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武俠江湖大冒險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399 流沙分享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墨家机关城,据传乃是墨家的驻地,也是墨家最神秘的要塞,由历代墨家巨子耗时三百多年方才建成,城中机关重重,步步凶险,被称作是这世间最后的乐土,最安全的藏身之处;自大秦一统天下之后,这诸国余孽,但凡反秦之士,皆与这墨家有所往来,奈何所处位置神秘,不为人知……
这一日。
却说莽莽群山之间,来了一队秦兵,正不急不缓的赶着路,而在秦军之中,有一步辇正慢悠悠的被人抬着,幔帐覆顶,其内隐见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而在秦军之前,却见还有一奇物引路,此物大小如狐,然却非血肉之躯,而是青铜所成,内置诸多机关枢纽,控其动行,于山林之间奔走,与野兽无异。
“这公输家的机关兽倒也有些意思!”
纱幔之后,幽幽话语响起,遂见一根纤秀食指探出,向那机关兽勾了勾,本是活灵活现引路的机关兽立时如受牵引,几个窜跳已爬上步撵,歇在了那只手上。
“霸道机关术?此术若是结合那傀儡术,说不定还有些看头!”
“还有多久才到?”
瞥了眼手上的机关兽,步辇里的人慵懒问道。
“回禀国师,依照探子传来的消息,那墨家机关城就在二十里外!”
步辇前有人回道。
“那就是不远了!”
山风掠过,幔帐一掀,那步辇里却见一人撑着脸颊斜身而坐,饶有兴致的逗弄着面前的机关兽,当然就是苏青。
“听说流沙卫庄他们也到了,你说,咱们姗姗来迟,他们会不会不高兴?”
他又问。
“不高兴又能如何,国师大人身份地位岂是几个杀手所能比拟的,如流沙众人,不过是诸国余孽罢了,国师大人又何必在意他们高不高兴!”
回答的还是那人。
此人身着黑色衣袍,面遮布巾,背负长剑,在前引路。
苏青看也不看,只是笑道:“你很聪明,说的也很有道理,罗网之中,你身份如何啊?”
那人一拱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属下乃是戊戌下级二等刺客!”
苏青“嗯”了一声。
“往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那刺客受宠若惊,忙单膝跪地,以示忠心。
“是,属下定会尽心竭力,保护国师大人的安全!”
苏青摆摆手。
“继续赶路!”
但他话刚完,忽又道:“等等,不用赶路了,有人来接咱们了!”
便在所有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林间猝然掀起一阵急风,满地落叶纷纷扬起,电光火石之间,本是垂落的纱幔已像是被一双手无形大手掀开,再定睛一瞧,步辇之前,一道身影正傲然而立,如飘羽飞花,点尘不惊。
此人蓝衣白袍,环臂当胸,一头蓝发随风扬起,剑眉星目,气态冷冽,抬指抖腕,两点寒星已朝步辇中那侧身而坐,神态疏懒之人打去。
异界神玉 贱小炎
不光如此,林中更见不少蛇嘶怪鸣,惊的人心惶惶,果不然,下一刻就见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已从林中游出。
“流沙?呵呵!”
步辇之中,那两点寒星方才射出,却见一条急影窜空而起,竟是将之给咬了下来。
娶悦
黑影来势突然,一招得手,身形非但不落,反而是凌空一转,朝那来人扑去,动行极快,令人措手不及。
那来人也是心头一惊,身形凭空一晃,已闪身而退。
等急影停下,仔细一看,却见竟是只机关兽。
与此同时,林中但见有一道魁梧身影,身披大氅,手提凶剑,携压迫气势步步走出,只到队伍之前,二话不说,身后窜出一条鬼魅身影,却是直朝那先前开口的罗网杀手袭去。
“苍狼王?”
那刺客低呼一声,神情大变,已忙去拔剑,只是这鬼魅身影攻势极快,眼看就要命丧铁爪之下,不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这名罗网刺客惊呼一声,一脸惊恐愕然,身形却已同时向后一仰,贴地倒滑急退,而后反手拔剑,干脆利落,剑招斜挑而上。
“噗嗤!”
一剑之下,血花凭空飞溅。
苍狼王已被长剑贯穿右掌,痛哼一声,暴退而回。
但那刺客还没来得及高兴,眼前却见一道寒芒如惊雷一瞬,自远处如电飞至,那是一柄剑,当空劈下,霸道无匹,而握剑的人,正是那身披大氅,白发冷眸之人。
杀机毕露,杀气四溢。
“流沙卫庄!”
望着眼前的剑,眼前的人,这名刺客哪还能认不出来,他瞳孔骤缩,脸色大变,如若死灰,可先前古怪的一幕又发生了,他的身体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剑光乍现,长剑霎时如银瓶乍泄,又如一朵梨花绽放,化作千百道剑光,绚烂夺目,直迎而上。
刺客呆呆傻傻的望着自己,看着自己的剑,看着自己施展出来的剑法,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会变得这么厉害。
“莫非,我无意中练就了绝世剑法?”
他欣喜若狂的喃喃道。
可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却像一盆冷水朝他当头淋下。
“你就是卫庄?”
罗网杀手听的下意识回头望去,这是很诡异古怪的一幕,就见一人扭头回望,可他手脚身体却仍和人厮杀酣斗,宛如提线傀儡一般。
步辇中的苏青,此时一手逗弄着那机关兽,一手五指箕张,指肚中,五缕极其细微的晶莹细丝不知何时已落入了那罗网杀手的体内。
弹指拨挑之下,那罗网杀手已在飞快变换着攻势。
“不知国师大人对在下所送的这只机关兽是否满意?”
又一个声音响起,一旁的林中,一位身形枯瘦,腰背佝偻的紫衣老者正背着双手缓缓走出。
“公输先生?你送的这小玩意儿,本座很喜欢!”
苏青已起身,望了眼四面八方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他面上并没波澜,然一股寒气,却已凭空而起,随风盘旋一刮,地上环伺不去的毒蛇,转眼就成了一根根冰棍。
“卫庄?你们想要造反么?还是说,你们都活腻了?”
苏青瞟了这几人一样,干脆利落,也没废话,从步辇上走下。
他说话的同时五指往回一收,那罗网杀手登时似风筝般倒飞而回,只见苏青步步走下,居高临下的望着卫庄那冰冷的目光,又看看流沙众人。
“若是如此,本座倒不介意,让你流沙众人,在此化作阶下囚!”


優秀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396 再會趙高閲讀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夜已深。
天际,一轮冷月当空,不见繁星。
可皇城之内,有人还未睡呢,没睡的人,怕是还有很多。
而有一人,正望着月凝思、出神,想着事儿。
这个人,当然就是大秦的中车府令,同时也是罗网的首领,赵高。
白日里,他已经收到消息了,那个本来已死的人,居然还活着,不光活着,更是带回来了匈奴单于的首级,而且,秦王的反应也有些特别啊,竟然吩咐扶苏要奉此人为师,如此举措,岂不让人拿捏不透。
值得人揣摩啊。
他端坐在窗畔,屋内冷清无声,只他一人。
也确实就他一人,如他这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这皇城里,自然是孤独的,何况还是凶名赫赫的罗网首领,闻风丧胆的杀手首领。
窗外,冷风渐起,散落片片晶莹。
赵高望着雪,端着酒,面无表情,自顾自的饮着,晦暗深邃的眼底,仿佛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不知道藏着怎样惊人的秘密。
人都该有秘密,告人的,或是不可告人的,正因为有秘密,才能让自己显得深不可测,让人忌惮,让人犹豫,捉摸不透。而秘密一旦被人知道,那就注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就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也是因为知道太多人的秘密,所以这些人,有的已死,有的已为他所用,那他的秘密呢?有没有人知道?
答案是有。
因为,那个新国师居然没死,这就意味着,他的一些秘密,已经被人知道了,尽管微不足道,尽管对方还没说出来,但在这如履薄冰的乱世,权谋勾心斗角的泥沼,有时候哪怕一个再微不足道的秘密,也足以让人功败垂成,造成隐患。
“又下雪了啊!”
喝着冰凉入肺的酒,赵高喃喃自道。
看来他真的藏了很多秘密。
赵高望向窗外,院里,落雪纯净,片片飘散。
但是,就在他望出去的同时,那雪中猝然有了变化,纷乱无序的雪幕里,悄然飘来一丝丝的花香,梅花,不光有花香,还有花,一片片的梅花,只似风中翻飞的红色蝴蝶,煽动着翅膀,从外面,飞到了里面。
赵高神情依旧,只是一双眸子却似在闪烁变化。
“既是来了,何不现身?”
但随即,那梅花已倏忽一转,如数十颗寒星般射向院中六个方向。
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七个。
包括赵高。
只在一刹那,院中六处原本冷清寂静的角落,只似变戏法般,凭空亮起剑光。
赵高淡淡一笑,不急不慌,伸手自酒杯中沾起一滴酒水,却是瞧也不瞧,已屈指一弹,立见酒珠横飞出去,“噗”的一声,将那梅花打落。
“赵大人倒是有趣,我来此已有多时了,你现在才请我出来,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一个笑吟吟的声音响起。
赵高端酒的动作蓦然一停,神情一凝,一双眼已似电闪般望向屋内一角,案几上,一道身影正饶有兴致的翻看着他的秘密,罗网各处传来的信笺,密信。
不是苏青又是何人。
“你,何时潜入进来的?”
赵高咽下了嘴里的酒,慢条斯理的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苏青的视线从面前竹简上抬起,细眉微微一拧,然后抿嘴沉思片刻,才笑道:“大抵是赵大人先前得知我没死的消息后,如何?是不是有些失望啊?”
月辉洒落,也不知是月入眼中,还明眸映月,赵高却见眼前这人的双目似是会放光,如井中映月。
“失望?有一些,不过,你这不是来了吗?我还听说,你杀了匈奴单于,而且单凭一己之力将河套一带的匈奴驱向北方!”
苏青笑了笑,既没回答,也没拒绝,如此作态,无异是默然了。
赵高已长身而起。
“那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数日前,农家女管仲被一位神秘高手掳走,是否你所为?”
苏青抚掌赞道:“不得不说,赵大人真聪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大可一并问个清楚,毕竟,机会可就只有这一次,我还是很乐意解答的!”
赵高舔舐了一下唇角,袖中已伸出一双修长且惨白的手。
“你为何放了她?”
苏青一掀眉,说道:“你知道的,男人嘛,总是喜欢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子,总是容易得到一些优待,自古英雄爱美人,当然,我算不上英雄,可我也是男人!”
赵高脸上已看不出表情,面沉如冰。
“我原以为,你会晚几天来报仇!”
苏青也缓缓站了起来,他不紧不慢的笑道:“唉,因为我明白,今天我要是没来,那明天就是你去找我了,早死晚死,都是要死,何不早点呢,赵大人说是不是?”
风雪愈急,北风呼啸,乍见屋中烛火猝然一摇,如惊似恐,嗤嗤急颤,再定睛一瞧,屋中又多了六人,正是六剑奴。
“看来,国师大人那日隐藏了实力啊?莫非,今日,有必胜的把握?”
蜜婚晚爱
赵高又笑了,笑的像是只环伺嗜血的狼,殷红的头发在风中凌乱。
“实力?不谦虚的说,恐怕你看不到本座的实力了。”
苏青瞧也不瞧六剑奴,目光只在赵高身上来回打量。“你的权利太大了,也有些麻烦,而且还找我的麻烦,不得已只能先拿你动手!”
他说“动手”,赵高身后的六剑奴已是不见,火光猝然一灭,苏青周身凭空多出六道璀璨寒光,来的可真快啊。
但下一刻,六人剑势已是停滞于空,但见苏青白发飞扬如魔,青袍猎猎鼓荡,只在他身前方圆四尺之地,如成天堑,一股无形气机,似是化作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将六剑奴隔绝在外,难进分毫。
“这一次,没功夫和你们闲耍,有人约了我饮酒!”
望着六柄停在他面前的剑,苏青神情平淡,抬指对着面前离他最近的真刚剑轻轻一点,指尖对剑尖,遂见那真刚剑的剑尖上当即多出一点寒霜,而后飞快扩散蔓延,从剑尖到剑柄,最后连同持剑之人,一同结冰,冻结在原地。
剩下的五人,几在一前一后,全都步了真刚的后尘。
赵高看的是深吸了一口气啊,他原以为对方隐藏了实力,武功必然极高,但眼前这哪是高,简直是高的深不见底,高的没边儿啊。
放眼当世高手,有人能敌六剑奴他信,但如此这般轻易地打败六人,他却是想都不敢想。
目睹这一幕,赵高眯了眯眼,然后,转身就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