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蘭若仙緣


優秀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 ptt-第五三五章 天雷珠分享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两位意下如何?”曲东来果断的后退。
蛟龙盘旋而来,张牙舞爪,直奔四人。
一道剑光亮起,横亘山洞,无生法剑出鞘,斩向一条蛟龙。另外一条蛟龙却被钟清池拦住。
“我来,你去那宫殿之中。”曲东来上前,施展神通拦住那蛟龙。无生一步来到宫殿前,厚重的大门拦住了去路。
其上一道符咒,隐约有雷光闪烁。
“符咒?”
无生运起法眼,定眼望去,这次与上次不同,并未发现异常之处。
“既然如此,那就硬闯吧!”
想到这里,无生持剑便斩,剑光收敛于三尺之内,跳跃如金炎。
剑锋落在那大门之上,一道水桶一般雷光立时爆射而出,却被一物挡住。“昊阳镜”悬在无生身前,挡住那道雷光。
手中三尺剑斩如法咒之中。
“守渊,你且替我拦住这条蛟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那钟清池看着无生已经到了那大殿门前,不由得有些焦急。
我的极品男友
“将军太看得起贫道了,这可是蛟龙,贫道可无曲道友那般修为。”守渊道士道,显然是不愿意独自抵抗这蛟龙。
虽说这两条蛟龙不知道被封印了多少年,现在醒来,或许修为打了一定的折扣,但是再怎么说那也是蛟龙,岂是他一人所能抗衡的。况且,即使他费力挡住了,那到头来能得到什么呢?
他们两人并非同门中人,只是临时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彼此之间的关系远远比不上无生和曲东来那般亲密。
无生手中的剑在那大门之上划出一道剑痕,剑锋斩过,剑身之上传来莫大的阻力,好似这一剑斩在了顽铁之上一般。
这扇大门之上突然爆射出惊人的雷光,好似盛开的大礼花,嘎吱,门开了一道缝隙,隐约可以见到大殿之中有些亮光,然后无生长袍微微一荡,人已经消失不见。
“糟了,被他抢险一步了。”那边正和蛟龙争斗的钟清池见状不免有些焦急,无奈之下,手中一道电光闪耀,却是一道符咒,化为一道雷光,缠绕在那蛟龙身上,好似绳索一般,瞬间将他困锁住,他借着这个难得机会冲到了那道大门前,却发现上面的符咒并未被无生彻底的毁掉,仍旧还有威力,他一时间还是无法冲过去。
繁华落幕只愿与君相依 沐瞳璃
“该死!”
此时,大门的那一头,宫殿之中,两旁的墙壁上点着长明灯,白玉一般的墙壁和地面,大殿的那一头之上有一张玉床,有一个身穿雪白色长袍的男子坐在上面,双目闭合,面色如生,右手掌心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释放着光华。
这就是那位人仙了吧?
无生小心意义的走近。越是靠近便越能够感觉到那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压。
“死去之后还有这等的气势,活着的时候该是何等的厉害!”无生不由感慨。
“这就该是那天雷珠了吧?”近到了跟前,无生看着那人仙肉身右手之中散发着光华的宝珠,这才意识道刚才这已经仙逝的人仙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有一大半是源自他手中的这颗宝珠。
其中蕴含着强大的法力,仔细望去,那宝珠之中似乎有无数的电弧闪耀,好似有数不尽的雷霆被封印在了其中。
“就这么简单?”看着眼前的人仙肉身和他掌中的宝珠。
这一路进来,出了门外的那两条被封印的蛟龙之外,并未收到像样的阻拦,就这么轻松的来到了这里,眼见着自己此行最想要得到的宝物就在眼前。
“不会还有其它的什么陷阱或者机关吧?”
无生做好了准备,神念一动,伸手一抓,那宝珠腾空而起,无生伸手眼看着那“天雷珠”就要落在手掌之中,却是突然心生警兆,急忙将它定在半空之中,那宝珠已经开始释放出雷电。
“果然没那么容易!”
这件“天雷珠”乃是那人仙生前炼化的宝物,既然是被炼化的宝物,那旁人是无法直接拿来使用的,也需要炼化才行。似无生这般贸然上手,自然是收到了这宝珠的排斥。
“既然这么排斥我,那就先试着把你收起来吧?”
他尝试着将这枚宝珠装入“如意袋”中,结果还是不行。
“如意袋”也不行吗?这下子有些麻烦了。
他一手定住雷电四射的“天雷珠”,一面四下张望。
“有了!”
在那人仙的身旁,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伸手一抓,打开一看,里面确实一枚淡金色的丹药,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而起而有五彩霞光散发出来。
“仙家灵丹,好东西!”无生将这灵丹收入了“如意袋”中,然后将这“天雷珠”放入那个刚才存放仙丹的宝盒之中,这一次居然没再出意外。
“看样子这个盒子也不是凡品,很好!”
取到了“天雷珠”他此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咔嚓,他身后传来一声响,一个人手持战斧冲了进来,身形稍稍有些狼狈。
“嗨!”无生朝着他招招手。
“该死的!”钟清池暗自怒骂一声。
“啊,这里还有一枚玉简。”无生伸手一招,一旁的一枚玉简飞入了他的手中,稍稍一看便知道里面应该记录这这位人仙的修行法门,这应该才是这位人仙墓葬之中最珍贵的东西。
“小心点,这里面说不定有机关。”无生善意的提醒道,然后继续四下里寻找。
人仙的宝藏不可能只有这几样的。
“这柄剑看着也不错。”他在寒玉床一旁的又找到了一把法剑。
“修行的法门,修行的法门呢?”另一旁钟清池一边寻找,一边低声自语,看样子就像是即将发狂的野兽。
“是不是被你拿去了!?”他突然抬起头来朝着无生一声怒吼,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
“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生气了呢,我的确是拿走了两件宝物,可是这可是人仙的墓葬,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你再好好找找,再者说了,先到先得吗。”无生笑着道。
“我不要别的,我要那修行的法门,还有那天雷珠。”
“噢,你想要的还真不少呢!”无生听后叹道。
轰隆一声,宫殿的大门被从外面破开,两条蛟龙飞了进来。曲东来随后进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他冲着无生喊了一声。


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討論-第五三二章 人仙寶地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师父啊,您这位曾经相好的这心可不是一般大啊!”想到这些,无生不禁感慨道。
“她曾经不是那个样子的。”空虚和尚沉默了片刻之后叹道。
“曾经?你还真以为几十年不见,她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你也太天真了!”
“不,这不是天真,是被青丝迷住了眼睛。”
“什么情丝?为师乃是出家人。”空虚端起鸡汤,吨吨吨,又喝了一大碗。
“哎呀,你看你那眼皮眨的,这得多么的言不由衷啊!”无生指着空虚和尚的眼睛道。
空虚和尚听后又喝了一大碗鸡汤。
“身体透支的真严重,师兄你加人参了吗?”
“加了,还有枸杞、熟地黄。”
无生对自己的这位师兄翘起了大拇指。
这配合,默契!
“说正事,师父,雷法可以破掉罗刹王的肉身吗?”
“可以。”空虚和尚听后点点头。
无生随即将他从曲东来那里听来的消息说与几个人听。
“冀州,天雷珠?”
“师父您知道那位修士?”
“曾经在在一本古籍上见过关于一个大修士的记载,我记得他修行的乃是天罡雷法吧?”
“对,正是天罡雷法。”无生点点头。
“天罡雷法,天雷珠,那应该就是他了,他所修行的雷法威力极大,与那神火一样,属于至刚至阳之物,自然也就克制那些邪魔外道。”
“即是如此,那就想办法把它抢过来。”无生一握拳。
“人仙的宝地,得不少人盯着,上一次天火落地就去了那么多的人,这一次去的人之会更多,不好争啊!”
“我又不是一个人去。”
“玉霄?”
“对,玉霄。”无生点点头。
这一次上一次抢夺天火不同,既然是的人仙埋葬之地,想必里面出了那天雷珠之外,定然还有其它不少的宝物,他们几个人去了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的三个人也不会空手而归。
“好啊!”空虚和尚点点头。
吃过饭之后,无生跟着空虚和尚来到了他的禅房之中。
“无生你还有事?”
“师父,你是不是又陷进去了?”无生坐下后望着自己的师父。
空虚和尚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弟子,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你知道这《洛图手札》还有那位洛图自创的参星移宿到底有什么作用吗?”
“你先前不是说过了吗,号称可以遮蔽天机,逆天改命吗?”
“是,据说是可以逆天改命,可是该怎么改呢?”
“那我哪知道啊,我又没练过那门法术神通。”
“这个,为师倒是知道一个大概。”
“您说,我听着呢。”无生坐在空虚和尚道斜对面,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其实,这和萧广用的方法差不多。”
“皇帝,他是借助了九州万民的气运和愿力,您的意思是……”
“那《洛图手札》之中也记载这夺取他人气运的法门。”
无生听后不禁暗自深吸了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那抢夺气运本来就不是什么正道。
“这么一本奇书,现在到底在哪呢?”
空虚和尚摸着自己的下巴。
“师父,你该不会是知道了这本古书的下落了吧?”
“知道一点,但是不确定。”
“在哪里?”
“在福王的墓葬之中。”
“福王是谁?”
“萧广的弟弟,亲弟弟。”
“那他的墓葬在哪里?”
“在他的封地,益州。”
“既然打听到消息了,您直接把这事告诉她不就成了,怎么着,您还想亲自去一趟,将那手札取出来送给她啊?”
“不会。”空虚和尚摇了摇头。
“我得搞清楚她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你可拉到吧!”无生听后一甩手。
“这不是情难自禁,藕断丝连是什么?”
“我怕她走上了邪路。”
“她走什么路那是她自己的事,你现在是个出家人,师父,我跟你说,这有可能是她的计谋,故意设计让你注意她,然后好利用你!”无生突然眼睛一亮,猜测到了这样一种很可怕的可能。
大明领主 倦鸟迷途
一場 遊戲 一場 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你该不会认为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她还是曾经的那个她吧,女人,一旦嫁了人,心就会变的。”
“为师心里有数。”空虚和尚道。
“师父,我有事得麻烦你。”
“什么事啊?”
“您赶紧打听那天火的消息,我准备先去取天雷珠,然后去取那神火,尽快的把罗刹王的肉身毁掉。”无生决定改变策略,让自己的师父先为兰若寺的事情忙碌起来。
“好,没问题。”空虚和尚郑重的点点头。
过了几日,玉屏山上,几个人再次聚在一起。
“这次,我还有事需要大家帮忙。”无生也没拐外抹角,对这几个人开门见山。
“什么事啊?”
“帮我去一处人仙埋葬的宝地,取一样法宝,名为天雷珠。”
“天雷珠?你说的可是冀州那处人仙墓葬?”叶琼楼听后急忙问道。
“叶兄也知道?”
“我也是刚刚听说。那是一处人仙葬身之地,那人仙修行的乃是天罡雷法,有一件十分厉害的宝物,名为天雷珠。你取那宝物还是为了降魔?”
“是。”无生点点头。
“什么时候?”
“越早越好。”无生也是怕迟则生变。
“好,我陪你去。”华源是第一个答应下来的。
“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少的我呢。”曲东来拍了拍胸口,这个消息还是他告诉无生的。
“我需要先回书院一趟,会尽快回来。”叶琼楼道。
“好,我在这里等你。”
叶琼楼也不啰嗦,说走就走。
他是在中午的时候离开,下午便赶了回来。
“我已经和师兄说了。”
“那我们出发?”
“出发。”曲东来将手中的酒碗一掷。眼中闪着精光。
冀州,一片群山之中,一座山终日云雾缭绕。
“真是热闹啊,怎么都在外面不进去呢?”
无生他们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冀州,并且找到了那座人仙的墓葬,只是这外面有不少修士,却无人进去。
“应该是没找到墓葬的入口。”华源道。
“人仙的墓葬,哪那么容易进去啊。”
“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长生观的道士,武鹰卫,雍王府的供奉,仙华山的修士,还有一个人让我有些意外。”
“谁啊?”
“八方神将之一的钟清池。”
“钟清池,我记得他应该是在雍州啊,怎么来这里了,这个时候身为八方神将擅自离开军营可是违反律令的。”
“据我所知那位吕清池修行的乃是雷法,威力不凡,而这墓葬之中的人仙修行的也是雷法,其中肯定隐藏着不小的机缘,如果进入这墓葬之中,或许那位吕将军会有一番机缘,修为更进一步。”
“这么说来的话,咱们的竞争对手不少了?”
“不少。”
“那才有意思。”曲东来笑着道。
“你有什么计划吗?”叶琼楼望着无生。
“等着墓葬被打开了,我先进去,你们见机行事。人仙的墓葬,里面肯定不止一个天雷珠,估计宝贝不会少,咱们大老远的来一趟,每个人都不能空手而归吧?”
几个人相视一笑。
一座悬崖前,立着几个人,立在那里,其中一个人身穿青金色战甲,外面罩着长袍。
“钟将军,还没想到进去的办法吗?”
“人仙的阵法哪有那么容易破开的。”那武将盯着眼前的崖壁,这崖壁看上去平平无奇,实际上内含玄机,这一处崖壁无论使用什么神通都破不开、凿不透,因为上面有人仙境的大修士设下的法咒。
“这眼看着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是这样后面的麻烦可能就会越大。”
“有什么麻烦,如果你觉得麻烦,你现在就可以离开。”那武将冷冷道,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身前的这处崖壁。
都建在了石头上,这土遁肯定是用不了,人仙的法咒强横无比,要是强行破开,不是不能,但是会耗费极大的力气,这后面是什么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除了宝贝,肯定还有机关。


笔下生花的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三一章 女人心相伴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不要了?可是你知道我要给你的是什么吗?”无生看着这位老人的表情,隐约的猜到了他的想法。
“我不知道,但是能够猜到一些,大概是和这葫芦仙丹差不多的东西吧?”老人握着葫芦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抖。
“在我看来,要比这葫芦灵丹珍贵。”无生想了想道。
“那我也不要了,我怕。”老人摇着头。
“我实话告诉你,那位绘制那副松鹤延年图的前辈还在这幅画中留下了一门神通。”
“神通?”
“对,法术神通,三十六天罡之一的回风返火。”
“回风返火,有什么用啊?”老人有些好奇。
“简单点说可以让吹来的狂风原路回去,让燃烧的大火缩成一点,乃是一门十分厉害的法术。”无生如此解释道。
“还是算了,我不要。”老人沉思了良久之后还是最开始的答案。
“这样吧,我把这门神通的修行法门写下来,至于是否练习,决定权在你,如何?”
老人同意了无生的建议,而后无生将这门天罡神通的修行法门写在了一块金色的丝绸之上,交给了老人,而后便离开了。
至于这刘府如何度过接下来的危及,这件事情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也不会专门留意。
“真人,那位先生真的那么厉害吗?”
刘府的一间房屋之中,恢复青春的老人问一旁的志安道长。
“当然,你不是修行之人,自然无法想象他所具有的威能。”
“这一次多谢道长了。”
“这些年来,你们刘家没少给长生观捐银钱,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你也不用担心,你手里的宝贝固然神奇珍贵,我长生观也不会抢夺。”志安后面的这句话让老人心里一阵突突。
“既然决定了,那就尽快离开柯城吧,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志安道。
“多谢真人。”
志安道士摆摆手,然后转身离开了刘府。出了大门的之后回头看了一眼,
“我今日也是给那位一个面子。”他望着黑漆漆的夜空。
“可惜,无缘一见那一剑的风采。”
是夜,无生一个人回到兰若寺中,寺庙里静悄悄的一片,无一点灯火。
他回到了自家的禅房,点燃了油灯。过了一小会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师兄?”他试探着朝外面喊了一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师弟回来?”
“回来。”
“我可以进来了吗?”
无生听后急忙来到门口,将房门打开,无恼和尚就站在外面。
“师兄,请进。”
“刚刚听到有声音就过来看看,师弟此次下山可还算顺利?”
“还算顺利。”无生笑着道。“师父还没回来吗?”
谁的青春不张扬 童年砖头
“师叔还没有回来。”
师兄弟聊了两句话之后,无恼和尚便离开了禅房。又过了约么半个时辰,无生禅房之中的灯火也熄灭了。
第二天早晨,他起得很早,开始一天的修行,然后就是修复寺庙外面塔林之中的大阵。除此之外每天还会抽出一点时间来研究得来的那三门神通。如此这般,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十几天就过去了。
“怎么还没回来啊?”无生开始有些提自己的师父担心起来。
当了这么多年的和尚还是没有看开,那女人注定是他的克星。
又过了十天,空虚和尚从山下回来,满身的疲惫,还受了伤害。
“师父,您这怎么还受伤了呢?”无生急忙取出丹药来。
“不用,一点小伤,不碍事的。”空虚和尚摆摆手。
“到底怎么回事啊?”
“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邪修,他的神通有些怪异,不小心受了伤。”空虚和尚道。
“让你师兄炖两只母鸡给我补补就行。”
“好嘞,”听着空虚和尚这句话,无生就知道他没什么大问题。
“您这次下山有收获吗?”
“有点收获。”他点点头。
“打听道那洛图手札的下落了?”
“有点眉目了。”
“那天火呢?”
空虚和尚摇了摇头。
求職 陷阱
“师父,到底是那个娘们的事情重要呢,还是我们兰若寺的事情重要?”无生听后有些不满了。
“你不必讽刺我,孰轻孰重,为师还是拈的清楚的。”空虚和尚笑了笑。
“知道就好。”
离开了空虚和尚的禅房,无生找到了空空方丈。
“师伯,我觉得师父回陷进去。”无生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是否。
“嗯,我看你师父也是情关难过。”空空方丈也点点头。
“那我们该怎么办,不能让师父被那个安王妃给毁了。”
空空方丈捋着自己的胡须,眉头微微皱起。
“现在药弄清楚,那安王妃到底是什么打算。”
“那我再下山去打探一番?”
“不急,等等。”空空和尚摆摆手。
“等等?”
“看看你师父还有什么话要说。”
当天晚上,空虚和尚一个人喝了一盆鸡汤。
“师父,酒足饭饱,说说下山的收获吧?”看着空虚和尚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大碗,无生开口道。
“安王,就在荆州。”空虚和尚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第一句话就说出了安王的下落。
“他也的确是伤的很重。”
“这些事情上一次安王妃不是已经是说过了吗?”
“在去京城之前他给自己下了法咒。”
“什么意思?”无生听后一愣。
“他在去京城之前给自己下了一道十分特殊的法咒,现在这道法咒却落在了萧广的身上。”
无生摸着自己的光头,一时间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师父您的意思是,老子算计儿子,儿子也在算计老子?”
“对。”空虚点点头。
“安王虽然受了伤,但是绝对不会危及到性命,而且恐怕他身上的气运也没有完全被萧广夺走。”
“师父,你那个相好的说谎了?”
“至少她没有完全说实话。”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空虚和尚摇了摇头。
“她不会想做皇帝吧?”无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听上去非常荒诞的可能。
却没料到空虚和尚听后居然十分认真的在那里考虑了好一会。
“不是吧,她的野心这么大吗?”
“她的确有着不属于一个女人的胸襟和志向。”空虚和尚道。
“二圣治天下。”无生突然说了几个字。
铁血联盟
“二圣?”
“如果安王成了皇帝,那便是一圣,她协同治理天下,自然是另外一圣。”无生这是想到了唐高宗和武则天。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二九章 天罡再現展示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久闻道友大名,今日有幸得见,实在是一件幸事。”那志安道士说着客套话,时不时的咳嗽两声,似乎是染了风寒,身体不适。
“道长过奖了。”无生微微一笑。
“不知道友是路过此地呢,还是专程而来?”
“路过。”
与这志安道士说了两句话无生就打算离开,刚走了没几步那位老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先生,请等一等。”没想到那位刘老先生又追了出来。
“老人家还有事?”无生停住脚步转头望着那位老人。
“我想请这位先生看看那幅松鹤延年图。”
“什么?”无生听后很是吃惊。“老人家,那副画可能是一件宝物啊,你就不怕我看到之后起歹念,将那副画据为己有?”
真是
“哎,先生请。”那老人摇了摇头,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说实话老先生,我还真想看看那副画。”无生也不矫情,跟着那老人去了他的书房之中,让无生有些吃惊的是,那位长生观的志安道士却没有跟过来。
“这就是那副松鹤延年图了。”进了书房之后,那老人指着一幅挂在墙壁上的图画道。
无生抬眼望去,乃是一幅水墨画,入眼一株老松,枝干如虬龙,郁郁葱葱。几只仙鹤,或立于山石之上,或飞翔于白云之间,近处有溪流,远处有群山,在上方还有一轮红日。
虽然不懂画,但是无生还是能够感觉的到这幅画是很有意境的。不过就算是再有意境,也不至于引来那么一位修士,险些都让这刘府有灭顶之灾。
“这幅画是从祖上传下来的,至少有两百多年了,据说乃是祖上无意之间得到的,有松鹤延年长寿之意,寓意美好就这么传了下来。”刘老先生说起这幅画的历史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幅画或许还有其它的奥秘,无生催动法力,双眼之中似有两团火在燃烧。
此时,他眼中的这幅画开始慢慢的发生变化。那株老松的枝叶摇动来了起来,好似有风吹过,站在山石上的仙鹤在梳理自己的羽毛,山涧溪水在流淌,发出欢快的响声,云中的仙鹤在煽动翅膀飞向,发出鸣叫之声,鹤啸九天。群山苍翠,红日温暖,一派祥和。
这幅画,仿佛是活的一般。
“有点意思。”
无生走到跟前,运法抬手朝着那副画摸去,他的手居然一下子没入了画中。他见状立即意识到这幅画中另有天地!
这就好似传说之中的画壁一般。
一旁的老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很是吃惊。
江了个湖 暴君熊
“老人家,这画中另有天地,随我进去一看如何啊?”无生转头问一旁的老人。
“这?”这位刘府的老人闻言则是有些犹豫了。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是一个已经风烛残年,家中刚刚横生变故的老人,他现在实在是经不起更多的刺激和惊吓了,只想安顿好了家中那些去世的家人后,安度晚年。
“算了,我不去了。”老人摇了摇头。
“或许里面会有机缘,这幅画是你家先祖得到的,理该和你们刘府有缘,错过这个机会那可就太可惜了。”
老人听后叹了口气,还是不想去。
“那老人家请在此稍待片刻,我进去看看。”说完话,无生一步就进入了那画中。
那老人就站在外面,看着原本的松鹤延年画中又凭空多了一个人,正是刚刚还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修士。
“妙啊,实在是奇妙!”进入这画卷之中,无生看着眼前的群山,还有远处立在半山腰处的一株老松不由的感慨道。
星球之战 五星上将天狼
回头一看,身后一道光幕,犹如水面,大小正好如墙壁上挂着的那副画卷。
他一步来到了那株老松下面,原本站在松树下的仙鹤受到了惊吓,扇动着翅膀飞走了。
难不成这仙鹤本身就是活物,被当初那画这幅画的人以神通妙法抓进来的不成?
站在外面的老人看到那原本站在松树下的仙鹤飞到了空中,而此时树下却站了一个人,昏花的老眼瞪得老大。
无生站在松树下面,发现这株老松的后面居然还有一张石桌,上面有一个棋盘,还摆着棋子,只是此时已经空荡无人,当年或许曾经有人在这里对弈过,只是此时已经不知去向。因为是在老松后面,又有山石遮挡,在正面也就是画的方向是看不到这棋盘的。
除此之外,那棋盘之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葫芦。无生拿起来打开,顿时一阵奇特的丹香从那葫芦之中冲了出来。
“这里面乃是灵丹妙药,应该是留给刘家后人的,带出去给那老人吧!”
看了看棋盘,无生一步走向更远处的山中,走近之后却发现这山给人一种缥缈虚幻之感,并不真实。与那仙鹤、老松不同。
这群山应该是“假的”了。
见不能再继续前行,无生便复又去了那老松之下,看着那棋盘,其上还有残缺的棋局,他对下棋这种伤脑子的事情是想来不感兴趣的。
嘎嘎,头顶上有仙鹤在盘旋鸣叫,松风阵阵,松叶沙沙作响。
无生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仙鹤,低头看了看棋盘,想了想,就在石凳上坐下看着眼前的棋盘。
黑子白子星罗棋布,好似对阵的兵士。
无生王者棋盘,渐渐地棋盘发生了变化,黑子、白子在不停的移动,幻化成各种形状,好似一个个的字符,他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棋子。
这幅画的外面,老人站在那里有些焦急,因为他已经看不到进入画中的无生了。
“人去了哪里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啊?”他在考虑着是不是出去叫长生观的那位道长过来看看。
棋盘旁边,无生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棋盘,好似痴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一个激灵、身体一颤,眨了眨眼睛。
哈哈,他笑了,开心的笑了。
“想不到,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得到这样的机缘!”
这棋盘之中果然还有奥秘,藏着一门神通的修行之法。这神通乃是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中的回风返火。
画卷外面,就在那老人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看到那株老松后面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刚刚进去的那位修士,顿时他松了一口气。
无生一步便来到了入口的地方,回头望着身后。然后走出了画卷。
“你可算是出来了,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去找那位长生观的真人了!”见无生出来之后,这位老人方才松了口气。
“老人家,这是我从画中得到的东西,交还给你。”无生将那葫芦递到了老人身前。
“这是什么?”


im8n4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一八章 陰兵來犯熱推-bmp3p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师伯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合着师父和安王妃孤男寡女的在禅房之中非得发生点什么吗?这可是佛门清净之地啊!”无生听后不禁感慨。
而后禅房之中便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功夫都没人说话。
“怎么回事?”
禅房之中,两个人对坐,相顾无言,安王妃静静的望着空虚和尚,空虚和尚则是低头看着手中的佛珠。
“无生,他们又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回师伯的话,我什么也没听到,他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会不会是用了什么神通法术遮挡了?”
籃神傳奇 淋雨濕了鞋
“回师伯,我感觉不到任何法力的波动,应该没有。”无生想了想道,除非那个安王妃的修为高出他太多,否则对方一旦动用法术或者是神通,他一定能够感觉到。
“半年。”沉默了很长一会的安王妃突然开口说了两个字。
快穿女配:反派BOSS请君入瓮
“什么?”
“无论是萧广还是玄元,半年之内无法出京城。”
“锁神大阵?”空虚听后思索了片刻。
“不愧是曾经的状元郎,京城那几年没有白呆。”安王妃笑了笑。
“看来这一次强行破镜,他的代价比别人想象之中的还要大。”
“他动用锁神大阵除了保护自己,借大阵挡住乐一部分天劫,还为了困住他的几个儿子。”
半年不能出京城,这倒是个机会。
“这半年,天下怕是要乱的很呢!”
“乱了才有机会,不是吗?”
“半年之后呢,萧广就是真真正正的人仙之上,它自身修为高深不说,手下还有八方神将,长生观四柱十二峰,武鹰卫正副五统领,天下有谁能与知抗衡?”空虚颇有些感慨道。
“那就用半年的时间把他身边的这些爪牙通通拔掉,让他真真正正的成为孤家寡人。”安王妃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中却藏着极深的杀意。
我自尋我道 阿欠
愛神降臨
空虚闻言大惊失色。
“婉儿,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儿子当皇帝?”说话的时候空虚和尚一直望着坐在他对面的安王妃的眼睛。
“想过。”安王妃回道。
“那就打消那个念头。”空虚和尚十分严肃。
“为什么?”
“那条路,九死一生。”
安王妃听后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人也见了,话也说了,茶也喝了,既然你想当和尚,那就在这里好好当你的和尚吧!”安王妃慢慢的起身。
“我送你。”
嘎吱,禅房的门打开,两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就完了,聊了一会,什么事都没干!”无生感觉和自己想的差得太远。
空虚和尚带着那安王妃来到几个人的身前一一介绍。
“叨扰几位大师了。”安王妃十分礼貌道。
“施主慢走。”
临行前,安王妃特意去大殿之中上香祭拜并留下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空虚和尚将她送到庙门外。
“留步吧,不用送了。”
“婉儿,如果再有难处,随时来找我。”
“知道了。”女子笑了笑,望着眼前这个和尚,眼中隐隐有泪水。
空虚和尚就站在庙门外,看着身穿斗篷的安王妃独自一个人远去,消失在山间的小路上。
唉,一声叹息。
“师父,你怎么不再送送人家。”无生从庙门里面探出头来。
“迟早是要分离,送与不送又有什么区别。”
“是不是怕情难自已啊?”
“为师出家人有什么情难自已的。”
“你就嘴硬吧!”
空虚和尚回到寺庙之后就把自己关进了禅房之中。一关就是两天。
“师伯,师父不会想不开吧?”无生还真有些担心自己的师父,毕竟看了那么久的皇书,眼瞅着一个大美人,还是曾经海誓山盟之人,却是聊了几句就走了。
“你觉得他会吗?”空空和尚反问道。
“也是,那么不要脸的一个人一般不会想不开。”
三天之后空虚和尚从自己的禅房之中出来,神色有些晦暗。
“师父,悟了?”
“不是悟了是饿了,给我整点吃的。”
无生听后一下子看愣了。还真是没心没肺啊!
连续吃了四大碗米饭之后他才停下来,然后让无生请来了另外两个人,四个和尚就在大殿之中商议事情。
“师兄,我准备下山一趟。”
“去干嘛,找安王妃,准备破镜重圆啊?”无生听后忍不住问道。
一世彪悍
“胡说八道,为师乃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六根清净,我是要下山确认一下,安王妃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京城的锁神大阵是不是真的被启用了。”
“这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有没有关系要把事情搞明白之后再说。”
“师弟下山,万事小心。”
“是,师兄。”
第二天,空虚和尚就下了山。
无生站在庙门外,看着空虚和尚急匆匆的样子,总觉得他是按耐不住了,想去找那位安王妃。
他在兰若寺中又如往日那般每日修行。和无恼师兄修复寺庙外的佛塔。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这一日夜里,山下的宁家外。
寂静的夜色之中突然想起一阵阵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
路边的荒草迅速的凋零化为碎屑,好似被火烧烤过一般,路边的树木由远及近,一颗颗的腐朽,断裂。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的靠近这个村子,所过之处生机全无。
——————
兰若寺中,正在默读经文的无生抬头望着窗外。
一阵风,油灯熄灭,他人来到了院中,腾空而起,直上云空,然后一步来到了宁家村中。
他看到了一队阴兵已经到了宁家村中,为首的乃是一位骑着鬼马的武将,身穿铁甲,头戴钢盔,手持一柄青色长刀,他身后则是手持刀枪的阴兵,约有百十位。
无生从天而降,一道剑如天河落地,沿着村子中的街道,朝着那些阴兵斩了过去。
那武将纵马扬刀却被这一剑一下子斩飞出去,马头落地,鬼马化为黑烟一阵直接死去。那一队阴兵反被剑河触碰便一个接一个的崩溃,化为黑烟,无一人个能避免,逃脱。
阴兵过界,无生一来便直接斩杀,他在这些阴兵的身上看到了一片血焰,虽然不知道他们从何处而来,但是他们这一路而来定然没少杀生。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整个宁家村怕是要遭殃。
一剑过后,一队阴兵尽数被斩杀,只剩下那一个胯下无马的鬼将,手持长刀直奔无生而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