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彼岸浮屠


精彩都市异能 《地府巡靈倌》-第1548章 上天導演看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笑话,人家在摆设抓阄的过程中使用了各种无形却有效的禁制法术,我们即便眼神锐利,也别想从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四个纸球上分辨出内中玄虚。
岭主防范作弊的手段简直就是天下一绝,最牛的老千也无机可乘。
我最先上前,随意的挑选个纸球。
锦绣医女
连摩他们也不墨迹,挨个上前拿走一个,然后在岭主和一众高手见证下,我们当场将纸球打开摆放桌上。
我抓到的是‘幻’字。
而连摩抓到的是‘岭’字。
结果就出来了,第一轮,我对阵针发青眉的海怪连摩,马馥馥对阵石黑。
这两场会死掉两个竞争者,剩下的那两位生死大战,最后活着的人成为正式的岭主继承人。
很残酷,但很高效。
这结果正中我的下怀,窥到连摩死人般的脸色,心头更是舒坦了。
“因果在循环,苍天饶过谁?连摩你丫的做好被斩杀的准备吧。”
心底雀跃着,面上却表现的无比凝重。
对着连摩拱手,认真的说:“连摩道友,你我无冤无仇的,但没办法,这就是命啊,后天我要是失手将你给打死了,你别怨恨。”
“噗。”大师伯没憋住笑,发出这么一声来。
“腾!”
连摩眼中升起怒火,但面上装模作样的说:“姜馆主不用客气,这本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既是生死战那就不用留手,死伤各安天命!”
“好,这话说的爽快,希望到时候你能保持这种状态,加油。”
我故意握紧拳头为他加油,但其实眼神已经转为杀机凛冽。
他注意到我的眼神,眼瞳缩成一个点,更为恐怖的杀意不再掩饰的释放出来。
殿内像是陷落到金戈铁马的战场氛围之中。
还没有正式交手呢,我俩的气机对抗就已展现出无边杀意了。
但这种氛围只维持了数秒钟,双方不约而同的收敛杀意,彼此客气的点点头,不再对话。
此地可不是自家后花园,一众大佬不可能任凭事态失控,所以我们一发即收的气机试探是被允许的,可继续往下发展是不成的,自然要把握好这其中的分寸。
“哈哈哈,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两位都是青年俊杰,本岭主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两位的表现了。
但没办法,擂台战太重要,必须集合门内所有长老和核心骨干才能进行,没个调度过程是准备不好的,你们就稍等数日吧,这几天养精蓄锐,能不能一战功成,端看你们的造化了。”
岭主这么一说,我们几个竞争者只能低头应是。
“大姐,夫人,咱们一家人回去叙旧吧。
那啥,你们也都散了吧,五长老,麻烦你安置一下九长老和姜馆主的入住事宜,务必要让客人满意。”
“恭送岭主。”
大家伙都起身施礼,岭主带着大长老和夫人离开大殿。
转进偏门之前,那大长老状似无意的回头盯了我一眼。
我霎间浑身发毛,感觉像是被蛇蝎锁定了,份外惊悚,不由的心头直喊厉害。
只从这示威般的一眼我就明白了大长老多么恐怖,以武力值来说的话,怕不是仅次于岭主的存在?
大骨架黑狗能不能抗衡大长老?我都没谱。
大长老收回目光,淡漠而去。
主人都离去了,苗二庙他们自不会多待,留下几句绵里带针的狠话,一脸阴沉的领着三门徒离去。
我看着石黑背影,忽然想到了史黑藏筒子。
“其实他俩的名字挺接近的,谐音更是撞车。
没办法,谁让僵尸总是喜欢以尸的谐音为姓呢,还都喜欢黑暗元素啥的,那姓名说出来有相似感就很正常了。
或许还有其他僵尸大佬名为师嘿嘿啥的吧?哈哈哈。”
我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起来。
追捕宝贝妻:独家占爱 凌薇雪倩
大竹竿长老勉励我几句后也起身离开了,这时候,五长老才引领我们去往客房。
安置好之后,邪手公子示意我和大师伯不要误闯宗门禁区后,就告辞离去了。
房门关闭,禁制落下,大师伯转头看向我,眼神凝重。
“小度,你是不是太托大了?这可是生死战,你怎么一点不带犹豫的就应下来了?要是有个闪失,本道爷如何对老十六交代?”
大师伯眼底担心掩饰不住。
我感觉心头温暖,如是,整理一番说辞后,将元宝号破冰船的往事对他述说一遍。
“连摩就是当年祸害了元宝号的罪魁祸首?”大师伯这才恍然。
“没错,当时我和鱼茹就暗中下了决心,一旦日后遇到它们,必然要为冤死之人讨还个公道。
大师伯,可能是薛霄他们在天之灵还在看着的缘由,偏偏让我在大幻魔岭中逮住了这个混账,还极为应景的出现了生死擂台战。
更有趣的是,胡乱抓阄都能对上连摩,你不觉着这是上天在导演大戏吗?就是要借着我的手,替天行道!”
听我这么一说,刘老先生默然了。
他本就是道派法师,如何不懂‘因果’二字的份量?
连摩等海怪杀生无数是因,我恰逢其会却表示要追究到底是初步的果。
因果已经产生,就必须有个最终的果。
这就是天衍大道!
看似偶然,但偶然的次数多了,那就是必然。
能否参透其中玄虚?端看个人悟性了。
“你可有把握?本道爷觉着那连摩比起他师傅端木巷一点不差,甚至可能隐藏的更深,再说他本就是妖,一旦亮出妖族真身,实力会呈现几何倍数增长,你目前只有观则巅峰,真的能如愿灭杀他吗?”
刘老先生目光深邃,提出质疑。
这也是人之常情,虽然他见识过我和朗琉璃的大战,但今时不同往昔,连摩是比朗琉璃更难缠和厉害高手,他当然没法放心。
“大师伯,这种事哪敢说百分百的把握?连摩到底能催动什么层次的战力还是未知数呢,但我有信心,不管它怎么折腾,都能斩连摩于擂台之上!无非是过程艰难些,你就信我一次吧。”
无奈的安抚大师伯。
心中想的却是,不能提前对岭主表明自家老祖的身份,那样就没法顺势去杀连摩了,待达成这目的后,再提及此事也不迟嘛。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534章 大佬們的印記風暴看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寻思着暂时先别提这茬吧,担心大师伯听闻之后会赏给我一记大幻魔指,即便只是小成级别的,那也不是目前的我能轻易接住的。
“大师伯,你出关了,伤势……?”
我急忙起身迎接。
“师父,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出来了?徒儿这就去整治一桌酒席。”
宁鱼茹风风火火的从楼上冲下来,满脸都是惊喜,就要施礼。
刘老先生示意不在意繁文缛节,宁鱼茹才停住动作。
楼上的徐浮龙还在那抽泣呢。
我有些尴尬的解释了一番前头的事儿,刘老先生笑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刘老先生才收住笑,说是让那后生伤心去吧,不要管他,这才转头看向对面虎视眈眈的大骨架黑狗,眼中迸溅出火光了。
那是见猎心喜的眼神。
两个巅峰大能只是一朝面,就想干一架的说。
我急忙上前,笑呵呵的为两位做了引荐。
刘老先生依着江湖礼数和狗道友见礼,狗道友汪汪几声,回了些场面话。
“要不,切磋一下?”
刘老先生忽然对着狗道友提议。
我和宁鱼茹大惊,刚想劝解,狗道友已经汪汪叫的冲出了门去,远远的,‘嗷呜’声传递过来,震的玻璃窗发出了咔咔声。
“那个,大师伯,它是道馆请来坐镇的客卿,本领盖世。”
我苦笑着提醒了一声,可不想大师伯被狗道友给收拾了。
“放心,本道爷自有分寸,那妖皇道友更是心头有数,去去就回。鱼茹,快去整治酒席,本道爷这些个月嘴巴里都淡出鸟了。”
这话还没落地呢,人已经飞了出去,速度之快,我都很难锁定住。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和宁鱼茹面面相觑。
大佬的世界咱也干涉不了啊,得,帮着宁鱼茹整治席面吧,得为刘老先生出关做贺不是?
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和他商量大幻魔岭之事了,那感觉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后头有人的感觉就是好。
我和宁鱼茹在厨房忙活着,外头,孟一霜接待了徐浮龙的小助理,那是个长相娇俏的美少女,这让我和宁鱼茹鄙视之,徐浮龙这小子就该被收拾。
两十万现金和三十斤酱骨头摆在客厅茶几上,就等狗道友回来了。
偏偏一等就是半小时,这期间,徐浮龙红着眼睛、带着美少女小助理告辞而去,说啥也不在这吃饭了。
不知他从哪儿翻找个毛线帽子扣在头上,说是得赶去美发沙龙,花大钱设计个酷毙了的发型出来。
回想着他半秃瓢的德行,我觉着够呛,若这样的底子还能设计个牛掰发型出来,那他遇到的是美发之神吧?
“咦,他是不是忘了跟我交代上个季度的业务进度?算了,改天再聊这事儿也不迟,徐大少此刻满心都是拯救自家发型的念头,哪还顾得上其他?”
又等了十分钟,大师伯气呼呼的大踏步走进来。
我和鱼茹急忙迎过去,打眼一看,噗嗤一声,我俩都没憋住笑。
刘老先生颌下蓄养许久的白胡子短了一大截不说,残余部分还带了烧焦的痕迹,这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老先生右侧脸颊上有两个清晰的狗爪印。
我能感觉到那上面带着诡异的妖力波动,即是说,运功也消除不掉。
知道不该笑的,但此情此景,不容我俩不笑。
然后,彭、彭!我和鱼茹头上都挨了一下暴栗。
“哎呀!”我俩疼的都蹲下去捂住脑袋,直喊大师伯(师父)恕罪。
刘老先生这才一挥袖子走到沙发落座,口中嘀咕着:“说好只是切磋,死狗下手却这么狠?哼,以后可别落在道爷手中。”
咬牙切齿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黑影一闪,大骨架黑狗回来了。
我俩刚起身,一眼看清黑狗模样,“噗!”再度失笑。
黑狗肋上整齐的排着两个脚印子,仔细一看,原来那里的毛被打没了,就呈现出脚印模样了,同样有法力留存,没法自己驱逐,那就不能去掉耻辱印记。
“嗷呜!”大黑狗恼羞成怒,两只爪子闪电般拍在我俩头上。
“去的!”我骂了一声,被打翻了个儿。
宁鱼茹一下子坐在地上,疼的直喊‘哎呦’。
大黑狗不屑的翻着眼皮从我俩身旁走过,然后,怒瞪那边坐着的大师伯。
“汪汪。”
大黑狗示意大师伯收回法力印痕。
“你丫的先把这玩意儿给本道爷去掉再说。”
老先生指一指脸颊。
“汪。”
原始社会生存记 冻顶乌龙
狗道友示意老先生先做个人,它再投桃报李。
“那你就带着脚印活着吧,活到死!”
大师伯言语一如既往的犀利。
“汪汪汪。”
对方回应:“那你就带着本大人的爪印到处亮相吧。”
“死狗!”刘老先生大怒,指着对方开骂。
汪汪。
狗道友毫不示弱,大骂刘老先生是个大贱人。
“两位息怒,息怒啊,我和鱼茹备了好酒好菜,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什么事儿是喝几杯解决不了的?
对了,客卿道友,你的现金到了,还有几十斤大骨头呢,要不要清点一下?”
我蹦过去打圆场。
果然,钱财和吃食在狗道友眼中排在所有选项之前,一听这话,顾不上和大师伯掐架了,咻的一下窜过去,一口将二十万现金吞进腹中。
感情,这厮和驴道友一样,都有体内空间?
随后,它嗅闻一番酱骨头,满意的摇起了尾巴,却同样将吃食收进了腹中,然后示意我们赶快摆宴。
好嘛,这是现实版的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我俩急忙上菜,不一会摆满了席面,然后,恭请两位大佬入座。
和妖皇一道用餐,感觉心慌慌。
但恩梓木和驴道友肯定是感觉更加不好,因为他俩被狗道友拎出来,一个斟酒一个布菜。
驴道友施展妖力布菜的很到位,很有侍候人的潜质。
刘老先生直溜一声干掉一杯酒,瞥了对面要人服侍的狗道友一眼,阴阳怪气的说:“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人不如狗的年代,可悲。”


精品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愛下-第1518章 亂世四十餘載鑒賞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岭主大成的指法太厉害了,此战之后,龙岭主隐隐位居灵观观主之上了,单纯说武力值的话。
痛打落水狗的我干掉了巅峰境狼皇,这未免取巧了,可好死不死的,又创造奇迹和纪录了。
有史以来,通天境初期斩落通天境巅峰第三重的,有且只有我一个。
别管是怎么取巧得到的战绩,反正今儿之后,天下没谁不晓得我的了。
可惜的是被尤仙子给跑了。
虽然她的心口被妖族领袖一爪子掏穿了,但不知为何,那厮愣是没死,跟在异界大魁首之后逃得无影无踪了,让我感到极为遗憾。
还有一点让我升起警惕,这些年没有古镜邪僧的消息。
这不是什么好事,说明他正在努力恢复原本的实力,当他断臂重生、实力尽复的那天,就是找我报仇雪恨之时。
对此,我心头很是有数。
敢小看谁也不敢小觑古镜,那老东西鼎盛时期可是魔威盖世的。
大战过后清点人数,我方顶级大能陨落了好几尊,妖族大佬也战死数名,这都是让人感到哀伤的事儿,但相比战役大捷,似乎就不算什么了。
异界大能团落跑了,谁还能挡得住我等?
一股脑的冲向战场,几个斩首行动下来,异界大军就崩了,联军将士们齐齐杀出城去,追杀万里!
军败如山倒,异界没谁出来力挽狂澜,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不知道被联军灭了多少阴兵?
这一幕幕的都被直播了出去,鼓舞了微型世界土著们的心。
当尘埃落定之时,异界大军已退守回原来的死亡地域了。
目前,人们管那片地域叫做‘永夜中心区’。
虽然人类收服了除了死亡地域之外的其他地盘,但可惜,永夜环境没法驱逐,除非将异界大军彻底赶走,不然,环境是改变不了的。
换句话说,收回来的失地是多,但不适合人类生活,因而,只是打造了军事要塞进行防御,并没有再建家园的意思,也没有人口回迁。
局面似乎回到了数年之前,双方再度僵持不下。
有了妖族大能团做援手,无形中抵消了异界大军数量多的优势,两边的实力再度回到了平衡点上。
时间就在拉锯战中消耗着,转眼间,四十多年过去了。
距离我和姜照完成五十年成就大战的日子,只剩下一天了。
这些年中,我俩的道行水平达到了一致,都是通天境中期,之后都停滞不前了,通天境后期遥不可及。
发现我不再如以往那般的突飞猛进,龙岭主都松了一口气。
赶他讲话了,通天境初期到中期,天才数十年可成,但中期到后期,没有百年不可妄想,我要是提前晋升后期,他都得认为我非人类了。
我和姜照的功法都带有驻颜效果,这么多年了还和当初一个样。
与我俩状态相同的是宁鱼茹和二千金。
没有错,二千金始终是个小女孩形象,即便出师之后成了观则巅峰高手,身高也没有变化,因着这个宁鱼茹倒是有些信了我的那番说辞,但距离始终有。
她的水准也突飞猛进的厉害,但性子寡淡,不那么惹眼。
二千金回到我身边,成了白牙堂重要的一份子,这些年来建立无数军功,人家都说是虎父无犬女。
再说一下赵飘飘。
她安全的生活着,但一辈子没嫁人,也不知心头怎么想的?没有驻颜之术的她早就是老妪了,但无妨,还有一天不到我就能带着她们回去了。
让我欣慰的是,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数年前,我已拜入龙岭主门下,做了个和他人并列的大弟子。
龙岭主一道收了两个开山徒弟,另一个当然是姜照了。
因我俩同时拜师,就不分顺序了,属于并列大弟子的身份,这让我腹诽了龙岭主几百句,但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接受现实。
闹心的是,龙岭主并未确定谁是岭主继承人。
得,四十多年还是太短了,短的没法当上岭主,这让我颇为惆怅。
不当上岭主,如何在世代相传的典籍中做手脚呢?更是让我为难。
计划没有变化快,我高估了自己接近岭主宝座的速度。
只剩下这么一天了,似乎也做不了什么了,我只能接受命运。
没办法掌控未来的大幻魔岭确实遗憾,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本来,那就不是我的嘛。
还是那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想开了,就不愁了。
至于我和姜照到底谁的成就更大?
说实话,我心底没谱,明面上看好像是相差不大,端看地府那边如何评判了。
我约摸着,不管是谁胜出,优势也不会太过明显。
姜照太拼了,是我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强的,只说心性。
这厮好胜心的强度远超我的想象,当她知晓我当上副岭主的幕后缘由后,就开始了一系列大冒险行动,孤身刺杀通缉名单上大叛徒的次数,是联军中最多的,每次都险死还生的,我都为她捏把汗。
但不可否认,通过一系列拼命行动,她再度追平了我的成就,在这片世界中,其御灵女皇的名头简直如日中天!
当然,我也不差。
可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法计算谁胜出了?
这个端看命运了。
反正,我们都尽力了。
异界和微型世界的战争还没有个尽头,似乎,可以无限期进行下去,双方数十年间大小战役不断,但大的格局始终没有改变。
为此,我曾偷着建议师尊龙岭主必要时使用核能武器。
但师尊的话让我熄了这想法。
他说,核能武器还没法拓印上法力符文,核能量与符文法力不兼容,这也是数十年间联军始终不动用这牌的缘由。
相比之下,异界虽科技高端,但偏偏没有发展出核能武器来,要是这边能研究出符文类核能武器,那就能终结战争了。
話筒
即便,会摧毁一半的世界。
我这才搞懂为何联军始终不动用底牌,感情是还没研究好?
得,那这场牵涉到微型世界所有人的战争可就没个头儿了,在我回归方外之前是看不到它结束的,只是苦了普罗大众。
收拾心情的我开始做回归方外的准备,但好兄弟青廷真人来访了。
邱铜锤在十年前晋升通天境初期,可以被称为真人了,洪监院为此老怀大畅。


vyg7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府巡靈倌 起點-第1490章 暗空浮影閲讀-5uaho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一队队的阴兵巡逻而过,他们穿着盔甲、持着长矛,我注意到那些长矛上都有发射孔,无疑,既可以当冷兵器用,也可以当成热武器对敌,是极为高明的设计。
瞳力加持到最大,我小心翼翼的从巡逻阴兵中绕了过去,抵达目标飞行器的正下方。
抬头观察一番,心头有数了,这飞行器的入口果然设置在腹下,能看到五角边形态的金属门,想来李穆滨他们也是从那地方进入内部的。
问题是,那位置必然有高手保卫,没法硬闯,应该想办法从其他渠道潜入内部才对。
但仔细打量半响,我有点失望了。
飞行器除了腹部入口之外,其他位置光滑如镜,虽是特殊金属锻造的,但偏偏看不到缝隙处,锻造工艺明显比微型世界高了不止一星半点,怪不得它们有底气从巨坑入口来到微型世界开战呢。
人家的水平摆在那里,要是没有意外,逐步瓦解联军的抵抗不成问题。
可惜,他们不晓得,天外世界竟然插手其中了,我们几个竞赛者就是最大的变数。
这场决定微型世界命运的大战最终鹿死谁手还是未知呢,哼。
“墓铃之笠。”
我低吼一声,漆黑的笠帽就戴在头上了,白色小铃铛照旧垂落下来,能量流开始护持全身,同时,振幅战力水准。
因着已经踏足观则巅峰境界,只需墓铃之笠的力量,就将将的将我顶到通天境初期范畴中了。
韩娱之演技大师
有了这等加持就可以悬浮飞行了。
我控制气息、隐藏行迹,缓缓悬浮而起,一点点的接近高度约百米左右的旗舰飞行器。
篮神传奇 淋雨湿了鞋
如这等融合了科技和阴能法力的飞行器,对细微法力波动的扫描已到不可思议境地,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捕捉到痕迹,那还谈何暗杀?等同直接打上门去了,不惊动异界大能才怪。
茶舍诡事 笑百步
挨个暗杀李穆滨和筐冬花还好说,但以寡敌众面对异界大能们围杀,我可没有自信能幸免于难,如此一来,小心谨慎些是必要的。
悬浮而起的速度再慢,那也是逐渐升高的,渐渐的接近二十米高度了,我忽然停住了上升势头,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
眼瞳看到了异常状况。
就在头顶上方一米左右的位置,开始出现能量黑线。
非常细,也就是千分之一蛛丝的细度,它们纵横交错组成一重重的大网,将上空悬浮着的所有飞行器包裹其中,不管外人从哪个方向接近飞行器,都难以避免触碰到能量黑线。
不用说,一旦碰到了,外头没啥动静,但飞行器内部定会响起警报声,从而暴露痕迹,接下来就将面临异界大能团队的追杀了。
“好险。”
我额头沁出了冷汗。
对方警戒程度之高比我预想的还要离谱。
微微仰头注视着蛛网一样密集的能量黑线,试图捕捉它们的运行轨迹,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可钻?
但足足耗掉了五分钟,我一无所获的收回了眼神。
時空之穿越者
设计黑线警戒网的家伙是绝顶天才,根本就没有死角,不管从哪个方向接近飞行器,都面临相同的处境,且这玩意内中有科技影子,是法力和科技结合的产物,没法用单纯的破阵秘法攻略掉,真是让人头疼。
地图上红点闪烁,代表我的红点和那两位的几乎重合一处了,距离这般的近,但就是因着重重阻隔,我竟然没法接近?
这太伤了些。
“怎么办才好?”
心头琢磨着,有些着急,就在此时,忽然眼角一跳,心有所感的向着左侧三十米远的位置看去。
那地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但我敢肯定,方才,那里的气流不正常的动了一小下,真的极其细微,要不是距离只有数十米,我也感应不到。
再有,墓铃之笠边缘处垂落的的小铃铛对气流特别敏锐,方才发出了提醒般的叮当声,是只有我能听到的提醒声响。
风从四面八方而来,那么点儿异常的气流活动,只一点疏忽就注意不到。
“那里藏着个高手,是敌是友?”
我更是一动不敢动了,集中所有心力盯着看起来空无一物的所在。
不久后,又有一点气流异常移动的状况发生,这次我亲眼盯着的,甚至看到气流弧状向上冒出去了十厘米,这佐证了先前的判断,那地方有高手,会飞的高手!
一般而言,是通天境以上的存在,而这厮能在我的瞳术下隐藏身形到这等地步,只能说远比我高明的等级,莫非是通天境后期大能,亦或者通天境巅峰?
捉鬼筆記
一念及此,鼻尖儿都冒汗了,还不敢伸手去擦。
然后,让我惊骇的一幕发生了。
气流被无形之物推动,方向却对着我这里,很明显,人家也早就发现我了,因为看不清我是谁,所以他定在原地不动许久,但此刻明显是不耐烦了。
隐形匿踪法术虽然高明,但若是距离高手十米之内,那也没法藏住所有,在人家眼中,能隐约看出轮廓来。
同理,他距离我一旦过近,我也能隐隐看到他的身形轮廓,即便他是巅峰通天也一样。
“要不要退走,亦或者任凭对方接近?”
一霎间,我脑中天人交战,最终一咬钢牙:“不退了,若是敌方安置在半空执行警戒任务的大能,大打出手就是,只他老哥一个还困不住我,一旦发觉势头不对,上古道术火遁之法启动,立马逃脱就是。
但若果他是友非敌,那反倒是另外一种处境。”
我做出了决定,就不移不动的等着他接近。
气流微被推动,来人已经到了我身侧十米之内。
我眼瞳就是一缩。
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出现在眼前!
“是个非常瘦小的人,穿着大袍?不,应该是道袍,……等等,这人身形有些眼熟,是谁,打哪儿见过?”
我脑中火速过着问题,一个个画面呼呼的在眼前流转,然后,定格在某人脸上。
心头巨震,已知晓对方是谁了。
抱拳施礼,恭声传音:“散修联盟白牙堂堂主姜度有礼了,敢问,可是道德灵观洪监院到了?”
没错,来者正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洪监院。


sboqv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470章 晶鎧雷牌推薦-i1nal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按理说姜照本身的战力振幅提升,加上极品旗幡法具,那也不见得能挡住厉害无匹的筐婆婆,但实则不然,这就得说到她的第三种大手段了。
姜照祭出了两只王级巅峰的阴灵女,但这两只阴灵女却打出了君级中期的水准来,且有独门联手作战的法门,一加一大于二,竟缠住了怒吼声声的筐婆婆。
之所以变的这般强悍,是因为她俩身上穿着特制盔甲。
看到漆黑色泽盔甲的第一眼,就心头大震起来,因为对盔甲的材质并不陌生。
黑晶!
绝对没看错,就是黑晶。
当年,在紫淮大酒店的黑晶密室中,和瞳一血月斗智斗勇的,好不容易活着出来,简直是九死一生,黑晶墙体的强悍程度给我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
尝试过去破坏黑晶,奈何一点作用都没有,即便阿鼻墨剑也没法破坏此物。
万万没想到,姜照竟有办法将黑晶打造成盔甲?且是阴灵和生人都能穿戴的全属性盔甲?
简直了,我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忽然想起姜紫淮遗留的影像了。
老家伙曾经说过,只要我放弃仇怨那就会告知黑晶的秘密。
眼下看来,使用黑晶为原材料打造盔甲和兵器的法门,就是黑晶的大秘密之一。
黑晶盔甲的振幅力度太不可思议了,两只王级阴灵穿上此物就摇身一变拥有了君级中期实力?
“娘咧,要是将黑晶融合到自家的鬼牢战甲中,会如何?”
一时间我不由的浮想联翩。
“不对啊!”猛然惊醒。“这里是微型世界,不是方外、方内,那姜照从何处得到的黑晶?”
“等一下,似乎忘记了什么?”
电光石火中,我的记忆开始倒流……。
一直倒流到在荒芜大地绿洲中找寻到第一枚魂石内芯时才停下,画面定格在能量手将魂石内芯送到我俩眼前那刻(详情回看1435章)。
山寨太祖
碎裂的黑色碎片之中,静静躺着的就是魂石内芯。
“就是这里!”
我在心底尖叫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注意力都被魂石内芯会给吸引走了,没太注意包裹着内芯的黑碎片。
它们,就是黑晶于微型世界中最初时的样子!
只不过,是碎裂且分散于各地的状态,不起眼,宛似蛋壳被打碎了一般,没有法力波动,且极端易碎,谁会在意这样的垃圾之物?
可它们一旦融到一处,厚度超过某种界限后,就会产生恐怖到让人胆寒的质变。
只说硬度就是当世巅峰了,至于如何激发隐藏的振幅功能?那就是我不懂晓得的大秘密了。
天知道姜照什么时候收集了大量的黑晶碎片,使用秘法融到一处不说,还锻造出了铠甲?
一理通万理通,我懂了黑晶的来历。
它也是天外之物。
“方外那边的黑晶,是不是也是于天外而来的呢?还是说大自然因着某种异变而孕育出来的?”
修真民
这我就不太懂了。
“黑晶这东西在绿墨城中也遇到过,那里的黑晶又是如何生成的呢?”
一个悬念解开,更多的悬念接踵而来
可却没时间去细想了,李穆滨不给琢磨事儿的时间啊,他催动了更厉害的手段,我立马集中心神应战。
“面对贫道你还敢分神,这是看不起谁呢?这就让你知道轻敌的后果。”
李穆滨持着桃木剑怒目而视,眼神危险又阴狠的锁定了我。
说完这话后,他空着的那手却突然对着这边一扔,一个闪耀紫光的四方形令牌呼啸生风的穿来。
“紫霄神雷,临!”
諸天從遊戲開始
他口中念咏听不清的咒语,桃木剑距离老远的对着紫光令牌就是一指。
我浑身的毫毛都倒竖起来。
異界木乃伊
只见那令牌倏然在半空扩大,改变了飞行方向,竟垂直向上升去,转眼间就升到高空三四千米的位置,此物已变成边长过千米的庞然大物了。上面闪动的雷符每一枚都有小房子大小。
厚重乌云立马向着巨型令牌团聚过去,围着此物逆时针的转动。
轰咔!
一道儿臂粗细的紫雷从令牌中心的最大号符文中穿射下来,目标正是被千米令牌覆盖住的我。
李穆滨竟然是御使雷电的高手?这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这世上什么样的能量元素攻击力最强?所有法师公认的就是雷!
这种元素对阴属性能量的克制力道比天火还高数筹,可以说是阴能法力最畏惧的能量属性了。
没想到,今儿正好落到我身上?
我可是以阴能法力为主,其他元素为辅的存在,这尼玛的就是天敌!
早在对方祭出紫雷令牌的同时,我就有了动作。
面对此等惊世骇俗的绝招哪敢怠慢?更不敢等待雷霆落下后才反击,雷电的速度谁能逃开?想要应对雷法只能抢占先机。
“古禅佛宗八式大手印连环,佛国场境,现。”
瀚天記 甘果
抢在第一道紫雷落下之前,我成功发动了佛国场境,这次真的是竭尽全力了。
“阿弥陀佛!”
大日如来为首,一众佛陀、菩萨齐齐现身,他们的身形暴涨,超越百丈高度,同时举起厚重手掌向上托去,佛国跟着震荡起来,无量佛光将黑暗之地照耀的宛似白昼。
我刚催动了佛国场境,第一道紫雷就落下来了。
公子追夫
“轰隆!”
绝顶医侠 咕噜水
佛国场境中的佛陀迎了上去,为了挡住这道天雷,有三尊菩萨的虚影碎裂了。
“怎么可能?”
李穆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这幕,他对我的研究还停留在方内大宴塔生死斗战之时,以那时战力计算,我确实很难挡住这等雷击。
但眼前的一幕告诉他,那是以前,现在的我可不是他李穆滨能随意打杀的了。
“贫道倒要看看你能撑住几息?”他厉吼声声:“落,落,落!”
随着他掐动指诀、发布命令,高空雷牌上闪亮起来,一股脑的落下来十几道紫雷。
“轰轰轰!”
佛国场境中到处都是大爆炸,却掩盖不住众佛念经的声音。
一小半的菩萨和罗汉虚影崩碎了,但场境依旧,护持我周全。
李穆滨远远看着这边,气的眼睛瞪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