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拾一


精华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退一步開闊天空!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胡相,朕不管你怎么想了,既然这件事情已经经过的廷议决断,你最好还是督促落实!”沉默半响,牧景继续开口,这一次他表现的更加的强势了一些,一双眸子越发冷沉,盯着胡昭,冷漠的说道:“如果税务司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主官,朕亲自来担任,户部如果不能支持,朕就换掉户部的人!”
一般情况之下,他不愿意动用帝王权势去压迫臣子,这样不利于他的帝王养势,帝王之势的养成,其实就是能在不动声色的把事情做好。
你太过于强势,在朝堂之上,反而会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
“陛下!”
胡昭不在和稀泥了,他有敢于直接顶撞牧景的勇气,他拱手行礼,然后一只一言的说道:“臣,坚持己见,税务改革之事,需要延缓,不能一蹴而就,所以臣有一个建议!”
“建议?”
牧景阴柔的一笑,笑的有些让人感觉森冷的气息:“那朕倒是要洗耳恭听一下,胡相有什么的好的想法了!”
“好的想法谈不上!”
胡昭依旧不卑不亢,他继续说道:“臣只是认为,大明疆域庞大,人口基数很大,贸然推广下去,就怕会影响地方,毕竟我们谁都不知道,新税法的反应如何,所以臣建议,我们可以则一州之地,或许一县之地,尝试性的启用新税法,然后再对比一下,看看成效如何,方能决议,是继续推广,还是临时喊停!”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吾等皆身居庙堂之下,未必能与那些百姓感同身受,我们认为对的事情,未必在他们看来就是对了,唯有尝试过了,或许才有结果!”
“试点模式?”
牧景闻言,有些震惊。
他看着胡昭的眼神,都变了好些,不得不说,这胡孔明的才具,当真不在萧何张良这些汉初人杰之下。
他能从变法改制的模式之中,引发试点模式,要是不知道,牧景都感觉,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知道未来历史走向。
这种模式,在二十一世纪,改革开放是比较常用的,这叫摸着石头过河,在一个地方进行试点,尝试的好了,然后就基于事实推广出去,尝试的不好,就止损喊停。
“这倒是有点道理!”
牧景平复下了心口了怒气,他来回踱步,走了走,考虑了一下,然后道:“朕也不是一个蛮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你有更好的办法,能让新政有更好推广方式,朕就相信你一会!”
他问:“那你认为,应该以哪里为试点?”
“交州可好?”
胡昭低声的道:“不管成败,对大局影响不大!”
“好,也不好!”牧景摇摇头:“虽然交州地势偏远,不管新税法的落实成效如何,都不会影响中原大局,可偏偏是这样,不能体现出新税法的影响力,这和我们想要办试点,提高新税法影响力的初衷不一样!”
他斟酌了一下,直接道:“洛州吧,以洛州为试点,半年时间为试点经营的时间,看看成效如何?”
“可以是洛州,可最少要一年!”
胡昭据理力争,道:“陛下,非臣要反对你,而是没有一年的事情,我们没办法看得清楚,新税法的效果!”
“就按照你的说的算!”
牧景想了想,也不在乎这一年的时间了,有时候胡昭说的对的,很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他年轻,他又不怕这些老家伙把自己熬死了,那就慢慢来。
只要有成绩出来了,到时候新税法的推广,谁还敢反对,那自己的就不要客气了,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
“臣这就回去做好计划,然后让税务司衙直接和洛州户衙对接,把新税法在洛州悄无声息的进行!”
胡昭说道。
“等等!”
牧景把他留下来了,递给他一份奏报,道:“北方传回来了,你看看!”
“魏军和吴军合流了,他们要北上?”
胡昭看着奏报,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曹孟德主力为什么要北上,是想要吃掉河北,还是……”
“你认为呢?”
“感觉不太像能吃的掉河北,所以北上的不是主力,而是他本人,他和孙策一起北上才对!”胡昭低沉的推测了一番。
“为什么?”
“因为他们要会盟刘备!”
一代邪帝
胡昭道:“大汉诸侯要会盟了!”
“刚才说的话,朕并非是吓唬你,而是我们当真没有太多的时间了!”牧景平静的道:“一旦三大诸侯会盟,大汉内部的矛盾就会被压下来了,他们要是团结一心,那么他们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会主动进攻我们!”
他叹了一口气,道:“留给我们大明和平的时间,其实顶多只有今年的冬天了,如果曹操连这个耐心都没有,或许连今年的冬天的太平,我们都未必能有!”
“不至于!”
胡昭摇摇头:“哪怕他们三大诸侯结盟了,想要进攻我们大明疆域,他们也需要整顿自己的兵马,三大诸侯哪怕团结,也不可能一心,所以这里面需要耽搁的时间比较长!”
他沉思了半响,心里面推敲的一番,道:“今年冬天不可能有机会的,甚至明年春天,他们也未必敢,起码要等到明年夏天,他们完成了初步的配合默契训练之后,才有胆子开战!”
“如果分兵作战呢?”牧景提出了一个想法,道:“他们结盟,未必要兵力集结在一起了,只要在诸侯之间保持默契,一个可以从北疆进攻,一个可以从汝南进攻,另外一个直接从江东杀过来,都可以!”
“就算是诸侯之间想要保持一定的默契,都是需要时间来磨掉一些猜疑的,不然哪有这么简单就能放下心中成见!”
胡昭冷笑:“曹孟德,刘玄德,皆为多疑之辈,孙伯符年少气盛,哪怕有一定的城府,都未必在这两人面前藏得住,绝不会这么简单就能团结起来的!”
“话虽如此,但是我们却不能侥幸!”
牧景道:“本以为可以先攘内,然后再迎敌,如今看来了,新政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彻底的落实,我们就要面临战争的威胁了!”
胡昭闻言,略微有些沉默起来了。
他心里面也明白,要是爆发决战的时候,大明正处于内部改革,闹的人心煌煌的会后,的确会有问题了。
最强豪婿 秦尚书
打仗,不仅仅是战士们在前线的冲锋陷阵,更多的是国力之间的拼杀,人心之间的对持了。
民心越是坚固,国力越是耐持,要是民心一旦有了动乱,大明就很快会进入一个后院起火的可能性。
这种可能不算大,但是也是存在。
这是牧景比较担心了。
同样,胡昭心里面也在忧心这一点,只是两人的做法不一样。
牧景想要迅速把事情做好。
胡昭认为,可以压一下,然后尽快恢复平静,等到大战结束之后,再来慢慢的进行,也不算是迟。
两人的做法都没错,不过牧景显得急躁一点,倒是事实了。
胡昭把试点模式抛出来之后,他自己的都感觉有些新政上的推动过于的冒失了,所以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
“陛下,战争早晚要来的,统一天下是势在必行,但是只要前线不败,大明就不会乱,臣愿以生命保证!”
胡昭坚定的说道。
他的存在价值,就是为了维持一个稳定的大明朝廷,这是谁也不能触碰的,他连牧景都敢顶,那些乡绅豪族敢在这一点上践踏他的底线,他也是敢于杀人的。
政事堂执掌六扇门的兵力,杀人根本不需要通过军方,抄家灭族都可以了。
“朕也唯有汝能绝对相信了!”牧景点点头:“很多事情,有备无患,朕从现在开始要准备迎接战争了,朝堂的政策问题,朕先交给了政事堂,你让刘劲回来吧!”
计划不如变化。
新政恐怕必须要拖下去了,那么这时候,他不需要继续压着刘劲了。
昭明阁有胡昭。
政事堂是重中之重,蔡邕加上刘劲,才能稳住局势,这样才能保证,大明的后院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多谢陛下仁心!”
胡昭大喜,刘劲不在朝堂之上,他还是有些比较吃力了,政事堂使唤的不顺手,特别是蔡邕正在和他掰手腕,这可让他有些顾前不顾后,不然这一次他不需要亲自出手收拾蔡邕。
政事堂可是他的阵地,丢了这阵地,他在昭明阁说话都不利索。
“不过他回来只能当蔡邕副手的位置了!”牧景轻声的道:“蔡邕没犯错,朕不能把他拉下来,而且蔡邕改革政事堂,他执掌力可不比你弱,这一次不是他更加在意第一次科举的话,他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政事堂就是先打起来了!”
“臣明白!”
胡昭点点头,拱手说道:“刘仲余乃是戴罪之身,本就不该为主,不过臣提议,让他担当户部尚书的位置!”
“鲍苏呢?”
“鲍苏进阶吏部尚书!”
剑指无用 亮亮ALxe
吏部执掌人事,名义上和户部是一样的,但是在权力上比户部更高一些。
胡昭道:“秦相如今在忙碌昭明阁的事情,他有执掌乾坤之大局观,很多政令都是他亲自拟发的,之前因为吏部没有龙头,他一直兼任吏部,明显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可!”
牧景点点头,道:“具体的事情,你直接和蔡相讨论,昭明阁上会议通过了,朕这边就没有任何问题!”
“多谢陛下成全!”
胡昭松了一口气,他也意识到了,牧景为了全身心的投入在统一大战之中,新政肯定要放开一些口子。
而且在政务上,他也会适当的放权丢给了政事堂。
所以这时候比较好说话。
“胡相,丑话朕先说在前头!”牧景这是在告诉他,任何事情都要有代价的,他退半步,朝堂也要付出代价:“大战一旦开启,朝堂就是前线将士们最大的后盾,前线将士能不能拿到更好的武器保命,能不能吃得饱饭,能不能有一件好的战甲,能不能让工程器械变得更加锋锐一些,少死一些将士,全都看朝堂能不能在后勤上支持他们,所以,你们必须要给朕上心一些!”
“诺!”
胡昭拱手领命:“臣,愿为陛下一统天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数日之后。
邺城最后的消息,终于通过景武司的秘密渠道,第一时间送到了牧景的案前。
牧景看着这一份详细的报告,心里面有些感概。
“曹孟德技高一筹!”
他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曹操的算计能力还是杠杠的,不容小觑啊。
黑山军,阎行部。
这样的布置,足以支持他们拿下邺城。
而且拿下邺城之后,吕布亲自北上了,吕布坐镇之下,燕军主力还想要夺回的邺城,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但是他也不好受!”
戏志才这时候就站在牧景面前,道:“燕军主力已经从巨鹿南下了,刘备如果能争取在曹操面前,杀入魏郡,那么也成也未必稳固!”
“没希望了!”
牧景摇摇头,道:“你看似刘玄德还有希望,但是你要根据刘玄德的性格来考虑问题,他有没有胆子和曹操翻脸呢?”
牧景笑了笑,继续回答自己的问题:“我认为没有!”
“这个倒是!”戏志才闻言,想了想,道:“刘玄德在这时候,没有足够的胆子翻脸,那么邺城既然已经沦落到了曹操的手中,他是没有胆子进攻了!”
“所以说,终究是曹孟德厉害一些!”
牧景道:“当然,刘玄德也不会轻易认输的,河北之地,他应该要吃下一半左右了,占据北地半壁江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陛下,其实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
九重阙-by 孟姜
戏志才提出一个思路。
“又先下手为强?”牧景苦笑,他发现大明还真的没办法消停一下,每一次先下手为强,都是爆发绝世大战的。
“总不能挨打啊!”
戏志才瞪着眼睛说道:“官渡之战,袁绍兵败,曹操已经没有了大患了,邺城之战,刘备失去了优势,河北他肯定要被曹操吃掉一半,江东又已经和曹魏联盟了,还是儿女亲家,除非击溃我们,不然他们会非常团结,曹孟德的优势已经太明显了,他早晚会出兵,最好在大明疆域之内开战!”


kk4nl優秀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驚變,梟雄末路! 五推薦-xxs4y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曹操突如其来的兴奋,让众将十分诧异,到底是什么样的好消息,才能让曹操这般城府深沉的人显露出这等情绪呢。
曹操可不管众将的想法,他此时此刻是非常兴奋的,甚至是不愿意藏着自己的兴奋。
他大手一挥,压着众将,道:“诸君,此战,孤已经胜券在握了,我们接下来应该商量,如何才能减免伤亡,用最少的伤亡,收编了周军十余万的主力!”
“大王,不知道是什么好消息?”
吕布低沉的问。
归降曹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没有绝对实力,他不会和曹操翻脸的,如今他是曹操麾下,第一猛将了。
而且自从宛城一战,曹操损兵折将无数,他也成为了曹操非常依仗的大将,最少得到了曹操非常多的信任。
“哈哈哈!”
曹操大笑起来,指着的沙盘,道:“吴军已在一日之前,夺取了延津,斩断了周军的退路了!”
灵异事务处
星辰圖 遊戲文字
“什么?”
“吴军?”
“哪里来的吴军将士啊!”
高冷大叔求放过
“怎么可能有吴军出现在官渡战场!”
“吴军居然夺取了延津,延津可是周军后勤粮草的大本营,还是整个周军的退路!”
“难怪大王如此兴奋,延津被夺,周军就陷入了我们直接的包围圈之中,我们根本不需要死战,只要围死,就能困死他们了!”
众将面面相窥,一开始是有些惊异,但是很快就变得兴奋了起来了。
这样的变故,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了。
极道魔尊
而且整个战局布置,他们也只是听命了,除了郭嘉和曹操,知道了人;寥寥无几,夏侯渊这些的大将,都不知道了。
可想而知,计划缜密。
“大王!”
夏侯渊拱手请命:“末将主力,将会死守鸡鸣山上,决不允许周军主力从西线走脱半个的将士!”
他反应迅速,之前他看不明白的兵力布置,这一下全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围困之阵,而不是进攻战阵!
“好!”
曹操低沉的说道:“传孤之军令,从现在开始,各部将领,按照我们的军令构建防御工事,死守不住,任何将领不得军令,擅自出击,斩立决!”
“末将领命!”
众将严肃的领命。
“好了,各部立刻返营,记住了,工事构建必须要兼顾,包围圈不需要收紧,只需要稳!”曹操低沉的说道:“此战孤不志在杀敌,只在围困,孤要把袁本初活活的困死在的官渡之中!”
“是!”
众将迅速的去布置自己营盘的防御工事。
“奉先!”
“在!”
大唐行镖 金寻者
“困兽而斗,必有哀用之将,汝,需挡住,决不允许他们的冲营成功!”曹操的嘱咐的说道。
如今他麾下善战之大将还是有不少的,但是要说个人武力和战场指挥都决定一流的,唯有吕布。
吕布这个人,要不是品性上有缺,他将会是战场的宠儿,而未必谋略很好,而且大局观也看不远,但是在战场上的能力,反应,指挥,那都是当今天下的佼佼者。
“末将领命!”
“寿成兄!”曹操眸光微微的眯起来,看着老将马腾。
陇西军还有一定的战斗能力,但是马休就是一个棒槌,非马腾出山,不可掌控,雒阳兵败,马腾为了陇西血脉,不得不以掌控大局。
对于曹操,谈不上忠心,但是也没有多少的怨恨,当初贾诩把自己弄的差点瘫痪,养的好久,一开始还是有点怨恨的,可渐渐的,有些事情就过去了,世道如此,马腾比更多的人看得透一些。
如今他长子马超,养子庞德,皆在明军序列,早已和自己的隔断了关系,但是他不能看着马休战死,总归还是疼爱马休多一点。
“大王请军令!”马腾拱手道。
“寿成兄捍卫主营便可!”曹操微笑的说道:“陇西军总归是骁勇之师,孤还是希望这一次收编了周军主力之后,陇西军能在此成为天下强军,日后为朝廷奋战!”
“愿尊大王之令!”
马腾面无表情的说道。
曹操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这时候让马腾五体投地的臣服,别说自己做不到,做得到那都是假的。
很多事情,需要慢慢的变化。
吕布也好,马腾也好,曹操并不怕他们反叛,因为天下之地,早已没有了他们的去处,在自己麾下,总算是挂着朝廷之名,去了江东,去了北燕,他们就是诸侯之臣,恐怕更加卑微。
至于归明,不管是马腾还是吕布,都和牧明有千丝万缕的恩恩怨怨,那是这么容易算得清楚的。
所以只要他们的能听令,很多的事情,只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
进入了九月初,夏日之闷热仿佛有些消停下来了,但是秋日之凉爽还是没有来临,天地之间,还是一个大烘炉。
官渡战场之上,战马嘶吼,两军对垒,双方之间隔着不过只是一道十里的空隙而已了,看似战意斐然,却一直按兵不动。
袁绍在等,等东线的突破,但是军令已经下发了一段时间了,却没有任何消息回来了,渐渐的,袁绍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东线为什么还没有消息回来了?”
袁绍在大营之中,眼眸一片的阴沉,看着众将,冷冷的问。
“已经三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张郃对袁绍说道:“我派出了斥候,也被斩杀在半路之上,东线主力,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什么?”
袁绍瞪眼。
“另外……”张郃心中沉沉,有些不好的预感:“应该送来主营的第二批粮草,还没有抵达,延津那边,好像也没消息了!”
新·東方奇幻世界體系 洛天月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袁绍非常狂躁,猛然的站起来了,虎眸圆瞪。
“大王,末将预感,好像要出事了!”张郃道:“或许……”
“说!”
“鞠义大将军会不会……”他只是猜测,不敢说过分,但是鞠义的表现是真的不对。
“他敢?”
袁绍拍案怒喝:“孤还没有败,孤还有十余万精锐,他鞠义敢叛,孤第一个斩了他的脑袋!”
“大王,出大事情了!”
荀湛冲进来了,他往日的冷静,仿佛这一刻都没有了。
“你怎么来了?”袁绍看着荀湛。
荀湛也是他身边的谋臣之一,后勤统帅,都归他掌管,是保证后勤的最好的人选,也是袁绍信任的人。
继承者们之陶之夭夭 周若雯
因为荀湛出身世家名门,名声好,能力强,在袁绍部下,属于根苗正红的那种,虽然荀氏一族,各有所投,但是荀湛投奔了自己,就是自己的人了,他对世家子和寒门子弟,还是有区别对待的。
“延津出大事情了!”
荀湛咬着牙,拱手禀报:“我运粮南下,未进入延津,就已经遭到了攻击,幸亏趁着夜黑,放弃粮草才躲过了一劫,正想要赶往延津求援,但是延津已经插满了江东吴军的战旗!”
“江东吴军?”
“怎么可能!”
袁绍和张郃都不相信。
暴君,臣妾做不到! 黄裳
若说是魏军,他们或许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吴军,怎么可能出现在官渡战场之上,而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一刻,不远是袁绍,还是张郃,都有些的恐惧的凉意从背脊浮现。
“青州!”
张郃反应很快,他咬着牙齿说道:“应该是青州,我明白了,为什么魏军要展开包围阵型,原来是这样!”
作为一个经验老到,有统帅能力的大将,张郃的大局观是非常好的,统帅全局的目光一看,仿佛就能看到很多东西了。
“袁谭呢,袁谭何在?”
袁绍暴怒。
“大王,这一次运粮南下,吾是收到了沮授丞相所托,告诉陛下,二皇子和大皇子,都返回邺城了!”
荀湛低沉的说道。
沮授有能力镇住他们,还真没有能力把他们怎么了,多少要请示一下袁绍,是杀还是留,得有一个名堂。
所以的荀湛才来回奔波,但是没想到,运粮过江,得到的不是接应,而是屠杀,数千民夫,一千余将士,逃出来的不足三百。
北上没希望,是连滚带爬才进入了官渡大营的,是他没想到,此时此刻官渡这边居然还被蒙在鼓里面。
“孽子!”
袁绍眼眸通红,杀意氤氲,他知道青州形势不好,但是没想到袁谭居然直接放弃青州了,而且他连知道都不知道。
这倒是全盘的失衡。
青州是一个缺口,从东面是直接能杀入官渡了,如果他早知道,他早就有防御了,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逢纪审配何在?”袁绍咬牙切齿的问。
“大王,他们早就离营了!”
张郃低沉的说道。
逢纪审配都是谋士,而且他们两个执掌如今周国的谍者消息网,袁绍对他们还算是比较信任的。
是真没想到,这时候被他们捅刀子。
“他们应该在邺城!”
荀湛说道:“沮授丞相怀疑,有人传统了大皇子二皇子,想要谋权篡位!”
“混账!”
袁绍一口老血憋在心头,差点吐出来了。
这一刻,他感觉有几分众叛亲离。
威震河北多年,他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下场,其实从雒阳兵败开始,他就感觉一些离心离德了。
但是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有足够的威慑力,能让众臣信任,可是事实证明了一点,大势已去。
“大王息怒!”
张郃连忙说道。
“东线,东线……”袁绍捂着胸口:“吾之尚儿,还在东线!”
这一刻,张郃沉默了。
知道后路被断了之后,他就知道,东线肯定出问题了,鞠义可能比他们早一步知道了消息,但是却没有通知主营。
鞠义叛变了。
这一刻,事实已经告诉张郃,他的怀疑没有任何错误,可是已经太晚了。
“曹孟德,好一盘大棋啊!”
一瞬间,袁绍仿佛苍老的十岁,他的精气神,都在这一刻衰落下去了,整个人的眼神都有些迷茫,喃喃自语的说道:“孤早应该想到了,孙伯符既敢入许都,吴军和魏军,早已联盟了,是孤太小看了吴军,也是孤太低估了曹孟德的心胸!”
这一局,江东吴军敢深入,是一个理由,另外一个理由,那就是曹操居然敢把这么大的信任交给了孙策。
心胸之大,让人叹为观止。
“大王,我军已陷入重围之中,及早突围,方为正策,进驻中原,希望不大了,唯有北退,杀回河北,才有机会东山再起!”
张郃跪膝下来,拱手说道。
“东山再起?”
袁绍有些讽刺性的自嘲起来了:“孤还能东山再起吗,兵败雒阳,孤还有机会,兵败界桥,孤仍然认为,只要杀入中原,还有机会,可如今……”
他绝望了。
河北也没有希望了。
周国……
在这乱世之中,天下皆为敌人,他袁本初,已经是末路之诸侯,谁也不会给他一条活路的。
那么能突围杀回河北,刘备会放过他吗,曹操会放过他吗。
不会的。
哀莫大于心死。
或许他愿意交出兵权,愿意摇尾乞怜的向曹操乞降,还有一丝丝的机会,能得到一个终身囚禁。
但是袁绍一世枭雄,岂会在这时候摇尾乞怜的求存,宁可战死,亦不会向昔日宿敌求一丝的生存机会。
大营之中,有些的寂静,袁绍,荀湛,张郃,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麾下,最少还有十余万的兵马。
但是却真的没希望了。
一旦陷入被困之中,根本没有开战的机会,魏军不会接战的,这时候魏军会严防死守,只要堵死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就只能被不断的切割,然后分散围攻,然后要么战死,要么被收编。
这就是结局。
仿佛已经一眼可以看到未来了。
不过袁绍终究是袁绍。
他袁本初崛起于乱世之中,本就是一代枭雄,哪怕败了,也不会等死,他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情绪,低沉的开口,道:“张郃!”
“在!”
“派出所有斥候,把东线的情况了解清楚!”
萤火之森 涉谷遥
“诺!”
张郃领命。
“荀湛!”
“在!”
位面孕夫的美满生
“营中还有多少粮草,你统计一下,我们还能撑住几天,你也给孤一个数字!”袁绍道:“孤是战,还是降,总有一个说法!”
他的目光,远眺前方。
看到的不是天际,仿佛是宿敌。
“曹孟德啊!”
袁绍双手背负,神色有些的肃穆,眼神倒是有几分的落寂:“孤以为最少能和你一较高低,可真没想到,未战先败,孤的确不如你也!”
这一刻,不到他不承认,他输给了曹操。
事实如此。
这一战,没打起来,就已经输了,陷入了曹操的包围圈,他们突围都难,别说放盘了,曹操围困他们十天,他们就得断粮。
不过输了也不丢脸。
他们是少年时期一起并肩走过来的好友,也算是斗了小半辈子了,既然赢得起,也输得起。


0d26s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驚變,梟雄末路! 三看書-mece0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在官渡以南,一座大营之中。
还是持续下雨天,不过雨水已经很小了,仿佛如同春天的那种蒙蒙细雨了,只是时而会下一阵子。
大帐之中。
曹操卸去战甲,一袭长袍,跪坐案前,手握毫笔,拿着一份奏本,正在批阅,圈出其中的一些条例之后,再拿起一支点的红色朱砂的毫笔,签上了一个阅字。
一份。
两份。
三份。
……
作为魏王,大汉皇朝摄政王,他哪怕身在军队之中,朝中大小事情他也不会的防守,而且多疑的他,不可能绝对相信一个人。
所以朝中不少的事情,都会每天定时把一些奏本送来,让他过目,得他亲自阅了之后,才算是完成程序。
很累。
但是他必须要把朝堂把控在手中,后院起火的事情,一次就够了,不能有第二次。
“大王!”
郭嘉揭开门帘,收起油纸伞,脚上还一脚的雨水和泥土,走了进来了,鞠躬行礼。
“奉孝来了,不需多礼!”
曹操对郭嘉是非常信任的,他是唯一一个进来不需要通报的人,看着他一身的雨水,对左右说道:“去给军师倒上一盏热茶,去去寒气!”
“诺!”
左右侍卫点头。
“奉孝,你身体才大病初愈没多久,可是要好好的修养,不可过多的操劳!”曹操的劝谏的说道。
“大王放心,臣对自己的身体,知之甚详!”郭嘉点点头,然后道:“臣来是通传一些消息了!”
“这些的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何必你亲自走一趟!”
曹操皱眉了。
“关乎占据,臣必须亲自来!”
郭嘉把夜楼探子收回来的一些消息,还有军中斥候打听来的奏报,都呈报上来了,然后才说道:“大王,时机差不多了!”
“袁绍还是坐不住了?”
曹操冷笑。
“张郃的主力已经推动前二十里,距离我们不足十里,大战一触即发!”
“非常好!”
曹操点头,说道:“命吕布,夏侯渊,率军迎上去,要战,倒是不能死战,记住了,我们的战略部署早已经变了,不是为了战败他们,而是为了收编他们,河北已经战死很多很多青壮了,孤要的不是一个空荡荡的河北,而是一个有活力的河北!”
“是!”郭嘉点头。
“夜楼的消息说,失去了江东军的消息,什么意思?”
曹操皱眉。
“应该是被甩掉了!”郭嘉道:“孙伯符在朝堂上做事情是柔嫩了一点,虽有城府,但是沉稳不住,可是在战场上,这是一员天生的统帅,他的敏锐性是没有多少人能比得上了,我们的斥候也好,夜楼探子也好,未必能跟得上他的节奏!”
“也对!”
曹操点头,道:“孙伯符若无如此本事,又何谈与孤合作,他不是孤的部将,不过这一次,孤倒是愿意相信他一次!”
他站起来,对着身后挂起来的舆图说道:“整个局已经布置好了,只要他切断延津的后路,那么袁本初就是一个困兽之斗!”
“孙伯符有心合作,他的能力也信得过,延津这方面我倒是不担心,只是时间的问题,怕就怕,到时候就算把袁绍放在包围圈里面,他也会至死方休!”
郭嘉担心的说道。
“尽人事,听天命!”
曹操倒是洒脱,淡然一笑,道:“孤这局,是下了苦心去布置的,为此甚至放弃了到手的胜利,如果他袁绍依旧要鱼死网破,那孤也只能和他杀一场!”
“我还是有一个提议!”
“说!”
“擒贼擒王!”郭嘉道:“河北未必不愿意投降,但是袁绍不一定愿意,只要进入了包围圈之内,想办法用一支偏师,穿插过去,把袁绍和周军主力之间,撕开联系,这样我们就好应付很多了!”
“太危险了!”
曹操沉思了一下,道:“容易弄巧成拙,毕竟穿插不成功,就会让他们撕开一道口子,到时候包围圈倒是变得缺口了!”
“臣认为,能冒这个线,只要延津被堵死,就算他们撕开了包围圈,他们想要北上,也没有多少条路了,大不了让孙伯符把阳武和白马也看好,这样他们究竟没有任何机会了!”
郭嘉道。
“可江东主力三万而已,没有这样的兵力啊!”曹操来回踱步,他何尝不知道郭嘉的提议是最好的战术布置,但是风险也太大了。
“看一步走一步,等孙伯符拿下延津之后,取得联系,到时候可以看看他孙伯符愿意否,如果他愿意,又有这样的实力,何乐而不为!”
郭嘉眼眸之中充满算计的光芒。
针对袁绍。
也是针对孙策。
一石二鸟。
不留痕迹。
“那就先看看!”曹操点头,然后坐下来了,道:“奉孝,不知邺城的情况如何?”
“应该不是很好!”
郭嘉回答。
“怎么说?”
“如果是有成绩的话,恐怕夜楼早已经报喜了,不至于等到现在,没有一点的消息,贾文和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
郭嘉摇摇头,道。
“也对!”
曹操点头,他考虑的是整个北方的局势:“不过还是要督促一下他,孤可以不要河北,但是绝对不能把河北交给了刘备,不然他燕国之势大,难以控制!”
“贾文和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邺城,先入邺城者,方可名正言顺统河北!”
郭嘉道:“黑山军还是有战斗力的,贾文和也不简单,机会很大,怕就怕哪里出了意外而已,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身在战场,还是要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再来谈河北的事情!”
重啟家園 九頭貓怪
“嗯!”
曹操点头,这时候想太多没用,既然任务已经交给了他们,就看贾文和和张燕能不能拿下邺城了。
…………………………………………………………………………………
今夜无雨。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的雨水把天地都清洗了一遍,所以天上的皓月非常的明亮,月色星光之下,仿佛天地如白昼。
驰道上。
有一条如同的火龙一般的长龙队伍,他们隔着三五个人就拿着一个火把,正在的加速的急行军之中了。
“队伍跟上!”
“前面斥候探路!”
“斥候一定要把握方向,夜色之下,最忌讳的是走错路!”
低沉的声音在队列之中的响起。
太史慈策马站在路边,看着一队列一队列的将士们正在向前行军,拳头渐渐的握紧了。
星武狂潮 话筒
他也不愿意让将士们休息不到两个时辰就赶路,但是大战就这样,时机很重要,如果不能把握好,稍纵即逝。
为了能在战场上减少一些伤亡的存在,必须要把握每一个战机,所以孙策的战术改变,是对的。
“将军,我们还有五十里左右,才能抵达延津东部的周军营盘!”
斥候校尉返回禀报说道。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斥候营要加把劲,所有斥候全出,先清扫外围的周军斥候,给我们争取时间,我们主力抵达之后,休整的半个时辰,然后进攻,在进攻之前,斥候必须要摸清错周军营盘的布置!”
太史慈布置任务。
“诺!”
斥候校尉策马而且。
踏踏踏!!!!
后面的孙策,身披战甲,手握霸王枪,走了上来了,看着太史慈,问:“前方如何?”
“还算是顺利!”
太史慈回答:“我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岗哨和烽火台,这周军主力肯定不在左翼战场了,而且没有多余的兵力在这周围布置的岗哨,给了我们很大很大的机会!”
“嗯!”
孙策松了一口气,道:“孤不管你付出多大的代价,黎明之前,必须要抵达战场,我们不能输!”
这不仅仅是一场胜利,还是江东和中原合作的一个开始,他不能让的曹操看贬了,这样不利于他们日后的合作。
“诺!”
太史慈点头。
……………………………………………………………………
夜色笼罩之下。
延津。
黄河的水在惊涛拍岸,连续数天的下雨,让黄河水位涨起来的不少了,一浪又一浪的水浪,拍打之下,滔滔不绝。
河岸边,周军大营。
这一座大营建立在黄河岸边,也建立一座山的山脚之下,山水连线,独显一条路,易守难攻。
这是周军最后的退路。
辅茫 夜臣冰
这里有渡河竹筏木排,有粮草,有兵器,也有医药等等东西,是周军南下的大本营之一了。
不过周军主力直扑官渡,此地剩下兵力不多了。
守将乃是郭图。
郭图身负袁绍的信任,自然要把此地的经营的好,虽邺城如今还在手中,所以北面不会有敌人,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对于防御工事,做的密不透风。
这一夜,他睡到了大半夜,突然惊醒过来了。
冷汗出了一头。
让他感觉有些不安的浮躁的在心里面的跳动起来,既然睡不着,他的起来穿衣,还披上一件软甲,腰配长剑,去迅营去了。
夜色朦胧胧,已是黎明,日月无光,正是天昏地暗的时候。
营盘守将们,明显都有些在打瞌睡了。
这让的郭图有些的不爽,他带着亲卫走过来,啪的一脚,把一个守将给踹出去了。
“主簿大人!”
一众辕门守将惊醒过来了,连忙行礼。
“夜色之下,最忌偷袭,汝等为守将,却不能尽忠职守,何意对得起的大王的信任!”郭图冷漠的眼神一扫而过:“若以军法治之,汝等皆人头落地了!”
“主簿大人恕罪!”
众将跪膝而下。
“哼!”
郭图冷哼一声,他倒也不是为了惩罚谁,只是心情不死很愉悦,又看到这些将士的偷懒,所以心里面更愤怒了,不过也是训斥了一番,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他是读书人,是文官,军营之中,没有太多的威望,狐假虎威发发牢骚可以,真动起真格来,匹夫一怒,杀了他也不是什么事情了。
他继续沿着营盘走,大多守卫这时候有些有昏昏欲睡,而且这些将士还不是精锐,精锐的主力都让袁绍带走了。
落下来的兵卒,虽然也是青壮之中的精锐,但是对于战场都是比较陌生的新兵,所以不管是能力还是精气神,都不是很足够。
“主簿大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营盘副将,屯骑司马何茂本来是在休息的,但是听说的郭图巡营,就赶来了,他对郭图是有几分敬畏了。
大头兵不知道郭图如今在袁绍哪里的地位,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个是田丰战死之后的军师红人,也是袁绍非常信任的人。
消化三界
“没有什么事情!”
郭图对于武将有几分的敬重的,因为他胆子不大,并没有太多敢于呵斥,说话都是比较柔:“某只是睡不着,所以来检查一下营防,毕竟延津大营是大王最后退路,我们可不能有半点的松懈!”
“是,是!”
何茂连忙点头。
他本来也是一员骁勇大将,而出身不错,之前还听收到重用的,但是田丰战死之后,他失去了靠山,如今不太受到各部主将的喜爱。
絕世神皇 不信邪
所以才会留守的。
不然他也在前线作战,建功立业。
“踏踏踏!!!”
突然大地有几分颤动起来了。
“什么声音?”郭图疑惑。
“好像是骑兵的声音?”何茂作为的军中大将,对这些声音绝对的铭感,他迅速的警惕起来了:“上辕门观台!”
“快去!”
郭图也担心起来了。
等他们上了辕门的观台之上,远眺过去,发现远处若隐若现的火光正在的闪亮。
“骑兵吗?”
郭图有些恐慌。
“好像是!”
何茂镇定下来,幽沉的说道:“我们这里附近,有骑兵驻扎吗?”
“不应该啊!”
郭图摇摇头,道:“大部分骑兵都已经让大王带走了,乌巢倒是有,可是乌巢的骑兵在三王子的带领之下,应该参战了,不应该回到延津!”
“小心为上,立刻敲战鼓,全军防备!”
何茂当机立断的说道。
“好!”
郭图也不是那种没有一点的魄力的人,这时候的防备第一,毕竟延津主营修建的很辛苦,而且位置很重要。
“咚咚咚咚!!!!!”
战鼓声突兀的响起了,烽火台也迅速的点燃起来的,一道道火光笼罩,整个延津营盘已经开始动起来。
“快集合!”
“敌袭!”
有将士们叫起来了。
远处。
一支奔袭之中的骑兵,大概只有两三百人左右。
为首大将。
孙策。
他取出弓箭,挽弓拉箭,一箭射出去,然后大喝一声:“弓箭手,射!”
“射!”
他们的弓箭都是的带着火星的。
新婚无爱,任性总裁请走开 一朵三七瓜
“咻咻咻!!!!”
一支一支的弓箭,仿佛如同火雨一般,落在了周军营盘。
“杀!”
这时候太史慈亲自率的步兵主力也开始冲锋了。
一瞬间偷袭之战爆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