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某美漫的醫生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某美漫的醫生 李行空-第六百九十七章 迴歸漫威熱推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让我死可以,可是能不能让我知道,我小鱼儿究竟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让你非杀了我不可?”
小鱼儿虽然怕死,可是他更想知道,邀月为什么一定要杀他。
深交缘浅
“难道是我的父母,和你有血仇?”
“不错,你的死鬼老爹和贱妇娘亲,就是他们得罪了我!”邀月冷笑了笑,直言道。
“你认识我爹我娘?”小鱼儿道:“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是燕叔叔带我去的恶人谷,从未见过自己的爹娘。如果你非要杀我,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邀月转头看向花无缺:“无缺,还不动手?”
“无缺,你不能动手,否则必定痛苦一生!”怜星看向墨非:“夫君大人,你能不能帮我阻止我姐姐的胡乱,你以前说过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可以吗?”墨非眼睛一亮。
“夫君大人,不管怜星能够答应你什么,我都可以再加码。”邀月也立即道:“只要你让我过了眼前这一关。”
邀月现在知道,如果墨非要插手,即使她手中有人质,也根本没有任何卵用。
“啊这……”
墨非陷入了纠结。
怜星愤恨的看着这个老淫棍,见色忘义,如果不是我,你有那么容易上手我姐姐?
老娘都快让你吃干抹净了,结果你连这点小事都不帮我?
所以,爱会转移是吗!?
怜星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准备放大招了:“无缺,你不能杀小鱼儿,因为他是的亲弟弟!”
“什么?”花无缺身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怜星:“二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怜星,闭嘴,不准说!”邀月暴躁道。
可是怜星哪里回去管邀月如何,当即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
邀月手中的人质,是花无缺出去移花宫短短时间,喜欢上的女人,那么她的死,时间可以抹平一切,但小鱼儿是花无缺血浓于水的亲兄弟,以兄弑弟,悖逆人伦,孰轻孰重,怜星心中自然有一杆秤。
区区一个铁心兰,邀月想杀就让她杀去吧!
得知了自己俩人是亲兄弟,小鱼儿和花无缺都有一定程度的激动和喜悦,可是铁心兰还在邀月手中。
邀月即便在这种真相大白的时候,失去了很多报仇的快乐,也非要逼着花无缺杀了小鱼儿不可,否则她就让铁心兰碎成漫天血雨。
花无缺自然不能杀了亲弟弟小鱼儿,哪怕小鱼儿自己都愿意为铁心兰而死——出于对弟媳的关爱,绝对不是因为他看过铁心兰的果体,和铁心兰之间有若有若无的暧昧……
被邀月逼得急了,花无缺硬是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缓缓倒在了地上。
“姐姐,现在无缺死了,你满意了吧?”怜星看着血流像泉涌一般流下来的花无缺,愤怒的朝着邀月咆哮道。
“我……我没有想让无缺死……”邀月放开了铁心兰,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大殿之内,怜星、小鱼人、铁心兰,围在花无缺的尸体旁边,垂泪不已,邀月却感觉到无尽的空虚,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百分百没有人性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邀月对花无缺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感情存在。
现在花无缺死了,按理来说,她让花无缺和小鱼儿必死一人的目的,达成了一半,但她自己却没有感受到丝毫复仇的快感。
“咳咳——!”
墨非清咳几声,走了出来,笑道:“邀月,你想救花无缺吗?”
“我……他都死了,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了。”邀月摇了摇头。
“不,我能救他!”墨非说道:“如果他把自己的脑袋给打爆了,或许我救起来会麻烦一些,可是现在,我要救他,易如反掌。”
“那你赶快救他啊!”怜星说道:“你要开什么条件,我全部答应你!”
“邀月,你呢?”墨非微笑道:“如果你说不救,那我就不救。不过你思考的时间可要快一点,耽搁久了,他真的死了,那我想救都救不回来了。我只是武功厉害了亿点点,又不是什么神灵。”
邀月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救!”
“不论你想做些什么,我也全部答应你的条件。”
“OK——!”
英雄联盟之最强弃少 刀光剑影
墨非打了个响指,以圣心诀真气,灌注入花无缺的体内,没一会儿,他塌陷的天灵盖就恢复了过来,整个人也醒了过来。
接下来,墨非直接搂着怜星邀月的纤腰,进入了移花宫。
飘雪天堂
如此,怜星邀月半个月都没有出现在移花宫众位弟子的视线之中……
……
“夫君大人,接下来你就是这个新的国度的皇帝了!”
满清原来的紫禁城内,龙儿躺在墨非的怀中笑道。
在鳌拜和乾隆的战争的后半期,龙儿手握吴三桂麾下的兵马,装作与乾隆联合,准备先弄死势力最强的鳌拜,结果龙儿先背刺了乾隆,以兵贵神速的方式,掠夺了乾隆所有的战争资源,然后她手中又有墨非给予的很多种大杀器,因此再度打败了鳌拜,统一了满清的分裂,这个新建立的帝国,虽然龙儿功劳最大,但是她很懂事,准备将新帝国的皇帝位置交给墨非。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想当皇帝了,还是扶持你做女皇吧。”墨非摆了摆手,说道。
当皇帝真的没什么意思,而且他也不可能一直在一个世界待着,所以让他当皇帝,不是平白浪费资源吗?
墨非在拿下了邀月和怜星之后,随后和邀月怜星一起去杀了追杀花无缺、小鱼儿、铁心兰的刘喜,最后墨非还从慕容世界带回了小仙女。
当邀月怜星认下了小仙女这个妹妹之后,慕容无敌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不然邀月怜星哪个不能一掌拍死他?
在大明,乃至于整个天下而言,移花宫都是武林圣地,邀月怜星都是两个惹不起的老处女,无敌于天下的人物。
半个小时候修改
“让我死可以,可是能不能让我知道,我小鱼儿究竟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让你非杀了我不可?”
小鱼儿虽然怕死,可是他更想知道,邀月为什么一定要杀他。
“难道是我的父母,和你有血仇?”
“不错,你的死鬼老爹和贱妇娘亲,就是他们得罪了我!”邀月冷笑了笑,直言道。
“你认识我爹我娘?”小鱼儿道:“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是燕叔叔带我去的恶人谷,从未见过自己的爹娘。如果你非要杀我,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邀月转头看向花无缺:“无缺,还不动手?”
“无缺,你不能动手,否则必定痛苦一生!”怜星看向墨非:“夫君大人,你能不能帮我阻止我姐姐的胡乱,你以前说过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可以吗?”墨非眼睛一亮。
“夫君大人,不管怜星能够答应你什么,我都可以再加码。”邀月也立即道:“只要你让我过了眼前这一关。”
邀月现在知道,如果墨非要插手,即使她手中有人质,也根本没有任何卵用。
“啊这……”
墨非陷入了纠结。
怜星愤恨的看着这个老淫棍,见色忘义,如果不是我,你有那么容易上手我姐姐?
老娘都快让你吃干抹净了,结果你连这点小事都不帮我?
所以,爱会转移是吗!?
怜星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准备放大招了:“无缺,你不能杀小鱼儿,因为他是的亲弟弟!”
“什么?”花无缺身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怜星:“二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怜星,闭嘴,不准说!”邀月暴躁道。
可是怜星哪里回去管邀月如何,当即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
邀月手中的人质,是花无缺出去移花宫短短时间,喜欢上的女人,那么她的死,时间可以抹平一切,但小鱼儿是花无缺血浓于水的亲兄弟,以兄弑弟,悖逆人伦,孰轻孰重,怜星心中自然有一杆秤。
区区一个铁心兰,邀月想杀就让她杀去吧!
得知了自己俩人是亲兄弟,小鱼儿和花无缺都有一定程度的激动和喜悦,可是铁心兰还在邀月手中。
邀月即便在这种真相大白的时候,失去了很多报仇的快乐,也非要逼着花无缺杀了小鱼儿不可,否则她就让铁心兰碎成漫天血雨。
花无缺自然不能杀了亲弟弟小鱼儿,哪怕小鱼儿自己都愿意为铁心兰而死——出于对弟媳的关爱,绝对不是因为他看过铁心兰的果体,和铁心兰之间有若有若无的暧昧……
被邀月逼得急了,花无缺硬是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缓缓倒在了地上。
“姐姐,现在无缺死了,你满意了吧?”怜星看着血流像泉涌一般流下来的花无缺,愤怒的朝着邀月咆哮道。
“我……我没有想让无缺死……”邀月放开了铁心兰,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大殿之内,怜星、小鱼人、铁心兰,围在花无缺的尸体旁边,垂泪不已,邀月却感觉到无尽的空虚,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百分百没有人性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邀月对花无缺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感情存在。
现在花无缺死了,按理来说,她让花无缺和小鱼儿必死一人的目的,达成了一半,但她自己却没有感受到丝毫复仇的快感。
“咳咳——!”
墨非清咳几声,走了出来,笑道:“邀月,你想救花无缺吗?”
“我……他都死了,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了。”邀月摇了摇头。
“不,我能救他!”墨非说道:“如果他把自己的脑袋给打爆了,或许我救起来会麻烦一些,可是现在,我要救他,易如反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那你赶快救他啊!”怜星说道:“你要开什么条件,我全部答应你!”
“邀月,你呢?”墨非微笑道:“如果你说不救,那我就不救。不过你思考的时间可要快一点,耽搁久了,他真的死了,那我想救都救不回来了。我只是武功厉害了亿点点,又不是什么神灵。”
邀月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救!”
“不论你想做些什么,我也全部答应你的条件。”
“OK——!”
墨非打了个响指,以圣心诀真气,灌注入花无缺的体内,没一会儿,他塌陷的天灵盖就恢复了过来,整个人也醒了过来。
接下来,墨非直接搂着怜星邀月的纤腰,进入了移花宫。
如此,怜星邀月半个月都没有出现在移花宫众位弟子的视线之中……
……
“夫君大人,接下来你就是这个新的国度的皇帝了!”
满清原来的紫禁城内,龙儿躺在墨非的怀中笑道。
仕途天骄
在鳌拜和乾隆的战争的后半期,龙儿手握吴三桂麾下的兵马,装作与乾隆联合,准备先弄死势力最强的鳌拜,结果龙儿先背刺了乾隆,以兵贵神速的方式,掠夺了乾隆所有的战争资源,然后她手中又有墨非给予的很多种大杀器,因此再度打败了鳌拜,统一了满清的分裂,这个新建立的帝国,虽然龙儿功劳最大,但是她很懂事,准备将新帝国的皇帝位置交给墨非。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想当皇帝了,还是扶持你做女皇吧。”墨非摆了摆手,说道。
当皇帝真的没什么意思,而且他也不可能一直在一个世界待着,所以让他当皇帝,不是平白浪费资源吗?
墨非在拿下了邀月和怜星之后,随后和邀月怜星一起去杀了追杀花无缺、小鱼儿、铁心兰的刘喜,最后墨非还从慕容世界带回了小仙女。
当邀月怜星认下了小仙女这个妹妹之后,慕容无敌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不然邀月怜星哪个不能一掌拍死他?
在大明,乃至于整个天下而言,移花宫都是武林圣地,邀月怜星都是两个惹不起的老处女,无敌于天下的人物。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九十六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之間的對抗相伴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站在大殿内的花无缺,穿着的也不过只是件普普通通的白麻衣衫,但那种华贵的气质,已非世上任何锦衣玉带的公子能及。
不得不说,邀月和怜星将他教养得极好。
在她们悉心栽培下,花无缺长成了一个丰神俊朗,谦和有礼的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启禀大师父……”花无缺表情略微有些尴尬,停顿良久,方才说道:“无缺还未完成任务……并且无缺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之处,小鱼儿看着并不像什么坏人,大师父为何非要我杀他不可?”
毫无疑问,花无缺从出生时就被邀月怜星姐妹设局抱走抚养教导,欲促成他日后与孪生弟弟小鱼儿互相残杀,以此报复已经死去的江枫夫妇。
所以他出移花宫,自然身上就带了邀月交代下来的任务,追杀小鱼儿。
“没有什么误会,如果你还将我这个大师父的放在眼里,那你就去给我杀了小鱼儿,否则的话,你也不用再来见我了。”邀月冷漠道。
“姐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何必还要来为难无缺呢?”怜星微微一笑,道。
随着她的开口,大殿内因为邀月而出现的压抑氛围,顿时一扫而空。
花无缺就更加惊讶了,二师父和大师父这已经不像是暗地里别苗头了,简直就是明面上打擂台了啊!
“过去了?你说过去就过去了?”邀月冷冷的看着怜星说道:“我为了这份仇恨,等待了二十年,隐忍了二十年,都已经快我折磨疯了,如今你一句话就能够揭过去?”
“可是姐姐你扪心自问,这件事你占理吗?况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占理,杀了当事人还不够,难道你就要为此,将我们辛苦培养长大的无缺卷入这场纷争之中?人心都是肉长的,姐姐你就只执着于仇恨,而忘记了和无缺的师徒亲情了吗?”怜星道。
“可是你难道忘记了,这不是你先提出给我的计划吗?”邀月冷哼道。
的确,当初邀月去杀江枫、花月奴的时候,就想直接将花无缺和小鱼人这对兄弟斩草除根。
可是怜星心软了,她不想看见两个无辜的孩子,都还没有来得及在人世间走一遭,就被无情杀害,所以临时编出了这么个复仇计划,让邀月放过花无缺和小鱼儿一码。
“因为当时我根本不是姐姐你的对手,除了顺势而为,提出这个建议,我别无他法,但是我现在恳切的希望姐姐你放手吧,这样做除了增添仇恨,其实并无一点其他意义。”怜星叹了口气道。
“哈哈,那我的好妹妹,你的演技真好,心思真深,我都没有看出你的破绽。”邀月冷笑了笑,说道:“不要以为你把这个计划说出来,我就会偃旗息鼓,善罢甘休,直说吧,我的好妹妹,除非你先一步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停止这个计划。”
“姐姐你的心魔太深了……”怜星摇了摇头。
这些时日,在墨非的收拾下,邀月的高傲已经被磨掉了大半,可是在这潜藏了近二十年的仇恨面前,仍旧是固执的一步不退。
她护佑不了花无缺和小鱼儿一辈子,可是也不可能杀了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啊……
所以怜星感觉很为难。
“这位大婶,我能不能问问,你跟这个叫做小鱼儿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仇恨呢?为什么你非要花无缺杀死这个人不可?”
你与我的距离
花无缺身后的一个看模样精灵古怪的小子上前两步,问道。
毫无疑问,他就是小鱼儿,江小鱼,江枫和花月奴之子,从小在「恶人谷」长大,精灵古怪,俏皮捣蛋,花招百出。
还在襁褓中就被亲爹江枫的拜把兄弟燕南天带入「恶人谷」,经历种种变故后,作为“漏网之鱼”由「十大恶人」中的五恶及神医万春流所养大,由于天生资质聪颖,再加上众恶人的调教,遂使他成为一个整人专家。
他的坏连「十大恶人」都拿他没辄,因此又被称为「小魔星」。平常一副吊儿郎当样,但遭遇困难时,却能保持冷静乐观的态度,沉着应变。
他的骗术更是一流,许多社会经验比他丰富许多的老江湖都被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耍得团团转。但对他而言,欺骗手段都不过出于生存本能,必要时他决不吝惜使用。恶人谷的生活并未夺走他纯良的天性,他从未心存恶念行事。
“你又是什么人?也敢来过问我移花宫的家事?”邀月的目光移到了小鱼儿身上,打量了几眼,眼神却集中在了小鱼儿脸上的伤疤上……
“大师父,他是无缺在外交到的朋友。”花无缺立即站出来,为小鱼儿解释。
邀月眯了眯眼睛,说道:“无缺,想必你也知道我移花宫的规矩,外男是不允许踏入我移花宫分毫土地,否则杀无赦,你不会忘记了吧?还是说,你是故意在知法犯法?”
阴阳道上的术士
“大师父,情况特殊,还望大师父开恩。”花无缺连忙道:“此次外出,大师父另外交代无缺去杀户部尚书的新招女婿负心人胡卓,阴差阳错,西厂厂督刘喜追捕无缺,多亏了这两位的帮助,无缺方才脱险。后被西厂之人追杀,无缺方才不得不冒险带着他们前来移花宫。”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不想听什么借口。”邀月一拂袖,说道:“无缺,杀了这个男人!”
“什么?”
“我说杀了他!”邀月盯着花无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已经认出来了,这个精灵古怪的青年,就是小鱼儿,因为小鱼儿脸上的一道疤痕,是她亲自划破出来的。
“我……”花无缺迟迟不动手。
因为在和小鱼人相处之后,或许是源自于血脉里面的亲情,让他们互有亲切感,再因为一些因缘际会的事情,两个人也算得上朋友了。
这个时候让花无缺杀了小鱼儿,他怎么下得去手?
“无缺,难道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就不把我这个大师父放在眼里了吗?”邀月怒道。
花无缺神色挣扎,慢慢转向小鱼儿。
终究还是他对邀月一直以来的敬畏、儒慕之心占据了上风,而不是小鱼儿这个认识不久、有些亲切感的朋友……
“无缺,你不用理你大师父的胡言乱语,有二师父在,没有人能够逼你杀了你的朋友。”怜星忽然开口道。
她也知道了,为什么邀月莫名其妙要让花无缺杀掉他带回来的朋友,因为那本就是邀月的目标,花无缺的亲弟弟江小鱼。
花无缺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如果不是实在是没办法,他真的不想杀死小鱼人这个人,小鱼儿或许有点调皮古怪,却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更没有负心薄幸什么的,他搞不懂,为什么邀月偏偏要自己去追杀小鱼儿。
“怜星,你真的要跟我鱼死网破吗?”邀月出离的愤怒了,说道:“你就要因为一个外人,牺牲我们姐妹俩之间的感情?我告诉你,这件事要么出个结果,要不我就选择玉石俱焚。”
怜星眼瞳微缩。
降妖 道莲
玉石俱焚……如果这个词语在别人口中说出来,她可能会不惜一切,可是这句话从邀月口中说出来,可信度就非常高了……
“大不了,我退一步,这件事最终的真相,我可以不公开……”邀月再次说道。
这下子怜星是真的迟疑了。
老实讲,她对小鱼儿可没什么感情,毕竟根本就不认识,她心疼的是花无缺,十多年的教养,那是把花无缺当做了亲儿子看待,怎么忍心看到自己慢慢拉扯大的孩子,最后面对自己杀死了自己亲弟弟绝望局面……
而如果事情的真相不公开,只让邀月一个人在心里面暗爽,却不用让花无缺知道他杀害的是自己的弟弟,一切如常……
“今天移花宫里面好热闹了,邀月怜星,来客人了吗?”墨非跟在花星奴后面,方才慢慢来到了移花宫主殿。
天堂 錄
“喂,大婶,你不是说不许任何男人靠近移花宫半步,否则杀无赦的吗?那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小鱼儿顿时指着墨非说道:“难道说你自己就可以带人回来,花无缺就不行,你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小朋友,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能乱说哦。”
小鱼儿顿时感觉自己脑袋挨了一记脑瓜崩,疼得他抱着脑袋龇牙咧嘴的。
邀月根本没有理会小鱼人的话,而是直直的看着怜星。
可惜怜星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挣扎,就拿小鱼儿的命,换取花无缺的平安、自己和邀月的姐妹亲情……但认真想一想,就能想明白,邀月这是在偷换概念……
所以她只是看着邀月认真说道:“姐姐,自欺欺人,真的有意义吗?”
她觉得邀月就是挨的毒打太少了,导致她还有心思放在花无缺和小鱼人身上,等在被墨非教训一段时间,她就该知道厉害了。
两个女人只是彼此,气势交锋,一股无形力量,穿透了空间。
让周围之人,无不感觉仿佛天塌地陷的恐慌之感,心慌气乱,难受至极。
“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不要打来打去的,伤和气,放轻松一点。”
墨非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邀月和怜星之间,伸手一揽,就将两个女人同时揽入了自己怀抱之中,轻声说道。
面对墨非将邀月怜星左拥右抱的场景,移花宫内的弟子,早有猜测,不怎么惊讶。
可是花无缺惊讶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下了。
眼前这两个被同一个男人揽入怀中的女人,真的是他的大师父和二师父吗?
她们不是什么人易容出来的吧?
即便是花无缺带回移花宫的小鱼儿和铁心兰都感觉大跌眼镜。
移花宫是武林圣地,鼎鼎有名,邀月怜星两位宫主,更是天下少有的几个无敌级人物之一。
如此女人,怎么会选择跟娥皇女英一般,公侍一夫?
开玩笑吧!
“夫君大人,你来评评理,我姐姐她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分了?”怜星趴在墨非的怀中,绕指柔般的指着邀月问道。
邀月面色铁青。
她可没有怜星那么不要脸,当着移花宫那么多弟子,当着花无缺和两个外人的面,作出那副柔弱的模样。
可是不这么做,在墨非这个见色忘义的老淫棍面前,无疑她就吃亏了。
“这个……”
墨非还在沉吟,邀月却知道,果然,老淫棍又要偏向怜星了——不行,得想想办法。
忽地,邀月身形一动。
怜星便见邀月向小鱼儿攻去,她立即阻拦,可是谁想得到,邀月只是虚晃一枪,她没有想去攻击小鱼儿,而是抓住了花无缺带回来的女子。
她一只手捏着铁心兰的喉咙,一边看向花无缺说道:“无缺,杀了小鱼儿,否则你心爱的女人就死定了。”
邀月又怎能看不明白,这段时间的外出,花无缺心已经野了,就从他看向铁心兰的目光,又或者说铁心兰的目光,都无不透漏着恋爱的酸臭气息。
只是铁心兰和小鱼儿之间,似乎也有点什么。
虽然她有点搞不明白现在年轻人之间的混乱关系。
不过花无缺一定喜欢这个女人无疑!
“大师父,你为什么非要这样逼我?”花无缺痛苦道。
“不是我在逼你,而是这就是你的宿命。”邀月一把捏碎了铁心兰的肩骨,警惕的看着怜星说道:“你别乱动,你现在武功再厉害,却也不可能比我的念头更快!我心念一动,就能将她整个轰成血沫!”
怜星停下了脚步,咬着牙齿看着邀月,由于墨非搞得“均衡”政策,怜星比邀月厉害一些,可是也厉害的有限,她的确能够战胜邀月,可想要从邀月手中救人,还差了一些。
“我……”花无缺看了看铁心兰,再看了看小鱼儿,沉默一阵,从他身上冉冉升起的气势,就知道他做了怎样的选择。
兄弟,怎么比得过女人呢?
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可是为了女人,却能插兄弟两刀……


um7b6優秀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七十三章 美少婦李青蘿的暴走分享-13c4e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这是个大佬!
我打不过他!
得想办法逃命!
一瞬间,许许多多的怪念头就从丁春秋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他的身体甚至忍不住都在颤抖起来。
不过肌肉的记忆,仍旧让他乐此不疲的以腐尸毒朝着王语嫣三人扔剧毒尸体。
“够了!”
日光沈寂的半海
李青萝怒吼了一声,她受不住陪丁春秋玩小孩子过家家了。
星宿派的弟子几十个,现场还有那么多苏星河召集而来的北宋武林俊杰,如果让丁春秋一直扔尸体不而靠近的话,那等得到什么时候?
她也不想让墨非出手,帮忙收拾了丁春秋,因为她是要为她父亲报仇,所以更想自己亲自动手。
等丁春秋又抓住一人使用腐尸毒朝着她们三人扔过来的时候,李青萝直接使用天山六阳掌,一掌朝着丁春秋打了过去。
感受到尸体身上传来的一股强悍劲道,丁春秋面色微变,随手也再度抓住一个弟子,对李青萝打过来的那具尸体碰撞而去。
腐尸VS腐尸!
两具尸体碰撞在一起,像滚地葫芦似的,掉落在了地上。
尸体身上散发出腥臭的气味。
李青萝微微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上面隐隐浮现了一层黑色,就是丁春秋的腐尸毒。
毒气正在向李青萝的体内渗透,但也不是一时就能起效的。
“师妹,你已经中了我的腐尸毒了,哪怕你功力深厚,也最好不要妄动真心,不然毒气攻心,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丁春秋笑道:“我今天心情好,愿意放你们一马,不如我们就此罢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丁春秋现在已经不想在擂鼓山继续战斗下去了,甚至都不去盼望逍遥派的武功秘籍了,他只是能够逃出这里,那便是最好的了。
“真的吗?我不信!”李青萝冷冷一笑,身影陡然间如幻影一般的向丁春秋掠进。
哪怕丁春秋的毒尸满天乱飞,也阻挡不住轻功已经极为出众的李青萝,但见她轻轻一晃,便能陡然间幻化出几个虚影。
“轰!”
李青萝突破了丁春秋的封锁线,以小无相功的真气,催动天山六阳掌,一掌朝着丁春秋打了过去。
丁春秋只感觉一股磅礴的掌力压了过来,他咬了咬牙,也不得不拿出了十分的本领,和李青萝战斗起来。
李青萝的速度很快,东南西北,一时间全是她的身影。
丁春秋也是全力以赴,挡得密不透风。
“师妹,你真的要跟师兄我同归于尽吗?要知道,就是这短短时刻,你身上至少已经中了十二中剧毒,况且你妄动真气,剧毒随着你的真气流转,再过片刻,即使是师兄我想救你,怕是都不行!”丁春秋大叫道。
灵神幻梦
他感觉李青萝简直是疯了,要跟他以命换命了。
以李青萝的武功,不算丁春秋毒功的话,其实是压了他半头的。
更何况丁春秋先前在王语嫣三人的联手打击下,受创不轻。
花千骨之情缘劫 sunshine阳光
所以李青萝的狂暴攻击,使得丁春秋已经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可是丁春秋一身剧毒啊,李青萝每和丁春秋硬碰硬一次,几乎就要中一种完全不同的剧毒。
“废话真多,死吧你!”李青萝反而加紧了攻势。
她不是想跟丁春秋同归于尽,而是她知道,墨非是不可能看着她死在丁春秋这个老畜生的手里的,剧毒又怎样,当墨非解不开吗?
既然丁春秋不可能有能够是她瞬间暴毙的毒药,那至少得是金波旬花、七星海棠这种旷世仅有的奇毒,那么她就可以干掉了丁春秋之后,抓紧时间去找墨非解毒也就行了。
她是有恃无恐!
可是这把王语嫣和苏星河给吓坏了,这下子王语嫣也不顾腐尸的狰狞可怕了,选择了上前,随同李青萝一起,和丁春秋硬碰硬的硬怼。
“嘭!”
丁春秋感觉丹田出被一只纤纤玉手给印上,下一刻胸口如同被山撞到,双脚离地,身体腾空飞起,像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摔落到了一遍地上。
“啊,我的真气,我的真气!”丁春秋惨叫一声。
王语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印在丁春秋丹田处的手掌,已经乌黑一片,不过她身上强横的北冥真气在不停的化解丁春秋的毒功,并无大事。
“娘,你怎么样?”王语嫣赶忙上前去查看李青萝的情况。
因为李青萝的暴走,也不知道她身上中了多少种剧毒。
“我暂时还没事。”李青萝苦笑了一声,她身上白玉似的肌肤,此时变得颜色各异,绿色、紫色、青色、红色……每一种色彩就代表了一种剧毒。
而且李青萝在中毒之时,还没有去压制毒素,而是继续对丁春秋保持高速运转的攻势,毒性已经侵入她的体内。
此时李青萝的嘴唇都忍不住有些发青了。
“师妹,让我来替你把把脉。”苏星河面色阴沉的上前来,说道。
在北宋武林,神医薛慕华,有个阎王敌的名号,那就是说,薛慕华是阎王的敌人,即使阎王要的死人,薛慕华也能救回来。
可是有谁又知道,薛慕华的老师苏星河,其实医术更厉害?
只不过苏星河被丁春秋逼迫,立誓不再言语,成为一个聋哑人,枯受擂鼓山,导致他身上一身的艺术细菌,结果却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够自己和自己下棋,聊以解闷。
“不用了。”李青萝摇了摇头,拒绝了苏星河的好意,遥遥对着还在看戏的墨非喊道:“你,赶紧滚过来!”
这个混蛋,出去游玩一趟,结果就给她带回来那么多的情敌,还不容她拒绝,非要拉着她和那些她非常讨厌的女人一起……李青萝感觉自己没有剪了他,纯粹就是因为她办不到,不然……呵呵!所以,她现在对这个混蛋语气差了一点,又怎么了?
唇唇欲动:腹黑总裁爱太凶
“好勒!”
墨非赶紧一个缩地成寸,一个跨步,就跨越了几百米的距离,瞬息出现在了李青萝的面前。
“给我解毒!”
李青萝朝着墨非伸出了纤细修长的手。
即便是现场还有那么多陌生人,李青萝也不觉得她需要顾忌什么,这个武林,拳头大才是真道理。
她现在靠着自己的实力,都已经战胜了丁春秋,还用怕谁?
幸福鱼面颊 张小娴
即便是慕容复这种在北宋武林之中,闯出了偌大名头之人,也几乎不是她的对手,其他人更只是一群乌合之众,需要在意他们的目光吗?
“好!”墨非自然也会在这种时候惹李青萝生气,伸手和李青萝的手双掌向印,一股真气就渡了过去。
事实上,不要说只是一些剧毒,哪怕是李青萝真的死了,墨非都能将她救活过来。
他出现在这个世界,基本上就属于维度打击,横推天下一切敌,杀人不用第二招。
“嗯,说到‘杀人不用第二招’,看样子,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之间的战争也快开始了吧?要不要去凑凑热闹?毕竟李秋水也是李青萝的亲娘,我的丈母娘嘛,还是需要多亲近亲近,嗯,绝对不是因为想去看天山童姥巫行云这个万年老萝莉……咳咳!”
在墨非胡思乱想之间,他的真气进入李青萝的经脉,摧枯拉朽就将丁春秋让李青萝中的所有种类剧毒,都给摧毁得一干二净。
“搞定了。”墨非收回了手。
李青萝收回手,看了看自身的情况,发现果然一切如常,什么剧毒,根本没有发挥卵用。
“啊啊啊!!”
场上响起了丁春秋的惨叫声,他脚步踉跄,有如喝醉了酒一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双手乱舞,情状可怖已极。
不多时,丁春秋伸手乱扯自己胡须,将一丛银也似的美髯扯得一根根随风飞舞,跟着便撕裂衣衫,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肤,他年纪已老,身子却兀自精壮如少年,手指到处,身上便鲜血迸流,用力撕抓,不住口的号叫:“杀了我!杀了我啊!”
又过一刻,左膘跪倒,越叫越是惨厉。
“这是怎么回事?”王语嫣不解问道。
重生都市那些事儿
“丁春秋给予他人的威慑力,一身毒功,还远在一身武功之上,剑走偏锋,这样走有好处,自然也有弊端。那就是他的一身功力,必须能够压制得住他的一身毒功,否则就会产生毒气蚀心的莫大痛苦。”
墨非道:“阿紫偷走了他的神木王鼎,使他失去了保质保量的毒物来源,都让他大动干戈的前来中原。现在他的丹田被你给废掉,一身功力散尽,自然就压制不住一身的毒功了,毒功反噬于他,他已经没救了,会在最为痛苦的折磨之中死去。”
这个世界上,除了墨非还能够救他,其他人基本上都救不了他了。
可是墨非吃饱了没事干,要花不小的力气,去救丁春秋这种人?
完美星辰 難以絕筆
换做邀月怜星还差不多!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李青萝冷冷的看着丁春秋,说道:“这就是他弑师的报应!”
傻女爱上天才男
就算她爹娘都有些过分自我,很多时候忽略了她这个女儿,可是他们毕竟是她的爹娘!
星宿派门人,看到丁春秋万毒噬心的痛苦,登时还剩下的几十人争先恐后的奔出,跪在王语嫣和李青萝面前,恳请收录。
“逍遥派主人英雄无敌,小人忠诚归附,死心塌地,愿为主人效犬马之劳。”
“这天下武林盟主一席,非主人莫属。只须主人下令动手,小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鳳城飛帥 月斜影清
“主人功力,震烁古今!星宿老怪和咱们作对,那真叫做萤火虫与日月争光!”
只听得丝竹锣鼓响起,众门人大声唱了起来:“逍遥主人,德配天地,威震当世,古今无比。”
“我们逍遥派,又岂会收录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苏星河呵斥道:“都给我滚下擂鼓山。”
逍遥派收录门徒,一向是严格的非常,非帅哥美女不收,非天资出众之人不受。
就星宿派的这些歪瓜裂枣,又怎么入得了苏星河的脸。
李青萝和王语嫣也不置可否。
这些人本就长得丑,看着就倒胃口,还品行极其低劣,即便逍遥派要招揽手下,也绝对不会和这些人沾染上关系。
—————
“等一下!”阿紫笑嘻嘻的冒了出来,说道:“青萝阿姨、语嫣姐姐,不如将他们交给我处置吧?”
“这些人,偷鸡摸狗、杀人放火,什么都敢做,偏偏又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和毒功,冒然将他们放置到江湖之上,难免给江湖造成祸患,一时动荡,不然就交给我来处置,我保证不会让他们随便闯祸的。”
李青萝沉吟一阵,看向苏星河,说道:“师兄,你怎么看?”
王语嫣肯定是不用问了,她纯粹是被无崖子赶鸭子上架,当了这个逍遥派的掌门人,实际上没有一点出事经验。
而李青萝就不同了,她这些年来将曼陀山庄王家偌大的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将王语嫣锦衣玉食的喂养过来的,可见其手段可不一般。
所以由李青萝和苏星河两人,帮王语嫣打理逍遥派的俗事,再正常不过了。
“阿紫师侄所言也有理,那就暂时交给她看管吧。”苏星河想了想,说道。
将星宿派的妖魔鬼怪放出来,当然不是个好事情。
而阿紫又是王语嫣这个逍遥派掌门人的亲妹妹,自然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如果他们以后惹了什么事情,你们那我是问!”阿紫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
自小在星宿派长大的阿紫,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修炼化功大法,当上星宿派的掌门人。
化功大法是不能修习了,她有全面碾压化功大法的不老长春功,修炼之后,理论上是有长生不老可能的武功,何必去修炼化功大法呢?
但是星宿派掌门人还是可以当一当,过把瘾。
就算她跟着墨非以后,眼界开拓了许多,可是儿时的梦想,还是难忘的,反正就是想要实现,哪怕只是短暂满足,过后就感觉无趣了,那就直接将星宿派的这些弟子全杀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