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同歌


精华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 txt-第751章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751章一支舞
罗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刚才的一番言语,让两个姐妹的情绪显得有些低沉,见两人不说话,罗天也没有再提什么其他事情,静静的看着前面的小舟之中,继续不断的走出人来,大桥高台之上,男子放下前一个人的黄卷,上面写着前一个人的资料和写的诗词。
可能是丞相府的世子以及将军府的公子太过耀眼,他们的出现,完全是日月之光,而其他人则是星辰。
之后,又介绍了几个男子,什么东川郡某某世家的公子,最次的也是某地区的名士,都是风流名士,罗天也看出来,真正参加测试的人,好像也不缺这点入场钱,为的就是这个名头。
当然,相比叶空灵和万屹的热烈场面,这些名家公子哥们的待遇就差了许多,也有不少女子投下礼物,也都是一副名士风流的派头,除了万屹这个奇葩之外,都没人去理会这些礼物有什么……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罗天刚好在第九位,也是最后一位。
直到罗天出场的时候,站在大桥高台上的男子还慌乱的问旁人罗天的资料,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满脸茫然……
直到面具男撑杆来到大桥下面的时候,罗天依然稳坐小舟之中,没有半点想要露面的意思。
不得已之下,高台上的男子大手一挥道。
“且慢!”
面具男立稳长杆,抬头看着高台上的男子。
男子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高呼道。
“这位兄台,这里没有收到你的名册,是不是搞错了?”
此话一出,满城哗然……
在前方等待的八艘小舟也都停了下来,这些家族弟子,名士才子纷纷走出小舟,想要看一看到底是谁,敢如此大胆的闯入,装作自己测试过关的模样……
面具男不置一词,静静的站在小舟前,既不说话,也不解释。
高台上的男子看了看左右,沉声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没过关,怎么会有我们的人撑杆?”
一时间,满城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艘小舟之上。
那些追捧各个偶像的人们,也都被这一个变故给震惊了,纷纷露出八卦的神色,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高台上的人这么问了,小舟内依然没有动静,眼尖的可以从还在燃烧的火炉阴影之中,看到罗天白色的衣摆。
两岸的鼓手和吹号人都傻在原地,也不知道该不该吹奏起来。
议论声顿时升起,从两岸之内传去人们的讨论声,当然,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居然敢强行闯关……或者有喜欢吹牛皮的人,直言自己认识罗天,并编造出一个名头,被说成是采花大盗,准备来强行抢走苑微云云……
玲珑和冷若的脸上都不好看,冷若更是捏紧拳头道。
“这些人在胡说八道什么!公子做的词是最好的!”
玲珑也咬了咬下唇道。
“哼,都是没见识的人……何必理会他们,我们过去便是。”
玲珑还是想要息事宁人,罗天则无奈的抱怨道。
“我就知道那个老头不靠谱,这算什么事,我居然被当成猴看了!”
见小舟一直没人出来,高台上的男子大呼道。
“这位兄台,还请出来一见,若是通过测试,是我们的疏忽,还请讲明原由,不过,如果想在天离城弄虚作假,我们花船可不欢迎这种客人!”
那人说的非常含蓄,却也能从语气之中感受到,他对罗天是非常不信任的,起码,从他看来,罗天是弄虚作假的成分占大多数……
冷若一捏拳头道。
“他什么意思,我出去跟他说!”
不等玲珑说话,罗天摆了摆手道。
花间骄子
“别激动,万一,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你们的呢?”
此话一出,玲珑和冷若都傻眼了,两人立刻警惕的看着罗天,冷若更是质问道。
“倪公子,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真的骗了我们?”
玲珑想了想后,摇摇头道。
“不对劲,如果骗了我们,为何,会有他们撑船呢?”
玲珑望着小舟外撑杆静立的面具男,充满了疑惑。
罗天忍不住哇哈哈的笑了起来,盯着冷若道。
“好家伙,这么真实吗?我就这么一说,你刚刚还挺亲昵的,现在好像巴不得和我撇清关系似的!”
冷若见状面脸上微红,垂首轻声道。
“也不是……我是怕你骗我……”
罗天眉头一挑道。
魔珠
“我骗你什么了?不会……这么快就把你的心骗走了吧?”
冷若眼睛一瞪,小脸通红道。
“我越来越觉得你是骗子了……你快告诉我,刚才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冷若急迫的问着,罗天深深的看了冷若和玲珑一眼,直视她们的双眼道。
“真的又怎么样?假的又怎么样?”
冷若没有说话,玲珑倒十分理智道。
“还请公子直言相告,我们对公子并无恶意。若是真的,公子也无需怕什么,大方的走出去,将这一切说清楚便是。若是假的……”
玲珑一时间陷入沉思,冷若接过话道。
“若是假的,你现在快跳水逃走吧!”
玲珑惊异的看着冷若,想了想后,也点点头道。
仙尘
“对,快走吧,天离城就别待了,否则,被抓回来,你一定会很惨的!”
罗天没有说话,只是微笑道。
“看来,我的人缘还不错嘛。”
就在这时,大桥高台之上的男子厉声道。
“这位兄台,现在不是玩闹的时候,若是有误会,还请出面相告,如若不然,我们便将你的行为视作挑衅,到时候,后果自负!”
或许是听到了罗天小舟之中传出的嬉笑声,让男子十分不满意。
这话落下许久,罗天依然没有任何想要出面的意思,仍然坐在小舟之中,甚至让玲珑给自己继续添了茶水,一面喝一面和冷若开着玩笑,逗弄着她。
冷若呢,满脸的焦急,却见罗天如此气定神闲,又不好说什么……
这时,不管是大桥高台之上的男子,还是周围围观的民众,亦或是在前方等待的公子哥,都表达出了不满。
最不满的莫过于在前面等待的公子哥们,由名士带头,纷纷开始谴责罗天。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花船之选,岂能让这等弄虚作假的小人坏了时辰?”
“就是,叶空灵世子还等着,就因为这么一个人?”
“要我说,这种人,直接抓了关入地牢!”
“哼,你们要等,我可不等了。如果再耽误,便是误了我和苑微小姐的洞房花烛夜!”
一时间,群情激愤,好像罗天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至于周围的百姓指指点点,反而令人感动。
高台上的男子见状心一横,挥手道。
“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只好我们动手了!”
说完,一队人马拿着武器,匆匆走到岸边,就近乘着一艘船,向罗天赶来。
罗天见状指了指撑杆的面具人道。
“他会出手保护我吧?”
玲珑和冷若面面相觑,皆是不敢说话。
面具人明显听到了罗天的问话,回过头道。
“云老吩咐我只负责撑杆。”
罗天顿时睁大眼睛道。
“我去?这么不负责任吗?”
玲珑闻言,眼睛一闪道。
“既然是云老答应过公子,就一定能城,公子,一会儿他们来了,不如出面解释一二?”
罗天没好气道。
“嘿……我凭啥要解释?有本事就把我抓去,我先说好,这都是你们花船自找的,别丢了面子来怪我。”
玲珑没想到事情这么棘手,一咬牙道。
“那我去给他们解释……”
罗天却抬手道。
“不,你现在代表的就是我,你出去,我的面子不要了?”
玲珑颇为着急道。
“公子,如果真的伤了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罗天只是淡淡的摇头道。
“我还真想看看,他们会怎么处理,嘿嘿……”
罗天和玲珑说着话,那边手持武器的人已经乘着小舟赶了过来。
罗天坐在船舱之中,觉得船身有异,细细的听去,眉头一扬道。
“水底下居然还有人,你们的防守措施做的不错嘛!”
玲珑和冷若都是一脸茫然,只有面具男惊讶的看了过来,讶异的问道。
“你居然能听到?”
罗天淡淡一笑道。
“这很难吗?要不然劝他们早点出来,万一憋死一两个,你们主人家该心疼了。”
看不见面具男什么表情,只听见一声闷哼,面具男转过身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负责撑船!”
罗天邪邪一笑道。
“好玩,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说着话,小船已经靠近,为首的人拔出刀,指着小舟道。
“速速出来!”
罗天没有理会,那人眉头紧锁,继续发声道。
“劝你立刻束手就擒!”
罗天依然没有回话……
可能是罗天淡漠的态度让男子有些不爽,他一挥大刀道。
“给脸不要脸,给我把他抓出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在花船的势力内闹事!”
这个时候,罗天才悠悠的传出一句话道。
“后果自负。”
这是迄今为止,罗天向外界传递的唯一四个字,别说为首的男子了,就连其他部下也都满脸的愤怒,叫嚣道。
“好狂!”
“这个人在找死吧?”
“他不会挟持了身边的两个美姬?”
“可怜的美人,难不成已经遭了毒手?”
众人脑部的画面越来越多,为首之人恶狠狠道。
“你不会以为手里有两个娘们就能威胁花船吧?你要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玲珑和冷若原本想要说话,一听到这个,两人瞬间沉默下来,没了声音。
罗天看了看玲珑,又看了看冷若,二女虽然对自己的命运已经有了某种认定,却远远没有达到从容的份上。
撑船的面具人虽然没有说话,也没答应要保护罗天,出手相助。
却回应了罗天,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
云老是谁,冷若不知道,玲珑可比谁都清楚……
玲珑知道,罗天没有说谎,更没有欺世盗名,或者是所谓的弄虚作假。
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误会,罗天不出去,玲珑没办法处理,可是,被自己人这般看轻,好像有没有她们都无所谓一样,放在谁身上,这都不好受……
眼见花船的人就准备强行攻入的时候,大桥高台上的男子忽然惊叫道。
“都住手!”
众人抬头看去。
只见,男子手里捏着一张黄卷,满脸的慌乱。
“这……这……”
小船上的首领面色微变,高声问道。
“到底如何?”
高台上的男子连忙说道。
“乌首领,快退下吧……”
首领闻言立刻明白了意思,向罗天拱了拱手,立刻掉转船头离开。
等乌首领走后,高台上的男子一边擦着冷汗,一边高声道。
“倪安云,作词——水龙吟。天离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式远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王图霸业,血海深仇,尽归尘土。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花船坐,污泥处。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铺路?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天下折剑,万人辟易,奋英雄怒!“
言罢,高台上的男子好像想起了什么,大吼道。
“魁首!并获苑微姑娘提名,此次入阁测试结束,若无人能闯关成功,苑微姑娘愿为倪公子献舞一支!!!”
顿时,仿佛炸开了锅般,众人都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之前催促不满的名士也都纷纷跑回了小舟之中,心胸狭隘的,更是气哼哼的将船头的礼物一脚踢进护城河内。
玲珑松了一口长气,冷若则像打了打胜仗一般,双手抱在胸口,大声说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倪公子的词,苑微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罗天则一点也不领情,甚至哼声道。
“一支有没有的舞都不一定就想把我打发了,你们的苑微小姐还真狡猾呢!”
連載 小說 閱讀
玲珑和冷若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无奈。


xrcj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713章 拉關係-vw7te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倪兄快意之人,伍士有心结交,希望与倪兄结为兄弟,不知倪兄意下如何?!”
流火
重生 之 田園 辣 妻
伍士起身说道。
罗天愣了一下,没想到伍士居然要结拜,略微思忖片刻后,罗天点头道。
“嗯……虽然我最烦这些礼节了,不过,你这人倒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人也不差,我在仙界还没小兄弟,你是第一个,我收了!”
白凝听的差点没坐住,在她看来,罗天这叫无耻!
伍士是天离城的城主,与你结拜,你还挺高傲的说这些话……
当然,如果真的挑明身份,罗天现在也是灵池宗主的入门弟子,要说高攀,应该是伍士高攀罗天。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可不知为何,看到罗天这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白凝就觉得脸上臊的很……
毕竟两人的身份还在隐藏之中,况且,还是伍士不知情下,先提出来的。
宅女阿桂 潇沐晴
伍士却微微一笑,没有多少好奇,对于罗天这种蜜汁自信完全不觉得奇怪。
“也许这就是人格魅力?”
白凝见此场景,心头暗暗想着……
“小武,我既然和你成为兄弟,以后必不可能让你吃亏,你放心好了。”
话头一转,就开始称呼小武。
伍士也不生气,笑着回应道。
“倪大哥,嫂夫人!我此前在外游历,小半个仙界都走过,似倪大哥这样的奇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幸相识,此一去天离城,只要有我伍士在,绝无人敢对倪大哥和嫂夫人不利!”
罗天理所当然的点头道。
“那是当然了,天离城你是地主,我们是客,就该由你来负责嘛。”
白凝见状怎么也想不明白,罗天到底有什么魅力,就这么蛊惑了一个城主之子做小兄弟……
“小伍,既然你是我小弟了,刚才大哥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
伍士不由愣了一下道。
“何事?”
罗天鬼鬼祟祟的向四周看了一圈后道。
“我这人吧,贪财好色,俗人一枚。这钱是我所爱,美人也是我所爱,不过,我最珍惜的东西还不是这些……”
伍士眼睛一亮道。
“难道,倪大哥也对武学有大志向?”
罗天听后无语的甩去一个白眼道。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汉宫俏佳人
韩四当官
伍士还没明白过来,聪慧的白凝已经秒懂罗天的意思,当下感觉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啊?还望倪大哥直言相告……”
罗天把住伍士的肩膀道。
“兄弟,你想想,人这一辈子图个啥?”
伍士低头沉思片刻后道。
“为了悟道,修习天底下最强剑术,成为一代剑圣!”
罗天听后,不满的摇摇头道。
“成了剑圣之后呢?”
伍士立刻傻了。
“这个……我还没想那么远……”
罗天一拍伍士的肩膀道。
“所以说你还年轻啊!这人无论是贪恋财富,还是喜爱美色,抑或是像你这样,对实力有极大追求的,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自己舒服么……”
“舒服?”
伍士总觉得这话怪怪的。
“对!舒服!喜欢财宝的人,终日和财宝相对,也能自嗨。喜欢美色之人,只要有新鲜的激情,他就斗志满满。对实力有追求的人,打败天下无敌手,感觉自己最牛,心里也很舒服。”
“不过……舒服之后,就是无尽的空虚啊!”
“倪大哥……这空虚……”
罗天连连摇头道。
“你当了天下第一又能如何?站在世界之巅,还不是没了对手,寂寞如雪啊……”
虽然不知道罗天这些论调从哪里来,不过,伍士总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由问道。
“那……倪大哥,你的意思是?”
罗天眉头一挑道。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
“我的心?”
“对,心之所想,就是你的追求。不要被什么武道极致这些东西迷住了眼睛,你应该追寻你心里的方向!”
然而,在白凝听来,罗天把着伍士说的这些话,就像是在教坏一个想要奋发上进,认真读书的孩子,去浪迹江湖一样不靠谱……
“倪安云!”
忍无可忍之下,白凝出言道。
“你少乱教你那些无聊的观点,伍士他有追求实力,悟道剑修的决心,你怎么可以说这些话,什么舒服不舒服的……伍士,你别听他的,好好练你的剑,追求你心中大道,终有一日,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罗天一听这话,不服道。
“我怎么就乱教了,小武有追求不假,但是也不能只追求什么剑道吧?是我小兄弟我才说的,一般人我还懒得说呢……”
“你自己想怎么做,没人管你。我看小伍资质不错,年轻有为,将来必成大器!如果听了你的,以后就只是芸芸众生的一粒尘埃了!”
白凝自然不忿,毕竟,罗天的话,就连她都听不懂,听起来像是胡言乱语,自然不想眼睁睁看着伍士被拖下水……
罗天一下子急了。
“好家伙,当着我的面夸别的男人年轻有为?”
白凝哼声道。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伍士见罗天和白凝争论起来,又因为自己,连忙居中调解起来。
“倪大哥,嫂子,你们别吵了……我是觉得倪大哥说的有些道理,实不相瞒,我小时候曾经在城墙之上与父亲接待过灵池的宗主!那可是仙人!”
说到这里,伍士的表情显得十分激动。
“灵池你们知道吗?仙界修行门派的翘楚!我记得,宗主就是手持利剑,御剑而行,如一道流星从天离城上方滑过,我那时候就梦想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如宗主那般,成为一代剑修,听说,宗主是仙界第一剑圣!我的目标也是同样!”
“不过,刚才倪大哥也说的对……我遍寻名师,其实有心想要拜入仙门修仙。可惜,一直投报无门……剑圣离我太远,就连俗世之中,我也不是顶尖高手。如果一味的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自己就先疯了吧……”
说到这里,伍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遗憾,还有几分不甘。
罗天和白凝听了这些话,两人都觉得十分诡异……没想到能这么巧。
罗天知道,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毕竟,伍士现在是自己小弟,罗天从来没有欺骗自己人的习惯。
不过,眼下的情形,罗天也没办法跳出来告诉伍士,自己就是灵池下来的,自己媳妇就是仙人……
只能先扯开话题,连声道。
“小伍,行了,这些事情也急不来,大哥我看好你,不就是修仙吗,其他门派不收你,是他们的损失。以后,你一定可以得偿所愿!”
伍士只当罗天是在安慰自己,略微提起一些精神道。
“谢倪大哥劝解,我也知道,有些梦不能做过头,以后会现实一些。”
罗天听后微微一笑,他知道,伍士没明白自己的深意。
罗天也不着急去证明什么,况且,灵池也不是光自己说了算,只要伍士继续保持这份心,有白凝在这里观察,入灵池,眼下就是开山大典,岂不是轻而易举?
圣光时代
当然,罗天也不能事事都挑明了。
“行了,让你开开眼界,看看你嫂子的容貌,好好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期待,不要钻死胡同!”
说着,罗天就看向白凝。
伍士听了这话,也看了过去。
两人都看着自己,白凝居然觉得有些心慌……
倒不是怕被别人看,而是以罗天夫人的身份,揭开这斗笠面纱,心里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奇怪。
见白凝没动作,罗天不由催促道。
“媳妇,这天也挺热的,把头上的斗笠取了呗?”
“我……不……”
白凝想都没想的拒绝,僵在那里,颇有些尴尬的模样。
“嗨,咱们又不是见不得人,况且,小伍也是我小弟,没事的,现在可以取下来,免得闷得慌!”
白凝眼睛一瞪,望着罗天,眼里颇为不安。
白凝没有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不安,为什么这么扭捏,但是,她也不傻,知道罗天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说到底,还是有心想要帮助伍士。
白凝可是灵池的长老,一旦伍士和白凝有一些交情,以后,入灵池仙门,一个长老的推举,那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混个神仙当当
伍士见白凝没动作,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也非常理解的说道。
“倪大哥,嫂子可能不太方便,你就不要强求了,以后,小伍一定能够得到嫂子的认可!”
伍士的想法却很单纯,白凝不取下遮面之物,是心里不认可自己,就是不认可罗天认的小弟……
罗天眉头一挑道。
“你别多想,你嫂子只是有些害羞。”
说着,罗天上前,走到白凝的身旁,一手放在白凝的肩膀上,只见白凝身子微微一颤,挺直腰板,要不是有外人在这里,白凝早就出手把罗天弹飞出去了。
“媳妇,我来替你解下斗笠。”
罗天站到白凝的身后,双手放在白凝的肩膀上面。
白凝身子僵直,感觉到罗天靠在自己后背上,有心想躲开,可是怕露出马脚,最主要是罗天已经将手,放在了自己的下巴上面……
轻轻一抽,将斗笠的白线取下,罗天撩起面纱,取下斗笠……
伍士原本没多大波动,直到罗天将斗笠全部翻开之后,白凝的样貌露了出来,伍士愣住了……
此时此刻,伍士才明白罗天为什么这么心疼媳妇,为什么说自己最爱的还是媳妇……
伍士呆呆的看着白凝的脸,可是,眼中已经没了脸,他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什么肤白貌美,什么倾国倾城,好像这么形容都太俗!
从白凝的脸上,伍士看到最多的是那出尘淡然的气质,气质大于外表,虽然,就这外表足以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白凝淡然的气质,几百年来的沉淀,这个世界上,除了罗天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之外,其他人,何尝见过这般人物?
如同一朵傲立雪山之巅的莲花,只敢远观,没有丝毫的亵渎之心。
是不敢,是觉得自己不配!
伍士从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容貌,会让自己觉得卑微,让自己觉得不配看到……
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有白凝的修为作祟的原因。
即使白凝不用修为,身居高位,又实力强劲,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罗天见伍士看呆了,不由一笑,伸出手,在伍士的眼前挥了挥。
“小伍……”
伍士这才回过神来,迷茫的眼中,充满了震撼!
“小伍,我可说过,只能看一眼!”
伍士听后回过神来,连忙垂下头,对罗天和白凝拱手道。
“倪大哥,嫂子,是我失礼了!”
随后,伍士连忙解释道。
“我绝无亵渎之心,我只是……只是……没想到,嫂子如此出尘脱俗,国色天香!我失礼了!!”
这一次,罗天没说话,白凝轻启朱唇,淡淡道。
“不必如此,不过一张皮肉罢了。你若是慌乱,反而显得心中有鬼!”
伍士没想到白凝说话这么犀利,当下头也不敢抬道。
逃妻太疯狂 公子城
“嫂子教训的是……”
白凝微微点头道。
“坐下说话吧。”
三言两语,将场面控的死死的,气质在这里,由不得其他人。
“你也坐下吧!”
白凝回身看了罗天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罗天听后嘿嘿一笑,坐在白凝的身边,开口问道。
“小伍,不要这么拘谨,你嫂子还是很好说话的,就是人严厉了一点。”
听到罗天的声音,伍士才放松下来,毕竟心里坦荡,也就没有太纠结,只是苦苦笑道。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罗天挑眉道。
“没想到啥?”
伍士抬眼看了看罗天道。
“倪大哥,从外表看,你和嫂子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可是,说句不太敬的话,嫂子真是被你拐跑的,我游历多地,嫂子的气质,就算是王室公族的女子也是远远比不上……我都不敢想象,嫂子怎么会看上你了……”
这话出口,白凝不由噗嗤的笑了一声,虽然很短,却也真实。
罗天无奈的看着伍士,低声道。
“这就叫魅力,小伍,好好学!”
听到罗天自夸之言,伍士和白凝都不约而同的表情十分无语……


6tasx非常不錯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ptt-第656章 靈韻給的教訓熱推-65f9s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见罗天如此说,灵韵娇憨的哼了一下,轻声道。
“算你有良心!”
罗天微微拍了拍胸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
“那是,良心大大滴有!”
黃河伏妖傳 龍飛有妖氣
对于罗天这般搞怪的话,灵韵已经习以为常,并且都免疫,见怪不怪了。
“相公,谢谢你!”
灵韵深情的看着罗天道。
罗天眉头一扬,用手轻轻的揪住灵韵的脸蛋,下嘴猛的啃了一口。
灵韵顿时不依道。
“呀,全是口水!”
罗天嘿嘿笑道。
“怎么?你还嫌弃相公不成?这是给你的惩罚!”
灵韵颇有些气不平的感觉,不满的嘟着嘴道。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何要罚我?”
“相公处事不公,我不服!”
看着身边露出小女人态的灵韵,罗天一时感慨万千。
一个女人爱不爱你,不在于妥协不妥协,更重要的是她的态度,如果,将她最真实,最罕见的一面,让你独享,那你永远不要怀疑她爱你的程度!
想想不早之前,坐在灵座之上,挥斥方遒,一语定乾坤的宗主模样,又看看现在的小女儿态,完全是两个人!
而这小女人的模样,却只有罗天一个人,有幸能够看到。
“不服是吗?不服我们再战!”
罗天说着,就把自己胸口的衣服一扯,露出让灵韵顿时红了脸的胸脯。
“不……不要,妾身知错了……”
灵韵又是委屈,又是无可奈何,关键是,如果现在再来一次,灵韵感觉自己真的有些无法承受了!
罗天得意一笑,在灵韵的嘴角亲了亲道。
“看你还敢嘴硬,说惩罚你,也不是没有名目。你我夫妻二人,生死相依,永不相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什么谢谢,这么客套,岂不是拿我当外人?”
藍心兒 羽翼美
罗天温情的怪罪,让灵韵似水双眸,顿时化作一团柔软。
“相公……”
忍不住轻声低呼。
罗天作势也将灵韵一把搂入怀中,低声道。
“往后别这么客气了,况且,我也是在灵池里待的有些闷,趁机下去走走。更何况,你还给我配了一个超级保镖,我岂不是能够横行!”
灵韵闻言噗嗤一声笑道。
“保镖?你当白凝师姐是你的侍从吗?相公,你还真敢想!”
罗天嘿嘿一笑,颇有一种恬不知耻的错觉。
“那是她的福气,要说,这么冷的性子,我还看不上呢!”
灵韵只觉好笑,对罗天的口嗨不以为意。
“是哦,灵池这么无聊,相公在灵池才多长时间,已经闹出了多少事情出来。只是不知,白凝师姐的花侍花蕊可还安好?”
罗天一听,表情瞬间僵住,偷偷看了灵韵一眼。
果不其然,灵韵也正在观察罗天的表情,发现有异样后,瞬间冷淡了大半。
“只是……只是认识而已,花蕊性格很好,娘子别想太多啊!”
灵韵“哦”了一声,淡淡的离开了罗天的怀抱,垂首为罗天默默的打理衣物。
罗天见此,心有不安,也动手为灵韵整理衣服,却被灵韵一巴掌给拍掉。
“莫动!”
罗天只好收回手,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灵韵,开口解释道。
“娘子,你这不是想多了不是,我才来多久……怎么可能,放心吧……”
灵韵听到耳中,却不回一句话,只是点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罗天的话。
“娘子,你别生气啊,大不了我不去了,只是,我不去,你的计划就泡汤了,眼下,最适合去天离城的,就属我了不是?”
灵韵依然不为所动,直到替罗天打理好了衣物,用手轻轻的捋顺,掸掉身上的灰尘后,扬起脸对罗天粲然一笑道。
“相公此行注意安全,都是同门姐妹嘛,我又何必吃醋,你能与我生死相依,与其他女人也应当生死相依,否则便是不公,不是吗?相公?”
罗天看着灵韵微笑的脸庞,心头却是一寒。
怎么也想不到,刚才的解释,灵韵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罗天愣神了一会儿工夫,灵韵一直看着罗天的面庞,忽然,眼底一寒,将眼底的不舍收入心底,手掌一拍……罗天顿时高高的飞了起来。
罗天这才反应过来,张开嘴,刚准备解释呼喊时。
只看见一道寒风吹来,面前一白,身子不受控制的被卷飞出去。
耳边传来,叮咚,哐啷两声后,自己坐在了地上。
几秒钟后,罗天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跳起来,想要找到灵韵解释,还未开口,就看到两名守卫,颇为关切的望着自己……
“倪师兄,你没事吧?”
罗天瞪大眼睛,抬眼一看,好家伙,一道寒风,已经将自己推出了大殿。
见罗天没说话,两名守卫对视一眼,向罗天身后望去。
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
“不用管他,也的确放肆了些,被教训教训也是应当的事情!”
白凝已经准备妥当,来到大殿门口,随时准备出发下山。
罗天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摇了摇头,心头暗暗一叹。
他明白灵韵的意思,不想再听他解释什么。
其实,罗天也知道,灵韵肯定看出了端倪,只是,罗天还不知道,一个女人的直觉,往往比事实更加的重要。
灵韵能够感觉到罗天对花蕊的重视,所以,已经判定,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从罗天能够在大殿上,忽然站出来和石长老对峙,就能体会到,这并不难。
因为,灵韵对罗天的性格,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是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罗天大多时候都是高高挂起,看热闹的心态,主动躺着潭浑水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事实上,灵韵的直觉的确可怕,猜的很准。
只不过,恐怕连灵韵自己都没想到,灵韵和花蕊发展的非常快,已经有了实在的动作……
罗天垂头丧气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一副不是很有兴致的模样,向白凝招招手道。
“咱们走吧……哎……”
白凝愣了一下,她还没见过罗天有这么沮丧的时候。
不过,也没多想,总不能自己作为一个长老,去安慰自己的师侄吧?
见罗天转身向楼梯下走去,白凝回头看了一眼大殿,暗暗的深吸一口气后,往下跟去。
罗天之所以这么沮丧,倒不是因为花蕊和自己的事情被灵韵发现之后,自己有多难堪,而是因为灵韵将自己推出大殿,不想和自己沟通,也不想听解释的态度,让罗天感觉很惭愧。
罗天心里也知道,灵韵肯定明白一些事情,关键是,自己不得不去做。
这就是,道理都懂,但是,不得不做的无奈。
因为,斩获灵池十女的任务如果不能完成,那个惩罚,自己无法承受!
罗天却不知道,在他和白凝走下阶梯不久,一道白色的烟雾从大殿顶端缓缓冒出。
白色的烟雾本身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至于烟雾之中,迷迷蒙蒙,不甚清楚的身影,罗天就更难发现了!
灵韵躲在大殿顶部的建筑后面,一双美目,担忧的看着罗天,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抱在胸口上,喃喃自语道。
“相公,原谅韵儿任性一次吧……”
其实,灵韵又何尝不想和罗天多待一会儿呢?
这一别,少说也好几天不能见面,作为女人,作为罗天的妻子,灵韵心中的不舍,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
灵韵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以此来提醒罗天。
同样是女人,灵韵知道,罗天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有多大的冲击力。
就连自己都沦陷在罗天的怀抱之中,灵韵认为,整个灵池,除了罗天不想接近的人,比如石长老,其余任何一个女人,只要罗天有心要得到,就没有能够逃得开的……
诚如罗天所言,很多时候,都不是罗天故意的,但是,无形当中就吸引到了很多人。
起码,现在灵韵就很担心自己的师妹,红衣!
为了避免,将来灵池里,罗天的女人太多,灵韵故意冷漠的将罗天推出了大殿,忍受着相思之苦,想给罗天一个教训……
不多时,罗天和白凝来到了山门前。
山门外有一队守卫,其中一名看见罗天,脖子一缩,就准备溜开,被白凝一眼看见。
“金铃!”
金铃刚准备溜走,身子一滞,颇为沮丧的回过身,对白凝和罗天同时拱了拱手道。
“见过白凝长老。”
想了想后,又道。
“见过倪师兄……”
白凝微微点头道。
“金铃,今日你在山门值班吗?”
穿越尋俠記 寂寞宇宙
不知为何,看见罗天,金铃就觉得头皮发麻。
然而,白凝相问,她也不得不上前,恭敬的回道。
“是的,今日我带队在山门值班……”
作为内门弟子,金铃是看见了今天罗天在大殿之上的表现了的,作为主战派,她也非常赞同。
不过,由于之前两人有过一些不那么愉快的经历,反而让金铃心里惴惴不安,倪师兄原来这么强势,对上石长老都丝毫不退让,那自己……
担心罗天报复之余,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不敢去太接近罗天!
当然,金铃也知道白凝和罗天下山的目的。
然而,就在白凝和金铃交流之时,金铃才忽然发现,罗天好像非常沉默,对自己打招呼也没有回应。
不由转过头望向罗天,看了一眼后,顿时愣住。
此时罗天只顾着自己难受,都没注意到金铃和自己打了招呼,只知道好像白凝叫住了一个人,在说些什么。
反正此行下山,罗天也不是多期待,特别是灵韵的把自己推开。
罗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让灵韵高兴起来,等回到灵池,怎么让灵韵不生气…………
自然,对金铃和白凝都没有注意。
不知为何,见罗天一副心事沉沉,若有所思的模样,金铃除了不解之外,居然有一些失望,好像,只有自己尴尬,罗天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金铃也顿时陷入沉默,白凝见此,以为金铃是看到罗天感觉尴尬,便摆了摆手道。
“不用理他,被宗主惩罚了一番,估计正在反思过错。”
金铃听后,勉强一笑,默默的转过身,对周围弟子说道。
皇家有女很轻狂 妖狼众
“打开阵门!”
众人应声后,山门原本空荡荡的门口,忽然发亮,石门的四个角,分别有几个凹槽,几个弟子,各执一块石头,飞身上去,将石头放入其中,一阵水波荡漾,山门的条纹水门露出一道人形通道,阵门已开!
“白凝长老,阵门已开!请!”
金铃潇洒的抱拳说道,对罗天,她故意没去理会。
当然,现在的罗天也没在乎这些,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仰起头,客套的一笑,却看到金铃的一双冷眼,理都不理自己,扭过头去……
罗天一阵愕然,只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惹到她了?
白凝点点头道。
“走吧。”
罗天听后也没多想,只当自己看错了,踏步向石门外走去,前脚刚出阵门,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倪师兄!”
罗天没有反应,眼见就要出去了。
“倪师兄!!!”
罗天还是没反应,情急之下,畔妲一个飞扑,刚好抓住快要踏出阵门的另外一只脚。
“倪师兄……”
畔妲欲哭无泪的说道。
众人皆是不解,不由看了过去,发现是畔妲后,各自露出一抹古怪。
罗天发现被人拽住后,这才反应过来,愣头愣脑的回过头看向畔妲,不解道。
“畔妲?你来干啥?你跪在我面前作甚?有话起来说,又不是过年。可没红包给你啊!”
罗天下意识的回答,让众人不由翻起了白眼,纷纷晕倒……
“倪师兄……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心,我叫了你好多遍!”
畔妲哭笑不得的说道。
罗天摇了摇头道。
“有吗?我怎么没听到?”
畔妲顿时无语,金铃在一旁看见,心里瞬间平衡了许多,起码,能够证明,罗天不是故意不理自己……
“倪师兄今天在大殿上好威风,一定是得到师尊的奖励了!有些飘飘然吧!”
亿万暖婚
充满调侃的话,顿时惹来一阵哄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