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竹刺無鋒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九十七章 泡泡(番外1)閲讀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蓝金珊瑚林。
阳光透过湛蓝的海水波光粼粼地照耀下来,照得珊瑚林璀璨生辉,到处都是一条一条短短的绚烂小彩虹。
魔帝篇 楪祁
在这仿若梦境的地方,叶羲和沧雾一起,守候着他们的孩子出生。
沧雾在三四个月的时候就分娩了,分娩出来的只是个胚胎,小小的胚胎被透明柔韧的胎膜包裹,就像裹在水母帽子里,里面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几乎每一天小胚胎都有变化。
叶羲看着这小小胚胎越长越大,从模糊的一团,渐渐的五官清晰,手指脚趾一根根分明齐全。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
叶羲一开始还偶尔回趟岸上去羲城处理事务,后来实在舍不得离开,不想错过孩子每一日的变化,就索性不回羲城了,和沧雾一起待在海中。
海水幽蓝,透明的胎膜里,小女婴蜷曲着身体,嘬着自己的手指头,眼睛紧闭睡得香甜。
小女孩虽然没有沧雾漂亮得那么逆天,但也十分精致。
沧雾却有些忧虑。
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尾巴,双腿处只有亮晶晶的半透明银色鳞片,她觉得她是个残疾鲛人。
叶羲却很看得开。
他们的女儿哪怕像人鱼一样弱智难看,他也保证她能开心快乐地过一辈子,无人敢欺负她。
叶羲微笑:“今日应该就能睁眼了。”
沧雾不耐地甩了甩鲛尾,忍住想离开去捕猎的欲望,盯着眼前的小家伙:“嗯。”
叶羲前几日特意卜筮了一次,知道今天女儿就会睁眼了,所以今天他硬拉着沧雾,两人守在旁边一动都不动。
中途沧雾想去捉头新鲜海兽进食,都被叶羲硬拉了回来,让蛟蛟把海兽捉了过来吃,两人围着女儿的胎膜进食。
“我希望女儿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们。”叶羲温声说,看着透明胎膜的目光充满父爱。
沧雾不太理解。
第一眼看到谁有那么重要吗?
在鲛人的概念里,只要保障后代在成年前不死就可以了。她的阿父阿姆也没这样守着她。
不过她愿意纵容自己的伴侣。
巨型海葵闭闭合合,珊瑚摇摇摆摆,海草飘飘荡荡,光线从明变亮。沧雾被叶羲强拽在旁边,等得黑线一根接一根地从脑门蹦出来。
透明胎膜周围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鲛人香。
周围的鱼群,乌贼,小水生恐龙,以及小海兽都循着鲛人香围了过来,一只只眼睛盯着胎膜里的小家伙看,时而碰碰水母一样弹滑的胎膜壁。
叶羲并不阻止它们靠近孩子。
凶猛的有威胁性的海兽都被乌鳞、青皮长颈龙,还有蛟蛟它们驱赶走了,剩下的这些小东西无害。而且胎膜看似脆弱透明,实际很坚韧,就算蛮种凶兽用牙齿撕咬也撕咬不开。
“啵”地一声。
闭着眼睛的小女婴吐出一个小泡泡。
这小泡泡在胎膜里打滚,然后一点一点通过细孔排出来,最终升到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又“啵”的一声爆开。
叶羲给她起了个小名叫泡泡,就是因为她经常闭着眼睛吐泡泡,他觉得这是一项绝技,颇为自豪。
叶羲正因这小泡泡微笑,突然发现小家伙睁开了眼睛。
这双眼睛是黑色,却又带着点银辉,像落满了细碎闪耀的星辰。
小家伙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们俩,露出一个大大的没牙的笑容,然后着急地挥舞着小胖手小胖脚,迫不及待想要从胎膜中出来扑到他们怀里。
可是她手脚并用,憋得脸颊通红也还是踹不开胎膜。
叶羲上前想帮女儿。
沧雾拦住了他:“不要管,让她自己出来。”鲛人的幼崽从睁眼到自己用尾巴劈开胎膜,至少需要三天时间,在这三天的挣扎也是锻炼尾巴的好时机。
现在让她自己折腾,可以锻炼她的手劲脚劲。
叶羲明白这个道理,奈何看到女儿脸颊通红气哼哼,又眼巴巴望着他们的可怜样子,心都软成一片,满腔父爱冲上头。
叶羲转头看沧雾,微带祈求:“真的不能帮忙吗?”
沧雾:“……”
一秒放弃。
“……那你去吧。”
听到沧雾的话,叶羲顿了顿,理智倒上来了,笑着搂了搂沧雾的肩:“咱们的女儿怕是无人管束了。”
他不舍得管,沧雾没立场,鲛人族全是社恐,羲城没人敢管……看来不太妙啊。
沧雾浅笑着抚了抚叶羲的脸颊。
两人气氛亲昵。
“咿呀——!”
还在胎膜中的女婴就被他们的阿父阿姆猛塞了一嘴狗粮,嗷嗷大叫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又撕又咬又踹地破开胎膜,朝他们猛地一扑。
小崽子像颗小炮弹似的扑到沧雾怀里,在她怀里拱来拱去。
沧雾揪着她的脖子,把她放到叶羲怀里。
叶羲抱着女儿稀罕了好一会,又依依不舍地让她的阿姆抱。
鲛人的体温没有寻常人类的高,小家伙有了对比还是喜欢贴着叶羲,张开双臂又要叶羲抱,嘴里含糊地咿呀咿呀的。
叶羲指尖冒出一团巫力光芒,飘到小家伙的面前,小家伙挥舞着胖乎乎的手臂捉着光团玩,不再挣扎。
巫力光团像萤火虫一样在小家伙面前飘啊飘。
小家伙发现捉不到,安静不动了,一双乌黑大眼定定地盯着光团,一动不动,眼睛渐渐变成斗鸡眼。
叶羲刚笑着要和沧雾说话,发现小家伙嗷呜一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像闪电鱼捕猎一样凶残地把光团吞了下去。
沧雾很满意,拍了拍小家伙的额头:“看来以后不会饿死。”
叶羲:“……”
再怎么着,他们的孩子也不会挨饿吧。别的不说,陆地上还堆积着成千上万凶兽潮留下的尸体呢。
一家三口在蓝金珊瑚林待了几天,然后一同回羲城。
羲城大部分已经重建完毕。
新的羲城在从前的基础上规划得更加完善,全城铺设了完善的下水管道,管道宽敞得能走人,绝不怕积水。
星湖被重新挖掘开拓了一遍,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陨石砸出来的浅湖了,变得深邃宽阔。
以前建的地下避难所变成了冰窖和囤积干柴的地方。
残缺的城墙被彻底推倒。
新羲城不再需要城墙保护,再没有什么凶兽能威胁到羲城人的生命安全,拥有祖巫坐镇的羲城是这片大地最安全的地方。
叶羲和沧雾带着女儿来到岸上。
泡泡像鲛人一样天生拥有两套呼吸系统,到岸上后没有丝毫不适,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东张西望,腿上银色鳞片消褪,变成光滑粉嫩的皮肤。
叶羲用巫力将女儿身上的水渍烘干,为她套上早就准备好的小衣服,再轻轻将她放到草地上。
这里是羲城的边境。
是海边。
是一望无际的平坦开阔的草地。
所有的草都是来自五木部落的羽草,柔软至极,碰触起来仿佛碰触羽毛,缝隙中没有任何虫子,再没有比这片草地更安全的地方,连婴儿都可以自由活动。
“咿!呀呀呀!咯咯!”
泡泡在羽草地上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开心极了,露出没牙的笑容,眼睛眯成两条缝。
偶尔有细细的蚯蚓须一样的鞭虫芋根从地底钻出来,把拦路的小石子捡走甩掉,不磨到她柔嫩的小膝盖。
叶羲和沧雾相携着慢慢跟在后面。
微风柔和,阳光和煦。
羽草地被吹得像麦浪一样倒伏,耳畔是孩子清澈的笑声。
泡泡十分能爬。
她不同于其他刚出生的婴儿,在沧雾腹中待了三四个月,又在胎膜中足足待了是个月,踹开胎膜后的她看起来像七八个月的,爬了老一会都不见累。
泡泡朝着鞭虫芋叶爬去。
岸边有一排排像巨树又像巨型荷叶一样的鞭虫芋叶,行道树般整齐,阳光照耀下在地面打出大片大片的阴影。
泡泡爬到一根鞭虫芋叶旁边,绕着爬了一圈,左瞅瞅又瞅瞅,突然嗷呜一口狠狠地咬了上去。
没长牙的她没咬动。
只在上面留下两排口水印。
被她咬的鞭虫芋叶却突然弯折下来,巨大的叶片铺在她面前。泡泡欢快地爬了上去,鞭虫芋叶像巨人的手掌,托着她,将她高高举起。
“啊!啊!”
小家伙骤然升到百米高空,丝毫不怕,还兴奋极了,坐在芋叶上手舞足蹈。晶莹的圆眸亮晶晶倒映着周围美丽的景色。
蔚蓝海面,绿茵草地,万里无云的天空,天际翱翔的翼龙。
高处海风变大。
泡泡额头的祝福巫纹突然亮起,周身出现淡淡的翡色防御护罩,强风刮不伤她丝毫。
一朵花盘艳丽的食人花迈着小碎步跑来。
“哼唧!哼唧!”
小花奔到鞭虫芋叶旁,仰头望着鞭虫芋叶上的小家伙,花盘中间的大嘴巴咧开,露出参差尖利的牙齿,可怖像要吃小孩。
泡泡也看到了底下的小花,她睁大了眼,趴在鞭虫芋叶旁边,兴奋地大叫:“啊啊啊啊!”
小花也朝着泡泡大声叫,一边叫还一边甩藤蔓:“唧唧唧!”
“啊啊啊啊!”泡泡更兴奋了。
小花也更兴奋了:“哼唧哼哼哇哇哇!”
一婴一花互相对话,一个讲婴语,一个讲花语,还隔着百米的距离,仿佛能听清楚而且听明白似的,沟通得格外顺畅。
似乎谈成了,小家伙突然一个向前翻滚,从百米高空咕噜噜滚下来。
小花挥舞着几条藤蔓,顺利接住了小家伙。
泡泡伸出小胖手,狠狠地揪住一片花瓣,口水哒哒地就要往嘴里塞,但是怎么扯都扯不下花瓣,反而弄得小花痒得不得了,全身花瓣叶片簌簌地抖得厉害。
泡泡也被逗得咯咯咯咯咯母鸡下蛋似的笑得不行。
小花低下花盘,用大花盘蹭了蹭小家伙的脸。泡泡被蹭得一愣,笑声收歇,过了会眼睛又弯成月牙,很幸福的样子,萌到人的心里去。
“啊叭!”她吐了个泡泡。
叶羲:“小花。”
小花大大地哼了声没理叶羲,藤蔓卷着小家伙,一边逗一边迈着小碎步往羲城的方向走。
重生将门嫡女 倪安雅
叶羲看着它的背影,无奈地对旁边的沧雾说:“上次将小花放到海岛,它还在生我气,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哄好。”
沧雾听完沉默了会:“我也还在生。”
叶羲讪讪,不敢说话了。


vaail人氣都市小说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討論-第九百八十九章 底牌盡出分享-z5sfy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虫潮在南方施压,炎纹蕨在羲城周围施压。
叶羲一直等。
等着头领兽撤退。
但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头领兽还未有褪去迹象,炎纹蕨的叶片光芒却似乎黯了一些。
叶羲咬了咬牙,决定祭出最后一张牌。
後衛之王 幸福微光
“我们走!”
他跳到鸑鷟背上。
鸑鷟载着他往西北方向飞去,那是头领兽最密集的地方。
大风烈烈,叶羲望着天际尽头和天空交汇的凶兽潮,眼神放空,紧紧握着祖巫骨杖。
这根祖巫骨杖自夏部落地下溶洞中发现,伴随着他从一名普通战士走到现在,期间经历过无数困难。对他来说,这根祖巫骨杖已经不止是骨杖了,更是一种精神支柱。
但现在……
“就在这停吧。”
叶羲深吸一口气对鸑鷟说。
鸑鷟拍打双翼,在高空悬停住。
叶羲看着手中的祖巫骨杖,轻轻摩挲了一下,双目闭阖,低喃。
“…解封。”
轰。
剩女的爱情囧事 兮同
耳畔仿佛有炸响传来。
整支祖巫骨杖剧烈嗡鸣,繁复炽亮的巫纹密密麻麻地显露出来,杖头更是震颤着爆发出璀璨无比的碧色光芒,亮得就像一颗夜空中的星辰,连远在羲城内的人都看见了。
绿光自祖巫骨杖中源源不断地散发而出。
它们汇聚成一条壮观的光芒瀑布,从天空中无声无息地流淌倾泻而下,绿芒倾倒在地面上,刺目地笼罩住群兽。绿芒不断向外蔓延,最终在地面漫出一片壮丽光湖。
绿湖流淌之处群兽寂静。
万物湮灭。
这种毁灭是死寂无声的,是光芒璀璨的,等叶羲再次睁开眼睛,那刺目的光辉已经消失,往下望去,目之所及处,所有凶兽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面空空荡荡,什么都不剩。
祖巫骨杖最后一次释放的能量,比以往两次更为强大可怕。
“咔嚓。”
手心传来轻轻的脆响。
叶羲瞳仁微微一颤,手中的祖巫骨杖巫纹消失,绿光熄灭,变得像鱼眼白一样没有丝毫光泽。
“咔嚓。”
“咔嚓…”
道道蛛网纹路在祖巫骨杖上崩裂开。
一阵强风吹过,倏然间,杖头被吹得裂开,骨粉和碎块像掉落的头颅,一边掉落,一边消散,等坠落到鸑鷟背上时,已经完全消散在大风里。
曾经坚硬无比的祖巫骨杖,变成了沙捏的。
呼——
又是一阵强风吹过。
整支祖巫骨杖都化为骨粉,在叶羲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羲攥紧空荡荡的手,眼睛有一瞬间干涩。
但很快,他被底下发生的一切吸引了全部注意。
三國之力挽狂瀾
黑色的由凶兽组成的潮水,从边缘处一点一点漫卷了过来,缓慢的覆盖了原先清理出的空白地。
叶羲颤抖地倒吸了一大口气。
空气涌进胸腔,胸腔却是冰冷空茫的。
在他的预想中,到这一步,头领兽无论如何也该撤退了。以后哪怕是像大陆之桥那样,和头领兽们打持久战,他也不怕,因为他离祖巫没差几年了,只要熬过几年就好。
可现在……头领兽都死了这么多,剩下的头领兽居然还要进攻?
这一次头领兽们的决心竟然这么大吗?!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炎纹蕨和祖巫骨杖的威力,远处的头领兽确实很多都胆怯了,想撤退了,但旱地巨章们却坚持要进攻到底。
其他头领兽最终决定相信旱地巨章的预知能力,赌上这一把。
“返回吧,嘎嘎。”
叶羲轻声对鸑鷟说。
底牌尽出。
剩下的除了顽抗……再没有其他办法。
壹品軍師
巨大的无力感涌上叶羲心头,他攥紧了手心中仅存的一些骨杖粉末,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或许,该往海中撤离了?
紫色鸑鷟明白叶羲心中所思,不知不觉地载着叶羲飞翔到海面上。
附近海域受炎纹蕨的炙烤,在翻滚沸腾,磅礴的水蒸气不停向上蒸发,显得雾蒙蒙的。
叶羲回过神后,视线穿透迷蒙的带着热度的海雾,望了眼海面。
这一望却心头震颤。
“这是……海巨蹼吗?!”
蔚蓝深邃的海水中,海巨蹼正在被鱼群海兽群撕咬围堵,周围无数钝头海蛇翻滚着,也在和鱼群海兽缠斗,它们陷入了包围,显得十分狼狈。
海面温度过高。
所以战斗发生在海洋深处。
寻常人是不可能隔着迷蒙海雾看到海洋深处发生的事情的,不过海巨蹼身形过大,叶羲又有巫视线,这才发现了海巨蹼。
叶羲命鸑鷟往下飞。
距离近些看清它们的处境后,叶羲立即想用巫术杀死海兽群,刚动了这念头,他就发现祖巫骨杖已经没了,呆了一瞬后,不由露出一个苦笑。
他抽出背后的红色石刀,跃入海中加入战斗。
经过一番艰难的战斗,暂时逼退鱼群海兽后,叶羲用手指挨个在海巨蹼和钝头海蛇身上画下冷巫纹,打手势让它们靠近羲城。
相思劫,太子嫁到
炙热的海水挡住了海兽群。
海巨蹼钝头海蛇群成功逃回羲城。
无上逍遥路
————
人们湿漉漉地狼狈地从钝头海蛇腹中钻出,当看到围绕在羲城周围那庞大炙热的炎纹蕨时,都震撼地失去了语言,只是呆傻地仰头看着。
其余羲城人都急死了,不过碍于叶羲在,都憋着没问。
后宫策 夏川
“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一句近乎叱骂的话出自叶羲。
所有人都没见过叶羲发这么大的火,再触到他铁青的脸色,吓得纷纷跪了下来。
附近的一名鲧氏战士结结巴巴地回答。
黑帝的七日歡愛:買來的妻子
無限契約,老公索歡不愛 漠子涵
“我们在海岛受到了头领兽的袭击……旱地巨章找到我们了,召唤了很大一群海兽来杀我们,我们没办法,只能逃回来。”
“什么?!”
周围人听了顿时炸了。
叶羲脸色铁青:“旱地巨章能下海?还能召唤海兽?之前怎么没人告诉我?”
那战士直面叶羲的怒火,仿佛做错了事般吓得更结巴了。
“我们、我们之前也不知道,以前我们从没发现旱地巨章进入海洋,召唤海兽……”
叶羲吐出口气,狠狠闭了闭眼。
旱地巨章,旱地巨章……
不愧是智慧不下于人类的族群。
或许这步棋也是它们早就埋下的,是为灭亡人类所准备的最后一步棋。
偏偏旱地巨章还是数量最多实力最强的一种头领兽。
这下连海洋都不再安全,如果他们死了,就是全人类都灭亡,连鲛人都逃不了,陆地海洋,再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