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好看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6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2)分享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唐果松开手像扔一块抹布样,将他抛在地上,从虚空中将之眠剑取出来,剑尖紧贴着他的下颚,回头看了看站在后方的上官娇娘:“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没人敢插手你的事情。”
上官娇娘闻言倏然抬头,凶恶的眼睛闪烁着汹涌的恨意,浑身的怨气因她一句话骤然旺盛。
唐果提醒道:“不过,你复仇之后再无轮回的可能,且终身为我麟磬城子民,魂体受损后会直接灰飞烟灭,你可听清楚了?”
上官家的人看着如恶狼一般的上官娇娘顿时尖叫起来,男男女女哭喊着朝其他地方逃去,上官娇娘只是犹豫了一瞬便放弃了轮回的机会,留下一道残影,直扑她日日夜夜恨不得抽筋拔骨的仇人。
唐果拖着被折断了双臂的道士跨出了上官家的大门,她停在台阶下,垂眸冷漠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道士:“这次只是个教训,下次再敢动本王的鬼,就算你一脚踏进地府,本王也会将你给撤回来撕成碎片。”
“不要觉得你们是什么正义之士,这世上不公之事太多,有些人需要迟到的正义,有些人已经舍弃了正义,只想不惜一切代价复仇,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止他们不顾一切的复仇呢?很多事情没落到你们身上,你们可以站在制高点去指责,但真到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只会比现在的恶鬼更疯狂,至少他们从不会去碰没有残害自己的人。”唐果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道士,嘴角翘起一道讥讽的弧度,“本王不否认这世上有至圣之人,但至少你们还不是,也不配指责本王的行事风格。”
星辰 變 小說 繁體
她葱白的裙角扫过道士沾血的指尖,带走了淡淡的优昙香,消失在小镇逢魔的最后一刻。
最后一丝余晖沉没,镇上的居民发现上官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而起,焚尽所有的纠葛与罪孽。
……
唐果站在渡口,一脚跨上了小船,低头捏着绷带缠住手掌,手上的伤口没到痛彻骨髓的程度,但是细细碎碎,密密麻麻的微痛依旧会让她分神,穿着红衣的女人从薄雾中缓缓走来,提着裙摆跪在岸边,虔诚地叩首:“大人,娇娘此生任凭大人吩咐。”
唐果提起船篙,回头道:“你也只有此生了。”
“上船吧,去元齐村。”
上官娇娘站在船尾,看着手中的竹篙,抬手朝着水面催了一掌,小船顺着河道朝着黑暗中驶去。
臣妾做不到
一个时辰后船停靠在岸边,上官娇娘凝眸看着岸边不远处的灯火,警惕地跳上了岸:“大人,有人在那边。”
风月花满楼 犬牙
唐果上岸后朝着那盏在野风中摇摆的气死风灯走去,长歪的乔木下,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和尚似有所觉睁开了双眸,那双温柔依旧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万般缱绻,看到她后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回来了?”
“嗯。”唐果走到他跟前,朝着上官娇娘招了招手,“这是我收回来的下属。”
玄尘微微颔首,没有多看上官娇娘一眼,牵起唐果的手,另一只手提着风灯往村子走:“青山派的人没有和饶施主他们闹起来。”
唐果弯起了眼睛,指尖抠住他的掌心:“有你在,我不担心的。”
玄尘:“只是想告诉你,你交代的事情,贫僧做得很好。”
唐果愉悦地摆着袖子,问道:“徐家二子超度了?”
玄尘颔首:“超度了,你可以送他们去轮回了。”
唐果想了想,干脆停下脚步,将手从他掌心抽离:“把簪子给我吧,我现在直接送他们去地府。”
玄尘从袖袋里取出簪子,唐果直接将两道魂魄抽出,挥袖从虚空中划开一道气刃,虚空朝着两边裂开,浓郁的鬼气缓缓散开,一道鬼门立在了他们面前,鬼门被徐徐拉开,牛头马面提着武器看着鬼门外的唐果,躬身行礼道:“见过唐大人。”
唐果挥袖将徐茂生和牵着他的毛毛送到牛头马面跟前:“送他们去地府轮回吧。”
牛头马面应了她的命令,带着两只鬼进了鬼门,然后凭空消失。
……
无限杀戮
玄尘将她手中的发簪拿走,盯着她重新收回阔袖的手,眉头深深颦蹙着:“你受伤了。”
他语气很笃定,唐果知道瞒不过他,将受伤的掌心摆在他面前:“只是小伤。”
“辟邪剑?”玄尘看着她掌心的伤口,还有残留在伤口上的灵光剑气,“谁伤的?”
“一个窥到点门道的小道士。”唐果不甚在意地说道。
上官娇娘看着两人,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她又不敢乱跑,怕被当成毁诺,所以只能目光四处飘。
看着唐果手上的伤口,玄尘心情不算好,他治不了她的伤。
如果她是人,他可以用灵力为她温养伤口,为她拔除伤口中的邪气。
但是她是鬼,伤她的是他最熟悉的灵力,他一旦出手只会加重她的伤势,起不到治疗的作用。
“别担心,过两天就会好。”
唐果收回手,拽着他的袖子往回走:“参加完饶尹的婚礼,你想去哪里试炼,我陪你一起呀。”
霸宠杀手小妖妻 董小肥
玄尘心里念着她的伤,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收集一些对鬼比较有用的器物药材,他身上的东西她都用不了,势必是要为她准备一些合适的东西。
不过唐果的话他也没忽略,沉吟片刻道:“去幽冥泽。”
唐果诧异:“去哪里做什么?一点灵气都没有,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玄尘收紧下颚,抿着唇不说话,揉了揉她的脑袋。
自然是要去给她找些好东西,她虽然是鬼王,但成天在外跑,到处收拢厉鬼,回去还要建造麟磬城,而麟磬城的恶鬼没有她的命令擅自出城会灰飞烟灭,她也绝不会放任这些恶鬼出世为祸一方,所以根本没有多少厉鬼能为她收集进贡宝物。
这些,都没必要说给她听,让她将此行当做他的历练也很好。
省得她会觉得幽冥泽太危险,阻止他去。


hfcr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起點-第142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0)推薦-6ip92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听了一会儿,大致算是弄明白了两家的恩怨,还有李家大公子那位夫人的性格。
霍雁晚是落毛的疯狂,从京府流落南府夏县,但也是个不动人情世故,只贪慕烟火般爱情的女子,在认识李大公子后便被对方追求。
李大公子读书不行,但是追女人的手段可是一套接着一套,京府规矩严苛,不比南府夏县这种小地方民风开放,所以这般狂放的追求最终让霍雁晚迷失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要退宋家的婚事,非要加个李大公子,哪怕身边的人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也没能劝动。
最为惊奇的是,这位霍姑娘当时还闹出了一个未婚先孕,虽然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但宋夫人还是知道了。
南府旁支的霍家人这次再也拘不住霍雁晚,只能拿了些陪嫁将霍雁晚嫁到李家,不过因为这事儿霍雁晚和旁支的亲戚也算是闹掰了,关系大不如前。
霍雁晚本以为嫁到李家后便能幸福地当她的李夫人,但是李家人并不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依旧保留着很多乡下人的陋习,虽然也爱粉饰太平,但是其他的时候都抠抠索索,再加上霍雁晚没有娘家人撑腰,在李家当儿媳妇,不仅要伺候公婆,还要伺候爷爷奶奶。
除了长辈,还没出嫁的小姑子也是刻薄又尖酸,完全继承了老夫人的性格,所以……霍雁晚在李家过得水深火热。
刚开始的时候,李家经常闹矛盾,霍雁晚的嫁妆也被李家老小给一点点扒走,最终霍雁晚只能忍气吞声地在李家过日子,后来她肚子大了,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李家那位风流的大公子耐不住寂寞,又去搞貌美的小寡妇,还将霍雁晚带到李家的嫁妆,拿出了一部分给小寡妇,打算纳其为妾。
这可就气坏了霍雁晚,到底是京府来的姑娘,脾气肯定是有的,带着下人连夜去捉奸,最后却被李大公子打了几巴掌,最后没站稳摔得见了红,五六个月份的孩子小产,肯定是保不住的。
不过因为这一闹,孩子没了,小寡妇也没能进门,但霍雁晚和李大公子的关系算是正式破裂。
又过了一两年,霍雁晚再次怀孕,这回她变得更为聪明,任凭李大公子在外面沾花捻草,但是绝不允许纳妾进门,李家长辈也不想李大公子弄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只要不纳进李家,随他在外面是招惹小寡妇还是眠花卧柳。
但,霍雁晚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还小的时候,又跟小姑子发生口角,小姑子大冬天的将人推到小池子里,孩子又没了。
二次小产,霍雁晚伤了身子,更是和李家人的关系水火不容。
最后没到一年,据说就病死了。
不过李家人对霍雁晚也不厚道,人死的时候也就是买了副棺材,草草地将人丢进棺材里,棺材板一钉,根本没有停灵,第二天就花了八十文,请了村里四个汉子将棺材抬到坟地里葬了。据说,霍雁晚从生病到死,甚至最后下葬,李大公子都没有露过面,待在镇上的酒楼招猫遛狗,依旧快活。
都说死者为大,但是李家人对霍雁晚这个儿媳妇可谓是十分之刻薄,就是同村的人都看不太下去,最后还是几个抬棺的男人凑了十几文钱,买了两摞纸钱给她烧了。
……
“都是孽债。”宋夫人神容悲戚的说道。
饶尹更是听得目瞪狗呆,她根本没想到这种种田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故事情节,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身边,为此她震惊地感慨道:“难道她就不能和离吗?为什么非得跟李家的人死磕呀?”
唐果没发表任何言论,宋夫人摇头说道:“和离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饶尹面露不解地问道。
宋夫人目光有些缥缈:“这个世界总是对女子过于苛待,霍雁晚已嫁入李家,且与背后娘家人闹翻了,她又怎么会低声下气回去求霍家旁支的人再出手相助,就算回去求助,可能也只会得到冷嘲热讽,毕竟霍家旁支当年虽依靠她们京府主家,但是也出了几服,关系哪里会有那么亲近。”
饶尹张了张嘴,觉得事情不该这么说,离婚嘛,应该没有那么难吧?
唐果看着她单纯的脸,解释道:“除了没人支持霍雁晚,李家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欺负她外,霍雁晚之前与李大公子未婚先孕之事也是她的污点,况且她的嫁妆又被李家人扣走,估计手里根本没剩多少,所以即使她能和离,以后生计也是个极大的问题。
“她是京府来的,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不会什么赚钱的技能,只能祈求命好嫁给好男人,但李家的大公子明显不是。若是真能和离,李家肯定不会对她留情,肯定会对外大肆宣传她品行不端,她就是想二嫁来改变命运,估计也嫁不得什么忠厚老实家中富裕的男人。
“与其日后落得每日都要担心温饱,还要被人指指点点,她也只能咬牙吞下自己酿的苦果,至少她还能保住李家大公子夫人的牌面,就算里面的骨头烂了,外面的壳子也必须体面。”
……
饶尹根本没想到这其中还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听唐果和宋夫人说完,她背后发寒,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时心底有些慌,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落得霍雁晚那么个下场。
宋夫人看出来她的紧张与不安,有些后悔自己说了那么多。
唐果倒是没想这些,伸手摸了摸饶尹的发髻,笑道:“你不必担心,我看过宋公子的面相,虽不说日后封侯拜相,但是却也有个极好的前程,而且他这人一身傲骨,看待事情也十分通透,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况且你与他相识也有数年,总该是了解他品行的。”
“有些人的性格,能藏一时,但是藏不了一辈子。”
“饶姑娘,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也要相信宋公子对你的感情和真心。”
饶尹听到她的话,心慢慢安定下来,宋夫人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抬头望向叩门的宋烨梁,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烨梁,进来吧。”
宋烨梁端着红木食案进门,下意识地看向镇定自若的唐果,刚刚的话虽然他没听完,但是后面也多少是听了一些,李家的事情他不多做置喙,但他可以保证自己对待饶尹是认真的。
都市神王 秀才本尊
唐果提起茶壶,倒了四杯茶水,抬手邀请宋烨梁入座:“正好宋公子来了,我也有些事想问问你。”
宋烨梁坐在饶尹另一侧,先将茶水放在宋夫人面前,之后又将另一杯放在饶尹手边,最后才给自己端了杯茶水,从容地说道:“唐姑娘有什么问题不妨直言。”
唐果抬眸道:“你可知李家人将霍雁晚葬在何地?”
宋烨梁愣了几秒,不确定地说道:“这个我其实不太清楚。”
说完,他偏头看向另一边的宋夫人,问道:“娘,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宋夫人摇了摇头,看着唐果说道,“霍雁晚草草下葬,但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听说李家人也从来没去看过,估计这几年坟地都荒着……”
唐果低头掐着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坐直身体的宋烨梁:“可是我算过,你和霍雁晚之间是有一线联系。”
宋烨梁没想到她的能力那么厉害,看着饶尹将目光投注过来,他神色有些僵硬,单手握着杯盏,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壁:“我的确不知她葬在何处,不过在她死之后,我去夏县官府领官府发放的粮食时,特意去霍家走了一趟,跟他们说了霍姑娘的死讯,也讲了李家在她时候过于薄情的作为,后来我便回家了。”
“原来如此。”唐果有些意外,宋烨梁真的是个不错的人。
霍雁晚退婚对他这种寒门学子来讲实是一种羞辱,不过这人不急不躁不骄不馁,为人处世也有自己一套准则,值得人称赞。
她对宋烨梁的观感比较好,目前对这人的评分在男主裕策之上。
虽说这是个古早狗血虐文位面,但真心讲,前期的男主和男配为人都还是不错的。
就是后期,操蛋的作者,操蛋的天雷狗血剧情,虐得人三观金辉,五感全失。
……
宋烨梁略一思索,缓缓说道:“唐姑娘想找霍姑娘的墓?”
唐果微微颔首:“我是想印证一些事情。”
饶尹两手托腮,睁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问道:“验证什么?”
“你听了估计会害怕。”唐果别有深意地说道。
饶尹打了个寒颤,宋烨梁的目光变得格外幽深,打量着唐果半晌,道:“若是唐姑娘想找她的墓,可以去问问村尾的那三户村民,村尾那三家贫寒,靠着卖苦力赚钱养家,当时李家找的就是他们去抬棺下葬。”
宋夫人点了点头,似是想起什么,说道:“说到这里,我也想起来了,村子里闹鬼这事挺奇怪的,除了我们宋家有祖上传下来的辟邪之物,鬼祟难近,整个元齐村也就村尾那三家人没有受到半分影响。其他人家多多少少都被村里的鬼祟收拾过,有些是大晚上梦游,脱光了躺在李家门口过一夜,有些是弄得自己满身血,把自己挂在李家大门的柱子上……但就那三家人,每天睡得安稳,从没遇见过撞鬼的事情……”


tau0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4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19)熱推-czp5j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和饶尹找到宋夫人的时候,宋烨梁刚好也在。
不过此时宋烨梁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月白色交襟文衫长袍,紫玉带系在腰间,远远看着便挺拔如一株修竹,长发全部束起用青白色玉冠套着,玉簪从发髻中穿过,一丝不苟。
唐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忽然想吹一记口哨,这小子长得真心不比男主裕策差,这种极品男配可真是极为少见。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在宋烨梁看过来的时候,她还是率先移开了视线,没有让自己显得过于流氓,虽然她本来就是流氓头子。
宋夫人与宋烨梁停下交谈,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略有些诧异,但他很快走了过来,伸手牵起饶尹的左手,眼眸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微微垂首低眉问询道:“你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没,我就是陪唐姑娘过来看看,她有些事情想问问婆婆。”
翡翠 王
话仙 栏六
无声幻术师 七尽
饶尹脸色有些红,虽然她所处时代开放,但是真当着两位长辈面被准相公牵着手,还是会有些尴尬,羞涩得恨不得挖道地缝钻进去。
唐果揶揄地笑了笑,率先跨进门内,向宋烨梁微微颔首,便径直走向宋夫人。
宋夫人正在剪喜字,这些小东西虽然可以从镇上买,但是贴在儿子新婚卧房里,她还是希望自己亲手来,再说最近也不能出门跟人闲唠嗑,所以她总是要找些事情来做。
宋夫人放下剪刀,起身提了一下茶壶,抬头与宋烨梁说道:“烨梁,你去厨房让下人送壶热茶过来吧。”
“好,娘,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将茶水送过来。”
宋烨梁也没有留在内室,礼法教条中便有男女七岁不同席,所以他不便待在此间。
纵横三国的铁血骑兵 我的伤心谁做主
“唐姑娘请坐。”
“尹尹,你也随便坐。”
宋夫人笑得一脸和蔼,看着一身白衣,面带病容的唐果,问道:“唐姑娘,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如果晚上觉得冷了,我安排下人给你房中生些炭火……”
“不用麻烦。”唐果连忙拒绝,面带笑意地说道,“多谢宋夫人关心,我并非体弱多病,只是生来便是这副孱弱的模样,但身体其实十分康健。”
唐果也不好告诉她自己其实是只鬼,而且是还厉鬼中的厉鬼。
要是真说了,把人给吓死了,饶尹和宋烨梁怕是要找她麻烦。
“那就好。”宋夫人松了口气,这才问道,“不知你和尹尹过来是想问些什么事?”
唐果端坐在椅子上,随手拨了拨放在篮子里的绣帕,状似闲聊地问道:“不知宋夫人可了解同村的李家?”
宋夫人看着她平静的神色,有些不太确定她到底想问什么,所以回答也略有迟疑。
“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但是李家人与我宋家交恶,再加上这一年多其实我们也并不在村子里住,所以知道的有限。”宋夫人斟酌着回答道。
魔盗封神
不过她说的都是实情,但是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安和疑惑。
唐果察觉到她的不安与戒备,笑着说道:“宋夫人不必紧张,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青山派的道友说,李家老爷今天晚上死了,又无意间得知李家近些年前前后后死了四人,总觉得有些蹊跷,所以想打听一下李家的事情。”
宋夫人眉头皱起来,神色不太好道:“李家这几年是遭报应了。”
鲜妻好甜蜜:权少老公别缠我 砚子深深
“遭报应?”
唐果眼帘掀起,观察着宋夫人脸上厌恶之色,与诧异的饶尹对视了一眼。
“不知宋夫人为何认为李家是遭了报应?”
宋夫人叹了口气,看了眼空荡荡的门外,还有蔓延至台阶上的夜色,明纸糊得灯笼就挂在走廊下,外面夜风吹过时淡淡的雾霭攀上栏杆和石阶,将整个院子都笼罩起来。
“李家和我们宋家不太一样,我们两家虽然是村里的大户,但是我们宋家发迹是靠着读书科考才慢慢出了头,烨梁他父亲当年考上举人,之后进京赶考落榜后,回来就在南府夏县府衙做了执笔,在烨梁父亲成为举人之前,家里世代耕农,所以我们宋家靠的是耕读传家。”
偷欢总裁,轻点压! 雪恋残阳
饶尹还是头一回听宋夫人说起宋家祖上的事情,毕竟她和宋烨梁满打满算认识也不超过三年,虽然知道宋烨梁老家在元齐村,但她认识宋烨梁的时候对方已经考上秀才,如今更是举人,在夏县是可以领福利的,所以基本上没见宋家下地干活过,理所当然地以为宋家早先是地主,没曾想竟然是世世代代靠耕读走到现在的。
唐果对宋家的背景略有了解,毕竟位面资料中提到过这位一号男配,背景还算详实,但她很捧场,听得认真,让宋夫人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末日穿梭 断情愁
“李家原本和我们宋家一样,祖辈都是元齐村的农户,但是李家弟子在读书上没什么天赋,所以子子辈辈读了几年书,有些能考上童生,有些连童生都考不上,所以早早就去镇上找店铺做账房先生,或是做些其他的谋生计,李家到如今为止,最有学识的还要算如今的李三公子,他和烨梁是同窗,两人同年考上了秀才,只是在乡试的时候没发挥好,落榜了。”
“李家如今家大业大,主要是靠前几辈在镇上经营小生意,后来低价买下了镇上的金福酒楼,这才慢慢富裕起来。不过李家家规不严,所以对小辈管束十分松散,李家大公子看起来人模人样,但做的下作的事情却多了去……”
唐果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没想到柔柔弱弱地宋夫人对李家大公子评价那么差。
“宋夫人对李大公子和李大公子的妻子知道多少?”唐果问道。
宋夫人脸色微沉,沉默了片刻才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饶尹的手背。
“这事儿说起来就气,但是没有霍雁晚的退婚,我家烨梁也遇上尹尹这般好姑娘,也算是有失有得。”
逆龙道
饶尹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霍雁晚的事情:“娘,你跟唐姑娘说说就是,我不吃这些醋的。”
宋夫人欣慰地点了点头,道:“霍家那姑娘也是鬼迷心窍,更李家大公子不知怎么就看对眼了,当时闹得还挺轰动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