撩人:鬼夫太嚣张
中年男子也不生气,微笑道:“小郎二十岁可是都不到,若是这般年纪就能成为大匠,那是可是前无古人,可你每耽搁一天,就可能导致后来有一个人可能超过你,还不是凭自己的真本事,你觉得你甘心么?”
安小郎一听,果然被他说点急迫感,可他没这么容易被人偏,撇嘴道:“凭我的技艺和贡献,早就能成大匠了。”
中年男子道:“这可不是小郎说了算的。”
安小郎道:“这不公平!”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这世上不是付出就有回报的,我在小郎这个年纪,也与你一般有才华……”
楚留香新传 古龙
他看着安小郎一脸怀疑的神色,又笑了笑,“当时我与小郎你一样,也以为只靠自己的才华就能得到该有的东西,可结果呢?我的同僚一个个爬了上去,可偏偏我不行,试问他们的技艺哪一个比得过我?”
说到这里,他神情一时也是变得愤愤不已,不过很快又平复下来,又道:“如果我不是娶了宗匠家的女子,我又何曾可能有今日之地位?”
安小郎看了看他,有些好奇问道:“那你后悔么?”
“后悔?”
那中年男子呵了一声,道:“怎么不后悔?我要是早些放下矜持,早些领悟到这些,而不是像当初那么倔强,或许今日就不是我站在这里了,而是我指使他人来这里了。”他看着安小郎,“有的事坚持到最后,损失的终究还是自己。”
安小郎咬定不松口道:“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
中年男子又是笑了笑,但是笑容之中多少带有几分不以为然,他摇头道:“你会答应的。”他没有再多说,就这么走了出去。
安小郎哼了一声,他之前不肯答应,乃是因为还是年轻人,就不服输,可心里总有些发虚的。可是之前到了张御的支持,他就一点也不怕了。
再说他和天机院的那些人不一样,他在东庭这里有自己的天机工坊,造物还都是用在东庭府洲和青阳上洲两处,所以他根本不怕和玉京天机总院的一些人对着干。
不过他也是忽然想到,要是看说服不了他,用其他手段呢。
他心中一动,取出了张御给他的那枚青玉叶,只是才想着自己看时,此物忽然化为一道光芒一闪,随即他便看到自己身上披了一件青玉色的合身衣袍,并且随着自身的呼吸产生一种律动。
冷枭的特工辣妻
他脑海之中莫名多了一个意念,立时明白了这衣物是一件法器,具有远比神袍强大的守御之能。再是一转念,光芒一闪,衣袍又变回了方才那一枚青玉叶。
凤主沉浮:无良帝后太猖狂 萧宝贝
他顿时觉得十分好玩,意念一动,再是披上衣袍,再是还变回来,在一连来回变换了十几次后,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最后将之一直化作衣袍披在身上,这才放心的去琢磨如何打造更好的影画长卷了。
张御神气分身还在东庭的时候,他位于清玄道宫之内的正身已然知悉了所有,到此为止,他对各洲宿的情形已是了然于胸。
而守正宫的职司调整,也是可以开始着手布置了。
在他设想之中,内层和外层都至少要需有一位玄尊负责监察,若有上层的异神或是神怪出现,便可及时处置。
并且还需要一至二人随时负责接应。而接应之人最好是玄修,这般能通过训天道章随时去到可去之地。
这个人选他先是想到了梁屹,还有一人,他觉得金郅行颇是合适。
思考过后,他唤了一声,道:“来人,把朱守正和梅守正请来。”
神人值司立刻前去传谕。
在等了有小半刻后,朱凤、梅商二人被神人值司引路之下走入了大殿之中,二人见了他,皆是正容稽首道:“张廷执有礼。”
张御回有一礼,道:“两位道友有礼。”
恶魔宝宝之冷少请负责 尤涵姬
他抬袖请了两人坐下,便即道明唤二人来此用意,“三年之前,廷上便将守正职司交予我来处置,只是那时候内外各洲宿情形不明,故未有什么变动,如今待重作一番安排。”
朱凤道:“有什么交代,请廷执吩咐就是。”
梅商也是点头。
张御道:“现在上宸天已是覆亡,外层威胁主要来自于邪神,不但需要防备,还需挑选合适时机出外主动清剿,便需有一人负责这一处。内层则需有人盯紧各地神怪频发之地,若有神怪或异神复苏,则需前往处置。”
他看向二人,道:“此事颇不轻松,我并不强迫二位,若是两位不愿,自也可以卸脱守正,归去云海潜修。”
朱凤道:“贫道自是愿意的。”
梅商想了想,道:“在下听凭张廷执的安排。”
张御见两人都无异议,便又仔细交代了一番,随后令二人自去,不过他并急着去找梁屹和金郅行二人,而是唤道:“明周道友可在?”
殿内金光一闪,明周道人现身出来,恭敬一礼,道:“廷执有何吩咐?”
张御道:“劳烦道友去把甘道友、常道友还有薛道友他们请来此地,警星之事,也该有一个妥善布置了。”
……
……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txt-第五章 治靈可造真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龙大匠听他如此说,想了想,摇头道:“安小郎可是曾做过东庭前任玄首的学生的,这些东西据传也是那位给的,那可是一位玄尊,如今地位怕是更高,安小郎若不愿将此拿出来,我们怕是难以让他拿出来。”
于大匠道:“方法有许多,这只看他自家是否愿意,有的事情并非是要用强项得来的,安氏老爷子我也是认识的,还有安小郎的老师郭樱郭大匠,那也是总院的大匠,我们可以找她说项。”
龙大匠道:“还没有结果么?”
于大匠道:“此事急不来,况且目前还有包括龙兄你在内的几个大匠未曾参与进来,若是能得有突破,那就不必要去做此事了。”
龙大匠点了点头,他往前走了两步,望向三个那神异生灵,只是他所身处的是一座高台,距离较远,目前已是到了边缘处,所以看个大概,细节看不太真切。
这时远处有声音传来道:“龙大匠若是就近看一下,那可下去看过。”
龙大匠转头望过去,才见远处台地之上,有一个向内凹陷的壁龛,一个望着有三十余岁的修道人正盘膝坐在那里,由于相隔较远,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那里还有人,不过对方声音却是清清楚楚传递到他耳中。
于大匠道:“这位是楚道修,此间所有修道人都是由他管束,楚道修自我等入驻这里后,就一直在这里,为了确保此间安稳,已经十多年没离开过了。”
龙大匠很是意外,他也是郑重对楚道人一礼。
楚道修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对这些古老的东西有兴趣罢了。”
乡痞艳福 云上僧
龙大匠又看了看楚道修,不知道为什么,他觉这位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奇怪,与以前接触过的修道人似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他也没去深就,收拾好心思,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随后小心往三个神异生灵处去,尽管知道这些生灵不会醒过来,可他是仍能感觉到一股沉重压力落在身上、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变得急促了起来,只是短短百来步,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负重攀山一般,浑身大汗淋漓。
楚道人这时一挥袖,一枚丹丸飞来,并道:“龙大匠,服下去。”
龙大匠一把抓住,毫不迟疑吞服下去,待药力化开,果然感受心绪镇定了不少,定了定神,回身对着高台上方一礼,再是往前走近了一点。
全 本 小
到了大约还有三丈远的地方他停了下来,抬起头望去。站在这里,能够更清晰的感觉到这等生灵的巨大,还有自身的渺小。
那不仅仅是体型上的差距,更是生命层次上的表现。
虽然他平日也面对那些修道人,可是玄尊却从未接触,现在面对这等与玄尊可能居于同一层次的生灵,他有一种似尘埃面对天地的错觉。
他努力呼吸了下,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起来。这些鼍人身上的鳞片和石墙完美融合成了一体,像是天生就是在上面雕凿出来的。
并且可以看到,上面有什么破损和缺洞,身体也有很多残缺的地方,石墙上也有许多裂纹和剥落的缺口,像是遭受到了暴力的攻击。
于大匠这时来到了他身边,神情凝重道:“当初那个远古神明便是倒在了这堵石墙之前,其到来目的不明,但无疑对这些个神异生灵造成了一定破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完成此事,反还因此失去了所有生机。”
龙大匠道:“那个远古神明呢?
不 斐
于大匠道:“已然拖回去了,不过其身躯如同朽木一般,除了庞大一点,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神异之处,现在也还是在探研之中。”
龙大匠仔细看了一会儿,心中仍是有不少想问的,当还想说什么时,于大匠抬手制止他,道:“出去说吧。”龙大匠意识到了什么,点了点头。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地面之上,并在一处视线交好的土丘之上站定,龙大匠道:“现在到哪一步了?”
于大匠道:“我们已从这三个鼍人身上提炼出了一种奇特的灵菌,并以此造出了二十五种造物生灵,这其中只十二种可以继续向上的潜力。
但是越向上数目越少,现在到了最后那一层关口之前,不出预料只剩下一种了,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闯过去。这里需要更多大匠一起探研了,龙兄,你我共事良久,我知道你在‘融寄’一道上颇有长才,希望你能帮到我们。”
龙大匠郑重点头,道:“龙某自会尽全力。”他又道:“于兄,这处地界发现了多久了?”
“大概有九十多年了。”于大匠叹道:“只是以前没有办法利用这一切,也只是干看着罢了,好在最近这几十年来,造物技艺得了长足进展,我们才又重新拾起了此事。”
龙大匠想了想,道:“九十多年?那差不多浊潮兴起前后。”
于大匠道:“正是那个时候,或许也是浊潮的影响才显露出了这里。”
他这时道:“龙兄可知么,上面有一个假设,说每一次浊潮兴起,便是一次纪历轮转,便有一个注定的文明兴起,而原本的主宰必将衰灭。
而我们天夏却是打破了这个固束,但这个打破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或许一些古老的东西会因此而醒来,也或许有更多东西到来,试图把我们推到,以回到原先的轨迹上去。”
龙大匠沉声道:“之前那这一切并没有把我们天夏冲垮,在此之后天夏更不会因此而倒下!”
于大匠赞同道:“正是,过去那些魑魅魍魉,又岂配与我天夏并列?”
他振声言道:“这般波澜壮阔的天地大潮之中,我天机造物一派也当成为天夏的一支可以推动大潮力量,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只是任由那些修道人去充当这天地的主角。”
龙大匠看着这广阔的天地,道:“是啊,正该如此。”
于大匠道:“自古以来,修道人只有少数人能成,如今把持着上层都是修道人,然而造物却可让天夏无数子民不经修炼就能触摸到上层,为了这一个梦想,哪怕为此付出再多,于某亦是愿意。”
龙大匠叹道:“我天夏与上宸天一战中,我造物一派的斗战飞舟和造物玄兵都是被拿了出来用的,只是并不是什么能够左右战局的东西,只是拿来当了辅助,”他叹道:“所以这还远远不够啊。”
于大匠道:“是的,那还不够,原本我们寄希望于造物甲士,只是如今还是欠缺太多,便是打造出来也无有合适之人去穿,这条路走了几十年也未曾走通,但是眼前这条路却是极可能走通的。”
这个神异生灵本来就是上层生灵,就是一个现成的模板,不懂的地方,他们照着描摹就是了。
而且关键是这东西是可以光明正大拿出来做钻研的,实在不成,还可以趁着上面正在支持造物扩展,向偏向于他们的一些上层修道人递申书,求请支持。
东庭府洲,伏州。
班岚从高台之上下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居处,并让弟子去把何礼寻来。
何礼很快到来,入内之后,躬身一礼,道:“先生,有什么吩咐么?”
虽然上宸天覆亡了,可是他们两人却是一条船上的人,再加上班岚本人的确很有能耐,所以他也是一直跟随着。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王存业
班岚道:“方才我被张守正唤去了。”
“张守正……”何礼开始有些不解,可待明白过来后,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之色,慌张无比道:“这,这,先,我……”
班岚看着他道:“其实我们早便暴露了。”
何礼勉强定神,颤声道:“那,那现在?”
班岚道:“现在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守正令我负责调查复神会。”
何礼听了这话,渐渐冷静下来,同时心思活络了起来,露出了喜色,他发现这却是一个机会啊。
对于复神会他们倒也是说得上了解的,作为上宸天的暗线,他们对于和天夏的作对的组织自也是设法详细了解过的。
他很快进入了状态,想了想,道:“先生,复神会三年前在崔玄正打击之下,已然没有踪影了。”
班岚却是肯定道:“他们一定还在,除非是放弃自身的理念。过去的东庭,复活一两个异神就能引发一场变乱,可自府洲扩张,张守正到来之后,这事情再也不可能发生了。
那时候他们心里就该清楚,要么就该撤走,要么就是对抗到底。一般人会选前者,但是任何组织都不会只有一种意见,我猜测,这应该是有顽固之人依旧奉行以往的策略,而另一派人则是隐伏起来,或许对此是乐见其成的,顺便还能清除异己。
崔玄正消灭的应该就是这些人。
所以此辈之所以销声匿迹,那是在内部退让,还有外部打击之下一起发生的。”
何礼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因为从他搜集的信息来看,这十来年中,复神会闹事的规模是越来越小,声势越来越弱,好像根本就没什么补充,极像班岚所言,他佩服道:“先生果真洞察入微。”
班岚道:“这只是一个可能罢了,假若是这样,那我们就是要把那个隐藏起来的复神会给找出来。”
……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二章 罷徵拓內合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走入了光气长河之中,来到了自己席座之上,转目一望,诸廷执也是一一现身而出,他先与诸位廷执见过礼。等有片刻,见得首座道人到来,再是见礼过后,随着一声磬响,便与诸廷执一同坐定下来。
首座道人缓声言道:“诸位廷执可有呈议么?”
钟廷执拿起玉槌一敲,发出一声磬音,他站起一个稽首,道:“钟某有一呈议。”
待诸廷执都是看过来,他才是言道:“首执,诸位廷执,我天夏自与上宸天一战后,一年整顿,两年休养,如今民生渐复,因外敌已去,我等也改是转为内拓了。”
林廷执道:“如何内拓?”
钟廷执道:“钟某以为,在维持原先格局之上,当是继续增扩府洲,好为今后万世计。”
韦廷执沉吟一下,道:“钟廷执的意思是要增洲扩府?可是四大府洲此际正向外开拓,有必要再设洲府么?”
钟廷执道:“再设洲府钟某以为也是有必要的,不过并非眼下,钟某所言,指的乃是扩中洲,增下洲。”
“中洲、下洲么……”韦廷执抚须深思。
钟廷执看向长河上端,道:“钟某留意了一下近三年来的四大府洲的传报,除了东庭之外,其余府洲无不是遇到了一定阻碍。
譬如安越都护府,那里发现了一处地海通路,那里有着各种神异生灵和异神,时时进犯洲域,牵扯了洲域不少力量。
再是昌合府洲,越是向外开拓,所遇土著异神和神怪次数便越频繁,盖因为我等将原本荒芜人烟的所在改造成了沃土,故是皆来抢夺。
这只是向外,而在内呢?如今各地纷纷上报,说是神怪渐多,频频对洲域发动冲击,剿不胜剿,原因亦是大体相同。
但钟某却是发现,青阳上洲却是少有受到侵袭的。”
说到这里,他看向张御,道:“我曾看过一份呈报,当初张廷执担任青阳上洲玄正之时,曾在荒域之中派遣修士营造了驻地营垒,当时是为了防御警戒霜洲的侵袭,后来则逐步成了聚集地。
正是靠着这一座座屏障,使得青阳上洲在外围就挡住了各种神怪和神异生灵的肆虐。
而青阳上洲这般情形,这说明此法是行之有效的,我等只要照此在外设布壁垒,各洲用少量修士再配合大量造物甲士,玄兵、飞舟,就能在野外立足,成为洲域之屏藩。
而当这些筑垒合在一处时,就能在洲域之间形成稳固的驻地,由以此扩为下洲、再是中洲,此可一步步去做,少则数十载,多则上百载,当便可剪灭内患。”
韦廷执想了想,道:“我亦同意此见,当初设立一十三洲后,若无上宸天、幽城脱离之事,那么以中洲、下洲为元节,用以串联各洲之举其实早该开始做了,如今钟廷执此建言,乃是将当初之策拿起,亦不算激进。守敌于内,不如却敌于外。”
陈廷执道:“可用此法先治一二洲域,再观其后效。”
戴廷执道:“陈廷执此言乃稳妥之见。”
座上诸廷执都是出声赞成,显然都是认可此言。
张御想了下,他觉得钟廷执这呈议中或可能还有更多用意,但此策本身并没什么问题,既然有利于洲域免遭侵袭,那么自是应该去做,故他也是认可。
因是无人反对,故是此议很快通过。
待钟廷执落座下来后,林廷执敲了一下玉磬,站起言道:“诸位廷执,这三年来几番追索气机,如今已是可以确认,幽城、上宸两家残余修士皆是跟随着神昭、寰阳两派一同离去了。
只是有在青灵天枝,此辈随时可再归来,为了防备此辈,故需在虚空各处投掷‘警星’,以做防布,只每一座警星,皆需有同道前往坐镇。”
玄廷经过了数载推算,大致已能确定,四家若是回来,可能会落在的哪几个范围之中。
这些地方随着天地运转一直在变动之中,除了有人时时推算,还需派遣人手去那里随时盯着。
这事情以往也办不成,因为修士进入了虚空之后就没法与玄廷联络,到了外间若力量不足,遇到邪神不及回转,那就是一去无回。
但现在有训天道章可作传讯,更有元都玄图可以随时转挪,所以这一点也无疑也是能够实现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个苦差事,受了此职之人,意味着需数载乃至十数载甚至更长时间在外飘荡。
首座道人问道:“可得合适镇守人选么?”
林廷执道:“人选拟定,当由两处,一是那些自愿去往那处的同道,我等当给予丰厚偿补,还有就是用那些罪囚,或是此回投诚之人。”
玉素道人开口道:“投诚之人倒是不错。”
当下就有几位廷执出声赞同,投诚过来不是让你享福的,而是要证明自身有用,并且有功于天夏。似这等去处却是正好,也不用不怕其不尽力,只要事先立下誓言便可。
况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寰阳、神昭等派已经没有什么太大机会了,好不容易上了天夏这艘大船,只要是头脑清醒之人,自不会再想着跳回去。
张御略作思索,出声道:“此事涉及对外守御,此辈当放在守正宫辖下一并统御,也好方便监察。”
林廷执想了想,也是点头。
这是合情合理之事,以往这些事都是由玄廷直接管束,但现在有了张御负责的职司,的确是该是由他来统辖此事。
首座道人望有一眼,道:“若是诸位廷执皆无异议,那此事便就如此定下。”
座上诸廷执对此并无反对,故此议也是很快通过。下来廷上再是议了几个事宜,便即结束此月廷议,随着磬钟敲响,诸廷执纷纷起身,执礼送走首座道人后,便是各自回返道宫。
崇廷执从光气长河上下来之后,与钟廷执走在了一处,道:“道友此番那呈议过去,算是完成了必要一步。”
钟廷执沉声道:“仅仅只是第一步罢了,是否能成,还要看他们能否做到,看他们自家是否由此意愿。”
这回提言设立诸多驻地乃至后面的下洲、中洲。除了的确是为了应对神怪侵袭,守御洲域外,其实这里面还隐藏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加快推动造物。
别看各洲域都有学宫,可比天夏人口疆土来说,修道人仍是稀少,现在玄修又承担沟通联络各方的作用,不可能全部放了出去对敌。
而因为此事所涉及的地域实在太过广大,所以光靠修道人根本照应不过来,这些事很大一部分必然是会让造物军士承担过去的,这便能促使造物所需的扩大,由此推动着造物派往前走,那么或许就能促使达成那一步。
崇廷执道:“有些东西,以往不能冒头,不是他们无此能耐,只是出路被堵死了,他们没有那个机会,若是把机会给了他们,他们或许能做成我等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钟廷执道:“道友说得对,不能小看他们。似如玄法,开始只是微末旁道,谁又能知道能走到眼前这一步呢?”
崇廷执声音沉下,道:“所以我等也当做好准备,不能让他们太过越线。”
此时内层地陆之上,张御分身在乘舟离开了伊洛上洲后,便一路向东,越过青阳上洲,跨过汪洋,来到了东庭府洲。
不过这一次,并没有从安州上空走,而是直接自南穿行,深入了安山以东的密林深处,直接来到了远离洲府的伏州上空。
这里原本是伊帕尔神族的神国,因为充沛的神异之力,现在已经成了栽种灵株的上好地界,一些原本从天夏带来的近乎绝种草木也是在这里得以重新焕发生机。
青曦看着下方,发出轻轻惊呼之声。
飞舟进入此间后,可见下方栽种的灵株正散发着各色各样的灵光,它们妥善分布在广袤的平原之上,渲染出绚丽浓重的色彩,从天空中俯视下去,仿佛大地之上铺设着一望不到尽头的七彩之色,极富冲击力。
张御也是看着下方,从呈报上看,以伏州一州之力,就提供了一十三洲、玉京以及其余三大府洲七成以上的祭炼丹丸的灵株。
只此一点,便使得东庭在四大府洲之中是最为富庶的一洲,每年从本土迁徙往东庭的人口也是在增多。
厨师的失误重生
飞舟到来后,就在泊舟天台之上缓缓停下。
陈嵩正带着两名弟子站在这里相迎,待等到张御一行人从飞舟之中出来,便上前一礼,道:“陈嵩拜见廷执。”
张御点首为礼,伸手虚虚一托,道:“陈师兄不必多礼。”他看了看外间,又道:“陈师兄与我一同走走吧。”
陈嵩见他与以往态度一般,也是心里一定,点头道了声好。李青禾、青曙、青曦听到后,便落在了后面,妙丹君想跟上去,被青曦弯腰一把抱了起来。
张御走在广阔的台道之上,看着远处修筑起来的宏伟宫观,道:“这两年我在外面巡游,我看到的只是下面的呈报,东庭洲域中有万明道友镇守,大致无碍,伏州远离洲域,深入密林,这几年可有异状么?”
陈嵩道:“回禀廷执,当年那些异神选地甚好,所散发出的神异气机也能震慑周围异神神怪,几年来都无变故。”
张御微微点头,又问道:“这几年来,可有复神会的消息么?”
……
……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当下唤了明周道人出来,对其仔细吩咐了几句,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便即下去传命了。
张御见此,便知此事当无反复了。廷上选定万明道人为东庭继任玄首,他并不觉得如何意外。其实便不选他所举荐之人,也是轮不到正清的。
正清毕竟依旧坚持着自身的道念,玄廷无疑也是清楚这一点的,仅此一项,就让玄廷无法对其完全信任。
其人这次能归返,主要还是与上宸天一战,需要其人这一份战力。
玄廷虽然没有那等将其用过就抛却的打算,可显然也不可能将此人摆在较为有影响力的位置之上的。
这位其去镇守外宿可以,可东庭地陆乃是四大向外开拓的府洲之一,是一个还在继续成长的新生洲域,是不可能这般重要之地交给其人并任其施加影响力的。
并且还有一点容易遭人忽视的地方,正清道人的师弟岑传,其已然担任了昌合府洲的镇守,正清道人要是再去了东庭,那就是四大府洲居其二了。
这等事只要玄廷有得选择,那就不会去如此做的。
此时此刻,云海某处宫阁之内,万明道人正在训天道章之中讲道。
他讲道从来都是深入浅出,简单易懂,不拘你是什么层次的修道人,都是能够听得明白。这也是他身为玄尊,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故才能如此。
但是玄尊有不少,可像这般的肯俯下身段把这些去对下面弟子讲清楚的,却没有几个。
每回讲道之后,别人来问,他也是一个个耐心回答,以一人之身应付百千之数的问对,寻常人是不成的,可玄尊却毫无难度,瞬时就能明白你所言之意,并予以回言,且只需一具分身就能应付此事了。
这时他忽有感应,便见一道亮光,明周道人出现在此间,对他打一个稽首,道:“万明玄尊有礼了。”
万明道人便在训天之中告歉一声,令一名弟子代为主持讲道,这才离了训天道章,起身回礼,道:“原来是明周道友,可是有什么关照么?”
明周道人道:“今次玄廷廷议,张上尊提言万明玄尊为东庭镇守,故明周前来一问,不知万明玄尊对此可有异议?若有,则可申言。”
万明道人有些意外,道:“张上尊?东庭镇守?这镇守那不是张守正么,莫非……”他心中一震,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明周道人道:“此事玄廷还未宣颁,不过已可告知万明玄尊,张上尊已从原来的东庭镇守升任为玄廷廷执。”
万明道人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多谢明周道友告知。”
明周道人道:“此间有一份玄廷问书,还请万明玄尊过目。”说着,将一份问书递过。
万明道人将此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下,上面便是表述了玄廷议言由他来继任东庭玄首之事宜,不过这等事要是他本人不愿,那么是可以拒绝的,只是日后他若要再想被授予名位,那可能会因此受到阻碍的。
明周道人看着他道:“不知万明玄尊的回言为何?”
万明道人认真考虑了片刻,慎重言道:“万明愿意受任此职。”
陌上桑之初心
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道:“明周会将玄尊之言回禀廷上,过后玄廷议过,自会有正式传诏送至。”
万明道人拱手一揖,道:“劳烦道友了。”
明周道人与他别过之后,便即回去复命,廷上诸廷执见无有波折,此议便就定下。
而下一个廷议,则是讨论正清道人所去之地,这一事没有多少反复,诸廷执都是认可其人去往外层,最后定下其人去了北方七宿的虚宿镇守。
接下来,诸廷执再是是议了一些琐碎事宜,待得议毕,磬声响动之中,诸廷执对首座道人行有一礼后,便即各是散去。
林廷执却是稍缓一步,对首座道人道:“首执,张廷执已列席廷上,关于他升任廷执之事可否宣颁了?”
首座道人道:“可按礼宣颁。”
林廷执应了下来。
而张御这一边,他见廷议已是结束,本待是回返守正宫,风道人以训天道章传言道:“张道友,可能一叙么?”
网游 之 近战 法师
张御顿住脚步,回应道:“自是可以。”
风道人行步上来,他一挥袖,一叶长舟到了脚下,自云海之上缓缓渡至眼前,伸手一请,道:“张道友请。”
张御一点头,便踏步上去,顿感一股勃勃生机弥漫开来,随着风道人也是走了上来,便见一股青气上行,在高处结成顶庐,身前并有桌案生成,风道人请了张御坐下,呼唤一声,云海之上,自有值司星辰的神人下落,为他们倾茶倒水。
风道人道:“道友来了上层之后,还未在云海之上游览过吧?”
张御道:“确实不曾。”
他在上层,多数时候处于修炼之中,很少出外游玩,这也是因为他与其余廷执不同,有还有分身镇守东庭,并且身为守正,天夏哪里都可去的,不需要事先通传。
风道人道:“我天夏在此开辟上层之后,便将古夏之时的景致一一在云海之上复拓化演,可以说是与那时景物一般无二,诸位真修同道也便是在这诸多胜景之中潜修。”他伸手一指,“看哪里,此便演化出了来的古夏之时的瀛莱三山。”
张御望过去,见云海之中,有三座山峦若隐若现,壮观绝秀,雄奇巍峨,颇为一股仙灵意境。
风道人这时又略带感慨道:“过往那些真修,正如这些景物,隐于云海深山之中,与凡世遥隔,故是风某一直以为,自立天夏之后,真法之道早已是疏离凡间,此刻当是我辈玄修崭露头角了,开辟新途之时了。”
张御对此没有否认,风道人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放在古夏、神夏之时,道法本来就是少数英锐才可修持的,而此辈在拥有了莫大威能后必然会与凡世脱离,因为双方追逐的东西便不一样。倒是后来天夏的诞生,这里面忽然有了一个较大的转变,开始向下顾看了。
他对此这里的原因也很感兴趣,因为原本的宗派之制其实非常稳固,稳固到已经可以如孤阳所言那般万世不移了。
究竟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等改变呢?
可是金册之上记载模糊不清,从脉络上看,只能说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有意识的改变,而这个改变也是契合了中下层,所以使得上下得以通融,直到如今这个过程还在继续着,玄修也算是应势而成。
风道人此刻又道:“我玄法若要想发扬光大,只在下方着力却还不够,玄廷今日扶持于我,明日就可弃我,而今廷上廷执,唯有张道友与我,力甚薄弱,唯有再得一位玄修廷执,同进共退,如此才能稳固。”
张御能明白风道人的忧虑,这源于他们本身就是被玄廷提拔上去的,再加上上宸天已是覆亡,玄法的作用似没有以往那么大了,所以急着想要巩固根基。
但其实并不需如此,若说玄廷原本扶持玄法是出于某一种目的,可经过三百多年的传继,玄法已然融入进了整个天夏,并成为不可分割的部分了,
只要道念大策不变,那么就不用担心太多。
就算是有意识的打压,也是一个长久的过程,那有的是时间对抗,而想要短时内将之剥除,那必然造成极大动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这时道:“道友可曾想过,玄法为何而存么?”
风道人想了想,道:“在风某修道之时,曾以为玄法是为了能对抗外敌,但后来想到,或许是能予人以入道之门。而为何要如此,风某曾有一个猜想,那或许真法之道到了某处极致,靠自身难再往上,故是需要更多的修道人。”
张御微微点头,风道人这番想法与他所思也是相近,从最初的道法源流可以看出,是众生之智蕴生了道法,而后来从中脱颖而出之人成就了道法之盛。
但是可以看到,追逐道法越往上走,便越是稀少,他猜测可能是极少数人凭着自身已经很难再往上走了,或许需要更多人成为同道,才能继续向上寻道,这也倒过来迫使上层大能俯身下顾。
不过这只是假设,只是他凭借眼前的表象所做出判断,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这还有待验证。只从关朝昇的话,还有霍衡的话来看,事情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道:“我曾与诸位道友说过,我推动玄法,乃是因为玄法能使世人多一条通往上境之路,而非是在于玄法本身。”
斗萝大陆 蠢叔
他看着风道人,道:“只要这份道念真意不改,并能为世人所接受,越是往后,则我辈同道便越多,而若是人人皆存此念,那不拘你修得是何道法,都是无关紧要了。”
风道人深思片刻,他慢慢点了下头,并郑重道:“我知晓道友之意了,风某以为,后来之人当是更胜前人,真法所遇之阻,玄法当不能走同样之歧路……”
正说话之间,忽听得一阵阵悠扬磬声传来,此声徘徊云上,不停动荡清穹,久久不绝,他看了看,道:“这当是玄廷向诸域颁宣颁张道友升任廷执一事,故奏此乐。”
张御听着这音声,缓缓言道:“此是玄声亦我声,由来天道是人道。风道友,大道路上,你我当是共勉。”
……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唯德以安位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不禁点头道:“我知晓这两位,乃是新近成道之玄尊,且都是与张廷执一般以玄法成道,堪称不易。”
崇廷执这时道:“张廷执,我等都是知晓,你镇守东庭之时曾频频遭受异神侵袭,这些异神后来无不是被张廷执所镇伏。
以张廷执这等功行,镇守东庭自是无碍,可是这两位,却远无法与张廷执你相比较,当真能胜任此职么?当真能镇守住这方地陆么?”
他望着张御,放缓语声道:“张廷执可要考虑清楚了,今时你所举荐之人若是出得纰漏,那么张廷执你也是要担负起此责的。”
张御道:“御既是举荐这二位,自会负有其责。”
他知道,崇廷执话其实也不算错,被举荐的玄首要出了问题,他身为举荐之人也是会被牵连的。
虽然这撼动不了他廷执的地位,可是自身之威信必会因此受到打击,往后说话定会遭受到更多质疑声。
若是在他职司未定前说此事,那他的确是会慎重考量的。
承包 商
可是现在不同。
他掌握了守正之职司,掌握了内外征缴之权。
东庭那处地界他是比较熟悉的,并且那里还有许多他想探明白的事情,他会在此之后盯着那里。
但凡有什么事情,他立时就能发现,并提前将之处置了,便有余波,东庭那里也有足够能力抵挡。
要是连他都挡不住,那廷上也没几个人能挡住了,寻常玄尊,任谁坐镇在那里都是一般。
林廷执听了二人对话,则是望向长河之上诸人,道:“诸位廷执若是认为有合适玄尊胜任此职,那也可一说。”
钟廷执这时道:“首执,诸位廷执,四大府洲不同于别处,东庭府洲是需要向外开拓的,必须立一位修为功行都是适合之人。”
他顿了下,又言道:“先前正清道友愿意出镇一方,只是尚还未有定论,东庭地陆危机众多,此正是适合之地,故崇某提议,便让正清道友去镇守东庭。”
崇廷执也是赞同道:“正是,正清道友乃是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过往资历功绩也是无可挑剔……”
“这话不对。”
方才说到这里,他话声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众人看去,见是晁焕,顿有一种理所当然之感。
崇廷执道:“如何不对?”
晁焕道:“崇廷执,正清道友过去功绩是有,但自他被驱逐之后,其过往之功早已是消夺了,廷上早有公断,此非是什么值得拿来一说之事,若论过往,他与张廷执所提言的两位并没有什么两样。”
崇廷执顿有片刻,承认道:“此是我失言了。不过正清道友这次却是在征伐上宸天一役之中立下大功的。而正清道友法力高深,能为过人,这也不是假的,就算过往功绩可以不提,可过往之经验却是他人所无。”
林廷执听他说完,就又看向别处,道:“诸位廷执可有举荐么?”
余下廷执皆未出声。
一般来说,这等举荐他们都会卖个情面。只要不是违背天夏道念规序之事,又或者与自己的诉求有冲突,他们不会在此事之上和提出举荐的廷执对着来,特别是张御方才成就廷执,他们更没必要去这么做。
林廷执问了下来,见众人皆是提议,便道:“那么如今得有举荐的,便是三位玄尊,分别是正清道友,万明玄尊还有梁玄尊,东庭玄首当从这三位之中择取。”
崇廷执道:“不谈另外两位,那梁玄尊崇某觉得颇有不妥,此人乃是余常余玄尊的弟子,如今余玄尊还在镇狱关押之中,实不宜用其人之弟子。”
虽然梁屹是梁屹,余常是余常,天夏从来没有株连之说,可是现在并不是没有选择了,既然有其他人选,那就不必要用容易引发诟病和攻讦之人。
玉素道人道:“我以为,正清道友并不合适为东庭廷执,他乃真修,而东庭地陆颇多玄修,实不宜用他。”
崇廷执正色道:“玉素廷执,我天夏众道和睦,这镇守之职岂能言真玄之别?此乃狭隘之言!”
玉素道人略带嘲弄道:“真玄之别可以不论,但是别忘了当年郭缜之事,以正清当初之言行,我实难信任于他,我更不讳言,若将正清摆至此处,恐致此患重演。”
钟廷执摇头道:“此言未免太过,正清道友当初或有不是,可如今之他早非当初之他了。”
玉素道人目光撇来,道:“钟廷执,你身为举荐之人,可敢立下证言,正清不会有任何不利洲内玄修之举动?”
崇廷执相信正清不会这么做,因为正清目标当是廷执,格局也没有这么低,可他却是不可能为正清道人做保的,若是有一个万一,反会牵连到他,故他没有接言。
戴廷执这时道:“诸位,内层洲域,不但需有善于开拓进取,也需有调和四方之能的同道才能担任,在此一点上,梁玄尊和正清道友皆有瑕疵,万明玄尊则较为合适。”
他这句话其实隐晦表达了,梁屹老师被拘押,可正清一脉以往的名声不好。这虽然不是正清之事,而是他人借了他的名头,并且他后来亲自出手洗脱了此事,可是表面上的影响可以清除,位于人心深处的念头却很难消失。
风道人也是道:“确实如此,诸位廷执想必未曾留意,当初东庭尚是都护府之时,曾有一人拜正清道友为祖师,其人勾连异神,意图覆灭都护府,乃至杀灭所有修士,此事涉及东庭整个洲域,影响颇大,百万天夏子民至今记忆犹新。
试问这等情形,玄廷若是派遣正清道友至东庭,天夏子民又岂能不生疑虑?玄府洲府又岂能没有顾虑?恐怕届时人心难安,反是不利大局。”
若前面之言只是争论,可这番话却是让在座廷执都是认真思考了下。
确实,先不说那人是不是正清后辈,可在东庭造成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正清道人去了那里,难保下面之人不会多想。
陈廷执颔首道:“风廷执所言有理,府洲局面稳固方是第一位的,正清道友并不合适去往东庭。
我方才以训天道章翻看了下梁屹、正清道友两位过往作为,两人过去皆有功于天夏,但梁屹长久身在外层,几乎没有到过内层。反是万明从浊潮之变前到成就玄尊之前一直在内层修行,对于内层也更为了解,若是挑选一人,万明我认为更是合适。”
韦廷执道:“正是如此,如今之情势早非是三百多年前了,重安胜在重战,反是外层仍战重于安,若两人择取一地镇守,万明道友适合镇守内层府洲,而正清道友则适合去往外层。”
竺廷执此刻也道:“若从三位之中取一人,我提言万明玄尊,这位我是知晓的,他原本是青阳上洲的修士,其人能力作为皆有,纵然他道法新近成就,可也足以胜任此职。”
余下廷执在听了这一番言语之后,也都是倾向了万明道人。
有几人望向了钟廷执、崇廷执这里,此事若是这几位反对,那么还是有反复的。
钟廷执沉吟了下,要是此刻坚持下去,却是可以试着推倒此事,但是没有必要。
终究他们是为了扶持正清成为廷执,好一同遏制玄法。选择东庭只是东庭立功机会多,并且有可能改变洲中格局,既然这个做不到,那不如安排在别处。
唯有这位立功足够,才能早些胜任廷执。毕竟比起其余玄尊,这位摘取了上乘功果,擢升起来也快的多。
考虑过后,他也没有再坚持下去。
林廷执见他这里不再出声,颌首道:“看来诸位廷执都是认为,张廷执举荐的万明玄尊更是合适。”他转身对首座道人一礼,道:“首执,当遣旨一问万明玄尊,若他无有异议,可举他为东庭之镇守。”
首座道人颌首道:“可照此遣问。”
风道人这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很清楚,东庭府洲对于玄法玄修是十分重要的一处地界。
东庭远离天夏本土数十载,在真修力量损失殆尽之下,意外使得玄法成为所有修道人的主流修持法门,到现在也是如此。
这在其余洲域是很少见的,似若伊洛上洲,十来年前还是由真修统御一切,其他地界便不如此,上层也多是真修,玄修居于下游。
东庭对比其地界,可谓全无掣肘,更有利于玄法兴盛,这等重要之地确绝对时不能让正清这等一味崇尚真法的上修占去的。
现在洲域内一十三洲疆域格局大体已是定下,唯有东庭及其他三大府洲还可以向外拓展,这其中,东庭无疑比其他三府洲有着更大的潜力。
所以他甚至考虑过,若是玄廷真要决定让正清前去东庭镇守,那他说不得就要请辞了廷执之位,自请去往东庭镇守了。
以他廷执之身份,去往担任玄首,玄廷是绝对不会反驳的,只是失去廷执,反去做一洲玄首,这里面得失他也很难衡量。
所幸现在这个结果,却是不必要再去做此抉择了。
……
……


熱門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討論-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聲起玉階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钟廷执看过去,见果然是晁焕。
要是往日,他也不愿与这位进行争辩。可今时却是不行,有一些事他是无法退缩的。
他声音缓沉道:“晁廷执以为,钟某何处说得不对?”
晁焕道:“当下评议的乃是张守正之功,以及他能否以此携功为廷执,与他此前担任何职有关系么?
过往诸位道友升任廷执之际,也从来没有说必先卸脱诸般名位的,又岂有拿此作为条件的道理?
极品元素邪神 浑浑噩噩过日子
莫非我玄廷名位还能交易互换不成?
我以为,钟廷执便是对张守正所兼名位有异议,也当是在张守正升任廷执之后的事了,眼下两者无需混为一谈。”
风道人无比赞同,道:“晁廷执此言有理!”
钟廷执神情一沉。
他之所以要张御卸去这两个名位,那是因为守正常摄此职掌握了征伐内外的权柄,而玄首则是负责镇守一方,这彼此间分开还好说,可现在偏偏合于一人之身,若是张御再成为了廷执,那么几乎是从上到下,并由内到外将诸般职权都是贯通了。
更不用说守正宫在各地都是守正驻地,还有部分监察之权,张御一旦成了廷执,那么有时候甚至并不需要通过玄廷,就能直接把自己的道念贯彻到一洲之地乃至更为广大的范围上去。
不说这里所握有的权柄和所能造成影响实在太大了。
这极易左右廷上的平衡,他必须设法在张御成为廷执之前将这两个名位摘取掉。
要是如晁焕所言等到张御成为廷执后再做之事,那就十分麻烦了,到时候张御要是自己出面反对,还能行得成此事么?
若是再有两个与他交好的廷执和他意见一致,那么恐怕连廷决都没法过去。
光从眼前看,廷上在座支持张御的人有不少,所以这等事是极可能发生的。
但可这话不能明着说,他只能拿住其中一点,道:“晁廷执,钟某所言,并非无理搅拨,似以往各洲玄首升任廷执,那都是主动交托了各自名位的,故此与交换无关,而是遵循玄廷上下之礼序。”
玄首来上层担任廷执,无不是主动卸位,这是因为这本就是升任,出来任职的玄尊若是能去玄廷执掌权柄,统筹大局,少有愿意待在一方洲域之中的,自不会恋栈不去。而即便是那些不愿去往玄廷的,也不会让其在一处洲域待得太久,一样要去位。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张御这个镇守之位有些独特,他本来就是兼任,占此名位也不过数载,要是廷上出于府洲稳妥的考虑,让张御再兼顾几载甚至十余载都是有可能的,这就与他的意愿不符了。
晁焕道:“正如钟廷执所言,以往玄首升任廷执,卸去旧位皆是遵循礼序,皆是自然之事,这等事从不值得提及,为何轮到张守正了,钟廷执偏要拿到廷上来说呢?”
他看了钟廷执两眼,忽现恍然之色,玩味点首道:“我明白了,看来是钟廷执要卸脱张守正镇守之位是假,拐带着去拿常摄守正之名位才是真,钟廷执,你好打算啊,怪道你如此擅长推算呢。”
钟廷执不作声。
他的确是还有此等打算的。
我曾风光嫁给你 紫玉箫
东庭镇守与守正之位互不相干,而他将这两位名位放在一起说,就是想让张御主动卸脱。
可常摄守正之位乃是五位执摄授下的,连玄廷亦不能夺,但要是以大义名分压迫,却是有可能让张御自行卸脱的。
崇廷执看了看场中,出声道:“晁廷执,钟廷执之所以如此说,那是因为张守正不同于以往玄首,其兼任名位有些特殊,故需事先行理清,而晁廷执这般说,莫非是能确保张守正卸脱玄首名位么?”
晁焕目光撇向他,道:“晁某已是说过了,此番论功,并非交易,岂可拿来互换?晁某可没有这等权柄。
他又笑了笑,“若是这般都可行,崇廷执你去廷执之位,晁某定然可保张守正放弃镇守名位,以此做个互换,崇廷执以为如何?”
崇廷执道:“荒唐!这岂可一概而论?”
晁焕悠悠道:“对啊,这岂可一概而论。”
陈廷执方才一直没说话,这时看向座上,对着首座道人言道:“首执,今日既是论功,就不当再论及他事,有些事情其实本可容后再议,不过钟廷执既然提及了兼任名位一事,那么陈某在此也说一个建言。”
首座道人颔首道:“陈廷执请说。”
陈廷执看向诸人,道:“观诸位方才言语,皆是认可张守正提任廷执之议,疑问只是落在张守正其余名位之上。
陈某以为,诸位廷执皆有职司在手,平时各自分顾一方,张守正若是成为廷执,那必也需掌握一方职司。
而我玄廷,征伐内外之敌,向来交由守正责理。守正之间互不统属,各行其事,盖因为以往天夏疆域广大,内外事机复杂,再加上传联不易,所以一有事机,必须立时前往,根本不及通禀廷上或是同道。
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而如今却是不同了,张守正立下了训天道章,可以随时通传玄廷,此碍难已是不存,早可并合为一。
故我以为,这守正之事宜也改一改了,不若就借此机由,将此设置为一方职司,张守正若担任廷执,那么暂可将此交由他来分理。”
众廷执心下一想,都觉得此事似是可行。
这个解决之法很高明,其并不使得张御所拥有的两个名位不再冲突,而是彼此融合了起来。若是张御执掌了这等职司,那么守正常摄的权责自也是被涵盖入内了,这就不是什么值得争议之事了。
这个矛盾也便解决了。
陈廷执继续言道:“至于那镇守之职,陈某亦要说一句,诸位可信任以往那些玄首,为何不信任张守正呢?”
众人都是点头。
陈廷执这一番建言仿佛宰剖骨肉,刀过自分,将事情立刻分理的明明白白了。不必想之前那般纠缠不清了。
钟廷执沉默不言。
他认为这里仍是有问题的,张御真掌握了守正职司,眼下的确看着很是妥当,可在他之后呢?若是廷执之间职司交换,其常摄守正又当如何,不会埋下后患么?
可是陈廷执这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因为此建言既不会侵夺其他廷执的职司,反而还理顺了守正之事,这是许多廷执都愿意见到的。
所幸按此言来说,令张守正将东庭玄首之位卸去是有极大可能的,这方面他走下一步棋,这已算是收获了。
陈廷执见廷上无人出声辩驳,便对座上打一个稽首,道:“首执,张守正提升廷执之事,不若便就按以往之例廷决?”
首座道人颔首道:“兹事体大,便按例廷决。”
玉素道人第一个提议此事,自是立刻拿起玉槌,敲了一下案上玉磬,悠长磬音霎时传遍云海。
风道人此刻也没有如以往那般歉然,他是第二个拿起玉槌敲动玉磬的、随后戴廷执、竺廷执等人陆续敲响玉磬。
调教大明 淡墨青衫
陈廷执这边也是稳稳敲响玉磬,晁焕、韦廷执二人跟随在后。
钟廷执等人这边也没有反对,单就张御担任廷执这件事而言,其人功行功绩都是足够,他们没有理由阻拦,故也是敲响了玉磬,
首座道人见此,也是伸手出去,持玉槌落定磬上,林廷执和武廷执二人见此,亦是先后敲动磬声。
至此,玄廷一十三位廷执皆是同意举张御为廷执。
首座道人缓缓言道:“既然诸位廷执皆无异议,此议便即定下。”
守正宫中,张御在结束了与金郅行的交谈之后,就在内殿之中设法重理观想图。此需先将玄浑蝉化散之后,再重作定化。
放在以往,这等事本来需用较长时间。可在摘取上乘功果之后,观想图哪怕在斗战之中被打灭,都是可以瞬时归来,丝毫不会有任何耗损,故是这回他“命印”化入进去时,整个过程没有遇到半分滞碍。
而当观想图重新化成的那一刻,他却是心中微微一动,在斗战之前,他曾感得有一玄异在生出,因为“玄异”循机运而生,有可能出,也有可能不出,甚至有可能一直如此下去,所以他并并没有再多再理会。
可没想到,就在观想图重新化定的这一刻,这个玄异却是生了出来。
正在他想仔细分辨一下这玄异为何之时,却感得整个守正宫隆隆震动起来,便见一道金光自天穹之上落来,直直降在守正宫大殿之内。
他眸光微动,便从座上起身,自里走了出来,抬首一看,却见玉素道人站在那里,其人手持长尺玉圭,又一手托有金光诏旨,身着玄袍,头戴玉冠,其人肃容道:“张守正,玄廷传诏,请前听谕。”
星海武圣 黄裳元吉
张御见这回传诏是他到来,而非明周道人传诏,且又是这般阵仗,心中微微一动,隐有所感,他抬手对袖一合,揖礼道:“御领诏。”
玉素道人打开诏旨,言道:“玄廷守正张御,扬名宏法,训章辟道;教化神方,礼规元都;临危受命,断乱机于虚宇,斩玄敌于域外,有殊功于天夏!今授金册,玄服,赐天圭、夏印,请任廷执,维理昭命,永为德彰!大玄历三百八十九年十一月十五。”
念罢之后,他将诏旨一合,双手托起往前递去,道:“张廷执,请接诏吧。”
张御一揖之后,直起身来,他振了振衣袖,缓步走上前去,抬袖而起,便将这一份诏旨拿入了手中!
……
……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三章 收勢罷風雲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明周道人这一番宣谕,令阵中诸玄尊都是讶异,不知为何要停下攻势。
但好在现在战事的主动权还掌握在他们手里,天夏现在面对敌方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反观对面,无力进取,只能被动守御,所以他们随时都能够停下。
陈廷执道:“张守正,我与武廷执、林廷执先回返廷上,此间便先劳烦你镇守了。”
张御点首道:“御自会看顾好此处。”
陈廷执并不担心这里,这番只是把他们三位廷执唤走,场中除了张御、还有正清道人和严若菡,足以对对面保持一定的优势。
稍等片刻之后,随着一个椭圆形的阴影浮现上空,顶上便有金光落下,他和武倾墟还有林怀辛三人,便陆续随之离去。
两界通道之前,关朝昇本来也是神情凝肃,面对五个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这等压力也是空前的。
只是他忽然察觉到有两股强盛气息忽然离去,不觉有些诧异,一时不明白天夏到底那边想做什么。
可即便离了两人,余下三人也并不好对付。
正全身戒备之间,他忽然听得一阵奇异响声传来,像是隆隆鼓声,而此刻除了他之外谁也不曾听到。
他略觉意外,看了眼阵机,见对面没有再继续侵攻的意思,琢磨了一下,便退回了通道之内。
寰阳派一众元神修士见他回来,都是有些惊疑不定,可是他谁也没理,身形一纵,直接往炼空劫阳遁去,整个人转瞬化一道灼烈虹光射入了其中。
奥特时空传奇
随着他不断往里深入,面前却有一个又一个的劫阳光轮出现。重重叠叠,好似无穷无尽,在经过不知多少层数之后,他自身冲势已尽,便自停顿了下来,站在了一道飞舞的气珥之上,他对那庞大劫阳言道:“弟子已至,几位祖师可有交代么?”
话音传出之后,就有三个庞大无比的道人身影自光轮之上映现了出来,他们自身沉浸在光芒之中,只是因为光芒的变幻,三道身影彼此时不时会互换一下,有时甚至还会融合为一,让人分辨不出具体为谁。
当中一个道人身影言道:“唤你前来,是此战到此已可收手,不必再去与天夏争斗,寰阳派可就此退去。”
关朝昇道:“这就退了?我寰阳派可退,天夏可是答应么?”
那道人言道:“你照做便是了。”
右侧那道人身影也是开口道:“幽城、上宸天稍候将至,寰阳派退去之后,可以与之联手。”
左侧道人身影亦是言:“陈白宵、虞清蓉已亡,你尽快挑两个合适之人作为宿主,不要让宿主之位空缺太久。”
关朝昇见几位祖师虽然话语之中还算强硬,可无论怎么说都是在主动选择撤退,这不定是在上层交流中吃了什么亏。
他语气随意道:“知道了。”
三个道人在关照他过后,那庞大身影也是从劫阳之上消失而去。
关朝昇意念一转,就从中退了出来,他唤来寰阳派中几名长老,道:“传令下去,不必和天夏对峙了,稍候退走。”
叔孙道人一惊,道:“上尊,现在这便走,万一天夏趁势来攻……”
关朝昇道:“天夏应该是不会攻过来了,你们不放心,就留几个人在这里镇守,其余人遵令行事便是。”
叔孙道人等人不敢违抗,在寰阳派中,关朝昇无疑权威最高,也只有其人能与几位祖师沟通,故是他们只能恭声应下。
“对了,还有一事,”关朝昇撇了几名长老一眼,“祖师关照,需挑选新任宿主,你们自己决定吧,稍候有了人选,把结果呈报给我便是。”
几名长老互相看了看,都是俯身称是。
这时对面一道虹霓往此处投了过来,落在了气珥附近,李弥真出现在了远处,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关道友。”
关朝昇一挥袖,几名长老躬身一拜,都是退了下去。待人走后,他道:“李道友想必也是得了贵派祖师的传告了?”
李弥真道:“正是。”
关朝昇道:“李道友,天夏现在虽是停下了攻势,可不见得当真就放过我等了,眼下不来,日后也终究是会来的,此世其实已然不再稳妥了,在恢复力量之前,我等需要另觅他世存身,这里需要道友出力。”
李弥真沉吟一下,才道:“最好还是有幽城、上宸两家道友配合,如此才能避过天夏搜寻。”
且他也是想着,这次天夏能放过他们,应该也是几家上层联合的结果,既然如此,几家哪怕只是名义上在一处,也或能让天夏有所忌惮。
关朝昇对此倒是无所谓,他一挥袖,那一驾藤座显身在了背后,他在上坐靠下来,道:“那等着他们就是了。”
而在此时,陈廷执三人也是回到了悬天道宫之上,待入殿之后,首座道人对三人言道:“几位廷执且先安坐。”
陈廷执三人打一个稽首,就各自在廷上坐定下来。
首座道人言道:“方才五位执摄唤我前去,提言可由得诸派离去,不必前往追剿。我细思之,或可遵此而行,眼下尚不得决断,故召诸位三位廷执归来一议。”
听他之言,众廷执都是思索起来。
五位执摄一般是不会来干涉世间之事,而召首执前去说话,其实就是向下传达自己的某种的意思。
这里或可能涉及到更上层的博弈,具体众廷执也无法得知,也没法去问。
不过从首执透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显然事情没到必须照此而行的地步,不然五位执摄就不是用这般温和的提言,而是直接出面宣谕了。
而按照天夏规序,若非是正式宣谕,那么诸廷执要都是觉得这等提言不妥,或是在廷议之上过不去,那么也是可以设法反驳回去的。
玉素道人这时道:“玉素敢问一句,首执认为可以遵从此行,取得是何缘由?”
首座道人缓缓道:“我以为,天夏需要一个敌人。”
丑仙
众廷执听得此言,都是不由深思起来。
而有几名廷执,则是微微点头。
长久以来,天夏备受上宸天侵扰之害,可也正是因为有着上宸天这个堪称不弱的敌手存在,所以天夏才保持一直向前奋进的态势。
而此战之后,天夏内外可谓再无与己比拟的敌手,虽然还有邪神,还有内层一些不明事机,可这充其量也只是小患罢了,根本比不得上宸天对于天夏的威胁。
这个长久以来存在的大敌一除,这个时候,就算是修道人,恐怕也可能会因此而懈怠,争斗依旧会有,但这恐怕会转而向内,内部一些派系会进行互相的对立消耗。
譬如廷上众廷执心知肚明的真玄之争,再若理序之争,又或者造物与修道之争等等,在这些力量未曾达成一定平衡之前,对天夏所能形成的伤害恐怕远比外部敌人造成的来得大。
但若这么一个外敌存在,有一个随时可能重新威胁到天夏的存在,那么都可以使得天夏始终保持着向前的势头,而不会因此而停下向前的步伐,也能适当较少内部的对耗。
至于寰阳、神昭、乃至于上宸天等辈会否有朝一日杀了回来,对于这一点,天夏众人倒是都对天夏深具无限信心。他们此刻占据了上层,天夏每一天都在变得强盛之中,只要自身不出问题,那么就算这几派回来又能如何?
韦廷执谨慎问道:“首执,我们愿退,不知道寰阳、神昭等派又是如何想的?”
若是山山水水
首座道人言道:“若是我们不动,他们自也是会退去的。”
众人明白了,关于这一点,上层大能之间已然交流过,或是说达成一定共识了。不过现在的主动权暂时还在他们这里。
仙迹纵横 等我出名
众廷执在思考过后,又是相互交流了一下。陈廷执对座上打一个稽首,道:“首执,此事不若廷决。”
首座道人颔首道:“可。”
陈廷执看向众人,道:“今回我等征伐上宸天,本来意图是为覆亡此派,阻外派入世,如今上宸天已是不存,神昭、寰阳两派已被阻在世外,这一战目的已是达成,我赞同首执之见,就此罢战。”
说着,他拿起玉槌,敲了一下案上玉磬。
而在他之后,韦廷执、晁廷执二人也是拿起玉槌,敲响了身前玉磬。
钟廷执道:“此一战后,我天夏虽是安稳,但天夏可进不可退,有一大敌在外,于我反是有益,还可拿以做借鉴,警惕自省,也可让后人不至于忘却我辈今时之功,故钟某亦是赞同首执之见。”
他拿起玉槌一敲磬,而后崇廷执、长孙廷执座上也是先后传来了磬音。
竺廷执、戴廷执还有风道人在思考过后,也都是赞同了此见,先后敲响了座上玉磬。
此时众人目光不由移向玉素道人处。
玉素道人道:“我以为,既然动手,那便不可停下,一鼓作气扫荡残敌才能永绝后患,只是首执与诸位之言也有几分道理,此是利弊,一时难断,我便不与诸位争执了。”他没有去敲响玉磬,但态度显并不反对。
首座道人颌首点头,他持起玉槌敲了一下身前玉磬,而武廷执、林廷执座上磬声也是随之响起,他看向诸人,道:“今议就此定下,今番战事,到此已可收手。”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