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炮灰修真指南


火熱連載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七八章展示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看呆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若说之前自己见识过太多的仙女,审美与品味早就已经进化到了一个相当之高的程度,那么现在,在看到女子之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审美与品味仍然有着突破的空间。
什么叫做气韵天成,什么叫做完美无暇,什么又叫做真正的九天神女,或许,答案便在眼前。
重生之独宠一生
微微一笑之后,女子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重新恢复一惯的清冷,只不过看向张依依的眼睛依然带着慈爱,倒是并不会因为这份天生的清冷气场而让张依依感受到排斥与距离感。
“孩子,谢谢你及时回来,谢谢你愿意不顾艰难险阻,不辞辛劳,不怕代价拯救族人。”
女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莹光,从她出现开始,那周身的莹光便有意识地从第十重天内吸取着隐藏着的某种能力进入她的体内,令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
张依使不仅听到了女子亲口对她说出的感谢之言,同时也看到了无数种奇奇怪怪的气,正从四面八方欢呼着奔向女子,透过女子周身的莹光卖力的涌入其体内。
那些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对于女子而言,明显都是最好的滋养,反过来,女子本身对于那些气来说,仿佛也是它们最为渴盼的归宿。
“您言重了……”
张依依觉得自己这会儿脑子还是有些不太灵光,至少平素里向来能言善道的她,这会儿功夫面对女子,却是不知要说什么才好。
明明好像有无数之言想说想问想要表达,但偏偏说到嘴边时却又不知为何一片空白,最终竟只憋出了这么全然无用的四字废话,可真是足够丢脸。
女子一眼便看出了张依依的心情,非但不觉得这有什么尴尬丢脸的,反倒觉得眼前的族人后辈说不出来的可爱。
“你看得到这些气?”
她再次出声音引导谈话,给予眼前的孩子一点儿适应的时间。
“嗯,看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气都兴高采烈的往您体内钻,您的身体状况也因为它们的进入而变得越来越好。”
张依依也看得出女子对她的体贴,倒是很快抛开了先前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结,也不去刻意想用什么身份态度去面对对方,而是顺着女子抛出来的简单询问,内心瞬间宁静淡定下来,自然则然的回答说话。
“这些可不是奇怪的气,而是天地浩然之气,是专门用来治愈古神族人封印之躯的。”
女子解释道:“你如今已经化仙为神,虽说还差最后一步不够完整,但能看到它们也是应当的。不过你能分辨出它们之间细分类别的不同,却是较为特殊的,说明你的神明潜质的确非凡,我古神一族能够有你这样出色的后辈,足见古神星火必然能够继续燎原。”
说完这几句,女子也不必张依依多想如何回应,当下抬手朝着张依依眉心的方向轻轻一点,而后一道神圣的呤唱响彻整个第十重天内。
明明女子吟唱的内容张依依完全听不懂,每一个字的发音都与她曾经听到过或者见识过的文字语言都不相同,但她却偏偏无比笃定那些呤唱的内容都是对于她最为美好的祝福,因为随着女子的吟唱,她浑身感觉到了一种温馨与愉悦,仿佛充满了力量,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不仅如此,她的周身还因为女子的吟唱而渐渐闪烁出阵阵柔和的光芒,这些光芒包裹着她让她如同回归到了婴儿时期被母亲抱在最为温暖而充满爱意的怀抱。
还有各种各样的气,也就是女子所言的天地浩然之气,竟然也从四面八方分出了一部分往她的体内涌入,一点点快速修复着她因为精血过度流失而生成的元气亏耗。
哪怕她之前服用了炼仙鼎特意为她这种情况而炼制出来的极品仙丹,但丹药再好顶多也只能让身体恢复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却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一点点自行累积好转,长则一二十年,短则三五年。
但现在,随着那些天地浩然之气的涌入,张依依很快便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小部分无法立马恢复的损伤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得到弥补,甚至于伴随着女子吟唱过程即将结束时,更是全部得以修复,彻底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最后的尾音落下之际,女子已经一步轻盈行至张依依面前,素手轻轻一挥,原本就对她毫无防备的张依依便顺从的单膝而跪。
女子的右手轻轻抚在张依依的头顶,再启樱唇,轻声而道:“以吾神巫之名,祝尔神路通畅,平安美满,不负初心!”
短短一句话,代表着女子对于张依依最美好的祝福。
而这不是普通的祝福,而是神之祝福,同样也意味着张依依化仙为神,真正成神的最后一步也得到了完善,弥补上了之前张依依直觉便感应到的始终差了的那一点儿什么。
是以,在“不负初心”最后一个心字结束之后,张依依只觉得自己身体由里而外发出一阵轻鸣,似乎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没了,又似乎多出了什么,一切变得不再相同起来。
不仅如此,七彩之光取代了最先笼罩着她的那团光芒,而她的眉心之处更是多出了一个由七颗星星团成的火焰形状印记。
随着七星火焰的出现,张依依体内的神力更是疯狂攀升,若是之前自己体内的神力还只是一杯水的量那么多的话,那么此时它便正在朝着一桶水,一池水,甚至于一条河流的大小不断攀升。
女子静静地看着正在进行着真正脱变的张依依,眉眼之间也多了一份欣慰与肯定。
古神一族历来可以达到的最大极限据闻为九星,九为极,再多则反而将溢,是以九星古神素来也是所有古神族人力求达到,努力追逐的目标。
而事实上,古神族存在这么久以来,据说曾达到过九星古神者,也不过聊聊之数,可想而知修炼出九星古神何其艰难。
但眼前的小姑娘初初正式化神,便已直接步入七星之境,这样的实力与能耐便是当年她与神宇也比不上。
古神一族总算是后继有人,并且将来必定会越来越好!
等张依依终于完成所有进击变化,此时她的心中也是一片清明,很多先前还不懂的东西更是自动得到传承。
“多谢您!”
她睁开了眼,朝着亲自为她送上神之祝福的女子行了古神族表达尊重的礼节,在得到女子点头表示接受之后,这才站了起来。
“吾名神巫,为族中大巫,恭喜你化仙为神,回归族地。”
女子也就是神巫,在受过经依依的敬礼谢意之后,同样也送上了她的再一次祝贺,并且出乎意料却十分坦然地朝着张依依行了一礼:“大巫神巫,见过族长。”
神巫这一礼行得自然至极,并没有因为张依依年幼、实力不足而有任何的轻视,反倒是理所当然得很,并点都没有敷衍,态度正式无比。
她这一礼,直接便表明了自己代替所有古神族人承认了张依依新任族长的身份,而这种承认不仅仅源自于万星盘对于张依依的认主,更源自于她对于张依依本身各个方面的认可。
古神一族约定俗成,若是族主不幸身死道消,少族长同样罹难的话,那么将来哪一天,谁能够令族宝万星盘再度认主,谁便会是整个古神族新任族长。
这样的规定,张依依之前便听万星盘简单提过,再加得到神之祝福最终彻底完善神体神骨,真正成神之后,更多的传承也被自然而然的解开封印得以承继。
所以,对于神巫这一声族主以及所行之礼,张依依并没有拒绝或者避开,因为除非她不愿意承担起这份责任,那么从现在起便得坦然接受自己已经正式成为古神族新任族长的这层身份,并且将永远不负这身份所施加于她身上的职责与义务。
“大巫无需多礼,从此我必将不负大巫所期,不负古神族人所愿!”
张依依没有说太多还未实现的话,毕竟一族的命运何其之重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的,但她会将所有言辞化为他朝一点一滴的实际行动,不会白白耽误古神族长之名,更不会让那么多的古神族人白白牺牲。
“好,我可以叫你依依吗?你若愿意,可以唤我一声姑姑。”
神巫也没有让那种太过沉重的气氛继续持续,虽说眼前的小姑娘贵为新任族长,但在她眼中同样也是需要好好照顾的后辈孩子。
在送上神之祝福,手抚张依依头顶的那一刻,神巫便已经从那一抚中知晓了关于张依依的种种经历,是以对于依依这个名字自然不会陌生。
“姑姑。”
张依依当然愿意,族中大巫的身份是仅次于族长的,甚至于在某些关系到全族存亡的大事之上,大巫才是真正的决策者,因为他们天生便能够预测祸福,算得上是一族的守护神。
更何况眼前的女子早就已成神明之位,是真正的巫之神,身份地位更是超然不可取代。
哪怕如今因为几十万年的封印沉睡,神巫的实力境界不可避免的跌至最低的小神边缘,但这并不会影响张依依对神巫的敬重。
“好孩子,神宇能够有你这么一个出众的传人,也算是死而无憾。”
神巫看着张依依说了这么一句感慨之言,但这一刻她又并不像是真正在看张依依本身,更像是透过依依看向其他之人。
张依依没有错过神巫姑姑眼中的怀念,而此时她也知道这位姑姑嘴里所说的神宇是谁。
万顺仙王嘴里的主人,她真正激活古神血脉传承的那一滴黄金之血的主人,当年古神一族被灭族之前那同样也早就成就神明之位,甚至于各方面成就远胜族长的的古神族少族主——神宇。
而照着修真界血脉与传承来看,她不但可以说是神宇的传人,甚至于可以说她是神宇真正意义上的血脉后人。
若是神宇还在的话,张依依回归之后本族之后,神宇绝对算是她名正言顺的父亲。
“我可以叫他一声父亲吗?”
张依依心中微疼,带着某种说不出清道不明的侥幸期盼:“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吗?或许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让他复生?”
“傻孩子,你当然可以叫他父亲。”
神巫难得又笑了一下,虽说这笑容很快便散了去,随后却是更深的清冷:“不过他的确已经不在了,早就已经在几十万年以前彻彻底底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这世间再无他,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看着张依依明显有些难过的面容,神巫再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活了那么久总归还是会有回归天地之间的那一刻,哪怕是神明也不过是早晚问题,你不必介意,他也不会在意。”
对于生死,眼前的神巫明显更有发言权,张依依看得出来,她说的话并不仅仅只是安慰,而的确是这般认为。
哪怕张依依看得出神巫提及神宇时的眼神分明温柔分明怀念,但却并没有因为神宇的彻底死亡,因为再也无法见到那人而悲伤。
怀念而不悲伤,因为对神巫来说,死亡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神宇如此,她以后也将如此。
天地万物,有死有生,有生有死,如此才能去陈迎新,交替前行,本就当如此自然不必为此悲伤。
“不仅是他,还有那么多的古神族人,他们虽然都已经死了,但最终还是保住了这片欣欣向荣的仙域,也保住了我们古神一族最后的传承。而你的出现更加证明了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神巫淡然地叙述着事实,而非有意安慰:“即使是我,还有这些古棺内其他被封印下来的族人,我们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确保古神一族的传承而坚守,等到将来有人可以接替我们之际,也终将会如他们一般重归天地。”


优美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七四章熱推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讨价还价这种事,张依依若是输给一道声音,那可就是太丢脸了。
所以,她当然不会让自己有这种丢脸的机会,不过三两个来回,从一口鸿蒙之气到半口,再到最后的与化仙潭并无二样的一丝,终是被她给敲定了下来。
那道声音心里还是不满,但想到张依依说的化仙瀑得这一丝鸿蒙之气费了老大代价,再想至少自己什么实际性的付出都没有时,一丝就一丝吧,总比什么都没好。
“现在就说吧。”
惑妃入帐:邪魅鬼王欺上身
谈好条件,张依依可没那么傻直接让万星盘送出如此珍贵的鸿蒙之气,自然是得让对方先把要说的说清。
那道声音这回倒是没有再推托,清了清嗓子径直把自己知道的都道了出来。
其实它知道的也不算太多,一是这里的布局最初便与万星盘有关,虽说不完全是万星盘一己之力的手笔,但最终为的是什么万星盘才一清二楚,只不过万星盘如今自己忘记了而已。
其二,化仙潭可以让古神族后人化仙身铸就神体,而剑壁则可以让已经拥有了神体的古神族后人炼就一副真正的神骨。
待神体神骨两者皆备之后,来此的古神族后人才能真正打开隐没于这处瀑布上方的那扇大门。
至于那扇大门通往何处,里头又有着什么,剑壁就不清楚了。
“你知道的就这么一点儿东西?”
张依依听后,一脸诡异地反问道:“就没什么还想补充的?”
“这还不够?吾知道的已经很多了,不然你找那化仙潭,它可是真什么都不知道,话都不会说。”
那道声音哼哼了两下,并不觉得自己提供的信息有什么不够的,毕竟就那么一丝鸿蒙之气,还想知道多少?
况且它也没说谎,它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再多也没了。
“要是只有这些的话,我还用得着特意花一丝鸿蒙之气同你交换吗?这些我自己都能猜个七七八八好不好。”
张依依说着,又改了改,更为肯定地说道:“不,不是能够猜个七七八八,事实上我已经猜中了,甚至知道的比你还要多,至少我知道那扇大门打开之后,通往哪里。”
“真的吗?那通往哪里?”
声音很是好奇。
“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我觉得你得那一丝鸿蒙之气实在是太过容易。不过你想知道也成,但我告诉你也需要你拿好处交换,就跟你之前的要求一样一样。”
张依依的重点当成不是赖账,但也不能白白当这个冤大头。
再说,这不之后还得借用剑壁炼制神骨,为防一会儿那道声音再度狮子大开口,所以要算清的东西自然得摊开来好好算算账。
果然,声音的智商明显也不是太高,在听到张依依这番话后,只稍微纠结了一下下后便再次说道:“交换就交换,不过吾可没有鸿蒙之气给你,你们也不能赖掉刚刚答应要给我的那一丝。大不了,之后吾帮你炼制神骨不再另外收鸿蒙之气。免得你总觉得我刚刚告诉你们的东西太少,占了你们的便宜。”
张依依假装迟疑了一小会儿,而后这才一脸勉为其难的模样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张依依的答案更为简单,那道声音所说的大门打开之后,通往的绝对是第十重天,而第十重天之内,与第十重天内有关的当然是与古神一族相关者。
不然的话,这里的一切安排又将有什么意义?
“啧……吾怎么觉得这次吃亏的是吾?”
那道声音又啧了一声:“算了,反正帮古神族后人炼制神骨本也是吾之责任,吃点亏就吃点亏,不过让万星盘先把那丝鸿蒙之气给吾,放心,吾不会拿了东西就跑,吾还不至于这么缺德。”
缺德不缺德的,张依依不知道,但既然这里的一切安排而已也有当初万星盘的手笔在,那么提前付给剑壁一丝鸿蒙之气倒也不怕人家拿了好处就跑。
而得了万星盘所给的那一丝鸿蒙之气后,那道声音比化仙潭淡定了不少,但心情同样也瞬间好了太多。
“吾现在就帮你启动那些封印于剑壁上的剑痕,让它们替你一并为你斩骨炼骨,这个过程痛苦且漫长,希望你能够顺利挺过来!”
那道声音道出最后一个字后,下一瞬间,张依依整个人便置身于一片浩瀚的宇宙星空之中。
无数剑光从四面八方朝她激射而来,这一回,她才是来到了真正的剑中世界!
“你说,她得要多少年才能顺利出来?还是可能再也出不来?”
剑壁之外,张依依早就不见影踪,只留万星盘还在原地,而先前那道声音显得虚弱了几分:“这般开启一回,吾也是元气大伤,万星盘,你真的不考虑再多给吾一丝鸿蒙之气补补?”
张依依已经被它扔进了真正的剑壁世界吃苦耐劳去了,那道声音吞下了先前得来的那一丝鸿蒙之气,但此时却并没办法炼化吸引,只能先过个嘴瘾,等张依依离开剑壁世界之后才能做它自己的事,炼化鸿蒙之气。
万星盘根本没有搭理那道声音,虽然这回它同样无法帮主人的忙,甚至于连跟着进去都不成,以防不小心干涉反倒是妨碍到主人,但它却会寸步不移地留在这里等着。
见万星盘不理自己,那道声音继续又道:“你现在真的弱爆了,难怪那么多事都记不住了。不过你身上的鸿蒙之气倒是一点儿都不比从前差,看来你还是有机会恢复到从前之样的。”
“对了,这个小姑娘就是你认定的古神族未来新族长?肯定是的对吧,毕竟连你这族宝都认可了她,她没理由当不上古神族族长呀。”
“你真不跟我说话?当初你把吾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冷冰冰的,虽说那个时候吾还不会说话,可是当初你们交代的那些我都做得很好,一直在这里等着呆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你真的不能再多给吾一丝鸿蒙之气吗?”
……
那道声音说了半天,发现万星盘的确压根不会理它,这才不得不闭上了嘴。
它有些羡慕化仙潭那个蠢货了,至少化仙潭现在正在那里美滋滋乐和和地炼化鸿蒙之气忙得不亦乐乎,而它还不知道得等多少年,等那进去的女修结束出来后,才能忙自己的事。
好在,时间比它想象中的要过得快得多。
当然,也可以说是张依依斩骨炼骨的速度与效率远超它的想象。
仅仅一年半之后,张依依便从那剑壁世界中冲破而出,转身之际,她手中的虚无剑抬起而后落下,一道崭新的剑痕被刻在了剑壁之上。
与此同时,张依依留在剑壁之上的那道剑痕发出龙呤虎啸般的剑鸣,白色剑影更是从剑痕上冲出,围绕着整个剑壁急速飞了数围之后,这才重新回归剑痕之中,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有其他的动静。
“啊啊啊啊啊,新剑痕,哈哈,几十万年了,吾之剑壁终于再添一道新剑痕,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那道声音狂喜大笑,多添一道新剑痕这事甚至于比最初得那一丝鸿蒙之气都要让它兴奋欣喜,可想而知能够在剑壁之上添上一道新剑痕有多么的艰难不易。
“你这一剑满满都是繁复的时空奥秘与力量,难怪凭你如今修为境界,竟然能够在吾之剑壁上刻画下属于你的那一道新剑痕!”
声音这回多了十分的真心赞美,而有了这一道新添的剑痕,它也能够顺利晋上一级,这对它来说简直就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意外之喜。
没想到原本是要费自己不小代价帮古神族后人炼制神骨,最终自己反倒是获益更大。
这名古神族后人着实不简单,年纪轻轻便对时空道有着如此深切的参悟,也难怪万星盘会认定此女为新主,会将其视为古神族未来的新任族长。
剑壁灵智未开时与化仙潭一样,皆来自于古神族族地,所以对于古神族多少有些了解,只不过再多的肯定多不到哪儿去。
加上古神族真正出事前,它们便被弄到了这处狭小的空间安置,所以哪怕随着时间的增长渐渐开出灵智甚至不断提升,但如今古神族到底怎么样了却是一无所知。
可万星盘身为古神族族宝,曾经的超品神器竟然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连记忆都不再完整,甚至于重新认了一个古神族小辈为主,择其为未来族长,这足以说明古神一族这几十万年间恐怕出了不小之事。
剑壁觉得自己好歹是从古神族族地出来的,自然而然的也将那里视为自己的出生地与故乡,所以本质上而言,眼见万星盘重新所择之主,未来古神族的族长如此厉害,潜力可期,它自然也是高兴的。
“我觉得,神骨似乎还有些不太完整。”
张依依收了剑,却并没有因为剑壁夸赞极高的话而觉得高兴,反倒是皱了皱眉,抛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明明神骨已成,且与神体也无排斥,但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啧……不会吧,照理说你能好端端的从里头出来,便说明神骨已成呀。”
那道声音也是意外不已,甚至于连原本的兴奋之色都没了:“要不,你再进去一趟,补补?”
“没用,本来一年前我就能出来的,就是因为觉得总少了点什么,觉得不太完整,所以又在时头多呆了半年,但还是一样。”
张依依为一年半无时无刻被千剑万剐,神骨来之不易自然不容有一丝的问题。
但她在里头再呆多久也无法找出那缺了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才没有继续死守其中。
“可吾看你并没有问题呀,神体神骨都炼得不错,而且融合得也十分之好,不像是有什么不完整的地方。”
那道声音细细检查了两遍,的确没有发现问题。
而且,它已对十分明显的察觉到了来自张依依身上名正言顺的神之气息,绝对是一个极其完整的小神了。
事实上,此时张依依神格、神力、神威、神体、神骨一个不缺,一个不少,而且相互之间整合得也没问题,神之气息十分纯正,再继续神道修炼下去,假以时日,神明之位唾手可得。
甚至于,在张依依从剑壁世界出来后,因为最后神骨炼成,神道完全完整,它都立马感应到了来自张依依身上的香火供奉气息与信仰之力。
这姑娘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不少的信众呀,香火供奉信仰之力都不差,只不过当初还未真正化仙为神,所以那些香火供奉信仰之力都只能简化为神力暂存,而不能真正助其提升修为实力。
但从现在起,因为人已经彻底转为神道,所以张依依得到的香火供奉信仰之力越多,同样她的修为实力也将从中受益不断攀升。
再加上张依依本就是从仙道再转的神道,不是单纯的香火供奉之神,所以亦能通过自身的修炼提升,这样一来她的修为与实力提升将比任何人都要快得多,局限也小得多。
这一些,剑壁看得分明,但偏偏张依依还是觉得神骨不太完整,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如此它便无能为力了。
“祝福!”
帝宠之养鬼成妃 锦绣琳琅
突然,向来不爱真正发过声,有事顶多也就是与张依依意念传识的万星盘,却是直接开了口:“还少了点神之祝福,所以你才会觉得不太完整。”
随着张依依化仙为神,实力越来越强,也一点一点接近神明之位,万星盘曾因为受到过重创跌境而缺失的很多记忆,渐渐地也开始随之一点一点的复苏。
旁人成神需不需要其他神之祝福无所谓,但古神一族但凡化仙为神者,最后的确是有一个祝福仪式的。
由族中其他已成神者为新化神的后辈祝福,得到神之祝福后,那才是真正的完整、完善、完美。
所以,张依依的感觉并没有错,相反还十分之精准,果然不愧是天生要踏上最高神明之位者。
“神之祝福?”
张依依怔了怔:“可现在,哪里还有神来为我祝福?”


76ovz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五六章熱推-3oopi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预料得很准,两个月后,那团地狱火王果然寻着主人的气息自个找了回来,重归于万星盘给它们划分出来的全新栖息之地。
又过了一个多月后,一行四人走走停停离第一重天中心区也越来越近,收获也还算可以。
毕竟第一重层天灵气不算太好,能够长出极乐果那样的至宝已经算是逆天极限,几人当然也没那么贪心,还想着再从第一重天里挖掘出类似的宝物。
“那是什么?”
毛球看向远方突然冒起的一团黑雾,很快自己便有了答案:“好像有混元仙宗的弟子遇上了麻烦,咱们要不要去帮上一把?”
比起从前,毛球倒是更加乐意管闲事了,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多少人家也得对他们表示表示谢意。
若是张依依知道毛球的真实想法,估计会对身为凶兽王的毛球越长越歪而不知到底是要欣慰呢还是担忧。
“去救人。”
张依依当下便拍了板,一行人立马赶了过去帮忙。
她倒不在意人家给不给报酬,只是觉得他们到底是因着混元仙宗的关系进到的秘境,顺手的情况下能够帮一把混元仙宗的弟子也算不得什么。
几人到得及时,甚至都没有让张依依亲自出手,毛球与瑛这两个“热心肠”便配合默契的在一窝黑蛟嘴里救下了两名差点被吃掉的混元仙宗弟子。
“别太过份,把它们赶走就成。”
张依依见毛球救了人还欲再对付那几条黑蛟龙,明明人家黑蛟龙最是敏锐,见势不妙就想跑,偏偏被毛球与瑛合起伙来堵了后路。
毛球瞪了那条实力最强的黑蛟一眼,冷哼道:“我可没她那么好说话,想滚蛋可以,拿几样像样点的孝敬出来,不然爷今日可得亲自陪你们好好玩玩!”
明着打劫这种事,毛球早有与凤一两人一起历练时干得熟悉无比,而且他凶兽王的血脉天生压制这些妖兽,王威之下,黑蛟龙根本生不起反抗之心,更何况毛球的实力更是不必多提。
比起人族,妖兽倒是更加识趣得多,当下听话无比地奉上了四件孝敬之物,明显把没动手的张依依与苏虹也一并给算进到了毛球与瑛一起,一人一件,谁都没落下。
至于那两名差点成了他们食物的混元仙宗弟子,手下败将当然不配得到它们的孝敬,在这一点上,毛球显然与黑蛟龙的想法明显一致。
得了孝敬,毛球自然也没再难为几条黑蛟龙,手一挥由着它们很快跑得没了影踪。
“依依,这个给你。”
毛球直接把几份孝敬随手分了,四人小组人人有份,连苏虹那份也没小气落下。
不过,他先把其中一枚白色的圆球挑出来给了张依依,因为一眼看去这颗白色圆球是四件孝敬里头价值最高的:“这应该是神兽白虎的内丹,没想到混元秘境里头好东西还真是不少,这才是第一重天呢。”
身为凶兽王,他素来对神兽不太感冒,但反倒从没有过吞食这些内丹提升修为的想法,所以几乎是凭着本能直接把价值最高的这一份白虎内丹分给了自家契约对象。
神兽白虎的内丹可遇不可求,张依依没想到之前自己才从蜥蜴怪手里得到一枚凤凰内丹,几个月后便又多添了一枚白虎内丹。
一瞬间,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玄妙之感,也正因数如此,张依依没有推辞,收下了这枚白虎内丹。
瑛更是没有意见,而苏虹白得一份东西,同样不存在挑剔的心思。
顺利分赃完毕,他们四人这才有重新将注意力落到那两名被救下的混元仙宗弟子身上。
趁着这个空档,那两名混元仙宗的弟子已经服下了疗伤丹药,得以喘息调整之后,情况有所好转,虽伤得不轻,但到底没了性命之危这样的大碍。
那两名混元仙宗的弟子一个是真仙中期,另一人也有真仙初期之境,照理说来不到于惨到险些命丧黑蛟这种级别的妖兽之口的地步。
可事实上,他们还真是鬼门关里走了一圈,这会儿功夫,连忙自报了家门,对毛球几人感激言谢。
此次进入混元秘境的外宗人氏总共只六人,所以混元仙宗对于这六人的基本情况多少有所了解,此时也很轻易的对上了几人的名号,颇是庆幸这四名外宗人氏靠谱得多。
“你们好歹都是真修之境,怎么会连那几条黑蛟龙都对付不了,还伤得如此之重,差点被生吞了?”
瑛有啥说啥,是当真想不明白混元仙宗这两名真仙弟子怎么会如此不济。
“说来惭愧,这一次我等也真是时运不济,险些阴沟里翻盘死得冤枉。”
那名真仙中期境的混元仙宗弟子率先解释起具体原由来,没一会儿功夫便将事情起因经过结果道了个明明白白。
说他们时运不济,这话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
这两人原本结伴现行走得好好的,半道上却不想碰上了再次单身的孙真,被孙真一通忽悠之后,两人行很快成了三人行。
起先三人行倒是还算不错,孙真这人好似很有财运,有了孙真的加入,他们的收获比之前的确提升了不少。
但好景不前,谁知道孙真这一天竟是莫名其妙突然自爆而亡。
霸道 王爺
一个真仙的自爆威力可想而知,更何况当时他们两人就在孙真边上不远处呆着,半点防备并点准备都无,这一下子可不就倒霉的被孙真连累得要多惨便有多惨。
若非关键之时,他身上长辈所赐的保命护符自动开启,为自己以及被他下意识护住的师弟挡去那致命的自爆一击,恐怕他们非得当场陪着孙真一并完蛋。
但即使如此,两人却还是受了不轻的伤,更倒霉的是直接被爆炸的冲击力甩到了那几条黑蛟龙的老窝里。
本就伤得极重,完全没有缓和的功夫又立马被激怒的黑蛟龙追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可不就差一点儿被逼上了绝路,直接葬身于蛟肚。
也幸好他们到底命不该绝,生死关头碰上了张依依几人,这才得以脱身化险为夷。
听完混元仙宗弟子的解释,张依依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之巧。
这两人竟是受了孙真的连累,难怪堂堂真仙竟会惨到这个地步,果然运气这东西还真是玄忽得很,不得不引起重视呀。
“孙真死了?就死在今日?”
张依依并不意外于孙真的自爆,只不过却没想到距离仙奴印清除狱之火回来,再到孙真之死,这中间竟隔了差不多一个月之久。
当然,他们都清楚,孙真那可不是莫名其妙的自爆,而是孙真体内仙奴印被抹去这么大的异常终于被外面的某些人察觉,这才会直接被迫得了如此一个收场。
“对,就是今日,莫名其妙突然就自爆而亡。”
那名混元仙宗的弟子说道:“几位道友,孙真之死可真跟我们师兄弟没一点儿关系,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我们与他无冤无仇,也绝非夺宝杀人,毕竟打进秘境前,宗门前辈就再三交代过,进入秘境非迫不得以莫要杀生。”
他们自然也怕张依依几人怀疑误会孙真之死有他们师兄弟的手笔,自是再次强调说明。
“没怀疑他的死跟你们有关,再说我们与他也不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希望这样的自爆只是个别现象,是孙真自己个人的原因,不至于与秘境有关,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张依依见状,明确的表示了她对两名混元仙宗弟子的并无怀疑,好叫人家莫要多想。
总之,确定孙真的确已死,张依依几人也没再多提与孙真有关的事。
不论是秘境的原因影延迟了那位仙主对于孙真情况的感知,还是地狱火王清除仙奴印的同时多少留下了一些干扰,总之孙真早一月还是晚一月被自爆而亡都没多大的区别,也不必再脏了他们的手。
人都已经救了,张依依几人索性又在这里耽误了两天,等这两对师兄弟情况好转到足以自保后,这才与他们分开再次启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毕竟这对师兄弟受孙真连累成这般,而孙真之事又与他们存有因果,如今兜兜转转下,张依依几人救下这对师兄弟又替他们护法守了几天直到伤情好转足以自保,也算是还清了这段间接的因果。
史上最强召唤生物 贝爷不死于空腹
数日之后,一行四人到达了第一重天中心区域,并且顺利找到了通往第二重天的通天之路。
所谓的通天之路其实就是由建木搭成的天梯,建木本为神树,能够伐神树之木搭成天梯,倒也着实是惊人的手笔,难怪可称之为通天之路。
天梯之下,已经有好些批混元仙宗的弟子聚集围观,天梯之上,也有着混元仙宗的人正在闯着这通天之路。
张依依几人的到来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毕竟第一重天本就没有太大的危险,如无意外,一般情况下进入秘境者基本上都能顺利到达中心区域通天路下尝试走通天之路。
只不过,走通天之路的机会只有一次,若是成功便能够直接进入第二重天,若是失败的话,便只能一直呆在第一重天,直到此次秘境三年之期结束,还活着的话再被送出秘境。
所以到达通天路下的众人并没有急着登天梯,基本上会先行观察旁人闯通天之路,待觉得自己准备得差不多后,才正式攀登天梯,尽量不浪费这仅有的一次机会。
“依依,我怎么觉得这通天之路那么像下界云仙宗的试心路?”
毛球看了一会儿后,又与一旁的一些混元仙宗弟子交流了一些消息后跑了回来,悄悄挨着张依依把自己的想法道了出来。
除去这些天梯每一层都是由建木奢侈做成,剩下的其他就跟云仙宗的试心路差不多,都是一层又一层往上的台阶让人攀登,总让他有种回到了下界云仙宗的感觉。
“大道至艰,但同样大道亦至简,既然都是路,类似也正常。”
张依依看着那通天之道,目光之中也带上了几分回忆之色。
其实毛球说得很对,这条路的确很像当初她在下界云仙宗参加入门考时的那条试心路,甚至于连路径及台阶分布的情况都颇为雷同。
不过,试心路考验的是道心,而眼前这条通往第二重天的通天之路考验的又是什么,却暂不知晓。
“大道至艰,大道亦至简……”
苏虹重复了一遍张依依刚刚所说的话,似是若有所思。
而后,他也没有再多做停留,竟是头一个站了出来,准备先行攀登通天之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先走一步,你们也别耽误太久,咱们在第二重天再见。”
苏虹向来就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更是个对自己格外自信十足的人,在他眼里,若是去往第二重天都做不到,那么还谈什么到达第三重天,甚至于还有张依依说过的,这里或者有着旁人皆不知道的更高一重天。
说完,他直接便飞身上了通天之道,只留给所有人一个坚定的背影。
“其实,我觉得苏虹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毛球见状,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只不过他这人还是很臭屁,也不商量一下就抢先我一步,总是想要压我一头。哼,等进第三重天时,我肯定不会让他再抢先。”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跟苏虹关系挺好的?”
张依依看了看毛球,而后又看了看一旁吃吃笑的瑛,问道:“难道在最我没跟你们顺利会合的那些日子,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特别关系特别之事?”
最后这话,她自然问的是瑛,莫名总觉得毛球有种关注苏虹超过关注瑛的的感觉,难不曾她当初的感觉的确错了,毛球并没有喜欢瑛,因为毛球其实喜欢的是同性?
“想什么呢,我跟苏虹能发生什么你不知道的?这话怎么听着那么怪?”
毛球很是不满地制止住张依依的胡说八道,总觉得依依这脑袋里头肯定没想什么好事。


5ax31精品都市言情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五一章展示-u67pv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考虑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决定以自己的微不足道的一丝功德,同蜥蜴怪交换那个混元秘境最大的秘境。
毕竟蜥蜴怪要的功德的确很少很少,少到对张依依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若是蜥蜴怪用来交换的大秘密水分太多的话,那就别毛都没有一根了。
“在混元秘境里头,除了所有人都知道的三重天以外,还有着谁都不知道的第十重天!”
找不开的钱 迷城精灵
蜥蜴怪神神秘秘地传音,传音之前还特意加持了防御,好似生怕这个天大的秘密会被人偷听去。
“第十重天?你确定不是第四重天?”
张依依纠正着蜥蜴怪极其明显的逻辑错误:“还有,既然谁都不知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确定这就是你要说的秘境最大秘密?”
“你不信?就是第十重天,不是第四重天!四是四,十是十,十和四我分得清,你真没骗你!它就叫第十重天,中间没有四五六七八九重天了!”
王爺再賤 徵名
蜥蜴怪可不想错失即将到手的转赠功功德,连忙费心解释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因为几百年前有一回我做梦,在梦里,神魂曾无意间进入过第十重天。真的,我发誓绝对没有骗你,只不过在梦里我也没有真正进入到第十重天内部,只是在那块竖着的巨大天门外溜达了一小会儿就被强行推了下去。被推下掉落的过程中,我清楚的看到了第三重天,第二重天,最终回到第一重天,然后梦醒了。第三重天上面就是第十重天,没有别的了!真的,信我信我!”
见张依依沉默的看着它,却是并没有任何表示,蜥蜴怪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而且我那可不是简单的做梦,那是魂游之状,也算是我的神通之一,所以混元秘境真的有三重天外的第十重天,而且那道天门之外,我闻到了跟你身上类似的香甜气息,我觉得第十重天里头可能与你存在某种关联,所以我才将这个秘境告诉你的。”
是吗?你确定不是为了想要我身上的功德所以才告诉我的?
张依依暗自腹诽。
“我身上的香甜气息具体是指什么?”
但很快,她脸上神情微微有了些变化,似是想到了什么。
“呃……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大概差不多就是功德这一类的味道。”
醜婦
蜥蜴怪还真没法用言语形容出那种感受,但张依依身上有那么多的功德,整个人当然是香甜无比的。
一听是功德,而不是神族的气息,张依依第一反应是有些失望的。
毕竟她第一反应觉得蜥蜴怪所说的第十重天可能跟古神族有关,但若只是类似功德的气息,这种可能性便降了至少六成。
不过,既然混元秘境有着几乎所有人都不知晓的第十重天,第十重天里又到底都有些什么,张依依自然想找到并进入探上一探,毕竟万一与古神一族有关呢?
“你知道怎么进第十重天吗?”
片刻后,张依依询问了新的问题,而这问题一出,倒是默认了自己相信蜥蜴怪所说种种。
蜥蜴怪摇了摇头,生生引起一阵大风:“不知道,我也是机缘之下以梦而魂入,我想大约有缘之人才能进吧。你看着就像有缘人,毕竟你身上香甜的气息跟那里头散出来的味道很像,真的!”
为了那一丝功德,蜥蜴怪也是拼了,什么好话都说得出来,不过它也没有胡说八道,它是真的这么想的。
张依依跟以往那么多年进来的修士都不一样,要是她都找不到第十重天的话,那么混元秘境这个最大的秘密恐怕只能永远的埋藏掉,谁都扒不了。
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当然,第十重天将会如何,蜥蜴怪并不太在意,它所在意的无非就是功德而已。
“成吧,这是你的了。”
见的确再问不出旁的东西,张依依也没拖拉,抬手之间一缕功德从指尖流出,径直飞入了蜥蜴怪的眉心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送的不多,但足够蜥蜴怪三年后用来抵抗天雷时减轻痛苦,如此一来,两人之间的交易也算是清了。
“多谢多谢,你可真是个好人!”
蜥蜴怪扭着身子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到正常体态,得了人家的功德,当然得主动把路给让出来。
听到好人这两个字,张依依也是好笑不已,或许蜥蜴怪以后不用叫故事怪,直接叫马屁怪也成。
临走之前,她突然想起了方可,顿时扭头问道:”既然你现在达成所愿了,那再逮到其他修士时还要继续听故事吗?”
“听呀,这也是我修炼的一种途径,干吗不听。”
蜥蜴怪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往后的故事想要合它心意,得它一声好的评价可就更难了。
“之前你给我看到的那个修士方可,方便的话就让他一直给你的分身讲故事,讲到三年后秘境自行对外关闭为止。”
张依依对方可这人可不仅仅只是印象不太好,更为主要的是,她曾在方可身上感应到了对她一瞬即逝的恶意。
“方便,太方便了,本来他故事就讲得乱七八糟的,合该多练习练习。”
蜥蜴怪一口便应了下来,这么点儿顺手之事用来交好一个功德大佬,何乐而不为,反正那也是它的日常修炼,逮谁不是逮。
高高兴兴地送走张依依后,蜥蜴怪再次隐没于空旷的荒原之间,静静地等着下一位讲故事人出现。
而没有特意束缚阻拦后,张依依只花了半天功夫便顺利且快速地穿过了荒原。
灵气渐渐变得浓郁起来,但这里依然没有仙气,或许在第一重天里,应该都只有灵气本无仙气,区别只在于不同区域多或寡了。
越往中心区域方向走,草木也越来越繁茂,张依依放慢了速度,碰到还算不错地才地宝,也会特意停下来摘采,虽说她自己用不上,但拿回去给宗门用来炼丹却都是些很不错的辅料。
“无羁道友!”
刚得了几十株至少五千年以上的烈焰花,张依依心情颇是不错,这烈焰花可是炼制极品疗伤丹的好东西,五千年以上的品种在仙界也不多见,没想到混元秘境这片小山谷里就跟野花一样到处都是。
除了小山谷外有一处天然的迷阵掩饰以外,这么多的烈焰花竟连守护妖兽都没有,倒是让张依依大大捡了个便宜。
她只采摘了五千年以上份的,其他的继续长在秘境里,给将来入秘境的后来者留点念头与好处。
刚出小山谷,张依依便听到有人叫她,神识探去,发现急冲冲朝着她奔来的是另一外宗修士孙真。
孙真看上去情况并不太好,手上脸上都有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整个人狼狈得不行。
“无羁道友,太好了,真的是你!”
没一会儿功夫,孙真便到了张依依跟前,虽说很是狼狈,但他见到张依依后却是意外而兴奋,不像是被追杀劫后余生。
“孙道友,你这是干了什么被咬成这般?”
张依依发现孙真身上的咬伤应该已经是经过了简单处理的,但都到了真仙之境,而混元秘境第一重天内也应该没有太过厉害的存在,能够伤成这般也着实不易。
“无羁道友见笑了,不过孙某这伤受得不亏,哈哈!”
孙真跟个傻子似的笑得不知多开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不是受了伤,而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当然,很可能是真的捡到了大便宜。
但张依依倒没打算过多追问,毕竟秘境里头各人有各人的机缘,看孙真这样是得了好处的,她当然没必要细问,免得人家以为她想打探夺宝之类的。
谁知她不开口问,孙真自个却是主动道出原由:“无羁道友有所不知,孙某刚进一进秘境便直接栽到了一处赤尾蜂的老巢里,差点儿没给那些赤尾蜂给生吞掉。不过却也因此因祸得福,在那里头弄到了两株上好的伴生赤尾蜂草,光是这两株伴生赤尾蜂蓝,孙某这一趟混元秘境的报名费就差不多回来了。”
“那倒是不错,恭喜孙道友了。”
张依依听后,并不眼红人家的收获,也没打算也孙真结伴同路,毕竟他们是真的不熟,见没什么事便想着先行走人。
但没想到孙真再次将她给拦了下来,察看四周的确无人后才压低着声音继续又道:“无羁道友有所不知,在那窝赤尾蜂边上,孙某还发现了更好的东西,只不过凭孙某一己之力,很难成功到手。孙某本来为了安全着想是打算放弃了的,不过既然在这里碰上了无羁道友,便说明那东西合应与我们有缘,不知无羁道友可有兴趣与孙某合作?到时咱们二一添作五平分,定然不会亏待了道友。”
张依依没想到孙真竟想与她一并合作夺宝,微一思量便直接拒绝道:“多谢道友好意,不过我这会儿还急着去寻朋友汇合,不好在这里久留,孙道友可找其他更合适的人选合作。”
不打算去,自然问都不会问那更好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更何况说句实话,她与孙真除了是一起进来的外宗人氏这一点相同点外,其他当真半点交情也无,换成是她发现了什么特别好的宝物又需要帮手的话,肯定不会逮着人就去,绝对得找自己信得过的才行。
他这般,也不怕随便带了人过去,最后反倒是把自己的命给交行到对方手里。
“极乐果!是极乐果!”
孙真生怕张依依就这么走了,情急之下脱口便将那更好的东西道了出来。
极乐果这个名准确来说有些货不对板,因为这东西可不是让人快乐无忧的,而是让人突破极限用的。
越是高阶修士,使用此物效果越好,某种意义上来说,极乐果比破障丹更好,因为服下它不会有任何的负作用,将来再晋级也不会受到影响。
是以,如果真的是极乐果的话,那就真不是一般之好的宝贝,也难怪孙真表现得欣喜至极。
“第一重天只有灵气连仙气都没有,这样也能够孕育出极乐果这样的仙界至宝?”
张依依冷静而明确的表示质疑,根本没有一般人听到极乐果后狂喜的常态:“孙真人是不是看错了?”
哈利波特之文明崛起
“不可能,绝对不会看错,虽然当时隔得有点儿远,为了躲赤尾蜂的围攻也逃得有些快,但我绝对没有看错,就是极乐果!”
孙真伸出了四根手指:“四个,整整四个极乐果,就长在手臂粗的紫晶肉灵根上,四个都已经成熟了,正是采摘的大好时机。说句大实话,要不是这次我孤身进来,谁都不熟,也就是与咱们几个同进的外宗人氏者有过点头之交的话,我也舍不得将这么好的极乐果分出一半来。毕竟那东西就在那儿,耽误得越久,指不定会有其他混元仙宗的弟子发现,到时他们同门联手,极乐果可就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张依依的实力,孙真是见识过的,能够所那块巨石破得跟堆碎石头一般,带上这么个大好助力一起前往,顺得得到极乐果的机率将大大提高。
这般一想,分出一半给张依依,他也没那么心疼了,好歹自己到时还能留下两个。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依依若是再拒绝反倒有刻意甩开孙真,迟点儿自己再找人过来独吞极乐果的嫌疑,毕竟在这秘境里头,她是有好几个完全可以信任同时实力又极好的同伴朋友。
“那就先去看看,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太过危险的话,我是宁可不要也不会强取的。”
张依依径直说道:“如果孙道友不同意的话,就算了,你也不用带我白跑一趟,免得最后极乐果被其他人发现抢了先,到时孙真人还怀疑是我故意借由你知道东西的下落,却反与旁人合谋绕开你吞了东西。”
………………………………
感谢包二丫的万币打赏,这一章为包同学单独加更,晚些还有一章今天的正常更新,么么哒~~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