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林阡


qzp09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討論-第1819章 體力不夠,隊友來湊-egvx7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却说阵法内外一旦沟通,金宋高手全都化险为夷,封寒立即领着麾下们去同林陌会合,李君前也将飘云星衍等人带回本营。
除了疗伤之外,曹王府和盟军皆要回去追赶那段对夔王府落后的时间——所幸,不长,来得及。
唯薛焕解涛、徐辕柳闻因逆行。
对金,对宋,灾后重建也好,防微杜渐也罢,任何事的重要程度都不及那两个潜在魔头的可能失控……何况战团里还有个夔王府首席范殿臣,万一他对战狼和林阡的魔性推波助澜?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说薛、徐、解心系天下苍生和两军安危,柳闻因更担心的,只是林阡这个人。
“林阡哥哥……但愿没入魔……”由于这场灾劫的凶险程度前所未见,受伤虚弱的柳闻因寻寻觅觅不得、竟也一反常态地掩饰不住慌张和忐忑。失散时间越久,林阡越有可能遭殃。他是不是魔对她来说不重要,但他自己介怀、那就很重要。
前路亮得刺眼,疑云滚滚不休,她只恨在林阡最需要的时候、自己不能陪伴左右。尽管她和吟儿一样能辅助林阡不至于入魔,却可惜与他们的内力等级相去太远。像今次这种级别的对决,她无法参与全程、只能在战后苦苦找寻。
很显然,曹王阵法博大精深,外部虽稳,内核仍乱。短期内就连海上升明月都别指望送光声进去给林阡示踪,甚至连徐辕四人也务必一步一留意,一察觉不对劲就得退回已知境地。未知领域,树会跑,石会烂,地会移,留记号之类的全都不管用——徐辕进来才明白,林阡正是被这一点害苦。
“已经一天一夜……”到此,徐辕对林阡个人的担心也已不亚于柳闻因。如果那是个正常的主公也便算了,可那是个挥刀打伤他自己(还不止一次)的主公,徐辕真怕他饿死其中!环顾四面,徐辕心里打鼓:山里面最多的食物还是蘑菇!

山里面最多的食物还是蘑菇……林阡心里滴血。
连轴转地打打杀杀,兜兜转转却又遇到完颜阿骨打的“正气”二话不说向他宣战,饥肠辘辘、晕晕沉沉的他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一定打不过……
好个完颜永琏啊,开局设下鬼怪,中围守着妖魔,收官竟是仙神!
庄严神圣,威武雄厚,理直气壮,师出有名——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入侵者才是邪恶,伤害了他们散落在别处的灵魂在先;又因为他们毕竟已死,阴阳不可能交流得了,林阡想解释也是越描越黑,只能打……
宮 鬥 不如 養 條 狗
然而实力悬殊,才打三招就败,完颜阿骨打看似要完成战狼没完成的任务,用这干净、充盈、沸腾的仙气,洗净林阡身上的哪怕一丝污浊,但又拒绝归还他这一身的无辜血肉……
那怎可以!锋芒处处滚碾,时时命悬一线,林阡出于本能“非得入魔去跟仙人们拼命不可”,绝地行刀,雷驱电炽,对佛经的“抗性”因此呼之欲出。
然而火气飙升的最后一刻他还是被他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拉扯住:“不能入魔!林阡,再入魔你就白复活了!”定西“暴死”,侥幸重生,在他恢复意识和良知的一刹,一切都指向了他应该自戕以谢天下,是吟儿率领盟军给了他苟活下去的理由,如果他轻易再入魔,就将盟军置于不义,负了他给吟儿的承诺。
倏忽的失神,害林阡断送了对迎面杀招的正面顽抗机会。轰然巨响,移山拔海的强悍刀灵顺势倾轧而下,冲心灌肺,摧筋折骨……那一刻剧痛无比的林阡虽凭意志杜绝了自己走捷径,却也意念模糊到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了自救乱舞出来的是什么招……
可因为在战力最低点的关系,舞什么招都只会达到平素半成效果,万万自保不了!除非……
“林阡哥哥!”熟悉的声音响彻心扉,原是剑冢的余震总算给那些寻他的人指明了方向?但与徐辕、薛焕、解涛尚存理智不一样,和他们仨同时遭遇巨大推斥力的柳闻因竟连避都不避,毫不犹豫就持枪挤进那每一步都能将她掀翻的滚滚云霞。
作为掀天匿地阵的第二阵眼,寒星枪当仁不让乘风破浪,及时给第一阵眼填补到位!铿然一击“乘鸾飞烟”干脆飒爽,直接帮林阡削除魔性并增强了杀伤效果;饮恨刀那招恰到好处的“桥流水不流”,令完颜阿骨打立竿见影就被迫退后数丈。
缓得一缓,那刀灵却因“见”林阡和柳闻因一起反向摔开而又再行追打;说时迟那时快,楚狂刀和冯虚刀齐齐冲前来战。
“是闻因啊,怎么,没跟星衍叙旧?”林阡发现已化险为夷,察觉到柳闻因没被他连累,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问着问着就失去了知觉。潜意识里,他料定江星衍已经回来、柳闻因应该正帮着飘云安顿星衍,因为闻因对他说过,飘云星衍和灵犀都是她最好的朋友。
“不一样……”柳闻因微笑,没继续说,虽然找到他教她放心和满足,可望着他半昏半醒的样子她又煞是心疼。哎,不一样,他们固然重要,可林阡哥哥是闻因最爱的人啊。
柳闻因再如何内敛,薛焕和解涛都看出端倪:原来是他,果然是他!其实他们心里早已隐约感觉到了,因为这世上他们唯一认可比自己强的就属林阡。
薛焕心中一伤,“黄河走东溟”便没那么粗放,险些害得徐辕“冯虚御风”独木难支,好在解涛眼疾手快,挺“狂诗剑”急刺而上,虽内力不复,但招式犹存。
居 筱 亦
“哈哈,焕之,你我旧爱变情敌,居然还都得不到。”一边格挡,解涛一边低声苦笑这宿命的奇妙。
薛焕一愣,也笑着接受现实:“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心境稍一变化,反倒把“飘忽不相待”施展得更为缥缈。
“看开就好。”徐辕边赞许边引导,向来发挥稳定的他,不经意间气场就带动了全局。当前一战,显然是以徐辕为主——唯“归空诀”之虚静,能对抗浩淼正气之灵。不过薛焕楚狂刀也是不可或缺,此间只有他内力最强、最能为徐辕保驾护航。
好在认识已久,不需磨合便默契十足。在解涛的偶尔穿插保护之下,徐辕、薛焕的双刀合作愈发顺畅,见只见虚空中的有形刀灵先被徐辕沛然刀气震锁,欲转道冲宕却又遭薛焕的磅礴刀光阻遏,一冲一挡,越冲越挡,争如被双保险困死的兽,嘶吼犹斗却渐次消残,
“同样是属于完颜阿骨打身上的战力,这正气相较上一战的戾气而言,竟完全不在一个强度……”柳闻因一边抓紧时间给林阡喂食,一边为眼前行云流水的霜刃们惊愕,金北第一和第三,居然辅助起南宋的天骄、肝胆并立、生死偕行来了……想当年,他俩更多地是陪伴大金天骄轩辕九烨吧,曹王阵法中真可谓一切皆有可能。

不过,老金帝如何可能认败?
体力不够,队友来凑。你林阡会,我完颜阿骨打不会吗?笑话!
娄室、宗望、宗弼,睡够了?起来杀!
须臾,刀枪剑戟齐被召唤,沉寂英灵纷至沓来,
战无不胜的完颜娄室、敦厚老辣的完颜宗望、勇冠三军的金兀术,当先从各个方向前来救驾,朝徐辕薛焕解涛捉对厮杀,更采取各个击破方式先扫开解涛,随即与老金帝联手对徐薛形成以四打二局面。
“小妻……柳闻因!你别去!”解涛看柳闻因一瘸一拐要上,赶紧拦。一方面他知道太危险,一方面……他可不想和林阡这个掠夺者独处!
至尊 神 魔 小說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此情此境千钧一发,薛焕体力下滑、徐辕也到极限,哪来得及啰嗦,闻因正待咬牙补位,斜路一剑飞斩,速如流星追电。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团黑气包裹着温瑞祥和的真心,嗜血杀招藏掩着简单通透的内核——
问谁对天衍门清浊相辅继承得最好?制约入魔的梵音,包括罗睺、计都、水月通禅寂,推动入魔的悲咒,包括悲回风,全都在他剑尖螺旋并进、亦正亦邪。
白衣男子,孤傲冷峻,翩若惊鸿。
“天骄大人?”“来得好!”解涛薛焕皆喜出望外,轩辕九烨和他们不一样,先前没经历过剑灵阵,体力强盛,状态一流。
“轩辕大先生,你打我掠阵。”当是时,徐辕察觉自身状态堪忧,当机立断转为守位,辅助轩辕九烨和薛焕攻坚。
“三打四,还差一个……”柳闻因话音刚落也是一喜,因为紧接着又是一柄剑杀入战团,显然是与轩辕先生结伴而来。来者剑法纷呈,招式凌厉,主旨“天之道虚,地之道静,虚则不屈,静则不变”,还算柳闻因半个师父。身材高挑,气质圣洁,不是段亦心又是何人?
有他们相护,自不必焦虑。可是,他们怎会结伴?又怎会到此?柳闻因记得,这段时间轩辕九烨一直袖手战场,而段亦心则在幕后充当密探,最新任务正是帮林阡抓十三翼的内鬼……


nanng優秀都市言情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17章 撞招不可怕,誰弱誰尷尬-30tim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不得不说第一回合是林阡最危险的时刻——才刚自残就被战狼的悍然剑气笼盖,他差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命的代价。
后悔不迭:怎就被激怒甩出双刀?“层阶越高反而越不适合左右并用,意境越强的招就越容易打不准”,这现实,不该逃避更不该忘!
好在知错就改、打错重来、有的是机会……第二回合,林阡果断平心静气,忽略飙血,调整刀法、调匀内息,
虽然暂时还没抢回主导权,但要想对战狼的剑法水来土掩,对饮恨长刀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况且端正了心态之后,见招拆招也算得上一件赏心悦目事。
这一探寻,愈发爽快,只因林阡探寻到了战狼更为准确的真谛!哈哈,林阡笑起来,他先前以为:“如果没猜错的话,战狼最厉害的《悲回风》剑谱是被渊声打下悬崖后呕心沥血所创,因是以命铸就、所以极难破解……”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猜错了。悲回风是推动入魔之用的,而战狼落难自创后来被轩辕九烨捡到的宝,却是他苦思冥想着如何更高效地制约渊声入魔的……一“推动”一“制约”,完全相反,林阡当然猜错了。
如今刚好纠正得出:悲回风之所以坚硬难破,是因其归属于天衍门“悲咒诸剑”,乃北冥老祖传授,是战狼的剑法根基!可能有人要疑惑问:降魔者为何要以这套坑害对手入魔的剑法为根基?天衍门给出的道理是这样的:当正气无法直接点化魔头时,只能靠正中掺邪,先同化和毒化魔头……
而在天衍门剑法中,紧承着“悲咒诸剑”的则是制约入魔的“梵音诸剑”,实战中两大剑法往往螺旋并进,一边毒化一边点化,双管齐下。这门道,就属轩辕九烨继承得最佳,无怪乎他做了新掌门人。
一不小心爱上你 上晚妆
昔年战狼被打下悬崖九死一生,自创出的“水月通禅寂”“万里空中明”之类大多就是脱自于“梵音诸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初他人之将死,走了这个“还是制约入魔好”的极端,不料若干年后他大放异彩时又矫枉过正,去了“还是推动入魔好”的另一极端……在那个极端,“不得已在正中掺点邪”,就被误读成了“足以用善来掩蔽恶”!
战狼应是去年冬天在文县为了嫁祸林阡而屠城时就走偏了路,只不过当时他还有良知,知道他自己丧心病狂;但短刀谷之战杀害全部师兄弟后,战狼便完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丢弃了正常人类对善恶的全部认知:“我是帮他们解脱。”“他们有他们的道,便是殉我的道。”后来,兴许薛焕的楚狂刀还能偶尔扳回战狼的心境,令战狼夜深人静能猛然醒悟、手足无措?但薛焕现在被挪开了,战狼不再无措、满脸都是“无错”,错的不是我,是你们,竟去认林阡为唯一天命,可是他明明暴戾无道!天道早已残破,誓以林匪血补,哪怕由我奉陪,必当在所不惜!
林阡在入侵了战狼的思绪之后,意识到自己在他的世界观里早该被挫骨扬灰,难免倒吸了一口凉气:战狼,教我怎么救你?

末世之植物小队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战狼,教我怎么救你。”为什么林阡想要救战狼?
“湛卢剑的各大剑境都快被林阡探寻完了……”为什么要探寻战狼?
“林阡从未真正了解过战狼。”为什么要了解战狼?为什么要去猜测和纠正他的战史?
因为林阡在兵法群败给林陌之前,就听说过战狼为了移除薛焕、竟连金军危在旦夕也不顾、情绪完全失控的真实事件……那场“段薛不和”是林陌也没料到的插曲,不仅在当时对林阡起到了引君入瓮的妙用,也给了林阡有关未来无关战场的示警:如果薛大人不在,防战狼走火入魔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最后一个使徒
爱情归来了 肆漆
于理,能者多劳,当仁不让,林阡武功是全天下唯一能碾压战狼的,如果连他都放任战狼入魔而不管,那谁还管?
于情,薛焕、轩辕九烨都是他知交好友。
然而,管不代表杀,林阡并不想剑冢里添一把血狼影的死灵,相反,他希望战狼活着,作为一个侠者。
为公,如果能把战狼从半魔渡成个佛,那也是造福天下苍生的,毕竟战狼是曹王的死忠,万一哪天蒙古或哪里冒出个新魔来,或者万一哪天林阡自己产生抗性成了魔,需要有武功绝顶的侠者留存,多多益善。
为私,段亦心默默付出了那么久,对他也就只有过一句留父亲一命的恳求。
但此刻,随着“涕泣交而凄凄”“思不眠以至曙”源源不断压迫而来,林阡觉得心里抑郁难受的同时,明确了战狼是一门心思推动自己想不开从而患得患失持续犯错……这么一来,要救战狼实在太一厢情愿,太难了!
不过,再难也不放弃,是他林阡贯彻始终的风格。
第三回合终至,林阡克服万难开始转守为攻,只要过了这一回合他就能将战狼强行镇压,但他还是想试试这一回合能不能随风潜入夜,
遂努力思索,到底要怎样才能消除战狼剑端不断往外冒的戾气。
我 的 修煉 遊戲
“怎么消除戾气来着……‘上善若水’‘天地人’‘我佛慈悲’,还是……”林阡的脑速永远不及手速,脑子里还在想,刀已经打出来——也有可能是气氛恰到好处的缘故,饮恨刀鬼使神差地拈来了北冥老祖在大圣山教导轩辕九烨时林阡偷师的那一招——
零号传奇
理论上北冥老祖是战狼的师父,他的招法显然最适合消除战狼剑法的戾气!那招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林阡不太记得名字了,但对招式怎么耍实在是印象深刻。

不聊斋 陈留堂
林阡坚定不移的相同三个回合里,战狼摇摆了感觉有大半辈子那么久。
从“林阡是不是魔?”“我能杀得了他?”“我若活下来却步他后尘?”的纠结之心,
到“不管林阡消极紊乱或是消极入魔都有利于我”的坚定之意,
到“怎么办,差口气,难道真要我先入魔?那我如何对得起师门,对得起前半生”的再度纠结……
三招末,截止时间到,才终于坚定决心:“反正我要自绝,横竖林阡必死,顺序先后而已”……
不再犹豫,祭出悲咒,剑端却本能螺旋着一圈梵音,非他所愿。前者推动入魔,后者制约入魔,两者的结合完全烙印到了战狼的血液里,以至于战狼虽然想走前者的极端,却还是在纠结凌乱的过程中,不经意间就把后者拖带着打了出来,那一剑的名字正是叫作……
罗睺!
权少求娶:天黑说晚安
“这一刀,好像叫……罗睺……”三招末,林阡正巧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即将发出的妙招叫什么,
一怔色变,轰然巨响,他竟和对面战狼照镜一般,打出来别无两样的招式动作……
始料未及的撞招!
后面愣怔怔杵在那里的却是战狼,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双刃相交,刀强剑弱,意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战狼虽具毫不妥协之意,怎及林阡那永恒不灭之光!
撞招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
岂止尴尬,奇耻大辱!天衍门罗睺剑法原是战狼的看家本领啊!
想找林阡破绽,结果自己的剑法被林阡一层层剥开、现学现卖,怕是连旁边残喘的范殿臣也看了个精光。
想除林阡魔性,结果林阡反朝自己打出这种除魔之招,明摆着是把自己当成个魔在处置。
想把林阡压迫成魔然后铲除,“吾发之,吾能收之”,可笑自己做不到,竟被林阡列入计划。可是林阡他凭什么来越俎代庖当除魔者,他也配与我并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倏然战狼厌恶起这样一个反常的居然犹豫不决这么久的自己,平素那个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段炼上哪去了!
翡冷翠的时代
不愿再被善恶拉扯,索性就把自己定性:我就做魔,你奈我何!
他这两剑相互螺旋,说到底,还是师门的框架束缚,师门是什么,迂腐就可抛!
悲咒梵音虽都是根,可梵音林阡也会,还比他打得更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战狼:悲咒才是彻彻底底的林阡克星。
钉神
当机立断,二剑弃一:“林匪,我先去!等你来!”
断舍离,这也是林阡提醒他的,“不需要”——不需要梵音拖后腿,只需悲咒即可使自己入魔,变强,随心所欲!
利己,也害林阡;此消彼长,必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