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武辰佑-第1241章 (修改中….)熱推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修改中…好冷啊…现在全靠抖来御寒…)
吃过早饭,三人便出发去学校。
路上顺带和园子碰面,接上小哀。
五个人分成三组。
异界控魔师 蓝雪心
其中一组是小兰和园子组成的闺蜜组。
两人凑在一块儿聊双休日自己遇见的事、两人都看的电视剧或者综艺,或是别的什么。

另一组是柯南自己一个人组成的单身狗组。
虽说柯南的大号,工藤新一有小兰喜欢,他也喜欢小兰。
然而两人现在还没表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所以,现在的柯南仍然还是单身狗。
对于这种情况,柯南表示早就已经习惯。
他双手插兜走在路上,目光在路人身上扫过,脑海中推理路人的职业和此时的心情。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持思维的活跃,和练习观察细节。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些无聊,他就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做。

至于最后一组,当然就是光佑和小哀组成的情侣组。
两人在聊礼服的事情。
大马路上的,小兰和园子还在前面走着,两人就没牵手,就只是走在一起。
走在小哀身旁,光佑在跟小哀吹他那件礼服,他说:
“虽然没什么特别华丽的图案,你现在也还没穿过,但我感觉,那件礼服绝对适合你。”
“而且,除了你之外,就没人适合了。”
“已经画好了?”小哀挺期待那件礼服的。
“嗯。”光佑点点头,说道,“等会儿到学校给你看。”
“好。”小哀点头应下。
见小兰和园子都在前头走着,没注意他们,光佑就放轻声音,问小哀: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
“那个东西你戴了么?”
他们在外面,光佑就没直接说“钻戒戴了么?”。
“戴了。”小哀指了下自己的脖子。
听到这个答案,光佑脸上的期待就变成微笑,他说:
“戴了就好。”
“一般情况我不会摘的。”小哀知道光佑的想法,便出声对他说道。
“嗯。”光佑转过头,朝小哀微笑着点了点头。

走进班级,和熟识的步美几人道了声“早上好”,光佑和小哀就坐到各自的座位上去。
前段时间光佑特意把位子搬到小哀旁边。
所以,现在他和小哀是同桌。
“赶快吃吧,现在应该还是热的。”光佑把装着小笼包的便当,放在小哀的桌上。
“嗯。”
得到小哀的回应后,光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本画着礼服的本子,以及笔、橡皮之类的画图工具。
翻到那一页,光佑便拉了下小哀,把本子推到她面前。
他问小哀:
“现在还没上色,就光看线稿,小哀你感觉怎么样?”
仔细的看了下之后,小哀点点头,回答道:
“我感觉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上色后的效果怎么样。”
锦此一生 孟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给小哀看线稿是想先问问小哀的意见。
若是可以,那他再继续下一步,若是小哀有别的想法,那他就和小哀商量一下,进行修改。
既然小哀觉得不错,那他就给线稿上色了。
“你先吃,我上个色。”
“嗯。”
他从众多颜色的彩铅中挑出淡紫色的,和小哀说了一声后,他就动笔给线稿上色。
美人与天下 澹台文潇
而小哀就坐在光佑身旁,一边吃她的早餐,一边看光佑上色。
礼服并不复杂,就那么几种颜色。
定下线稿,其余的就是往里涂颜色。
除了黑色蕾丝裙的质感需要一定画工才能表现出来外,其余的上色工作真是有手就行。
这是真的,并不是光佑乱说。
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光佑赶在第一节课开始前,完成了礼服与其余配件,例如鞋子和头上的蕾丝装饰的上色工作。
大致看了下效果,光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
和他印象里的没什么区别。
可以说是完美的把他脑海中的构想,以图画这种可视性的方式,在纸上表现出来。


妙趣橫生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40章 (修改中…)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修改中….凌晨搞定)
这个是光佑意料之内的回答。
但即便如此,他脸上也仍然浮现出一道笑容。
知道并不影响他因为小哀的答案而开心。
和光佑谈完是否想对方的问题,小哀问起这趟电话的正事:
“对了,光佑,关于我们两个..那件事的时间,你怎么想?”
她不大好意思说是订婚典礼的时间,就含糊的随口带过。
“那件事的时间?”
如此含糊的说辞让光佑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但一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光佑就明白了。
他回答小哀:
“那件事情可能得到很后面了,几年肯定得有。”
“毕竟我们两个现在有些条件还没到,太早的话也没那个必要。”
既然小哀没有明说,那他也不会说出来。
“嗯。”小哀也是这么想的,她就是来问问光佑的想法。
“其实我挺期待的。”光佑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能提前。”
“提前?”小哀有些好奇。
“嗯。”光佑给出肯定的回复。
第 一 庶 女
他给小哀解释了下:
“不过,到时候只能邀请几个知道内情的人。”
“例如姐姐,或者是柯南那家伙。”
“算下来的话除了我们两个外,也就那么几个可以邀请。”
“这个无所谓。”小哀并不在意这个。
排场这东西有人非常在意,有些人是无所谓。
丧尸王的征途
她是后者。
所谓的典礼上只要光佑和她姐姐在就行了,其余的人可有可无。
在就在,不在的话,对她们两个的感情也没什么影响。
是非 小說
“而且,那场面或许会有些违和。”光佑继续说,“毕竟我们两个现在看上去年龄还小。”
说着,光佑脑补了下他和小哀以现在这副模样进行订婚典礼的画面,确实有些怪。
“好像是有点。”小哀脑补了一下画面,也有同样的感觉。
她又问:
“那你怎么想?”
她是没所谓,都行。
主要是要看光佑怎么想的。
“我倒是都行。”光佑也是都可以。
他躺在浴缸里,仰起头,看着浴室天花板,说道:
“无论是提前,还是等过几年,我都行。”
“反正现在人已经定下来了,那件事也是迟早的。”
他刚说完这话,就想到一个画面,就突然说:
“提前也挺不错的啊,我很想看到你穿礼服的样子。”
也没等小哀问,他就开始向小哀描述他脑海中那件礼服的样子:
“礼服的主颜色用淡紫色。”
“上身无袖淡紫色圆领,下身的淡紫色长裙外可以套一层黑色蕾丝的裙子做效果。”
“腰间别红玫瑰,头上可以带由黑色蕾丝制作的花。”
“鞋子么…”
“就一双很普通的黑色礼鞋,鞋头可以用黑色蝴蝶结装饰一下。”
“蝴蝶结中心用淡金色作为点缀。”
(会把裙子图片发到评论区,可以去瞅瞅,我自己觉得相当不错。)
他说的十分详细,小哀一听就有画面了。
还别说,她对光佑描述的这套礼服还真有些兴趣。
并不是因为这是光佑描述出来的,是真的对礼服本身有兴趣。
“听上去好像挺不错的。”小哀放下光佑那句“人已经定下来了”的话,好奇的问,“是你自己设计的么?还是哪儿看到的。”
“嗯…”
稍作停顿后,光佑对小哀说道:
“算是我自己设计的吧,以前和你看到过一些东西,有了点灵感。”
“挺不错的。”小哀想起光佑不错的画工,就问,“能把这件礼服给画出来么?”
“那当然可以。”
谈话间,光佑也有了想法:
“改天我把你穿上的效果图和衣服的设计图都画出来。”
“到时候我再找人把衣服给做出来。”
“嗯。”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说完礼服的事情,小哀就又问光佑:
“礼服的事情先这样。”
“那件事呢?”
她说的是订婚典礼的事情。
关于这件事,光佑一直是抱着都可以的心态。
提前的话,只能叫明美、赤井秀一、黑羽快斗、柯南、阿笠博士…那几个知情的。
放在十年以后的话,还能叫上他们认识的那些同学、朋友。
场面能热闹点,收到的祝福也能多点。
不过,这些都是虚的,并不是让两人做出选择的主要因素。
他们两个又不是为了这个才搞订婚典礼的。
稍微考虑了几秒,光佑就对小哀说:
“要不然等一切都搞定之后,我们两个喊明美姐,还有几个知道情况的,或者就只喊明美姐,去吃顿饭。”
“就当进行一个简单一点的。”
“正式的么,就等我们两个进行下一步之前一两年再搞。”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决定婚礼前一两年再举行正式的订婚典礼。
这是个双全法。
可即便是光佑说的很隐晦,小哀明白其意思后,脸上还是有一层不明显的红润浮现。
她说话的语气倒是没什么变化,光佑也就没有发现,她回答道:
“那先就这样吧。”
“到时候是在家里吃?”
“嗯,我下厨。”光佑对小哀说,“具体请谁来家里,回头我们两个再好好商量一下。”
“嗯。”小哀回应道。
两人之后又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光佑发现他的手指和脚趾都泡的起褶了,他才准备挂断电话。
“晚上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前,光佑日常叮嘱小哀。
“嗯,你也是。”小哀答应下来,也叮嘱光佑。
两人互相道了声晚安,才挂断电话。
擦干身子,换上睡衣,光佑推门离开浴室,回到房间。
泡完澡,光佑感觉浑身都放松了许多。
因为小哀答应他,而过度兴奋紧绷的神经也是如此。
躺在温暖的被窝中,翻看着小哀的照片和两人的短信记录,又想起今天晚上的那些事,光佑不由轻声感叹:
“如梦似幻的…”
他也就是那么感叹一下。
从他的经历上来看,他觉得能用这个来形容。
先是来到这个世界上,遇见了小哀。
之后幸运的和小哀在一起,并直到现在也还保持着非常不错的感情。
今天晚上,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放在没来这个世界之前,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感叹了几句后,光佑就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
随后,他下床拿了笔、橡皮、还有本子。
躺回被窝,光佑想象着刚才和小哀说的那件淡紫色礼服,开始在本子上画起了草稿。
他想先把设计图给画出来,然后再画小哀穿上礼服后的效果图。
开始画画的光佑很快就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当中,内心逐渐平静下来。
在光佑回来之后,柯南也抱着衣服去洗澡,所以房间里就只剩下光佑一个人,以及铅笔划过纸张时发出的“沙沙”声。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ptt-第1239章 禮服(修改中…)看書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还在修改当中,凌晨搞定。)
这个是光佑意料之内的回答。
但即便如此,他脸上也仍然浮现笑容。
和光佑谈完是否想对方的问题,小哀问起正事:
“对了,关于…那个的时间,你怎么想?”
倾宫之拜金皇妃 水流江
她不大好意思说是订婚典礼的时间,就含糊的随口带过。
“那个时间?”
如此含糊的说辞让光佑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但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光佑就明白了。
他回答小哀:
“那个的时间可能得到很后面了。”
“毕竟我们两个现在有些条件还没到。”
既然小哀没有明说,那他也不会说出来。
“嗯。”小哀也是这么想的,她就是问问光佑。
“其实我挺期待的。”光佑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能提前。”
“提前?”小哀有些好奇。
“嗯。”光佑给出肯定的回复。
他对小哀说:
“不过,到时候只能邀请几个知道内情的人。”
“例如姐姐,或者是柯南那家伙。”
“算下来的话除了我们两个外,也就两三个可以邀请。”
“这个无所谓。”小哀并不在意这个。
女子为尊
排场这东西有人非常在意,有些人是无所谓。
诗酒趁年华
她是后者。
只要光佑和她姐姐在其实就行了,其余的人可有可无。
“而且那场面或许会有些违和。”
说着,光佑脑补了下他和小哀以现在这副模样进行订婚典礼的画面,确实有些怪。
“好像是有点。”小哀脑补了一下画面,也有这样的感觉。
她又问:
“你怎么想?”
“我倒是都行。”光佑躺在浴缸里,看着浴室天花板,说道,“无论是提前,还是等以后都行。”
都市超级兵王 于德勇
他刚说完就想到一个画面,说:
“而且我很想看到你穿礼服的样子。”
他开始脑补礼服的样子:
“主颜色用紫色。”
“上身无袖淡紫色圆领,下身的淡紫色长裙外可以套一层黑色蕾丝的裙子做效果。”
“腰间别红玫瑰,头上可带由黑色蕾丝制作的花。”
“鞋子么…”
“就一双很普通的黑色礼鞋,鞋头可以用黑色蝴蝶结装饰一下。”
“蝴蝶结中心用淡金色作为点缀。”
(会把裙子图片发到评论区,可以去瞅瞅,我自己觉得相当不错。)
他说的十分详细,小哀一听就有画面了。
还别说,她对这礼服还真有些兴趣。
并不是因为这是光佑描述出来的,是真的有兴趣。
“听上去好像挺不错的。”小哀好奇的问,“是你自己设计的么?还是哪儿看到的。”
“嗯…”
稍作停顿后,光佑对小哀说道:
“算是我自己设计的吧,以前和你看到过一些东西,有了点灵感。”
“挺不错的。”小哀想起光佑不错的画工,就问,“能把这件礼服给画出来么?”
“那当然可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谈话间,光佑也有了想法:
“回头我会把你穿上的效果图和衣服的设计图画出来。”
“”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光佑把手指和脚趾都泡的起褶了,他才和小哀说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个是光佑意料之内的回答。
但即便如此,他脸上也仍然浮现笑容。
和光佑谈完是否想对方的问题,小哀问起正事:
“对了,关于…那个的时间,你怎么想?”
她不大好意思说是订婚典礼的时间,就含糊的随口带过。
“那个时间?”
如此含糊的说辞让光佑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但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光佑就明白了。
他回答小哀:
“那个的时间可能得到很后面了。”
“毕竟我们两个现在有些条件还没到。”
既然小哀没有明说,那他也不会说出来。
“嗯。”小哀也是这么想的,她就是问问光佑。
“其实我挺期待的。”光佑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能提前。”
“提前?”小哀有些好奇。
“嗯。”光佑给出肯定的回复。
他对小哀说:
“不过,到时候只能邀请几个知道内情的人。”
“例如姐姐,或者是柯南那家伙。”
“算下来的话除了我们两个外,也就两三个可以邀请。”
“这个无所谓。”小哀并不在意这个。
排场这东西有人非常在意,有些人是无所谓。
她是后者。
只要光佑和她姐姐在其实就行了,其余的人可有可无。
“而且那场面或许会有些违和。”
说着,光佑脑补了下他和小哀以现在这副模样进行订婚典礼的画面,确实有些怪。
“好像是有点。”小哀脑补了一下画面,也有这样的感觉。
她又问:
“你怎么想?”
“我倒是都行。”光佑躺在浴缸里,看着浴室天花板,说道,“无论是提前,还是等以后都行。”
他刚说完就想到一个画面,说:
“而且我很想看到你穿礼服的样子。”
他开始脑补礼服的样子:
“主颜色用紫色。”
“上身无袖淡紫色圆领,下身的淡紫色长裙外可以套一层黑色蕾丝的裙子做效果。”
“腰间别红玫瑰,头上可带由黑色蕾丝制作的花。”
“鞋子么…”
“就一双很普通的黑色礼鞋,鞋头可以用黑色蝴蝶结装饰一下。”
“蝴蝶结中心用淡金色作为点缀。”
(会把裙子图片发到评论区,可以去瞅瞅,我自己觉得相当不错。)
他说的十分详细,小哀一听就有画面了。
还别说,她对这礼服还真有些兴趣。
并不是因为这是光佑描述出来的,是真的有兴趣。
“听上去好像挺不错的。”小哀好奇的问,“是你自己设计的么?还是哪儿看到的。”
“嗯…”
稍作停顿后,光佑对小哀说道:
“算是我自己设计的吧,以前和你看到过一些东西,有了点灵感。”
“挺不错的。”小哀想起光佑不错的画工,就问,“能把这件礼服给画出来么?”
“那当然可以。”
谈话间,光佑也有了想法:
“回头我会把你穿上的效果图和衣服的设计图画出来。”
“”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光佑把手指和脚趾都泡的起褶了,他才和小哀说一声,挂断了电话。
“算是我自己设计的吧,以前和你看到过一些东西,有了点灵感。”
“挺不错的。”小哀想起光佑不错的画工,就问,“能把这件礼服给画出来么?”
“那当然可以。”
谈话间,光佑也有了想法:
“回头我会把你穿上的效果图和衣服的设计图画出来。”
“”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光佑把手指和脚趾都泡的起褶了,他才和小哀说一声,挂断了电话。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光佑把手指和脚趾都泡的起褶了,他才和小哀说一声,挂断了电话


1bij2精品都市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線上看-第1214章 遺失的信件(四千字修改中….)熱推-n806f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明天看吧,抱歉…)
“让光佑和青子两个人去逛街?”
“绝对不行!”
“要是光佑这家伙利用自己表面年龄小这个点,去牵青子的手什么的…”
九炎
仙醫都市行
“虽然光佑这家伙有女朋友了,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两个去逛街!”
内心涌出的浓浓醋意让黑羽快斗做出了决定。
他不去电玩厅了,就跟在光佑身旁,盯着光佑。
刚才那句“你和青子?”是他在心里想的。
因此,光佑还不知情。
他还在对黑羽快斗说:
“等会儿我和青子姐姐逛好,就给你打一个电话。”
“然后我们就找个地方去吃饭。”
等光佑一说完,黑羽快斗就摆出一副“为你们好”的样子,说道:
“我想了想,你们两个,一个女生,一个小孩,这里人又这么多,我就勉为其难的跟在你们旁边吧。”
“这样也好保护你们。”
“行吧。”光佑觉得黑羽快斗有些奇怪,但还是答应下来。
他还需要黑羽快斗保护?
这其中,肯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他皱着眉,仔细的观察黑羽快斗。
对此一无所知的中森青子也有些怀疑。
她打量了下黑羽快斗,调侃道:
“没想到快斗你竟然那么好心。”
“那好吧,我也勉为其难同意了。”
“那我们就走吧。”黑羽快斗催促道。
他是要跟在两人身旁,但同时也还觉得陪人逛街很无聊。
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两人快去逛,早点逛早结束,早去吃饭。
他已经做好让光佑大出血的准备了。
就在他脑补光佑肉疼的表情时,他的眼前突然被购物袋遮挡住。
他刚回过神,也没细想,下意识的接过购物袋。
反应过来后,原本上古光佑和中森青子拎着的购物袋,都已经跑到了他的手上。
“麻烦你了。”光佑很有礼貌的说道。
“反正快斗你现在也没事,帮我们拎一下吧。”中森青子说。
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购物袋也在手上了。
即便黑羽快斗的内心中再怎么不情愿,他也只好点头应下。
见他有些不乐意的点头,光佑和中森青子相视一笑。
随后,两人就两手空空,十分轻松的离开这家衣服店,前往下一家。
而黑羽快斗则拎着购物袋,跟在两人后面。
他倒是没有一直在意拎购物袋的事儿,毕竟这不是第一次。
此时他正在后面,观察着光佑。
要是让园子知道她的“基德sama”是这样的人,估计会大跌眼镜吧?
瞬间脱粉?
也不是没可能啊。
毕竟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长的那么像。
要是让园子知道了,妥妥的幻灭。

又是一轮购物,虽然没买多少东西,但光佑和中森青子还是挺开心的。
其实光佑就给自己买了一两套厚一些的衣服,剩下的基本都是给小哀买的。
除了衣服之外,也买了一些配饰,例如帽子、围巾之类的。
而中森青子除了给自己,她父亲买以外,“顺带”也给黑羽快斗买了几套。
说是他父母不在,她得多关心一下黑羽快斗。
但在光佑眼中,这两人明显就是互有好感。
只不过一个还没清楚的意识到,一个是意识到,却没敢说。
没清楚意识到的是中森青子。
不敢说的自然就是黑羽快斗。
他刚才算看明白了,黑羽快斗八成是在吃他的醋。
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在和中森青子说说笑笑?
但他和中森青子就真的实在聊买哪件衣服。
内容绝对符合社会核心价值观。
但黑羽快斗还是在盯着他。
从之前那家衣服店里出来是他就有感觉到了,但也没多想。
直到刚才,他才想清楚原因。
他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黑羽快斗:
反派朋友圈 刑天武干戚
“我有女朋友啊,快斗又不是不知道。”
“怎么还吃醋?”
“这两个人不仅长得像,就连这一点都没变化,就离谱。”
低头看了眼自己拎在手上的购物袋,黑羽快斗抬起头问两人:
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月缕凤旋
“你们应该没东西要买了吧?”
刚才吃醋的时候,一下子就决定跟着。
现在冷静下来,他觉得还不如去电玩厅打电动。
反正光佑这个有女朋友的应该也不会借着年龄小的表象,故意去牵中森青子的手什么的。
他压根没必要吃醋。
之前他可是用“保护”这个理由跟过来的。
现在即便觉得没必要,他也不好意思说“我还是去电玩厅吧”这种话。
“暂时没东西了。”光佑想了想,确认没什么要买的后,就说道。
“我也没了。”中森青子也说道。
“呼…”
闻言,黑羽快斗松了口气。
紧接着,他问道:
“那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去吃饭了?”
陪着逛了那么久的街,他都有些饿了。
也不知道眼前这两个人是怎么做到越逛越精神的。
“嗯,是可以了。”光佑看了下时间,问,“你们想吃什么。”
他说要请黑羽快斗吃饭,但选择纠结症的他其实也没想好要吃什么。
“边走边看吧,找到那家吃那家。”黑羽快斗也懒得做选择。
“我也都可以。”中森青子也没什么意见。
她挥了挥粉拳,以为表情“恶狠狠”,实则有些可爱的说道:
“今天一定要让快斗大出血。”
“谁让他老是捉弄我。”
对此,黑羽快斗当然没意见。
“随你吃,所有的高档食材随你选,想吃多少吃多少。”
他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反正不是我付钱。”
他低头看了眼光佑,而光佑也因为中森青子那句话在看他。
这时黑羽快斗脸上就差写着“幸灾乐祸”这几个字。
他为什么这样,光佑当然知道。
可,那又如何?
先不谈中森青子是不是真的会出于黑羽快斗平时经常捉弄她的原因,而疯狂点价格高昂的料理。
就算真的点了,那也没什么。
他们今天三个人能吃多少钱?
酒吧的半天利润肯定足以支付。
不行的话就一天的利润。
别问,问就是不差钱。
看懂黑羽快斗表情含义的光佑对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嘿嘿嘿…”黑羽快斗笑了几声,又小声的和光佑说,“如果你喊我一声‘快斗哥哥’,我就帮你省点钱。”
“大白天做什么梦?”光佑瞥了他一眼,并没有答应。
之前是因为有中森青子在,他不想暴露自己。
现在就他和黑羽快斗两个人说话,那他就不可能喊什么“哥哥”了。
硬要算的话,黑羽快斗叫他哥哥才对。
婚來昏去,郁少的秘寵嬌妻
拒绝完黑羽快斗,光佑再次说道:
“有什么好省的,想吃什吃什么,想吃多少吃多少。”
“不用给我省钱。”
相比于他这条命,一顿饭算什么?
就算再昂贵的高级料理,也比不上。
“你说的啊。”黑羽快斗还以为光佑是在装。
“嗯,是我说的。”光佑点头回应。
“那我就不客气了。”黑羽快斗再次询问。
“嗯,别客气。”光佑回应。

说是说要让光佑大出血。
但实际上,黑羽快斗并没有这么做。
而想让黑羽快斗大出血的中森青子也没这么做。
这顿晚餐的消费属于正常水平。
吃饱喝足,光佑就准备和几人道别,回米花町。
“下次有时间可以过来玩哦!”中森青子在车站门前和光佑挥手道别。
“嗯!”光佑点点头,也和两人挥手道别。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嬈 偶陣雨
而黑羽快斗因为手上拎着东西,所以不方便挥手。
只是和光佑简单的说了声:
“下次见!”
“嗯。”光佑对两人说,“有空也可以来米花町,到时候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那岂不是能再蹭一顿?”黑羽快斗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快斗,你刚才说什么?”中森青子好像听见黑羽快斗说什么“再蹭一顿”的。
“没什么。”黑羽快斗嘿嘿笑着糊弄过去。
再次和两人道别后,光佑走进车站,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等光佑离开,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也转身往回走。

乘坐电车回到米花町,光佑没有去找小哀,而是直接回事务所。
穿着衬衣的毛利大叔盘腿坐在桌前看报纸。
见到光佑拎着东西进来,他就问了句:
“光佑,你买了什么啊?”
“这么多东西。”
“就买了点衣服。”光佑抬起手,说道,“我也帮叔叔买了一件厚一点的外套。”
“还帮我买了?”毛利大叔有些意外。
“是啊。”光佑点点头,“最近气温变化很大,所以就买了一件。”
“你有钱自己用不好么?”毛利大叔放下手里的报纸,皱着眉对光佑说道。
他以为光佑是用零花钱帮他买的。
而光佑没太在意,他说:
“钱本来就是用的嘛。”
“平时我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
“给叔叔买件衣服也没什么。”
听到这些话后,毛利大叔眨了有些发热的眼眶,表面却还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你这小鬼。”
“这件衣服我就收下了。”
“以后你零花钱自己省着自己用,不用买什么礼物。”
“哦。”光佑没把这话听进去。
他拎着购物走向毛利大叔的房间,进去前和毛利大叔打了声招呼:
“叔叔,我把东西放你房间了。”
“嗯。”毛利大叔低头看着报纸,头也不回的说道。
亂世辭
放好给毛利大叔买的东西,光佑就拎着剩下的走向小兰房间。
他也给小兰买了件外套,还买了条围巾。
同样,知道光佑给她准备了东西,小兰有些欣喜和感动。
她也没有拒绝光佑的好意,面带微笑的把购物袋接了过去。
递给小兰的不止有她的东西,还有妃英理的。
既然买东西,光佑就不会漏掉谁。
知道这件事情,小兰有些意外,接过购物袋后也和光佑说:
“光佑,你以后零花钱省着自己用,不用给我们买这么多东西。”
“知道了。”
同样,光佑仍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
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买点衣服当礼物也没什么。
也不是什么很贵的衣服。
和小兰说了讲几句后,光佑拎着剩下的购物袋回到房间。
当然,他也给柯南买了件衣服,还买了手套什么的。
和另外两个拿到礼物的人不同,柯南接过购物袋后看着光佑问了一句:
“你今天这么好心?”
“…”
经过短暂的沉默,光佑有些不爽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
他就纳闷了,什么叫“你今天这么好心?”
以前他很坏么?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柯南意识到口误,连忙解释。
“你不要的话还给我,我回头卖出去。”
说着,光头伸出手,作势就要把送出去的东西给拿回来。
“要要要。”柯南手往回一收,让光佑碰不到。
然后,他说道:
“你难得买东西送我,怎么可能不要。”
“谢谢。”
他顺带道了声谢。
而光佑也没真想收回来。
在柯南往回手的时候,他也收回手。
可他的语气仍然有些不满:
“真是的,出去买东西想到你,觉得最近气温变化频繁,给你买了点东西。”
“结果一回来就怀疑我别有居心。”
“真是气抖冷,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后宫之王
“对不起,对不起。”柯南也连忙道歉。
无论光佑是不是真的在意,这件事他做的确实不对。
晁氏水浒 藏剑翁
道个歉也是应该的。
做作一下够了,光佑没有继续下去。
他摆摆手,说道:
“行了。”
“你自己试试衣服大小,不合适的话我改天去换。”
沁语日常 无言苦乐
他拿出自己的睡衣,便往门外走去,边说道:
“我先去洗澡。”
“嗯。”
等光佑离开后,柯南拿出购物袋里的东西。
看着摆在桌子上的东西,柯南说道:
“还买了蛮多的啊。”
应季的衣服、御寒的围巾和手套、甚至还有一双球鞋。
可以说想的很周全,很用心了。
“这家伙…”
“难怪灰原会那么喜欢他。”
“如果我是女的,可能我也…”
思绪到这里顿时停止,柯南连忙甩甩头,把这个危险的想法甩出脑海。
他把注意力重新移到这些东西上,又说道:
“图案什么的也不错,挺好。”
“回头也想个礼物送他吧。”
“正好圣诞节也快到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