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白眼鏡貓


熱門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一十八章 追擊的雙方推薦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你大可以来试试!你这个懦弱的家伙!”
手中再次出现魔镰的凯隐不甘示弱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武士,暗裔的力量让他有些得意忘形,并且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了。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问他,为什么不获取更多的力量,让这些胆敢忤逆自己的家伙全部杀死呢?
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担心会被一个落魄的武士给追杀了。
所以他身上开始散发出红色的雾气,而一种不妙的感觉也笼罩在了戒的心头,他立即拿出了一把符咒贴在了凯隐后背,并且抓住了凯隐的肩膀,出声劝慰着自己带来的这个孩子。
“凯隐,冷静一点!”
他看的出来,凯隐这个时候的情绪不对劲八成就是暗裔影响下的结果,但是他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而凯隐一开始是想答应戒的要求冷静下来的,但是当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出现了滔天的怒意和憎恨,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也升了起来。
然后,拉亚斯特也适时的把戒追踪他们的场景映入了凯隐的脑海当中,让他看到了戒软弱和弱小的一面。
“呵呵!冷静?你之所以对我好,是不是打算到时候更好的斩下我的脑袋啊?!”
他立马推开了戒,并且将镰刀同时对准了这三个艾欧尼亚人,眼睛当中说不出是怎么样的情感,但是戒却能够从这个孩子的眼睛当中看到曾经的自己,所以他一时之间根本就动弹不得,就算是有在高明的武功和魔法,在他的心不愿意动手的时候,他也并不比一只蚂蚁要有力多少。
“你们都想杀了我!我才不会相信你们呢!我还不如回到诺克萨斯去!至少那里的人会因为我的力量而尊敬我!”
凯隐愤怒的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根本不等戒说出挽留的话就跑了出去,而亚索也适时的跑了出去,想要拦下这个诺克萨斯人。但是迎接他的并非是凯隐那无力的镰刀,而是拉亚斯特的强力扫击。
赤红的镰刀横扫而过,亚索本能的滑动刀刃,将风汇聚成墙壁挡在自己的身前,并且将断刃方道而来胸口。然后那把赤红的镰刀就撕碎了风的墙壁,并且将他再次打飞了出去,手中的断刃也因此而脱手,直接插到了易大师的紫砂壶上面,将那个精致的紫砂壶打成了满天的碎屑。
易端茶的手,微微颤抖。
而亚索在落地的时候连忙看向拉亚斯特的方向,只见到比上次多了一对翅膀的拉亚斯特正在用一种轻蔑的眼神和表情看着自己,就像是在看着一只蛆虫。
“比上次强了一点,看起来你的仇恨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深刻啊?庆幸吧,有人还不想你们死,而我也没时间和你们打。”
拉亚斯特说完之后狞笑两声,然后就拍打着背后的翅膀,在压缩愤怒的眼神当中飞到了天空之上,让狂奔而来的亚索只能够用憎恨的眼神看着逐渐飞上天空的拉亚斯特,发出了强烈的怒吼。
“你这个怪物!有种下来!!”
青山 依舊 在
他的怒吼换来的只有拉亚斯特的嘲笑,拉亚斯特根本就没管亚索,而是直接飞向了不远的一座山峰之上。而在扭过头的一瞬间,拉亚斯特脸上的表情就变的复杂了起来,因为他突然理解亚托克斯所做的事情了,也明白亚托克斯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做出那样的行动了。
“喂,怪物。”
就在这个时候,被他的身体保护着的凯隐却在他的心中说话了。
“我叫拉亚斯特,虽然我也不介意怪物这个词。”
凤殇之探花郎 梦舞潇湘
他用以往的声调说着话,并且能够感觉到凯隐畏惧的颤抖了一下,但这个孩子还是义无反顾的说出了他想要说出的话。
“我愿意把身体给你,但是您能够给我一段时间,并且不杀戒大叔和那个易大叔吗?”
拉亚斯特沉默了一会。
特工 醫 妃
“可以。”
但他也不会拿走这个孩子的身体。
而仰望着逐渐远去的拉亚斯特的并不只有亚索一人,戒的心情现在也很复杂,理性告诉他他应该修书一封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师父,然后立即前往皮尔特沃夫,但是感性却让他想要跟上去,救出那个孩子。
至少也要让他最后的时光开心一点。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边的亚索走了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从自己的世界当中回到了现实。
“嘁,均衡的忍者,你能够追踪到他么?我认识个家伙,他有可能可以把那个孩子和那个怪物分离开,但是作为代价,你要帮我杀死那个怪物!”
亚索很是不爽,这种被仇人击败,并且连追上的能力都没有的感觉让他几乎快要爆炸了,但是他也明白,没有自己眼前这个忍者的帮助的话,自己找到那个怪物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戒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易拿着自己的剑,还有亚索的那把断刃走了出来,并且将亚索的断刃扔给了亚索。
“带我一个,我想我也有可能将那个孩子和那个怪物分离。”
易虽然没什么把握,但是他却可以尝试一下,毕竟自从他在绝望当中真正的领会到了无极也有极限,他只是个凡人,真正的力量在于天地之间之后,他的剑就再也没有极限了。
于是,戒的内心再也没有疑惑了。
“好。”
三个人就这样组成了一只小队,朝着拉亚斯特远去的地方追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李珂的休息时间也总算是结束了,他告别了自己的老婆艾希,飞到了德玛西亚的附近,并且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大树造物。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造物的身边竟然多了两个他根本就不打算带到这里的人。
“所以,阿狸小姐,还有莉莉娅小姐,你们两个就不能够老老实实的在弗雷尔卓德等我吗?”
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个人菜瘾还大,总想着在自己这个非常危险的事业当中掺合一脚的两个‘禽兽’,李珂就感觉一阵的头大。
这两个姑娘看上去压根就不懂什么叫做危险的样子!
“我们还不是怕你跑了!不带我们去找那个叫做亚托克斯的家伙!你说是吧!莉莉娅!”
阿狸挺起自己的胸脯,并且拉了一下自己的盟友莉莉娅,突出了一个大无畏。而莉莉娅也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在李珂无语的注视下,竟然红着脸点了点头。
“是,是的!李珂你别想再丢下我们!这次我有好好的穿裤子!”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txt-第二百零二章 各自的決定 二合一推薦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瑞兹并没有理会阴魂不散的伊芙琳,对方以后自会有李珂收拾她,自己现在还做不到能够将她消灭的程度,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消灭的。
除非人们同心协力,不然就算是大费周章清除了这个怪物的意识,她恢复自己的意识也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而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他可没工夫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他现在必须去找自己的那个徒弟了,好好的和他算一下总账了。
“我只是选择了而一条没有你们的路。”
习惯性的紧了一下自己背后的卷轴,但是瑞兹却摸了个空,然后他就想了起来,在自己吸收了世界符文的力量的那一刻,他背后的卷轴就因为世界符文那强大的力量而被摧毁了。
所以他只能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催动了自己的魔法,准备传送到他上一次见到自己徒弟,那个自称布兰德的怪物的身边。然而,就在他的周身闪耀着符文之力形成的火花,即将跳跃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一直在和自己逐渐苏醒的父母身边的女孩子,就突然跑到了他的身边,在他传送的一瞬间抱住了他的腿。
这是瑞兹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而在他传送到自己的目的地的时候,他也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女孩是被世界符文所蛊惑的,所以在女孩无辜而又紧张的看向他的时候,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女孩的头顶。
他要杀了这个女孩,就是因为她对符文之力有所企图,就像千百年前一样。
但就在他要将毁灭性的力量从自己的手中灌入这个女孩的脑袋,让她变成灰尘烟消云散的时候,他却又一次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 的 次元 聊天 室
他已经不用这样做了。
“你跟过来干什么,德玛西亚人应该很讨厌魔法才对。”
他的声音多少有些沙哑,而女孩在听到他开口之后下意识的退缩了一下,但却还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并且用相当稚嫩的嗓音,说出了自己跟过来的原因。
“我爸爸和妈妈常说,受人恩惠就要报答!”
报答?
瑞兹不知道自己多久没体会到这种美好的情感了,但是他却清楚这并不是自己能够贪恋的东西,而是应该被摒弃的。多余的人际关系对现在的他而言毫无用处,只是影响他做出最终选择的拖累,而让这样一个女孩跟着自己,也不过是让牺牲的人更多而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而且……你觉得你能够报答我什么?不要跟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于是瑞兹只是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就强行把女孩从自己的腿上拉开,将她扔在了草地上。然后动了动手指,就有一道半透明的圆柱形屏障将小女孩关在了里面。而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就直接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犹豫。
“这里是德玛西亚的要道,用不了多久,巡逻的德玛西亚士兵就会发现那个女孩,然后她就会被接走。”
瑞兹是这样想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也应该是这样的,但是……
他在道路的拐角处,看到了一排排的稻草人。
……………………………………………………
“事情不能够这样想,亲爱的。而且这不一样,我们可是……啊,算了,反正你是做大事的人,不是吗?”
莎拉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安抚物理层面上炸毛少女的李珂,一边说着自己的事情。
“我也不想的,但是看到她们受苦也不是我想要的事情,所以你暂时帮我照顾他们可以好?还有希维尔,你也帮忙怎么样?”
一边抵挡着奈德丽变成豹子朝自己挥爪子的动作,李珂一边对着自己家的两个女人请求着。只是很久都没看到李珂,被他接过来之后就又要被他扔到一边,然后还他摆脱照顾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两个野女认的希维尔,则是笑着抱起了自己的胳膊。
“……这件事上,我更愿意听莎拉小姐的。”
但是她低估了李珂决定一个人离开的决心了。以往都很好说话的李珂直接替两个女人做出了决定,决定将奈德丽和正在玩花盆里的花的妮蔻扔给她们管理。然后他就直接搓起了奈德丽的猫头,让刚刚还在用爪子挠他脸皮的奈德丽的世界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好的,那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奈德丽你也给我乖一点!没看你的家人过的都很开心吗?!”
李珂说的是那些正静静的观赏者瓢泼大雨,并且安静的啃食各种肉类的美洲狮们。这些大家伙们在被李珂警告过不许伤人之后就一直很老实,在食物的攻略下更是十分迅速和‘无奈’的接受了自己以后只需要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生病有人看,受伤有人医的米虫生活。
也就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堕落的奈德丽会觉得不妥,所以才会有对李珂亮爪子,想要回到丛林的想法。
“至于不带上你们,则是因为我的战场已经不适合还在大地上生活的人类了……等等……”
一直在搓猫头的李珂还打算给自己的翅膀们解释一下自己不带着她们的原因,然后他就猛然在皮城感觉到了一阵他十分熟悉的气息,那种高洁又堕落,狂乱又安静的气息。
“……你们在这里等着。”
毫不犹豫的冲天而起,李珂迅速的赶向了自己察觉到的气息的位置,全因为这气息让他迅速的想到了一个造成眼前这一切局面的人。而来到皮城的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但是他也毫无疑问的是亚托克斯的同族!
只是当他迅速的飞到了自己所感知到的气息的所在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子看到满地的尸体,他只看到了一个静静的站在新树立的雕像前方,看着那些刚刚篆刻出来的纪念碑文,和那些还在雨中狂欢的民众们默默无言的黑袍人。而当李珂在无数民众的欢呼声中落在他面前的时候的,这个黑袍人也看向了他,露出了那相当苍白的面容。
“你好,我们的……救世主。”
对方看上去相当的坦诚。
“你是暗裔?那为什么到这里来寻死?亚托克斯派你来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珂和那个黑袍人一边向着现在还在翻涌的海边走去,一边询问着这个自己并不知道叫什么的暗裔。而黑袍人却没有一点性命不在自己手上的意思,而是很坦然的跟着李珂前进,并且笑了出来。
“是的,我是暗裔,但却并不是亚托克斯派我来的,而是我自己来的。我只是想要看看他选中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又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拥有这种能够让我们复苏的力量……而现在看来,就算你并不是生在这个堕落的时代,而是在恕瑞玛,你的功绩也足以让你踏入飞升者的行列了。”
李珂可以看到他那苍白的面容在这一刻露出了一个相当阳光和温和的笑容,而这笑容和他那苍白的面容也根本就不匹配。
“而且,您不猜一下我的名字吗?亚托克斯可是说过,您是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是最早知道的。”
这个暗裔摊开了自己的手,看样子很期待李珂说出他的名字。李珂却皱了皱眉,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暗裔,但如果亚托克斯觉得他知道的话,并且是对他们而言最早知道的那个的话,他能够想到的也就是那个英雄了。
以反向q在英雄联盟的历史上留下大名的某个英雄。
“维鲁斯?”
黑袍人显然对李珂的回答相当的满意,他非常高兴的笑了出来。
“嗯,维鲁亚斯,亚维鲁斯,维鲁斯亚……直接叫我维鲁斯都可以,毕竟现在亚托克斯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也不用迁就他那卑劣的审美,非要在名字里加个亚字了。”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李珂有些搞不懂这家伙的想法了,明明身上的气息是接受过亚托克斯从自己身上盗走的力量的,但是却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一点打架和搞事的意思都没。
“我只是来看看将我们的理智从深渊当中唤回来的人会抱有怎么样的想法,又会对我们塑造,但是却又毁灭的世界做些什么。而且听说你要做飞升血脉的女婿了,所以我还想看看你是怎么振兴我们曾经保卫的飞升血脉的……顺便看看现在的凡人的世界。”
维鲁斯的语气当中充满了一种调侃的意思。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来作什么的?复仇吗?对凡人复仇?为他们在天神的帮助下封印了我们而复仇吗?”
李珂点了点头,暗裔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并且会因此复仇,这点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是的,因为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那个曾经破坏了我的生活,让我不得不提前结束我的计划的家伙,才会做出这些种种的恶行。而且如果你不渴望复仇的话,你的身上,又怎么会有我的力量呢?”
这才是李珂和他废话到最终的原因,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在维鲁斯的体内,自己只需要操控这股力量,就能够在短时间操控维鲁斯的身体,并且控制这些力量产生别的变化。他能够在一瞬间就将其制服,所以他才会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
“啊,这个啊,其实您应该也猜到了吧,如果我们想要复仇的话,其实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杀了自己。”
维鲁斯的表情又变得黯然了起来。
“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因为这个,解救者啊,在您的力量下。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再是不死的武器,而是能够被摧毁的造物了,我们已经不再不朽。所以,如果我真的想要复仇的话,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的箭扎穿自己的心脏。”
他说完之后,就转过身,看向了在大雨的作用下浪涛十分汹涌的大海,看着它被毁灭过一次而留下的伤痕。
“我们的一切罪责和憎恨其实都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我们的内心被我们那卑劣的欲望所控制,我们又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如果想要复仇的话,我们其实也只能够找自己来复仇,因为是我们自己没能够控制住自己,才召来了这样的惩罚。”
他的言语再次撕裂了李珂对暗裔的印象,只是维鲁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自己的基地,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看他,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的话,也未免太奇怪了一些。
“亚托克斯他留下了很多东西在艾欧尼亚,为了报答他唤醒我们的恩情,也为了报答您给出的力量,所以我才会冒着被您杀死的风险来到这里,并且在您展现出改天换地的伟力之后,仍然挑衅一样的出现在您面前。”
维鲁斯的话语当中没有半点的虚假,他在拉亚斯特离开之后,他也离开了复仇的暗裔们,来到了李珂所拥有的城市,并且打算等到李珂回到这个城市。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等几天,李珂就回来了,并且在他的注视下完成了一系列的壮举。
而这也坚定了他和李珂见一面的决心。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亚托克斯会直接选择这样的一条道路,诚然,就连他也觉得自己活着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但是对亚托克斯这个人千万年前的表现而言,那就是不正常的,因为他是不一样的,在飞升者当中他都是最尊贵的那一批,是他们的领袖。不会像他们这样子,为了个人的荣誉而选择自杀才对。
他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助阿兹尔重建帝国来赎清自己的罪孽,更不可能和虚空生物同流合污,喊着毁灭世界的口号,带着那些想要死去,但却又不想自杀的暗裔打上星界,去找众神的麻烦。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会威胁到他的家园的事情,也不可能和让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虚空合作。
众神纵然可恨,但是虚空才是他们真正的仇人,维鲁斯不相信这种连他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亚托克斯无法看出来。
更何况瑟塔卡可是因为虚空而死在他的面前,他的怀里的!
无论从任何的角度来看,亚托克斯和虚空合作,都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
“听起来你是想帮我?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珂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维鲁斯的诚意,但是这太诡异了一些。
“我会告诉您艾欧尼亚发生的一切,并且帮助您统一艾欧尼亚。但还请您在这些达成之后暂且留下我的姓名,让我能够找到我的姐妹……”
维鲁斯看向了李珂的眼睛,没有把自己最后的话说出来。
……并帮助您完成亚托克斯的期望。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零一章 奇妙的命運推薦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啊哈,有一个充满了痛苦的人,原来是瑞兹啊……不,你的痛苦怎么减少了?!难道说……”
伊芙琳是真的很惊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享用一份勉强算是不错的餐点的时候,遇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餐,一个只是存在着就不断的产生痛苦,并且看上去永远都无法挣脱出来的人。
瑞兹。
她从有意识开市起,瑞兹就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了,因为瑞兹永远都是那么的痛苦,并且他的痛苦永远都不会变得麻木,可以说在那些凡人当中,她想要不注意到瑞兹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也和瑞兹接触了很多次了,有时候瑞兹能够察觉到她,有时候又因为他内心当中的软弱而短暂的没有察觉到她,让她获得了更大的痛苦。甚至说在瑞兹辛苦追寻的那段岁月里,伊芙琳可以说是被迫的全程旁观和参与了。
她甚至还记得瑞兹没有变成紫色的时候的样子,以及变成紫色的之后,她现在正在用的这个东西,得到了怎么样的性能上的提升。
而且出来的是她无法品味的魔法能量和闪电这一点,也让她十分的在意。
当然了,她大多时候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影响瑞兹的梦境而已,将自己的真身暴露在一个精通符文魔法的大法师面前,她还没傻到那个地步。
“闭嘴!然后去死吧!”
都市 少年 醫生
瑞兹看到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能够杀死的那个恶魔,他的内心的怒火就一阵的高涨,因为每当伊芙琳出现,就会有一大批凡人内心的恶魔被这个恶魔所吸引出来,然后那些原本能够过上平静生活的人,就会因为伊芙琳的原因而直接让他们的家庭破碎,并且痛苦的死去。
尽管说这是因为他们自身的欲望所导致的,但是如果没有伊芙琳的话,他们当中大部分在这方面上犯的错误,也不会让他们搭上自己和全家的生命。
他以前无能为力,因为伊芙琳可以说是不死的,她是痛苦当中诞生的生命,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着痛苦,她就不会死亡。和李珂曾经遇到的费德提克一样,只能够暂时性的退治它们,但却无法将他们彻底的杀死。
而瑞兹以前力量还不太够的时候,自然没办法追杀神出鬼没的伊芙琳,也更别说救那些因为伊芙琳而堕落的家伙了。所以他一直都很讨厌伊芙琳,因为她一直都在把还有救的人推向彻底没救的深渊,并且杀了他们。
而且现在的伊芙琳因为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恐惧当中感觉到了痛苦,所以她的力量前所未有的旺盛了起来。如果是以前的瑞兹的话,就会当场把自己传送走,避免这个麻烦的东西盯上自己,盯上能够带给更多人痛苦的世界符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于是在伊芙琳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瑞兹直接在手中汇聚了一团符文能量,然后发射了出去。来自这个世界最原始,也最强大的力量在伊芙琳反应过来之前就贯穿了她的身体,然后在她愕然的表情当中,她所创造出的这个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团光点,然后彻底的消散了。
但她还没死,强烈的痛苦让她回归世界的一瞬间就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并且看清了现在的瑞兹,这个内心当中的痛苦正在不断的消失的瑞兹。她没有再贸然在物质世界现出自己的形体,因为那只会让瑞兹再一次杀死自己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身体,消耗自己大量的力量。
她的意志缠绕到了瑞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绕开了那些和世界符文所占据的地方,仔细的观察着瑞兹。
然后她就更加的惊讶了,因为她发现瑞兹的恐惧也消失了!
他不再害怕死亡,不再恐惧未来,不再因为这些感觉到痛苦。这样强烈的反差让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那个存活了数千年的法师,而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新生儿!
瑞兹理都没理伊芙琳的意识,没了身体的她不会再有什么威胁。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别的事情,因为千百年了,他终于不用再顾忌世界符文的力量所造成的危害,可以尽情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自己遇上的人了。而且虽然伊芙琳的出身也和世界符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她终究不是奥恩那种生命,并不能够和世界符文相提并论。
尽管她其实也是一个世界符文,只不过还没有成型而已。
“你叫什么?”
瑞兹有些喘气,这不是使用力量而感觉到的疲惫,而是约束世界符文的力量而感觉到的疲惫,世界符文因为他束缚它们的力量而感觉到了极大的不满,所以它们开始了暴动,而瑞兹受到的蛊惑也在这一刻达到了一个峰值。
所以他必须和自己身边惊恐的女孩说话,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我……我叫薇恩,那个,你能够救救我的父亲和母亲吗?摆脱了!如果您是个魔法师的话!请您帮帮他们吧!”
宠妃难为
女孩有些恐惧的看着站在她面前,浑身上下溢散着强大力量的紫皮人,但是她还是坚强的开口说话,并且担心的看着自己躺在地上,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父母。
而尽管是因为魔法才让自己家变成这样的,但也正是这个浑身上下充斥着魔法的人救了他们一家,所以小女孩努力的克服自己受到的魔法师都是该死的东西的家庭教育,还有德玛西亚这个社会灌输给她的思想,有些胆怯的看着想要转身离开的瑞兹,祈求了出来。
“哈?让我用魔法救人?这话从德玛西亚人的口中说出来可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瑞兹愣了一下,然后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不需要在克制力量,反而要不断的使用强大的力量让李珂慢慢发现自己。所以他马上将自己的手对准了名叫薇恩的女孩的父母,从恕瑞玛拿回的生命符文的力量亮起,将那两个被伊芙琳开膛破肚的人类从千珏的手中拉了回来。
但是,世界符文的影响也在这一刻浮现,这个女孩原本的命运轨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让他忍不住的愣在了原地。
“谢谢你!谢谢你!”
薇恩欣喜的哭了出来,扑到了自己父母的怀里。而瑞兹则是沉默的抿起了嘴唇,看向了这个在原本的命运当中会因为伊芙琳杀死了她的父母,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泯灭人性,能够因为自己的老师用魔法救了自己,就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老师,又或者说是养母的恶魔。
“命运真奇妙,不是么?”
就在此刻,伊芙琳的声音也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