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西遊之問道諸天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ptt-第七百八十五章 智慧神光閲讀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西梁女国正西方两百里,九龙拱珠山崖所在。
莫元站在天际,居高临下俯瞰这九座大山簇拥的山谷,那里一枚九窍八孔的仙石正在吐纳天地灵气,内里有一只长有六耳的小猴子正在静静沉睡,它已然有了生命的气机,只是还未曾诞生出,或者说,未曾觉醒出独属于自己的意识。
然而每一次吐纳,都可以看见那小猴儿的眼皮似睁未睁,这便意味着在下一刻随时这小猴儿便会苏醒!
莫元静静注视着这一块仙石的变化,只觉得这小猴儿每一呼一吸间,他都能有莫大体悟,甚至是他紫府世界内孕育的那一枚仙胎,在呼吸频率上也逐渐向着这小猴儿靠拢而去。
经历过这仙石孕育之初的体悟,莫元心里明白,如果能亲眼观看到这孕育成熟的仙胎的一切,他便算是经历了一个生命由无到有的诞生过程,准圣三重天的大道近在眼前!
情不自禁的,莫元便朝着那仙胎而去,然而骤然之间,一道漆黑光华亮起,却是一层满是妖气的漆黑禁制,正是那豹子精为了防止他人取得仙石所留下的禁制。
不过他区区真仙道行,便是布下的禁制再强,在莫元眼中都近乎于无物,那漆黑光华闪烁不过一瞬,便被莫元周身自发护主的法力彻底击溃,消散在天地之间。
嗡……嗡……
随着莫元脚步深入,又是一层金色禁制升腾而起,那是一道又一道的佛光,与佛光之中,还有无数卍字符号,天地之间,禅唱声大作!
这是佛门中人留下的禁制,相比于那位小小豹子精布下的,这一道禁制无疑是强大太多!
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五彩石乃是天地瑰宝,女娲圣人采集先天五行灵气炼制而成,可做补天之用,其中珍贵不必言表,如此灵石又采集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亿万载沉淀,终于酝酿出一仙胎,这仙胎的潜力之强自然是不必言说。
六耳猕猴,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混世四猴,天生强横,孙猴子短短数百年间便能修至大罗金仙,便是其人磕了不少珍惜灵药仙草,也可见其人本源的强大,若非如此,他如何能成为大罗金仙,换了个别的神魔,想要如他一样吃老君的灵丹像吃糖豆一样,只怕会当场被撑爆!
这便是潜力了,六耳猕猴毫无疑问也是拥有这样潜力的先天生灵,佛门的重视不言而喻,这样的一尊存在,只要任用的好,日后为佛门添上一尊大罗金仙乃至准圣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是以他们自然会将此地保护的严实。
不过到底不是孙猴子,不会有圣人亲自看顾,这一道禁制亦不是圣人亲手布下,是以拿莫元并没什么办法,只见得数缕淡青色火焰自莫元体内蔓延而出,随后,那一层佛光禁制便如同一张薄纸一样,当即燃烧了起来,而且速度极快,转瞬之间便被那淡青色火焰燃烧殆尽。
任凭这道禁制内所绽放的佛家法力如何浩瀚,在这淡青色火焰之下,却根本翻腾不起半分浪花,甚至是连这一座山谷内的一花一草都未曾伤到,那佛光禁制便土崩瓦解,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西牛贺洲某处佛寺之内,一尊宝相庄严的菩萨蓦然睁开了双眸,脸色极其凝重的道:“好胆,敢动贫僧的禁制!”
话音未落,其人已然化作一道佛光,直冲那山谷而去。
闪婚狂妻低调点 染筱萋
“仙胎,九窍八孔,吞吐灵气,传说女娲造人,采取洪荒万族诸般特长,这才形成人族,当真不曾欺我!”莫元的双手在那仙胎上摩挲,感受着这仙胎的每一次吞吐灵气,只觉得生命奥妙玄奇无比。
可怜那小小六耳猕猴,还未从自石头里蹦出来,就被这等大佬近距离观摩,灵智虽然尚未完全觉醒,但是出于生命本能的,它已然感到了畏惧,束手束脚的缩成了一团,丝毫不敢动弹。
莫元虽未曾显露出气息,然而这等先天生灵,最是擅长趋凶避害,自然而然的便会生出感应,莫元在它眼里,毫无疑问便如同洪荒巨兽般恐怖。
就在这一猴一人一个沉浸在仙石的玄妙,一个瑟瑟发抖之际,这群山之间,陡然响起一声大喝,道:“好贼子,敢擅闯禁制!”
这声音极是雄浑,其中蕴含着一股震人心魄的法力,在这九座大山之间回荡,震得这九座大山土石簌簌掉落,山间野兽精怪俱都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丝毫动弹不得!
“好一手舌灿莲花的神通,不知来的是佛门哪一位大能?!”莫元并不因为被打扰了修行而着恼,反而笑着说道。
仙石近在眼前,还怕跑了不成?
再有早在打破那层禁制之际,莫元便有了佛门大能降临的心里准备,不过以他今时今日的道行,只要不是圣人亲临,谁来都是一样的!
况且来人展露的这一手舌灿莲花神通,委实是不同凡响,便是他也是稍稍一顿,被其中浩瀚的佛门法力所影响,只怕这要换了位大罗金仙,不说立即被渡化,也是得元神被震伤!
莫元话音刚落,这九龙拱珠的天际便出现了一名脚踏祥云的菩萨。
这菩萨身材高大,宝相庄严,头上生有肉髻,宛如红莲花模样,端的是威势不凡,尤其其人脑后一团智慧神光,遍照天地,光明无量,却是一尊准圣一重天的大能!
莫元上下打量着菩萨,却是不明其身份,大雷音寺诸佛他并不是每一位都见过,不过多数都熟悉,这一位却极是眼生。
不过他眼生,那位菩萨看他可不眼生,莫元历次大战,都曾经吸引过三界大能的目光,这位菩萨亦是准圣,当然也曾旁观过莫元出手,尤其是莫元还与佛门有莫大的仇怨,可以说佛门上下,没有几人不认识莫元的!
那菩萨眉头一挑,语带惊意道:“想不到是真武大帝驾临,倒是贫僧无礼了!”
“你是哪位菩萨,朕为何从未见过?!”莫元也不与这菩萨客气,直接张口问道,以他今时今日的道行地位,三界上下值得他以礼相待的不多。
“阿弥陀佛!”
那菩萨喧了声佛号,双手合十,颔首一礼,道:“小僧大势至,拜见真武大帝。”
大势至菩萨!
莫元微微点头,这位佛门菩萨的名号,他自然是听过的,佛门有八大菩萨之说,分别是观音、大势至、文殊、普贤、日光、月光、地藏、灵吉等八位菩萨,这几位任何一尊的神通道法都不逊色那些成道已久的佛陀,其中观音和大势至菩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佛门地位极其崇高。
观音与大势至菩萨一人侍奉在接引佛祖左侧,一人侍奉在右侧,又与接引佛祖并称为西方三圣。
虽说论及在三界里的名号,大势至菩萨远不如观世音,但是论及在佛门之中的身份地位,观音却是不及这位大势至菩萨,盖因这一位还有一个身份,乃是接引佛祖的嫡传弟子!
其人拜入佛门之际,还未曾有佛门,彼时叫做西方教,那会儿接引准提尚未成圣,他与弥勒佛祖还是嫡亲的师兄弟来着!
不过其人醉心修行,少有理会三界之事,而因其身份特别的缘故,便是如来佛祖也不好差遣他,只能任他逍遥,不过这六耳猕猴的仙胎所在,恰巧在大势至菩萨左近,是以接引佛祖便命他看管六耳猕猴。
一位准圣大能在佛门家门口看着一块仙胎,基本就等于是分了个养老的闲职,能到准圣这层次的,没谁会触佛门大劫的霉头,毕竟九九八十一难便是未满一难,这西游大劫也不曾结束。
而那些道行不够的,便是眼馋这仙胎也是无用,真当大势至菩萨是吃素的?!
“大势至菩萨,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莫元出声赞道,这位大势至菩萨道行确实了不得,比之观音还胜一筹,已然站在了突破二重天准圣的关隘上。
“陛下谬赞了,小僧这点微末道行,在陛下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大势至菩萨说道,却不是谦虚,而是当真自惭形秽。
他本也是一等一的天纵之才,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圣人垂青收入门下,然而与莫元一比,无论是修炼速度,还是道行高低,他都远远不如,甚至是他如今都看不透莫元的深浅,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还敢在莫元面前自夸道行?!
“陛下可是为这仙石而来,这仙石乃是圣人嘱咐小僧在此看守,陛下可万万不可轻动,不然的话,惊动了圣人,便是不美了。”大势至笑着说道,言语里威胁之意展露无疑。
他是诸佛之中,智慧第一,自然不难猜出莫元出现在这荒郊野外的目的,此地除了一个六耳猕猴仙胎,再无其他事物,莫元若非为此,还能有何事?!
而莫元如是想要对仙胎动手,以大势至的法力道行,万万无法阻止,是以大势至只能搬出圣人来压人,期望能劝退莫元。
这六耳猕猴仙胎,接引圣人亲自下令让他看守,可见其重要性,不但是日后西游劫难中的一部分,更是日后他佛门的一位得力助手,是万万不能有失的!
“圣人?”
莫元闻听这两个字,却是不屑一笑,道:“你这和尚,莫非是不知朕的身份,惊动圣人,朕所做之事,又有几件没有惊动圣人的,莫要忘了,昔日朕还险些被你家圣人强行度化了,今日你如是识趣,便速速退下,不然的话,休怪朕手下无情!”
接引准提二圣,换了别的准圣兴许还会有所顾忌,莫元与他们可是有大仇,如何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真要是动了这仙石,那接引准提二圣如是敢出手的话,元始天尊又岂会旁观,这一处机缘,还是元始天尊点化给莫元的来着。
眼见得莫元翻脸比翻书还快,大势至菩萨却是愣了一愣,不过想到莫元和佛门的仇恨,也随即释然,他道:“陛下又何必破坏西游劫难,但凡是少了一劫一难,对于三界苍生来说,都是一份罪孽。”
独自封灵
“这便不劳你费心了,少了的劫难,朕自然会命人补上!”莫元道。
他本来还没动将这仙石带走的心思,不过那大势至出言便用圣人威胁,却是让他心里不满,左右这六耳猕猴也是先天生灵,潜力无穷,稍微调教一番,便是一位得力助手,收与麾下并不亏,比留给佛门好得多!
说到此处,莫元也不拿腔作势,衣袖一挥,便欲将那一块仙石收入囊中。
“陛下住手!”
眼见莫元真要动手,大势至急了,也不顾自己与莫元的差距,一声高喝,脑后智慧光团绽放出无量量光明,每一缕光明里,都蕴含着让人超脱苦海的强大力量,亦蕴含着足以让大罗金仙臣服的毁灭威能,连虚空都在这无量光明中寸寸崩碎!
这是大势至菩萨苦修无数载的看家本领,他正是凭借着这一手智慧神光从而称雄诸佛,被这光华普照,可开启宿慧,摆脱苦海,亦可形神俱灭,化作虚无,全在大势至菩萨一念之间。
不过,他面对的是莫元,却不是他想如何便如何的!
凰歌千秋 白鹭成双
无量光明落在莫元身上,莫元却是不闪不避,淡然一笑,紫府世界内,那一朵六品青莲摇曳不定,随后便是无穷青色光华洒落,造化青光遍及莫元全身,将他牢牢护住。
那智慧神光洒落,遇见莫元周身的造化神光,便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却是根本不得近身,更不必提去阻拦莫元取得那仙石了!
眼睁睁的,看见那一枚孕育着六耳猕猴的仙胎落入莫元袖口之内,大势至菩萨忍不住怒声道:“陛下好生无礼,当真不怕圣人雷霆之怒吗?!”
“圣人之怒,菩萨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莫元摇头一笑,伸手一挥,那无穷造化神光,当即将这智慧神光尽数击溃,凝成一道青色的禁制,竟然硬生生的将大势至菩萨封印在了原本仙石的位置……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txt-第七百八十四章 仙石分享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真武荡魔大帝!
豹子精面露激动之色,相比那些已然被这个名号镇住了的妖魔,他心中却是涌现出了一股野望!
倘若能跟随在这样一位大人物身边,那么成佛作祖,修成正果,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昔日那真武座下的龟蛇二将便是如此,随着前任真武大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两人如今俱都成了真武麾下极受重用的神将,在三界之中地位极高。
不过也只有他一人如此,其余妖魔俱都不敢有如此念想,盖因这真武大帝四个字代表的含义太重太重,可以说天上地下,都是最为顶尖的神魔大能,六御天帝里,也是排名前列的存在。
当然,也是这些妖魔不知晓情况,倘若他们知晓方才天庭发生的事,连玉皇大帝都在这位主儿手下吃了大亏的话,那此刻只怕来的是更加不堪。
莫元瞧着这一众神魔模样,淡然一笑,在这些神魔面前展露身份,倒不是为了摆谱,而是为了断了他们的念想。
此时早不是洪荒大陆之际,彼时天地之间,诸圣称尊,机缘无数,不少神魔大能都是热衷于广收门徒,传法三界,可是封神大战之后,诸圣遁迹,各部正神各自归于神位,再想一步登天拜在大能门下,却是根本没有机会!
便是大机缘如莫元,也是一番苦苦修行,历经不少磨难,方才从那最底层脱颖而出,直至修炼到金仙境界,方才有幸拜在了圣人门下!
金仙可不是大白菜,已然是三界有数的人物了,在顶级大能们热衷于闭关参悟大道之际,可以说金仙这个层次,便是无数神魔一生见过最多最强大的存在,他们才是真正参与三界日常事务的中坚力量!
以莫元的身份,便是要收弟子,也是暗中观察,培育他到金仙,直到他突破金仙,凝练出独属于自己的道,证明了自己的潜力后,莫元才会出面收徒,而以这些妖魔的资质,只怕多数连面对成仙天劫的资格都没有,更不必说是修道成仙,进而成为金仙了!
“尔等且好生修行,勿要好高骛远。”
莫元撂下了这句话,转身便欲离开,然而他脚步刚刚迈动,突然听得有人高声喝道:“帝君请留步,小妖有话要讲!”
预约死亡 毕淑敏
这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显见说话之人也是鼓足了勇气,内心却是极为紧张。
莫元微微有些诧异,他未曾想到这些小妖胆子如此之大,在知晓他身份后还敢开口,须知,他手上可是沾染了无数妖魔的鲜血!
他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人,却是这一群小妖里道行最高的豹子精,也是他先前占据的那座洞府的主人。此刻这豹子精在一群小妖难以置信的眼光中,浑身颤抖,嘴唇发白,唯独那一双眸子却是带着难以形容的火热和希望,直勾勾的盯着他,莫元从那里面读出了野心。
他不禁来了兴趣,不提这小妖接下来会说什么话来打动他,光是这份野心和勇气,便是寻常神魔极难拥有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豹子精会被他接纳,世上有野心和勇气的神魔三界虽然不多,可是也决计不在少数,而想要攀登到三界顶点,修道之途有所作为,单凭这两点是不够的,还需要很多很多,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便是机缘和气运!
机缘代表着修道资源、功法、神兵利器,而气运则代表着修道是否一路坦途,光有机缘没有气运,便是个半途陨落的结局,而光有气运没有机缘,修炼到死也不过是一场空。
至于气运和机缘两者尽数都不具备,那便是再如何天资横溢,再如何悟性惊人,都是无用。
“怎么,你有话说?!”莫元似笑非笑的盯着那豹子精问道。
豹子精吞了口唾沫,情知接下来的几句话关系到自己一生的命运,甚至是稍有不慎,惹恼了眼前这位,便是个魂飞魄散的结局,当下道:“好叫帝君得知,如是帝君愿意将小妖收入门下,便是为门下一小卒,小妖也愿献上自身宝物,求陛下应允!”
“献上你的宝物?!”
莫元听到这,顿时便没了兴趣,以他的法力道行,却是轻易便看出了眼前这小妖的根底,区区真仙道行,除了藏在身上的一杆铁枪、三枚丹药以及一沓灵符外,却是再没有其余的东西,而这些所谓的宝物,对于莫元半分价值都没有。
他道:“你倒是勇气可嘉,不过你似乎太看重你身上所谓的宝物了,莫不是以为你小小一名真仙,又有什么宝物能入得朕眼吗?!”
“帝君,小妖当真有宝物!”
那豹子精也是急了,慌忙将自己的底牌说出,道:“距离此山正西方两百里外,有一处仙石,那仙石每逢初一、十五月圆之夜,吸食月华的速速便大大增加,小妖便是在彼处修行,这才侥幸度过天劫,而且那仙石左近还长有无数仙草,却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宝贝!”
聚集月华,加速仙草成长?
一众小妖听了心中都是恍然大悟,尤其是那黄鼠狼精和狐狸精,他们才算是了解到这豹子精为何原先修炼速度还不如他们快,短短几十年便超越他们,直接度过天劫,成就真仙!
他们内心不禁有几分嫉妒涌现,然而莫元脸上毫无波澜,这样的效果,他随手布置下一方聚灵阵便可以轻易做到,不过瞧见这豹子精信誓旦旦的模样,莫元还是探出了灵识细细一观。
只是这一观之下,莫元脸色陡然大变,你道他看见了什么?!
却见距离此山正西方两百余里,赫然有九座小山呈九龙拱珠模样,护卫着中间小小的山谷,那山谷之内,布置着两道禁制,而在禁制之下,则是有一块仙石坐落其内。
那仙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端的是不同凡响。
如是旁的仙人到此,可能还分辨不出什么,然而莫元是谁,他方才取交合之气融汇五彩石液,练就五彩仙石,孕育仙胎,又哪里认不出来这一块仙石,正是一块货真价实的五彩仙石,与孕育孙猴子那一块近乎一模一样!
小僧
“妙……妙妙妙!”
莫元口中连连吐出妙字,到了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元始天尊要他来到此处寻找机缘的原因,分明便是要他见识这一块仙石!
如若他所料的不错的话,这一块仙石,便是日后为难那孙猴子,离间这取经师徒,最终闹出一出真假美猴王的闹剧,甚至是让如来佛祖亲自出面才制服的六耳猕猴,混世四猴之一!
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西游九九八十一难,这其中,西梁女儿国过了,便是六耳猕猴这一难,这也难怪元始天尊特意指点莫元到此处来!
莫元体内酝酿的仙胎,与这六耳猕猴同出一源,只是莫元体内这仙胎不过刚刚孕育,想要诞生还不知多久,而西游大劫近在眼前,距离唐僧出发到这里,不过三十余载岁月,这位六耳猕猴再不出世,只怕便赶不及这一场大劫,是以这六耳猕猴出世必然在即!
而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参照物,只怕莫元体内的仙胎孕育的更快,他突破三重天准圣的日子,也会大大的缩短!
众妖见得莫元眉眼带笑,口中连连高呼妙的话语,哪里还不明白,这豹子精献上去的宝贝,是极合莫元心思的。
让一尊天帝勃然变色的宝物,珍贵之处不必详表,众妖一方面生出觊觎、羡慕之心,另一方面,则是暗暗佩服这豹子精的果决,如此宝物竟然这般轻易便献了出去,换做他们,只怕未必舍得!
不过诸般心思,只在他们内心闪过,事实上那一枚五彩仙胎,又与他们有何干系?
那豹子精见莫元开心,心中不由得一定,虽是他有些肉疼,可是一旦能绑上了莫元的战车,成了真武神殿的神将,日后想要多少仙石又要不到?
况且天下奇珍异宝数不胜数,这一枚仙石如今对他的作用远没之前明显,换一个真武神殿的身份,却是再划算不过。
而且这神魔世界,弱肉强食,天材地宝都是有能者居之,仙石一直放在那,豹子精也怕自己保不住,反而是因此宝遭遇横祸。
这是三界神魔修士之间极其常见的,便是豹子精,也巧取豪夺过不少比他弱小的妖魔宝物,那仙石被一道强大禁制护住,根本没法挪走,不然豹子精也不会有这份担心。
“敢问帝君,这一件宝贝,您觉得如何?”豹子精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元被这一句话喊的回过神来,看向了豹子精,道:“你这宝贝不错,正是朕所需要的,朕也不占你便宜,且说说吧,你要什么?”
虽说莫元自己寻摸,寻到这块仙石也是大概率的事,然而那必然会耽搁不少时日,而如今那六耳猕猴已然孕育的临近成熟,随时都可能破胎而出,届时便是寻到了,也是毫无用处!
莫元虽然不待见妖魔,但是他惯来信奉的是有恩必报,有仇定还,这小妖有几分胆识和运气,更难得没什么罪孽,莫元也不介意随手赏他一些资源。
那豹子精闻听莫元的话,心中大喜过望,那可是真武天帝,随手拔根毛都够他享用不尽,如今竟然张嘴让他随便开条件!
不过豹子精也没被这个惊喜冲昏了头脑,他情知眼下不管提出什么要求,这位天帝必然能轻而易举的解决,可是如此一来,便断了与这位真武天帝搭上关系的路子,靠上这位真武天帝,可比一千件,一万件宝物都要来的划算!
一念至此,他当即磕头但:“小妖不求其他,只想服侍在陛下身侧,为陛下驱使!”
那些小妖都是有些讶然,在他们看来,莫元都发话了,豹子精还不张口要宝贝,而是放弃自己的自由,这无疑是个极傻的操作,换了他们,只怕早就张口要功法丹药了。
不过莫元却很是欣赏的看着这豹子精,这厮虽然出身低了点,却很是明白什么对自己最有利,跟着自己,便等于一步登天,比什么宝贝都管用!
不过欣赏归欣赏,让莫元这般收下他也是不可能的事,须知,他这样的真仙,在真武神殿也就做个天兵的小头目,和精锐些的天兵并无二致,这样的炮灰人物,他如何会收在身边?
微微沉思几瞬,莫元点头道:“你有此心,又献上仙石,朕便给你一个机会,这一本玉虚天仙诀,你如能在千年内修炼到圆满地步,那朕便让你上真武神殿做朕的侍奉灵官!”
玉虚天仙诀乃是昔日元始天尊赠给莫元的无数法诀之一,乃是一门可以修炼到天仙圆满的法诀,虽然在莫元看来不算什么,但是对这些根本没有修炼法决,只靠自己摸索修炼的寻常小妖而言,无疑是价值无量的瑰宝。
那些小妖看着豹子精的眼神已经嫉妒的要滴血,可惜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宝物,法力道行又远远不如这位豹子精,抢是不可能抢的,只能眼睁睁的干看着。
不过那豹子精关注的重点却不在那法诀身上,而是千年之内成天仙,则能成为侍奉灵官!
侍奉灵官是何等身份地位,那都天大灵官王灵官侍奉玉帝身侧,某种意义上便代表着玉帝,不提他还挂着雷部天尊的名号,光是他相当于玉帝的影子这一点,便胜过了无数大能。
倘若能成为真武大帝坐下的侍奉灵官,那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身份之尊贵,尤胜那龟蛇二将!
不过豹子精心里也明白,千年之内成天仙是何等之艰难,以他自身而言,却是半分希望也无,不过这不是有玉虚仙法吗?
只见他恭敬应道:“小妖必然不负陛下期望!”
……


gb89o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七百六十四章 處理-zsw6d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真武神殿无小事。
这不是因为真武神殿有着一位六御天帝,而是因为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是一位圣人之下近乎无敌的准圣大能。最关键的是这位偏生是个招惹不得的火爆脾气,但凡与其为敌,强如三重天准圣的妖师鲲鹏亦是陨落当场。
玉帝自然是不担心被莫元宰了,以他旳道行,他的背景,便是圣人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可是他不怕死,不代表他不畏惧莫元,但不是因为旁的,单单就是麻烦和头疼,任是谁都不会想和这样的存在对上,更不必说玉帝本人眼下只想安坐钓鱼台,看着佛道双方在这次西游大劫中争个你死我活,可不愿意亲自下场。
与真武神殿正面对上,某种意义上,便等于亲自下场参与到大劫之中,还是站在道门对立一方的那种,如非情不得已,玉帝是不愿意这样做的。
“你可知是何事,真武神殿和他对上了?”玉帝皱眉问道。
王灵官侍奉玉帝多年,对于玉帝自然是了解的极深。他一看玉帝神情,便知晓玉帝心中憋着火气,他又岂会触玉帝霉头,让玉帝的火气发在他头上?
是以虽然水德星君与他分说了些许,他却是摇了摇头,极是肯定的道:“小神不知。”
“叫水德星君进来吧,本宫倒是好生好奇。”
坐在玉帝旁边的王母出声道:“水德星君执掌天下水脉,与真武神殿从来都不打交道,如何会惹上了真武神殿?”
水德星君乃是天庭的老臣子了,加入天庭,臣服玉帝王母在封神大劫之前,可以说是与玉帝王母一起自微末中崛起的,是真真正正的腹心之人。
莫要看屡屡对下界用兵,皆是托塔天王李靖、哪吒三太子这样的仙神,事实上,在玉帝王母心中,占的地位更高的还是当年太白金星、水德星君这样患难与共过的老臣子,或许法力道行他们不如李靖、哪吒等人,但是论及忠心,谁也不如他们。
正是这样的一份关系,王母和玉帝对于水德星君的性子也很是了解,虽然其人能力一般,但是眼力却极为了得,按理说不会这般没眼色的惹上真武大帝。
“朕不好奇,朕现在只想好好收拾这水德星君,多事之秋,还给朕惹麻烦!”
玉帝冷哼一声,道:“叫那厮进来吧!”
王灵官心中一松,恭声应诺,随后急匆匆的便出去寻水德星君去了。
不多时,一脸惶恐的水德星君便快步入了瑶池,其人看见玉帝王母二人,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悲声喝道:“陛下,娘娘,还请救救小神父子二人!”
“你还有脸求朕救你?!”
玉帝脸色不善的道:“你倒是好大的胆子,那真武大帝常年闭关不出,连朕想要见他一面都不可得,你竟然能惹到他头上,当真是胆大包天!”
“你难道不知晓那妖师鲲鹏的下场吗?!”
“冤枉!冤枉啊,陛下!”
水德星君极是委屈的道:“小神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又岂敢与真武大帝为敌,那真武神殿名义上还统管水部,小神断然不会如此不智。”
“你不会如此不智?”
玉帝一掌拍在了身前的桌几上,只听得‘砰’一声巨响,随后其人直接立身而起,气咻咻的指着水德星君怒道:“若不是你的缘故,那真武大帝吃饱了撑的特意来与你为敌,与朕为敌?!”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见得玉帝发火,水德星君吓得是瑟瑟发抖,他诚惶诚恐的道:“都是小神的错,都是小神的错……”
这只能说水德星君是撞到了枪口之上,玉帝的心情本就是不佳,他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
且说玉帝被圣人们压制这么些年,早就是不堪忍受,那鸿蒙紫气一出来,便犹如黑夜中的一线光华,照亮了玉帝的整个世界。
为此,玉帝丢下了所有的事,去那兜率宫盘膝而坐,参悟了数百年的岁月。
然而数百年苦修,玉帝却是一无所获,也不只是他,所有的准圣都是一无所获,这自然是让玉帝心情低落了。
虽说鸿蒙紫气尚未有主,谁都还有机会,然而玉帝已然穷尽了一切手段,他已经无法可想!
掌控末世 我爱麻辣烫
这也是他现下身在瑶池,而没有去兜率宫的主要原因。
玉帝也是人,遇见了挫折,心情郁郁想要放松一番亦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水德星君恰巧一头撞上玉帝心情不好的当口,被臭骂一顿,当做出气筒亦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好了,陛下且安坐,等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再发怒也不迟。”王母安抚道。
玉帝闻言,面无表情的坐了下去,道:“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见得玉帝冷静下去,水德星君松了口气,莫要看他嘴上认错,可是他是绝不想自己受到什么惩处的。
相反,他心中还在埋怨莫元,埋怨其人多管闲事,天底下那么多的不公之事不管,偏偏盯着他父子二人不放,当真是吃饱了撑得!
他当下道:“还望陛下容禀,此事说起来都是小神那不成器的儿子惹起来的!”
他也不瞒着玉帝,将他儿子陷害淮河水神,馋人家女儿身子一试合盘托出。
他哭丧着脸道:“殊料那淮河水神与真武神殿五大护法神龙交好,那小神龙竟然惊动了真武大帝,请来了真武神令,要小神将那不成器的儿子交出去天条处置。”
“小神说要呈报陛下,让陛下来处理此事,他却道陛下在真武神殿面前又算什么,非得小神交人,小神不肯,他便威胁小神说要带兵打入水部将小神父子一并擒拿!”
水德星君添油加醋了一番,将过错尽数都推到了小神龙身上,随后硬生生的从眸子里挤出了几滴泪水道:“陛下,小神就这么一个儿子,还请您看在小神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救救小神父子……”
玉帝和王母眉头俱都皱了起来,以他二人对于水德星君的了解,自然能分辨出其人口中的话哪些真哪些假。
真武神殿那些兵将,都是早年前任真武留下来的,莫元和姜子牙着两任真武大帝继承天帝大位时日尚短,却是没来得及培育自己的力量。
之前那一任真武大帝,可是玉帝的人,他的属下便是玉帝的属下,甚至有些是玉帝亲自选拔派过去的,对于这些人,他自然是了解的,断不至于会对他出言不逊。
然而摒弃这一节,水德星君口中可还是有真武神殿兵将要打入天庭擒拿水德星君父子二人之事,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要晓得,六御天帝虽然各自管辖一摊,谁也不搭理谁,然而在名义上,还是以他玉皇大帝为尊的。
天庭这一块,便是属于玉帝的核心地盘,倘若叫真武神殿的兵将冲入天庭,大张旗鼓的冲入水部将水德星君带走,毫无疑问等于是狠狠的打玉帝的脸!
此事如果传扬出去,只怕三界神魔从此便会认为玉帝低了真武一头,他这位三界之主的威严,便更是难堪了!
事实上,莫元本意也不曾想过带兵打上天庭,在他想来,他都出面了,区区一个水德星君,岂敢违抗他的命令?
杀牛魔王,败申公豹,逼的佛门那位孔雀大轮明王无可奈何,更是铲除了妖师宫,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大事,让真武神殿的名声如日中天,莫元有这个自信,真武神令过处,神魔莫敢不从。
奈何他低估了水德星君一片爱子之心,其人道行虽然一般,可仗着玉帝撑腰,有恃无恐,拒不交人,亦难怪事情走到了这一步。
“你所言,那真武神殿的兵将即将兵发天庭,此言究竟是真是假?”玉帝问道。
“陛下圣明烛照,小神岂敢在陛下面前说谎?!”
水德星君道:“小神所言句句属实,陛下如是不信,可以派人前去打探。”
玉帝极有深意的打量了水德星君一眼,正待说话,瑶池之外,却是传来了王灵官急切的声音来,只听王灵官喊道:“陛下,出事了!”
话音未落,其人已然进入瑶池内,满脸慌急之色。
兵血交融 水荼翎
“出了何事,王卿如此慌乱?”玉帝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
他本就心情不好,今日却没听见一桩好事,心中已然不爽利。
不过玉帝情知王灵官跟他日久,他如此神色,必然不是小事,因此还能按捺住心绪。
“陛下,是真武神殿,真武神殿的天兵天将已然杀入天庭,将整个水部都控制了起来,将水德星君府都围了!”王灵官焦急的道。
“什么!”
玉帝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身,高声道:“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玉帝面色阴鹜的道。
王灵官被玉帝那要吃人一样的目光吓了一跳,情知这位玉帝陛下是动了真怒,他暗暗吞了口口水,硬着头皮道:“陛下,是真武神殿的五大护法神龙带队,已然控制了水部和水德星君府,如今正在这两处地界四处搜寻水德星君和他家公子的行踪呢!”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好大的胆子,真武神殿,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逃離 無限 密室
玉帝双眼微眯,一缕寒光迸现而出,他冷声道:“且去,传朕的命令,令九天应元普化天尊率领雷部诸神将领本部天兵,将这些真武神殿的天兵天将尽数扣下,但有不从者,格杀勿论!”
雷部乃是闻仲主管,这一部神将,多数都是截教弟子,而截教素来与莫元不和,谁让莫元杀了牛魔王呢?
是以玉帝这个吩咐,最是妥当不过,那雷部诸神将必然会贯彻他的命令,对于真武神殿一众天兵天将不会手软。
闻听玉帝所言,水德星君心中一喜,玉帝这般作为,便是要为他出头正面顶住真武神殿的压力了!
以玉帝的身份势力,便是那真武大帝再是蛮横霸道,也拿他没有办法,他父子安矣!
王灵官领命便欲去雷部调兵,不过当此之时,那瑶池王母却是制止道:“王卿且慢,陛下,本宫有一言,待本宫说完了,陛下再行动也不迟!”
“你想说什么,让朕忍吗,如是这话,便不必多言!”玉帝没好气的道。
人家都骑在他脖子上撒尿了,再忍,再忍就成了个笑话了,必须狠狠的将这巴掌打回去,好让三界众仙都明白,他玉皇大帝才是真正的三界之主,招惹不得!
王母道:“陛下此番杀了真武神殿的兵将,将他们扣下,可曾想过此事如何收场,据本宫所知,那位真武大帝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难道陛下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想当着三界神魔的面,与他做过一场吗?”
“两尊天帝厮杀起来,三界众生又当如何想?”
“这……”
玉帝闻言顿时泄了气,这旨意下的倒是简单,兵也是好调,但是诚如王母所言,将人扣下去后,此事当如何收场?
莫非那位在三界威势如日中天的真武大帝会到他面前,低声下气的求他谅解吗?
这不可能,更大的可能是如王母所言一般,那位会找上门来,与他一战。
然而到了那时,便意味着他与真武神殿彻底决裂,这是玉帝承担不起的后果。
他眼下最想做的是个咸鱼,是坐观佛道相争,而不是自己亲自下场,为佛门浴血拼杀在第一线,这样做对他没什么好处。
玉帝到底不是寻常人,勉强按捺住心里的怒气,道:“那依娘娘所言,此事当如何处理?”
王母笑了一笑,道:“此事简单,有两个法子,一个是按照天条处置水德星君父子,这样一来,真武神殿带兵闯宫,便尽数都是他们的不是,想必真武帝君会上门赔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第二吗,陛下如是想保全水德星君父子,不如便下一道圣旨,让淮河水神的女儿与水德星君的儿子成婚便是,如此一来,他们儿女亲家一事,跟天条,跟你我,跟真武神殿便尽数没了干系,陛下以为如何?”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