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幽萌之羽


火熱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八十四章 混血王子?我聽說過!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根本不可能!”
德拉科·马尔福拉住哈利,一脸严肃地问道。
在快要魔药课快要结束的时候,纳威的那锅药剂差不多变成了浅黄色,闻起来也没有那么刺鼻的辛辣味道。
从斯内普教授最后的评分和表现看,显然哈利成功拯救了纳威。
要知道,挽救一份濒临失败的魔法药剂,这可比重新熬制一锅完美的魔药难多了。
德拉科很难去评判‘格兰芬多在魔药课获得加分’、‘一刻钟逆转失败魔药’,这两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到底哪样更艰难——因为就在刚才的课堂上,哈利全都做到了——伴随着斯内普教授故作轻描淡写的“格兰芬多加五分”,全班同学几乎都送出了自己的掌声。
不过,作为密友的德拉科·马尔福很清楚,这并不属于哈利应有的魔药水准。
在上个暑假中,他和哈利在布莱克舅舅的老宅子里一起生活了一个月,或许哈利在魔药方面确实有些非凡的天赋,但远远还达不到这种教授级的水准。
“好吧、好吧……”
等到周围的同学们差不多走完了,哈利无奈地摊开手,大致地讲了讲来龙去脉。
反正这也没有太多问题,德拉科也知道他时不时会去斯内普教授那里补课,虽然笨手笨脚地弄坏了魔药课本有些丢脸,但是哈利并不觉得后续的补救有啥不对的。
更何况,这本旧课本也是斯内普教授让他从柜子里那一摞旧课本中随便拿的。
哈利有些得意地朝着德拉科·马尔福挤了挤眼睛,努力平静地说道
“……诺,大致就是这样,运气还不错吧!”
“运气真不错,呵,”
德拉科·马尔福听着他的陈述,脸色逐渐凝重和阴沉了下来。
“你看起来好像觉得我是作弊了吧?”
哈利被德拉科脸上的表情弄得有些恼火,讲完后下意识问了他一句。
“是啊,你其实并没有把握完成那个,是不是?”
德拉科扬起眉毛,脸色冷冰冰的,语气生硬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成熟了些,你也可能闯大祸的,对吧?最关键的是,开学这么久了,如果不是我问你,你还打算瞒着我们多久?教授肯定也不知道那些奇怪笔记吧?”
“我只是借鉴了一些不同的操作方法,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哈利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怎么了,德拉科,你打算向斯内普教授揭发我么——那就去吧,这样一来的话,你还能帮艾琳娜大姐头重新稳固住第一的位置,对吧?你会这样做么?”
“你明知道我不会这样做的——”
德拉科·马尔福苍白的脸稍微涨红,冷声说道。
“只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另外的事情,哈利……这么说起来,你在过去的一个月之中一直按照某个陌生人的指令在做事?笔记本上出现的、未验证的奇怪笔记?”
他显得焦虑而气愤。
哈利不知道他这学期遇到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明白他心中的担忧。
每周四晚上,德拉科·马尔福都要前往霍格沃茨的某个神秘房间,在一众当今魔法界最顶尖巫师的防护之下,谨慎地在一本魔法日记本上书写内容——如果有必要,德拉科甚至还会进入到伏地魔年轻时的记忆之中,解析和完成一些指定的试验任务。
“听着,哈利,在魔法世界中一定要警惕那些陌生的魔法书籍……”
德拉科·马尔福思索了几秒,无比严肃地说道。
“譬如说最出名的《巫师的十四行诗》这本诅咒书籍,凡是读过那本书的人,一辈子都只能用五行打油诗说话。有些书籍可能会把你的眼睛直接烧瞎,有些书籍里藏着恶灵,更有甚者甚至可能会夺走你的身体和灵魂……”
“这没什么,德拉科,这只是一本被人涂写过的旧课本,并没有任何魔法力量。”
哈利狐疑地扫了眼突然有些紧张的朋友,不自在地耸了耸肩膀。
“且不说我已经看了一个月了,况且,我也只是试了试书上空白处写的几点小窍门。说实在的,德拉科们,其中有些内容斯内普教授上课时也讲过,所以没有什么蹊跷的——”
“德拉科说得有些道理。”
就在这时,两人耳边传来赫敏的声音。
“或许我们应该检查一下它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我是说,这并不合理,对吧?如果这真是某位魔药大师上学时的课本,那为什么我们在书店中没有看到相应的著作?”
“那么,从结果来推断的话,可能性不外乎只有三个……”
赫敏·格兰杰竖起手指,颇为自信地轻声盘点着。
“那名巫师还没来得及出名就死于非命了,那名巫师堕落成了一名黑巫师,亦或者,那名巫师的理论出现了致命的错误,以至于最后还是没能顺利成名——”
“总而言之,先试试看就知道了。”
“嘿!”
哈利有些气愤地抗议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德拉科一把抽出了哈利书包里的那本《魔法药剂与药水》,举起了魔杖,就好像持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
“原形立现!恢复如初!”
德拉科干脆利落地敲了敲封面,郑重其事地念道。
这是吉德罗·洛哈特教授教给他的小技巧,这个魔法可以很有效地侦测伪装。
“正如同在森林中狩猎一样,倘若一名黑巫师打算引诱他人,那么他在魔法书籍上一定会施加伪装,或许这个咒语无法破解诅咒,但却可以触发相应的魔法波动。”
什么动静也没有。
课本还是课本,破旧、肮脏、书角都卷起来了。
“噢,德拉科,仅仅这样可远远不够……”
赫敏·格兰杰仿佛忽然来了兴致,抽出魔杖跟着点了点。
“万咒皆终!显示你的秘密!文字变形!驱逐恶灵!超级小的棒棒哒……”
依旧什么动静也没有。
哪怕是面对赫敏超小剂量的爆炸咒,破旧的书皮上除了炸开一个小小的浅坑外,没有显现出任何让人期待的魔法现象——这让跟在后边看热闹的艾琳娜略微有些失望。
“完了吗?”哈利恼火地问,“你们还想等着看它会不会来几个后滚翻?”
“看来没有问题,”德拉科·马尔福仍然怀疑地盯着课本,说道,“我是说,它看上去确实……只是一本普通的、写了些奇怪笔记的旧课本。”
“很好,那我就把它拿回来了。”
“哈利说着,正准备伸手把课本从德拉科·马尔福手中夺回去。
可是,课本并没有回到他手中。
只见那本旧课本忽然抖了抖,扑腾着宛若飞鸟一样在半空中哗啦啦地展开,最终停在了封底最后的一页,他们在封底的下端看到了几行小小的、密密麻麻的笔迹。
与课本上空白处那些凌乱、小小的笔迹一模一样。
「本书属于混血王子」
……
“原来如此,这本书也是混血王子的亲笔吗?”
艾琳娜伸出手招了招,用一种颇为奇怪的语调轻声说道。
下一刻,悬在半空中的旧课本宛若如燕归巢般落入她的手中,自从激发了媚娃的魔法血脉之后,这种最为粗浅的默发飞来咒她已经非常熟练了。
类似于书籍这样简单、轻巧的小物件,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以很轻松的操纵。
倘若换在平时,这样不带烟火的魔法技巧肯定会引来许多羡慕的目光。
只不过,在这个特殊的时点,在场三名小巫师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女孩的话语上。
“等等!也、也是?”
“你知道这是谁?”
“混血王子?”
赫敏、德拉科和哈利三人飞快地反应了过来,不约而同地问道。
巅峰修神 御天弓
古代 地主 婆
“很遗憾,并不完全知道,只不过我恰好看过另一本——”
艾琳娜在那本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旧课本上敲了敲,眼里闪过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尊敬的斯内普教授还有一手“古董做旧”的绝活,
这倒是让艾琳娜颇有几分意外和惊喜,不过仔细考究起来倒也并非不行,要知道魔药熬制工序本来就是个精细活儿,而古董造旧和药剂学之间的关系也蛮近的。
当然,作为一名心地善良的“预言家”,她不会那么恶劣地直接揭露谜底。
“唔,让我想想……啊,对了,我想起来了!”
艾琳娜故作苦恼地思索了几秒,轻轻拍了拍脑门。
“哈利,你还记得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在某本书上看到过关于你母亲的记载吗?那本书的书名上好像就有写着混血王子……但是我不记得具体放在哪里了……”
“咦!对哦,我记起来了,大姐头你之前好像确实说过!”
哈利·波特微微一愣,眼神迅速变得明亮了起来。
“艾琳娜大姐头,你说会不会、会不会……”
他有些兴奋地看了一眼那本旧课本,某个想法开始抑制不住地涌出来。
“我想说的是,你们说,这本书的作者会不会就是我的爸爸?!海格先生说过,我父母在霍格沃茨里面的时候非常优秀,而混血王子有认识我妈妈,如果这样……”
“或许吧,不过我建议你不要急着认爸爸,这并不好。”
艾琳娜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地瞥了眼哈利。
这孩子的脑洞,真是糟糕,詹姆·波特如果还活着一定抽死这个不孝子。
等等——
似乎可以让一切更有趣些——
就在艾琳娜下意识准备否认时,她脑海中的小恶魔灵魂忽然跳起了舞。
如果莉莉的儿子开始叫“混血王子”爸爸的时候,那位面冷心热、兢兢业业的王子殿下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到底要不要直截了当地进行否认呢?
这好像是一个非常微妙、非常让人兴奋的问题啊!
“所以说,为什么不直接问问斯内普教授呢?”
艾琳娜声音忽然变得兴奋起来,眼神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正好,另一方面,她还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混血王子”本人对于这件事的安排——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蹊跷、太古怪了些,这里面肯定相当有意思。
“诶?!直接去问斯内普教授吗?!”
哈利微微一惊,有些舍不得地看了眼那本旧课本。
在过去的一个月之中,他毫不动摇地按照这本“魔药秘籍”上的建议去操作。
而从目前的结果看,凭借着操作指引和认真,他甚至可以有机会动摇艾琳娜和赫敏两人组合的统治地位——哪怕这其中有借鉴成分,但最终的操作终归也是他亲手完成的啊。
“放心吧,我可不会嫉妒你这本笔记。它注定是你的。”
仿佛是猜到了哈利的想法,艾琳娜意味深长地瞥了眼小男生。
“我只是很好奇,唔,和你一样。而且我也不觉得斯内普教授会训斥你,这本来就是他让你选的,诚实和坦白并不应该获得责备,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勇气和品质。”
“另一方面,既然你暂时无法百分之百确定这本书上的内容是否正确,那为什么直接不问问教授呢,并且询问一下教授的意见呢?倘若没有太多疏漏,并且它确实对于你的学习有帮助的话,我觉得教授说不定反而会允许你保留这本书,作为课外参考读物……你说呢?”
————
————
好耶!


5flz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八十一章 火焰魔女展示-66obk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Kenaz(火焰啊)──”
艾琳娜小声念了咒语之后,一团幽蓝色的火焰在她掌心轰然炸开。
这是她学会的第二个远古如尼魔文,相比起最开始学习“力量魔文”的生涩,这一次她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掌握了这个象征着光明和火焰的魔文。
简直就像是她本来就会的能力,只不过此前暂时忘记怎么使用而已。
在火光亮起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萦绕在她身体周边的“困意”仿佛阳光下的冰雪,迅速消融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团愈发炙热、凝实的幽蓝色火莲。
“差不多就可以了,别把自己烫着了……”
不用触摸,光是用眼睛看,就有种眼睛要被烧焦的错觉。
格林德沃眯起眼睛,下意识举起右手在眼前遮了遮。
事实上,他此时距离艾琳娜至少有五六英尺远——自从“治愈魔文”教学事故之后,初代黑魔王充分吸取了教训,绝对不会在艾琳娜练习魔法时出现在攻击范围内。
更不用说,这一次小魔女学习的本来就是极为具有杀伤性的远古火焰魔文。
“嗯呢,放心吧,不会的……一点不烫。”
艾琳娜小心翼翼地拨弄着火焰,眼中闪烁着好奇。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无论是扭曲的空气,亦或者是指尖的反馈,那团幽蓝色的火焰无疑炙热无比,或许不一定可以让金属熔化,不过绝对可以轻松烤熟、甚至烤焦一只苏格兰胖鸡了。
只不过,艾琳娜并没有感觉任何的疼痛。
幽蓝色的火舌舔舐着她的指腹,她感觉自己仿佛是把手放入了微烫的热水中。
她喜欢这种热,这让她有一种干净、舒服的惬意。
纯血媚娃是不会畏惧高温的,她们从血缘上来说与凤凰反倒有些相似。
更准确的来说……
艾琳娜迟疑了几秒,循着某种本能,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那些原本由她魔力形成的幽蓝色厉火宛若倒吸的水流一样,旋转着落入了她的口鼻之中,不到两三秒的时间,炙热的火焰就彻底消失在房间中。
“嗝——”
艾琳娜砸了咂嘴,轻轻打了个嗝。
在远古时期,媚娃在饿极了的情况之下,也是会狩猎凤凰的。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还是尽量不要从嘴里直接吐火……”
格林德沃抱着手臂倚靠在墙边,斟酌着语句。
“那样看起来不够优雅,而且也不好看,相比起化身为残暴的火龙公主,我想你还是更希望人们会用火焰精灵、或者烈焰女皇这样的名字来形容你吧?”
“你直接说看起来丑不就行了——放心吧,我才不会那么没品。”
艾琳娜白了眼初代黑魔王,没好气的说道。
她可不是某个快要被开除“魔王籍”的丢人东西,张大嘴巴、伸长舌头吐个火蛇出来,倘若那一幕被好事者照下来的话,那她除了毁灭世界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不同于一个人瞎琢磨的汤姆,她从可是正规魔王培训班出来的。
稍微犹豫了几秒,艾琳娜抬起头,忽然问道。
“说起来,爷爷……您觉得我有必要去学习阿尼玛吉魔法么?”
“首先——你的担忧是什么?”
格林德沃并没有回答,而是饶有深意地反问了一句。
“强度,或者说,这个魔法的实用性。”
艾琳娜挑了挑眉毛,小脸上的嫌弃简直要溢出来了。
“我之前查过资料了,阿尼马格斯的变形选择不包括魔法生物,唯一的好处就是无杖施法的变形——但是这个似乎并不……总而言之,看起来很弱……”
且不说她现在学会了攻击性极强的火焰魔文“ᚳ”,一丝火苗就能烧光禁林。
哪怕是只有治疗魔文“ᚢ”,凭借着超强的恢复能力和力量,她一个人也可以揍翻尖头叉子+月亮脸+大脚板+虫尾巴的四野兽阵容——禁林里的蜘蛛坟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嗯,从战斗的角度来说,阿尼马格斯确实很弱。”
格林德沃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额外补充了一句。
“如果考虑到精力付出、风险的话,简直是收益比最低的高难度魔法之一了。这也是为什么如今越来越少巫师愿意学习的原因,但是它有两个独特的优点……”
“两个……优点?”
“阿尼马格斯,这是目前唯一一种可以让巫师暂时失去魔力特征的方式……”
格林德沃竖起手指,咧开嘴笑了笑,无比认真地说道。
“当发生巫师内战,或者是遇到针对于魔力反应的一些陷阱、反制时,未暴露的阿尼马格斯有很大的几率瞒天过海——为了防止误触发,魔法陷阱通常会甄别普通动物。在近千年前的魔法史中,不少巫师通过这种手段骗过了看守或者仇家。”
“听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实用……”
艾琳娜耸了耸肩,在她看来这更像是次数有限的、不靠谱逃生秘籍。
至少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并没有那么价值。
作为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妖精女皇、霍格沃茨的隐形守护者、天命集团的大小姐……她实在想象不出需要逃生的场景,这或许更适合推荐给她未来的那些敌对者们?
“谁知道呢?但是,它还有第二点优势……”
格林德沃余光从女孩的人心上掠过,神神秘秘地轻声说道。
“在变形、恢复的过程之中,它相当于是在对于巫师身体的重组,考虑到你身上的具体情况来说,这一定可能会打破媚娃血统在你身体发育上的桎梏……”
“明白了,我学!”
艾琳娜眼神猛地一亮,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眼看着卢娜都快比她高出一截了,如果再不想点办法那就太难了。
哪怕她平时有偷偷用“二元倒回架构改造魔法”掩饰松糕鞋,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在浴室里坦诚相见时,艾琳娜现在的日子可以说是越来越煎熬了。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爷爷,记得帮我转告邓布利多教授……我要学阿尼马格斯。”
艾琳娜兴奋地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仿佛握住了希望。
毕竟,就连汉娜都已经开始有些怀疑了。
盛宠世子妃 碧落黄梁
赫奇帕奇的那张属于她的四柱床,位于床头右侧的床柱上,如今已经刻上了一条不深不浅的划痕——艾琳娜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个参照物,最好是在城堡外的安全地方。
整整一年过去了,她一厘米都没有长高!
一厘米都没有!
“唔,但我提前说好,只是可能……”
格林德沃眼神闪烁了一下,颇为严谨地补充道,“况且,这也仅仅是阿不思和纽特两人的猜测而已,如果说你在那边学得不开心,随时可以找我学习人体变形术。”
“放心吧,放心吧……我最喜欢小动物了……”
三眼法医 沐轶
艾琳娜心不在焉地随口回答道,头顶上的小呆毛兴奋地晃来晃去。
“长高什么的,我其实并不在意的,我其实很早就想变成可爱的小动物了。我这个周末就去麦格教授的办公室报道——我很听话的,那今天我就先回宿舍了?”
“好,等会儿我就去告诉阿不思。他会给你安排——”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艾琳娜,格林德沃松了一口气,心想:
“幸好说动了小魔女,让她主动提出更换下阶段的授课人员。要是接下来的那几个能力还是由自己来教,那可太让人心累了……顺便还完成了阿不思的请求,两全其美。”
格林德沃目光从房间里那一团团焦黑的痕迹掠过。
在这间曾经属于他的“城堡管理员”办公室的墙壁上,此时贴着不少融化成麦芽糖状的金属液体,至于地毯和窗帘更是什么都没有剩下,仅仅留下宛若抽象画的图案。
就不久前,这里才出现过上千摄氏度的火焰地狱。
除了他所站的那一小片区域,以及那架护在他身后的钢琴,房间里格外清爽空旷。
倘若不是因为艾琳娜的悟性足够高,以及媚娃血统积压的魔力还不算太多,他可能连身后那架钢琴都没法保护住——就好比是在女孩的炙焰下直接融化的金属灯架。
……话说回来,这下子可能得重新换个办公室了。
不知道麻瓜研究课教授的办公室什么样子,他好像还没去参观过。
格林德沃叹了口气。
即使是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和防护,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艾琳娜的天赋,当然还有混血媚娃在魔力完全激发之后,可能呈现出来的指数级的魔法增幅效果。
还好,现在这个问题被强化一次之后,重新丢回给邓布利多了。
作为一名早就退隐江湖、不问世事的普通老人,他充其量就是让邓布利多来现场看看,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以免出现什么心脏骤停、心律不齐的老年病。
漠然初见叹离殇
虽然格林德沃对于媚娃这种神奇生物的了解并不多,但他知道一个非常基础的理论。
任何一个物种,当她进入青春期时,往往才是实力真正开始飙升的时候。
————
————
咕吖~咕吖~今年快要过了呢~不知不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