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流連山竹


精华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三十一章   言蛟不合火器現熱推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术门与巫门,所出乃是同宗同源。
况且。
这巫门的枯木他们,也会时不时的来到这术门之地,或许也想从术门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再者。
这术门总是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出为,枯木他们也经常会前来这术门之地。
久而久之。
本来同宗同源的两个宗门,也就随着时间的推进,搅和到了一块了。
而此时。
毒雷一听到钟文的自报家门后,心中也是紧张不已,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太一门九首小道士,为何突然来到他术门之地。
钟文闻言后,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我两宗并无仇隙,所以,诸位也无须紧张。”
“那敢问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术门,难道是来拜山门?或许九首道长有所不知,我术门从来不接受拜山门,更是从来不接受任何人前来我术门之地,还请九首道长海涵。”毒雷虽不清楚钟文此次前来他术门为所为何。
但这话,却是直接说了出来,拒绝任何外人前来他术门。
更不要提什么拜山不拜山的。
这到是让钟文想继续说话,却显得有些疲了。
人家话都已经说出来了。
连自己想要说的话,都给堵在嘴中。
可是。
钟文却是不肯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这术门的大人物都出来了,自己来都来了,难道还要退出这术门不成吗?那自己不是白来一趟了嘛。
钟文拱了拱手,“贵门即不允许拜山,也不欢迎任何外人,但我听说,巫门之人,却是经常来到你术门,难道,术门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九首道长有所不知,这巫门与我术门本就是同宗,所以他们并不是属于外人一系。还请九首道长见谅,要是九首道长无事的话,还请离去吧。”毒雷一听钟文的话后,立又辩解道。
毒雷的话,再一次的堵住钟文的嘴。
可是。
钟文却是不认同那毒雷的话,“毒雷,我九首虽不清楚你术门与巫门之系之因,但我三师傅乃是鬼手,依理,我也属于巫门弟子,难道,我一个巫门弟子,都要被你们术门拒绝于门外?”
毒雷一听钟文的话。
这话里话外,都显示着这个小道士想要进入他术门之地。
毒雷心中暗道,鬼手的弟子,难怪那枯木说了,鬼手的身手,连他都打不过了,看来,这一切,都得归功于这个小道士了。
嗯?
他要进我术门干嘛?
难道也是为了那宝物?
不应该啊,那件宝物也只有我们数人所知,那他此次前来我术门,到底是为何而来?
好半天。
毒雷也没想明白,钟文此次前来他术门到底是为何,更或者是为了什么前来他术门。
依着钟文所言。
他到如今,已是无法再阻止钟文了。
巫门的人进入他术门,身为巫门的弟子,自然也是能被允许的。
他自己的话都说出去了,那钟文以巫门弟子的身份,前来拜山,这个理由,即便是他毒雷,也不可能再拒绝了。
毒雷前往走了一小步,向着钟文行了一礼道:“即然九首道长乃是鬼手的弟子,依理,也确实是巫门的弟子,那我术门想要再拒绝,那也确实落了我术门与巫门的情谊了。九首道长,请。”
“且慢,我九首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而此次贫道前来拜山,到不是真要进入你术门,而是有事相求罢了,如果术门愿意帮九首这个忙,我九首愿意用一粒圣莲子作为回报。”钟文一听要进入术门的地底之下,赶忙打住。
这术门的地底之下,钟文再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断然是不可能进入的。
而他此次前来术门,为的乃是火蛟胆。
而且。
他从百事通的嘴中所知,以及那术门的门人嘴中所知。
那火蛟的情况也确实不容乐观。
正好。
自己可以借此机会,向术门开这个口。
而钟文自然也不可能没有东西可以交换,这圣莲子,就是用来交换这火蛟胆的。
这不。
当钟文话一落后,毒雷一系知道圣莲子的人一听,立马震惊在了当场,惊诧的看着钟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般。
好半天下来。
毒雷他们这才反应过来。
“不知道九首道长有何指示,如果九首道长所言之,我术门能做到的,我术门绝不多言。”毒雷明白,圣莲子乃是世间万物疗伤的圣药。
如能得一粒,那他术门之中的大佬,也就可以保证一位不死。
当然。
这个不死,也只限于受伤,可不限于寿命将至的情况。
再者。
最近他术门之中的最强者柳叶,正好受了重伤。
如果能得到钟文的圣莲子,那柳叶的伤,也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要不然的话。
他们都不知道柳叶的伤,何时才能够渐好。
钟文瞧着毒雷脸上那期盼之色,心中明了,“其实说来并不是什么大事,贫道听闻你术门有一灵宠火蛟,不知此事可当真?”
毒雷一听钟文的话后,眼中的期盼之色,立马变成了紧张之色。
火蛟。
他术门当然有。
只不过。
火蛟之事,除了术门的人知道之外,外人基本是不可能知道的。
哪怕就是巫门的人也从未见过火蛟,甚至也有可能有也不知道术门有火蛟的存在。
毒雷实在不明白,钟文到底是从哪里听闻术门有火蛟之事的。
心中有所疑的他,思前想后下,这才向着钟文言道:“不知道九首道长从哪里听来的戏言,火蛟乃是灵兽,我术门又哪里有这个能力所拥有的。况且,火蛟喜热不喜冷,九首道长你也看到了,我们术门乃是在地底之下,这地底之下即湿又冷,可不是火蛟喜欢生活的地方。”
钟文听后,笑了笑。
火蛟的习性。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如果昨日钟文没有听到那术门的门人所言的话,说不定钟文还会有所怀疑的。
而昨日听了那术门门人的话后,自然是知道,这术门有一头火蛟的存在的。
当下毒雷所言,钟文也只能理解为,这毒雷不希望外人知道他们术门有一头火蛟罢了。
“看来,我这圣莲子只能留作备用了,唉,也不知道谁知道哪里有火蛟,要是有人知道的话,我九首到也不是小气之人,说不定还会外加一粒朱果不可。”钟文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道。
请夫入瓮
而钟文这一通的自言自语声,直接把毒雷给雷得外焦里嫩的。
圣莲子已是世界罕见之奇宝了。
可钟文却又是说一粒朱果,这更是让毒雷他们震惊不已。
毒雷心中涌动。
‘难道这小道士真有圣莲子和朱果?这小道士用这两种奇宝,难道是想换火蛟?不可能,火蛟用这两粒奇宝可换不到,难道是换一碗血?’
‘火蛟血水多,一碗而已。不行,这圣莲子和朱果,我术门一定要弄到,哪怕换十碗血,也要从这小道士手中弄到圣莲子和朱果。’
心中有了主意的毒雷,认为钟文向他问及这火蛟之事,肯定是过来换火蛟血的。
火蛟血。
乃是热性之物。
说来,也是一种奇药了。
只要使用火蛟血,如能制作成某种药物的话,治疗一些隐伤,或者身体冰寒病症,那也是有着奇效的。
而且。
刚才钟文还自报了自己的三师傅乃是巫门的鬼手。
鬼手是何人?
他可是这江湖之上,堪称第一圣手了。
所以,这也难免让毒雷心中断定钟文前来他术门,又特意提及火蛟之事,为的就是火蛟血来的。
心中打定主意后的毒雷,看了看飞鹰他们后,向着钟文说道:“九首道长本领通天,我毒雷敬佩,而且九首道长还能拥有圣莲子和朱果这样的奇宝。就刚才九首道长所言,我术门之中,虽未有火蛟,不过,我术门却是有一些火蛟血,不知道九首道长可有需要?”
“呵呵。”钟文一听那毒雷所言,就知道自己刚才自言自语的念叨,起了一些动静了。
可没想到。
这毒雷自始自终,都不肯承认他术门有火蛟的存在,更甚者还以为自己来他术门,是为了点火蛟血的。
而此时毒雷一听钟文那呵呵声后,就知道钟文已是猜出点什么了,只得尴尬的笑了笑,“九首道长,你也知道,这火蛟之事甚大,我术门虽有一头,但却是不允许外人所知晓,还请九首道长替我术门保密。”
“保密?这天底之下,估计整个江湖都知道你术门有一头灵兽火蛟了,这密还有什么可保的?而此次我前来你们术门,为的也是火蛟而来。”钟文见毒雷都已是明说了,自己也就不再多废话了。
“那不知道九首道长想要多少火蛟血,只要我术门有的,一定提供,而我们也希望九首道长也能兑现你刚才所说的东西即可。”毒雷听着钟文的话后,心中虽有些不明所以。
但话都已是说到这个地步了。
他也就不再隐瞒下去了。
至于江湖之上的事情,或者江湖之上的人,只要未见到火蛟之前,那也只能是猜测术门有一头火蛟罢了。
哪怕江湖之上的人为了想要得到火蛟而围攻他们术门,他们术门也不是惧的。
有道是。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他术门之手,就算是江湖中所有人前来围攻他术门,他术门也有办法灭之。
这才是他毒雷对于江湖之上的传闻之事不关心的理由。
钟文闻话后,心中思量了一下道:“我不要火蛟血,我要火蛟胆。”
“什么!!!”毒雷一干人等一听钟文的话后,顿时惊得直接往后退去。
一句我不要火蛟血,我要火蛟胆。
这足以让术门上上下下的人齐心应对钟文了。
火蛟。
乃是他们术门极为看中的东西。
而且那火蛟,从他术门得到后,就一直视为珍宝一般的东西。
火蛟胆,那可是火蛟的命。
比那火蛟的心脏,来得更为珍贵。
钟文一句我要火蛟胆,如果换作其他人,这术门的人说不定都要直接动手杀人了。
“如果你术门愿意拿火蛟胆出来,我九首可以拿出一粒朱果,以及三粒圣莲子出来交换。”钟文见毒雷一干人等听了自己的话后,惊得退至石屋门口后,又是放出话来。
不过。
钟文的这些诱惑,却是不起作用。
毒雷此时正向着众人使眼色。
飞鹰等人更是在得到了毒雷的眼色后,纷纷往着石屋内退去。
钟文瞧此状况,也知道,今日这火蛟胆,是不可能交换到了,随即又出声道:“怎么?难道我这条件,还不足以掀得一颗火蛟胆不成吗?还是需要我九首亲自动手?”
“九首道长,或许你并不知道,火蛟乃是我术门的根,要是根都被断了,那我术门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难道九首道长想要仗着无上高手的身手,威逼我术门不成吗?”雷毒见飞鹰他们已是入了石门之下的通道了,心中大定后直顶着钟文说道。
“我只要火蛟胆,哪怕用六粒圣莲子和一粒朱果换,我九首也愿意。况且,我听说你术门的火蛟已是受了伤,难道我这些东西,还不足以换得一头伤了的火蛟吗?”钟文言道。
正在此时。
石屋的通道之下,一个老妪从石屋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东西。
老妪一出现。
钟文就知道,此人就是这术门的柳叶了。
老妪一到石屋的门口后,看向钟文,“九首道长的大名,我柳叶早有耳闻,你前来我术门索要火蛟,我术门绝不可能答应。我知道九首道长连武道之境的高手都能杀之,不过,我手中的这个东西一炸,即便九首道长是无上高手,想来也是难逃一死吧。”
“火器!!!”钟文一见那老妪出现后,两眼就一直盯着那老妪手中捧着的东西。
如此之大。
这要是真炸了。
钟文自信自己应该还是能抗得住的。
可是。
他也相信,自己抗是抗得住,但必定会受伤。
当然。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黑火药所制的火器,钟文倒是不怕,可怕就怕在这术门的人都邪门的很,谁也不知道,柳叶手中的火器威力如何。
如杀伤力巨大的话,钟文这个自信,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ptt-第九百一十九章   鍾文再苦還鉅子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果果此时心里很慌张。
她真的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武力值高得下人的人,说的话是否是真的,也不知道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钟文所安排的。
正当果果心中一狠之时。
当她看见九儿那渴望的眼神后,她又怀疑了。
小娃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也骗不了人的。
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小小娃。
一个三岁的小娃,眼睛里透着的全是清澈与渴望,透着的全是母亲的依念,以及渴望着眼前的这个即熟悉又陌生,长得与自己母亲一般无二的女子应她一声。
九儿此刻就是如此。
抓住果果的衣角,眼中透着期望与渴望之色。
这也让果果开始陷入到了深深的怀疑当中去了。
而此时。
钟文又是盯着果果说道:“当年,青青也只是我意外之时所救,可是她却是不走正途,这也只能算是她的命数了。至于你,跟着李复,我不想多说什么,只能奉劝你且行且珍惜。不管你是不是九儿母亲的姐妹,我就当作你是九儿的姨娘,所以,以后如果想离开李复了,记得来寻我。”
说完话的钟文,起身后把九儿拉到自己的身边。
钟文的话。
已是说的很清楚了。
而且。
第一萌妃:轻狂五小姐
钟文相信。
眼前的这位果果,与着曼清肯定是一母同胎的姐妹。
在钟文的认知中。
只有一母同胞的姐妹,才能长得如此一般无二。
真要说不是,仅是长得像,那肯定还是有些区别的,可这三人的模样,如三人站在一块,任是谁都瞧不出谁是谁来。
而九儿被自己父亲拉回来后,还是一脸期望的看着果果。
混在都市的道士
她已经是知道了。
眼前的这个与自己母亲长得毫无二致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
因为。
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并没有母亲的味道。
小娃们对于自己母亲。
在半岁之前,绝大部分,都是靠味道和声音来辨识的。
只有在半岁之后,这眼睛能看清楚了大部分的东西后,才能通过自己母亲的脸庞来辨识。
而九儿却是知道。
眼前的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自己熟悉的味道,甚至连呼吸声都有些不像。
九儿静静的看着这个似母亲又不是母亲的人,眼中多了许许多多的不解,以及一些无法想清楚的东西。
而当钟文的话一说之后。
果果此刻却是有些意动了。
是的。
跟李复东奔西走,她早已是厌倦了。
没有止境一般的生活,没有止境一般的奔走。
甚至她只有听命令的份,连说话的资格,都是少之又少。
师傅也好,还是主上也罢。
此刻在她的心中,开始有些左右摇摆了。
身世。
养育之恩,师傅之情等等。
这让她开始陷入到了无止境一般的空洞当中,眼神开始有些迷离。
钟文父女瞧着果果半天也没说话,随即向着不远处的徐福挥了挥手。
片刻后。
徐福就跑了过来,“娘子,请吧。”
果果清醒过来后,看了看钟文,又看了看九儿,最终还是低着头跟着徐福离开去了。
随着果果的离去。
九儿却是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她不是母亲,她身上的味道,没有母亲的好闻,可是她怎么跟母亲长得一样呢?”
“九儿也能辨别出来了?呵呵,她有可能是你母亲的妹妹,所以你应该叫姨娘。”钟文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好声的解释了一句。
九儿听后。
虽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
但想了想后,觉得多一个与自己母亲长得一样的姨娘,也是不错的。
九儿的懂事。
让钟文很是心疼。
不哭不闹,也不多问。
而且还会凭着她那点简单的认知去想问题,这让钟文全部看在眼中,却是放在心上。
这么一个插曲。
并不影响钟文父女二人游长安的行程。
该吃吃,该走走,该玩玩。
只要是九儿想去看的地方,钟文都带着九儿走了一趟。
甚至。
钟文还带着九儿进了一趟宫,见了见长孙皇后。
至于李世民,到如今还在北方呢,估计已经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了。
本来。
依着历史进程。
长孙皇后早就该去逝了,可如今,却是有着钟文提供的药丸,活得到是也还不错。
毕竟。
年岁并不大,只要定时服用药丸,估计还是能活个七八十的。
而此时的果果。
几日前被钟文的一席话说的,已是乱了心神。
最近可谓是办什么事都是错什么事,更是心不在焉的,尽受李复以及她那师傅的责备声了。
“难道我真的还有一个姐姐?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我,姐姐,还有那小娃的母亲乃是一母同胎?”某宅院中的屋中,果果坐在床榻边,脑中一直回想着这个问题。
她自己当然知道。
她,以及青青乃是一母同胎所出的。
可是。
她真的不知道,这世是还有一个与着她妹二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存在。
没有了青青的商量,这让果果心中多了一丝的犹豫之色。
几天下来。
她同样在想着自己的未来。
人入中年,这身世都没有弄清楚,还一直为别人东奔西走的。
忽然之间。
果果她觉得自己也确实该为自己活了。
第二日。
果果借口去打探消息,从宅院中离开,随即孤身离开了长安。
至此。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哪怕她的那位先天之境师傅,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怎么离开后未再回来。
即便是李复,心中也是生疑。
半日间。
暗流
李复他们就乔装打扮,躲避着各种耳目,离开了长安城。
而此时的钟文。
在长安待了七八日,该游的地方都游了一遍,该让九儿所见的东西或地方,也都走了一遍。
坐在郡王府的钟文,心想着是不是该带着九儿去南边转转了。
而就在此时。
从伏牛山再次查探了几日后的墨离三人,已是到了长安城了。
鬼咒 念响
本来。
墨离从龙泉观离开后,本意是要去长安寻找钟文,好从钟文的嘴中知道一些关于自己伯公、祖父、父亲他们的消息的。
可是。
在半路之上。
墨离害怕自己伯公他们依然活着,再一次的转道去了伏牛山灵宝门那坍塌之地去了。
几日里。
墨离她们又翻又挖的。
可最终也是没能找到进入那地下城的通道。
心中沮丧的墨离,只得再一次的离开灵宝门所在之地,往着长安去寻钟文了。
随着墨离她们三人一到长安城后,就直奔钟文所在的郡王府。
“墨娘子,你怎么来了?”当徐福正欲出门之时,正巧碰上了上门前来寻找钟文的墨离三人,赶紧上前打问。
墨离一副沮丧,且精神不佳的状态,看了看徐福,“九首在吗?”
“道长在的,道长正在后花园,与着小娘子玩耍呢。”徐福一听墨离是来寻钟文的,虽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瞧墨离的神情,就知道这事不简单。
而得了话的墨离,直接就往着府内而去,直奔后花园而去。
此刻。
后花园中的钟文,正看着任竹她们与着九儿玩耍之时,抬起头来之时,却是见到了墨离突然而至。
当钟文一见到墨离时,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这一下的咯噔。
乃是钟文后悔没有前去墨门通知一声墨离。
这也怪自己太过关注自己的事情了,这才让自己没有前去墨门通知墨离。
“墨离,你来了。”钟文佯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站在那儿静等着墨离走近前来。
墨离一至后花园,瞧见安然无恙的钟文后。
心中就知道。
自己的伯公他们,必然是已经死了。
“九首,我伯公、祖父、父亲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墨离虽说依然不相信这个事实,可是还是出声向着钟文求证。
甚至。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墨离都没有怪钟文,为何钟文你能独活,而她的那些亲人却是消失不见,甚至已经死了。
墨离心中很明白。
前去灵宝门之事,乃是自己伯公他们的决定。
而灵宝门发生了大面积的坍塌之事故,这事她知道不可能怪罪钟文。
或许。
在龙泉观的时候,墨离或多或少还会有些怀疑。
可当她再一次的到了灵宝门查看,翻找之后。
这些怀疑,也就渐消了。
这不是阴谋所致的,而是机关损毁所致的。
身为墨家人,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她墨离也就不能说是墨家人了。
“这事怪我,怪我当初事发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前去墨门向你们通告一声。”钟文闻话后,心中甚是有些内疚。
“九首,灵宝门的地下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灵宝门为何会坍塌?你能跟我细说吗?”墨离走近钟文,出声问道。
她想知道关于灵宝门那地下城所有的细节之事,想从中分析出,自己的伯公这些长辈们,是否还有机会活下来。
钟文闻声后,伸了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亭台。
任竹她们带着九儿在这附近玩耍,钟文可不想惊了自己的女儿。
就当下墨离的神态,钟文无法判断出,墨离听后会不会发疯。
待几人坐在亭台后,钟文这才缓缓说起了那地下城之事来。
随着钟文一字不落的向着墨离述说后。
墨离也是仔仔细细的听着。
好半天下来,墨离终于是知道了,那地下城之中,原来乃是一个迷宫一般的地下城。
“九首,你是说,灵宝门那地下城,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迷宫城?而只要地下城的大门一开,在一段时间之内,那地下城就会坍塌?那我伯公他们那不是被埋在了那迷宫之内?”墨离此时心中难过之极,双眼布满了泪水。
而另外两个墨家人,一边听着钟文所言后,也是沉默不语,眼中泛起了泪花来。
“是的,那地下城的大门只要三把令牌钥匙一插入,在一定时间之内,地下城就会被封闭,然后坍塌。在我们进入地下城迷宫之前,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当时我们也约定,我,你伯公,还有灵宝门中的一位,仅我们三人入内。可最终我也没想到,你祖父他们却是等不及了,最终还是入了地下城,这才发生了这样的不幸之事。”钟文落寞的回道。
此时的钟文。
心里还是挺苦的。
钟文认为自己这件事情上,却是做错了。
当时。
地下城坍塌后,钟文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至墨门。
导致墨离亲自前来询问。
这与着墨离告诉自己九儿的治疗之法一比,钟文都觉得自己欠着墨离不少。
使得钟文心中的苦,真是有处没地方说。
可是。
苦与不苦,事情都已是发生了。
当下,就看墨家人如何自处了。
而此刻。
墨离她们三人听后,只是无声的流着泪水。
救。
那是不可能的。
据钟文所言,那地下城离着地面很深,至少超过一上百丈的高度了。
如此高度之下,地下城一坍塌,谁又有着如此能力下去救人呢?
当钟文瞧着墨离她们三人无声的流泪后,心中突然一紧,随手一摸,从怀中掏出一块用布包裹着的东西出来。
“墨离,这是我从那地下城中所见之物,正是你们一直想要寻找的巨子令。”钟文把东西递向墨离。
对于巨子令。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
钟文早已是研究透了。
甚至还把巨子令上的机关都打开了。
墨家剑法,那自然是已经在钟文的脑海之中了。
墨家剑法很强。
可以说,乃是一本属性功法。
除了剑式剑招之外,更是有着功法配合。
即然已是研究透了墨家的巨子令,钟文断然是不可能再留下的。
还,是要还的。
怎么说。
这巨子令在自己手中,也只能是一块无用的令牌罢了。
可到了墨家人手中,那绝对是能起到无上的作用,甚至可以号令天下所有的墨家人的。
远来,是你
而当钟文的话一出,墨离瞧着钟文递过来的东西后,眼睛大睁,以极快的速度夺过巨子令,折开白布。
“真是巨子令,真的是巨子令,哈哈哈哈,伯公、祖父、父亲,你们的死,没有白死,巨子令,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墨离此时如疯了一般,捧着巨子令,又哭又笑的。
就连另外两个墨家人也是一见巨子令后,高兴的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jy1i8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九百零六章   追查珊蠻終再見鑒賞-u7lyf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错与不错。
皆已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当钟文瞧着云德的生命渐消之后,钟文也只能看着。
这种自我选择死亡方式。
钟文随能阻止,但阻止了又有何意义?
云德不愿说,而且还选择这样的解脱方式。
钟文就算是阻止,逼迫,估计也是无济于事。
“唉!!!死了也算是一了百了了,可是我的事,你却是要带到地下去了。”钟文长叹了一声。
而钟文的这一声长叹,却是让无相等人更是惊惧不已。
是的。
暖心大神 陈沫渃
钟文这么一个无上高手。
虽说从未见识过,也从未交过手。
可江湖之上的传闻,那真叫一个一板一眼的。
他们谁都知道。
如果钟文真要是怒气升腾,云罗寺或将在片刻之间,被屠之灭之。
无相惊惧,赶紧向着钟文行了一佛礼道:“九首道长,云德虽已死,但那突厥珊蛮之事,我云罗寺必当给九首道长一个交待。”
“呵呵,给我一个交待?你云罗寺如何给我一个交待?把那突厥珊蛮抓到我跟前吗?你们又认识吗?还是觉得你们云罗寺有着不少的高手可以调用?”无相的这一句话,让钟文觉得很没意思。
其实。
这样的事情,钟文完全可以由着无相所言这般行事。
可对于自己识神之事,钟文却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了。
自己师傅他们知道也就罢了。
可对于云罗寺的人。
钟文必然是不会假手于人的。
更何况,还是关于识神这么重大的事情,钟文又怎么可能把这么一件事情交给云罗寺呢?
真要是半路之上出了什么事,钟文这一辈子,说不定都不可能得到关于识神的最基本的事情了。
甚至。
到最后,都会发展到一个钟文他无法控制的地步。
有道是。
自己能习练出识神出来。
而那突厥珊蛮肯定是知道识神的由来的。
要不然。
当年那一剑也不至于把钟文的识神给毁了。
无相听着钟文的话,却是有些低落道:“如果九首道长用得到我云罗寺,道长即可指示,虽我等并不知道那突厥珊蛮长何模样,但我云罗寺必将全寺出去,帮九首道长寻得那突厥珊蛮来。”
“算了,云德已死,此事自由我自己去寻找那突厥珊蛮,告辞!”钟文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随即向着无相等人行一了礼后,直接往着云罗寺的寺门走去。
无相闻话后,心中一喜。
随即无声的跟随在钟文的身后,相送着钟文离开云罗寺。
片刻间。
钟文已是从云罗寺出来。
钟文转头看向无相几人,也没有多言,直接纵身往着北部而去。
无相见钟文离去后的背影后,顿觉得压力渐消一般,长呼了一口长气。
“师叔祖,这位九首道长真是无上高手吗?为何我感受不到他的内气?”待钟文已是没了影之后,一云罗寺的人向着无相问道。
无相遥望着钟文所离去的方向,“你感受不到他的内气那才是无上高手,就算一百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啊,好在此子到也和善,并没有为难我等。”
“师叔祖,那云德怎么办?是送回慈怀寺还是就地安葬?”云沉出声问道。
“即然云德已去,那就送回慈怀寺吧,而且云德还是他们慈怀寺的主持。”无相回道。
“慈怀寺没几个人,而且那几个僧人也只是普通人,以后也不知道这慈怀寺还能不能维系了。”云沉叹道。
云德如保。
云罗寺如何。
此刻的钟文,却是不会再去想了。
云德都已经死了,钟文就算是赶去云德所建立的慈怀寺去,估计也是无功而返的。
钟文能去的地方。
自然是突厥各部寻找了。
珊蛮找不到,钟文绝不离开突厥之地。
突厥之地虽大。
但依着钟文的速度,再大又能如何?
这不。
钟文从东突厥所在之地的各部开始,一一开始寻找,打探。
好在这突厥各部已有不少人会说唐国语言,要不然,钟文还真难向人打探。
而且。
钟文更是到达了各地的守捉城中去打探,甚至请了一些当地人去打探。
就连百家楼的人,也都开始散布于茫茫大草原之上。
从东到西,一片一片区域的扫过去,排查过去。
巴赫的眼泪
这一排查。
就是两个月。
从夏天。
一直排查到了秋天。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一直奔走于突厥各部。
要么在突厥各部,要么在各个守捉城中到处转悠。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从龙泉观离开,已是过了两个月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钟文每日里都在惦记着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女儿。
当然。
也有着曼清。
可两个月里,各方都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让钟文甚是觉得那突厥珊蛮难寻。
突厥可汗所部。
那是钟文第一排查的对像。
可这些各部可汗们,根本就没有听闻过钟文所言的那个珊蛮。
至于其他的珊蛮到也有,可是基本都不是钟文所要寻找的那一个。
同时。
钟文也加紧了对这些珊蛮们的庞问。
甚至连拷打的手段都用上了。
可依然没有那位珊蛮的踪迹。
这让钟文一度怀疑,那位珊蛮在那次之后,就已是死了,或者消声匿迹了。
可就在钟文准备离开弓月城之际。
百家楼却是传来了消息。
据百家楼传至弓月城的消息中所示。
在青山一带(叶尼塞河(剑河)的支流,阿辅水),有一个很小的宗门。
而这个宗门的名字,名为晓作部。
而这个晓作部之中的成员,基本都是珊蛮。
而且。
据百家楼打探到,此部成在的时间很长,而且少有与外界有什么联络。
甚至。
此晓作部的人员,其身手也是高绝。
在百家楼的门徒前去探查之时,却是损失了好几位好手。
这才使得百家楼对此晓作部进行了一番打探,最终确定,此晓作部,有可能就是钟文所需要寻找的珊蛮所在之地。
而钟文得到这个消息后,这迫使得钟文顿时直接放弃要回龙泉观的打算,往着青山一带奔去。
晓作部是何意。
钟文不知。
只要有关珊蛮消息的,钟文一般都会自行前去查看。
弓月城离着青山一带有些距离。
两千多里的距离。
不过。
钟文心急。
想着去青山一带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可谓是不顾内气的消耗,极速奔向青山一带。
晚上。
钟文终于是赶到了青山一带。
随着钟文赶到青山一带后不久,就已是有几位百家楼的门徒往着钟文这边奔袭而来。
“长老。”
数名百家楼的门徒一见到钟文后,这脸上的喜色很盛。
着实。
这段时间以来。
他们连连损失了好几位好手,本就有些打退堂鼓的他们,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的长老,要是不不喜,那才叫一个怪。
钟文看着几名百家楼的人后,就知道自己所到之地没错了,“辛苦了。”
钟文的一声辛苦,让几名百家楼的门徒,甚是兴奋,“长老,我们不辛苦,但是还望长老能替我百家楼报此仇。”
“前面带路,我到要看看这个晓作部有着何等的能耐。”钟文闻话后,点了点头。
随即。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直接纵身而起,带着钟文往着青山的北部奔去。
这几名百家楼的门徒,实力还是不错的。
都有着先天之境的身手。
最好的一位,都有着先天之境四层的境界了,可以说,放在百家楼当中,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高手了。
就百家楼的这些门徒们。
最强的,也就一位先天之上五层的高手罢了。
先天之上境界的高手,虽也有一些,但也都是一些低境界者。
而这先天之境的,其实也并不多,将将百来位,而且还分散于各地。
先天之境以下的,人数虽说不少,但这般的境界放出来,基本也是没什么攻击力的。
要不然。
这百家楼也不会想要把钟文这个无上高手拉入到百家楼撑腰了。
可以说。
双方各有目的。
一两个时辰后。
几名百家楼门徒带着钟文,已是离开了青山一带,到了距青山近三百里外的北部一片高山之下。
“长老,就是前方高山之内,有一处人烟所在,那里,据我们所查,有着一些珊蛮。”当众人落下地来后,百家楼一门徒指着远处说道。
“走。”钟文二话不说,再一次的纵身而上。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也是紧随其后。
片刻之间。
你娶真相,我奉痴心 默默公子
钟文他们已是到了那片高山之上。
当钟文看到那高山之内,一片平地之上,有着不少的木屋后,又是直接纵身落了过去。
“号噜伺哇……”
当钟文几人一落至那些木屋附近后一会儿,就有人从那木屋中奔出数人出来。
突厥语,钟文不懂,也听不明白,“先天之境七八层的身手,想来应该会说我唐国话吧,这里就你们这些人吗?还有人的话,都如数出来吧。”
“原来又是你们这些唐国人,即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其中一突厥人见钟文这个年轻人说唐国话,立马大怒的回了一句唐国话。
就在他回话之际。
其他的木屋之中,又是奔出来数条人影。
而当那数条人影出现后,钟文立马就瞧见了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
“你可真让我好找啊,原来躲在这青山之北,远离着我唐国境地。”钟文见到自己所要寻找之人,心中甚是兴奋不已。
而那位珊蛮一见到钟文后,心中顿时后怕不已。
他可是知道。
钟文曾经把一个宗门都给屠灭了。
甚至还能与云德打个平手的。
而今。
自己这一方的,最强者也才先天之境十二层的境界,又如何跟眼前的这位斗呢?
顿时。
那位珊蛮向着其他人出言示警,“嘶哒呀。”
其他珊蛮一听此人的示警后,先是一愣,随后纵身准备逃离。
但是。
他们能逃吗?
答案是否定的。
连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都逃不了,更何况他呢?
不要说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了,就连武道之境的高手,都逃不了,就不用想先天之境的小高手了。
而此时。
钟文发现这群十二人的珊蛮们纵身而起后,钟文体内庞大的内气涌了出来,直接压制着众珊蛮。
身在半空中的珊蛮们,纷纷从半空之上跌落了下来。
这让所有人惊惧不已,恐惧之意爬上了心头。
就连百家楼的几位门徒,见到此情况后,也是震惊连连。
如此的手段。
谁又见识过?谁又体会过?
钟文瞧着这些珊蛮跌落了下来,缓步往着那位自己要找之人走了过去,“想逃?问过我吗?”
一步一字,让那些人纷纷恐惧不已。
钟文来到那珊蛮之前,眼中露出了一副愤恨之色。
终于是寻到了。
几年的时间。
钟文的识神一直未得恢复,钟文哪有不对眼前的这位珊蛮记恨于心。
而今。
人就在眼前,而且自己可以随时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
總裁 的 私 寵 甜心
当下钟文却是不会这般做,甚至在场的十二位珊蛮,钟文暂时都不会杀。
钟文转过头来,向着那几名百家楼的门徒交待道:“你们先退出两里之外,我有事要问他们。”
“是。”那几位百家楼的几位门徒,立马拱手离去。
长老都发了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敢偷听。
说是两里,可他们却是直接跑到了三里之外去了。
而此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钟文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位让自己愤恨不已的珊蛮道:“几年前,你伤了我的识神,我也寻了你好几年。你说我是杀了你?还是废了你?更或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哈哈,你要杀就杀,我阿史那狼角绝不会向你一个唐国人低头的。”那珊蛮心中虽害怕,可这气势却是一点也不弱,更是不怕钟文会如何对他。
天道神途 西山落尘
“阿史那狼角?原来你叫这个名字,你不会是突厥贵族吧?不过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乃是你得告诉我识神之事。否则,我九首会不惜一切,灭了突厥所有人,绝了突厥的根,哪怕我九首会入那佛家所言的地狱,也在所不惜。”钟文一听到那珊蛮的名字后,到也觉得不奇怪了。


2nul1優秀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零五章   雲羅見聞雲德死熱推-wr3j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云罗寺。
钟文曾经以为离着中原很近。
可最终也没想到,这云罗寺却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柽柳花开 花开有声
而且还与着吐蕃国很近,更是远离着中原地带。
不过钟文细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这里乃是祁连山脉腹地。
可以说这样的地方,普通人根本难以抵达。
即便是钟文前世,也少有人前往祁连山脉腹地,毕竟,这里属于高海拔区域,且这祁连山又有着不少的冰川,谁又会闲得没事往这边跑呢?
可见这云罗寺真是会挑地方了。
其实。
钟文却是忘了。
不要说这云罗寺会挑地方了。
其实江湖之上各大宗门的人,基本都会挑地方。
就连太一门的祖师们,也一样会挑地方。
随着钟文往着这甘州西北方向奔去后。
不到一个时辰后,钟文来到了一片山区之所。
钟文站在某座高峰之上,看着远处的一座大寺庙。
不用猜,那里肯定就是云罗寺了。
寺庙虽大,但却不是因为寺殿大,而是占地比较大,屋子比较多罢了。
论寺庙的殿庙大小,那得说长安与洛阳。
那里的寺庙的殿庙,那才叫一个大。
七零甜妻撩夫记
钟文瞧着远处的云罗寺,心里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过后。
钟文纵身而起,往着云罗寺方向纵去。
转眼之间,钟文已是到了云罗寺外了。
当钟文一落地后。
入眼的并不是云罗寺,而是一位老和尚拿着一杆扫把,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着他一般。
“九首道长驾临我云罗寺,是我云罗寺之荣幸,老纳在此久候多时了。”那老和尚见钟文一落地后,把扫把放在一边,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一佛礼。
钟文闻话后,有些不明所以。
眼前的这个老和尚。
钟文真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闻都没有听闻过。
而且。
钟文能从这个老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看出来,此人乃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
甚至。
其境界之高,钟文猜测其堪比三荒的三位荒主来。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也只能凭着自己的感知去猜测。
要么只能动手试一试。
可是。
人家都如此客气了,钟文又怎么好当下一见面就动手?
再者。
钟文也找不出多大的理由出来动手。
随即,钟文往前走了几步,向着那老和尚行了一道礼,“敢问大师高姓大名?而大师在此等我又为何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士罢了,途经此地,也只是想见识见识一下云罗寺的风采。”
“老纳无相,老纳在此等着九首道长,也是因为最近心有所想,这才特意在我云罗寺外候着九首道长,如九首道长想要看看我云罗寺,还请九首道长随老纳来,待老纳给九首道长好好介绍一番我云罗寺。”那老和尚到也客气的很,一边回道,一边还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姿态来。
钟文瞧着那名叫无相的老和尚,依礼相待。
自己即便有着对这云罗寺曾经的不爽,可此时却是不好多给脸色。
“请。”钟文随即回道,抬腿往着那无相老和尚走去。
无相老和尚一边缓步带着钟文入了云罗寺。
一边向着钟文介绍起这座寺庙有前生与今世。
“我云罗寺立寺已有好几百年了,虽比不得你太一门的名头响亮,但也算是有些根基。而且我云罗寺也少有参与到中原中的纷争,到也躲过了无数次的征伐来,这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无相老和尚带着钟文来到主殿外,向着钟文介绍着云罗寺。
不过。
钟文此时只带着耳朵,却是不带嘴巴的。
好一通的参观云罗寺下来。
钟文从那无相老和尚的嘴中,也算是知道了云罗寺的一个大概。
至于是真还是假,无从辩别。
就好比这人数吧。
无相老和尚说云罗寺有一百四五十人。
可在钟文被这老和尚带着游览之下,不要说一百四五十人了,就连三十人都没有见到。
“九首道长,你也游了游我云罗寺了,老纳却是不知道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不知道可否道明来意?”停住了脚步的无相,回头看向钟文打问道。
而此时。
正当无相向着钟文询问之际,不远处一个更老的老和尚却是带着好几个老和尚往着这边走来。
“师叔祖。”当这一群老和尚到来后,却是向着无相行起礼来。
无相回了回礼,“这位乃是太一门的九首道长。”
“见过九首道长。”那几个老和尚一听无相之言,赶紧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佛礼。
而钟文也随之回了一道礼。
“他乃我云罗寺的主持,云沉,其他几人,均乃是我云罗寺的长老,他们少有离开我云罗寺,想来九首道长肯定未曾听闻过他们,甚至也未曾见过他们。”无相见双方见了礼后,指着那位带着的老和尚说道。
贼老天你该死 不再恋爱(2)
“原来是云罗寺的各位大师,九首第一次前来云罗寺,也确实未曾与诸位见过,有礼了。”钟文一听无相的介绍后,这才明白了起来。
云罗寺能被江湖之上尊为七大宗门之首。
可见这云罗寺的高手如云了。
就如钟文眼前的这几位。
那云沉主持。
看在钟文的眼中,虽死气沉沉的,但其境界已是快要踏入武道之境了。
不过。
钟文双眼突然一凝之后,却是发现那云沉身上的灰败之气很甚。
一看就知道此人离死不远了。
对于此情况。
钟文虽不明,但也不会多言。
而那云沉身后的七八位云罗寺的长老。
其身手也是不俗的很。
全是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
甚至都已经开始有着往武道之境方向而去的趋势。
加上那无相老和尚。
如果再给这云罗寺一些时间。
娱乐之非你不可 愤怒的奥利奥
钟文都能想像想到,些许年之后。
这云罗寺必将成为如曾经那三荒一样的存在了。
云沉他们并未多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钟文。
眼神之中。
皆是带着一种好奇,震惊,与疑问。
而无相老和尚,却是又发话问道:“九首道长,不知你是路过此地,还是特意前来我云罗寺的?”
“无相大师,我也不说什么假话,我就是特意前来你云罗寺的。”钟文见无相先后问了两次,钟文随即也不再隐瞒下去了。
“哦?那敢问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难道是因为云飞他们在外惹着了九首道长不成?”无相见钟文这般说了,问得更是直接了起来。
钟文一听无相的话后,连连摇头,“你说的云飞大师他们,虽与我有些小摩擦,但也只是些许小事。”
“那敢问九首道长来意是为何?”此时那云罗寺主持云沉却是急道。
随着那云沉的话一问出口,他就知道他多言了。
就连无相都看了看他一眼。
钟文到也没有多想,而是直接回道:“我想找云德,听说云德乃是你们云罗寺人,许多年前,我曾见过他一面,而今,我来云罗寺,就是特意来寻找云德的。”
“云德?”无相一听钟文所言后,着实不解,“敢问九首道长,你找云德又为何事呢?虽说云德早已被我云罗寺除了名,九首道长说的也没错,云德毕竟曾经乃是我云罗寺中人,九首道长找上我云罗寺,也是无可厚非的。”
“各位大师,当年在太宗门之时,云德曾经阻过我寻仇,而且,当年还保下一名突厥的珊蛮,所以,此次我就是为找云德而来的。”钟文根本没在意云德是不是云罗寺的人。
能被那小辈们称之为师叔的,不用讲,云德肯定与着这云罗寺关系密切的。
自己找不到,百家楼找不到,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前来这云罗寺了。
无相看了看云沉。
而云沉也看向无相。
两人的眼神一碰撞后,云沉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叔祖是何意了。
随即,云沉向着无相轻轻的点了点头。
无相得了云沉的点头之后,又是笑着向钟文说道:“即然九首道长是来寻云德的,而当年之事,老纳不甚清楚,但九首道长说有,那肯定是有的。云德目前正在我云罗寺中,如九首道长需要问话的话,我这就着人把云德带过来。”
钟文闻话后,没有多想,更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云沉随即转身离开,带着一个老和尚往着云罗寺的后面而去。
而无相继续与着钟文说着话。
可这话一说。
就是半个时辰。
这让钟文都等得有些着急了。
就在钟文着急之时,云沉他们却是回来了。
而紧随其后的,正是曾经与钟文有过一面的云德老和尚了。
不过。
此时的云德。
钟文一看之下,却是发现云德的境界,比之以前来,要低了太多太多了。
曾经乃是先天之境的云德。
如今却是只是一个后天境的老和尚。
而且面容也是憔悴的不行。
钟文虽不知云德老和尚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这事貌似好像与自己无关。
待那云德一到跟前后,钟文就开口问话了,“云德,当年你在太宗门阻我保下的那位突厥珊蛮此时在何地?”
云德见钟文问话,满脸挂着一副慈悲心来道:“小道长还是那么激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小道长如放下了过去的恩怨,必然会登极乐世界的。”
当云德的话一起。
钟文脸色非常的不悦。
不要说钟文脸色不悦。
就连无相以及云沉他们的脸色也是大惊大恐的。
综漫之我是虚 羽化の桜
他们实在没想到。
云德会在钟文的面前,说起这番话来。
在一个道人面前说佛家之语,这本就是已经过了界了,这更是容易挑起佛道之争的。
“住口,云德,你已是受了罚,为何到现在还不知进退?九首道长前来我云罗寺,只是想知道那突厥珊蛮所在,你又为何必为一个外人要陷我云罗寺万劫不复之地?”云沉见云德说出这等之言,顿时大喝一声。
对于江湖之上传闻太一门的九首,乃是无上高手之事。
他云沉这个主持,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有多可怕。
一个可以灭了天地二荒荒主的人,可以说抬手之间,就能灭了他云罗寺了。
而且。
他那位师叔祖无相,都曾跟他说过。
能斩杀两个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无上高手,这天下,是没有人能治得住的。
要不然。
无相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礼遇一个小小年纪的小道士?
“哈哈哈哈,我云德早已不是云罗寺的人了,而你们为了洗清曾经的罪孽,把我捉回来,折磨了我数年,到如今,我的境界全毁。而你们还一直崇佛,可佛心早就没了,你们又如何教化世人?又如何坐享云罗寺!”云德根本不在意云沉的一声大喝。
更是直接道出了这云罗寺的事情来。
这让钟文听着,瞧着,甚是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不过。
这乃是他们云罗寺的事情。
钟文管不着,也不想管。
钟文要的乃是那位突厥珊蛮的消息。
“云德,我只要那珊蛮的消息,你告知于我,我让你的境界恢复。”钟文此言一出,惊得无相云沉他们纷纷侧目。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恢复境界?
这得要多大的无上能力才能做到啊。
云德看向钟文,眼神中略带一丝的不解,“我云德何德何能,能让小道长如此,罢了,罢了,曾经的错,全是我云德之错,一切毁之,一切消之,一切无之,一切……”
随着那云德的话一说起后,就没停了。
什么一切,一切的。
到了最后。
云德的的声音渐消渐逝。
到了最后,连脑袋都歪了下去。
就这么静静的立在那儿,脑袋低垂。
钟文知道。
都市之万世丹尊
云德已经死了。
而且还是自我选择的死亡。
而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却是从此中断。
这让钟文对这位已是死去的云德,连一丝的恨意都生不起来。
一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佛家人,而且还把所有的错误揽在自己的身上,以死表个态。
这又如何让钟文生起恨来。
人都死了,这恨生起来又有何用。
钟文脸色无变,也无声。
可无相他们,却是大惊的不行。
他们深知。
钟文来寻云德,为的乃是一个突厥的珊蛮之事。
可此时云德的自我选择死亡,这让他们突然像是觉得得罪了钟文一般,甚至,他们的脑袋之中,都在想像着云罗寺被灭的景像来了。


ffecd優秀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八百八十二章   過目不忘百事通展示-9vjjf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午时,一个江湖客,满身是血,也不管什么白天还是晚上,纵身入了灵州城中,嘴里大呼着大事不好了。
这让不少的百姓也好,还是江湖客也罢,纷纷侧目。
此刻的灵州城中,那可是有着不少的人呢。
如此不顾江湖之上的规矩,在普通人面前展露纵身术。
这真要是被人追究起来的话,那这人可真不好在江湖之上混下去了。
不过。
那人根本不管不顾了。
直接跃上屋顶,踩着屋顶往着百家楼方向纵身而去。
“这人能飞?”
“会飞的高人,肯定是仙人。”
“不是,那是江湖人,我听闻说他们会纵身术,可以飞上屋顶。”
“好厉害,我以后也要做江湖人。”
“……”
百姓们看着那人可以纵身屋顶,急速奔向远处,眼中全是羡慕之色。
而那些江湖客们,眼中却是闪动着不解与好奇。
认识此人的人,却是好奇此人为何满身的血迹,而且嘴里还喊着大事不好之类的话来。
而此时。
离着灵州城远处的奉侍,看着逃离之人,顿生悔意,“唉!看来,我们此行计划要终止了。”
不久前。
奉行依着计划,狙击着从灵州城离开的江湖客。
花都特種高手 穿越的土豆
可没想到。
那人的境界虽不咋样,可这纵身术,却是奇高,比起他这个先天之上的高手来都要好上一些。
要不然。
也不至于让那人给跑了。
而且还跑回了灵州城。
这让奉侍只得停步于灵州城外,看着那人远去。
“奉侍,我们怎么办?去跟宗主他们汇合吗?接下来,我们肯定不可能再截杀任何江湖人了,否则的话,这百家楼必然会查出是我们干的。”一太乙门心中担忧道。
奉侍看了看远处的灵州城,眼神之中闪动着越来越多的不甘。
这几日里。
他们可是截杀了数百人。
其中以先天之境及以下的人为主。
先天之上的人物也不是没有,但却是少一些。
本来。
依着他们的计划,怎么着还能截杀个三五天的。
可没想到。
却是被这人给跑了。
奉侍心中不甘,可不甘又如何呢?“走,跟宗主他们汇合,看看宗主有什么新的打算。”
奉侍话一说完后,就带着他所领导的弟子们,往着西北方向而去了。
而此时。
卫殳他们此刻也已是往着贺兰山中而去,赶至他们早已约定好的地点去。
++++++
百家楼外。
家斗:商女无敌 素颜美人
那逃得命来的江湖客,因伤势过重,从半空中跌落至百家楼大门前。
把所有江湖人都给惊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纷纷看向那人,心中不明所以。
有些人甚至猜测此人是不是在城外与人打架了,然后被伤了,这才想着回百家楼,好避让一番。
随着百家楼的门徒过来后,瞧了瞧那人并未死去后,赶紧抬起往着百家楼中而去。
半个时辰后。
那人醒来。
那人醒来后的第一时间就是疾呼,“我要见百事通,我要见百事通,有大事发生。”
百家楼的门徒听着此人要见百事通,根本也没放在心上,“我家楼主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你又有什么大事可说的,有事可以跟我说,对了,记得把汤药钱交了。”
着实。
百事通虽为这百家楼中五位楼主之一。
还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虽说。
百事通时有与江湖客们说话,但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那人见门徒如此说话,心中大急,“大事,大事啊,我们几十人,在北部三百里外被人截杀,而且我还见到不少的江湖人死去,赶紧通知百事通啊。”
那门徒听后,还以为此人失心疯了。
可见此人的神态确实惊恐。
况且。
百家楼的任何一门徒,均乃是对消息敏感之人。
门徒虽疑,但也不敢大意,“你说的事情可当真?如果你说的事情有误,可别怪我百家楼对你不客气。”
说完话的门徒,随即出了屋子。
没过多久。
百事通急步而来。
又过没多久。
百家楼中,奔出十数人。
百事通稳坐于后院一屋中,静等着消息传回。
自从百事通从那江湖客嘴中知道了,关于灵州北部三百里外死了不少的江湖人后,他的脑中,就在思索着这件事的真假。
而且。
他已经与百家楼内几位楼主商议过了。
藝校女生:藝術與陰謀 壹翎
该做的预案,也早已做了。
只要消息得到确认后,他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而此时的贺兰山中。
卫殳与奉侍他们,却是汇聚在一块,商议着接下来的打算。
“宗主,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行事?那百家楼乃是以查探消息为主的,我们如果还依然在灵州附近,那必然会被那百家楼所知道的,到时候,我们可就不好走了。”奉侍心中担忧道。
“是啊,宗主,我们得尽快做打算才行啊。”又一弟子说道。
此时。
卫殳心中也在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
星戰士傳說
百家楼怎么样,他虽不是很清楚。
醉岚 茶凉人意
但以前奉侍可是一个跑江湖的人,也是一个经常打探消息之人。
奉侍说的话,他相信。
好半天后,卫殳这才看向奉侍问道:“那百家楼虽说是以消息为生,但百家楼中却是没有多少的高手,即便他们查到了那些人乃是我们所杀,只要我们最近不出现,想来那百家楼也拿我们没办法。”
“宗主,你这话说的对是对,可各大宗门的人要是出手的话,我们可就不好过的。”奉侍回道。
壹樣的穿越不壹樣的小受
“也是,这样,我们先在这贺兰山中待几天,这几天里,派出几人出去看看情况,如果有变动,到时候我们再做打算。”卫殳点了点头,心中有所思的回应道。
如此安排。
卫殳也不知道对与不对。
但当下让他选择逃,那不是与他们出来之前的初衷有违的吗?
所以。
末世女配养包子
卫殳这才有了这么一个决定。
夜。
那百家楼出去的十数人已是返回。
百此时的百家楼地底之下,数十人围在一块,正在商议着什么。
“百事通,你认为这事是谁做下的?死了如此多的江湖人士,这消息要是传出去,那必然会引起大动的。”管行动的楼主看向百事通说道。
“百事通,此事我看最好还是稳一稳,要不传消息给长老,由着长老来看看这事该如何决断吧。”管人员训练的楼主也附和道。
而此时的百事通。
脑中却是闪动着各种消息。
依着百事通的脑袋。
只要过了他这双眼睛的任何消息,他都能记住。
有着如此记忆力的人做这百家楼的楼主,又被江湖人称的百先生百事通,那也名副其实了。
百事通微闭着眼睛,脑中所有的消息过了一遍之后。
这才突然大睁开眼来,看了看几位楼主,以及众人,“此事有可能是针对我百家楼的。”
“百事通,你说的可当真?”
“百事通,我百家楼何来仇家?你这番话,有何根据?”
天火降世 一沐悔
“百事通,我百家楼立楼数百年,从不曾有过仇家,你刚才这番话是何意?”
众人七嘴八舌的。
谁也没想到,百事通会从他的嘴里说出这番话来。
针对百家楼而杀了如此多的江湖人士。
这已然不是仇家了,而是深仇大恨了。
百事通轻轻的点了点头,“此事说是针对我百家楼来也不为过,其实,主要还是针对长老的。”
“嗯?”
众人脑中纷纷开始闪动着百事通所言之话的可能来。
“你们可还曾记得,长老所在的太一门,与着终南山三大宗门有仇隙之事?”百事通再一次的说道。
随着百事通的话这一起,众人的脑中再一次的想起了曾经他们所得到消息来。
百事通看着众人的表情,脸上开始布满了愁容来,“所以,此次,我百家楼依着长老指示,发动整个江湖来寻找奇药,如此多的江湖人士死亡,即不丢失钱财宝物,也不丢失功法秘籍,所以,我断定,那些江湖人士的死亡,肯定是那终南山三大宗门所为的。”
“这终南山三大宗门消失了好些年,突然出现,必然是揪准了此次时机,为的就是阻止各江湖人士前去寻药,而让长老痛失某位亲人,至于是不是,我也只能从以往得到的消息当中去分析了,你们认为呢?”
如果此时那卫殳他们在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杀了百事通了。
如此这般的分析。
估计全天下也就只有他百事通能分析得出来了。
即便是钟文在场。
也不可能从中能分析得出,那些江湖人士的死亡,乃是终南山三大宗门的人所为的。
有了百事通的分析。
百家楼中所有人,基本都不会对百事通的话怀疑。
百家楼的运转。
可以说完全依赖于百事通了。
随后。
百家楼的地底之下。
众人开始纷纷动了起来。
第二日清晨。
百家楼大堂。
百事通站在高台之上,看向早已得到通知的江湖人,以及各大宗门的人,“想来诸位昨日已是瞧见有一位江湖朋友身受重伤,跌落至我百家楼门前,而这位重伤的朋友,却是给我百家楼带来的一份重要的情报。离灵州三五百里方圆之内,据我们昨日派人前去查探后发现,已有数百名江湖人士被杀。”
“哗~~”
随着百事通的话一出,整个大堂顿时哗然一片。
“百事通,到底怎么回事!”
“百事通,请详细明说。”
“百先生,还请言明是何人所为。”
“……”
网游之瞬杀天下 坠落凡尘
众人纷纷向着高台上的百事通喊话。
如此劲爆的消息,谁也坐不住。
“诸位江湖朋友稍安,此事虽大,但我百家楼从昨日开始,就已是派出人员查探,对于此事,已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而且,我百家楼已是掌握了这伙人的行踪。”百事通见众人如此愤慨激昂的,又是出声喊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