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致命偏寵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493章:七夕節婚禮展示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南盺听话地坐进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就扭头面向窗外假寐。
黎三开着车目视前方,但余光却一直关注着旁边的女人。
似乎从这一夜开始,他们从并肩作战的伙伴,变成了心存隔阂的上下级。
这般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一直存在着,可谁都没有主动点破。
我也重生 似指缠
暧昧消弭,他们的关系也变得日渐疏远。
……
时间如流水,转眼过了一个周末。
周一清早,黎俏准时来到科研所,今天也是医学联盟考察的最后一天。
会议室,苏墨时抬了抬眼皮,不紧不慢地说道:“下午三点半,我安排那两个精神领域的专家和你聊聊?”
“嗯。”黎俏歪靠着扶手,姿势算不上优雅,懒散中带着几分随性,“明天你什么时候走?”
苏墨时低头捏着戒指在手指上转了转,“婚礼结束我就回去。”
黎俏视线落在那枚戒指上,挑眉道:“好歹是你们婚后的第一个七夕,其实你不用……”
“不差这半天,每年都跟她一起过,早回晚回没什么区别。”
恶毒女配大逆袭:邪魅大小姐 寒末
苏墨时截断了她的话,言外之意很明显,黎君的婚礼他势必要参加。
黎俏和他目光交汇,笑了笑就放弃了劝说。
……
下午三点半,黎俏和考察队中的两位专家在会议室里长谈了两个多小时。
不论是偏执症状的诱因还是有效的治疗手段,黎俏全部熟记于心。
而且,对方还提供了国际诊断DSM-IV-TR手册,以及世卫组织的ICD-10手册,全部是针对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的诊断要点。
临近下班,黎俏和专家做了个口头约定,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未来会去医学联盟进行相关疾病的交流学习。
交谈结束后,两位专家先行离开了会议室。
黎俏则站在窗台边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神情透着几分倦懒。
很快,苏墨时就推门而入,走到她的身边,试探道:“怎么这个表情,交流的不顺畅?”
跟随考察队而来的专家都是外籍人士,原本他对黎俏的外语水平有信心,所以才没有参会旁听。
此时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不禁有些意外。
黎俏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有,他们很专业。”
玩转仙
苏墨时斜倚着墙壁,顺势看向窗外,“精神层面的疾病本身就比较复杂,外在体现感不强。你也不用太着急,只要对方没有太多异常表现,时间就来得及。”
“嗯,但愿吧。”黎俏扯唇。
……
隔天,传统七夕节。
南洋秘书长黎君和帝京宗家千金的联姻,经过半个多月的发酵,在南洋早已不是秘密。
婚礼的举办地安排在南洋六星级的皇家酒店。
从清早开始,各条主干道便开始了交通管制。
无数辆豪车从四面八方涌来,单单是本次婚礼所宴请的贵宾就多达上千人。
这其中还不包括各省市派来祝贺的相关领导负责人。
而帝京宗家的娘家亲属也于昨日抵达了南洋。
十点整,皇家酒店全景婚宴厅,不少盛装出席的宾客已经陆陆续续在礼宾台开始签到。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电梯门开,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迈着懒散的步子走来,随手往签到台丢了个红包。
记账先生捏了捏薄如纸片的红包,仰头笑问:“您是男方宾客还是……”
话未落,对方低垂着眼睑说了个名字,“黎俏。”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 漫西-第465章:帕瑪第一貴族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黎俏跟着男人来到摆台附近,几个大小不一的锦盒映入眼帘。
来不及多看,男人沉哑的声线已经浮在耳畔,“以前有没有穿过红裙?”
黎俏大概不知道这件长裙穿在她身上是什么样的视觉效果。
千面总裁的尤物
原本就纤细的身形被衬得高挑又玲珑,裙摆飘逸,酒红的色彩也暖了她身上清冷的气质。
黎俏低头,口吻略带嫌弃,“没有。”
她不太喜欢这么张扬明艳的色彩。
然后,男人搂着她的腰,俯首之际,哑声开腔:“嗯,以后也别穿。”
黎俏诧然地挑眉,又看了自己一眼,“不好看?”
这件长裙是段淑媛给她选的,仿旗袍的叠领设计很具有古典韵味,她只是不喜欢这个颜色,但不能否认裙子本身很精致高贵。
黎俏没看到男人眼底炽热的火光,扯了下面料顺滑的裙摆,皱了皱眉,有点小情绪了。
她思绪起起伏伏,这时男人的俊脸压下来几分,清冽的乌木香也随之萦绕在鼻端,他滚动着喉结,低声道:“过于好看了。”
她挑起眼皮撞上男人幽深似海的眸,忍俊不禁:“这样啊。”
商郁睇着她化了淡妆的眉眼,沉眸下坠到她的手腕上,危险地眯着眼,“怎么没戴手表?不喜欢?”
“没有不喜欢,就是放在车里了,这个裙子搭配手表不好看。”黎俏半低着头,顺手打开一个锦盒,浅笑说道。
男人浓眉微颦,勾着她带到怀里:“记得戴,嗯?”
黎俏仰头,看着他英俊的轮廓,抿着笑说了声好。
两人距离很近,女孩翻看锦盒,男人则看着她。
以至于他们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完全发现后方休息区的三个人,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
商纵海轻叹一声,收回目光之际,问段淑媛,“丫头今天这身打扮,是你安排的?”
段淑媛有些忐忑地点了点头,“是的,您觉得怎么样?”
商纵海拍了拍膝盖,打量着黎家夫妇略显拘束的姿态,神色露出些许怀念的怅惘,“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看到丫头这身打扮,我差点以为意岚又出现了。”
闻声,段淑媛小小地松了口气,双腿交叠放在膝上,含胸道:“好在没断了这门亲事,您别怪罪就好。”
“不至于。”商纵海边说边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你们把丫头养得这么好,假如我那老伙计还在,感谢你们都来不及,谈何怪罪。”
黎家夫妇不约而同地对着商纵海弯了弯腰,姿态无比尊敬。
黎俏如果此刻回头,就一定能看出来,他们三人所呈现出的状态,绝不是正常亲家该有的平等。
“都是自己人,你们也别拘着了。”商纵海重新戴上眼镜,又恢复了先前的高深和世故。
黎广明拍了拍段淑媛放在膝上的手背,严肃的表情也松弛了几分,他看向商纵海,“您这次过来,是专程为了俏俏的婚事?”
“嗯,还有点别的事,不过定亲更重要。
当年原本觉得她和少珩的年龄相近,才给他们定了娃娃亲。
如今她既然喜欢少衍,那就顺水推舟,今天过来咱们就把这婚事重新定了吧。
婚书已经修改过了,丫头的名字也入了商氏的族谱,总算是了却我一桩心愿了。”
黎家夫妇听到黎俏的名字已经入了商氏族谱,双双面露惊讶。
黎广明踌躇再三,倾身向前,口吻犹豫地问道:“老先生,您这样做……是打算让俏俏以后重回帕玛?”
商纵海缓缓眯起眸,余光落在黎俏的身上,高深莫测,“现在还不是时候,看她自己吧。倘若她想留在南洋,我也不会逼她回去。
但这样就意味着她要放弃帕玛第一贵族的荣誉,还要做到能漠视她全族惨死的悲剧……
只要是她自己的选择,商氏都会支持她到底,绝不强求。”
听到商纵海这样的回答,黎广明的眼里掀起了无声的波澜。
帕玛贵族无数,各个都富可敌国。
但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二十年多年前,那个有着蓝血贵族美誉的家族,一夜间惨遭灭门。
……
十几分钟后,宴席开餐。
黎俏和商郁坐在商纵海的左手边,而黎家夫妇则坐在对面。
桌上的菜品几乎都是帕玛的特色美食,黎俏安静的吃着,脑海中却在回忆刚才看到的那些锦盒。
有珠宝首饰,有豪车房产,还有商氏药堂的股份,以及……另外二十页的《股神自传》翻译稿。
和那些物质相比,黎俏更在意的是,翻译文件。
商郁说过,她可以提条件,那么……
正想着,商纵海端着酒杯浅抿一口,并看着黎俏问道:“丫头,那些礼物你都看了吗?”
黎俏咽下口中的食物,拿着餐巾擦了下嘴角,点了点头,“看了。”
“可还喜欢?”商纵海直视着她,眼神里噙着别样的深意。
黎俏面无异色地迎着他的视线,眼波闪着笑,以一种晚辈对长辈撒娇的口吻说道:“很喜欢,谢谢伯父,不过……您要是能多给我几页翻译文件那就更好了。”
让她直接和商纵海公事公办地谈条件,黎俏自认为火候不够。
老谋深算的商氏家主,想算计他肯定没那么容易。
相反,有时候向长辈撒娇,反而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比如现在。
商纵海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头,尔后朗声笑道:“你这丫头,那么多珠宝首饰你不看,反倒是关注那本小册子。”
黎俏其实有些担心会弄巧成拙。
但看到商纵海的反应,她便了然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行,等我回帕玛,再多给你二十页。”商纵海似乎对黎俏格外宽容,染了笑意的脸庞宛若一位慈祥的长辈,“但是其他的我还没翻译完,多给你二十页可不要再嫌少了。”
黎俏端着酒杯起身,浅浅一笑,“谢谢伯父,我敬您一杯。”
而对面的黎家夫妇一头雾水地望着他们,什么小册子?什么翻译文件?比聘礼还值钱吗?
这顿午宴,接近尾声的时候,商纵海再次一锤定音:“丫头,你和少衍的婚事,就这么定了吧。
至于婚期,你们自行商量,是尽快举办还是等等再说,都依你们。”


6pvgw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txt-第443章:他知道你在邊境的事嗎?鑒賞-npjg5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商郁最终也没告诉秋桓,他到底为什么要当众公开自己和黎俏的关系。
另一边,宴厅二层的长廊咖啡厅,穿着晚礼服的黎俏坐在高背沙发椅中,望着对面的黎家夫妇,垂眸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爸妈,你们能稍微收敛一下么?”
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首富夫妇,至于笑得像是两尊弥勒佛?
相比而言,她大哥就冷静多了,甚至可以说还有点严肃。
这时,黎家夫妇压了压嘴角,但两个人的眼里都染满了笑意,“闺女啊,你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黎俏搅拌咖啡的动作一停,诧异地抬起眼皮,“现在提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点,而且……你们同意我和他在一起?”
当初她说有男朋友的时候,爸妈的反应可绝不是今天这样乐见其成的态度。
我的修仙就是不一样 叶流冰12138
仅仅因为对方是南洋商少衍?
黎家夫妇视线交汇,还没出声,黎君蹙着眉摇头道:“我不同意。”
几人循声望着他,黎俏心下好笑,端着咖啡抿了一口,“大哥不同意的理由?”
黎君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一派严谨肃穆的神情,“俏俏,我不否认商少衍在南洋的地位,但你和他在一起,能幸福吗?”
他是男人,看问题的角度和女人不同。
商少衍为什么没人敢惹,排除他背后的势力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他的不确定性。
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商少衍背后的势力有多深,可这不影响大家对他近乎妖魔化的传言。
当你没办法完全了解和掌控一个男人的时候,这对女人来说,就是未知的隐患。
黎俏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瞥着黎君,淡淡地说:“那大哥觉得宗悦和你在一起,能幸福么?”
反正,她觉得她比宗悦的幸福指数要高很多。
至少她和商郁是两情相悦,宗悦呢?完全是一头热。
黎君被这句话堵的哑口无言,张了张嘴,竟发觉自己无话可说。
这会,黎广明幽幽睨着黎君,毫不客气地拆台,“人家你妹夫还当众公布恋情了呢,你给人家宗悦什么了?”
黎君突然觉得他就多余过来。
段淑媛也白了黎君一眼,转而看着黎俏,语气特别和蔼,“俏俏啊,别听你大哥胡说八道。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你们互相喜欢,爸妈肯定支持你。”
黎俏一眨不眨地看着黎家夫妇,扬了下眉梢,“所以……爸妈同意?”
夫妇俩异口同声地点头,“同意。”
黎俏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吊灯,感觉挺诡异。
“俏俏啊,商老先生真的要来提亲?”黎广明盯着黎俏的表情,问出这句话,甚至还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紧张。
黎俏抿了抿唇,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之前没跟我说。”
“没事没事,改天……我给商老先生打个电话问问。”
……
半小时后,黎俏从长廊咖啡厅折回晚宴现场。
楼梯口,她碰到了贺琛和屠安良,两人不知在交谈什么,从侧面看去,能清楚地瞧见屠安良剧烈起伏的胸膛,明显怒不可遏的样子。
黎俏提着裙摆走下旋转楼梯,本想直接错身而过,屠安良一看到她,眼睛都红了,“琛哥,你直说吧,商老大要收了我城南的控制权,是不是为了她?”
今天只是南洋大会的开幕晚宴,接下来的三天才是他们地下几方势力碰头的重要时刻。
结果今晚就已经传出了消息,说是商少衍要撤了他在城南的控制权。
屠安良根本无法接受。
这些年他们各自占山为王,互相牵制。
商少衍就不怕他狗急跳墙?
这时,贺琛没骨头似的倚着栏杆,看了眼从旁路过的黎俏,尔后睇着屠安良近乎扭曲的面孔,言语淡凉地说道:“你自己这些年在城南都干了什么,还需要老子提醒你么?
再说了,目前南洋大会才刚开始,听到一点风声你就坐不住了?
人家当狗仔还得挖地三尺找新闻呢,你道听途说就以为是真的?”
屠安良似乎没料到贺琛会这么说,当场怔住了。
他斜睨着黎俏的背影,攥着拳头的手逐渐放开,“琛哥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暂且信你。
我也觉得商老大不至于为了个马子就敢随便破坏南洋的势力分布。
毕竟,我城南那块地,也不是谁想吞就能吞的。”
黎俏听到这句话时,已经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
她幽幽回眸,恰好看到贺琛抬腿踹屠安良,“你他妈想死别拉着老子,在背后念叨人家女人,你有几条命够赔?”
大概,屠安良确实想不到,南洋大会之后,城南再不会有屠安良,而是……城南秋桓。
靈氣 復甦
……
宴会厅,黎俏走进大堂就下意识看向了休息区。
商郁和秋桓还坐在一起闲聊着,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分别城东乔子漾,和城北顾瑾。
男人在谈事,黎俏也没想过去打扰。
她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助餐台,刚夹起一块果切,身边有一道人影靠近,“黎小姐。”
黎俏没有回头,看都不看对方,拿着餐盘淡淡地应声,“景二少。”
“他知道你在边境的事吗?”
景瑞安那张清隽的面孔透着几分不正常的酒红。
从商少衍公开他和黎俏的情侣关系开始,景瑞安就难以冷静地喝了无数杯香槟。
黎俏偏头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景瑞安抿着唇,呼吸急促,“他知道你在边境杀过人吗?”
他亲眼见过,但他认为商少衍不一定知道。
黎俏漆黑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看着景瑞安,两人目光交错,一个炽烈如火,一个冷然淡漠。
而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商郁眼里,便显得不那么正常了。
景瑞安曾在五巨头会议那次,就纠缠过黎俏。
男人幽深的冷眸逐渐眯起,眼底涌现出危险的波澜。
情深不负:总裁别乱来 雪色无香
秋桓注意到他气场微妙的变化,顺着商郁的视线看去,几秒后轻笑调侃,“人家许是在闲聊,你都公布身份了,谁还敢撬你墙角?”
这时,城北顾瑾打量了几眼,不禁蹙眉道:“那是景家二少?他表情好像不太正常,是不是又受什么刺激了?”
又?


g4lz1非常不錯小說 致命偏寵 起點-第431章:你乖分享-yagme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此时,商郁轮廓紧绷地走到黎俏面前,俯身拿走了她的酒杯和啤酒。
黎俏放下腿,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眼神迟缓地跟着他的动作,表情有点呆:“你来了。”
商郁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眸,顺势坐在她的身畔,臂弯搭着她脑后的沙发,“醉了?”
黎俏端了端坐姿,双手环胸,睨着他缓慢地摇头,“没醉。”
男人俯身靠近她,能轻易嗅到她呼吸中的酒气,又偏头看了眼茶几上凌乱摆放的啤酒罐,随便拿起一个都是空的。
印象中,黎俏的酒量很好,没喝醉过。
商郁眼里噙着一丝微妙的笑意,“确定?我是谁?”
此刻,她看上去依旧安静淡然,除了语速慢,声调软,一时间也无法辨别她到底喝没喝醉。
然后——
“宝宝。”黎俏一张一翕的红唇冷静地吐出了对他的称呼。
大魔头
这两个字,长久以来都存在于他们微信聊天的情趣里。
年轻时分之我和时光说再见
倒是头回被她吐字清晰地念了出来。
商郁瞳孔缩了缩,被她这声宝宝撩拨的心头微漾。
他温热的掌心捧住她的侧脸,目光在昏暗的光线里格外深邃,“叫我什么?”
黎俏半阖着眸,拉下他的手攥着,“宝宝。”
像是喝醉了。
商郁薄唇轻扬,诱哄般沉声说道:“谁的?”
黎俏微凉的手指覆在他的手背上,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的。”
商郁了然地抿了抿唇,表情很高深,尔后偏头瞅着站在门口的流云,昂了昂下巴,“他?”
黎俏迟缓地丢过去一个眼神,上下扫视几眼,“路人。”
莫名变成路人甲的流云:“……”
商郁喉结上下滚动,薄唇微微勾起,确实是喝醉了,而且只认识他。
男人眸光掠过四周,才看到沙发上丢着一瓶野格,显然也空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冥 妻
“能站起来么?”他摸着她滚烫的脸颊,微醺之中又透着淡淡的绯红。
黎俏毫不犹豫地点头,“能的。”
嗯,还是俩字。
黎俏撑着沙发作势起身,商郁则抬起臂弯却护在她的身后。
虽然她身形晃了晃,但确实能站稳。
黎俏喝醉之后不吵不闹,反而比平时的状态更冷静平淡。
就连说话也听不出任何异常,唯独一次只能说两个字。
商郁昂首看着她站在面前,挑了下眉梢,瞥了眼不省人事的沈清野和持续戳屏幕的夏思妤。
然后,眼前一道黑影罩下。
少 帥 小說
总裁的变身情人
黎俏单手抄着裤袋,俯身捏住了男人的下颚,带着酒气的呼吸洒在了他的肌肤上,“看我。”
两个字说的清清楚楚,仔细听还有点不高兴。
你说她醉了,但那双眼睛除了朦胧湿润根本看不出醉酒的状态。
鲸歌 刘慈欣
你说她没醉,此刻的一举一动又和平时有着很大的区别。
格外的软,还有点憨……
商郁垂下眼睑,看着黎俏两指捏着他下颚的举动,薄唇扬起的弧度逐渐加深,也顿时有了种想逗弄她的念头,“不准我看别人?”
“不准。”黎俏一字一顿,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以说非常不苟言笑了。
男人压了压薄唇,拉住她微凉的小手,从容又宠溺地应她,“好,那就不看。”
黎俏点着头,松开他的下颚,摸了摸他的脸,“你乖。”
商郁唇边抿着笑,借着房间里昏沉的光线能清楚地看到黎俏眼中倒映的身影。
那是专注又真切的,毫不掩饰对他的信任和占有欲。
此时,流云等人就杵在门口,直勾勾地看着黎俏‘醉酒卖萌’。
像黎小姐这样清冷淡漠的人,喝醉酒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但是那种公事公办又一本正经的态度,看上去倒是有种强烈的反差萌。
商郁顺势站起身,搂着她的肩膀把人带到怀里,“回家,嗯?”
黎俏半靠着男人的右肩,一双水蒙蒙的眼睛眨了眨,“好香。”
今晚别想从她嘴里听见超过两个字的话了。
“饿了?”男人看着她直视前方的面孔,揉了揉她的脑袋,余光再次看了眼茶几。
除了酒水,只有几乎没动过的水果拼盘。
黎俏迟缓地移动着眸子,幽幽落在商郁的脸上,下一秒踮着脚把整张脸埋在他的脖颈处,手指抓着他腰侧的衬衫,深深嗅了嗅,“好香。”
瞬间起了反应的商郁:“……”
他侧过身圈住黎俏的腰,喉结滑动的频率又乱了,声音沙哑地开腔,“喜欢?”
黎俏的鼻尖不停蹭着他的肌肤,可能真的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深吸一口气,淡淡地说了俩字,“喜欢。”
男人盖住眼帘,也挡住了眼底染上的炽热,掌心按着她的后脑扣在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蛊惑地说道:“回去让你闻个够。”
黎俏从他怀里抬起头,言简意赅:“真好。”
三助手:“……”
莫名觉得这样骄矜又迷糊的黎小姐很可爱是怎么回事。
商郁垂视着她淡然自持的表情,似乎被她这副样子取悦到了,浑厚的笑声从他的喉间溢出。
小姑娘又惜字如金地蹦出俩字,“好听。”
男人唇边的笑弧渐渐扩大。
出了门,商郁搂着黎俏走在前面,望月背着沈清野步履蹒跚地走在中间。
而落雨则搀扶着持续戳屏幕的夏思妤走在最后。
这三个人凑在一起,简直是灾难。
尤其是夏思妤,手机电量已经快没了,还在不停的戳戳戳。
落雨偷瞄了一眼她的屏幕,看到她拨出电话又挂断,毫不意外地捕捉到了那个[心碎]的符号。
也许是个爱恨难平的前男友?
不然何苦大半夜的打出去这么所骚扰电话,对方不疯才怪呢。
……
稍顷,一行人穿过狭长昏暗的走廊,刚走到电梯附近,一道争吵声飘了过来。
“这是你应该来的地方?”男人冷冽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耐烦。
复仇天使恶魔 女王陛下来了
女孩清脆的嗓音夹着得意,“为什么不能来,南洋娱乐城你家开的?”
“别以为你是希恒的表妹我就会对你客气。唐弋婷,这是你第二次来捣乱,再有下次……”
话音未落,身后的脚步声让男人威胁的话戛然而止。
他回眸,看到对方的刹那,顿时一怔,“大哥。”
电梯附近,霍茗正攥着唐弋婷的手腕,两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地对峙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