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李逵的逆襲之路


gou9b非常不錯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658章 局座熱推-w410n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宰相公子章授的人生也曾辉煌过,榜上有名,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风光,他也经历过。
中进士之后,十几年却只能跟随在父亲章惇跟前。如果章惇倒霉,被贬谪途中也就算了,毕竟身为读书人,起码的孝道是要遵从的,他在章惇跟前,总比奴仆贴心一些。可恰恰是章惇的倒霉没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很风光。这就让他苦闷了。
阿弥陀佛。
章授在心里默念佛祖,他也不想自家老爹倒霉。
可问题是,明明是章惇已经贵为宰相,却还是不给他机会,不得不说,曾经想要有所作为的少年郎,变成了中年大叔之后,对家里没有一点怨气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有怨气还能怎么办?
他爹是个能听劝的主吗?
堂堂进士老爷,却没有做过官,这说得过去?更何况,他还不是做学问的材料,不是说他才学不够,而是在家族里,能人太多,他羞于将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学问拿出来给人垫脚。
可不做官,只能做个跟在章惇身边如同管事般的随从,这份憋屈,存在他心里已经十多年了。
连章授恐怕也想不到,他的转机来自于一个几年前他就认定是个奸滑之人的李逵。
和李逵认识,完全是因为苏轼。
谁也闹不明白,苏轼为什么会给章惇写一封热情洋溢的认错信。然后,他爹竟然神奇的原谅了苏轼。要知道,在家里,章惇不止一次臭骂过苏轼不讲义气,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按照章惇的记仇性格,这是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
可章惇突然就原谅了苏轼,这让章授等身边人很不解。后来在颍州知州任上的苏轼遇到了困难,章惇也派了章授去帮忙。也就是这一年,他认识了才十四岁,刚跟在苏轼跟前读书的李逵。
恐怕那时候,谁也想不到,短短几年时间,李逵就经历中进士,出仕,立大功,才弱冠的年纪,就已经是朝廷四品大员了。
这天醒来,章授听着窗外略显冷清的声音,打开房门,寒风扑面而来。却让他感觉格外的清爽,换作之前他早就撇嘴不悦了。
“三少爷,老爷让你起来之后就去都事堂。”
倾世重生扑倒冰山美人 xiao小梦梦
章授这样的八品官,是没有资格上朝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用早起,反而能睡到天亮。可是让他老大不乐意的是,为什么他已经当官了,还要去都事堂听差?
面对家中老奴,章授瞪眼道:“我要去坐衙,怎么可能去都事堂?”
“少爷,你忘了昨日求老爷办的事?”
老奴的提醒起作用了,章授不敢奢望昨日给他爹写的折子,今天晌午之前就能办了。可他还是带着期待去了皇城。
来到都事堂,章授很郁闷的连他爹的面都没见到,反而是索封拿来了都事堂公文,交给章授到:“已经用过印了,相爷诸事繁忙,就不留仁和老弟了。至于圣旨,等两天才能弄好。有都事堂的批文,你们就能开始筹备衙门了,不碍事。”
诸事繁忙?
章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皇城内耸立的钟塔,这是苏颂和李逵的功劳。要不然,大宋也不会有这等奇妙之物。他一眼就看清了钟上的时间,这个点,应该是他爹喝茶休息的时间啊!
章授接过批文,有点伤感的在心中想到:“这就要六亲不认了吗?”
可是打开公文,他顿时心情大好。昨天才递上来的折子,今天就批复好了,说明什么?说明他很重要,很有面子。
甭管是自欺欺人,还是真的如此,反正章授有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無限 曙光
原先他觉得李逵不靠谱,连公廨都没有,官员属员都缺编的衙门,岂不是个天大的坑?
但是坏事有时候也能变成好事,比如说衙门冷清,但是主官有了,还是有功之臣。除了都堂主官之外,就是他这个跑腿的人了。这说明什么?在新衙门里,他可是元老,筹备之初就被肩负重任的元老之一。
后来者,无一都要用仰慕的目光来瞻仰他的丰功伟绩。
出万胜门的时候,他意外的碰到了蔡京的儿子蔡攸。
对于这个小老弟,章授感觉还是不错的。会来事,对人恭敬有礼,只不过他爹如今时运不佳,流年不利。
但章授认为,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章三叔,你是要去祈福吗?”
蔡攸老远就打招呼,他似乎有种要出远门的样子,身边还有几匹马,几个蔡家的家丁跟着。章授定睛一瞧,却没有和往常那样热情,反而表情有点古怪,对蔡攸尴尬道:“以后你爹是我上司,章三叔就不要叫了,不妥当。”
蔡攸震惊不已,他爹什么时候要成为章授的上司,更让他惊讶的是,相爷什么时候允许儿子进入官场了?他叔父蔡卞只是告诉他,他爹蔡京回京的事有眉目了,仅此而已。没想到章授却知道的比蔡卞更多?蔡攸顿时多了层心思,想要套出章授的话。
“三叔,你是长辈,侄儿怎敢如此无礼。”蔡攸巴结地凑上来,邀请章授道:“三叔,侄儿听说前面的园子来了个曲中大家,如今用膳早一些,不如去听个曲子如何?”
“这个……不好吧?”章授有点纠结,要是往常,这等无伤大雅的吃请,他都是来者不拒。
可如今,他是胜负皇命的朝廷命官,上衙时间去听小曲,不合适吧?
但转而一想,他的衙门呢?
就在章授迟疑之际,蔡攸拉着章授就进了一处庭院风格的园子。章授扭捏的浑身不自在,可是两杯酒下肚,他顿时话多了起来:“居安,以后你章三叔还要仰仗你父提携,咱们这新衙门虽说李逵大人说了算,但你爹也是官场名宿,手段了得,才能卓绝,虽为副手,也是位高权重。倒时候,可不要忘了你三叔对你的好?”
李逵?
当衙门主官,然后他爹当副手。
蔡攸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他后悔了,当初不该动小心思,想着和太师府扯上关系,如今好了,李逵这厮发达了,然后逮住他们父子就不放手,忍不住腹诽不已:“这厮心眼也太小了。”
蔡攸紧张地抬起衣袂虚点着额头的冷汗,陪着小心问:“三叔,你说李大人,会不会是故意针对我父?”
“不可能。”章授瞪眼道:“李大人心胸宽广,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没品的事?”
随即,章授又宽慰道:“你也别多想,咱们这衙门虽然是新的,但权力不小,做好了比其他衙门要出彩的多。再说了,要不是李大人抬举你爹,你爹还能入京?”
蔡攸最后是心事重重的离开了京城。
而章授看着曲终人散的院子,有点懊恼,他不该喝这酒,平白耽误事。
且不说,蔡攸。
就说章授,微醺着回到了宰相府
和往常一样,奴仆送来了洗漱的热水,他胡乱擦了一把脸之后,就要往自己住的小院方向迈腿。
“三爷,老爷有请!”
章授反应略微迟钝地转过身,也没多想,去了他爹的书房。
来到书房,章惇脸黑的跟锅底似的,章授腿刚迈过门槛,就听章惇如同炸雷般的怒吼,在耳畔想起来:“跪下!”
章授猛然打了个激灵,很顺从的跪在地上,抬起脸看到他爹的黑脸,顿时吓得低下了脑袋。他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装出语气极其无辜的说道:“父亲,我错了!”
“错哪儿了?”章惇冷冰冰的声音,如同院子外的寒风一样无情。
章授心里暗暗叫苦,他哪知道错哪儿了,只不过他爹让他认错,肯定是他错了。
章授猛然拿起书案上的折子仍在了章授的脸上,啪——的一声,颇为响亮。章授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急忙将地上的折子捡起来,看了一眼,吓得猛然哆嗦起来。
巳时出门,万胜门遇到蔡京子蔡攸。
喝酒听曲……
直到申时离开园子。
更可怕的是,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跟蔡攸说了什么,可是他爹却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在案。
这岂不是说明他全程都在他爹的监控之中?
章授惶恐不已,跪在地上求饶:“父亲,孩儿只是遇到熟人,一时抹不开面子受人邀请这才去了。其实,当时孩儿想要拒绝来着,没来得及开口。”
“你做官也忘记了?”章惇怒其不争的指着章授破口大骂:“混账东西,朝廷养你,给你俸禄,是让你去喝酒听小曲的?”
到这时候,章授的酒完全醒过来了,他也没真喝醉,只是反应上迟钝了一些而已。
章惇站起来,手中攥着另外一个折子,丢在了章授的面前。章授跪着摊开之后,大惊失色,哀求道:“父亲,给孩儿一个机会,孩儿一定铭记今日之耻。”
宝贝甜妻AA制
原来,章惇连儿子章授引咎辞官的折子都写好了,就等着章授明天自己提交上去。
章授此时悔恨不已,只能苦苦哀求。面对铁石心肠的章惇,他也知道机会渺茫,可是他确实很想出去做事,而不想在家里混吃等死。如同狗豕一样的生活,他早就过够了。
章惇被儿子抱着大腿,有点难受,脸上更是悲凄。他原本只是认为自家儿子不成事,哪里想到如此不堪造就?
可要是章授不肯亲自递送辞呈,他越俎代庖当然也能做到,可是李逵那头怎么解释?
这才让他犯难了。
章授还在苦苦哀求:“父亲,孩儿从今日起戒酒,今后要是再饮酒误事,不用父亲出面,孩子自当辞去官职。”
话到这个份上,章惇要是继续强硬的要求儿子辞去官职,恐怕他们父子真的要有隔阂了。章惇无奈的叹口气道:“也罢,明日起,早早去上官门前请示,你可明白?”
“孩儿明白!”
翌日,章授一脸憔悴的出现在太师府。
其实他已经去过一趟保康门李府,可惜李逵没回来。反正两家住的也近,而且他已经准备离开京城,回老家省亲。出发的日子也定好了。搬来搬去一个是麻烦;二来,也让妻子和岳父岳母多亲近几日。
他听到管事来禀告,章授在门口等着,还以为听错了。问:“怎么回事?”
“姑爷,小人问了,可是章三爷他不肯说,非要当面和你说。”管事也很无奈,毕竟章惇家的老三,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身为太师府的管事,自然认识章授。
“章三叔啊,你这是唱的哪出戏?”
李逵打着哈欠,来到大门口见到了章授。后者表情僵硬地苦笑着,对着李逵作揖到底,道:“李大人,卑职昨日饮酒误了大人的事,还请大人责罚。”
“章三叔,你我还见外?不是说好了,你叫我字吗?”
章授固执道:“尊卑有度,礼不能废。”
别说李逵被吓了一跳,连太师府的管事都被吓得不轻。堂堂宰相公子,竟然是来给自家姑爷认错,这事闹的可不小!
还以为出大事了,赶紧准备去后宅禀告太师他老人家。被李逵拦住道:“没事,不用通知岳父了。算了,我和章三叔出门溜溜。”
说完,李逵拉着章授就出门而去。
反正距离自家也近,干脆邀请章授去家里坐坐。
坐定之后,李逵才问章授:“章三叔,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让小子摸不着头脑?”
“那个……我要是说了,你可得宽宥我?”章授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似的,陪着小心道。
李逵满口答应道:“咱还用这一套?章三叔你尽管说,到底招惹了谁?这偌大的京城,别说王公大臣咱们惹不起,但凡身上没有官身的,官职比咱们小的,只有咱爷们欺负他的份,满京城没人能欺负到咱们头上的道理。”
章授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听听,这才是人话啊!
多中听,多温暖?
哪里像他老爹,动不动就骂他。
章授只好将昨日荒废了一日,被蔡攸拉着去喝酒听小曲的事说了。李逵听后,毫不在意道:“就这事?”
“这事不大?万一要是让人杰的谋划落空了,我这罪过可就大了。”章授陪着小心道。
李逵撇嘴道:“多大个事。蔡攸知道就让他知道,反正蔡京迟早要知道。他要是不来京城,哼哼,除非他辞官,我有的是办法治他。至于做事?章三叔,我啥时候说过咱们衙门要开始处理公务了?我还在假中,明日就要离京城回老家省亲,衙门正常开衙,怎么着也得年后……不行,年后太赶了,三月吧,早春时节万物复苏,是做事的好时候。要是三叔在京城呆腻了的话,不如去沂州耍耍。”
面对李逵的诱惑,章授艰难的吞了吞唾沫。
为什么一样都是做官,李逵能做的如此洒脱,而他爹却恨不得住在官衙?
这就是差距,此时此刻,章授才感受到了温暖,来自官场的温暖。
章授突然想起来,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公文,双手递给李逵道:“大人,都事堂的批文已经下来了,公文也用过印,圣旨过两天就能下来。”
“我瞅瞅,新官衙叫什么名字?”李逵带着开宝箱的心情,翻开册页,随后却目光呆滞地落到了折子上,良久才问章授:“就叫这个名?”
“是啊!就叫兵事调查统计局。你看,咱们衙门和枢密院有往来,叫兵事应当吧?”
“应该!”
李逵认同道。
“调查二字源于咱们衙门的职责,调查河北几路的禁军战力,这是大事。得署上。”
“行吧!那么统计呢?”李逵好像记得这个词根本就不是来自于华夏,而是来源于西方。
章授正色道:“统筹而谋算,岂不就是统计二字吗?”
“官家也知道了?”李逵追问。
章授不好意思道:“这折子是我交给家父,都事堂过审,内省御览,官家当然已经知道了。”
李逵有点无辜的盯着房梁,已经改过一次,要是再改,恐怕章惇和皇帝都要不高兴。只好长叹一口气,对章授道:“算了,你以后也别称我为大人了,叫我局座吧!”
章授感觉了一下,竖起大拇指欣喜道:“局座,好称谓,够威风。”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o0eqy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57章 低調有內涵鑒賞-mensx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人杰,做人呐,心胸要宽阔一点!”
回垂拱殿,在皇城内的路上,章惇对李逵语重心长道。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李逵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仿佛是在打他的脸。满朝文武,有一个算一个,能说这句话的人很多,但绝对不包括章惇。
意识到自己被李逵被鄙视了,章惇也是一脸愁容和尴尬。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小肚鸡肠的,他可是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且不说吧,至少有容乃大,容人的气度还是有的。章惇唏嘘道:“你看子由,就凭他追随司马光这贼子,老夫定要贬谪他去岭南。可是你看,他如今不是在京城好好的吗?”
咳咳咳——
章惇立刻盯上了自家儿子,原因是章授在边上也听不下去了。
苏辙之所以没有被镇压,是皇帝在保他。而不是章惇什么宽容大量,不计较当年被保守派贬谪的惨痛经历了。实际上,章惇小肚鸡肠别说在外头,连他亡妻张氏也是心知肚明。张氏在病故之前,还嘱咐章惇:“你性格刚毅,遭遇贬谪,吃了不少苦,他日回到朝堂,一定不要报复。”
要不是在生死之间,章惇的妻子肯定不敢说。
正因为知道命不久矣,说出的话才是肺腑之言。
绝版猎灵师
这话外人不清楚,但是章家的子弟都清楚。当时,他们都在母亲的榻前跪着呢。
章授听不下去,绝对是因为他爹忒不要脸了。
李逵却固执道:“蔡京有手段,还不要脸,这样的人才用好了,事半功倍。”
“元让,他不好办呐!”
章惇苦着脸,蔡京倒下就倒下了,但是他弟弟可是王安石的女婿,尤其蔡卞的手腕,实际上要比章惇高出不少。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可章惇却不得不依靠这个盟友,才能维持变法派表面上的团结。
李逵嘴角挑起,轻慢道:“蔡京的名声臭了。”
“他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将他收在门下,难道当初有老夫不知道的隐秘?”章惇好奇心起来了,觉得李逵心眼小过头了。
李逵当然不会承认他小肚鸡肠,当初蔡攸这厮竟然想做太师女婿,要是没机会也就算了,这大好的机会,李逵能放过去?有道是父债子偿,李逵弄一个子债父偿也说的通。
“他如今的名声,除了我能好心用他,这大宋还有他的机会?章相,你就别琢磨了,他要是还想翻身,就让他的名声再臭一些,保准他啥心事都不敢有了。”李逵道。
见李逵坚持不松口,章惇也只能想着去和蔡卞好好说道说道,争取将蔡京骗来京城。
为什么要说骗?
蔡京能屈能伸,但毕竟成名已久,而且还是做过二品大员的人,能甘心给李逵当下手?
当然,李逵的衙门如今就他一个光杆,怎么着得招些人。今后,他肯定少不了要和都事堂互通有无,必然需要一个双方都能信任,而且还不会随意被人撬边的人选,李逵盯着章授看了一眼,顿时有了想法:“章相,今后新衙要隐秘其事,不得用你我都信任的人选。不知道章相可有人选?”
章惇这边倒是简单,他如今是宰相,想要附庸他的人不计其数。至于能信任的人选也不少,但要是李逵也能信任,就难了。
李逵之前混迹的人,大部分都是宦官。
章惇琢磨着,难道自己还得去宫里寻摸一个?
“容老夫想想。过几日给你答复。”
章惇不敢当即拍板,毕竟此时事关重大,得从长计议。可李逵却指着章授道:“章相,三叔做事缜密,又是章相骨亲,为何舍近求远?”
章惇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章授惊喜的道:“人杰,以后三叔都听你的,你要往东,三叔我绝不往西。”
“混账东西,为了做官,连做人的气节都不要了?”
章惇怒不可遏的指着章授要泼口大骂,别的不说,章惇洁身自好的做派,在大宋是绝无仅有的。四个儿子中了进士,仅仅小儿子才被允许进入官场,进入了官场之后,还一直压着小儿子的升迁,如今快十来年了,还在县令这样的小官任上转悠。这位可是进士第五,换个宦官人家,早就做到了五品官了。不得不说,大宋的宰相,在这方面比章惇做得好的一个都没有。
当然,有人要说了,举贤不避亲,章惇故意压制几个儿子的手段太过明显,招人诟病。
别忘了,章惇是宰相,他的四个儿子,都是进士出身。科举最好的成绩和他一样,排名第五。这要是进入官场,没几年,就能擢升至五品以上的官员,甚至十年之内,成为从三品的直学士也不是不可以。
可章惇就是压制了几个儿子,目的不得而知,他从来没说过。
但李逵看出来了一点门道,章惇这老家伙想做殉道者。他甚至不在乎和天下为敌。
他这个做法,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幻杀 绝对思琴
總裁 別 搗亂
儿子,一旦进入官场之后,章惇的顾忌就多了。
可章授寒窗十年苦读,才智并不比大宋最精英的读书人差,反而颇为优秀。难道他们就一点没有做官的想法吗?
想,做梦都想。
可是老爹不让啊!
李逵开口就问章惇要章授,章惇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但是说到今后两个衙门之间的互通有无,至少传递消息上,没有人比章授更适合了。
章惇犹豫了片刻,只好点头:“就给他个书办做吧?”
“书办?”别说李逵看不过去了,章授也急了,低声提醒道:“父亲,这是吏,不是官。儿子虽说不如二哥和四弟在科举上大放异彩,可也是进士出身,做吏岂不是让父亲蒙羞?”
章惇怒道:“你做官不成,祸害的是百姓,才会让为父蒙羞。至于你务农,还是经商,为父都不在意,你觉得为父会在意你是否是官,还是吏?”
“三叔,来咱这地方,先做丞,虽说八品官完全不符合三叔的气质,但好歹是个官。”
李逵当然不能听章惇的话,堂堂进士给个吏员的身份,这不是招揽人才,而是打相府的脸。再说了,给个丞,李逵都觉得委屈了章授。别的不说,章授的能力确实很不错。一直跟着章惇,耳濡目染之下,待人接物的本事就不是李逵能比得上的。
章授完全可以代替李逵沟通其他衙门,而且别看章授官小,还是粉嫩的官场新人,可是他背靠相府,普通四品以下官员还真不敢不给他面子。
章惇也清楚其中的道理,也只能接受。
不过章惇也有要求到李逵的地方,低声对李逵道:“有个人想要拜见你。”
“什么人?”
“骑军指挥王舜臣。”
李逵心中顿时明镜似的,骑军指挥,看来章惇也想要在骑兵中插一手。但这对李逵来说,更本就不是事,他还巴望着这样的人多些。反正种建中在青塘练骑兵,最缺的就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而王舜臣的勇猛,李逵也有所耳闻。
他当即点头道:“青塘各州不适合让文官统领,不如让他去兰州训练骑兵。权知兰州,章相以为如何?”
“这个,不符合官制吧?”章惇有些担忧,王舜臣能力有,但是没功劳。或者说,对于晋身的功劳来说,略显不足。而在大宋,武将也可以知军州。但需要很大的功劳。冒然将人提拔上这样的高位,恐怕还是有捧杀之嫌。
李逵浑然不在意道:“青塘不过是个池塘而已,青塘的骑兵要想要真正训练出来,没有吐蕃练手是不可能的,吐蕃才是汪洋,只要他能力不差,获取军功再简单不过。”
章惇面露喜色,他在李逵打下青塘之后,就有了对吐蕃用兵的想法。
一方面,他担心李逵对青塘的影响力太大,不想他人插手青塘。一旦李逵反对他,他的西征策略恐怕要沉沙折戟。而李逵却一口认定,大宋的骑兵成军之前练兵对象是吐蕃,那么章惇所有的疑虑都将烟消云散。
甭管李逵是那一派的人,章惇完全不在意。他只要知道李逵和他一挂的,就心满意足了。
迈着八字步,章惇心满意足的去都事堂坐衙了。
留下章授,眼巴巴的看着李逵,几次张嘴,想问却不敢问,深怕刚得的官职又丢了。
“大人!”
“别啊!三叔,以前我们怎么论,今后还怎么论。放宽些,今后新衙门里是我们的地盘,关起门来,咱爷们说了算。”
李逵在做事上,喜欢放手。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怕烦,而是堂而皇之的说给属下锻炼的机会。如今,又是这样,他笑着对章授道:“三叔,你也是新衙门的官员了,今后我不在衙门,你做主。”
“啊!”章授幸福的都快冒鼻涕泡了,他刚入官场,就能替四品衙门的主了?这似乎比大理寺少卿都要威风啊!
当然,他高兴还没多久,李逵的任务就下来了:“三叔,京城你熟吗?”
章授拍着胸脯表示,京城他没有不熟的地方:“人杰,三叔托大,这么叫你。”
“不碍事!”
李逵摆摆手,不在乎道。
章授道:“要说京城,你三叔自从科举之后,在京城足足待了十几年,能不熟吗?只要人杰问,三叔断然没有答不上来的地方。”
“这就好,三叔有两件事需要你去督办。”
“人杰请说!”
“咱们这个炮局……”李逵撇撇嘴,越来越觉得这个衙门晦气,眼珠子转悠道:“三叔,咱们这衙门是大宋的机密,能低调些最好。炮局似乎不太妥当,你回去琢磨个名字,长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能让人听不出来咱们是干什么的。”
这个任务很突兀,但章授却很认同李逵的说法,当即表示:“包在三叔身上。回去就去琢磨一个。交给人杰审定。”
“别给我,直接给章相就行了。”李逵促狭道。
章授没觉出不对劲,反而认同道:“这样也行。但是人杰,三叔我还不知道咱们衙门到底是做什么的,真要是想名字,也无从想起。”
李逵摸着下巴,思量道:“其实也不多,主要是变革我大宋的军队的武器,比如说火器中的火炮。监察铁监各工坊,工部各工坊,还有就是设计新的战舰。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监察各地禁军的情况,评定其战力之类的。另外,我大宋准备募集骑兵,需要筹备之类的杂物,事情很多,也很杂。这是个全新的衙门,取名尽量要低调有内涵。”
章授了然道:“这岂不是小枢密院?”
谁说章家人不会拍马屁的?章授的天分就很高,一个‘小枢密院’就让李逵心花怒放,仿佛他距离枢密使的一品官职,就差一步似的。
“哈哈哈……三叔,你很有天分!还有就是寻找个合适的地方,最好在城外,作为训练人手之地。”
章授摸着自己略显年纪的脸,跟着笑起来了:“此事简单,包在三叔身上。”
紫川 小說
超强升级系统
回去之后,章授立刻翻书琢磨,该叫什么名字。等到掌灯时节,他终于从拟订的名字之中,选了个衙门的名字,陪着十分的小心,在章惇用膳之后将拟订的名字给了章惇。
章惇定睛一瞧,不解道:“人杰让你来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人杰认为炮局虽然威风,但不符合衙门低调的特殊性,让儿子询问父亲,是否可以改个名字。”
章授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皮偷看了一眼老爹,随后又飞快的落下。
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以前没这毛病啊!章授也奇怪不已,难道是他爹当朝一品,而他却成了八品官,这是权势的全方位压制?
诱捕绵羊男友 练霓彩
章惇也不在意,将折子往衣袂里一塞,满口答应:“此事老夫去和官家说。”
他也是累了一天了,说服蔡卞骗他兄长来京城就不容易。但章惇却异常关心新衙门的筹备,问章授:“人杰选定了衙门驻地没有?”
章授震惊了,他刚当上官,连衙门都没有,这是个正经官吗?
章惇嘱咐了一句:“你尽力督促人杰,把衙门选址定好,是修是建,都要尽快。另外人员筹备也要想好。”说完,就去了书房。快到书房的时候,章惇还嘟哝了一句:“兵事调查统计局,这是个啥玩意?”
蔡府。
执政蔡卞看着在他面前恭谦的侄子,说不出的心烦。他不喜欢他这个侄子,做事太功利,和他兄长一个德行。
但是章惇午后找他谈话,不得不让他见侄子一次:“蔡攸,这次科举,太学之内的选拔可有机会?”
蔡攸没来由的头痛不已,低声提醒叔叔:“叔父,太学选拔举子,需要上舍生才行。侄儿,侄儿……”
“你还不是上舍生?”
蔡卞震惊了,他老蔡家兄弟多大的名声,竟然养出个连上舍生都考不上的蠢蛋。顿时气地冷哼道:“蠢才,蔡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侄儿愚钝!”蔡攸有什么办法,太学里都是妖孽,他哪里争得过人家?
就如才入太学一年多的李邦彦,长的眉清目秀,踢球又好,说话有好听,诗词歌赋都非常厉害。平日里太学里的学生都喜欢和他玩。可这位如此放浪不羁,却轮到考试,每每都是名列前茅,如今也成为了太学的上舍生了。这种人,天生就是打击人的,而像李邦彦这样的人,才学上舍之中并不缺。
蔡攸琢磨着自己要和人家比,给人做跟班都不够格。
太学的上舍生不超过三百,每次科举,总有一百人多左右下场。当然,这名额也是需要考试得来的。但是厉害的是,每一榜科举,太学生至少能获得五十个以上的进士名额。这就恐怖了,只要进入太学上舍,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过了贡士的身份。
蔡攸的才学,距离进士真的还很远。
蔡卞拿出一封家信对蔡攸道:“你带着这封信去浙江给你父亲,告诉他回京的事有眉目了,但不要伸张,偷偷来,你可明白?”
“侄儿一定亲自送达,将叔父的话带到。”蔡攸躬身接过信,贴身放好。
蔡卞摆摆手,不待见道:“去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