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穩住別浪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四十一章 【拯救陳閻羅】分享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四十一章【拯救陈阎罗】
嘀嘀嘀……
随着一阵警铃,船上的绞盘迅速转动,链条缓缓的收回。
早晨的海面上,这条捕捞船这么孤零零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海浪轻轻的晃动着船身。
有潜水员从水面上浮起,对着船上操作的人员挥手做了几个手势。
打捞作业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站在甲板上的安德森,冷静的抽着烟。早上清冷的海风还有些刺骨,但是安德森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
终于,打捞物浮出了水面,甲板上一阵哗然。作业的工人纷纷围拢了过去。
魔 皇 大 管家
安德森却退后了几步,他冷冷的投去一个眼神,随机收回,却转身走向了船头。
站在船头,安德森拿出了卫星电话,用力把手里的烟头扔进大海。
“四号掘金人的尸骸已经找到了。”安德森的语气很轻松:“下次能不能不要派我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打捞作业这种事情,不是应该随便派个人就可以的嘛?
……嗯嗯,我知道,我的调查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会尽快把调查结果发送回去的。
……好了,现在看来,我们的四号掘金人死的可有点凄惨,难道我们不做点什么嘛?
不不,报仇这种说法就不必了。不过是一个掘金人而已。
但我认为采取一些行动还是有必要的。
只剑天涯 九转无极
我们要释放一个讯号,随便动我们的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挂掉电话后,安德森摇头。
回头看了看船尾的情况,一些打捞工人看见了被打捞上来的……
嗯,有人已经忍不住在呕吐了。
“呵,凡人。”安德森撇撇嘴,从怀里拿出了墨镜戴上。
·
张林生觉得自己完了。
原本身为八中高三年级的扛把子(自以为的),张林生觉得自己叱诧江湖的生涯如旭日东升般开始。
上学是没心思上学的,反正他也考不上大学。今年在街面上也偶尔跟着一些小混混厮混,还参加了几次打群架的勾当。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摇旗呐喊,但遇到打顺风仗的时候,也会上去踹两脚。
然后这些资历,就成为了他在学校里吹嘘的本钱。
嗯,好吧,这个年代,受前两年传来的那几部脑残黑帮电影的影响,几乎每个烂学校里都会有这么一群中毒的二货少年,模仿电影里的小团体。每个学校都有那么几个浩南哥,几个山鸡哥。
其他几个角色,什么大天二,蕉皮,这种角色是没人抢的。
原本呢,身为高三年级的【浩南哥】,张林生自己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牌面的。也能纠集起几个兄弟,然后在学校里抢个低年级学生的零花钱——当然,以他自己的想法,这怎么能教抢零花钱呢!
明明就是收保护费呀!可是黑道拉风少年的正经本职嘛!
当然了,除了收保护费之外,平时在学校里,帮团体里哪个兄弟出头打个架,或者是打篮球的时候抢占个场地什么的。
张林生一直觉得自己还挺威风的。
然而今天早上,他觉得这一切的威风,正在摇摇欲坠!
他感觉到一个上午,身边的同学都在对自己指指点点,嘀嘀咕咕。
就连小团体里的二号人物,那个山鸡,也对自己不如往日那么尊重了。
江湖地位摇摇欲坠啊!!
想起来也是悲愤。
昨天自己带着兄弟去摆画面,原本要好好的威风一下的。
结果……自己被人抱走了?
抱……走……了……
你能想象嘛??
电影里的浩南哥,跟乌鸦大佬,两人对线开片!
结果还没开打,乌鸦一把上去,把浩南哥抱着跑掉了……
那浩南哥还用混嘛?
还用做人嘛?!
上午为了一点小事,还和山鸡发生了点口角。
这个逼嘴巴也是贱的很,指着张林生就说:“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和人去打架,结果架没打成,被个男人抱走了……”
张林生当时血就冲到脑门了!
要不是身边几个兄弟拉开,当场八中的浩南哥就要和山鸡哥来一场铜锣湾内战!
不行!绝对不行!
为了挽救摇摇欲坠的江湖地位,张林生想了一个上午,唯一解决的办法,还是要去找那个叫陈诺的小子!
要狠狠教训他一下!而且必须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到他跪地求饶!
这才能挽回自己的威严!
·
陈诺也有点头疼。
长腿妹妹的出现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
也没想到这个丫头那么执着,就凭着记忆画图,把自己校服上的江宁八中这几个字复原了出来,然后就能千里迢迢的找过来。
然后还直接转学了!
要是换了别人给自己闹了如此大的麻烦……阎罗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
可……长腿妹妹不同啊!
这是上辈子把命都交给了自己,跟着自己刀尖上跳舞,生死相随的萤火虫。
这是这辈子自己亲手从噩梦中拯救出来的李颖婉。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埋了吧!
昨晚在酒店里简单的一番交谈后,陈诺给长腿妹妹定了几个规则。
首先呢,绝对不允许透露当初在汉城自己救她一家的事情。——这点李颖婉表示很清楚。她把陈诺当成超级英雄了。
然后小丫头沉浸在了一种【我是超级英雄身边唯一知道他身份的伙伴】这种激动兴奋的情绪之中。
其次,陈诺和李颖婉对了一下词,编造了一下两人认识的幌子。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啊!
这丫头打死都不肯走的!
总不能真的埋了吧!!
头疼!
而且……陈诺很清楚李颖婉的性格。
这个丫头,性格极其执着,甚至是有点偏执!
上辈子的悲惨遭遇,只是放大了她性格的这种特质。
但骨子里本质上,她本来就是那种容易偏激的性子。
认准的事情,这个丫头是很难轻易放弃的。
还是那句话……
总不能真的埋了呀!!
`
一个上午的时间,陈诺都在躲避。
上课的时候还好,课间的时候,李颖婉欢快的就如同一只燕子,在陈诺面前用自己笨拙的华语叽叽喳喳——陈诺交代过她了,不许暴露自己会南高丽语,而自己也不会在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用南高丽语和她交谈。
小姑娘记住了这点,所以尽量和陈诺说华语——偶尔逼急了不小心冒出两句母语,陈诺就故意当听不懂。
忍了两节课后,一到中午放学,陈诺直接就跑去了食堂。
打了一份没有肉丝的榨菜肉丝汤,一碗没有香肠的香肠蛋炒饭——好吧,其实连鸡蛋都很少的。
陈诺才吃了一口,就看见孙校花走了过来,气哼哼的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
哎,这个也不能埋。
陈阎罗忧郁的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人家姑娘昨晚才抱了自己,委委屈屈幽幽怨怨的,那女孩儿家的小柔情小委屈绵绵小情意……
孙校花虽然板着脸,但其实她并不是真的特别生气。上午她一直在观察陈诺和那个高丽来的小蚱蜢的互动。
对,就是小蚱蜢!
哼,没事腿长那么长,可不就是个蚱蜢吗!
孙校花发现了,李颖婉虽然一直主动和陈诺说话,但陈诺很被动的样子,甚至有些躲避。
所以,气归气,但主要气的是那个李颖婉。
啪!
一个纸袋子扔在了桌上。里面躺着两个圆滚滚胖乎乎雪白白的包子。
“吃吧,三鲜笋丁馅儿的。”孙校花低声道:“食堂的东西少吃,我听我爸说,他们弄的米饭,连米都不淘的。”
陈诺笑了笑,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孙校花眼睛里藏着笑意,随后几个同伴女生过来,把孙校花叫去了邻桌坐下吃饭去了。毕竟国内这个年代的女孩子还是比较害羞的,也不太敢大庭广众的中午就和男生坐在一起吃饭。
但……李颖婉敢呀!
陈诺第一个包子才吃完,李颖婉带着一阵香风就跑过来了,直接就坐在了陈诺的身边。
“欧巴!你在吃什么好吃的!”南高丽女孩儿那种特有的带着一惊一乍的那种说话语气。
“……包子。”
“欧巴,我也要吃!”
说着,小脸凑了上来,一对杏核眼眯成两个月牙,小嘴张开:“啊……”
唰!!
陈阎罗瞬间感应到身边一束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孙校花坐在邻桌上,双手用力捏紧了筷子!
看着面前张开小嘴的长腿妹子,感受着身边孙校花投来的眼神……
陈阎罗汗珠子出来了!
真的,上辈子哪怕是和地下世界的另一个顶级大佬“巫师”单挑的时候,陈诺都没流过冷汗!
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这俩妹子。
还是那句话……总不能都埋了吧!
“欧巴,就一口嘛,不要这么小气。”李颖婉有些撒娇的语气,双手用力搓着:“拜托!”
然后继续张开小嘴,小脸甚至更凑近了一些:“啊……”
啪!旁边孙校花手里的一次性筷子断掉了。
陈阎罗内心:怎么破……
“陈!!!诺!!!”
一声断喝从食堂门口传来!!
瞬间,食堂里一大半的目光都投了过去!
张林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昂首挺胸大步走来!
陈阎罗长出了一口气。
驚 鴻
“陈诺!今天你跑不掉,我……”
刺客的万界之旅
张林生故意大声撂着狠话,越来越多的目光投来,让这位八中浩南哥心中越发激动!
翻盘就在今天了!
没人发现陈诺手里的筷子轻轻抖了一下,一小片滑溜溜的炒鸡蛋无声无息的弹落在了地上。
张林生越走越快:“……我是不会放过……哎呀卧槽!”
脚下忽然一滑!张林生的身子顿时不稳!
因为走的太急,步子迈的太大,这一下,前脚往前,后脚往后……
所有人都听见了“兹拉”一声!
裤子拉线了!
浩南哥以一个标准劈叉动作,pia在了食堂滑溜溜的地板上!
周围人:咝…………
张林生哀嚎:“卧槽~~”
后面这个槽字,已经声音打颤了。
张林生pia在地上,就觉得胯下传来剧烈的撕裂感,疼的全身都虚了。
陈诺已经站了起来!
张林生pia在地上,抬头看着陈诺……卧槽,不详的预感!
陈诺低头看张林生。
两人瞬间完成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交换。
张林生:……不,不要……
陈诺:不,你要!
“张同学!你怎么了?怎么摔成这样!别怕,我送你去医务室!”
陈诺弯腰,双手直接不理张林生虚弱的推阻,一手抄后脖子,一手抄膝弯,
走你!
周围众同学再次:咝…………
如果说昨天下午在操场上的那个抱走,还不够劲爆的话……毕竟那是把人家如扛大米一样扛着跑的。
而此刻这个标准的【公!主!抱!】……嗯……
陈诺同学昂首挺胸,用标准的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张林生,大步流星跑出了食堂,穿过了操场……
走过教学楼……
又走过教学楼……
沿途无数学生投来目光,指指点点……
张林生已经放弃抵抗了。
他躺在陈诺的臂弯上,心中就一个念头:
自己叱诧风云的江湖生涯,结束了……
八中……再无浩南哥!
·
【我,修罗场2.0,打钱!】
晚上还有……
·


精华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第三十三章 【仁義我磊哥】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三章【仁义我磊哥】
用钥匙开了门,陈诺回到家中。
打开了客厅的灯,换了拖鞋。又嫌着房间里不够亮,把客厅厨房和阳台的灯都打开了,这才觉得透亮了些。
在沙发上坐着抽了根烟,陈诺才起身去厨房里,炉子上烧了水。然后就是淘米,在电饭锅上煮了饭。又在炉子上架了蒸锅,里面把前一天吃剩的菜放了进去。
站在厨房里发了会儿呆,看着厨房的窗户外,对面楼上的万家灯火,星星点点。
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点子孤寂的味道。
抹过身去了客厅,把电视打开,随便挑了个台,找了个家长里短的电视剧,声音开大了。
厨房里的蒸锅开始嗤嗤的冒着气儿,电视里的角色说着家长里短的对白,房间里灯光一片透亮。
心里的那一点孤寂,此刻才慢慢散了去。
就在陈诺点上第二根烟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通后,那头传来孙可可抽泣的声音,陈诺心知肚明,静静的听着姑娘在哭,等姑娘哭了会儿,低声说了句:“陈诺,我爸妈又吵架了。”
“你在哪儿?”
“在家。”
“嗯,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先把炉火关了,看着蒸锅里的菜,找出个保温桶来装了,把煮好的米饭也装了。
黑色皮衣什么的换掉,重新换上了校服外套。陈诺提着保温桶出门了。
·
开门的时候,孙校花明显眼睛是肿的。一看见陈诺,就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
我那不堪回首的青春
老孙和杨晓艺都不在家。
按照孙校花的说法,两口子晚上回家后,躲在房间里吵连一家,然后杨晓艺哭着跑了,老孙发了会儿火,终究还是换了衣服出门去追。临走之前让女儿在家里别乱跑。
“没吃饭吧?”
陈诺进了厨房,拿出碗碟把自己带来的保温桶打开,饭菜分别盛了出来。
想了想,又用炉子烧了锅水,开了后打了个鸡蛋花进去,滴了几滴油花,洒了一点子盐——这就算是个蛋花汤了。
端到了桌上,硬拉着魂不守舍的孙可可过来坐下,往她手里塞了双筷子。
“吃!”
孙校花看着陈诺,犹豫了一下:“我爸,是欠了很多钱么?”
陈诺摇头:“大人的事儿,你别多问,你爸爸能处理好的。”
孙校花低头拿着筷子吃了几口,开始默默的吧嗒吧嗒掉眼泪,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陈诺,可怜兮兮的问道:“我爸妈,是要离婚了么?”
“不会的。”陈诺摇头。
这点他倒是挺肯定给的。
老孙要是会离婚……那十八年前,就不会和杨晓艺结婚了。
早就心知肚明的事儿。
这其中,无非就是一个心字头上一把刀。
若是姚蔚山回来后,杨晓艺又和他有什么苟且的话,那自然是过不下去了。
可现在看来,杨晓艺错就错在中了圈套,亏空了钱。
但和姚蔚山回来后,并没有什么苟且。
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种女人真的是怎么个下场都活该……
但陈诺记得,晚上在包间里,老孙在姚蔚山挑明了一切后,拉拉扯扯杨晓艺的时候,老孙还拍案而起,把自己的妻子拉到身后去护着,还给了姚蔚山一个耳光。
这态度,就很明显了。
十八年前,老孙能不顾有孩子,还娶了她。
那十八年后,就不会了这个事儿而离婚。
卑微是卑微了些。
但这个事儿,陈诺不想去过多评价。
安慰了孙可可会儿,连哄带骗让女孩多少对付着吃了点东西,又拽着她坐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可可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诺想了想,直接走进了姑娘的闺房里。
这个年代,女孩家的闺房和后世的颇有不同。没什么粉色系的东西,桌子上也不会摆满了化妆品护肤品。
简简单单的花格子床单,棕色的木质衣柜。
陈诺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拽了床毛毯出来,尽量让自己的眼神不乱飘,不去看衣柜格子里放的女孩儿家的贴身的小衣服。
走回客厅,把毛毯小心翼翼的盖在了孙可可身上,捏了捏小手,确定了不凉。
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些,陈诺能嗅到身边女孩身上淡淡的一股子香气——许是雪花膏的味道。又能听见女孩甜甜的呼吸声。
他忽然间想起了上辈子看《倚天屠龙记》的时候,有那么一段,张无忌睡觉时候听见小昭在身边做女工的感受。
嗯,平静喜乐。
就是这四个字了。
琢磨着,琢磨着,也就有了些困意。
眼看孙可可睡熟了,陈诺起身出门离开,轻轻把房门关上。
下了楼,就看见了老孙两口子在路边。
杨晓艺痛哭流涕,对着老孙低声说着些什么。
几次杨晓艺欲跪下,老孙都死死拽住了。
终于,两个中年男女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地方,老孙长叹了口气,把自己老婆搂在了怀里。
杨晓艺哭的更大声了。
陈诺就远远的看着,直到老孙最后拽着自己的老婆重新回家上楼,他才用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站在原地想了想,他开始在楼下四处寻找。
找到了一辆永久牌二八大杠自行车,辨认了一下。
嗯,是老孙的。
那就没错了,就是它了。
陈诺也懒得开锁,直接把车一扛,就这么扛走了。
·
第二天,陈诺照例是逃课的。
早早起来,坐着进市的公交车,晃晃悠悠来到了堂子街。
在罗氏生煎,美美的造了一笼生煎包,又喝了碗加了辣油的馄饨。
眼看着路对面的一个写着“大磊车行”的铺子拉开了卷帘门,陈诺才站了起来,付钱走出了包子铺。
磊哥依然光着头,只是身边的人却少了些,就跟了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岁的后生,是个生面孔。
拉开了卷帘门,那个后生把铺子里的一些二手车一个个搬出来,就排在了路边,又推了几辆电动车出来,放在另一侧。
随后又拿了个写着“高价收购二手车”的牌子竖在那儿。
磊哥全程坐着,就靠在一张竹椅上抽烟,一手端着个保温杯。
陈诺直接走进了店铺的时候,磊哥瞪眼一看,险些没吓死。
陈诺也没说话,进了店铺,身后那个后生不认识他,跟着就上来:“这位,看车啊?要什么样的?”
陈诺依然不理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就走到了柜台上,拿起摆在柜台上的一包玉溪,自己抽了一根点上,又顺手拿起遥控器,把挂在墙上的电视机打开了,调到了早间新闻的频道。
看了一眼,眼看放在边上的一把竹椅看着还顺眼,就搬了过来,放在了电视机正面的位置——就这么歪了进去,靠着,抽着烟。
那个后生愣住了!
宫心计:庶女谋后 千影
卧槽!
这他妈谁啊?!!
这么一小屁孩?进了自家店铺,还他妈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后生努着过去,喝道:“小子!哪儿他妈来的鸡崽子!你他妈乱摸乱搬的什么啊!!”
说着,伸手就要去拽陈诺。
一边的磊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眼看自己的伙计的爪子就要挨上陈诺了,磊哥虎吼一声,一个激灵就从椅子上蹿起来了。
上得跟前,抬起一脚就踹在了自己伙计的大腿上。
别问,问就是义愤填膺!
“你他妈怎么跟我大哥说话呢!!!”
再一转脸,冲着陈诺,脸上就满是笑容:“大哥,大哥欸!您来了!今天看上了点啥,缺了什么,您随便拿!”
陈诺笑了笑:“今天不缺东西,我就借你地方,等个人。”
磊哥亲手泡了茶,说是龙井。又打发伙计去路边超市买了包软中华回来。
陈诺抽着烟喝着茶,也不言语,就这么慢悠悠的看着电视。
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陈诺就看见了老孙同志的身影,远远的从堂子街的另外一头走着过来了。
嗯,能不来么,自行车丢了呀。
·
老孙在路边一家家的车行溜达着,偶尔还打听一下价格,问着看着,就走到了“大磊车行”门前了。
正看着摆放在外面的自行车呢。
陈诺已经嗖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抓起放在柜台上的一张白抹布就挂在了肩膀上,又把袖子也卷了起来,大步就走了出来。
“老孙!”
老孙回头:“……陈诺?”
他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你不又没上课?!”
陈诺一把将还有些蒙蔽的秃头磊哥拽了过来,笑道:“我这不是打工攒学费呢么。这是老板磊哥,热情大方仗义疏财,为人真诚善良。我跟他这打工,还能学点修车的本事。”
老孙看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光头。
磊哥用眼神看陈诺:???
陈诺眼神:!!!
磊哥立刻扭头冲老孙笑:“是!他是在我这儿打工呢!”
老孙的态度客气了许多,想着,就要从口袋里摸香烟。
磊哥那是什么人,那是在牢里能把一个大哥舔的明明白白的主儿,眉眼通挑!
一看这架势,赶紧抢先掏出中华烟敬了过去。
“我这个学生,在您这里打工,麻烦您了。”老孙正色道:“他为人是调皮了些,但性子不坏,心也善良,您好好教他。若是不听话,尽管批评!”
“…………”
鑄 劍
磊哥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槽点太多,我从哪句开始吐?在线等!
脸上不敢露出丝毫破绽,陪着笑:“老兄你这是来看车?”
老孙脸色有些古怪:“昨晚车丢了,这几天出门没车不方便,来淘辆便宜的。”
“有有有!”
老孙有些惭愧:“不用好的,便宜点,能代步就行。”
一边陈诺已经直接把放在店铺里左侧的一排品相最好的车里,挑了一辆推了出来——顺脚还把地上的一个【售价二百八】的牌子给踢角落里去了。
“老孙你看看这辆怎么样?老板大酬宾,八十。”
磊哥:“……嘶!!”
老孙一惊,上前看了一眼。
品相确实好,这个样子的车,头前几家问了,怎么也得二百左右。
八十?
扭头看光头磊哥。
磊哥脸上的笑纹一点都不带含糊的:“什么八十!您是这位小同学的老师,五十!五十出了!!”
老孙在磊哥热情洋溢的接待下,两边推让了几个回合后,掏了五十块钱。磊哥还亲手拿出气筒给把车轮的气打足了。
老孙有点感慨。
这人真不错啊……看着样子挺凶悍的,但人不可貌相。
正准备说两句客套话再走。
旁边陈诺忽然又开口了。
“磊哥,上午您不是还要去财务公司查查账么?”
啥财务公司?磊哥一愣。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大哥,您这不带临时改剧本的啊!
我戏不好,跟不上节奏啊!
陈诺笑着对老孙,半解释半炫耀的语气:“磊哥还开了个财务公司,往外做小额借贷的生意,他做人仁义,讲规矩的很,所以生意做的可不小!”
一听见小额借贷……老孙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下意识又看向了磊哥。
磊哥看陈诺眼神:我还做放贷?
陈诺眼神:你做!
磊哥扭头就冲老孙大笑:“做做做!嗨!都是大家伙抬爱,同行的衬托!我这人,就是讲个仁义!做买卖,他不讲仁义,他还算人嘛!”
老孙动心了……
·
【新的一周,求票冲榜了!!推荐票都投过来吧!!!】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