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雪將至雲壓頭


優秀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一百六十章 情.蠱看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我就说我看上的人不是常人吧,怎么可能跟那些人一样,区区一粒丹药就昏迷这么久呢?”听到葛叔的呢喃声,温氿说道,她的语气里颇有些小骄傲,像是她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葛叔无奈道:“小丫头,你先别得意,你看人家这不是还没醒过来吗?”
温氿再看过去,宁嵇玉像是又陷入了昏迷之中,毫无动静。
晚上,温氿不舍得离开一步,便直接在房间里用了膳。
“丫头,你当真这么喜欢这个小子?”葛叔调侃她说:“但你今天才是第一次见他,你别跟葛叔说你只是看上了他的脸吧?”
温氿盯着宁嵇玉那张在灯光下俊美无俦的面孔,毫无隐瞒地承认了,“看脸又有什么不可以?况且我对他是一见钟情,我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是啊,温氿在临沧皇室向来是被所有人宠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只有她不想要的,没有她得不到的。但凡她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用自己去争取什么,只需露出一个眼神,便有大把的人替她拿到面前来。
也正因为如此,温氿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她得不到的东西,所以既然她看上了宁嵇玉,就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他。
“但是我听说这位王爷家里可有个王妃,两人感情似乎不错,你真的要让葛叔将**下到他身上?”
**一旦种上,是不可逆转的,被种下子蛊的人会永生永世痴情与身上有母蛊的人,还会忘了自己之前的爱人,并且此后除了母蛊的宿主谁都无法爱上,否则必定会承受锥心之痛。
而温氿就是因为宁嵇玉是有妇之夫才央葛叔帮她种**的,她不喜欢她看上的人被人捷足先登,更不喜欢他心里有别的人。
而让他在最短时间内爱上她的办法,便是给他种下**,让他只能看着她一个人。
她的父皇就是这样得到她的母亲的,换成她又有什么不可以?
绯闻时代 林夕
而且能被她看上,是宁嵇玉的福分才对,他应该感恩戴德。
那么多人想要娶她成为驸马,最后却让宁嵇玉捡了这个便宜,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嫉妒他呢。
妈咪17岁:天才儿子腹黑爹 程宁静
葛行对温氿可以说是有一种病态的偏爱和放纵,他自小就看着温氿长大,纵容着温氿做任何事,哪怕她惹出再大的麻烦和祸事,他都会替她摆平,更别说是一个男人了。
一个男人而已,温氿既然想留着玩玩,他自然得如她所愿。
“好,葛叔帮你。”葛行笑着摸了摸温氿的头,眼中尽是慈爱与宠溺。
十日后。
“公子,你才醒,还是不要出去的好,等会儿公主就过来了,若是公主知道你又要出门,恐怕会闹脾气的。”
一个侍女跟在一个面色冷淡的男子身后,那男子穿着一身玄衣,除去薄唇上的一抹朱红,好像全身上下就没了别的色彩似的。
侍女有时是怕他的,这位宁公子有时看人的眼神真的很骇人,让她打心底里的害怕,好像只有对上公主的时候,才会温柔上那么一些,但也只是难得的那么一点。
但是比起宁公子的冷脸,更怕公主的责罚,毕竟公主可是一句话就能要她脑袋的。
而且公主嘱咐过没有她的命令,不能让宁公子出去,所以在宁公子想要出门时,侍女只能阻拦着。
“公子你就行行好吧,别出去了,当婢女求求您了。”侍女双手合十,眼里满是哀求,这侍女长相乖巧清秀,像邻家的小妹妹,但凡是换一个男子。恐怕就真的要屈服在这种眼神下了。
可偏偏宁嵇玉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嵌在眼眶里的两粒墨珠肖似两块寒铁,任世间万物再如何变化,都没法动他分毫似的。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几道声音。
“参见公主殿下,殿下万安。”
宁嵇玉掩在玉袖中的手指微动,眸光隐隐闪动,是她回来了。
致深爱过的你 柠檬
温氿从门头进来,见她要见的人正巧站在院中,有些惊喜,以为宁嵇玉是特意出来迎她的,但观二人面色,却又不像那么回事。
她立时明白过来,将脸转向宁嵇玉,脸色微微不虞道:“你是不是又想要出门去了?我说了多少遍了,你现在伤还没有好,等养好伤再出去也不迟。”
宁嵇玉见到温氿之前,心里是微微有些激动的,但她在看见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后,心底却涌出一股无法忽视的失望来。
但下一刻,这股失望却诡异的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他垂下眼眸,看着温氿挽着他的那只手,心底隐隐排斥,却无法拒绝。
这太奇怪了。
他不该是这样的。
他忘记了近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在宁嵇玉如今的记忆里,他似乎有一个深爱着的女子,那女子的脸在他的梦中几乎是模糊的,没有一张完整的面孔,皆是被一阵又浓又密的烟雾遮挡住了。
但紧接着,他的每一个梦里,最后都会出现一道影子,那影子转过身来,或嗔或笑,竟然都是他眼前的这张脸。
这位公主殿下的脸。
他下意识地便以为他深爱之人便是这位公主,可每次与她相处,却总莫名地冒出一股违和与不适之感,倘若她离得再近些,比如某些温氿想凑上前亲他的时候,他甚至会无可抑制的反胃。
哪里有人会觉得自己深爱之人的亲吻恶心呢?
是他不正常,还是这位公主殿下不正常?
宁嵇玉心里疑惑重重。
但对上温氿时,他还是选择静观其变,倘若其中真的有什么猫腻,那么不出多久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你又不想理本公主了吗?”温氿嘟着嘴,有些委屈地控诉。
自从宁嵇玉醒来之后,他就一直对她不冷也不淡的,温氿几乎觉得葛叔种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或者说葛叔该不会是种错蛊了吧?
可有时候宁嵇玉看向她的目光里确实是带着爱意,虽然这爱意如今可能并不属于她,但她却鬼迷心窍地想要溺死在里面,宁嵇玉是她第一个这般喜欢的男子。


006ui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三十八章 坦白鑒賞-ngta3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以宁嵇玉的内力和听力,及时他未能看到穆习容究竟是怎么找到的开关,可也能从各种声响中听出她的操作方法。
打开这个地下河密道对他来说并不难。
可难就难在万一他撞破了穆习容的秘密,穆习容会不会因此疏远他,乃至厌烦上他……
想到有这种可能,宁嵇玉一时之间有些不敢行动了。
他在原地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不跟上穆习容,只在这里等穆习容出来。
可就在他转身之时,脚下的一小块土地忽然凹陷下去!
仙剑尊者
宁嵇玉目光一利,内息一提整个人旋身而上,落在最近的一棵树干之上。
而就在下一瞬,他原先站着的那块地方如同流沙一般迅速滑落,整个塌陷下去。
倘若他方才还站在那里,此时肯定已经被那流沙给吞没了。
宁嵇玉心中一沉,这片竹林看起来机关重重,若不是他反应快,恐怕都难逃一劫,这般危险的地方,究竟是藏了什么秘密,值得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建造如此复杂的机关。
绝情首席霸爱黑道小姐 娅渔
就在他思忖间,那原本已经关闭的入口又打开了,刚没走多远的穆习容听到上方的动静,心中微凛。
这么大的动静,不像是动物可以制造出来的,难道上面有人?
还是说有人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穆习容马上折身返回,倘若因为她泄露了药王谷的所在,那才真是罪该万死了。
她从地下密道里出来,环顾四周没有人影,便朝上方看去,正巧看见站在树干上浑身有些僵硬的宁嵇玉。
穆习容惊异不已,脱口而出问道:“王爷,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跟着我来的?”
虽说她心中很是诧异,但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被宁嵇玉知道这么个地方,总比被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要好得多。
宁嵇玉从树上旋身轻盈地如同一片羽毛般落下来,被突然抓包,他一时也有些愣怔。
“我听李立说你独自一人出了驻扎地,怕你有危险,便想亲自跟着,没想到一路跟过来,便到了这里……”
他的解释与她所想的没什么偏差,宁嵇玉不像是无缘无故会跟踪她的人,最大的可能便是想要保护她。
“那你……都看见了?”
宁嵇玉看着穆习容,盯着她的反应点了点头,“从你进最开始那条密道时本王便在你身后了。”
“那你看到这些,没有什么其他想法?”穆习容试探着问道。
她原本以为他被她撞破之后第一时间便会逼问他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又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她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但这些都没有,宁嵇玉不仅没逼问她,更甚至是在向她解释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像在怕她怪他一样。
“无论如何,我都会尊重你的意愿,你想说我便听着,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什么。”宁嵇玉神色认真地对穆习容道。
花都少帅 大国宝
虽说他很想让穆习容马上对他袒露一些事情,但他还是选择尊重她。
这样的宁嵇玉也叫穆习容更为心动。
穆习容终究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想告诉他一切,但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好,于是她只能道:“王爷之前应该查过我吧?或者说……”
穆习容伸出手指着自己,“应该调查过这个我吧?”
听她这么问,宁嵇玉察觉到了她话里的意思,没什么避讳地“嗯”了一声。
“但在我成为这个我之前,我原本只是药王谷里的一个医女,我的师父叫玄宗,我是自小在药王谷里长大的……”
药王谷?
宁嵇玉听见这三个字,神色忽然震动,难道……
天底下当真有这么巧的事情?他张口想问些什么。
可是还没等他问出口,只听穆习容继续道:“我在药王谷里最常做的事情,便是看医书、尝百草、炼丹药,当然,有时我的师兄教我骑马、射箭,这也就是我能够在群艺宴里拔得头筹的原因。”
“我在谷中的日子虽然过得枯燥无聊,但也自有乐趣,我以为这样的日子能伴随着我一生……可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
那天穆习容自谷外回到药王谷,亦如今晚一般,娴熟地运用机关打开通道,走进了谷中。
“师父!我回来啦!”
那日日头不错,往日那个时候,师父都会坐在谷中的廊亭里晒着太阳翻着医术,可那天,亭中却空无一人。
“师父?”穆习容将背后装草药的篓子卸了下来,几步跑进了大院中,却看见了她此生最难以忘记和泯灭的一幕。
我在帝都建洞天
独宠成瘾:冷帝万万睡
“啊!”
大院里满地铺着今辰她出谷时刚晾晒出去的草药,而那草药上,是十几具横陈在其上的、残缺不一的尸体。
“翠锦师姐!”穆习容颤抖着手她的头发,早已冰凉的血液染红了她的手心和双眼。
她红着眼站起身,又踉跄地跑向另外一具尸体,“泽柒师弟!你们醒醒!你们快醒醒啊……师父……师父呢?!”
穆习容身形不稳地朝房中跑去,“师父!您在哪里!?您快出来啊!”
她哭喊着跑遍了整个药王谷,可是不仅未曾找到她的师父,却发现了更多的尸体。
那些尸体,有的是她的师兄,有的是她的师姐,有的是她的师弟师妹……就连在谷中打扫的老嬷嬷,都未曾被放过。
最后,晚霞烧红了整片天,她终于在药王谷的后山找到了她师父的头颅,但她找不到师父的身体。
情殇江湖 吴非如此
“我在药王谷前磕头立誓,发誓竭尽我所有的一切,也要为师父和药王谷上下的所有人报仇,我要去找到我的仇人,然后血债血偿!”穆习容眼中有泪,这些事哪怕说多少次,也仍叫她心中如被棒杀刀绞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可是……我还未曾出谷,却被一个执剑的黑衣人一剑穿心而过。”
“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但我不甘心,我未曾报仇就这样死去,谁会甘心?!”
“或许就连老天也觉得我的遭遇可怜,等我再次醒来之事,我就到了她的身上……”
穆习容转过身,对上了宁嵇玉自始至终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眸里满是心疼。
她故作轻松地笑了下,“之后的一切,王爷就都知道啦,我成了穆习容,嫁给了你,到与王爷你相知相爱。”
重生 農 女 好 種田
可不管是那一日,开心也好,伤心也罢,她总会想起那天药王谷里发生的事情,未曾有一日安眠。


nt8gu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動河展示-iik91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穆习容听到宁嵇玉这么问,一时愣住了,她其实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宁嵇玉说她借尸还魂这桩事,若是宁嵇玉听了之后怀疑她是什么鬼怪之类的,因此怕了他该如何是好?
之前就经常听师傅说,世人大多敬神佛而远妖魔,这般不正常的事,她还真怕宁嵇玉会不会一时间接受不了。
穆习容只能打着马虎眼说,“小的时候跟着大哥来过一次,便记住了。”
她自己是不可能出这么远的远门的,赖给穆寻钏起码显得合情合理一些。
“是么,那穆少将军倒是很宠你了。”宁嵇玉未置可否,说了这么一句。
穆习容干笑一声,“还好还好……”
小时候原主的事她那里记得那么清楚,不过是话赶话的,编一编罢了。
“行了,”宁嵇玉起身,拍了拍下摆的灰尘,“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快些回去吧,明日一早还要继续行路。”
他伸手到穆习容面前,穆习容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力道起了身。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在奔波着赶路,穆习容不好其实并不如何吃得消,但为了保证自己不拖后腿,她每天会吃一些补足元气和体力的药丸。
是药三分毒,穆习容怕宁嵇玉担心,便没告诉他。
两日后,他们便到了胡元山附近。
药王谷就在胡元山深腹里的竹林深处。
为了不被外人闯入,那里设了千奇百怪的机关,倘若不是药王谷的人恐怕早就会死于那些机关上。
鬼颂
药王谷有一条只有谷中人才知道的密道,而且不能带谷外的人进去。
但穆习容很是奇怪,为何那日药王谷被血洗时,这片竹林里的机关却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而且也没有留下任何血迹之类的打斗痕迹,那么那些人究竟是怎么进入药王谷的呢?
晚上,他们驻扎在胡元山外。
此次机会难得,不管如何,穆习容都是要回一趟药王谷的。
于是趁着宁嵇玉在帐中与人议事之时,穆习容便趁着月色,瞧瞧离开了驻扎地。
春知被她提前喂了些药,现下已经睡得熟了。
她跟着军队走了这么多日,自然也知道哪里的守卫是最薄弱的,况且她只说自己是想出去散散心,不会走远,那些人也不敢拦着。
只不过事后要去禀告宁嵇玉的话,那便是另外的事了。
木叶之封火连天
眼下她先出去再说。
帐中。
方才看完边关情报的宁嵇玉从书案上抬起头来,面上有几分倦意,他捏了捏眉心,唇微抿。
李立忽然出现在帐中附耳过去,在宁嵇玉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本王知道了。”宁嵇玉神色有些莫辩。
超极品痞少 小荥
穿书后我的弟弟成了病娇 一濑未希
容儿这么晚了出去做什么?而且身边还没有人跟着。
“王爷,需不需要属下派人……”
“不必。”宁嵇玉淡淡摇了摇头,“本王亲自去吧。”
虽然不知道穆习容要去做什么,但想必这事和她的秘密有关。
穆习容现在还不想告诉他,其实他本意是不愿过多探究的,但她独自一人出去实在有些危险,自打上次在药房的事发生后,他便不放心让旁人来保护她,还是自己跟着比较放心。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穆习容自然不可能穿过整座胡元山到达竹林深处,她挑了条捷径,是之前药王谷的人为了方便出山挖掘建造的地下通道。
这通道入口也极为隐蔽,进入的方法也是复杂多变,她观察了下今夜的月色,推演着今日的卦象,找到那柱连接着机关的木桩,轻轻晃动了几下木身,果然那处被树丛隐蔽的地方便有石门开启,向两旁推去。
穆习容神色一喜,这机关果然没有失效,看来这处地方也还不曾被人发现。
穆习容回头环顾了下四周,丝毫未察觉身后跟着的人,确认没人后,径直进了地下通道,而入口也随之被关上。
在那处入口彻底恢复如初之后,忽然人影闪动,一个穿着玄色锦衣的男子出现在哪里,正是晚几步出现的宁嵇玉。
宁嵇玉效仿着方才穆习容所做的动作,再一次打开了那道石门。
这看着那道精密的机关,眸色深了深,这般制造精巧的榫卯锁,制作起来并不容易,恐怕是他也弄不出来,看来这座小小的胡元山并不简单。
而穆习容竟然也懂得这些,她究竟是什么人?当真只是一个穆家不受宠的小姐吗?
穆习容出了地下通道后,到了药王谷前的那片竹林。
这片竹林危险重重,机关无数,外人闯进来只有死路一条。
就连穆习容这种从小在药王谷长大的,即使是不靠密道,也有被这些机关伤到的风险。
而进药王谷的密道并不在地下,而是在水下,密道上有一条人造流动河,流动河里的河水并不是普通的河水。
河水中有药王谷特制的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解毒的方法就连穆习容也不知道,唯有她的师父玄宗河药王谷几位长老拥有解毒方法。
穆习容原来的那具身体,自小尝遍了各种药草,因此并不惧怕这河水中的毒药,这毒对她来说只是摆设。
而只要药王谷竹林里的机关一日有效,这流动河里的河水便能一天不停留地运转。
暮青色的月光下,流动河像一条绥带,泛着粼粼水光,一如药王谷遭难的那一天。
河里没有鱼,却仍旧清澈见底,河底的小石子颗颗可见。
穆习容走到河岸便,将手伸入河中,在河壁上探了探,摸到一块凸起的上头十分粗粝的小石块,她将那石块沿着河水流动的方向转了几圈,那流动河忽起变化,像是自中间被一刀分割开来,裸露出一道延伸至黑暗处的石阶。
穆习容眼神微凝,提着衣服下了台阶,消失在了那个方形洞口,随之消失的,便是那条石阶通道。
宁嵇玉跟了穆习容一路,心中疑惑亦是积攒了一路。
容儿的身份果然不简单,这般隐蔽的地方和这样深奥的机关,不像是她能知道的。
这恐怕也是她迟迟不愿意和他坦白的原因吧?
拉马克游戏 乐小云
既然她不愿意让他知道这些,那他究竟还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呢?
祸乱君心,妖后惹不得 菲菲沫
宁嵇玉在原地垂眸,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


guxtt熱門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一百三十六章 近鄉相伴-opv38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你说什么?!邢章被宁王的人抓住了?!”
剑侠劫
韩忱听了消息后亦是大怒了一番。
邢章是他手下勉强算得上用得趁手的人,只可惜这样一个亡命之徒却是个情种,为了一个女人不惜放弃自己的前途,还被人抓住关了起来。
摄政王府守卫森严,何况水牢那样的地方他也有所耳闻,不是那么好闯的,一旦进去,便是天罗地网。
救邢章的代价太大了,比不上他本人的价值,韩忱气了一阵之后便不再提他。
眼下穆寻钏去了盐州找神医医治他夏瑾瑜,宁嵇玉又要作为主将启程边关,所有事倒像是在按着他的计划一步步进行着。
只不过恐怕大楚境内无人镇守,楚昭帝会不放心将一个别国的永安侯留在大楚国内,势必会想办法将他送回和国。
但因为苦于苏清翎和穆寻钏有了婚约,还未大婚之前恐怕楚昭帝也不好将他驱回和国,但留给他的时间确实不长了,尽可能的削弱楚国国力,才是他所需要做的事情。
韩忱眯着眼,眼神渐深。
.
芷伤情逝君可知
今日便是宁嵇玉和穆习容启程去边关之日。
解朝露被关进大理寺的消息穆习容倒是并不如何关心,她一心只想早日治好宁嵇玉身上的伤。
等到了边关,他便要承担起主将的责任,上战场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那时那若是因为救他而留下的伤拖了后腿,穆习容不自责才奇怪。
那日那个药房老板因为与邢章有一同谋害穆习容之嫌,也被大理寺关了起来,药房也直接被封了。
不过那些药材无辜,放在那处也是浪费,便特许穆习容挑一些用得上的药材,拿来炼药。
穆习容配了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这瓶特制药甚至比宁嵇玉常年用的那种进贡药还好用,只是短短几日,伤口便开始愈合结痂。
宁嵇玉此行是楚军主将,要与将士们一同骑马,穆习容虽然也精通骑射,但还是抵不住如此长途地以马代步。
她跟在宁嵇玉身边跟了两日,实在被日头磨得厉害,宁嵇玉也心疼,扼令她不要折腾,她便只好躲进轿子里,安安稳稳坐着。
混之从零开 山大王要我来巡
“娘娘,瞧你的皮肤都被晒红了。”春知心疼地看着穆习容的脸,动作轻柔地给她上药。
半月过去,她们已经越来越靠近边关,像经历四季变化一般,这里明显比京城要热上许多,白日里日头也越来越晒人。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清酒半壶
“无妨。”穆习容任她涂了一会儿药膏,便不让她上手了。
如今这么点困难还算不上什么,等到了边关处境会更加艰难,她还是提早一些适应比较好。
但春知看着还是心疼,不过她也知道她家娘娘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娇小姐,恐怕并不喜欢她照料地这般仔细,只能忍着作罢了。
这条通往旱城的路在去边关的必经之路上,旱城如其名,有史以来便一直鲜少降雨,一年落雨几乎都不超过五次,因此城中经常大旱,百姓们守成不佳,沿路很是荒凉。
马车队伍又走了半日,才到旱城的一家驿站。
宁嵇玉喝停众人,让众人原地待整,他翻身下了马,走到穆习容的马车前。
“容儿,下来喝口水吧,今夜我们便在这里休息。”
穆习容依言下了马车。
婚裂症候群
驿站从外面看着很是破旧,而且只有两层,地上一层摆着几张破桌破椅子,上面一层也只有三间空荡荡的房间。
一看便是久无人经营。
众人在这里将就歇了一晚的脚,第二日一早便肃整出发。
天还没亮就被叫起来的穆习容毫无怨言,也不要特别待遇,跟着他们吃那种梆硬的像石头似的馕饼,连水也未敢多喝,一切按照寻常士兵那样的待遇。
这边关一行,是穆习容执意要跟着的,那么她自然就不能拖了他们的后腿,也不能让宁嵇玉在军队里被说闲话。
宁嵇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更是软的一塌糊涂,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他还是心疼偏多,有时便出去打野食给穆习容尝鲜,改善伙食。
离边关越近,意味着穆习容离药王谷也愈发近了。
宁嵇玉发现穆习容这段时间时常看着东边发呆,他料想穆习容是有什么心事,便在一日安顿好士兵后找到正坐在崖边的穆习容。
絕 品 透視
其实在刚看到穆习容坐在那崖边的时候,宁嵇玉的心猛地跳了跳,他生怕那道身影会就这么轻轻一跳,坠下去。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未免想得太多了些。
因为穆习容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什么会轻生的人,她性格坚强,如同藤蔓般肆意生长,又怎么会轻贱自己的性命呢?
宁嵇玉释然地笑了笑,走过去。
“这崖边危险,我的容儿还是离得远一些吧,你不觉得什么,本王看着可是心惊肉跳了。”宁嵇玉坐在她身边,撑起一只腿,大手放在膝盖上。
穆习容看见他,又听见他故意逗她似的说法,眨了眨眼,“王爷怕我掉下去?”
“掉下去也没事的,这崖看着深,其实浅得很,我虽然没有内力,但这种深度还是摔不死我的。”
毕竟她之前就曾因为想抓一只山兔,掉下去过一次。
她在药王谷的时候一年出不了几次谷,有机会出去也是刻意避着人的,专门挑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来探索冒险。
光这片思宁崖,她都来过不下三次了。
宁嵇玉微微挑眉,“听容儿这么说,看来容儿不是第一次到这里?”
他知道穆习容身边有着一些他不知道,也无从查起的秘密。
在他还没爱上她之前,他曾经彻底查过“穆习容”这个人,穆习容自小就在京城,在穆府里养大,根本没有机会出京城,更别说来蒲京这么遥远的边城了。
就算来,也不至于挑上这么个地方。
那么穆习容究竟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
难道是梦里见过?或者……真是一些怪力乱神之事。
眼下最不靠谱的,却成了最合理的答案。
关于这些宁嵇玉私底下其实想过许多,只是未曾主动问过穆习容,因为他知道,总有穆习容心甘情愿告诉他一切的那一天。


x5trt精品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五章 離開看書-xbp5p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解朝露的脸霎时间白了,她怎么将李立给忘了!
许是这人太过悄无声息,竟然被她忽略去,让她的话一时之间出现漏洞。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宁嵇玉沉下脸冷声质问道。
他对解朝露虽然没有其他感情,但她好歹也是解风的妹妹,如今她做出指使别人伤人的事,宁嵇玉心里说不失望是假的。
解风在世时为人正直忠诚而且光明磊落,从来不做违背良心之事,而他拼死留下的这个妹妹却做出这等歹毒之事来,连李立都不禁唏嘘。
解风这名字他也是听过的,曾经还是暗卫营里数一数二的名字,名声一向坦荡,到头来却被自己的妹妹毁了。
暗卫营里什么事能不知道?
宁嵇玉恐怕早已在心里将她定了罪,她此事再不认,也只是负隅顽抗罢了。
她抬头,静静看着宁嵇玉,对他道:“是……邢章的确是我的人,也是我让他对穆习容下手的。”
“王爷要为了这个女人定朝露的罪,我无话可说。”
“只是王爷,朝露在王府里这么久,先前你如此照顾我,就连我用的药都是王爷你亲自去先开了的,为何现在……却因为这个女人……一切都变了……”
解朝露恨恨盯着穆习容,眸光中透着怨毒,“这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让你着了迷,身陷囹圄,王爷却毫无所觉,朝露不过是在帮王爷清醒罢了!”
“本王看该清醒清醒的人是你才对。”宁嵇玉眸色极淡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本王说过,本王之所以收留你是因为你的哥哥解风。”
“托了你哥哥的福,你才能在王府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么多年。你的毒也是为救本王才留下的,本王不想欠你,更不想和你牵扯不清,才亲自去寻药将你治好,却不想本王这样做却更让你误会了。”
宁嵇玉直视她,冷声缓缓道:“你既伤了人,便该付出同等的代价,本王不愿你再留在王府,明日本王便让人将你送往大理寺,让大理寺卿裁决你的罪行。”
清穿熙心懿世缘
解朝露身形一晃,急急退了一步,几欲倒地。
没想到宁嵇玉竟这么狠心,直接想将她送进大理寺,倘若她能出来,又有什么好脸面可活?
他这是要逼死她。
解朝露静了良久,才开口说道:“我可以去大理寺……但还请王爷答应我一个要求……”
漂亮女主播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冬季有雨
宁嵇玉听言没说话,甚至没给她一个眼神,解朝露等了很久,知道他不会再理会她,只能继续道:“还请王爷能够给邢章留一条命,他不过是个听命于主子的下人而已,杀穆习容一事,是我所指使,与他无关。”
“你没有与本王谈条件的资格。”谁料宁嵇玉直接起身,冷着脸转身走了。
解朝露只能怔怔看着他走远,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知道,她已经失去了宁嵇玉的全部信任,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信过她。
無敵 天下
之前宁嵇玉的眼眸虽然深邃,但里面时常是空的,可如今却只有那个女人。
她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从未入过他的眼,更从未进过她的心。
她确实是输得一败涂地了。
解朝露从地上起来,最后看了一旁的穆习容一眼,转身步履维艰地走了出去。
她没有等到宁嵇玉所说的明日,不到傍晚,解朝露就收拾好东西出了王府,消失得很是干脆。
鸣翼见 live
“小姐……你真的舍得离开王府吗?”箐玉握着手里的包袱,满面踌躇地问道。
解朝露顿了一下,淡淡看了箐玉一眼,继续收拾着说:“你若不想和我离开,你可以自行留在王府。”
“箐玉怎么会扔下小姐不管自己留在王府呢?!”箐玉大声道:“箐玉照顾了小姐这么多年,小姐对箐玉不差,箐玉不是那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解朝露听了也没多高兴,箐玉在她身边确实得了不少好处,而且她这么多年陪在她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她能陪着她走是好,可是解朝露有些不解,明明她留在王府,才是最安稳的选择,是个人都知道该如何选,为何她还要跟着自己呢?
仅仅是因为那一点好处吗?
其实自然不是。
箐玉虽然对解朝露有些主仆之情,但情归情,利归利。
她家小姐是在王府里被养得太久了,不知道自己这张脸是什么价值。
解朝露长得好看,说是绝色也不为过,不然如何叫邢章那样的亡命之徒都肯为了她去冒险刺杀穆习容?
只可惜这些年解朝露一颗心吊在宁王殿下身上,旁人见不着她,也入不了她的眼,倒是白瞎了这样一副好皮囊。
要箐玉说,长成解朝露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该做人上人的,何必被困在区区一个摄政王府里。
因此,箐玉并不想留在王府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丫鬟,而是选择和解朝露一起离开王府。
而解朝露进大理寺确实是个体现她忠心为主之心的好时机,倘若解朝露能出来,那么她势必能够成为解朝露的亲信。
不过最后如何她也是还在赌罢了。
但她相信跟着解朝露一定比她在王府里做个日日给别人洗衣扫地的下人要有前途得多。
箐玉为解朝露理好了所有东西,一主一仆搀扶着出了摄政王府。
在离开之前,解朝露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王府,眼神透着十分的复杂。
她今日离开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再回到这里,以一个风风光光的身份,而不像如今这般寄离人下,随时可供驱赶。
解朝露在心中暗下决定。
翌日,便有大理寺的人将解朝露抓进了大理寺审问,在本人认罪之后,大理寺给解朝露定了罪。
大抵是宁嵇玉的原因,解朝露定下的罪要比一般指使别人伤人的罪要重上一些,她整整在大理寺里度过了两个春秋。
而这期间,箐玉竟然也一直不离不弃,用从王府里带出来的首饰变卖后换了银子,用来买通看守的人,隔一段不久的时间便来看解朝露。
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j96n1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二十九章 搬出王府-uba0e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对了。”穆习容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宁嵇玉,轻声细语地说道:“王爷,那幅画像臣妾误闯进来时,未曾看清楚,如今倒是有一睹画上女子的芳容的机会了,就是不知王爷给不给臣妾这个一览的机会?”
这一下打得宁嵇玉有些措手不及,谁料到穆习容会突然提起这个,后背微微僵了一下,面上却不显,风轻云淡道:“自然,容儿想看便看吧,这里的东西没什么不便给容儿瞧的。”
之前他确实是喜欢过那位木姑娘,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他如今心里只有一个穆习容,心中坦荡,自然不怕她瞧。
只是提起这么一个人来,难免心里会虚上那么一下。
穆习容见他如此,倒有些兴味寡淡了,但她还是好奇那画上画得究竟是谁。
于是她起身,将那画拿了过来,握在手中慢慢展开。
夏日梓歌 落羽晨曦
先前她只看到了一个“木”字和一点女子的发髻,随着画卷缓缓展开,她的眼睛却越睁越大。
巫师王
这画中人……怎么和她之前的容貌如此相像?!难道是巧合吗?
她又看见画卷上写的那三个字——木姑娘。
这不是前世她和一个知己书信往来时用的化名吗?宁嵇玉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穿越变成十六岁 吴小可
难道……?
穆习容越看画卷上的字迹越眼熟,顷刻后立马顿悟。
是了!这字迹正是他的字迹!
刀御天元
她与那人曾经书信往来过两年有余,不可能认错他的字迹,难道那人竟然就是宁嵇玉?!
天底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穆习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她和宁嵇玉的缘分从一早就开始了,在她还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一个人的时候,但命运已经将他们二人帘子在了一起,直至如今密不可分。
宁嵇玉见她反应有些怪异,自己的妻子看见自己书房里收藏着别的女子的画像,就算不借题发挥大闹一场,也该不会很高兴才对,可看穆习容的表情,却是惊一半,喜一半,还带着那么点慨叹。
“容儿……你要是真生气,我将这画卷拿出去便是,你……”宁嵇玉一时有些拿捏不准了。
却见穆习容蓦地从画卷里拔出目光来看他,一双水蘸似的燕尾眸中竟带上了些微的湿意,“嵇玉……”
听见这么一声,宁嵇玉心尖都不由颤了一下,穆习容可从未叫过他的名字,更从未这般深情款款地叫过他,难道真是被这画刺激得不行了?
只见穆习容朱唇轻启还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一道声音,“王爷在哪儿?王爷在书房里吗?”
这声音的主人便是解朝露。
穆习容一心急要抒发而出的情绪却被打断了,很是有些不满,皱着眉神色不虞。
这女人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子,现下又上赶着过来做什么?莫不是想卷土重来?
解朝露见宁嵇玉在书房里,正想上前,却被李立拦住了,“书房重地,解姑娘请回吧。”
解朝露却是不肯,“你让我见一见王爷!我有话要与王爷说!”
“让她过来吧。”穆习容神色淡淡说。
李立听言,看了看宁嵇玉,见宁嵇玉轻轻点了点头,他才敢将解朝露放过来。
“停下。”穆习容见解朝露几步就要扑过来似的,呵住她道:“你要和王爷说什么,便这样说吧。”
再近几步,她可忍不住了。
宁嵇玉见穆习容对他的占有欲如此之强,却没有丝毫觉得不舒服,相反有些乐在其中。
他无视解朝露投递过来的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冷声道:“你要与本王说什么?”
“朝露……”解朝露咬了咬牙,见穆习容没有一丝要避开的意思,而宁嵇玉也没有什么想要帮她的样子,只能站在那里道:“朝露听闻王爷要率军出征,朝露……朝露想和王爷一起出征!”
“朝露绝对不会拖累王爷的,王爷去哪儿朝露便去哪儿!”
“噗嗤。”
此言一出,宁嵇玉还没反应,穆习容就先笑出了口,“王爷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有没有问过王爷想不想让你跟着啊?”
官场新秀
女主渣化之路(原版)
解朝露听出穆习容这是在说她自作多情,她有些难堪,但现在王爷被这个女人迷得已经并不会再向着自己了。
她只能使出最后的手段,“王爷……我大哥为你而死……我之前也因你中了毒……王爷你不能……不能丢下我……”
提到那个解朝露已死的大哥,宁嵇玉面色沉下来,“解朝露,解风不是你可以绑架本王的工具。本王替解风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你身上的毒和伤本王都已让人治好,就连伤疤也没留下。本王并不欠你什么。”
“大抵是本王对解风的那么点愧适,叫你产生了你可以一直跟在本王身边的错觉,既然如此,现在这个时机刚好,等本王离京后,你便从王府离搬出去吧。
念着那最后一点解风当年对本王的忠心,本王会帮你找个好人家,让你下半辈子不至于风餐露宿。”
重生迷彩妹子学霸哥 爱吃松子
解朝露神色大变,满脸的震惊与难以置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宁嵇玉会对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在穆习容的面前。
“王爷……”解朝露哽咽住,“您当真要这般对朝露吗?朝露在王府服侍您这么多年……”
“本王与你清清白白,你在王府这么多年,恐怕连王府的一块阶前石都未曾打扫过,何谈服侍?”
宁嵇玉其实在此之前早就想让解朝露搬出王府,毕竟让她这样不清不白的住在王府里,就算天下人不误会,连解朝露自己都要误会他是否真的对她有情了。
银狮的猎物 诗雅
如今这样的局面,就是当初宁嵇玉不够狠心的结果。
他欠解风的已经足够还清了,甚至说,解风为他而死本身就是他职责所在之事,根本谈不上什么亏不亏欠,只是宁嵇玉始终做不到如此冷血,才出于弥补之心,替解风照顾了他的妹妹这么多年。
穆习容见解朝露一脸灰败,方才还像一朵怜人惜爱的娇花,现下却骤然失去了颜色。
但她却一点也起不了什么同情之心。
撇去她对宁嵇玉的觊觎之心,解朝露并不是什么善与之辈,并不需要她来可怜。


gmm9g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一百一十五章 證人讀書-wv648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韩忱听了皱眉忧心道:“是么,那柳夫人可要多注意休息才行啊。”
柳霞眠勉力僵着唇角点了点头。
一旁的穆习容听着二人对话,心生奇怪。
这永安侯和他们穆府之前未曾有过什么交际,可谓是一个天南,一个海北。
然而为什么今日永安侯如此有意无意地在找柳霞眠的不痛快呢?
难道昨日那张无名的字条和他有关?
“怎么了?”宁嵇玉见穆习容发愣,凑过去低声在她耳边问了句。
穆习容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毕竟只是无端猜测,并没有什么依据,若是与他毫无关系,岂不是平添麻烦。
宁嵇玉见她不想说,也没有继续问,伸手给她拿了些她平常爱吃的东西,“多吃些,你太瘦了。”
……
半场宴席下来,穆习容一直是神不在家,一直到宴会将近,都并没有什么事发生,她几乎认为那个字条是有人特意写来专门为了耍她的。
可这样的举动未免过于无聊且没有意义。
碍于宁嵇玉还未有起身离去的意图,来的宾客皆没有离席。
就在穆显阳刚要开口宣布散席的时候,方才一直安静的韩忱却突然出声。
“穆大人,别急。”韩忱语调缓缓道,“本侯还有一件礼物还没有相送,还请穆大人暂且等候片刻。”
穆显阳听言一头雾水,“哦?是什么礼物?”
韩忱拍了拍手,便有两人将一个女子带了进来。
与此同时,有人走到穆寻钏身边,附耳说了什么,穆寻钏脸色稍变,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后,眼神深了深。
邪惡校草的拽拽小丫 鑫鑫.
暴富之風流新貴
永安侯为何会突然去客栈将这个妇人带走?
古武非凡 青風木水
韩忱不顾众人投向那女人疑惑中带着探究的眼神,施施然站起身,慢悠悠地理了理前襟,裹笑道:“穆大人,这女子,穆大人可还认得吗?”
在韩忱话音刚落的同时,押着那女人的人动作粗暴地钳住女人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让众人一览无余。
“瑾、瑾瑜?!”穆显阳漫不经心地朝那女子看过,下一刻却蓦地睁大了双眼,全身像失去了所有支撑般一下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军文一生相守 疏朗
一旁的柳霞眠面色也是骤然发白,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穆显阳面容惊恐,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你怎么还活着?!”
然而夏瑾瑜只疑惑地歪着头看来看去,像是丝毫没注意到座上的穆显阳和柳霞眠。
忽然,她看见坐在右边的穆寻钏,眼睛一亮,顿时高兴起来,想要挣脱那两人的束缚朝穆寻钏跑去。
“孩子!我的孩子!”夏瑾瑜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大,大声尖叫道:“你们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没有得到指令,那两人不敢将她轻易放开。
論劍武林
谁料韩忱见此却笑了,对着那两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将人放开。
那两人收到命令,松了手。
夏瑾瑜没了禁锢,立刻疯疯癫癫地朝穆寻钏跑去。
慶余 貓膩
太平洋超级帝国
“我的孩子,娘亲来了,娘亲在这里,别怕……别怕啊……”夏瑾瑜半跪在穆寻钏身侧,双手想要去抚摸他,却最终没敢靠近,只敢顺着他的轮廓做安抚的动作。
穆寻钏眉心镌上一道竖痕,这妇人究竟怎么回事?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揚揚
而且看方才父亲的样子,父亲似乎认识这个妇人,当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韩忱见到这一幕,笑着望向穆显阳和柳霞眠,道:“穆大人,柳夫人,这便是本侯今日送的最后一份大礼,穆大人可满意?”
“本侯为了找回穆大人您的二姨太,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啊。”
穆显阳此时已从方才对自己死去多年忽然复生的妾室的震惊里醒过神来,他盯着韩忱,一字一句道:“永安侯,人死不能复生,您不会以为自己随便找个与我那亡妾长相相似的女人过来,便真的可以瞒过众人了吧?”
“况且,永安侯是和国人,和国距离楚国少说也有千里之远,而您又是初次入楚,却连楚国一个将军的妾室的容貌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您莫不是心里藏着什么别的心思吧?”
穆显阳到底混迹官场多年,他眯起眼,混浊的瞳孔里藏着摄人的骇意,“换句话说,究竟是您藏了别的什么心思,还是有人别有用心?”
此言一出,众人骇然。
一个邦国派来朝觐的使臣可能有异心,可比一个将军府的妾室可能死而复生带来的后果严重的多。
众人相互交换眼神,表情皆有几分愤意。
全能武神系統
和国之前可是楚国的敌国之一,打过三年之久的战,若不是后来楚国国力渐胜,和国落了个分裂割据的下场后战败沦为楚国邦国,恐怕两国的关系依旧是势同水火。
当年和国人在楚国,可是人人喊打的。
然而哪怕这样,韩忱的表情却依旧淡然,仿佛穆显阳对他的质疑在他眼里,只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根本无足轻重。
“若是本侯真有什么莫须有的异心,本侯何须亲自护送我国公主来和亲?”韩忱挑眉道:“倒是穆大人转移话题、掩人耳目的本事,真真是叫本侯佩服啊。”
是啊,若是这位永安侯真有什么异心,怎么敢以身饲虎,亲自入楚呢?
被这一番说辞说服的人暗自点头。
但更数人自然是向着穆显阳的。
而且就算这个和国的永安侯没有如穆显阳所说的那样,但这是人家夫人的寿辰,他却如此大张旗鼓地找来一个妇人说这是穆府的二姨太,未免有些太过喧宾夺主,惹人厌烦。
八岁小狂后
“哼,终归不过是永安侯你的片面之词!”穆显阳重声道:“况且,瑾瑜那般如天上皎皎明月的女子,怎么可能会和眼下这疯疯癫癫的妇人有丝毫联系!永安侯就算想要给穆某人不堪,这使得手段也未免太过下作了些!”
韩忱听了,也不恼,反而还觉得穆显阳说的颇有道理,他点了点头,道:“嗯,穆大人所说的确实如此,本侯的片面之词的确难以服众。不过正巧,本侯还有个证人在……”
“来人,将人带过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