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神筆聊齋


7afm2超棒的言情小說 神筆聊齋 txt-第一百零二章 盡得解脫熱推-op76s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心经》有云: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这一段话讲的是观世音菩萨修行的时候,身心没有任何牵挂,因为没有任何牵挂,也就没有了任何恐惧,并且远离了颠倒和幻想的事物,最终达到了涅槃的境界。
而魇魅的梦境,是因为末那识产生的“我痴、我见、我爱、我慢”的执念。
扯掉了末那识而产生的梦幻,苏阳心中对于末那识别有体会。
眼前的一切已经是真实的世界,众多的鬼物到了这真实的世界,立时呼天喊地,嘈杂一片,能够让他们脱离魑魅城这一个恐怖的漩涡,对他们来说是滔天之喜。
惊喜过后,纷纷跪伏在地,对着苏阳连连叩首。
“不必如此。”
苏阳伸手虚扶,让这些鬼物全都起身,目光看向了红裳少女,这红裳少女脱离了魑魅城之后,此时尚未适应过来,目光茫然的看着周遭一切,而后定定的看向了一条虫子。
这虫子形体如同蛆虫,一丈二长,两头有碗口粗细,中间水桶粗细,唯有一只眼睛,长在了最中间的位置,眸中一片血红,如同漩涡一样扭动不止。
“这就是魇魅吗?”
苏阳看着在眼前凝聚出来的怪物,心中天然便生厌恶。
正如同魇魅看到了人世间一切喜乐,皆会心生厌恶一样,人们本身看到了魇魅,也会自然而然就产生厌恶之感,就如同是人和魇魅是两种不同的生命,两者生来就是冰炭不相容,看到了魇魅之时,不仅是苏阳,在场的众多鬼物也都心生恶感,产生一种想要将它直接打死的心念。
这是身为人和魇魅天然的对立。
“呜呜……呼呼呼……”
魇魅正中眼睛一睁,其中发出了古怪声音,这声音就如同是指甲擦过玻璃,让人发自内心的厌恶,听到这种声音之后,也自是让人毛骨悚然。
“南无……”
苏阳手捏莲花法印,指尖自然显现佛光舍利,眉心一点佛火明亮,四下里顿时便生禅唱梵音,其音清澈,其音深满,其音正直,其音和雅,这一点佛光,便照亮了在场众生的心灵,一扫众生法尘。
佛家中有六尘的说法,其中前尘包括了色,声,香,味,触,这些过去的种种前尘,形成了此时的【心】,所谓法尘,则是【心】接触了外界的一切,从而产生的善恶判别意识。
在魑魅城中,这些众生法尘堆积,而现在苏阳运用法门,将他们的法尘一扫而空,归还了这些人的心灵宁静。
“天魔降伏!”
苏阳手中印诀变幻,如来世尊的法相在天空之中轰然落下,对着魇魅的躯体所在砸落下去。
如来世尊的法相有无量光,有慈悲光,光芒交织,从天而降,虽是眼前一法相,却又广大如法界,究竟若虚空,遍及十方世界,一切诸天,尽未来际,皆有彰显。
香港巨梟:重生之縱橫四海 小喇叭
简单的说,就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面对这个有末那识的魇魅,苏阳根据地藏王菩萨的指点,动用了舍利子中的能量,借来了世尊的法身,给予它最为致命的一击!
魇魅看到了世尊法相,不由发出一声悲鸣,它苏醒之后,整体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又面对世尊的法身,唯有等死一途。
而魇魅悲鸣让人听来,却感觉心中大有快意。
空間小農女 夏日輕雪
世尊的法相自天空之中砸下!
魇魅身躯蜷缩一团,发出了最后的悲鸣。
“轰!”
人心之中自然浮现冥冥之声,在这一声之后,在这无限的华光之中,众多魑魅城里面逃脱的孤魂野鬼方才看清楚了一切,只见原本轰然而下的世尊法相,此时坐在了莲台之上。
原本要被苏阳砸死的魇魅,此时正在莲台之下,整个躯体已经被镇压,只是有莲台相隔,不曾被法相直接压死。
“阿弥陀佛。”
地藏王菩萨一声佛号,便在这莲台之侧,看着莲台上的世尊法相,说道:“它也是累劫勤苦,只是得坠恶趣,获罪众生,是世间的恶魔厉鬼,只是若予以慈悲教化,兴许能重归正途。”
苏阳一声叹息,知道是菩萨的慈悲心肠,便收摄了如来法相。
地藏王菩萨看着魇魅,伸手一招,莲台落在了掌心,而魇魅也被地藏王菩萨镇压在掌心莲花之中,唯有等到地藏王菩萨将其度化之后,才会将魇魅重新放出。
苏阳目光看向了地藏王菩萨的身旁,在菩萨身旁正俏立一女子,素白衣裙,目光若水,看到苏阳瞧来,不由一阵羞怯。
白秋练……
苏阳终于是看到了白秋练的魂魄。
“白姑娘,你可让我好找。”
苏阳看着白秋练,不由笑道:“从洞庭湖到长安城,我还是找到你了。”
白秋练低垂臻首,满面红霞,羞怯说道:“因秋练一己之私,累及陛下不远千里而来,秋练实在愧不敢当。”
“无妨。”
苏阳看着白秋练笑道:“红楼一书,确实是我考虑不周,管杀不管埋,曹雪芹所写的原书已经失落,不过假以时日,必当给你们一个全本。”
白秋练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根本就不敢将头抬起来。
她性子中便有一些“痴”处,对于诗词文化十分倾慕,畅游在洞庭湖中,也时常听着文人墨客在做文章,只是过往所听,或者是前人所书,或者是狗屁文章,忽然听到了柳绛仙从杭州带回来的红楼一书,又听到了苏阳过往事迹,让她不由就沉迷了进去。
是菩萨听到了她的祈祷,让她能够和苏阳见上一面,只是当真和苏阳见面,又让白秋练不敢来打量苏阳。
她是洞庭湖中的一个小仙使的女儿,而眼前的是大乾王朝的万圣之尊。
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身份悬殊,并且在修为上面,更是天差地别。
“姑娘。”
庶女毒妃:冷情王爷请接招
神的天使帝国 月空楼阁
苏阳看向红裳少女,问道:“能否告诉我,魑魅魍魉所去何方?”
青浦旧事
恶魔三王子恋上三大拽公主 恶魔的佑翼
魑魅城的城主就是魑魅魍魉,据苏阳所知,是魑魅和魍魉,这两位在上古之时,是蚩尤身边的人,在蚩尤战败之后,流落人间,后来才有了魑魅城这一方势力。
“我死都不会告诉你的!”
红裳少女双眼紧闭,脖颈轻抬,任由苏阳下手。
航海与征服 风随流云
重生之豪門天價妻 錦念
“神仙,菩萨,我知道魑魅魍魉去了哪里!”
原本魑魅城中的妖魔鬼怪现在被苏阳搭救,更是被苏阳用舍利子扫清六尘,过往的善恶观念已经回来,对于魑魅城更是深恶痛绝,听到了苏阳询问魑魅城,又听到了红裳少女拒不发言,这里的妖魔鬼怪已经踊跃举手,争相抢答。
“魑魅魍魉前往东海,到蚩尤的麾下去了!”
一个牛头鬼物对苏阳叫道:“他们让我们守好家门,等着他们胜利回来。”
蚩尤此时正在东海作乱。
苏阳看看红裳少女,心中琢磨,这魑魅魍魉到蚩尤的麾下,是当真想要拼尽一切,如同当年一样效忠蚩尤,还是因为和芙蓉城联姻的关系,想要投靠天庭,此时在蚩尤那边做内奸呢?
不过无论魑魅魍魉是哪一种选项,苏阳和魑魅魍魉都是对头,毕竟苏阳来到这里,掀翻了魑魅城,直接就抄底了魑魅魍魉的老家。
“魑魅城中,应该还有另外一个城主,他是谁?”
苏阳又问道。
魑魅城中有四个城主,魑魅,魍魉,魇魅,这才三个,还剩下一个城主。
魑魅城里面出来的众多妖魔鬼怪皆迷茫摇头。
“魑魅城中主掌大权的,就是魑魅,魍魉两位城主,我们并不知道有其他城主。”
魑魅城中的妖魔汇报。
苏阳看向了红裳少女,双眼涌现佛光,同红裳少女目目相对,直达心灵,片刻之后合上了眼睛。
“你在做什么?”
红裳少女忽然间满面红霞,怒视苏阳,气愤说道:“连我夫君都不曾进入到那里!”
苏阳透过目光,到了少女的心湖,在里面徜徉了一番,了解了红裳女子的过去,只是在红裳女子的过去中,也不曾有魑魅城中那一位城主的事情。
魑魅城一共四个城主,但是有一位却始终神秘,不曾被人所知,便是魑魅城内部的人也极少知道。
萧郎顾 顾念Fairy
苏阳看向了在地藏王菩萨手中的魇魅,它同样是魑魅城中的四大城主之一,应该会知道另一个城主的真正身份。
“呵呵呵呵……”
地藏王菩萨一阵大笑,看着苏阳说道:“它野性难驯,还有末那识,居士想要从它口中橇出东西,为时尚早,何况:你找他时刀碎身,他找你时把命拼,不若彼此撒开手,逍遥自在有二人。”
苏阳听到地藏王菩萨的话,若有所思,这一位没有名分的城主,或许并非是隐藏在幕后,想要暗中谋略的狠角,而是一个已经从魑魅城中离开的人物,魑魅城中的一切,对他来说瓜葛已经不大了。
地藏王菩萨所说:你找他时刀碎身,他找你时把命拼,某种层面来说,苏阳的法力当在他之上。
“阿弥陀佛……”
地藏王菩萨看着红裳少女,说道:“姑娘,你若在我身边修持,未来自会有你的正果。”
红裳少女看向地藏王菩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得到地藏王菩萨的指点,闻听此言,连忙便拜身在地藏王菩萨身前。
地藏王菩萨轻轻点头,唱佛经道:“是诸正等,久远劫来,流浪生死,六道受苦,暂无休息,吾【乞叉底蘖婆】深誓愿故,令婆娑世界至未来佛现世之前,一切众生,悉得解脱……”
地藏王菩萨口中诵念佛经,在无量祥光之中,裹带着红裳少女,魑魅城中一切妖魔鬼怪尽数而去。
乞叉底蘖婆,这是地藏王菩萨名称在西番的“音”。
在未来佛现世之前,一切众生,尽得解脱……
苏阳听着地藏王菩萨的法愿,心中暗道:只有等到阴间和阳世完全改换,未来佛才会现世。
阴天子这个职位,对苏阳来说,是推行现在前往未来必要的一步,只有阴天子和苏阳同步,才能够阴阳两律统一,从而让时代向着苏阳的方向而去……
“白姑娘,我们也走吧。”
苏阳对白秋练说道。
洞庭湖一事结束之后,苏阳就要前往山东,好好瞧瞧命定的阴天子究竟是什么模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