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a708e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愛下-第二百六十五章 地中海霸主(全書完)熱推-lj4gi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戴弗斯眯起眼睛,锐利的目光穿过前方厮杀的士兵,穿过弥漫的尘雾,望见那几面迎风招展的波斯王旗在视野中逐渐的变大,忍不住笑了。
当阿尔塔薛西斯命令后备部队全部压上之后,他的御驾马车也不得不紧跟着大部队徐徐向前,如果还待在原地不动,周边就只剩护卫他的皇家卫队,人数只有几千,还过于醒目,让他感到很不安全。
驭手小心的驾驭着驮着皇家马车的四匹“尼塞亚神驹”(这种白马产自扎格罗什山谷最肥沃土地尼塞亚平原,被米底人视为最优良、最高大的马,曾作为贡品进献给亚述,波斯王室更将其神圣化,宣称尼塞亚白马是神祗赐予阿契美尼德王室的圣物,除了国王所特许的波斯官员之外,任何人不得私自拥有)跟随着后备部队,向着正在激战的战场前进。
有些心焦的阿尔塔薛西斯感觉到后备部队的前进速度太过缓慢,正想要对特瑞巴苏斯下令,让他催促前方的部队加快前进的速度,却看到这位谋臣突然勒住战马,手搭额头,仰望天空,而他身旁的皇家卫士也纷纷做出同样的举动。
阿尔塔薛西斯下意识的看向前方的天空。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阿尔塔薛西斯仓促的抬眼,即使有尘雾的遮挡,他也感到阳光格外耀眼,赶紧闭上眼睛,正要睁开,却听到特瑞巴苏斯惊慌的喊道:“弩炮!是戴奥尼亚的弩炮发射的石头!”
阿尔塔薛西斯心中一惊,顾不得眼睛的刺痛,慌忙睁眼,就看到十几个圆形的黑影从头顶上方飞速的掠过,接着后方传来一阵轰鸣。
阿尔塔薛西斯回头一看,距离他十几米的地方尘土飞扬,几十个椰子大小的圆形石头砸出了一片凹坑。
花薰香
阿尔塔薛西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大王,戴奥尼亚人妄图用弩炮来袭击您!快!快往后撤!”特瑞巴苏斯没有征得波斯王的同意,就急切的要求马车掉头回撤。
波斯王的豪华马车由“4匹尼塞亚神驹”驮拉,不但规格较一般马车要大、而且也重不少,想要做到迅捷的拐弯都不容易,更别说是掉头,而且马车的四周都是皇家卫士,很难在短时间内清理出足够的空间。
而此刻,在戴奥尼亚步兵军阵的后方,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了一座简易的三米高哨楼,在工程营劳力们的把持之下,经验丰富的弩炮部队观喵手正站在哨楼上,眺望前方,并根据第一轮石弹的弹着点和波斯王马车的位置,迅速矫正弩炮的发射数据,并且大声的朝哨旁边的弩炮部队汇报。
弩炮手们迅速调整弩炮的仰角、拉弦的力度……很快,第二轮石弹被弹射出去。
絕色女傭兵:笑看天下
此时,阿尔塔薛西斯所乘坐的马车还正在调头,却看到半空中几十枚石弹呼啸着砸落下来。
第一颗就落在了马车的旁边,将一名皇家卫士砸得粉碎,脑浆和鲜血甚至溅到了阿尔塔薛西斯的脸上。
刹那间,阿尔塔薛西斯头脑中一片空白,呆呆的站立着,对于卫士们惊慌的叫喊声没有任何反应。
“轰!”又一颗石弹砸落在尼塞亚白马的前方,溅起的尘土打在了它们的身上,受精的白马意识到了危险,奋力想要挣脱马车的辕轭,根本不听驭手的指挥。
马车在剧烈摇晃中,居然将失神的阿尔塔薛西斯甩了出去。
“大王!!!……”皇家卫兵们惊慌的时候赶去救援,恰在此时,一颗石弹正好砸中马车,顿时木屑横飞,惨叫声四起。
………………………………………………………………
波斯的高级将领们都知道弩炮是戴奥尼亚人制造的攻城利器,而攻城器械很少被用到军队间的野战之中,所以他们陷入了思维的死角,万万没有想到戴奥尼亚军队居然在会战中使用弩炮来攻击自己,因此完全没有防备的进入了弩炮的射程。
逆天神王 几两骨气
事实上,在开战之前戴弗斯就下令在中路后方布置了30架弩炮,虽然心存侥幸的使用斩首的战术,但也对其能否实现不抱有太大希望,因为据戴弗斯所知,在以往的战斗中波斯王阿尔塔薛西斯很少亲临战斗一线。
弩炮要攻击的重点并不是在中路,而是在波斯的右翼、在杜客亚部队后方的预备军队,要阻止他们对前方的及时救援。
按照戴奥尼亚的军制,一个军团配备10驾努炮,因此在戴弗斯所统率的这支大军中有将近200架弩炮,其中170架集中布置在戴奥尼亚军阵左翼最后方,正对着杜客亚部队,在克索康特部落诈败的同时,这里的弩炮部队也及时的竖立起哨楼,密切观察敌方后备部队的动向。
就在中路的弩炮瞄准波斯王的马车之时,右翼的部分后备部队已经遭到了石弹的轰击,因为他们着急救援,早早的进入了弩炮的射程。
单个弩炮发射的石弹其实造成的杀伤并不大,但是170架弩炮的集中发射,不但声势惊人,而且所造成的杀伤效果十分可怖,只要落在大致的范围内,就能制造出一小片血肉模糊的血腥场面。
阿尔塔薛西斯在会战中所布置的一线部队要么是波斯军队的精锐、要么是战斗力凶悍的附属种族部队,而作为后备部队的多数都战斗力一般,而位于杜客亚部队后方的里海诸邦部队甚至都不太情愿为波斯出力,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应付一下差事,结果却被波斯人要求紧急上前救援,在挨了几轮石弹攻击之后,他们本就不多的士气荡然无存,很多人惊慌的逃跑……
……………………………………………………………………
而就在波斯的右翼传令兵去向波斯王求援的这段时间里,事先有着充分准备的戴奥尼亚军团士兵涌入波斯阵线的缺口之后,就会同克索康特部落的战士,向仓促赶来封堵缺口的波斯弓箭手发起猛烈的进攻。
在波斯的后备部队出动之时,遭受大量伤亡的波斯弓箭手已经被迫后撤,趁着波斯援军在半途遭受弩炮的攻击而陷入混乱,无数戴奥尼亚军团士兵不断的冲过波斯阵线的缺口,转而攻击缺口两侧杜客亚军队的侧后方。
陌靈輕語 木葉青
原本就士气低落的杜客亚战士遭受前后夹击,迅速崩溃。有的甚至还响应克索康特部落战士,投入到戴奥尼亚一方。
当传令兵将左翼的战况回报给指挥中心时,一片欢声笑语,无论是老将、还是年轻的参谋都是一脸的激动,因为他们知道胜局已定。
戴弗斯脸上也挂着微笑,问道:“两翼的骑兵战况如何?”
菲利修斯声音洪亮的回答:“陛下,波斯骑兵已经开始溃退,我们的骑兵正在重整阵型,准备向两翼敌阵的侧翼发起进攻。”
“很好!很好!很好!”戴弗斯接连称赞了三声,脸上笑容更甚,心里彻底放松下来,回头看着同样在轻松谈笑的这些老战友:“天气很热,大家都口渴了吧?赫尼,把带来的浆水分给大家喝吧。”
“陛下,喝浆水多没意思,我们想要到巴比伦的王宫里喝美酒!”阿明塔斯开玩笑的大声说道。
爱若初见
“哈哈哈……”众人大笑。
…………………………………………………………………………
尽管戴奥尼亚军团士兵不断在左翼击败敌人、扩大敌阵缺口,尽管戴奥尼亚的骑兵和轻甲兵在击溃波斯骑兵之后、转而向敌阵侧翼发起攻击……戴奥尼亚军队已经掌握了胜利的钥匙,但对于绵延十几里的巨大战场而言,全面胜利却不会很快到来。
快到黄昏时,波斯军队才彻底崩溃,战斗至最后的是中路的波斯不死军和希腊雇佣兵,也因此陷入重重包围,而无法脱逃。
抛弃腹黑总裁
这一场大会战导致波斯的精锐部队遭受重创,如马尔多尼奥斯、哈尔珀格斯、佩西提达伊等波斯高级将领不是被俘、就是战死,唯一遗憾的是阿尔塔薛西斯逃离了战场。
因此获得会战胜利的戴弗斯下达命令:骑兵部队持续追击溃军,各个军团也要缩短休整时间,加快向巴比伦进军。
追击速度最快的当然是努米比亚轻骑兵,他们在与波斯混编骑兵部队中的斯基泰骑兵等轻奇兵的战斗中并没有占据太大优势,但由于波斯骑兵的主力被击败,对手无心恋战、纷纷逃离,使得他们在会战的后半段就开始休整,因此较其他部队拥有更多的体力。
努米比亚骑兵的狂飙突进使得距离战场并不远的尼塞丰尼亚城缺乏足够的防备,在收容溃兵时被其突入城内,最终不得不投降。
戴弗斯在进城休息之前,派传令兵赶往西面,告诉正在匆匆赶来的列奥提奇德斯:戴奥尼亚军队已经彻底击溃波斯大军,让他不用再率军赶来会合,而是回师小亚细亚,彻底征服该地区。
第二天一大早,戴奥尼亚骑兵部队继续向东追击,在幼发拉底河北岸的一条支流旁,追上了阿尔塔薛西斯和皇家护卫部队。
此时的波斯王相较他之前率领浩浩荡荡的大军离开巴比伦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完全是天壤之别,大军被击溃之后,士兵四下逃散,王者威望荡然无存,就连他最为信赖的皇家护卫部队也有不少士兵趁着黑夜逃离,护卫在他身旁的不足500人。
而他自己受弩炮的攻击、从马车上摔下来之后,60多岁的年龄受到如此强烈的撞击,顿时陷入昏迷,至今也未清醒,这也拖累了他们逃跑的速度。
在被戴奥尼亚骑兵追上之后,还跟随在波斯王身旁的特瑞巴苏斯带领残余的卫士们很干脆的选择了投降,同时要求给予阿尔塔薛西斯应有的王者礼遇。
随后赶到的戴弗斯欣然同意,并且还派军中最好的医护人员为其治病。
有了波斯王在手,戴奥尼亚军队向东的进攻更为顺利,科尔索提、塔尔曼德等诱发拉底河畔的重要城镇纷纷开城投降,
12月初,戴奥尼亚军队进入巴比伦地区。
当戴弗斯所在的部队经过一个小村镇时,军中的老将们个个变得激动起来,因为这个村庄的名字叫做库纳萨克。
“当年,我们就是在这里宿营的!我还记得我所住的帐篷好像就是在这个位置!”
“那边!那边就是战场!我们一个冲锋就击垮了波斯王的左翼,可惜呀,小居鲁士太鲁莽了,否则那场会战应该是我们获胜的……”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幸亏他失败了,陛下才会脱颖而出,才会带领我们创建戴奥尼亚,才会让我们在今天能以征服者的姿态,重新回到这里!”
碧眼皇妃
“说的没错,我们都得感谢陛下!陛下万胜!”
“陛下万胜!!”
当老将们触景生情、由衷的向戴弗斯欢呼,以表达其感激之情时,戴奥尼亚国王、整个地中海的新霸主戴弗斯骑在战马上一动不动,犹如一尊泥塑,他凝望着前方吉奥格里斯所站着的那块空地,心中感慨万千:就是在那里,他由一个21世纪的中国公民重生为古希腊时代的一名低贱的雇佣兵,从最开始的挣扎求存、到筚路蓝缕创建戴奥尼亚,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苦苦奋斗了30多年……
此刻往事一幕幕从他脑海中飞速闪过,犹如梦幻一般。
“报!陛下,巴比伦开城投降,库奇乌斯军团长率领前锋部队已经入城!”传令兵的喊声惊醒了神志恍惚的戴弗斯,他环视着周围已经开始欢呼的将士们,脸上慢慢绽放出笑容:不,这不是梦!这里是风云激荡的古代地中海世界!而我,哈迪斯.戴弗斯,现在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势的人!
他用力挥动右手:“走!我们去巴比伦!”
“是,陛下!”众人齐声回应,成千上万的将士激动的簇拥着这位伟大的王者,朝着已经向他们敞开怀抱的那座东方大城奔驰而去……
(全书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