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碩鼠肥


aznhz熱門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笔趣-第六百二十二章 兇陣棘手推薦-0igqe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至此,岭南西路的叛乱总算完全平定。整个交州之战,从王丰抵达到如今彻底结束,总共耗时近三月之久,
王丰又花了十几天的时间安排了交州的防务,接见了交州的士绅和土人头领,安抚了民心。交州刺史和各路观察使因见朝廷已经覆灭,王丰又军力强盛,能保境安民,因此也息了与王丰掣肘为难的心思,再加上他们手中无兵,想要为难也没有那份力量,因此只能表示顺服。
王丰自然也不为己甚,欣然接纳了众官吏,仍旧留任原职,并未进行打压。稳定了交州局面之后,王丰这才准备收兵返回扬州。常丰林依旧镇守交州,准许其招募兵马,使水师和步军各恢复至一万。改任宗元兴为岭南西路总兵,除去其麾下八千兵马之外,另准其招募七千兵马,据住灵渠,随时准备北进。再准徐豹招募兵马一万,使其麾下兵马达到三万人,据住梅关,也随时准备北上荆州。
随后王丰督率海公子、红烟等各路兵马,拔锚起航,经过近十日的海上行军,终于返回了扬州。
此时,中原的消息再次传来,陈八斤登基称帝以后,力排众议,决定先取幽州,解除后背的威胁。然后再取青州,解除侧翼的威胁,最后拿下取徐州,避开水网密布的江淮地区,先在平旷地带与王丰决战,然后再以得胜之师南下,扫平天下。
应该说陈八斤的这个战略还是不错的。九山王的兵马虽然在淮河沿线大败一场,损兵极多,但其毕竟坐拥中原,地方广大,人口众多,很快便将兵力补充起来了。
媽 咪 別 逃
新兵和老兵混编,驻守关中、河南、泰山等地,主力十万人则兵分两路,往幽州进发。
幽州的薛禄手中仅有四万人,其中两万骑兵,两万步军。但这四万人还要防守北方长城防线,防备草原人偷袭。以前草原人和靺鞨人相斗,长城方向压力不大,薛禄还能抽调出三万人来策应南边的王丰。但如今草原人已经击败了靺鞨人,靺鞨王战死,靺鞨诸部内乱,渐渐分成了三部较大的势力,内斗之下,无力对外,草原顿时再次安稳了下来。
而真珠可汗虽然在连番大战之中损失惨重,但纠集起数万骑兵还是没有问题的。因此薛禄必须留下更多的兵马防备草原,真正能用来抵御陈八斤的,便只有两万骑步军了。
两万人要对阵十万人,胜算可谓十分渺茫。因此薛禄第一时间便向王丰求援。
王丰自然不能放任幽州被陈八斤夺去,当即便决定增援。为抢时间,王丰命海公子督率一万水师,护送徐州军中的赵石、夏山虎两部兵马一万人前往幽州增援。
随后王丰才召集众将,商议出兵之事。
就听潘刺史道:“海路遥远,大军增援,颇为不便,且也并非长久之计。我认为在从海路调派援兵增援幽州的同时,也要从徐州、扬州大举出兵,牵制陈八斤。若能逼得陈八斤收兵南下,那便再好也没有了。”
王丰点了点头,道:“此言甚是。潘老将军可有出兵之策。”
潘刺史道:“如今我军在淮北之地有近五万兵马,淮南有三万驻军,洪泽湖大营有一万五千人,徐州的彭城、邳州一带有六万人。这十余万大军皆是能战之军,只需全线调动,做出出击之势,我想陈八斤必定不敢小视,必会收回进击幽州之兵,转而南下防守。问题是大总管的想法是什么,是只想佯攻,逼陈八斤收兵,还是想趁机真的发动攻击,北伐中原?”
王丰闻言,沉默了片刻,道:“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十余万大军调动,就算是佯攻,我也随时可以将之转为真的进攻。毕竟我军的军械粮草并不缺乏,随时都能支撑得起大战。”
潘刺史摇头道:“不然!若只是佯攻,大军自然可以随意调动,并无问题。但若是真的北伐中原,那就不容轻忽了。自古以来,出师必须有名,北伐中原,平定天下,乃是正统之争,必要在明主的大旗指引之下,众军以王师自居,才能众志成城,无往不胜。我军北伐,总不能还用江淮大总管的旗号吧?倘若真要北伐,老朽便斗胆,请大总管早正王位。”
王丰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叹道:“潘老将军,你这是在逼我啊!你是知道我道心坚定,并无称孤道寡之野心的。如今却还是以言语相激,是想趁机为你心中的明主争取名分吧!也罢,如今我军强盛,与陈八斤已是双雄相争的格局。未来安定天下的,必是我军无疑。为免主君之位悬而未决,造成众将士疑虑,影响军民士气,是该着手选出明主了。”
潘刺史紧盯着王丰道:“大总管意欲让谁做主君?”
王丰笑道:“如此大事,岂能由我一言而决?我军现在坐拥数十万众,徐州、扬州、交州,乃至幽州都在掌控之中。若是稍有欠妥,便有可能酿成大祸。故此我认为,主君的选择必须慎之又慎。让众将全部参与进来,积极献言,坦诉心声,如此一来,选出的主君方能服众。”
潘刺史闻言,沉吟了片刻,道:“大总管不愿意指定,又要众将全部参与,究竟想要怎么做?”
王丰道:“很简单,由众将推举。推举主君事关重大,原该让各府县广泛参与。但如今毕竟事急从权。便只让各道观察使、总兵、按察使以上,以及军中领兵过万的大将来推举吧。”说着,王丰转头问于乘龙道:“官职在此范围内的有多少?”
于乘龙默算了片刻,道:“若只算扬州、徐州,有五十二人,若再加上交州、幽州,则有七十六人。”
王丰点了点头,道:“我们推选出来的是共主,自然不能将交州、幽州排除在外。便由这七十六人先推荐人选,有三人以上推荐,则正式成为候选。然后咱们再从候选名单之中择选明主。”
至此,岭南西路的叛乱总算完全平定。整个交州之战,从王丰抵达到如今彻底结束,总共耗时近三月之久,
王丰又花了十几天的时间安排了交州的防务,接见了交州的士绅和土人头领,安抚了民心。交州刺史和各路观察使因见朝廷已经覆灭,王丰又军力强盛,能保境安民,因此也息了与王丰掣肘为难的心思,再加上他们手中无兵,想要为难也没有那份力量,因此只能表示顺服。
王丰自然也不为己甚,欣然接纳了众官吏,仍旧留任原职,并未进行打压。稳定了交州局面之后,王丰这才准备收兵返回扬州。常丰林依旧镇守交州,准许其招募兵马,使水师和步军各恢复至一万。改任宗元兴为岭南西路总兵,除去其麾下八千兵马之外,另准其招募七千兵马,据住灵渠,随时准备北进。再准徐豹招募兵马一万,使其麾下兵马达到三万人,据住梅关,也随时准备北上荆州。
随后王丰督率海公子、红烟等各路兵马,拔锚起航,经过近十日的海上行军,终于返回了扬州。
此时,中原的消息再次传来,陈八斤登基称帝以后,力排众议,决定先取幽州,解除后背的威胁。然后再取青州,解除侧翼的威胁,最后拿下取徐州,避开水网密布的江淮地区,先在平旷地带与王丰决战,然后再以得胜之师南下,扫平天下。
应该说陈八斤的这个战略还是不错的。九山王的兵马虽然在淮河沿线大败一场,损兵极多,但其毕竟坐拥中原,地方广大,人口众多,很快便将兵力补充起来了。
新兵和老兵混编,驻守关中、河南、泰山等地,主力十万人则兵分两路,往幽州进发。
幽州的薛禄手中仅有四万人,其中两万骑兵,两万步军。但这四万人还要防守北方长城防线,防备草原人偷袭。以前草原人和靺鞨人相斗,长城方向压力不大,薛禄还能抽调出三万人来策应南边的王丰。但如今草原人已经击败了靺鞨人,靺鞨王战死,靺鞨诸部内乱,渐渐分成了三部较大的势力,内斗之下,无力对外,草原顿时再次安稳了下来。
而真珠可汗虽然在连番大战之中损失惨重,但纠集起数万骑兵还是没有问题的。因此薛禄必须留下更多的兵马防备草原,真正能用来抵御陈八斤的,便只有两万骑步军了。
两万人要对阵十万人,胜算可谓十分渺茫。因此薛禄第一时间便向王丰求援。
王丰自然不能放任幽州被陈八斤夺去,当即便决定增援。为抢时间,王丰命海公子督率一万水师,护送徐州军中的赵石、夏山虎两部兵马一万人前往幽州增援。
随后王丰才召集众将,商议出兵之事。
就听潘刺史道:“海路遥远,大军增援,颇为不便,且也并非长久之计。我认为在从海路调派援兵增援幽州的同时,也要从徐州、扬州大举出兵,牵制陈八斤。若能逼得陈八斤收兵南下,那便再好也没有了。”
王丰点了点头,道:“此言甚是。潘老将军可有出兵之策。”
潘刺史道:“如今我军在淮北之地有近五万兵马,淮南有三万驻军,洪泽湖大营有一万五千人,徐州的彭城、邳州一带有六万人。这十余万大军皆是能战之军,只需全线调动,做出出击之势,我想陈八斤必定不敢小视,必会收回进击幽州之兵,转而南下防守。问题是大总管的想法是什么,是只想佯攻,逼陈八斤收兵,还是想趁机真的发动攻击,北伐中原?”
王丰闻言,沉默了片刻,道:“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十余万大军调动,就算是佯攻,我也随时可以将之转为真的进攻。毕竟我军的军械粮草并不缺乏,随时都能支撑得起大战。”
潘刺史摇头道:“不然!若只是佯攻,大军自然可以随意调动,并无问题。但若是真的北伐中原,那就不容轻忽了。自古以来,出师必须有名,北伐中原,平定天下,乃是正统之争,必要在明主的大旗指引之下,众军以王师自居,才能众志成城,无往不胜。我军北伐,总不能还用江淮大总管的旗号吧?倘若真要北伐,老朽便斗胆,请大总管早正王位。”
王丰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叹道:“潘老将军,你这是在逼我啊!你是知道我道心坚定,并无称孤道寡之野心的。如今却还是以言语相激,是想趁机为你心中的明主争取名分吧!也罢,如今我军强盛,与陈八斤已是双雄相争的格局。未来安定天下的,必是我军无疑。为免主君之位悬而未决,造成众将士疑虑,影响军民士气,是该着手选出明主了。”
潘刺史紧盯着王丰道:“大总管意欲让谁做主君?”
王丰笑道:“如此大事,岂能由我一言而决?我军现在坐拥数十万众,徐州、扬州、交州,乃至幽州都在掌控之中。若是稍有欠妥,便有可能酿成大祸。故此我认为,主君的选择必须慎之又慎。让众将全部参与进来,积极献言,坦诉心声,如此一来,选出的主君方能服众。”
潘刺史闻言,沉吟了片刻,道:“大总管不愿意指定,又要众将全部参与,究竟想要怎么做?”
王丰道:“很简单,由众将推举。推举主君事关重大,原该让各府县广泛参与。但如今毕竟事急从权。便只让各道观察使、总兵、按察使以上,以及军中领兵过万的大将来推举吧。”说着,王丰转头问于乘龙道:“官职在此范围内的有多少?”
于乘龙默算了片刻,道:“若只算扬州、徐州,有五十二人,若再加上交州、幽州,则有七十六人。”
王丰点了点头,道:“我们推选出来的是共主,自然不能将交州、幽州排除在外。便由这七十六人先推荐人选,有三人以上推荐,则正式成为候选。然后咱们再从候选名单之中择选明主。”


c3bjj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ptt-第六百一十九章 芒碭山下-n2j7q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当下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一起与王丰驾遁术离了神仙岛,往罗浮山而来。一路上,二人都神色轻松,根本全不担心留在神仙岛的一众佛门僧人有可能会被心神老祖杀个回马枪。
王丰见状,心下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来佛门的准备比预想中的还要充足啊!
三人来到罗浮山,王丰站在山外,高声道:“诸位罗浮山的道友,贫道崂山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前来拜山。”
其实以王丰的辈分、修为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这么郑重其事地前来拜山的,但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却地位极高,法力深厚,足以代表人间的天台宗和禅宗这两大宗派,二人联袂来到罗浮山,再怎么大张旗鼓都不算过分。
因此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虽觉得王丰此举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只静静地站在山外,等着山中的修士出迎。
然而等了片刻,就听山中传来一阵笑声,一人朗声道:“王道友和两位大师驾临,贫道等人原该迎迓。奈何山中如今诸事繁杂,不便待客。三位还是请回吧。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日后贫道等人必定登门向三位赔罪。”
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闻言,顿时一愣,沉默了片刻,就见觉妙大师转头看向了王丰,道:“王道友,你是否早就知道罗浮山有问题?”
王丰知道此时已经隐瞒不过,当下点头道:“不错,上次我路过罗浮山,便察觉不对。只是当时势单力孤,不敢轻动。事后暗中多番查探,却都没有发现端倪。这才只能请了二位高僧一起前来。大师、神尼,还请二位不要拘泥于门派之别,今日随我一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落跑皇后勾邪夫
觉妙大师沉吟道:“眼前情形虽有不对,但真实情形却是难说的很。万一是人家山门之中果然有私密之事,需要处理,又不方便被外人知道呢?我们贸然进山,恐有不便。”
王丰点头道:“大师顾虑的是!不过我与罗浮山斗玄子真人交情深厚,又曾受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大恩,罗浮山的事于我而言并非外人之事。还请大师和神尼稍待片刻,容我施法探查。”
当下王丰施展了符傀之术,召唤出木偶武士,吩咐道:“速速进山,查看虚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两名木偶武士当即持戈进山。等了片刻,却不见武士回来,王丰突然面色一变,对觉妙大师道:“两名木偶武士与我的联系被斩断了。山中果有异常。”
觉妙大师闻言,尚未回答,就听山中传来一个声音,道:“王道友,贫道已经说过,山中有事,不便待客,你却还来探查,也太过无礼了。两名木偶符傀贫道收了,小示惩戒。速速离去,罗浮山不欢迎你。”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裸兰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遗忘国度之德鲁伊
漫漫诸天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我的梦幻曲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王爷的警花妃 潇逸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无常妖灵道 喜欢就写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li09b熱門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 愛下-第六百零二章 中原新君閲讀-qisnb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白敖虽然早被神光子磨的精疲力尽,又被王丰打成重伤,但最终却终究是死在雍宁手里,这份天大的功劳是跑不了的。
而且知道内情的一众修士,或是军中曾有过修道经历的将领们,心下也都知道想要斩杀白敖是多么不容易。若是一个普通人,就算白敖将脑袋送到他面前,他也未必真能杀得了白敖。但雍宁却是手起剑落,干脆利落地将白敖斩杀,半点也没有拖泥带水。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雍宁身负的气运绝不在白敖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刻,雍宁这员小将算是真正进入了世人的眼中,再不会被人当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偏裨之将来看待了。
待到众人回过神来,王丰当即命赵江打理战场,随后命雍宁、介秋衡带着白敖的首级前去寿州战场劝降。命于畏、潘云龙领兵过洪泽湖,进入泗水以西地区,一路攻击前进,去淮北阻截敌军退路。
然而王丰似乎还是晚了一步,大军尚在半路,寿州那边便有紧急军情传来。
被困寿州的韩祯所部三万人,突围而出,逃回淮北去了。
王丰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探问情况。
就听信使道:“今日一早,天尚未大亮,淮河水忽然暴涨,汹涌地漫上堤岸,将我们修筑的沟渠和长墙冲垮。于乘龙将军和潘老将军见势不妙,只得率领兵马往高处躲避。不想敌军的淮北军却乘坐船只,顺着水流杀到了寿州城下,将城内的韩祯所部兵马给接走了。我们虽拼死拦截,却受洪水阻隔,也只杀伤了敌军数千人,战果不大。”
王丰闻言,沉默了片刻,道:“这应该是九山王他们出手了。直接搅动淮河之水,水漫寿州,他们可真是毫无顾忌啊!只是九山王不全力来营救白敖,却费心费力地去救韩祯,这是为何?按说白敖身为主君,其重要性怎么也比韩祯所部三万人要大吧!他却在尝试了一下,被我们在洪泽湖上击败之后,便真的好似完全放弃了白敖,转而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施展如此大的法术来营救韩祯,岂非本末倒置?若是救回白敖,他们虽在淮安仍旧是大败一场,折兵三万,但根基未伤,仍有十数万大军,尚可一战。但如今白敖战死,他便是救走了韩祯所部三万兵马,又能如何?其全军上下士气低落之下,想要再得胜,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王丰想不明白,当下只得留下普通士卒在后慢行,自己则飞身而起,赶赴寿州查看形势。
黃河鬼棺 南派三叔
说着,九山王再次率众杀来,双方当即继续战在了一起,一时打的天翻地覆。
混战之中,巫明月与对方的赦恶居士打的渐渐脱出了战团,来到了洪泽湖南岸,就见一道红光闪过,那赦恶居士面色陡然变得惊恐无比,随后血肉枯萎,眨眼死于非命。
巫明月见状也吃了一惊,急忙扫视四周,暗中警戒。就见红光一闪,显出了两道身影,真是陈碧云和秦月萝夫妇。
巫明月见了二人,这才松了口气,稽首道:“二位道友,自毒龙岛一别,数年未见,不知一向可好?”
就听陈碧云道:“还好,我们夫妇这几年虽没能杀掉虺王和好虺十一,但毕竟杀我们儿子的直接凶手已死,日子倒也过得并不算苦闷。”
巫明月闻言,道:“幸得二位在此,助我斩杀了赦恶居士,否则此战我们还未必能胜。二位道友怎会忽然来了此处?”
陈碧云道:“我们当日离开,还是存着寻找机会击杀虺王和虺十一的,因此不断监视着神仙岛的情况。前些日子,我们发现神仙岛忽然暗中有了动作,顺着这条线查过来,这才来到这里的。实不相瞒,我们夫妇也并不九山王他们迟来多久。”
巫明月闻言,顿时讶道:“神仙岛那边有动作?堵在神仙岛外的觉妙大师没有反应?”
陈碧云道:“我们也是暗中监视了许久,这才发现的。神仙岛虽被觉妙大师堵住,但其实一直没有跟外界断了联系。据我们探查的情况,神仙岛早就分出了一部分人潜藏在海外各国之中,近来已经完成了联络海外各国的任务,准备了数万夜叉国、双面国等岛国的兵马,准备趁着交州兵马平定岭南西道蒲总兵之乱的有利时机,一举攻破番禺,进而全取交州。同时,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防止王公子领兵南下交州增援,他们还派人与九山王联络,试图结盟,共同对付王公子。我们跟着对方的联络人到了芒砀山,正愁着怎么探听虚实呢,就见九山王心急火燎地赶来了洪泽湖。我们这才又跟到了洪泽湖,却正好看见你们在与九山王大战。”
巫明月闻言,点头道:“原来如此!无论是神仙岛纠结了数万海外岛国之兵,欲要进犯交州,还是神仙岛意图与九山王结盟,这都事关重大,必须立即告知王公子才是。二位道友既然来了,何不随我去见王公子,咱们再次并肩作战,一举击溃九山王等人。”
就见陈碧云摇了摇头,道:“我们夫妇毕竟修炼了魔门法术,如今王公子身担天下重任,若我们与他走得太近,或许反会惹得天庭不喜猜忌。那神仙岛的信使准备离去了,我们还要继续追踪他,就不去拜见王公子了。还请道友告一声罪。”
说着,陈碧云和秦月萝纵身一跃,化两道红光而去。
巫明月见二人离去,当下只得独自返回了战场,继续参战。不过原本双方势均力敌,但如今对方的赦恶居士已经恶贯满盈,战死陨落,巫明月便空了出来,当下一闪身,协助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去攻击罚善居士去了。
夫君排排站 茗門水香
那罚善居士修为不弱,但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却也不是善茬,双方打得本就难解难分,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此时巫明月忽然插手,云霞冠陡然放出道道霞光,将罚善居士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和巫明月一起出手,趁着罚善居士目眩神迷的时候,打出了五彩云光阵和冰魄寒光针,一举将那罚善居士给击杀当场。
至此,对方十二地仙已经陨落了两位,数量上已经占据不到优势。而王丰这边,又有冰雪天女和第二元神和巫明月两人腾出了手来,可以去增援别人了。
这么打下去,王丰这边完全可以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将九山王等人给陆续击杀。
形势对九山王已经十分不利了。
不得已,九山王只得长叹了一声,传令叫各位修士一起撤退。算是放弃营救白敖大军了。
眼见九山王率众狼狈逃窜,王丰顿时喜不自胜,阻止了众人继续追击的想法,转而分派狻猊回寿州大营坐镇,石牛回金陵坐镇,随后便率众去了于畏的军中休整。天机子和天星子先一步赶去下游河面做准备,设下阵法,防止白敖逃走。
請伊入甕:嬌妻逆襲 妃精靈
当夜无话,次日,于畏大军终于堵住了洪泽湖与淮河下游的湖口,分设两个小寨,各留下千余兵马驻守,将湖口堵住。随后于畏率领主力杀向淮安,前去寻白敖大军决战。
随着于畏兵马的到来,白敖的兵马便再也撑不住了,双方在淮河之上爆发大战,血战半日,白敖全军覆没,其麾下鬼兵和水怪尽数被杀。
白敖本人施展水遁,意图逃跑,却被王丰以心如明镜的神通发现了端倪,黑白双剑电射而出,在白敖身上留下了两道大大的伤口,逼得白敖只能从水中现身。
随后王丰祭出天蛇星眸,对着白敖一晃。那摄魂眸光射在白敖身上,却见白敖体内闪耀起一阵金光,显化出龙形虚影,将摄魂眸光挡住。
这是气运凝结而成的真龙之气!
妖視魅行 冥海
作为当今天下最大势力之主,坐拥兖州、豫州、河洛、关中、并州和大半个冀州,白敖身上的气运的确是强大,加之其本身就是龙族,因此初步将这些气运凝聚成了龙形。
这成形的气运是十分强大的,不同于未成形之前,只能在无形中帮助气运拥有者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或者以气运反噬的方式,对欲要向气运拥有者下手的修士进行震慑。但这种功用太被动了,若是修士不管不顾,拼着气运反噬也要对身怀气运者下手,那也没辙。
毕竟就算有反噬那也是下手,并且取得成功之后的事。
但成形之后的气运却是可以直接显化出来,虽也无法操控,但却能护身,并在护身的同时,立时对施术者造成反噬效果。
前夜对战,神光子原本眼看着就要制住白敖,却最终被其逃脱,还反使得神光子受了重伤,这便是体现。
九五之尊,万法不侵。
白敖虽然还并非天下公认的九五之尊,但其实以现在的势力来说,他可以算是天下最接近这个地位的人了。
此时王丰以摄魂眸光攻击白敖,摄魂眸光被白敖的气运挡住,那金色的龙形虚影咆哮了一声,顿时一股威压直冲王丰。
王丰只觉得心神一震,浑身气血刹那间似乎凝滞了一下。好在王丰并非一般的修士,乃是深度参与进天下之争中来的,也算是应运而生的乱世文武中一员,而且是极为重要的一员。此时一身所系,也有扬州、徐州数百万生民之望,身上也是有气运的。
虽然王丰身为修士,身上的气运并非天下气运。但辅弼之臣,诛暴平乱,为王前驱,擒杀敌君,本来也是分内之责。
故此白敖的气运金龙虽对王丰张牙舞爪地发动了愤怒一击,但王丰受到的影响其实却并不大,心神仅只短暂震动了一下,便即回过神来。
再看的白敖的气运金龙,已经一闪而逝,复又消失不见了。
王丰顿时沉吟了片刻,知道用道术无法对白敖造成太大的杀伤,当即收了一应法宝,显化出金芒神甲,手持戮神刀飞身而上,朝白敖砍去。
这是武将战阵之术,是属于兵器杀伤,不属于法术,是不会引动气运护身的。
荒野妖踪 玉柒
傾國傾城賦 野妮
白敖见王丰杀来,当即急怒不已,顾不得身上有伤,赶紧挥剑迎战。
双方战了七八个回合,王丰练习了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决,每每能料敌先机,将白敖打的节节败退,身上很快便伤痕累累了。
此时战场已经基本肃清,众将都在围观王丰斗白敖,看见王丰大占上风,众军尽皆士气大振,呐喊助威。
战斗之中,王丰眼角一扫,看见雍宁手持一口宝剑站在一艘快船的船头,看着半空中的战斗,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当下王丰心念一转,猛劈两刀,将白敖的宝剑荡开,随后飞起一脚,正中白敖胸口,将之踹飞向了雍宁。
那雍宁正在观战,耳边忽然听见王丰的声音道:“速速出手,斩杀白敖。”
雍宁听见,哪还按捺得住?眼见白敖被踹飞了过来,当即飞身而起,手中长剑高举,奋力往下一劈。
那白敖本就被王丰一脚踹的七晕八素,浑身就像散了架,全无还手之力,被雍宁一剑斩下,顿时血光迸溅,身首异处。
围观众军见状,先是集体失声,随后陡然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欢呼。
一战而斩杀敌军主君,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这一战规模虽然不大,参战双方的总兵力还不到十万,但战果却是罕见的。
鳳回巢 尋找失落的愛情
天下最大的势力之主,已经自称皇帝,志得意满,以为天下尽在囊中的白敖,却在气势汹汹杀到江淮的第一战中,便直接战败身死,这是事前谁也料想不到的。
不说将士们欢呼雀跃,便连王丰自己都愣了一下。虽说是自己一手策划了这场诱敌深入的伏击战,王丰心里也认为胜利是没有悬念的,但却一直对能否擒杀白敖没有把握。
就算九山王等人被拦截,无法增援白敖,但白敖自己的修为也不弱,且又身负大气运,按说就算战败,但独善其身,自己逃脱生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落嫁梟妃,王爺難招架
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战死了,真真切切地死在了雍宁的剑下。
这一刻,王丰看向雍宁的目光也奇异了起来。这雍宁虽然年幼,但气运却的确不小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