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實在閒得疼


精彩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三十六章:鴻門宴相伴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有人认为增资钢铁厂,有人建议投资给化肥厂,有人建议上彩电生产线,还有的想着投资热电厂四期工程。
但是问起对投资收益有多大把握时,一个个又开始惜言如金了。
无他!怕担责任。
股份制公司的资金接近一半来自于干部、群众的股金,赚了钱有分红,大家笑嘻嘻。
万一亏了本,或者收益远低于银行利息,发起人恐怕会被骂祖宗十八代。
办企业哪有可能包赢不输?
谁敢在市政府工作会议上把话说满了?
钱国栋发言时比较积极,也是因为他基层锻炼的时间足够长,参与企业经营的时间不短,有经验,说得有理有据,说服力非同小可。
但是被几个同事追问募股投资扩大“江河船舶集团”产能,能够产生多大收益时?
连爱放炮的钱国栋都不敢把话说满了。
他回答道:“这我可说不好,我又不是黄瀚!不敢打包票!”
然后与会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接下来宋解放笑了,他道:“我们为什么不去找黄瀚问计呢?”
秦昆仑立刻鼓掌,道:“老宋的建议我支持,黄瀚的决策十拿九稳,我们市有这么神奇的军师,干嘛不用好用足?”
马市长道:“我相信黄瀚,只要是黄瀚拍板了投资什么项目,以他的号召力,募集一个亿的资本都有很大的可能性!”
马市长这话发自肺腑,他兼职“家园集团”的董事长,奖金、福利各项补助加起来超过了市里发放的工资和奖金。
他跟其他市领导一样都借黄道舟的稿费入股了,获得了高额回报,现在已经算得上是个有钱人。
如果黄瀚看准了投资什么,他肯定毫不犹豫把所有能够找得到的钱全部入股。
他相信,有这样想法的同事、群众不会少,募集一个亿股金真的可以做到。
见大家都起哄,都准备去找黄瀚聊出资合股再办一家大型股份所有制企业。
钱国栋赶紧挥手示意让大家安静,表示他有话说,他道:“实验中学高三的功课太紧张了,上厕所都是跑步去,我们这个时候去打扰黄瀚不太好吧!”
烟雨寒 剑心缘
宋解放道:“我们知道,可是等黄瀚结束高考还有整半年,时机不等人啊!”
秦昆仑道:“没关系,黄瀚的成绩好着呢,经常缺课还能保持全年级前几名,肯定考得上名牌大学。”
宋解放道:“万一他高考时失了手,我们不可能袖手旁观,我会请大家联名写材料作保。
我可以去我的母校找老师,他们现在都是校领导,他们看到几十个县处级以上干部签字的证明材料、了解到实际情况,肯定能够破格录取黄瀚。”
“哟!老宋,你还有这种路子?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秦昆仑道。
这时超过一半人包括钱国栋眼睛亮了,因为他们家都有高中生,都会面临高考,都希望有大学的门路。
宋解放哪能不知道中国人的特性就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为了子女,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他干咳一声,道:“说了也没用,审核会严格得近似于苛刻,一般人根本用不上,也只有黄瀚这样才经得起调查。”
原来如此,所有人都明白了,也听懂了宋解放这是把话说死。
意思很简单,想托我办事前,你先掂量掂量自己家的孩子,看看他能不能达到黄瀚的成就。
这不是废话么,我家孩子能有黄瀚的本事,还会等到明年夏天在国内考大学?
三四年前就应该去美国读高中,现在就应该跟沈书记的闺女一样,是纽约大学大二的学生了。
如果我家孩子也说出“父母在不远游!”之类的屁话,老子我肯定大耳光子抽他。
我会告诉孩子:“只要能够赚到手绿油油的美金,去哪儿游都成,出息大了可以把父母带上,咱们一起去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美国受罪呗!”
于是乎,有几个副市长、副书记带着打趣的口吻道:“老宋,放心吧,我们三水市的人家最是懂得进门看脸色、出门看天色,不可能让你为难的!”
秦昆仑笑了,道:“也是,首都著名大学给特招,肯定得经得起各方监督,也只有黄瀚的表现和贡献以及他平时的学习成绩才能让人无话可说。”
许慕光分管教育局、党校、文化馆等等单位,他熟悉情况,打断大家的话题道:
“你们想多了吧,黄瀚的目标是复旦大学,他姐姐已经考上了,人家复旦大学的领导、教授对黄瀚可以说耳熟能详,特想招进这棵好苗子。
人家早就做出承诺,只要实验中学保送,复旦大学肯定接受,专业任由他挑。”
宋解放道:“有这种好事?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
高市长道:“黄瀚已经被复旦大学内定了,还用得着担心啥?咱们去找他聊聊呗!”
秦昆仑任期还有不到一年,他特想三水市再来一个大手笔,争取搞成一个更大的股份制有限公司,他道:
“打铁需趁热,马上要过年了,干部、职工都会拿不少年终奖,如果这个时候传出可以入股的消息,大家花钱时就会悠着点。
如果是过了年才出台募股的消息,大家手上的现钱肯定少多了。”
“对啊!不少单位的年终奖相当于一个季度的工资呢,全市的干部、职工的年终奖加起来,恐怕要有几千万。
这些钱本来就是增量,拿出来参股一点点都不会影响大家的生活质量。”
马市长喜欢算账,道:“年终奖以一个职工平均三百块计算,我们三水市的在职职工、农民合同工应该有二十几万,咱们只算一小半人拿出年终奖入股,也能有三千万块钱。
这还是仅仅算了个人投资,今年我们三水市的企业包括各局机关都有不少盈余,他们同样不缺乏参股热情,资金加起来恐怕还要更多。”
秦昆仑道:“嗯!物资局、商业局、轻工业局、外贸公司等等单位这两年都效益都不错。
群众能够入股三千万,他们肯定不止。
意味着我们能够募集资金六千万甚至于七八千万,肯定能够做成一个特大项目。确实宜早不宜迟。
我建议咱们凑份子以喝庆功酒的名义请黄瀚,大家喝高兴了,黄瀚的主意肯定顺带着拿了。”
“庆功酒?庆什么功呢?”
“咱们都欠黄瀚家大人情呢,如果不是黄总借我们钱入股‘家园集团’,我们哪有可能拿得出五万块?”
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借了黄道舟五万块,都最起码入股五万块,前几天到手的分红最起码一万块钱。
再加上三水市的成绩全省拔尖,省里同意给予重奖,秦昆仑和宋解放不小气,年底给所有的机关干部发了奖金。
正科级以上的基本上不少于一千块钱,处级更多。
这些钱拿参股分红不好比,但不是每一个工薪阶层都入股了,机关干部入股的人数也没超过四分之一。
年底能够拿几百、上千的奖金、福利、各项补贴等等,超过一半人都有小家乍富的感觉。
秦昆仑建议凑份子喝顿庆功酒,在座的都是至少参股五万块钱的,都是至少拿一千五百块年终奖的,都是资产跑赢了百分之九十五中国家庭的。
所有人都不小气,都表态特想好好请黄总一家子表示感谢,都表态咱们奢侈一回,去“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最好的宴会厅,喝茅台,挑最贵的菜点。
时间选在星期天中午,秦昆仑亲自约人,只不过有新情况。
黄道舟又出差了,依旧是去首都参加排练。
其实导演组没有要求他必须参加每一次彩排,黄道舟是因为有再去东北的计划,反正要经过首都,干脆算准了日子。
之所以再去东北,是因为挖回来的技术员、技工都是踏实肯干且技术过硬的,黄道舟喜欢,想着过年前再联系二百人。
完全可以采取预付两个月工资的方式方法,跟年底招募的工人约好了,正月十五前赶到“全力企业”报到。
不可能有难度,这一次挖人跟上一次相比截然不同。
上一次其实没有具体目标,本着只要跟“全力企业”要求的工种差不多就行。
这一次是带上了六个已经在“全力企业”干了一个月的东北技术员,他们回家给家属办理调动手续的同时负责联络技术工人。
他们都是中专毕业,都有超过十年工龄,更加熟悉当地、本单位的情况,他们的同学、同事多着呢,办这种事容易。
张芳芬是出差去了上海,“华美风”、“中港实业”、“风牌”、“梦多娇”的总部正在装修中,以后她每年至少要用一半时间在上海工作。
张芳芬很乐意两头跑,去了沪城可以陪黄馨住几天,回到家又有黄瀚、黄颦陪着,蛮好的。
吃饭问题肯定不是问题,虹口公园附近的小洋楼离最近的一家“事竟成饭店都、宾馆”不到一里,张芳芬的商务车正常情况下都是停宾馆停车场。
虹口区“事竟成饭店、宾馆”的经理张秀梅也是来自张家庄,是张芳芬的晚辈。
她的工龄超过五年,一样的是从服务员干起,并且在三水市“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干了有一年,调离时已经是领班。
黄瀚家虹口区小洋楼的卫生当然是张秀梅负责,始终保持六个房间不输与宾馆、酒店的空净房。
吃饭问题更加简单,虹口公园附近比较繁华,溜达着就去了“事竟成饭店”或者其他饭店。
不愿意去,想自己动手,可以打电话说一声,驾驶员兼职保镖项惠红去“事竟成饭店”拿来净菜、配料直接下锅。
这也是黄瀚故意在自己有可能常住的房子附近开“事竟成饭店、宾馆”的目的。
方便自己,提高一大家子的生活质量,在办得到,而且不费吹灰之力的情况下,何乐不为?
秦昆仑打了几个电话,知道请黄瀚一家子看来做不到了,怎么办?
时机不等人,秦昆仑、宋解放、钱国栋几个都不想缓几天,管他呢,约得到黄瀚就能够达到目的,感谢黄道舟留着下一次吧!
星期天中午的宴席,除了值班的市领导陈义华缺席,其他人都来参加,二十人坐了一大桌。
在座的都是三水市副处级、处级、处级以上的领导。
黄道舟又不在,为什么会有处级以上的领导?
那是因为三水市发展得太好了,秦昆仑和宋解放在职务不变的情况下给了级别,类似于助理巡视员之类的虚职。
黄瀚处心积虑让三水市的领导们参股,就是为了提高他们的收入做到心理平衡,经受得起糖衣炮弹。
事实证明,以秦昆仑、陈义华、宋解放为首的领导班子蛮自律,搞接待时从来不攀比,有标准可依,根本不会出现一个客人三桌人陪。
今天这一桌不受接待标准约束,因为这不是公款吃喝,每一位领导出五十块钱,一共十九人,出资九百五十块。
八九年元月,九百五十块钱的一桌酒席,档次足够高了。
原本计划是喝茅台,后来改了主意,那是钱国栋强烈建议喝“芳华酒业”的“青花瓷”。
他还建议以后三水市包括下级机关的接待用酒就选定“青花瓷”和“芳华醇”。
这个完全可以有,所有的领导都举手赞同,于是乎,酒宴开始前,就决定了一桩今年能够为“芳华酒业”带来至少一百万销售额的好事。
不喝茅台改喝三水市“芳华酒业”的“青花瓷”,九百五十块肯定用不了,钱国栋表态他来结账,结余部分留着下一次继续会餐,钱不够,他补上。
许慕光跟钱国栋关系比较好,打趣道:“哟!出五十块钱能够美美地吃两次大餐喝两顿好酒,这事儿美。
但是时间不能含糊其辞,你得说准了时间。我先说好了,下周星期天肯定不行!”
“为什么呀?我还准备约下个周日呢!”
“肯定不行,下周轮到我值班,来不了。”
“啊!都有你这样的想法,这顿酒席怎么约也约不齐啊!”
“那我管不着,反正别缺了我。”
“本位思想要不得!”
“去去去,别扣帽子,我这是爱岗敬业,干什么吆喝什么,不是本位思想。”
黄瀚是被钱国栋拉来的,进了最好的包厢一眼望去,得!三水市数得上号的领导都在呢。
他问道:“我怎么觉着今天有点鸿门宴的来头?”
许慕光大笑道:“刘邦是谁?项羽何在?谁来做项庄?这明明是庆功宴,欢喜宴!”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三十四章:苦盡甘來熱推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十二月初,安俊祥来了。
而且是到达三水市的当天,就迫不及待约黄瀚见面。
黄瀚很意外,因为安俊祥走时说过,带着儿子一家子来三水市过年,现在还没到元旦呢。
邱老师不肯影响黄瀚学习,打电话约黄瀚下了晚自习来家里见面。
考虑到下了晚自习已经十点多,黄瀚决定少上一节课,九点多钟赶去邱老师家。
一进门,安俊祥就迎上来握手,热情得让黄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伯伯,怎么了,我们是一家人,你这个样子搞得我很不自在啊!”
邱老师笑了,道:“他是真心感激你,刚才还跟我说,合资的法兰厂准备算你两成股份。”
黄瀚故意装傻,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糊涂了。”
安俊祥喜滋滋道:“黄瀚,你让我卖股票、卖房子,我回到台湾立刻照办,然后就订了跟台湾工厂相比都是最先进的数控车床。”
安俊祥曾经是空军,后来不飞了,退下来转入空军后勤部时已经是上校飞行大队长。
管空军后勤当然管飞机的维修和保养,免不了经常跟生产飞机配件、机场机械配件的厂家打交道,这也是他能够凑出三十万美金的主要原因。
这也能证明他还算自律,否则应该能够拿得出百万甚至于更多的美金。
国民党当局就是贪腐严重才导致亡国,去了台湾就廉洁奉公了?
用脚趾头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七八十年代的台湾,经济条件比大陆强太多,两地工资待遇折算成美金相差几十上百倍。
安俊祥退休时的级别应该是将军,连投资收益加上卖掉自己的房子才凑出三十余万美金,他的人品可见一斑。
能够生产飞机零件的厂子,技术力量哪有可能差?
所以安俊祥懂数控车床等等机器,认识不少专业人才,他买机器时有路子、还有老朋友帮忙把关,质量、价格都没吃亏。
法兰这东西他懂,机场油库的管件、储罐上都有使用,所以他才决定把小小的投资用在生产这个不大不小的管道配件上。
黄瀚道:“哦!这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没问邱老师,还担心你优柔寡断,错过逃顶的机会呢!”
“哈哈……,我是职业军人,做事雷厉风行,哪有可能优柔寡断?”
邱老师道:“俊祥跟我商量好了,他入股的设备总价三十多万美金,算你两成股份。”
“这是什么意思?”
安俊祥道:“如果不是你及时指点,我肯定血本无归,绝无可能凑得出三十万美金,我是真心实意感谢你,所以送给你两成股份。”
“太见外了,邱老师,你最了解我,我有可能要吗?”
邱老师笑而不答,安俊祥道:“你照顾慰慈这么多年,还帮着要回房子、修房子,就冲这份情,我都应该报答,你别嫌少啊!”
“得!咱们先别谈股份的事儿,我想问问,你决定以后来三水市生活了?哥哥嫂子是怎么想的?”
“我把我名下的房子都卖了,下定决心回来,绍飞两口子等孩子一放假就来,暂时没决定来不来大陆工作,得看看我办法兰厂能不能成功。”
邱老师的儿子叫安绍飞、媳妇叫梁碧君,孙女十六虚岁,叫安婕、孙子叫安北十三岁。
安俊祥是个做事稳妥的人,他应该是这样设想的,如果他的投资成功了,一年能够赚几万十几万美金,那就用不着担心儿子一家子的生活。
也就用不着在意儿子、儿媳来了大陆收入直线下降。
他先来大陆定居,当然能够亲身感受到现状,那时再决定儿孙的去留更加有把握。
黄瀚想了想,道:“三十万美金的投资有点少,既然你都想算给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我就不矫情了。”
“这就对了,你这样做我才心安。”
安俊祥笑了,以为黄瀚愿意接受他的馈赠,谁知黄瀚接下来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黄瀚道:“我认为你的投资不够,准备追加投资五十万人民币,占总股本的百分之二十。
我还要借给你五十万人民币,增加你的股权。
你有三十万美金的设备再加上五十万人民币现金,一定要谈成占股百分之五十一以上。”
“啊?那哪成?我是真心实意送你股份,不是想让你出资参股。”
“咱们先别谈送股份的话题,谈谈接下来怎么跟三水市合资,我可以给钱市长打个电话让他牵头跟你谈判。
你放心,钱市长是自己人,也是个有分寸的人,会一手托两家,不会让你吃亏。”
安俊祥还准备说什么,邱老师拉了拉他,道:
“俊祥,你要相信黄瀚,听他的安排。报恩又不急一时,办好法兰厂,赚到钱了,更加好报恩啊!”
很明显,邱老师这是缓兵之计,她知道黄瀚家的实力,知道黄瀚绝无可能要安俊祥的钱。
但是她也知道安俊祥的脾气,知道他不肯欠别人的。
黄瀚笑道:“我入股了你的法兰厂,哪怕这个厂的规模不大,都能提升这个厂在三水市的地位。”
“我不是不欢迎你入股,是觉得这个样子又欠你人情了,心里不安。”
“你用不着这样想,我是大股东之一,你以后用心办好法兰厂,厂子赚到的利润都有我一份,什么人情都还上了。”
“这不是一回事!”
黄瀚解释道:“这其实就是一回事,你原本准备跟我算两成股份,约等于是送六万美金给我。
但那是一锤子买卖。
你懂法兰的技术,懂生产制造,能够提升法兰的技术等级,提升利润率。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以后的法兰厂在三水市就能拿下不少订单,最起码“全力企业”一年的用量就有几十万。
仅仅是做下三水市的厂子就能产生不低于五百万的销售,做下扬州地区肯定能够上一千万。
你再做出二三百万美金的外销,一年保不准就能赚几十万美金,我肯定不止赚六万美金。”
“全力企业”不是做家用空调吗?怎么扯上法兰了?
法兰当然不是家用空调使用。
“全力企业”还在生产波纹管、膨胀节,预计八八年的年产值也有接近两千万。
这种产品上绝大多数都会用到法兰,一年的需求量几十万人民币,黄瀚还是少估算了。
以后的城市发展中都会用到天然气管道,法兰、波纹管、膨胀节的用量也很可观。
所以黄瀚知道法兰虽小,市场不小,特别是将要发起大规模基建的中国市场,真的做好了,年产值几个亿都不是梦想。
后世三水市所有的法兰厂的年产值相加,早就超过了十个亿。
安俊祥动手得早,引进的设备和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标准,前途一片光明。
但是安俊祥不可能预见到以后的大陆会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八八年大陆的工农业生产总值比小小的台湾差多了。
安俊祥疑惑道:“这有可能吗?我根本没想过法兰厂能够做成那么大。”
黄瀚没有给安俊祥描绘大陆的未来,因为知道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他道:“投入大才能做得大,三十万美金才一百二十万人民币,本钱少了些,所以你需要更多钱。以后运转起来还得使用不少贷款,到时候我会帮忙的。”
邱老师道:“俊祥,黄瀚手上做成了许多合资公司,每一家都成功了,你别固执,听黄瀚安排好不好。”
“我愿意听他的,如果不是听他的,这些天能把肠子悔青了。就是觉得有些厚着脸皮,不太好意思。”
黄瀚道:“我们是一家人,以后用不着客套,有什么事好说好商量的,有什么困难别一个人扛。”
军人作风还在的安俊祥被彻底感动了,居然双手握着黄瀚的手,说不出话。
这时邱老师也伸出双手和他们紧握,笑着笑着眼中泛起泪花。

邱老师终于苦尽甘来呀!
这一刻黄瀚特有成就感,他最愿意看到亲朋好友过得好,更加希望国家好。
安俊祥谈合资公司有轻车熟路的钱国栋照顾,肯定没亏吃。
这都用不着看黄瀚的面子,钱国栋巴不得能够为邱老师做点什么,上一次安俊祥回来时钱国栋就热情邀请安俊祥喝了好几次酒。
安俊祥军人出身,也是公职人员,当然知道钱国栋是三水市的父母官之一。
钱国栋为了他的事亲力亲为,安俊祥很感动,他没跟邱老师商量,居然拎着礼品找去了钱爱国家。
最后礼没送成,被热情得过了分的钱国栋一家子强留下喝酒……
渐渐地,安俊祥开始喜欢上了三水市,因为这里的官员、老百姓、学生都很尊重他。
他办合资工厂的手续根本不算个事儿,一个星期就获得了批准。
为了把事情做得无可挑剔,钱国栋把安俊祥投资的事项拿到常委会上共同决策。
效果太好了,因为所有的常委都知道讲政治。
安俊祥身份特殊,他来大陆投资起到的效果截然不同,别说人家拿出三十万美金、五十万人民币,哪怕仅仅是挂名都得特事特办。
跟人家较量股权?怎么可能?就冲着邱老师对三水市的贡献也不能这么做。
最后所有的常委都签字同意了合资协议。
市政府给了开发区完成了三通一平的二十五亩地皮作价五十万参与合资,占股百分之二十。
黄瀚出资五十万占股百分之二十,安俊祥出资五十万外加三十万美金的设备占股百分之六十。
新成立的“三水市祥瀚法兰管件台资控股有限公司”享受企业所得税的两免三减半优惠政策。
安俊祥手里有一百万人民币的现款,标准厂房建设立刻开始,五台空气锤的基础施工正在进行中,明年春天能够投产。
转眼间八九年元旦来临了。
市里中午又在市政府礼堂举办联谊舞会,依旧是晚上九点钟结束,特意邀请了黄瀚团队主要成员。
联谊舞会已经成为市政府的领导干部跟各大企业负责人、股东交流的重要模式。
用不着市里花财政资金,改为由大企业轮流做东。
收到邀请函的绝大多数是三水市的上层,是精英,非富即贵,来这种场合绝无可能胡吃海塞。
有些人甚至于自己带茶杯用自己带来的茶叶泡茶,那应该是嫌招待用的茶叶太一般。
由于是简餐模式,花不了多少费用,联谊舞会消耗的饮料、啤酒、水饺、水果等等平均到每一个客人不可能超过十块钱。
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的工资当然不算账,场地费、电费市都是算市政府的正常开支。
因此一场联谊舞会有个五六千块钱足够了,企业都争着做东。
为啥?当然是黄瀚出了点子,谁做东谁冠名,大礼堂里会拉横幅,公示东道主的企业名称。
合资企业的财务宽松,当然不在意这一点点小钱,集体、国营和股份制公司也没问题,他们都有业务费提留,一样的花得起这一点钱。
市政府提供场地,提供人员,负责发邀请函,不花财政资金还能够得到面对面交流思想的机会,何乐不为?
能够隔段时间集中各大企业的负责人,好处太多了,比如说愈演愈烈的三角债问题,在三水市就不成问题。
因为市领导和各企业负责人经常性见面,能够及时掌握现状,经过互相交流后,决策更加准确。
这不是后世信息爆炸时代,没有互联网可查,获取消息的主要手段依旧是面谈。
企业负责人都必须了解同行和竞争对手,他们把掌握到的信息和三水市的企业共享,老赖想欠三水市企业的货款,相对而言困难多了。
三水市企业还可以联合起来抵制三角债,他们也不全部是卖货,进货必须有,如果某个外地企业买了三水市一家企业的货,卖给三水市另外一家企业原材料。
在联谊舞会上就能解决这种三角债。
故而有不少跟三水市企业有合作的外地大企业纷纷上门索要三水市联谊舞会的邀请函,他们快被三角债逼疯了。
如果卖出材料或者半成品时有同样是三水市的供货单位托底,他们就可以安心完成合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