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真是仙界萌新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笔趣-第98章 楊公子(3K)熱推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我真是仙界萌新
哗啦啦!
很快,包括先前开口的黑衣壮汉在内,庙中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齐齐让开一片地方,神态谦卑。
陈青河不紧不慢地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展颜笑道:“赶路无聊,这才和诸位开个玩笑,失礼得罪之处,还请大家莫怪。”
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吁气之声,紧接着便是奉承巴结。
“哪里哪里,上仙实在太客气了。”
“上仙说哪里话,是我们得罪了上仙才对!”
“小的有眼无珠,在这里给上仙磕头了……”
一窝子人争先恐后地请罪,惟恐态度不诚,招来眼前这位地仙境高手的厌恶。
尤其是先前那个黑脸汉子,一张黑脸皱成苦瓜,一个劲儿的磕头。
越是老江湖,就越知道得罪一个惹不起的高手的下场。
尤其是在深山老林之中,杀人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没有人会嫌自己活得太久。
虽然直到现在,还有几个人仍旧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俊逸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仙人竟是一位地仙境高手,但此时此刻,既然“大哥”都认怂了,也没人敢质疑。
至少不敢当面质疑。
莲儿脸上现出不自然的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令她心潮澎湃,难以自持。
她出身卑微,最善于察言观色,深知如那个黑脸汉子般的人物,最是难伺候。
以往,这种人可以肆意对她殴打辱骂,而她不能有丝毫不敬——否则很可能有杀身之祸。
看看现在吧,这人就像狗一样跪伏在她脚底下,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朝他脸上吐口水,而不必担心被报复。
这是陈公子给她带来的自信。
在陈公子的眼神示意下,她拉着小秋的手,走到陈青河身后站定,看着庙中那些神态谦被的江湖客们,只觉恍如隔世。
在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跟随陈公子是她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只要对方不赶她走,一辈子当牛做马,她都无怨无悔。
陈青河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等众人的声音弱了下去,这才缓缓开口,“我与诸君只是开个玩笑,可是先前诸位对我,恐怕不只是玩笑吧?”
众人齐齐噤声,原本热闹的破庙顿时安静下来。
陈青河拔出玄冰剑,轻抚剑锋,微笑道:“有人识得这剑吗?”
一个身材瘦小的汉子低声道:“玄……玄冰剑,上仙是城北徐家的高手。”
執 手
“算你有眼力。”陈青河没再说话,把剑放在膝上,脸上笑容敛去,冷冷盯着众人看。
不知是不是玄冰剑的缘故,众人只觉周身寒意森森,直透肌骨。
庙外雨声阵阵,不断积蓄的寒意便像是垒垒冰山,压在众人头顶,随时可能崩摧而下。
陈青河望向蓝袍道士,轻声道:“你装作一副上仙高人的模样,行的却是坑蒙拐骗之事,也就本座在此,若换了旁人,只怕早就死了。”
“弟子不敢!”蓝袍道士连连打躬作揖,“弟子就是为了从那些采药客手里,取些聚灵草回去,仅此而已,仅此而已!绝不敢有谋财害命之举……”
陈青河头也没抬,语带讥讽,“是么?”
蓝袍道士额头上冒出冷汗,目光紧盯着对方膝上的剑,身子也跟着簌簌发抖,适才好不容易提起的那一点儿勇气,在这无形压迫之下,逐渐被消磨干净。
他心里清楚,在对方这种地仙境高手手中,他连一招都接不住。
这剑只需寒光一闪……
他便要身首异处。
这念头越来越重,蓝袍道士心跳如雷,不自觉双膝一软,竟跟那黑脸壮汉一般,跪了下来。
只这一跪,他好不容易在这些伙伴中当中树立的威信便付诸东流。
然则到了此等境地,蓝袍道士也只能咬碎牙往肚里咽,自认倒霉,“弟子所说全是肺腑之言,千真万确,请上仙明鉴!”
“起来说话吧。”陈青河斜看他一眼,哼道:“不入流的小辈,杀你还嫌污了本座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许明睿,是个散修……”蓝袍道士脸现喜色,抬起头来正要道谢,门外忽又传来脚步声。
他愕然回头,借着篝火余光,已能看到庙外人影绰绰,约摸着有七八个人。
当先的是个带着斗笠的白衣公子,瞧面向约莫只有十七八岁,即使在雨中漫步,仍翩翩如玉,气质非凡。
还未走到门前,那白衣公子便朗声道:“里面的朋友,我们是去裂风崖的采药客,天黑路滑,想要借宿一宿,可方便么?”
陈青河扬了扬头,示意蓝袍道士出面招待。
后者点点头,咳了一声,道:“你们也是采摘聚灵草的?”
门外那白衣公子答道:“不错,如果朋友们也是为此而来,天明之后咱们可以一同出发,也好有个照应……城东王家的这个任务,没有限制数量,咱们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许明睿,也就是那蓝袍道士看了陈青河一眼,对方却开始闭目养神了,显然不愿出面主事。
他沉吟一番,说道:“请进吧。”
白衣公子道了声谢,率众走了进来。
他摘下斗笠抖了抖,貌似随意地打量起屋里的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闭着眼睛的陈青河脸上,“这位……”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年轻帅气的仙人在人群中地位最高。
“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许明睿抢着接过话头,“吾师正在假寐,你们莫要打扰到他老人家。”
“他是你师父?”白衣公子眼中讶色一闪即逝。
许明睿点点头,没有否认。
事实上他巴不得陈青河能收他为徒,哪怕只是个记名弟子,也受用无穷了。
很可惜,主位上的陈青河依旧闭着眼,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交谈。
许明睿自嘲的笑了笑,又看向白衣公子,说道:“庙中地方窄小,你们几个就坐在门口好了。”
“没问题。”白衣公子点点头,他把斗笠放在门前,指挥身后众人有条不紊地生火造饭,显然经验丰富。
很快,破庙中便散发出浓郁的酒肉香气。
“一起喝两杯?”白衣公子坐在自带的蒲团垫子上,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坛酒,望向许明睿,真诚道:“相逢即是有缘,这鬼天气恶劣的很,喝杯酒暖暖身子。”
许明睿手下那群人本来已经酒足饭饱,吃得差不多了,奈何受到陈青河的惊吓之后,许多人便又口干舌燥起来,蠢蠢欲动。
其中尤以黑脸壮汉为甚,他咽了口唾沫,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大哥。
此时已是后半夜,许明睿心想反正无法休息了,于是也不矫情,“也好,公子有心了。”
他接过白衣公子递来的酒肉,朝那黑脸汉子扬了扬下巴。
黑脸壮汉一愣,旋即醒悟过来,接过酒肉,恭恭敬敬往陈青河身旁放了一份。
“二位不妨也吃些东西?”许明睿目光望向莲儿和小秋,“仙师功力深厚,餐霞饮露也无不可,咱们却不必跟着受罪,哈哈,哈哈!”
小秋眼里冒光,跃跃欲试。
他早就饿极了。
莲儿看向陈青河,见后者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倒也是,陈公子就在此处,又何必担心这些江湖客耍心机?
烤肉香气愈发浓郁,众人很快吃喝起来。
山中夜雨滂沱,破庙内却篝火熊熊,酒肉飘香。
这些跑江湖的草莽行子可能修为不怎么样,但要说起吹牛打屁,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
只不过,大家毕竟不熟,说话都有意无意都避开了此行的收获的话题,只是聊些不相干的风花雪月,嘻嘻哈哈的倒也热闹。
许明睿跟白衣公子碰了一杯,不着痕迹问道:“公子贵姓?我瞧公子打扮,可不像是在山里讨生活的人……”
这个杨公子,无论是衣着还是谈吐,都和他们这些江湖客大有区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白衣公子爽朗一笑,倒也没有否认,“鄙姓杨,来做这游侠儿,的确是体验生活。”
“哦!”许明睿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那么这些人……”
杨公子笑着说道:“他们都是我临时招募的伙伴,大家这一路上互相帮扶,倒也斩杀了不少妖兽,成果颇丰。”
此言一出,他身后几人脸上微微变色。
许明睿把一切尽收眼底,又跟杨公子碰了一杯,闭口不言。
他心里已有了数。
看来,这个年轻公子应该是出身大户,修为可能不低,但江湖经验明显不太丰富的样子。
成果颇丰?
这“成果”,指的究竟是聚灵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成果,都无异于明着告诉他:我现在身怀巨富,等君采撷哦!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实力非凡,做事说话,讲究一个“随心意”,根本不必藏着掖着——就像主位上安然坐着的那位上仙。
许明睿生性谨慎,自然不会因为这一句话便有所行动。
他在等一个时机。
时机成熟的时候,他并不介意黑吃黑,教这年轻公子一个乖。
甚至如果有机会的话,坐在主位上的那位爷,也有可能会成为他的猎物。
想到地仙境高手拥有的财物,许明睿眸子便里露出炽热的火焰。
作为一个老江湖,许明睿深知,在江湖中行走,修为固然重要,却也不能代表一切……
忽然,许明睿的目光被杨公子身后一瘦子吸引了过去。
对方形容猥琐,自打进门的时候,便不停盯着主位上的陈青河看,这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凑到杨公子身旁低声说了两句。
杨公子静静听着,目光不自觉落在陈青河身上。
“好,我知道了。”杨公子低声对那瘦子说了一句,端起酒杯,起身往陈青河面前走去。
所有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不知他究竟何意。
“这位仙师,”杨公子来到陈青河身旁,轻轻开口道:“不知可否赏个脸面,共饮一杯?”
……
……


oo91y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笔趣-第89章 他是徐家的人閲讀-i0tum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莲儿和小秋早就没了主心骨,陈青河拔出玄冰剑的时候,二人只觉得彻体生寒,禁不住瑟瑟发抖。
两个城卫兵却显然不是被吓大的,他们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个年轻帅气的仙人竟敢抗命不遵。
卫兵并非乌合之众,他们在城主府兵的序列中,至少可以排在中上游,普通的兵卒修为从三阶仙人到七阶八阶不等,装备精良,纪律严明。
再者说来,他们代表了城主府,岂容他人这般校张跋扈?
千億追妻令:獵捕小萌妻 何鰩汐
“你这是在挑战褚城主的威严!”其中一人肃然说道:“提醒你一句!速速缴械就擒,乖乖接受调查,尚有一丝生机!”
事实上,卫兵并非完全相信血刀门周堂主的话,当真认定眼前这位就是正在被缉拿的“陈有猫”。
原因也很简单。
其一是他身为城主府兵,打心眼里看不上血刀门这种江湖门派,对血刀门徒有种天然的不信任;
其二也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比通缉令上的画像俊逸得多,并且身边也没有跟着一只小猫,仅凭血刀门徒的一面之辞就被牵着鼻子走,无疑是憨批行为。
当然了,这并不影响他们捉人。
单是持剑闯卡,就已经是重罪了,完全够这俊小子喝一壶。
至于捉住以后究竟如何处置,那就要看这小子态度够不够好、钱财够不够多,甚至要看他愿不愿意牺牲自己的色相……
鸿雁城的大人物们,有龙阳之好的,也不在少数。
这里面涉及的交易和妥协,是城卫兵们最擅长的把戏。
陈青河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这小兵啰嗦。
“滚开!”他剑锋一震,便拍向离他最近的一名兵卒。
那卫兵只是四阶仙人镜,如何能抵得住陈青河随手一击,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直接被拍飞了出去,口喷鲜血,倒地不起。
异变陡生,原本还在远处看热闹的其他城卫兵,立刻便齐喊一声,手持利刃围了上来。
陈青河持剑而立,冷笑不已。
他的目的是出城,没必要就地斩杀城卫兵,那样只会惹来更猛烈的反扑——刚才那一剑只是威慑罢了,伤势虽重,却不至于致命。
当然了,如果这些卫兵们不识好歹,他不介意杀鸡儆猴。
我家总裁美如仙 疏竹无声
反正已经被城主府通缉,陈青河不在乎。
“谁不服,站出来!”陈青河环目四顾,冷声斥道。
兵卒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率先动手。
山里人家
“且慢动手!”这时,忽然有一人匆匆赶来,此人身着玄色轻甲,背着一柄阔刃剑,身材挺拔,英姿不凡。
这是一位偏将,鸿雁城的每一座城门,都至少有一位偏将镇守,一般都是高阶仙人境,甚至还有一小部分达到了地仙境初阶。
这些人在城卫军序列中算得上是真正的精锐了,只因暂时没有合适的位子,才不得不继续当守门小将。
眼前这位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陈青河看向偏将,冷声道:“怎么,铁了心要留住我?”
偏将和善的笑了笑,目光定格在陈青河手里的剑上,“阁下可是城北徐家的人?”
三生清緣
陈青河心中一动,笑道:“总算遇到个识货的。”
偏将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挥手示意兵卒们散开,笑着说道:“我和徐家有些渊源,一眼就看出这柄寒冰剑的不凡,手下兵士们不懂礼数,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好说。”陈青河皮笑肉不笑,“赶紧打开城门,我赶时间。”
重生低調生活 六月瀾
“打开城门自然没有问题,”偏将笑眯眯说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那就是阁下为何会被血刀门追杀?据我所知,徐家和血刀门……“
“这不是你关心的事!”陈青河板起了脸,“别废话,就说你开不开门。”
偏将脸色青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只要阁下能出示徐家的身份令牌……”
陈青河冷着脸掏出来一枚黑色的令牌,在偏将眼前晃了晃。
狼之地痞生涯
这枚令牌一直躺在徐公子的储物戒指中,陈青河料来有用,果然排上了用场。
尽管令牌一晃而过,也足够偏将辨认了,他笑的更加自然,低声对身边兵卒吩咐道:“赶紧开门!”
火炼星空
小兵们不担责任,乐得听从长官的指挥,很快就把城门大开。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陈青河抱拳道:“希望你能帮我拦一下后面的血刀门追兵,他日必有重谢!”
说着,他示意姐弟二人跟上,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此人究竟是徐家的什么人?为何会被血刀门追杀?……必有重谢,他会怎么谢我?”偏将正回味陈青河话里的意思,那边厢,血刀门周堂主等人终于在打残了好几个红了眼的仙民之后,来到城门之前。
时候总是等待 桑尔
可惜的是,陈青河三人以奔出城外很远了。
“废物!”周堂主一跺脚,气急败坏道:“一个地仙境的偏将,还带着这么多兵卒,竟然拦不住三个低阶仙人,嘿嘿,真是踏马的废物!”
“周老三!”那偏将脸上挂不住,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鸿雁城还轮不到你们血刀门做主!”
周堂主冷哼道:“是轮不到我们血刀门做主,但你可知道,此人正是城主府通缉的陈有猫?”
“你说是就是了?”偏将针锋相对,毫不相让,冷笑道:“为了自家利益而信口胡诌这种事,你们血刀门可没少做。”
“你……”周堂主脸色发红,拔刀喝道:“你找死!”
“我看是你找死!”偏将也刷的一声拔出了身后的阔剑,眯着眼睛道:“姓周的,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练练?”
“好,很好!”周堂主阴恻恻说道:“我早晚要找你练练,但不是现在……速速开门,我要去追拿逃犯,如果因此耽搁了,后果你承受不起。”
偏将脸色阴晴不定,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要我给你开门不是不行,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那个人可不是什么陈有猫,他是徐家的人。”
独家占有:总裁求放过
“哦?”周堂主冷笑道:“何以见得?”
“他手里的玄冰剑便是证明,况且他还持有徐家令牌!”偏将正色道:“我看的清清楚楚。周老三,我奉劝你在捉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够不够让血刀老祖宁愿得罪徐家也要保你。”
偏将心里明白,他没有强行拦住周堂主不让其出城的权力,但想要帮那个“徐家公子”争取时间,也根本没有必要拦住周堂主。
他只需耽搁周堂主一点时间,就完全足够了——城外天地广阔,想要捉住一个早已跑得没影的仙人,谈何容易?
“持有令牌,你确定?”周堂主皱眉问道。
“当然!”偏将傲然哼了一声,“身为城卫军偏将,我不可能认错徐家的令牌……我现在可以给你开门,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周堂主闻言,眼神闪烁,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追杀陈青河,自然不是因为狗屁的通缉令,血刀门没那么好心的替城主府办事,他是为了替丁副堂主报仇,而那人“陈有猫”的身份,也是通过黑市商人云老板得来,未必就是真的。
倘若对方果然是徐家的人,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了。
城北徐家,可是鸿雁城老字号的大家族,他只是血刀门一个小小堂主,还真做不出可能会得罪徐家的决定。
“哼,小子,我记住你了,期待日后不要犯我手里吧……我们走!”周堂主终究是果断之人,很快做出了决定,撂下一句场面话后,带队便往城内折返而回。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