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獨仙行


人氣,在城市中的重要小說,我喜歡愛 – 第2132章邀請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第15卷
第2132章
“聖人手”
姚澤聽到了對方的談話,他的身體沒有觸摸,他看起來。
惡魔的大人聲稱是一個神聖的黑色及其交叉路口。它今天不期望。我會再次聽到。看到天池魚的感覺對聖潔的手得到了極大的支持。
並且紅色編碼器聽到但僅限一半巢:“可以輕鬆搜索一半的巢穴?或者請詢問70%的權力超出我的期望,我不知道老闆正在做什麼。”
“可以提供的老年男性材料修理,只要您保存控制,即可自由自由。”魚不是表達。但提供此類要求並不公平
這種情況出乎意料地完全是完全的紅色,輕微和光線,轉向找到一個旨在幫助的虛擬研究。
它可以偽造,臉上傻笑,一對愛可以幫助。
Flash Colley的控制不是一個秘密。如果第三方學會結束只能追求閃光……仍然有例外
紅紅轉向姚澤王。看到這種情況。現在他和這位老師似乎有一般語言。如果開放,可能會有可能改變他的想法……
在看這個女人的希望時,Ze有一些話來觸摸鼻子略微下沉或打開。
“老師希望抵抗雷聲。如果你教導了一些可以搶劫的控制秘密,我認為老師應該同意。”
當我看著其他別緻的蠟燭時,我聽到這個,紅燈再次抬起頭,猶豫不決。
非常英俊的問題,成為兩個美麗,充滿和諧的氛圍。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姚達友專門研究如何防止治療或發表評論。”老闆很少見謙虛。
只是等待這個人談論臉上的面孔的想法充滿了震驚。
“星球大戰!”
這是一個偉大的工程,根據對方的想法,這艘船可以在飛機上送梭芯,儘管完全爆炸免疫力!
“童話故事甚至是仙子的手指如果一千人甚至10,000人甚至是一千人?仙孫被一艘軍艦襲擊,然後只要這個人在整個人中都有興趣傳播,就把船舶通過了數千個僧侶。我認為每個人仙人掌都能忍受。 “
“另一方面,只要這些優勢聚集了成千上萬的僧侶。我怎麼能讓它強壯?”
雷王
我不得不說這個想法是瘋狂的,甚至仍然是傾聽的是令人恐懼,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接下來,兩者提到的主題不是第二個女人。對於禁止的感覺,澤在你中排名甚至普通的法律是“封印”可以在他手中玩結,恐怖主義的大理錦賢在交換下,雙天石魚。 ,高,高,非常令人驚訝。
“姚達莫,老人希望我們能夠合作。你看到了。現在我在這裡。如果你要求別人拍攝,只有這些紀律並不像我們合作一樣好。做令人震驚的活動?” “這 …… ”
ZE不認為對方將有一個提案。這場戰爭已經完成了三到兩天了。雖然材料是完整的,但它需要至少幾十年甚至數百年,很可能在這裡。 收集這些材料並使用所有區域不需要完成,沒有任何重要的東西。
“姚達友在老人後的第二天經過一百年,這次我不能度過老人,這是奇怪的,在這個時候造成了巨大的培養。仍然太晚了天空充滿了這顆明星是老人的最後一艘船。如果你幫助我,請幫幫我。“這看起來非常真誠,但澤不能同意任何東西,蠟燭專家都非常失望。
澤澤看到了這件事。如果在星球大戰中,如果這種能力襲擊了Dawangmen,那麼心臟就在心裡。它等於仙村大嗎?
對於雷霆來說,手裡不是錯誤的東西……
緋色交易,總裁你好壞 藍果而
“大師,如果你願意去南傑,誰可以在缺乏仙女雷瑤可以保證你會忍受更多,所以你可以創造一艘船。”他的嘴巴正在移動和聲道。
紅色和虛擬研究看到他奇怪。但無所事事
田志魚,微笑著搖了搖頭。同樣的聲音說:“它比南街更不僅僅是龍河嗎?道,你不知道,我的自然搶劫只有30年,但我受到保護的天空。意味著如何使用,你可以支持一個百年光……“
超級npc系統 鬼算神
“大師會見我,也許同時,只要教授的培養並不多於大羅金賢。我有八個以幫助這件事的教師。”姚明很慢,慢下來,看起來很嚴肅。 “
雖然只有80%的捕獲,但我想來這個老闆。我會接受著名的老闆將愛自己的生活。我沒有生命。一切都很多雲。
如果魚魚是非常高的,並且奇怪的聲音尖銳,臉部很興奮。
“道,你有辦法……”
我不明白為什麼這太興奮了一些謎。
澤澤有笑容,沒有說什麼。
他不知道這會給自己造成恐怖主義危機!
魚的武術非常好,帥氣。女性會來到酒壺。在漂浮在月亮周圍的綠色酒杯中是非常神奇的,氣味,氣味,包括紅色在第二雌性飲料下,我驚訝,紫澤是不禮貌的,我有三個杯子一口氣。
“這是西蒙宮的熊2的一個小月亮的領導。過去有兩個盆。如果一個朋友喜歡用一個鍋來拿起鍋”此時,天石魚只有這只姚巨口的兩個女人只有天空。直接忽略了
姚明說說,我想念它,我會提升
“精神草?”
魚類,魚,瘦手指,敲眉,眉毛,似乎印像如此令人印象,所以姚明在閃光燈之前非常緊張。他問了很多煉金術士。他對靈魂草一無所知。但仍然警告說錯了嗎?
這次我只是把嘴巴放在蠟燭前面。
此情如初,故人未黎
在青牛家族的古老玉玉,有一個單數魔法和佟袁天琪。如果在找到生命危機和死亡時發生培養,你將直接培養精神,只要一個人逃脫。有機會逃脫。將再次按下 那時,藍色的魅力沒有得到它。當他們被迫問題時將其視為道教,他們確信上帝無法逃脫。
但澤不是一種逃避的方式。但它的寺廟!
就像黑色衣服一樣,當每個精神都放在每一條精神時,都有一個獨立的真實日。想像他的力量。它被發現在晉賢晚了,不害怕。
只有它意味著重要的草藥材料,草,烈酒都不知道,眼睛說,他的心臟遭受他的心臟的蠟燭芯片。
因此,一半的老師一隻手和射擊在胸部射擊,腹部和青光眼將從衣服上滲透並散落。
有一些人出現在現場。我知道這位老師真的得到了解決,屬於實際的天使的呼吸。
在下次,這個人只有單手空中調查“呼叫”甚至玉玉數千種不同的顏色,太令人興奮,讓姚澤的眼睛驚呆了。接下來,這位老師無法忍受清晰,收集玉器太容易,無法確定哪個部件。
“是的!”
最後,歡呼的蠟燭魚,一隻手,其中一個黃玉,土壤。這種漂浮在yaoze面前。
“你,不要解釋解釋。”
姚澤並不是太令人興奮,直接抓住眉毛,非常快,皮膚耳語,“婆羅洲!”
“它不應該是錯的。草是一樣的…… 30多年的婆羅洲估計你找不到它,或者你沒有玉石簡單的筆記。” Chinnaban魚非常確定。
“三百年的婆羅洲?不能做婆羅洲是一支香煙百年。一百年將自動自動製作。如何能夠增長三百年?”紫澤還沒有開了一邊。將解釋虛擬研究。
當你留下靖視靖視時,很難掩飾。
最後,我知道靈魂草是空的
三百年,沒有真實!
接下來,鴻怡陪同他到了一些大型商店,沒有美妙的失望。
但是,並非所有的利潤。在商店裡,泵名稱我買了一個藍色的玉石水泥,這是用於修復金冠的主要材料。 在Dalei寺,他遭受了一英寸,無法想像。金冠被努力打擊,害怕河流,擁有這種藍色的玉泥,他可以用他的風格來解決它。在等待三人融合後,每個人的臉都滿意滿意。當每個人不再延遲時,應該收穫,他們會直接離開堡壘。不要使用牆壁甚至ze等厚溝道,可以清楚地暴露在這樣的三個可怕的人身上。這似乎這個準備非常嚴格。下次他覺得上帝搖擺並是一個無盡的山區。洋蔥有空氣凹陷,充滿了淡淡的呼吸,轉身又幸運,似乎是野獸的大謀殺。 “我們應該在曠野中使用更好的飛艇。爆炸太多了。否則,將無法支付。”來這裡,紅色變得更加下降。每個人都自然不會反對。沒有人比這個女人更了解。然後五個人有五個精神照明,他們將被驅逐到無盡的山脈。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2107章 徹底鎮壓讀書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07章    彻底镇压
不由自主地,灰袍男子倒退了一步,不知不觉间,双方的气势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惊悸之余,此人再次掐诀,连连催动背后的妖物,可无尽的绿雾彻底将其淹没,“兹兹”的爆鸣声中,巨大的法相发出一道嘶哑的吼声,蓦地一颤下,竟溃散湮灭。
如此一道威能无侑的神通竟处处受到压制,如果妖物有灵,估计也要吐血而亡了。
双方交手至今,姚泽的消耗并没有太多,如果能够这样结束战斗自然完美,可一位大罗金仙的手段本就通天,何况对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好!小辈,没想到你有如此手段,接下来,让你见识下本金仙的真正实力!”
灰袍男子目光带着恶毒,一字一顿地,声音冰寒无比。
随着话音未落,此人探手在脖颈处一扯,随即一抛,一只火红的玉质挂件就漂浮在身前,赤芒大放间,一头火红的麒麟神兽冲天飞出,带着璀璨光华,将滚滚绿雾都挡了下来。
“兹兹”密集声起,绿雾赤芒交织,一片绚丽霞光暴闪,而灰袍男子的身形竟暴长起来,转眼就幻化成数丈之巨,周身布满细密的灰色鳞甲,背后还多出一对宽大肉翅,脑袋后方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鬼头,如同肉 瘤般,相貌狰狞,此时却双目紧闭,尺余长的舌头耷拉在外面,让人看了就觉得心悸不已。
围观的众多修士发出一片惊呼声,虽然相距甚远,可每个人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迫,灰袍男子竟宛如一尊魔神,让人心生恐惧,甚至失去了对抗的勇气。
姚泽看的瞳孔一缩,脸色大变,此时所有的压力都如排山倒海,犹如苏醒一般,一股远超之前的强悍气息弥漫开来,对方竟施展了某种秘术,修为凭空暴增!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气势愈发恐怖!
姚泽嘴角微一抽搐下,单手掐诀,冲着前方一点。
顿时绿雾翻滚愈盛,一团团绿芒从其中激射而出,闪烁下就幻化成一只只头颅大小的双翅碧蛛,“嗡嗡”声中,成千上万只毒物张牙舞爪,朝着巨人狂扑而去。
“小辈,本金仙的真魔之躯岂惧怕这些毒物?”
巨人瓮声瓮气地低吼一声,桌面似的大手一挥,百余头碧蛛就被握在手中,略一搓动,这些毒物就化为丝丝绿雾从指缝间逸出。
姚泽双目一眯,催动滚滚绿雾涌起,更多的碧蛛振翅飞出,一窝蜂似的朝着前方扑去。
灰袍男子所化的巨人威能暴增,双臂每一次抡起,就有成片的碧蛛坠落,可在无尽的毒雾中,这些毒雾不住地激射飞出,个个悍不畏死,一时间惹得对方狂吼连连。
如此施法,对于双方的法力消耗都极为巨大,而对方施展的秘术应该有时间限制,却见巨人背后的肉翅一振,一阵阵空间波动蔓延,巨大的身影竟凭空消失在原地。
见此一幕,姚泽面无表情的,不为所动,只是掐诀急速催动,“嗤嗤”声中,无数头碧蛛纷纷张开獠牙,喷出一根根亮晶晶的蛛丝来。
这些蛛丝纤细如发,却坚韧异常,整个高台都被蛛丝覆盖,真正的天罗地网。
“砰”的一声,数丈外绿雾涌动,那巨人显形而出,却被蛛网给笼罩其中,而且这蛛丝含有剧毒,还奇粘无比,方一接触,巨人身体外的细密鳞甲就发出“兹兹”的异鸣,密麻的蛛丝死死地缠绕在身上。
下一刻,那巨人的身形不由自主地一顿,行动变得迟缓起来。
姚泽脸上露出喜色,左手一翻,数道阵旗就握在了手中,随着手势疾扬,道道黑影就没入四周的绿雾中。
他和对方本无怨隙,只要困住,迫使其认输就是,不必乱动杀戮。
只是还没等他催动法阵,脸色却蓦地一变。
巨人抬头望过来,双目冰寒,似乎带着讥讽,而后脑上的那颗耷拉着的鬼头却动作了。
一对只有黑色眼珠猛地一睁,道道黑色霞光从中狂喷而出,将庞大的身躯彻底护在其中,那些密麻的蛛丝一遇到这些黑光,竟“兹兹”的化为乌有。
与此同时,赤芒诡异的一闪,那根可怖的舌头竟变成十余丈之长,无声无息地,一个扭动下,竟将姚泽的身躯狠狠地缠住,无法想象的巨力猛地朝着中间狠狠一勒。
形势在瞬息间逆转!
这一幕自然被无数修士通过神识看的一清二楚,顿时一片哗然。
“舞阳前辈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毒修只能是旁门左道,一旦遇到真正的大人物,也要束手就擒了。”
“估计这位现在认输都来不及了……”
如果换做其他修士,被这道诡异的舌头狠狠缠住,即便身躯不立刻爆裂,也要当场认输了,不然正如那些围观者所言,待会想认输也无法开口了。
不过姚泽的身躯早已堪比法宝,硬如精铁,距离金刚不坏之躯也相差不多,想要生生勒断全无可能。
他只觉得周身法力渐渐运转不灵,滞涩异常,这舌头不知道属于什么鬼东西,不仅力道奇大,还可以禁锢法力。
无数碧蛛随着滚滚绿雾转眼散去,高台上再次变得清晰可见。
“小辈,这才是本金仙的真正实力,既然你见识了,可以安心去死了!”
众目睽睽之下,巨人一步跨出,就站在了姚泽面前,斗大的拳头朝着脑袋狠狠砸落。
此人心生杀机,在舌头诡异地缠住对方之后,磅礴的威压凝聚成束,死死地笼罩在姚泽身上,这是存心不想让他有开口认输的机会了。
“杀了他!”
“舞阳大人威武!”
谁都猜测接下来就是血溅高台的时刻,众人似打了鸡血般兴 奋,道道尖叫声中,巨大的拳头在眼前不住放大,狂暴的拳风带起空间剧烈地激荡,形成一个呼啸的漩涡,如果真被砸实,精铁也要变成烂泥!
漩涡的中心,姚泽的神情反倒十分平静,喧哗声中,一道冷哼声突然响起。
以他如今的实力,再次施展“戮神”,如此近的距离,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承受。
识海中突然戳进一根粗大铁杵,并且狠狠地一搅,巨人惨呼一声,庞大的身躯一个踉跄,缠绕在姚泽身上的诡异舌头也随之一凝。
此人也是久经沙场,几乎是瞬间,就醒悟过来,强忍着剧痛,右手张开,桌面似的朝着前方一把抓落,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异变之际,先控制对方再说。
可此时已经迟了!
“砰”的一声,阴寒气息狂涌而散,姚泽周身冒出幽蓝火焰,那根诡异的舌头坚韧异常,也无法承受这异火的焚烤,“哧溜”一下,倒卷急闪。
此时那张巨手轰然抓落,却落在了空处。
围观的众修士再次陷入了死寂,原本必杀之局竟被轻松化解,一个个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十几丈外,蓝色身影一闪,姚泽现身而出,长吸了口气,没有迟疑地,一步踏出,身形再次消失不见。
巨人终于站直了身躯,脸上扭曲狰狞,脑后的那颗鬼头再次恢复了原状,还没来及多说什么,心头竟涌起一股寒意,无数岁月养成的敏锐直觉驱使着,闪电般朝后暴退。
就在其刚退出数步,身前的空间一阵波动,一只拳头带着恐怖的劲气,一捣而至,速度快到了极致,甚至破空声都极为刺耳。
姚泽这是利用空间法则,准备攻其不备。
“不自量力!”
巨人怒吼一声,巨大的右拳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在他心中,敢和自己比拼力量,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不料,“砰”的一声传来,巨人闷哼一声,竟弯下了身躯,一只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胸腹之间,而之前的那只拳头竟随风散去,只留下一道光影。
此时姚泽的力量比之前早不同日而语,力之法则的加持足以让他砸碎虚空。
不过这灰袍男子所化的巨人也极不简单,在拳头触及的瞬间,那些细密的鳞甲竟诡异地浮现道道符文,一部分力量被凭空卸去,不过即便如此,这一拳也足以让其五脏六腑移了位。
巨人弓起身躯,就如同一只超级大虾,面色赤红,众人都看的呆了,耳边响起“砰砰”的闷响声,姚泽的身形似鬼魅般,根本无迹可寻。
一边倒的暴打!
即便这巨人抗击打能力超出想象,可时间一长,一片片血雾从此人口中喷出。
“啊……”
不知道这位又施展了什么秘术,原本恐怖的身躯再起了变化,被道道灰雾缭绕,密麻的鳞甲泛出诡异的金属质感,一股恐怖的森寒气息弥漫着。
“砰”的一声,拳头再砸上身体,竟发出一阵金铁之音。
巨人只是晃动下身躯,瓮声瓮气地冷笑起来,“小辈,你害的老夫耗损百年苦修,不把你抽筋炼魂,难以消去我心头之恨!”
说完,此人探出桌面似的手掌,对着前方虚空猛地一抓。
“轰”的一声,随着手掌抓落,这片空间竟肉 眼可见地凹陷下去,不远处,姚泽脸色大变地露出身形,暴闪而退。
此人的秘术竟恐怖如斯,瞬息间实力再增,一掌就崩塌了空间!
“呵呵,小辈,如果你没什么手段,就安心地受死吧!”巨人得意地狂笑起来。
武入魔途
这一幕让围观的众修士变得疯狂起来,谁也没有想到这位金仙大人手段如此逆天,而姚泽的脸上却慢慢恢复了平静。
他的右手一晃,紫电锤就握在了手中。
这个时候再心存侥幸,保存实力,结局就是自掘坟墓,他毫不犹豫地祭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七杀!”
随着周身真元疯狂运转,一道道紫色光影骤然闪烁,高台凭空生出狂暴的杀戮气息,疯狂汇聚。
此时再施展七杀,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气势,除了杀戮法则外,更有力之法则的加成,每一锤都带起恐怖的天地规则之力。
“不好!”
巨人的脸色狂变,他没有想到,到了此时,对方竟还有如此恐怖的手段,本 能的恐惧让他没有丝毫迟疑地暴闪而退,同时背后的灰雾狂涌而出,在身前急剧汇聚,化作一道数尺宽的厚实光幕。
“轰!”
地动山摇的巨响在高台上炸起,澎湃的狂暴气浪呼啸而起,围观的修士只觉得整个空间都蓦地一颤下,随即一道道密集的裂痕在虚空中蔓延,恐怖的罡风剧烈地撕扯,百丈方圆的空中彻底坍塌成虚无。
爆炸形成一圈圈凶悍的冲击波,朝着四周急速扩散,十余丈外的高台边缘,巨人庞大的身躯凄惨之极,整个双腿都被砸飞了,半截身躯血肉模糊。
不知道此人施展的秘术有什么问题,直到现在依旧无法恢复原来的模样。
无数道倒抽凉气的声音同时响起,所有的修士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甚至那些隐晦的磅礴神识也剧烈波动着,每个人都被震撼了。
一位中期金仙被重创!
胜负已分!
而姚泽面色有些苍白地深吸了口气,右手微不可查地轻颤着,他暗自摇头苦笑,看来自己的计划还是落空了。
“七杀”锤,果真是杀人先伤己!
这一击至少消耗了三成真元,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功夫根本无法恢复了……
不过他还是单手猛一掐诀,高台之上数道阵旗蓦地一闪,如天地变幻,刹那间涌出滚滚霞光,将对方彻底围困其中。
“法阵!”
巨人的脸上再次变了颜色。
法阵中符文密布,丝丝恐怖的气息弥漫,带起道道隐晦神光。
“住手!我……认输就是……”巨人的嘴角抽搐着,有些艰难地传音道。
让一位大罗金仙当着无数修士的面认输,估计比杀了他还难受,姚泽也不想痛下杀手,单手掐诀,那些阵旗微微一晃下,就此散去。
他的心中一松,刚想说些什么,脸上却骤然剧变,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无端降临。
没有丝毫迟疑地,他的双目异芒大放,无数道规则神链闪烁飞出,破虚神光催动到极致,这一刹,所有的一切都瞬间静止。
“那根舌头!”
一道赤芒似乎从遥远的天地激射而来,在破虚神光之中,似缓实疾。
这一瞬他明悟过来,对方竟如此卑鄙,看似抹不开脸面,传音认输,在自己松懈的一刹那,竟突施杀手!
如果自己没有破虚神光的神通,这一次就要饮恨当场!
“去死!”
他的右手疾探而出,一把将赤芒抓住了手中,左手毫不犹豫地催动了禁制。
“轰!”
又一道震动九霄的巨响在高台上空炸起,漫天符文汹涌,无数紫色神芒交织闪烁,随即千丈方圆的虚空彻底坍塌,耸立的高台剧烈摇晃着,笼罩其上的光幕也骤然明灭不定。
“住手!”
那位矮胖裁判只吓的面无血色,尖叫一声,再也顾不上理会什么了,化作一道流星朝着远方激射而去。
“轰隆隆……”
密集的巨响在天地间回荡,无数道天地法则交织闪烁,所有的修士都被恐怖的能量波及,各自狂呼着朝后急退。
终于,摇晃的高台炸裂开来,浩瀚的力量疯狂涌出,带起龙卷飓风席卷八方。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起點-第2098章 本源奧義展示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098章    本源奥义
任谁都没有想到,拍卖会的高 潮 时刻会出现在此时,一个看似毫不起眼的炼器材料竟被抬到了三百四十万!
要知道此物原本的价位也就是在百万之内的……
姚泽有些郁闷地吐了口气,每当自己报出价格时,对方必定增加十万,似乎同样志在必得。
流沙化璃世间罕见,商铺中从未有过出售,就像曲雅所介绍那样,为了这点材料,一位大罗金仙都被迫失去了肉 身,他犹豫着,如果不是对黑刀的威能有些期待,他都不想再和对方纠缠下去。
“三百五十万!”他一咬牙,报出了最后的价码,只要对方再加一次,他就干脆直接放弃。
“哈哈……三百五十万,那你就拿去吧。”
一阵大笑声突然从三层传出,众人循声望去,那里已然出现一位身着血色长袍的青年男子,此人剑眉星目,相貌不凡,正开心地大笑着,“本来我就没有打算要这东西……”
“那人被阴了!”
拍卖会上的诸人同时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有些同情地朝着二层某个房间望去,可惜并没有人现身。
“是那个魔族邪修!”
青魅的玉颜上闪过一丝心悸,别看对方修为不如自己,可之前在飞熊族中,她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差一点迷惑了神智,现在想来依旧一阵后怕。
而姚泽只是双目一眯地,神情未变,一直等那瓶流沙化璃拿到手中,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现场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而高台之上的曲雅已经笑吟吟地托着一个托盘,上面覆盖着一块锦帕。
“诸位,拍卖会进行到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就如妾身之前透露的那样,最后压轴的宝贝是一道奥义本源,而眼下这道本源就在托盘之中,它是老祖亲自赐下……”
随着素手一扬,那块锦帕就被掀开,露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紫色玉佩。
顿时所有人的呼吸都变粗了,仙尊强者的本源感悟!
如果谁可以有幸接触这些本源,等于是仙尊大人物在一旁亲自现身指点,这是多大的机缘!
当然对于本源奥义的感悟也有高低强弱之分,修为愈高者,对于奥义的理解愈发深刻,此物的价值自然越高。
没有人怀疑闪雷灵洞的老祖,那是已经成名数十万年的强者!
姚泽的目中也露出火热,即便得不到,就是看上一眼这样的一道本源奥义,这一趟妖界算是不虚此行……
等众人的情绪愈发高涨时,曲雅的目光注视了一圈,随即红唇轻启,“奥义本源,底价……一块元晶,每一次加价……随意。”
“什么?这……”
一时间在场的诸人都怔住了,难以想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
我的华娱时光 寉声从鸟
“我!曲雅仙子,我先出一块元晶,奥义是我的!”
最先有人反应过来,兴 奋地狂叫着,似乎认定了,谁先出手,这份旷世机缘就属于谁的。
“呸!做梦吧你,曲雅仙子,我出两百万!”
“你也是做白日梦,两百万就想拿走奥义本源?八百万!我出八百万!”
……
几乎是呼吸间的功夫,整个会场都沸腾起来,而价格早已被抬到一千万。
如此混乱场面让姚泽难以想象,他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出手都是些小鱼虾,真正的大人物只会在最后时刻出价,一举拿下!
而此时根本用不到曲雅再去鼓动什么,喊叫声此起彼伏,一直价格过了一千万之后,众多修士才安静下来,知道这等机缘和自己无关了。
“七公子,这道奥义我志在必得,可眼下我没有那么多元晶……”
三层的某间静室中,血袍青年已经站起身形,目中精芒连闪。
“没问题,需要多少我都可以先借给你。”七公子毫不迟疑,表现的极为仗义。
血袍青年满意地点点头,深吸了口气,突然开口道:“八千万!”
声音不大,如一道清风拂过,可在场的每一位修士都听的一清二楚,顿时整个会场都安静下来,似乎连根针都可以听到。
“什么人?我怀疑他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的元晶!”突然有人高呼一声。
八千万!
如果可以堆起来,肯定是一座山般……
姚泽的眉头一皱,他已经听出了发声的是什么人,可八千万自己还真拿不出,不但是自己,现场九成九的修士都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
神魔之战
“我可以担保。”又一道清朗的声音在会场上空回荡。
“你担保?你又是……七公子,是您!”
有人刚想质疑什么,一道金色身影已经出现在那里,棱角分明的脸庞带着从容,额前的闪电标识极为醒目。
“七公子……”姚泽双目一眯的,静静地看着。
有七公子担保,没有人再去怀疑什么,不过依旧有人不满地冷哼一声,“我们大家都是来给老祖祝寿的,如果闪雷族自己参与竞拍,还有我们什么事?”
这个场合下依旧敢发声不满的,身份自然不会简单。
果然,七公子面带微笑,客气异常,“鸠老,如果您现在手头不方便,在下也愿意为您担保。”
此人说过之后,冲着众人略一点头,径直转身而回,拍卖会一时间变得安静了。
即便七公子可以担保,可事后总要归还的,八千万块元晶,估计在场的三百多家族能够轻松拿出的,超不过双手之数。
何况奥义拍下后,能不能有所感悟,还需要看各人的悟性,如果机缘不够,说不定面对宝山空手而归也是有可能的。
眼下总不能为了一份不确定的奥义,整个家族都不修炼了……
不过还是有底蕴雄厚的家族的,一层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寂。
“八千五百万!总不能让老祖的奥义本源落到外人手中……”
“一万万!”
根本就没等那苍老的声音说完,之前的那人再次说出一个令人心颤的数字。
在场的诸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姚泽也是震撼不已,他没有料到,一个小型拍卖会,竟会出现如此恐怖的高价!
当初在白藏教时,自己刚担任司祭时,文琪曾经自豪地介绍过,每年白藏教都可以有数十万的净收入,可如果和眼前的一万万块元晶相比,岂不是需要两三千年的积累……
拍卖会场彻底安静下来,连曲雅都檀口张着,俏目中全是难以置信,她主持的拍卖会不在少数,可如此谈笑间就暴涨至一万万块元晶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过了好半响,那道声音轻笑起来,“曲雅仙子,是不是该宣布最终结果了?”
“啊,是是,这位前辈出价一万万块元晶,有没有比这更高的了,如果没有,这道奥义本源……”
曲雅此时已经有些茫然了,口中重复着说过千万次的话语,而整个会场只有此女略显的僵硬声音在回荡。
谁知就在此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兀地打破了这片平静。
“请等一下,曲雅仙子,我需要鉴定宝物。”
空中明显一滞,随即“轰”的一声,整个会场再次沸腾起来。
“鉴定宝物!肯定是为了竞拍!”
“难以置信啊,这都一万万块了,还有人出手。”
“是他!就是那位竞拍流沙化璃的修士!”
……
沸沸扬扬的,无数道目光投向了二层的某一处,甚至数百道神识横扫而过,可无一例外的都被那间静室给挡下了。
并没有修士现身,曲雅一怔之后,这才醒悟过来,想起了自己的职责,连忙发出一阵悦耳的娇笑声。
“好的,前辈,三位大师马上就会过去。”
青魅有些震撼地望着他,红唇张了张,还是没能发出声音,而姚泽只是双手抱臂,老神在在地端坐不动。
讲真,他自己对于花费一万万块元晶去拍什么奥义本源,并不十分热衷,毕竟整个大燕门的花销太大,现在宗门只是走上正轨,勉强能够维持而已,真正的盈利还需要慢慢积累,自然无法从门派中拿出那么多的元晶来。
如果是别人拍去那道奥义也就算了,可那位魔族人就不行!
在飞熊族就仗势欺人,在加上刚刚拍卖流沙化璃时,此子竟摆明了来阴自己,这口气必须要出来。
“七公子,你不是说那人只是来自小位面的小修士吗?难不成有什么大来头?”
三层的某个包间内血袍青年有些皱眉,而七公子闻言,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单手在身前凭空一抓,掌心间已然多出一颗晶莹的圆球,随手一抛下,那晶球就“滴溜溜”地漂浮在房间中。
此人随即单手掐诀,另一只手连续打出数道法诀,化作几枚符文在空中一闪下没入晶球中,下一刻,晶球精芒大放,里面隐约间多出两道人影。
“七公子,好手段!”
血袍青年见状,大喜过望,急忙凝神朝着晶球上望去,只见里面的人影渐渐清晰,其中那位蓝衫男子不正是那人吗?
异界之炼金狂人 流江小怪
十几个呼吸之后,一道轻轻地敲门声响起,走进来三位修士来。
“这位道友,老夫赤弩子,他们是光雨真人和乌芒真人,我等对于宝物、丹药、药材或者材料的鉴定都有些心得,如果道友不介意的话,就请将宝物出示,我们当面鉴定,给出合适的价格。”其中一位白发老者笑着道。
此人竟是位大罗金仙,而其余两位中年模样,脸上挂着职业般的微笑,修为却和自己相当,姚泽也没有迟疑,单手一翻,一个尺余长的青色玉盒就出现在石桌之上,一言不发,只做了个“请”的动作。


精品都市小说 我獨仙行 ptt-第2066章 奇異境遇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66章    奇异境遇
“快走!”
最初的惊愕之后,姚泽反应过来,知道形势不妙,袍袖一卷,一团蓝光飞出,将青魅包裹,同时朝前一步踏出。
无数道符文在脚下狂涌生出,交织闪烁,一个丈许大小的法阵就瞬间出现,在脚步落下的那一刹,异芒暴闪,两道身影同时消失不见。
爆炸之后,圆台剧烈晃动,冲天的光柱散去,近百位施法的妖修同时闷哼一声,滚做一团,竟被反噬重创。
“人类,想走?”
高台之上的小女孩见状大怒,单臂一抬,一道血色光柱从掌心中飞出,一闪即逝地击在了虚空中。
“轰”的一声巨响,空间一阵扭曲,两道身影踉跄着跌出,正是刚刚施法遁空的姚泽二人,受此重击,连身形都无法站稳,似巨石般直接坠入大海中。
根本不用吩咐,数十道血光一闪,却是众多妖兽直接冲进海中,准备要擒住二人了。
这变故太过突然,无数血蝙蝠围着岛屿盘旋不已,那小女孩却单手托着那枚血色晶球,面色阴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此一来,于成子诸人都不敢妄动了,眼睁睁地看着姚泽即将被擒,却没什么太好办法,只能见机行事。
片刻后,海水翻滚,一道道血影从水中冲出,本应被擒的二人竟不见了踪迹。
“该死!”
此时的小女孩明显十分愤怒了,双目血芒暴闪,身形一个模糊下,身躯竟随之狂涨起来,转眼就幻化成一头丈余高的巨大血蝙蝠,双翅展开,数十丈宽,遮天蔽日,却依旧是小女孩的面庞。
眼下应该是此妖的本体了,方一现身,无数血蝙蝠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双翅收拢,脑袋低垂,似乎在朝见他们的王者。
“吱……”
一道刺耳的尖鸣突然从那妖物口中发出,整个天空都为之一黯,如同被一层漆黑如墨的夜幕所遮掩,下一刻,一道道裂缝在黑幕上浮现,这片天地竟似一块巨大瓷器突然坠地,表面布满了无数裂痕。
与此同时,“轰隆隆”的巨响声大作,万里方圆的海水呼啸而起,化作一道道冲天巨浪,直卷苍穹。
地覆天翻!
此妖发出的尖鸣声威能竟恐怖如斯,完全出乎几位大人物的所料,随着空中裂缝闪烁,四道身影也显露而出。
隐匿竟被如此破解,尖鸣声骤息,在场的众多妖物都似乎怔在那里,而于成子诸人也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哈哈……原来本王只是想抓个小虾,没想到竟钓出四条大鱼……孩儿们,一个都不要放过!”那位小女孩模样的妖物口吐人言,狂笑起来。
顿时无数道尖鸣声同时响起,血影闪烁,数不清多少头血蝙蝠似潮水般的狂涌而至。
众人自然不可能和这些妖物纠缠,各自一扬手,大片光霞从袍袖间飞出,轰鸣声中,靠近的十余头妖兽皆都化为血雨,遁光一起,四人直接化为刺目长虹,一个闪烁间就在万里之外了。
“卑鄙的人类,真的以为可以在本王眼皮底下逃脱?”
那顶着小女孩头颅的妖物冷笑一声,血芒一闪下,那枚血色晶球就漂浮在头顶,“噗嗤”一声,随着一团精气喷出,那晶球在空中“滴溜溜”地一转,一道道血光随即蔓延开来,而下一刻,天地间蓦地一颤下,无数道霞光照耀海空,密密麻麻的禁制竟瞬间遍布百万里的海域,而于成子诸人只觉得身形一滞,竟如身陷泥潭,遁速竟慢如蜗牛了。
“不好!”
几人同时面色大变,没想到这片隐雾海域竟早已被对方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眼见着无数的血影腾空而起,一个个面目狰狞,气势汹汹地从四面八方围上来。
四人对视了一眼,知道此时不能再留手,不然被这些妖物缠住,肯定是一番苦斗。
“动手吧!”
广目低喝一声,袍袖一抖,十几道颜色各异的符咒闪烁飞出,一闪而逝地没入四周虚空。
随着此人单手蓦地掐诀,一阵轰鸣声传来,虚空剧烈颤抖下,原本的束缚之力烟消云散了。
这手以禁制禁,让诸人对这位胖如圆球的法阵造诣有些意外,不过此时来不及多说什么,其余三人同时单手朝着虚空一抓,顿时前方空间一阵扭曲,“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四周的禁制似泥捏的一般,应声而碎。
只是众人还没来及高兴,下方的海水中异芒骤闪,一道道水箭带着呼啸的破空声激射而至,四面八方都笼罩在箭雨之下。
几位大人物面色再变,这样的攻击若放在平时,根本对众人不能造成丝毫威胁的,可眼下被水箭一阻,无数道血影已经蜂拥而至。
“该死的,都是那姓姚的小子!难道他已经陨落了?”
须洛子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眼前只能打起精神,和众人一起先想着如何脱身才行。
在海底的深处,青魅瞪大了美眸,如玉的脸上充满了惊奇。
数位血蝙蝠就在头顶掠过,竟没有察觉到,甚至其中一位顶着男子脑袋的妖物站在那里,磅礴的神识横扫而过,狰狞的脸上凶光毕露,这是一位真仙妖修,就这么站在对面,半响后竟转身离去,似乎根本看不到自己般。
在身形暴露的瞬间,她都以为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可被姚泽拖着冲进了海水中,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藏身海底,那些妖物竟没有发现。
一旁的姚泽镇定异常,他对于自己的天赋神通极为自信,别说只是些仙人、真仙修为的妖修,就是那位大罗金仙的小女孩亲自下来,也无法找到自己行踪的。
两人默不作声,时间不长,阵阵“轰隆隆”的巨响传来,似沉闷的雷声在空中炸起,海水中的那些妖修都似闪电般的冲出,姚泽眼前一亮,扭头冲着青魅点头示意,朝着前方慢慢游去。
他们不敢动用真元,借助海底的暗涌朝着某个方向缓缓前行,只要时间足够,早晚也可以脱身。
只是刚刚前行了里许,一头庞然大物就在前方出现,竟是一头身长三丈的凶鲨,此兽应该还没有开启灵智,丈许宽的血盆大口一张,滚滚海水就朝着其中狂涌而去,不巧的,二人正藏身那团海水中。
眼看着他们就要被巨鲨一口吞噬,青魅已经花容失色,却没有异动,现在一丝真元波动都可能引起上方那位大罗金仙的感应,而姚泽暗叫晦气,也没有动用真元,右手握拳,朝着那颗森然的獠牙一拳砸去。
海水一阵激荡,那根数尺长的獠牙齐根而断,凶鲨吃疼,小眼却看不出什么异常,大惊之下,庞大的身躯一转,朝着来路激射而去。
这个机会姚泽哪里会放过,左手一把握住了青魅皓腕,而右手五指岔开,直接抓住了凶兽的尾鳍。
如此一来,那头凶鲨更为惊恐,庞大身躯如同离弦利箭,闪电般地蹿出,数个呼吸就已经远离了那座岛屿,阵阵轰鸣都被抛在了后面。
这一幕让青魅看的眉飞色舞,另一只素手抬起,亮出拇指,以示赞许,而姚泽只是微微一笑,想起了当初在那处冰原墓地中,自己和元霜、樱雪同样被困在一处海水禁制中,那里真元被禁锢,全靠肉 身力量,他带着二女直接乘坐在一头巨鲨上。
那时候他还没有凝结金丹,一晃间,自己竟已经是真仙大人物了……
三年k班 夏茗悠
这头凶鲨速度极快,半个时辰之后,那些惊天巨响已经听不到了,姚泽并没有松手,由这妖物带着二人继续前行。
如此又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中间还连续拐过数个暗河,估计距离那海岛至少也有数百万里,如果小心些,应该不会再被那位大罗金仙妖修发觉,姚泽小心地放出神识,准备观察海面上的形势。
不料,下一刻他的脸色却是一变,急忙松开了右手,带着青魅倒射而退,“砰”的一声,竟撞在了一张巨网上。
这网韧性十足,道道符文骤闪,二人只觉得周身一紧,接着就听到一阵欢呼声。
“抓到了!抓到了!”
“咦,怎么有人类?”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姚泽镇定下来,透过巨网的孔洞可以看出四周站立着十几位青年男女,一个个都身着各色兽皮,而他们的下半身却呈鱼身状,还有明显的尾鳍。
鱼人族!
这些男女的修为最高不过才元婴后期,只是这道巨网不简单,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结成,坚韧无比,上面还密布着符文,即便他破解开来,也需要费一番手脚。
“嗷……”
巨网的另一端,那头倒霉的凶鲨正剧烈挣扎着,口中不停地喷出一团团青色火焰,意图烧毁巨网脱身,只是那网上各色符文跳动不已,火焰愈盛,束缚力反倒愈大起来,数个呼吸后,就将此兽彻底地束缚住,纹丝不动。
青魅也镇定下来,并没有出手,想看看这些鱼人族准备做什么。
十余位男女叽叽喳喳地嘀咕了几句,一位看起来老成持重的胖脸男子就上前一步,客气地施礼,“两位上仙,多有得罪,欢迎来到鱼人族,那个……我们只是想抓捕这头凶鲨,上仙能够原谅我等吗?”
看来这些鱼人族十分担心,如果放出二人,会不会迁怒于他们,青魅展颜一笑,“既然是误会,何谈原谅?”
顿时那些鱼人族一阵欢呼,连忙七手八脚地放出二人,其中一位娇小的少女一脸的羡慕,“姐姐,你真美。”
这句话落在青魅耳中,只剩下心花怒放,素手一翻,一块青色玉佩就挂在了少女的脖颈上,上面莹光隐然,铭文密布,一看就不是凡品。
少女娇笑连连,一时间引来众多羡慕的目光,那位胖脸男子再次一抱拳,“敢问上仙,你们也是姚泽姚大师请来的吗?”


mspg5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討論-第2046章 落荒而逃看書-pkunn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46章    落荒而逃
花神山上空一片死寂,围观的诸多修士一个个面露古怪,目光更多的却是震撼,连那位同样是大罗金仙的于成子也不例外。
那件鬼坤幡的威能有目共睹,其中甚至有冥君修为的鬼物存在,最后竟不知所踪,这位姚真人真的只是真仙修士?
这一切同样被教宗大人看的真切,他心中隐约有丝不妙的念头,原本他以为对方今日是在劫难逃,是故不惜直接撕破脸皮,划清了界限,万一……
万一对方渡过了这关,以后白藏教和大燕门又该如何相处?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坎南界就这么大一点,有大燕门强势崛起,只怕再无宁日……不可能!
玄青子成名万余年,手段肯定不止这些,如果今天真的被对方撑过三式,他又如何有脸面去面对天下众修?
果真如其所料,玄青子的英俊脸庞已经扭曲了,目中的狰狞异色毫不掩饰,“哈哈……小辈,你的确让老夫很吃惊,可接下来,你要承受老夫的怒火!”
笑声未落,此人的周身一阵波动传出,脸上竟变成了淡金之色,诡异的,双目碧绿幽光,还凹陷不少,双臂上金芒闪动,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双手竟变幻成一对金光灿灿的剪刀,一丝丝异芒在表面跳跃。
“万相天刃!玄青兄,你真的修炼成功了!?”远处的于成子第一时间惊呼起来,狭长的双目全是震惊,似乎这神通极为惊人。
众人闻言,都不由自主地紧盯过去,姚泽也心生疑惑,眼下对方的这对剪刀已经没有一丝手臂的痕迹,竟如天生就长在那里一样。
这是什么神通?
此时玄青子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双剪微微一晃,四周的异芒化为一道流光,诡异的碧绿双目就望了过来,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冰寒恐惧。
姚泽心中一紧,一股杀机凭空而至。
“不好!”
身边虚空一阵波动,流光闪烁,那对锋利无比的剪刀竟丝毫没有预兆地在头顶出现,并朝着下方狠狠剪落。
即便猜测到对方恼羞成怒,会祭出雷霆一击,可他也没有料到,这攻击竟如此犀利致命,异芒一闪下,近在咫尺,他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间不由发之际,姚泽又惊又怒,只来及低喝一声,“江独尊!”
随着话音,一片金芒蓦地浮现,“轰”的一声惊天巨响传出,滚滚异芒似巨浪般横扫开来,带起呼啸的飓风,成片的空间坍塌扭曲。
众人无不色变,眼前的金光如朝阳初升,耀目的令人根本无法直视,激荡远去之后,诸修士才发现一顶金光灿灿的王冠漂浮在那里,悠然旋转,竟把这必杀一击给轻松挡住。
“防御仙器?”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羡慕神色,能够拥有一件仙器,都是极为难得了,防御性宝物更为罕见……
“器灵族!?”
十几丈外,波动一起,玄青子显现出身形,淡金色的脸上露出惊疑神色。
“什么?器灵族!”这一次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动容了。
大千世界,万物通灵,器灵族算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了,他们只能在机缘巧合下,开启了灵智,再慢慢成长灵宝、仙器等,可一般不能离开原来的宝物单独存活于世界,不然一旦分离,就会溃散、湮灭。
当然总有极为聪慧的器灵摸索到单独存活之道,继而成为独立种族,甚至可以如修士一般修炼、晋级。
江独尊就是如此一个奇异存在,当初姚泽能够得到对方相助,也靠元方前辈一番指点,现在早已拥有一副肉 身,没想到竟被玄青子一眼给看出。
而此时姚泽的心情总不太好,自己全力戒备下,竟然都无法躲过此人攻击,如果不是江独尊出手相助,说不定现在就要陨落而亡。
“前辈……”
好歹这三式已经接下,对方总不会耍赖,谁知他刚想说些什么,脸上却蓦地一变,毫不迟疑地身形一晃下,“嗤”的一声爆鸣,一道金芒划过,似乎天地都被一剪为二。
空間偵探 林落鵲起
離人傷
十几丈外,虚空波动一起,姚泽无声无息地现身而出,原本站立之地,那对金灿灿的剪刀堪堪划过,带起刺耳的破空声。
姚泽的面色阴沉无比,对方身为堂堂一介大罗金仙,竟出尔反尔,行此卑劣之事,明明三招已过,竟默不作声地继续施展杀手!
四周众人一个个面露古怪,不过没有谁当面指点什么,至于大燕门诸人,因为修为关系,他们并不能看出之前到底算是几式,而玄青子面露杀机,双臂金光暴闪,再次凭空消失不见。
此人这是不死不休了!
惊怒之下,姚泽深吸了口气,不再迟疑,只见他单手猛地一掐绝,这片空间随着手势蓦然一滞,数丈外,金光闪动,那玄青子面带诧异地显现身形,这样的瞬移原本可以做的轻松写意,此时空间竟突然变得无比滞涩。
而下一刻,一道道密麻的符文凭空狂涌而出,五颜六色的,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汇聚凝结,而一道道肉 眼可见的秩序神链纵横交错,那是无尽的空间之力。
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方圆千万里的空间都为之嗡鸣颤动起来,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幻化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光球,诡异的漂浮而出,呼啸着朝着此地狂涌而来。
“不好!”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这样的异像绝不是好事,玄青子当机立断,身形就要暴闪而退,不料此时原本随心所欲掌控的真元突然变得狂暴起来,四周的空间竟如泥潭般,自己身陷其中,举手投足都变得无比吃力。
惊呼声连起,显然四周的修士同时察觉到了异常,一个个惊慌失措。
“禁制!可恶,你竟然早已布置了禁制!难道你想把天下同道都一网打尽不成?”似乎明白过来,玄青子惊怒之下,大声呵斥起来,急速运转真元,还不忘拉拢四周围观众人。
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第一次施展,此时他竟把整个阡陌大陆的天地元气都调动了。
那些狂舞的符文和道道秩序神链被呼啸而来的光球灌注之下,一下子变得熠熠生辉,犹如实质,空中多出一张百丈左右的巨网,上面道道神链是符文涌动,声势好不惊人!
巨网方一出现,就朝着下方罩落。
玄青子面露狰狞,金芒暴闪,两道金色巨剪毫不犹豫地朝着巨网射出,金光大盛,带动着虚空激荡,准备把巨网铰的粉碎。
令人难以置信的,金光过处,无声无息,那对巨剪直接落在了空处,巨网似乎虚幻一般,竟没有阻拦分毫,一罩而落。
五彩异芒急闪下,顿时一个四方四正的牢笼凭空浮现,将对方完全困在了中间。
这一幕让在场的修士看的目瞪口呆起来,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堂堂一位大罗金仙竟被反制!
“小辈,你这是想求速死!待会老夫会让你求死不能,你的门人都要被炼制成尸傀,至于你的爱妻,老夫会替你悉心照顾的……哈哈……”
此时的玄青子状若疯狂,可怖的脸庞完全扭曲,双臂疾抬,一片耀目金芒呼啸闪动,可惜那牢笼竟没有变化分毫,上面的一枚枚符文都散发着惊人的异芒,并且狂闪不定,随着滚滚天地元气涌来,牢笼急速收缩着。
四周修士一个个噤若寒蝉,震惊之色堆满了每一位的眼中,这牢笼虽然不知道怎么形成的,可上面散发的规则之力清晰可见,甚至收拢的同时,那片虚空都跟着坍塌萎缩,估计要不了几个呼吸的功夫,这牢笼就会将那位大人物完全束缚住。
呼啸的光点如潮水般狂涌而至,将整个花神山都彻底淹没,天地元气浓郁的简直令人发狂,如果有谁在此地吐纳修炼,三天的效果足以抵上其它地方三年!
钢铁皇朝
眨眼间,花神山四周千里内,目光所及处,全部被这等五颜六色的光团填满,连那位于成子都被彻底地震撼了。
“大手笔!绝对的法阵宗师,竟然可以调动如此庞大的天地元气……”
每个人心中都升起这样的念头,不过这种惊世骇俗的天地异像并没有持续多久,十几个呼吸之后,漫天的光点再次如潮水般退去,天地间也恢复了之前的清明。
而众人的目光都朝着前方望去,那里玄青子身体外多出一个巨大的气泡,上面多出无数道秩序神链,将气泡死死地缠住,并且随着每一次规则之力闪动,就朝内收缩几分。
此时玄青子的双臂已然恢复了原状,英俊的脸上难掩慌张神色。
“小友且住,原本我们就有三招之约,老夫已经收手,这么多同道面前,难道你在出尔反尔?”
不得不说,此人修炼万余载,花费在脸皮上的功夫倒是不少,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倒打一耙,还振振有词模样。
姚泽一言不发,双目微眯,在细细体会这一次的施法,看情形,即便是后期大罗金仙前来,自己也不少没有还手之力……
见对方根本不予理会,玄青子又急又骇,目光一转,似乎看到了希望,“小白,你和姚小友都是白藏教同门,不如劝解一二,事后老夫不会忘记的。”
英雄錄
教宗大人闻言,嘴角忍不住狠狠一抽,心中早已破口大骂了,如果没有对方步步紧闭,和姚泽的关系怎么会如此不可收拾!
接下来白藏教和大燕门如何相处,都让他头疼无比此时哪里有什么话说……
靈魄天地 西班牙餡餅餅
眼见着道道规则之力如同索命的神链,近在咫尺,玄青子倒也果断,脸上狞色一闪,牙关微扣。
“噗嗤!”
此人张口吐出一团精血,化为一团血雾,体外的气泡吸收了这些精血,顿时急剧狂涨起来。
下一刻,“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带动乱石崩云,狂暴的飓风如瀚海狂潮,席卷八方,百丈方圆的空间都被撕扯成碎片,坍塌崩溃,众人大惊失色下,朝着后方暴闪而退。
而此时一团耀目异芒直刺虚空,璀璨无比,如同天外流星,一闪而逝,空中只留下一道充满恶毒的尖叫声。
“小辈,你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zl2z3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獨仙行 txt-第2042章 直面金仙讀書-c9rkz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42章    直面金仙
鬼使神差的,在他心中念头一起的同时,手中的头盔就朝头上戴去。
就在这一瞬,原本轰鸣的天地突然万籁俱寂,却是雷劫的时间已经到了。
远处围观的众多修士如梦初醒,眼见着滚滚乌云急速退去,呼吸间的功夫,原本黑压压的天空,此时透入一线阳光,照耀密麻的元气光点散发璀璨光辉,却席卷八方,携裹着残云,转眼无影无踪。
“这就……结束了?”
岛屿上方依旧被耀目光幕所遮掩,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众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遁光骤起,百余道惊虹朝着前方激射而去。
每个人心中都存着同样的心思,上古奇阵的摆设肯定有着诸多痕迹,正是观摩的绝佳机会……
不料,“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天地剧震!
众多遁光同时一滞,前方笼罩的光幕竟爆炸开来,风暴凭空出现,卷起无尽的巨浪冲天而起,一时间地动山摇,神光腾天!
“这是……怎么回事?”每个人都有些发傻,心中生出不妙的念头。
即便几位自重身份,隐匿的大人物也都有些发呆,眼睁睁地看着一道道异芒狂涌,带起滚滚尘烟,数个呼吸之后,异芒消失,尘埃落定,岛屿上的情形一目了然,众人却愕然继而无语。
此时岛屿上处处都是坑洼不平,甚至有数个十几丈深的巨坑,就是那些边缘地带,也似乎被犁过一遍,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而中间却多出十几根漆黑木桩,众人心中同时一紧,难道这次渡劫失败了?
外交官先生别乱来 问绿
“哈哈……”
就在此时,其中一根木桩却摇晃了一下,发出一阵大笑,带着欣喜若狂,而笑声也唤醒了其余诸人,只见十几根被焚烧过的木桩同时大喊大叫,笑声震天。
“成功了!”
这些渡劫的修士,一个个衣衫褴褛,灰头灰脸,浑然不觉,手舞足蹈庆祝一番,这才想起重要的事情。
“姚真人呢?”
“姚前辈!”
众人急忙环顾四周,却没有任何发现,显然姚真人已经悄然离开,等他们回到大燕门,想面见前辈当面致谢,那些围观的修士更是抱着结交的心态,也许用不了多久,该轮到自己渡劫了,可惜被告知,姚副教宗已经闭关,不会见任何人。
“你们都走吧,姚副教宗还有要事。”扬瑾一袭红袍,满面春风地坐在那里,显得和此间主人关系匪浅。
伟大航路
东方风清柳眉微蹙,却不好多说什么。
帮助十几位仙人同时渡劫,姚真人的消耗也可以想象,众人心有不甘,也只能告辞离开,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姚泽正面对着一位前辈。
寵婚撩人:惑心首席太難搞
大罗金仙!
来人是位青年男子,一身雪衣,连靴袜都是洁白无暇,纤尘不染,相貌更是不凡,面若冠玉,鼻胆高悬,双目微一转动,就如同星辰流转,带着好奇的神色打量过来。
“老夫人称玄青子,来自九玄界,玄清宫,这一次小友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此人端起身前的茶杯,微微嗅了一下,脸上带着笑意,显得很是随意。
该来的还是来了!
姚泽暗自吸了口气,镇静下来,这样的人物之前也遇到过,可对方的意图十分清楚,就是为了渡劫之事而来,不过这位玄青子看起来有些面熟,方一见面,还以为是扬瑾跑来了。
“阵法小道,让前辈见笑了。”他此时不亢不卑的,倒没什么慌张。
试婚成瘾 绯色添香
玄青子目中闪过一丝惊奇,随手把茶杯一放,笑吟吟的,“小友太谦虚了,这等法阵绝不是小道,实不相瞒,老夫正为此事而来……这两件宝物乃老夫当年所用,威能不凡,今天第一次见面,就送给小友了。”
随着话音未落,一青一银两道异芒就闪烁而出,漂浮在身前。
姚泽双目一眯,看个清楚,那青色的是块巴掌大小的玉佩,精致异常,上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而另一件却是一把淡银色的小伞,长不过数寸,还没有打开,丝丝烟雾就从其内飞出,竟是件极品法宝。
“无功不受禄,前辈的意思……”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这样两件宝物如果送给其他修士倒也不凡,可自己的数件宝物,随便一个拿出来,也至少是仙器品相,如果自己还是元婴修为,也能够用到这些极品法宝的。
“上古奇阵,这两件宝物和小友交换消减雷劫的上古奇阵,如此小友应该满意,是不是?”玄青子“呵呵”一笑,双目紧盯过来,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姚泽的脸色如常,心中却大骂不已,即便自己有什么上古奇阵,可此人拿两件用不到的宝物就想交换走,也太欺负人了,看架势还咄咄逼人,如果不同意,是不是就直接翻脸?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前辈见谅,这法阵乃在下师门秘传,当初已经立下誓言,绝不可外传,不然就等同背叛师门,遭受五雷酷刑……”
玄青子的脸上却明显一滞,双目中精芒暴闪下,大厅内顿时生出一道呼啸风声,随即散去。
一时间这片空间一片死寂,姚泽面带微笑,并没有异样神色。
沫賢花開晚 從冰山跳下
过了片刻,一阵大笑声打破了这片寂静。
“哈哈……小友果真非常人,老夫十分欣赏,这两件宝物就送给你了,告辞!”
此人大笑着,目中却冰寒一片,站起身形,袍袖一甩,双手倒背,竟真的朝殿外行去。
就这么走了?
姚泽有些意外,原以为对方会大动干戈,没想到竟如此好说话,眼见着此人凌空而去,速度不疾不缓,似乎在空中闲庭散步,眉头忍不住一皱。
二世仙凡道 楚之囚
下一刻,他的脸色却蓦地一变,“该死!”
花神山外,一袭红袍的扬瑾正站在虚空,笑容满面,身旁一道婀娜身影,却是东方风清,远远望去,二人似乎正交谈甚欢,可如果离的近了,就会发现此时东方风清无法动弹分毫,一对俏目中正喷出怒火。
在一位后期仙人面前,她连开口呼喊的机会都没有。
一道身影在空中缓步而至,看外貌,两人竟有七八分相似。
“父亲大人,这位就是姚夫人。”扬瑾早已上前一步,躬身施礼。
哈利波特的防禦術課教授 張大爺01
玄青子满意地点点头,一对精光闪烁的目光在那玲珑有致的身躯上打量一番,口中“啧啧”道:“这位夫人身材竟如此惹火,比较之下,玄清宫的那些后宫只能算是蒲柳之姿……夫人,请到玄清宫做客,如何?”
此人言语轻浮,举止却彬彬有礼,即便知道其包裹祸心,倒令人难生厌恶之心。
东方风清此时连一个字也无法发出,又羞又急,如果在平时遇到敌袭,她也有手段应付一二,甚至可以当场灭杀仙人后期修士,可万没想到正陪着说话的扬瑾竟突然出手,绝对的境界差距下,反被彻底控制。
“且慢!”
一道冷喝声起,空间一阵波动,姚泽从虚空中一步踏出,面色铁青。
在大燕门内,东方风清竟被直接掳走,而且四周众多修士毫无察觉!
东方风清又惊又喜,竭力挣扎着,张口疾呼,却什么声音也无法发出。
姚泽方一现身,就站在了她面前,扬瑾脸色一变,急忙暴闪而退,在对方还是仙人修为时,他就清楚双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眼下更是彻底绝了念头,方一见面就忙不迭地倒退开来。
大宅小事
“夫君!”
东方风清这才觉得周身一松,大喜之下,连忙娇躯扭动,躲在了姚泽身后。
“哪里走?”
姚泽却不愿意善了,冷哼一声,单手一抬,手臂凭空暴长,五指如钩,朝着数丈外扬瑾当头抓落。
“父亲大人!”
位面纵横 弑神之牙
扬瑾只觉得一股巨力突兀地束缚住自己,竟无法动弹分毫,魂飞魄散下,扬声尖叫起来。
亿万萌妻不准逃 向小葵
此时玄青子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对方区区一介真仙修士,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动手,跟着冷哼一声,袍袖一甩,一片霞光飞出,顿时百丈方圆内都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似乎这片天空都要坍塌下去。
眼见着那片霞光翻滚而至,姚泽只是嘴角微扬,单手一转,五指间多出丝丝电弧,朝着上方反手抓去。
这一刻,扬瑾感到身上一松,知道父亲大人出手,再不敢迟疑,周身精芒大放下,朝着远处急速遁去。
而下一瞬,那片霞光蓦地一闪,幻化出一只光手模样,和姚泽的五指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兹兹”声爆响,两者方一接触,就如同凉水溅入热油锅中,出乎意料地,那只光手竟在丝丝电芒下溃散湮灭。
而那些电弧并没有停滞,在空中一闪下,化作一道数尺长的锁链,正在拼命疾奔的扬瑾还在庆幸中,眼前电芒晃动下,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就突然而至,直接在半空中翻转起来,惨呼声响彻远远地传开。
如此异变,终于引起无数修士的注意,百余头飞禽呼啸而直,那些还没有远离的仙人修士同样朝着这边激射而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透出怪异神色。
“竖子,你这是找死!”
玄青子的脸上多出暴戾之色,原本他只是随意施为,一身修为施展了不足五分,一时不察下,对方竟挡住了自己的一击,还当面对扬瑾不利,简直是直接扇在自己的脸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