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此間的白楊


火熱都市异能 我明明超兇的-第四十五章 道一聲再見熱推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我明明超凶的
有间客栈。
不知是否受到战争的影响,最近客栈的生意都变得每况愈下。
竹林里的吸血天使
往常午间傍晚的时候,客栈大堂都会坐满了来自天南地北打尖住店的客商,而如今却只能见到寥寥几个熟面孔。
掌柜黄大发百无聊赖地在柜台前翻看着账本,店里的伙计则心不在焉地擦拭着油光发亮的桌椅,在没有客人光顾的时候,这种清闲通常会让人感到枯燥乏味甚至是煎熬。
“欢迎光临,不知客人是打尖还是住店?”
当有人出现在客栈门前之际。
耳聪目明的伙计第一时间便迎上前微笑热情招呼道。
“给我准备一桌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吧。”
来客是一个身穿白袍相貌英武,浑身都透露出浓浓书卷气息的年轻公子。
他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行李。
同时最引人瞩目地莫过于他怀里抱着一只乖巧的小花猫。
“好的,客观里边请。”
说着。
伙计便连忙招呼着年轻公子来到了大堂临窗的安静位置。
“客官还请稍等片刻,我这边立刻便去为你准备饭菜。”
在伙计招呼对方的时候。
掌柜黄大发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眼这位年轻公子。
腹有诗书气自华。
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子弟?
这是对方给黄大发的第一印象。
而且黄大发从对方身上并未发现任何灵气的波动,换而言之,这位年轻公子只是一个没有修行的普通人。
他有点疑惑。
对方为何会选择在他们这间名不见经传的客栈用餐?
心血来潮?还是别有意图?
在黄大发暗暗揣测怀疑的时候。
突然间。
门口处又出现了几个人。
“欢迎光临,各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呢?”
由于伙计暂时不在大堂。
所以迎客招呼的任务都落在了黄大发的身上。
“给我们准备三间上好的客房。”
来人都戴着斗笠让人难以看清面容。
在掌柜迎上前后,当即有人语气平静地吩咐道。
“好的客官!”
黄大发闻言点点头,回身便从柜台处取下一串钥匙准备交给他们。
“客官……?”
谁知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黄大发陷入了愣怔。
因为——
他看到新来的客人竟然齐齐来到了临窗的位置,也就是那位年轻公子的桌位前。
“掌柜的……”
片刻。
一个难以掩饰激动心情的声音颤抖着响起后。
黄大发都差点下意识应了一声。
然而站在年轻公子面前的来客显然不是称呼自己。
这点黄大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莫非他们认识?
这副古怪的场面不由让黄大发如此联想到。
“好久不见,坐吧。”
望着眼前斗笠下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年轻公子——
不。
更准确的说是夏凡微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似乎是早已预料到了他们的到来。
小明,阿超,还有……周小鱼。
听到夏凡的话。
三人都不约而同在夏凡面前坐了下来。
“各位客官认识?”
这时候。
黄大发拿着杯子茶壶送了过来,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
“是的,劳烦掌柜了。”
小明突然起身从黄大发手里接过茶具,旋即便主动倒起了茶。
“这些年别来无恙吧?”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夏凡拿起小明递来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托掌柜的福,这些年来我们都过得还好。”
小明沉默片刻道。
“只是这些年我们一直都非常关系掌柜的下落……”
“当年在采石山和罗繇一战,我曾拼死将罗繇撞入了时空乱流,而自身都不慎通过破损的晶壁卷入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我休养了很久很久,最终才回到了这个世界……”
夏凡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我们都坚信掌柜的一定能活下来,可是……”
小明目光复杂地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容道。
“可是你们却在疑惑,为何我回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联系你们,对吗?”
夏凡微笑道。
“是的。”
小明咬着嘴唇道。
“其实,我在回来之后曾在私下里见过你们了,但你们却没有发现我而已,在看到你们过得还好后,我便打消了与你们重聚的念头。”
夏凡轻声道。
“为什么?”
问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
星堂 帆手微云
而是一直没有出声的周小鱼。
自从见到夏凡的那一刻,她的双眸便再也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半分。
“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旅程,途中你会经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但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你走完,种种的不期而遇最后都避免不了道一声再见……”
夏凡依旧微笑如故道。
“我一样,你们也一样。”
“……所以,这便是阿生叔不联系我们的理由吗?”
周小鱼默然良久道。
“纵然联系了你们又如何?迟早有天我们仍旧避免不了最后的道别。”
夏凡轻轻摇了摇头道。
“我是一个域外之人,这里不是我的家,总有一天,我都会踏上回家的路。”
“……阿生叔,在你心里究竟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周小鱼深吸口气,目光晶莹地看着夏凡道。
“你们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但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夏凡心平气和道。
“……阿生叔,你变了。”
周小鱼目光怔怔道。
“人都是会变的,但不变的是我依旧是你的阿生叔,依旧是你们的掌柜的。”
夏凡语气淡然道。
“然而我们未来都有自己的路需要走下去。”
“我不能接受!”
周小鱼紧握着拳头心情都变得激动了起来。
“可惜这就是人生。”
夏凡不为所动道。
“回去吧,带着那个小朋友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那掌柜的你呢?”
小明突然道。
“我?看完最后这一场戏后,我就要踏上回家的路了。”
夏凡笑了笑。
“……我明白了。”
小明心情苦涩道。
“来来来,这一顿就当是我们的散伙饭吧。”
当客栈伙计将夏凡点的饭菜一一都呈上桌前后。
夏凡便招呼着沉默不语的三人说道。
最终。
该喝的酒喝了。
该吃的饭吃了。
而夏凡却不知何时离开了。
“大坏人,你还真是一个绝情的人呢。”
默默见证了一切的小花猫在事后有感而发道。
“长痛不如短痛吧。”


jes3o精品都市言情 我明明超兇的-第四十四章 不再隱藏-airt3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我明明超凶的
妖魔在集结。
人类方面同样在紧锣密鼓的展开行动。
一时间。
闻知消息的各大宗门都纷纷派人前往皇城,共同商议接下来这场决定彼此未来命运的战争事宜。
玉鼎王朝并没有封锁妖魔集结准备入侵的消息。
毕竟为了应付接下来的战争,玉鼎王朝各方面的频繁动作都是瞒不住人的,何况出于宣传需要,激发人们的同仇敌忾之心,玉鼎王朝便更不可能封锁消息。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百姓而言。
战争是可怕的。
尤其是面对与妖魔的战争。
在普通百姓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妖魔天性残忍嗜血,时刻都威胁着人类世界的安危。
一旦人类战败,所有人类都会成为妖魔统治下任由宰割的奴隶与食物。
人们害怕妖魔,害怕战争,但这不代表人们没有战胜妖魔的信心。
且不提百年前重创妖魔的赤海一役。
神道苍穹
光是有史以来人类与妖魔爆发的无数次战争,最后都是以人类获胜而告终。
从心理上人类便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因此玉鼎王朝的普通百姓们得知妖魔准备再次发动战争的消息后,短暂的惊慌过后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与其说百姓们坚信玉鼎王朝能够再次击败妖魔,不如说战争没有真正降临到自己头上,甚至是没有亲自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之前,百姓们对于这场战争的认知都是浅薄的。
沧海(沧月) 沧月
这是普通百姓的幸,也是他们的不幸。
纵然他们知道战争与妖魔的可怕又如何?问题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反抗与改变。
他们就像保护在羊圈里的羔羊,而人类修士便是守护这群羔羊的牧羊犬,时刻都警惕着妖魔这群饿狼的侵袭。
尽管妖魔这群饿狼时常都会得手给羊群造成损失。
但人类修士却在总体上护住了羊群。
只要羊群没有灭亡。
羊群中便会源源不断诞生出更多的守护者。
作为玉鼎王朝的中心。
皇城可谓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然而皇城却依旧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战争的影响与冲击。
比如普通百姓最关心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重要生活物资都纷纷出现了价格上的小幅度波动,一旦战争彻底爆发必然会陷入物质匮乏的情况,到时候物价飞速上涨,最大的受害者便是底层的贫苦百姓。
因此凡是有点头脑的普通百姓在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后都开始囤积这些生活物资,更不要说那些意图通过战争囤积居奇的商人们。
明面上乃是朝廷官员的夏凡最近同样有点忙碌。
在整个王朝机器面对战争运转起来的时候,即便是他这类最清闲的官员都无法再清闲下去。
每天朝廷内的各个重要机构部门都会要求崇文院方面调集整理各方面的资料,以至于平日里冷清寥落的崇文院都难得热火朝天了起来。
“这便是你想要看的戏吗?”
这天。
夏凡正在整理资料的时候。
守藏史孟煜苍老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不知守藏史大人指的是什么?”
夏凡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还有点明知故问道。
“老夫指的自然是这场即将与妖魔爆发的战争。”
守藏史孟煜丝毫没有在意夏凡的态度,语气依旧平静道。
“我想看的戏确实与这场战争有关,但我想要看的不在前线,而在皇城。”
夏凡悠悠道。
“皇城……请恕老夫愚钝,不知皇城究竟有何能吸引到阁下?”
孟煜沉声道。
蓝天我们一起走 夏夏冰淇淋
远离前线的皇城可以说是这场战争人类后方的大本营。
既然是大本营,自然是保护中的重中之重。
如果皇城陷落只能意味着一个结果。
人类战败了。
换而言之。
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地方不在皇城,而是赤海前线。
问题是夏凡却没有离开皇城前往赤海,难道他要看的戏并非是这场决定彼此种族未来命运的旷世大战吗?
从夏凡的回答里,孟煜隐隐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守藏史大人有没有想过,如果皇城才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战场呢?”
说完这句话。
夏凡将收集整理的资料抱在怀里,同时朝着面前的孟煜微笑行礼后便转身告退离开。
“……我会将你的一切都告诉给陛下的!”
望着夏凡离开的背影。
孟煜突然神色严肃道。
“随你喜欢吧。”
夏凡头也不回道。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再继续隐藏下去的意思。
他选择告诉孟煜这些,无非是想要自己期待的这场戏更加精彩而已。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将资料送到指定的部门后。
夏凡便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宅邸。
“咦?大坏人,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正趴在庭院里晒太阳的小花猫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夏凡。
“我们该走了。”
夏凡朝着小花猫招了招手道。
“走?走去哪里?”
小花猫闻言一怔,旋即便纵身一跃跳到了夏凡的怀里。
“客栈。”
不等小花猫反应过来,彼此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庭院。
半个时辰后。
一道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夏凡的宅邸。
“他不在这里。”
庭院。
窦遥神色凝重地看向身旁的夏明渊道。
“但据府里的人交代,对方在一个时辰前曾回来过……”
“还有什么发现吗?”
夏明渊背负着双手看似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庭院里。
“宅子里还有只猫不见了,据说那只猫是他最喜欢的宠物……如果所料不差的话,那只猫正是当年他擒获的妖王……”
窦遥轻叹一声道。
“没想到他一直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夏明渊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推开了一间房屋的门。
“这也说明了他不想见我们的话,我们永远都无法见到对方。”
窦遥不由苦笑出声。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点的是对方并非我们的敌人。”
进入屋内。
夏明渊的目光都渐渐锁定在了屋内的一处角落。
因为角落处有一张棋盘。
而棋盘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木雕棋子。
“而且……他似乎一直都在暗中注视着我们所有的人。”
夏明渊来到角落的棋盘前。
随手便拿起了棋盘上的一个木雕。
而这个木雕正是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自己。


blkh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 ptt-第四十三章 走與來閲讀-pfw2r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我明明超凶的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无论是人类修士与妖魔的博弈,又或者是皇室朝堂之事看似都离普通百姓很远,可实际上最后的最大受害者恰恰是这些普通百姓。
伴随着皇城的戒严与搜捕结束。
冷清萧条的皇城都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祥和与热闹。
毕竟人总是要生活的。
闲暇之余,茶前饭后。
人们都会在私底下都会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情,议论纷纷这些日子以来皇城中发生的大小事情。
“我要走了。”
这天。
李焕忽然找上了念凡。
“走?走去哪里?”
念凡闻言一怔,目光意外地看向这位短暂的合作伙伴。
“赤海。”
李焕依旧言简意赅。
自从镇妖司通过他们引蛇出洞全面清剿皇城内潜伏的妖魔后,这意味着彼此的合作都可能会告一段落。
尤其是在拜见夏明渊,从夏明渊口中得知一系列事情的真相,从那以后,李焕与念凡的见面次数都愈来愈少。
当念凡伤势痊愈,李焕更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与之见面。
念凡没有想到。
李焕再来见自己的时候竟然是和他来告别的。
“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到赤海两个字。
很难不让人想起当年的赤海一役。
心思敏锐的念凡立刻便意识到了问题。
“本来这件事情属于司里的绝密,但如果是你的话倒是不妨可以告知……”
李焕沉声缓缓道。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妖魔方面已经源源不断汇集于赤海,不出意外的话,一旦妖魔方面整顿完毕便会发动全面攻势了,战争,要开始了。”
“……那你?”
念凡沉默片刻道。
“我接到了前往赤海的任务,但任务的具体内容却无法告诉你。”
李焕语气平静道。
“……这可不是一个好差事啊!”
浪子剑客 清风浪子
三抢萌妻:邪少的霸道宠制
念凡眼皮一跳。
明眼人都知道,如今妖魔汇聚的赤海已然成为了与人类方面对峙的前线。
以李焕目前的实力一旦遭遇危险,下场都可想而知。
“我是自愿的。”
李焕淡淡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念凡摇头轻叹道。
“大司率那边没有再派人联系你吗?”
李焕有意无意岔开了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
“没有,毕竟我只是临时加入了你们的镇妖司,如今我的事情已经解决,估计夏大司率那边也在考虑如何安排我吧。”
念凡耸了耸肩道。
“若非我有要事在身,说不准也会主动和你前往赤海走一遭。”
“你要调查的人还没有音信线索吗?”
李焕自然是知道念凡来皇城的目的。
逆天剑道 天み尘
“如果有的话,我又何必整日在皇城里无所事事呢?”
念凡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道。
“算啦算啦,我现在是想明白了,如果我那便宜老爹不想见我的话,估计我一辈子都找不到,还是顺其自然吧。”
“……临走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虽然镇妖司已经肃清了皇城内潜伏的妖魔,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这件事情远没有结束,你最好还是小心为上。”
李焕默然片刻道。
“放心吧,我这个人还是很惜命的。”
念凡笑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走了。”
“保重。”
李焕来得快,去得也快。
在送别李焕离开后,念凡便独自站在窗前静静望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与行人。
不多时。
忽然有人敲响了房门。
“进。”
念凡头也不回道。
“少主!”
房门打开。
旋即便见到客栈掌柜黄大发恭敬问候道。
“何事?”
念凡直接道。
“回禀少主,主人他们不日将抵达皇城。”
黄大发低着头道。
“嗯?你说什么?”
念凡闻言立刻扭头看向黄大发面露诧异道。
“他们要来皇城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回禀少主,小的也是刚刚收到了主人传来的消息。”
黄大发连忙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念凡顿时摆了摆手道。
莫非叔姨们对自己迟迟毫无所获感到失望,所以决定亲自前来了?
黄大发告退后,念凡便不由暗暗猜测起来。
同时心里也舒缓了口气。
既然叔姨们来了,那么他都不必再烦恼寻找自己的便宜老爹了。
与此同时。
东海郡无衡山脉。
一处陡峭险峻的悬崖边上站着一道道身影。
“你确定是这个地方吗?”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掌柜的……曾经确实出现过在这里,当初夏明渊都曾亲自来此寻找过。”
“有什么发现吗?”
异能纵 施不留行
“没有,若是有发现的话,夏明渊都不会一直派人留意监控这个地方。”
“可以确定是他吗?”
“他曾向窦遥亲口承认了自己的姓名,以我们对掌柜的了解,掌柜的从来都不屑于藏头露尾。”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为何这些年他一直没有来看望我们一眼。”
“或许掌柜的已经来看过我们了,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让掌柜没有现身与我们一见……兴许……”
“兴许什么?”
“我们曾经私下里猜测,兴许是掌柜的认为与我们的缘分已尽,所以便决定不再与我们相见……”
“缘分已尽么……多少年了,时间确实会冲淡很多很多的东西……”
“可即便如此,我们心里都始终无法遗忘对方……纵然掌柜的认为与我们缘分已尽,我们都希望能与掌柜的做一个正式的告别。”
“……你们为何笃定他会在皇城?”
“不能说笃定,只能说很大可能。”
“如果他不在呢?”
“这说明我们或许的确缘分已尽。”
“如果他真的在皇城,他会愿意与我们相见吗?”
“若是只有我们一两个人,掌柜的或许不会相见,但如果我们都在的话,掌柜的一定会见我们的,毕竟……掌柜的本来便是一个重情之人。”
“重情……呵呵……”
軍婚 的 秘密
“此一时彼一时吧,但我们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如此,我们便直接前往皇城吧。”
“好!”
话落。
悬崖上的人影顿时纷纷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的人决定割舍了过去。
但有的人仍旧无法放下。
或许对方需要的仅仅只是一句再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