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聯盟竊取大師


epuj9好看的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第499章 激烈戰爭相伴-qia75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哈哈,外来人都认识本大爷了吗?”
奥拉夫发出一连串粗糙的笑声,整个人纵身跃起,两把大斧头随着他的动作朝着柴安平的脑袋悍然劈下。
斧刃上带着洛克法人附着在上面的诅咒,落下时几乎变成了青紫色的雷霆。
“轰隆!”
能量翻涌震荡,还没等柴安平格挡,一道黑影猛然从雪狼后面冲了出来。
一柄锯齿重剑旋转着飞出,裹挟着呼呼风声和重斧砸在一起。
“铛——!”
能量爆发,对攻的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诶?”
柴安平一愣,怎么这两个冤家打起来了?
“雪莱大人,请你率军突围,这个奥拉夫就由我来解决!”泰达米尔倒飞出去还在一边大喊。
“哈!我当是谁,原来是阿瓦罗萨的‘流浪汉’!”
奥拉夫大笑:“小心爷爷把你的脑袋剁下来当球踢!”
两人再度打作一团,沿途被牵扯到的人全都被气刃切成了两半,但在这常人肉眼难以辨别的急速下,弗雷尔卓德的战士根本躲闪不及。
抗天拒道
“这算什么?”
战场上传来奥拉夫的鄙视声:“果然连冰裔都不是,传言你是借助了危险的黑魔法才变成了不死之躯?真是搞笑!”
他一斧头将泰达米尔砸飞出去,另一斧头则瞬间丢出,朝着泰达米尔的脑袋罩去。
泰达米尔用战刃把斧头格开,对于奥拉夫的嘲讽早已视若无睹,但他仍然发出了怒吼,以此来激发自己体内蕴含的神秘力量。
他披散的黑发甩荡开来,发狂的姿态让奥拉夫立刻收起了飘飘然的表情。
“切!”
奥拉夫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接着飞身捡起掷出的斧头:“来吧,你这个怪胎!”
柴安平也对两个拥有着“不死”特性的联盟英雄十分感兴趣,他一边带着部下向前突围,一边用神念牢牢锁定两个人,十分期待两人的胜负。
一个是洛克法背负黄昏诅咒的最强狂战士,一个是阿瓦罗萨打遍挑战馆无敌手的狂怒战士,两个人到底谁能赢,这可是谁都在期待的上路1V1男人大战!
而且两人都是随着受伤越战越勇的人,所有的伤痕都会成为他们力量的源泉。
其结果就是两人的周围很快就成了无人地带,凛冽的刀气和斧头自带的深沉诅咒将那里化成了一片死地。
“这还真是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柴安平暂时收回视线,因为他发现联军的突围速度并不快,这次凛冬之爪的实力比他预想的还要强大,就算雪狼骑开路也显得困难重重。
原本所向披靡的骑兵队在这种情况下损失立刻激增,四千人的队伍短短时间就伤亡了近千人。
这些来自洛克法的狂战士们实在是太强了!
他们甚至可以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雪狼的脖子将其拗断!
“格雷西,我可以帮忙!”拉克丝说道。
“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柴安平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给了拉克丝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少女立刻精神振奋的直起身来。
一股神秘的魔力充盈在她的双手中。
“咦?”柴安平微惊,因为他发现拉克丝手里的魔力正在不断牵引着空气中的光线!
并借此不断扩大自己的规模!
拉克丝高举起自己的双手,一团扭曲纠缠的光被她捧在手心,她一声轻呼:
“点亮他们!”
“曲光屏障!”
这抹光芒在拉克丝的控制下瞬间冲天而起,并很快化成一个光球飞掠进人群中。
家有余粮
“这是什么东西!?”
交战的双方中传来惊呼,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个光球的奇异。
快速穿过人体的光球非但没有对人造成任何伤害,而且每一个穿过的人体身上都出现了一层坚不可摧的光盾!
眨眼之间,充当前锋的数百雪狼骑身上就都浮现出了一层明亮的光盾!
但没人注意到整片战场的光线都为之下降了不少。
柴安平震惊的看向拉克丝,少女同样兴奋地握住拳头:“果然成功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改良了‘折光之盾’后终于完善的魔法,只要是被光球穿过的身体就会吸附附近的光芒形成护盾,而且只要那颗光球没有被破坏,留在那些人身上的术式就可以源源不断自己吸收能量保证护盾不消失!”
好家伙!
柴安平看着那道光重新回到拉克丝身上震惊的不行,这群体盾的效果未免也太夸张了,而且拉克丝还精准的控制魔法在己方势力中生效,这魔力掌控度已经是天才级别了。
拉克丝朝他温柔的笑了笑:“经历了这么多的战场,我也是有自己想法的哟!”
“不愧是你啊,殿下。”
柴安平内心感慨万千,他知道突然经历这么高频率而且惨烈的战斗一定会对拉克丝造成影响,因为当初在都城查案的时候,她甚至连尸体都不敢看,所以他一直担心拉克丝的内心被冲击留下阴影。
结果没想到,拉克丝果然不愧是未来的光明法师,不但自己坚强克服了这种恐惧和厌恶,还在短短时间内改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答案。
网游之雨落天下 九天飞羽
那就是——守护!
空间之农女的锦绣庄园
激烈的思想冲突才有可能造就这个魔法这么夸张的进化。
惊雷降世
重生回城记
几百光盾成了雪狼骑突破时最值得信任的守护,很快阿瓦罗萨人就反应过来这层光盾的妙用,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朝敌人发起攻击,而不需要防守!
凛冬之爪人的攻击砍在光盾上只能激起一阵涟漪。
不过柴安平很快发现这些护盾的效果也没有像拉克丝所说的那么霸道,受到攻击的护盾能量显然被削弱了许多,而且补充的速度相对来说十分缓慢。
只有最初光球通过时能量才能被迅速收集起来,而留在他们身上的烙印却根本比不上光球的效率。
但这对于先锋队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桃花殿下桃花劫
因为凛冬之爪的人显然没法看出只需要十几下攻击就能破除护盾,他们只看到了耀眼的光以及隐藏其中忽隐忽现的利刃。
而且拉克丝虽然只需要维持几百个烙印,显然对她来说也已经非常艰难了,靠在柴安平胸口的身体正在不断的颤抖,但此时依然很坚强的给了柴安平一个安心的微笑。
“圣光将保佑我们!”
感觉自己受到了神明眷顾的弗雷尔卓德战士奋勇杀敌,眼看着就要杀出一条血路。
柴安平振臂高呼:“随我冲锋!”
他搂紧了拉克丝的腰肢,长刀将所有阻拦者都切成两半。
“殿下,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只有拉克丝听见了他这呢喃一般的话语,并让她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黑炎上火红之刃随之再度暴涨,柴安平一骑当先主动抗下最多的压力,而且因为拉克丝此时正护持着那颗维系着数百护盾的光球,他们本就是此时战场上最显眼的目标!
隶属于凛冬之爪势力的狂战士和冰裔悍不畏死的向柴安平扑来,沉重的战刃和斧锤砸将而来,还有数不胜数的冰霜魔法笼罩向两人身下的雪狼。
“嗷吼!”
雪狼的不安被柴安平安抚,一股灼热的气息从地下蔓延开去,大量的冰霜能量撞上这股无形的气场之后悄然消融
同时一把长刀将所有攻势尽数化解,只留下一地焦黑的尸体。
柴安平的骁勇姿态成了阿瓦罗萨人最瞩目的榜样,他们发出震天怒吼,眼看着就要冲出这支军队的封锁。
“休想逃!”
已经落到了后方的奥拉夫暴怒,随手扯住一个战士的胳膊,臂膀一振,便将他朝来时的方向丢去。
“嗤——!”
巨力一瞬间就扯断了这个战士的手臂,血液随之泼了一地,还有大量冲锋的阵线被随之撞倒。
“该死!”
一柄巨刃猛地劈向他再次探出的手臂,刀势化作雪原上最凛冽的寒风,黑色的刀刃速度快到了极致。
“铛!”
铁斧和战刃撞在一起,奥拉夫被砸的连连倒退。
泰达米尔癫狂的双眼牢牢锁定他的身形,锯齿大剑得理不饶人飞冲而至,旋转的刀刃带着玄妙的武技“铛”一下再次撞上了奥拉夫手中的斧头。
这名洛克法最强的狂战士不得不一退再退。
“啊!!!”
泰达米尔如疯如魔,黑发甩动,回身再砍!
“铛!”
“铛!”
龙刺之金百合
锯齿大剑的攻势一下比一下沉重,他完全枉顾了身边的攻击,只将奥拉夫当做目标。
一些冰晶箭矢扎进他的胸口,反而更助长了他的凶焰。
“他妈的,这么疯?!”
奥拉夫被砸的浑身气血郁结,胸口火辣,偏偏对于泰达米尔这样疯魔的乱披风回旋劈砍没有任何的办法。
附着了诅咒的斧头都被巨刃砍出了一道道细微的缺口。
奥拉夫虎口皲裂,鲜血渗出,很快就直接流到了手肘,变成几道狰狞的血痕。
重生之疯狂
血痕很快涌现出一股狂暴的力量,粘附在斧头上的鲜血如同活过来一般,跟斧头上的诅咒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鲜血刻印。
“狂战之怒!”
等到认为积累到了足够的力量,奥拉夫不再犹豫,双斧交错扣住斩来的大剑,斧面跟锯齿锁在一起。
“呃——”
奥拉夫双臂肌肉涨到极限,强行中断了泰达米尔的攻势。
代价是胸口上一道深可及骨的斩痕!
“雷霆挥击!”
同时,他用鲜血激活了战斧上最为激荡的能量,一道紫色雷霆随之悍然劈下。
因为被扯住了武器,泰达米尔毫无意外被这道雷霆直接命中。
奥拉夫吐出一口血,咧嘴狷狂的大笑:“想要比发疯你还嫩了点,怪胎!”
这是他利用身体里的诅咒和武器诅咒产生的共鸣,可以激起他身体里一部分的力量!
要知道,他身体里阻止着他死去的这道诅咒,就连神明都会觉得麻烦!
泰达米尔被电的浑身剧震浑身失去控制,结果一下就被奥拉夫反手荡开大剑,一斧头劈开了肺腑,算是报了一剑之仇。
铁斧狠狠嵌进泰达米尔的胸口,骨头断裂,内脏破碎。
“哈!”
鲜血喷在奥拉夫的脸上,引得他一阵狂笑。
接着他又一斧头劈在了泰达米尔的心口。
“结束了!”
“噗嗤——”
巨斧瞬间将泰达米尔的心脏剖成两半,也就是因为蛮王的体魄足够强,否则奥拉夫足以一斧头将他劈成两半!
泰达米尔胸口处的玉石护心镜破碎,他整个人倒飞出去,面目凝滞。
奥拉夫哂然一笑,提着斧头想要上前割下他的头颅让那些阿瓦罗萨人看看跟他们狂战士作对的下场。
“呃——”
倒下的泰达米尔突然捂住心口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
“嚯,这都没死?!”
奥拉夫立刻机警的后退几步。
泰达米尔双手撑起身体,胸口上攒了一小滩血洼,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淌到了地面上。
他发出低沉的嘶吼,犹如绝境中的野兽,令人不由自主生出畏惧。
奥拉夫一瞬间回想起了当初在洛克法的雪原上独自面对冰霜之蛇的场景,那是他这辈子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也是他认为距离他所期盼的“死亡”最近的一次。
紧接着他看到自己在泰达米尔身上留下的伤口正在飞速愈合!
“这……?!”
同时对上他视线的还有一双猩红的眼眸!
“我要……杀了你!”
我的鬼怪朋友 煞笔才信爱
……
在柴安平率领着残存的雪狼骑即将冲出封锁时,远方的雪坡忽然发生了坍塌。
崩塌的积雪很快形成了浩荡的雪崩滚滚而下。
“这……”
如果他们继续向前冲,就会直接被掩埋!
他拧起眉,他从那些积雪里感觉到了魔力的涌动!
“这是人为动的手脚……”
他神念飞扫,在他加强检测之后,立刻就发现了诡异的地方……
就如同在地图上忽然检测到了一个个代表生命体的光点,他猛然僵住了,前面竟然还埋伏着一支军队!
出现的光点足有数千,而且生命力异常旺盛。
随着他们的突围,这支埋伏的军队很快出现在了他们的侧方。
一头直立、身高足有五米的巨熊悠然放下了手中的一根雷霆权杖,关闭了隐蔽的结界。
他的脸上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蔑视,紧接着一头又一头庞大的直立巨熊出现在他的身后。
“吼——”
“熊人族,冲锋!”


ql8dz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txt-第493章 支援泰達米爾熱推-q4mcg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第二天的雪原上就传出了这支骑兵的消息,有了柴安平他们穿针引线,阿瓦罗萨的部众很快就组成了将近万人的队伍。
他们看着骑在雪狼背上的年轻男人,纷纷目露狂热。
从纳内马纳骑兵的口中,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艾尼维亚派来拯救他们的救世主,是来终结这场不义战争的伟大军神。
柴安平跃下狼背,踱步来到高坡前方。
凌厉的目光扫过底下的士兵,接着沉默举起手中的黑炎长刀。
邪恶公子
高坡之下骤然间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
“战!战!战!”
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令人不由心脏如战鼓般剧烈擂响,全身肾上腺素狂飙。
柴安平全身的形意同样勃发,节节拔高,衬托得他越发伟岸强大。
在他眼中四千骑兵或许只能是支奇兵,但这一万的精锐步卒却是真正可以影响战争天平的重要筹码。
他深知兵贵神速的道理,要趁着凛冬之爪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彻底把这点优势转化为胜势!
老婆你敢嫁别人
从联军和战俘的口中他知道了这里是两个部族最大的战场,瑟庄妮除了分出库林以外还有两三支军队企图绕过联军,或是直奔阿瓦罗萨本部,或是反过头来从后面包了联军的饺子。
总之留给柴安平可以操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其他线路的部落可没有他的帮助可以歼灭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也就是他获胜后整理军队立刻北上,否则等到联军腹背受敌,败亡几乎是无法挽回的惨状,他那时候再过来面对的就是一个完全体的凛冬之爪了!
可以说凛冬之爪的实力确实要比阿瓦罗萨强,正面战场上打得阿瓦罗萨节节败退不是没道理的。
但现在的混乱局面反而就成为了他接管战场最好的时机!
可惜的是他这一次可能很难刷到艾希或者蛮王的好感度,要是提前去阿瓦罗萨的本部见过艾希本人,立下承诺说不定还能得到一枚定律硬币。
“这枚硬币迟早要换成从艾尼维亚身上薅下来。”
双生暗影的远距离探查比他的神念还要优秀,而且它们本身对于生命力旺盛的地方有近乎本能的搜寻天赋,在柴安平率领着大军向主战场靠近的时候就像他传达了相当有用的情报。
主战场上的混战人数更多,双方都已经聚拢起了可观的人手。
他甚至看到了泰达米尔!
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现在泰达米尔正率领着一支部队和凛冬之爪的人在一个峡谷中打成一团,不过人数明显是劣势。
峡谷中的人数林林总总估计得有将近两万,算得上是附近最大的战场了,而泰达米尔此时的敌人也不简单,十个武器各异的强大冰裔正在围攻他,其中甚至有好几个瑟庄妮的血盟强者,打得泰达米尔很难有还手的余地。
“虽然是英雄,但身处在这个大环境,实力果然跟我预想的不会差太多。”柴安平心中暗道。
同时他也注意到了泰达米尔那诡异的生命力,那确实是跟他同源的力量……
又一个“愤怒”?
豪門強寵:總裁,矜持點 九月如歌
柴安平眯着眼,心中存疑,因为很显然泰达米尔并没有获得多少怒火的神异力量。
幽魂的感知毕竟不比自己,他决定亲身去接触接触这位蛮三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万余的部队在他的统率下悍然朝着那处最大的战场冲去,四千雪狼骑在他的指示下朝着凛冬之爪的后方袭去。
“轰隆隆!”
万人冲锋的震撼脚步声引得人纷纷色变,已经陷入乱战的双方都不可能在此时抽身而退了!
“谁的援兵?!”
他们都很清楚,附近他们就是最大的势力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造成这样的声势?!
要不是看对方也一脸茫然和惊慌,恐怕他们早都不顾后果脱离战场了!
很快,高举着阿瓦罗萨战旗的前锋冲掠而至,直接朝着战场中央冲去,成为全场最强的一股力量。
十名围攻泰达米尔的高手豁然色变,泰达米尔则巨刃狂扫哈哈大笑:“全都给我死!!!”
阿瓦罗萨一方士气大振,凛冬之爪瞬间没了嚣张气焰。
还没等他们的指挥官下令撤退,柴安平已经率领着骑兵从他们的大后方冲了出来。
雪白的战狼犹如一群白色死神,让后方的凛冬之爪士兵瞬间手脚冰凉。
南天壹劍 鐘語
“杀!”
柴安平一骑当先,只是那一副搂着美人的模样,实在是不贴合战场的气氛。
渺遠未來 四方辰
一些早已陷入绝望的凛冬之爪士兵,看见这一幕愤怒的两眼发红。
他们甩出绊马绳想要绊倒这头雪狼,再冲上去将这两人乱刀砍死。
大染坊 陈杰
“我来!”
拉克丝一声轻喝,纯白的魔力汹涌而出。
灼热的光线一扫而过,麻绳编制的绊马绳被精准命中,眨眼间连两端的石块就都被熔化的半点不剩。
“什么?!”
凛冬之爪的人见状大惊。
“不错,魔法精准度好多了。”柴安平微微一笑,一手持着黑炎长刀已然杀到凛冬之爪的阵营前。
身后雪尘喧天,这支雪狼骑兵随着他征战,现在早就被塑造除了无比悍勇的冲劲,更别说现在已经绕到了敌人的屁股后面,他们更是凶猛强硬。
几个凿阵的枪头毫不犹豫跟着柴安平的脚步冲进了人群,而且方向笔直,压根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要么凿穿!
要么陷阵!
这是柴安平赋予给他们的豪气!
一时间首尾两端的冲杀之声盖过了一切,骑兵如果用得好,本身就是收割生命的利器,同时也是底定战局的重要筹码。
无疑,柴安平让他们出现在了最正确的位置。
“叱!叱!”
刀锋狂舞,四面的血肉横飞,甚至于雪狼本身也能在奔行中张嘴撕咬敌人。
起伏之间,柴安平面色沉凝,每一次黑炎斩出时才会带起一团鲜血,他并没有刻意使用自己的力量去成片的灭杀敌人,这与他的目标不符,但饶是如此,在他的刀术之下也根本没有一个人能撑过一招。
黑色的刀锋就如同毒蛇探出的信子般灵活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正凝望着柴安平面庞的拉克丝忽然感觉前方的光线为之一亮,就连空气似乎也一下子清新了许多,她扭头一看——
凛冬之爪的阵营竟然已经被柴安平他们杀穿了!


pkzn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第472章 官方版本的傳說閲讀-904m7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要说凛冬之爪为何跟阿瓦罗萨开战,根本的原因恐怕也没几个人知道。”
耶夫娜是个坦率的性子,从柴安平的口中得知南方战局之后,对于两大部族的战争自然也知无不言:“我们也只是打探到了些局势上的情报。
近些年阿瓦罗萨广纳外来部落,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但总体也稍显松散,在凛冬之爪的攻势下难免节节败退。
庄瑟妮纠集了洛克法的力量,本身实力就已经超出阿瓦罗萨,所以现在阿瓦罗萨部族的情况相当不妙。”
她取来一副粗糙的地图,手指在羊皮纸上点点画画。
“这几片区域都是交战区,更往北就不是我们能打探到的消息了,如果你们还要继续北上,只能自己小心。”
第一皇商,极品太子妃
柴安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原本的世界线中并不没有说明这场战争,甚至后续也仍是三大部族鼎立,那就说明这场战争最终也并没有导致某一部族走向灭亡。
是因为庄瑟妮已经实现了目标?
还是因为已经承受不住损失?
又或者是重生的艾尼维亚劝架?
他所知道的只有战争的结局,其余的问题尽皆被层层迷雾遮盖——真是让人好奇。
他们这一次北行的最终目的地是阿瓦罗萨,按照耶夫娜指出的战线,除非他们绕过雪原,兜个大圈子从侧方进入才能完全避开。
但那边……
说不定就有石匠会的人。
柴安平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个方案,他实质并不害怕穿越战区,应该说……那些人要小心别触了他的霉头才对。
“了解了战争的源头,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他心中暗道。
不能指望一个小部族可以给他提供多可靠的情报,能有这样的收获他已然满足。
“感谢你们的信息。”
他笑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两位。”
“如果我们知道的话,一定知无不言!”
“我看干介部族的信仰图腾上有凤凰的形象,不知道你们是否信仰艾尼维亚?”
“这个……”
神之罪子 晗笑客
耶夫娜和巫乾相视一眼,随后才不约而同点头。
巫乾说道:“你们是外来人可能不知,实际上大部分的部族都不会只单一信仰一尊神灵,冰晶凤凰是自远古以来一直庇护着雪原的守护神,所以很多的部落都会信仰感恩祂的存在。”
“原来如此!”
这个柴安平还真不知道……不过他倒是知道狗熊的信仰已经几乎没有了。
“艾尼维亚是这片大地最古老的神灵之一,祂是冰霜之母诞下三个孩子中最圣洁的存在,也是祂接过了看护弗雷尔卓德的职责……”
溺寵至尊皇後 舞步生蓮
这位年迈的巫祝讲起艾尼维亚的诞生传说,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应该才是“官方版本”。
“冰霜之母?”
柴安平注意到他话中一个从未听到过的名字。
“那是创造了这片土地的‘最初之神’。”巫乾解释道:“祂的身躯化作了冰原,撑起了天空,一只眼睛升上天空变成了太阳,一只眼睛落在了地上,成为了‘拉克斯塔克之湖’……”
古老而经典的创世神学说,让柴安平一下子就带入了其中。
这丫肯定是古神胡编乱造的,真正创世的那位大佬现在正被巨神族拘役着呢!
至于拉克斯塔克,则是阿瓦罗萨领地的腹地,也是艾希和蛮王建立血盟的地方,那里的气候要更为温暖,生态健全。
貓兒乖乖受縛
巫乾所说的三个孩子具体是谁他也知道——分别是艾尼维亚、沃利贝尔以及与世无争的铸造之神奥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远古时期‘冰霜之母’很有可能就是确有其‘神’,而祂的三个后代则接过了祂死后的权柄成为了最为强大的半神。”
神之后裔即使没有继承权柄,他们通常也都各自有着神异。
譬如蒙多。
而这种后代也不见得真像是人类一样“产子”,而更有可能是某种力量的传承。
否则也不至于生出三个完全不同的物种来!
巫乾的话无疑是意外收获,他跟自己知道的游戏背景相互印证,肯定能得到更贴合现实的结论。
柴安平脸上笑意盈盈,他接着说道:“我之所以会提起艾尼维亚,是因为在游历的过程中我曾遇见过一些逃避雪灾的弗雷尔卓德人,他们说雪灾代表着艾尼维亚的每次新生,不知道这是否属实?”
“这……”
巫乾住了嘴,良久之后才低声说道:“确实有这种说法,但无从考证!”
“既然如此,我也与两位再分享一个秘密。”
他眼珠子一转,看起来分外机灵的样子:“那一天,南方战争弗雷尔卓德人即将遭难的时候,我隐约听见高空上传来了一声飞禽的啼鸣声,清越悠远,绝非我听过的任何鸟类,很有可能就是新生的艾尼维亚!”
“真有此事?!”
这位本事微弱的巫祝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柴安平沉着点头。
“老先生你觉得呢?”
“这几日寒冬也不再加剧……”老人嘴唇喏喏:“确实有可能。”
“艾尼维亚,庇佑雪原!”
耶夫娜和巫乾双手置于胸前,虔诚的祷告了一句。
“巫乾老先生既然是巫祝,不如向艾尼维亚祈求赐福,或许这就是确认的最好办法。”柴安平提议道。
“无事岂可烦扰神灵!”
巫乾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他的提议。
啊这……
你不祈福我怎么找机会借机跟冰鸟搭上弦?
柴安平一计不成,心里又生一计。
“艾尼维亚既然有可能已经醒来,老先生能否教我向祂祈求祷告的方法,或许以后在雪原上遇险向祂祈求便能获得回应。”
“这倒是无妨!”
巫乾说道,平复了心情之后他也没有坐下,反而拄着骨杖绕着火焰走了起来。
“想要像神灵祈求的方法有很多,最有效、最庄重的便是血祭,那是只有巫祝才能学会的知识,也需要拥有特异的血脉进行催化、共鸣。
我们学不会哭,就笑了 暮夜寂雨
除此之外还有人人可向神明祈求的方法,这是每一个雪原人都会的通用仪式,教给你并不是什么问题……”
“那感情好!”
柴安平闻言大喜,赶快给俺整一个!
我要给小凤凰打电话!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