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仙先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笔趣-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見,雲夢古神 (求訂閱,推薦)分享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嘭!
金色的血液在半空之中炸开,狂暴的气劲使得血液崩碎的一刻,形成了气雾状的球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嗤嗤嗤……
于这扩散的金血之中,可以清楚的听见躁动的雷霆之音,更可看见血液之内有刺目电光不断闪烁,使得眼前妖兽炸开的瞬间,产生了一种时间静止之意。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铿!
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幻影呼啸而过,呈球形气雾状的血液,在一分为二的瞬间被吞噬一空。
“第七头。”周渔端坐在星噬的背部,看见前方再次出现一头飞禽的妖兽,目光之中没有丝毫的波动。
这些妖兽皆是化神之境,且几乎每一头妖兽,他单独遇见,纯以修为而论,周渔会在遇见的一刻,选择退避。
可化神之中有强弱,星空巨蚊更是极为霸道。
但凡是出现在其面前的妖兽,往往会被星噬一撞即溃,没有受到丝毫的干扰,展现出了一种横扫同境界的气势。
哪怕是气息比其强劲的妖兽,也是如此。
似此兽,同等境界,已然无敌。
难怪圣兽级别的天澜,也会在其暴露杀意的一刻,如临大敌。
怕是一旦厮杀起来,天澜圣兽哪怕擅长分身雷霆之道,最终也会落得一个败亡的结果。
一路飞驰,只是片刻的时间,周渔便在星空巨蚊的帮助之下,来到了通天巨树的顶端。
哗啦!
伴随着一阵树叶唰唰之音,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下方的树海里穿梭而出,落到一处修建庞大树杆之上的平台之上。
正如之前隐隐看见的一般,出现在周渔面前的是一座座修建在树木之上的宏伟宫殿。
这些宫殿以白云为基,看似散落在各处,但实际上却是错落有致,就像是来到了仙宫楼宇一般,生出一种漫步云端仙境的感觉。
且分散在四周的宫殿,看似琳琅满目,但都有迹可循,可以通过此树的主杆,经过繁杂的枝干前往,反之亦然。
另外,这些修建在白云之上树冠之巅的连绵宫殿看似祥和,但均有阵法禁制的存在,彼此之间更是可以组成一座绝世大阵。
因这大阵的存在,使得这片云端宫殿看似缥缈,实则稳如磐石固若金汤。
我的明朝鬼丈夫
而得到大梵星君传承的周渔更是知道,此阵之源头,便是这脚下的通天巨树。
只要巨树不倒,此阵便可长久存在,哪怕损坏也可自动修复。
约有小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于一片星辉闪耀的宫殿前,只见一道金色光芒从远处飞射而来,落到了宫殿大门前。
“星宫宝库,总算是到了,倒是比我想象的要容易许多。”端坐在星空巨蚊背上的周渔,看着眼前的大门,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丁 默
这片云端宫楼殿宇太多,又存在着大阵,他还真的担心,因岁月的流逝,使得这里面出现一些新的变化。
好在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继承者们之陶之夭夭 周若雯
一念即此,周渔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殿门,略微犹豫之后,只见其屈指一弹,有星光汇聚于指间,化作剑气飞射而去。
星光般的剑气方一靠近,只见空荡荡的殿门外有波纹状态的涟漪产生。
于这涟漪之中,周渔指间所化的剑气,当即消散于无形之中。
无敌皇妃魅天下
“果然有阵法守护。”
看着试探用的剑气消散,周渔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略微沉吟之后。
只见他手中青色光芒一闪,从九元三境苍元界中所得的大荒演武令当即浮现而出。
嗡!
爱丽丝历险记 高依婷,康莹,胡婉婷
此令方一出现,随着法力催动,就有朦胧的光芒浮现而起,使得此令不受控制的脱离手掌,就要向眼前大殿飞去。
唰!
看到这一幕,周渔当即将输出的法力改为拘拿,同时取出另外一块大荒演武令。
此令虽然同样是青色,但是其材质却并非是建木碎片所制,只是进入大荒演武塔的试炼令牌。
“果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着第二块令牌在法力的催动下,没有丝毫的变化,周渔缓缓的松了口气。
若是所有的大荒演武令都能踏入眼前的星空宝库,那么情况就复杂了。
下一刻,就见一枚青色的古令从周渔手中飞出,伴随着一阵涟漪从虚空之中波动而出,星空宝库空荡的门前,当即出现一道一人之高的门户。
随着眼前白色光芒一闪,当周渔再次睁开双眸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
只见前方一座高台之上,赫然坐着一名身穿紫色皂云袍的中年。
此人,看似陌生,但不知为何,却让周渔生起一股熟悉之感,好像在哪里曾经见过一般。
“小友,好久不见。“随着此话一出,此人伸手轻轻一点。
就见周渔附近顿时就有一道道白色的烟云汇聚而来,化作一个白色的蒲团。
“请坐。”
“多谢前辈赐座。”看着眼前的中年和浮现在身下的蒲团,周渔深呼一口气,将星空巨蚊收回了储物袋。
并非他不想让星噬继续守护,而是此人出现的一刻,星空巨蚊不知为何,无故陷入了沉睡之中。
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甚至连他都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便让星噬失去战斗力。
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的中年男子,其修为之高,让周渔心中骇然。
“这里的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亏我之前还以为可以依仗星空巨蚊。”
周渔心中叹了口气,但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紧张,反而收起了冷漠,坐在白色蒲团之上,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容,颇为疑惑的道。
“晚辈奕剑周渔,听前辈话中的意思,您似乎认识晚辈?”
“向前游,莫回头……”
“云梦古神?”听到这句口诀,周渔瞳孔猛然一缩,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当年在神木山的情况,心中不由得默念了一句。
“他果然没死,只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当年从神木山离开之时,他就隐隐有所感觉,只是万万没想到会在今日,于此地重逢。
云梦古神和玉玑子之间,莫非还有所牵连不成。
前者行踪诡秘,在九州和大荒还未连接在一起之前,便留有踪迹,而后者则在明面上死于仙神大战。
一个是大荒之界的天之骄子,一个是九州云梦泽的先天神灵,两者之间若是真有交融,岂不是说当年发生在九州大地的仙神之战,更为复杂。
“您是李前辈?”周渔试探道。


人氣都市小说 仙道劍閣討論-第一百一十一章 抵達,星空寶庫 (求訂閱,推薦)展示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只见一座翠绿山峰的上空,陡然出现一人之高的裂口。
于这裂口之内,一个俊逸的青年,从中跌落而出,显得甚是狼狈。
眼看着就要以脸朝地,当还剩下十多米之距的时候,周渔身形一动便调整了过来,落在一处长着古松的山石上。
“这就是大荒演武令真正的作用,带我来到这里?”感受着空气之中精纯的灵气,周渔抬头看向自己跌落而出的天空,目光陷入了沉默。
若非亲身体会到空间破灭的恐怖,方才的种种,他都会以为是错觉。
可惜,这并不是错觉。
哪怕此时的天空,云淡风轻。
可怨鹤却是真真切切的死在了那处所谓的本源之地。
而他此刻,即便是侥幸逃过一劫,但只要回想到那无物不燃,连空间都可焚灭的黑色火焰,他仍然感觉到一阵颤栗。
“陷阱,就不知道这陷阱为谁所留……玉玑子?”想到此处,周渔盘膝端坐在脚下的青石之上。
一个时辰之后,其身上气息的波动渐渐平缓下来,法力随之恢复到了巅峰。
“进塔时给的大荒演武令已经失去了作用,看来只能继续向前了。”看着手中另外一枚大荒演武令,周渔在短暂沉默之后,便一跃而起化作一道剑光,向着远处呼啸而去。
如果有得选择,他会立刻退出此地。
但可惜,没有。
一念即此,周渔便将目光看向了前方。
只见一座座翠绿的山峰环绕之间,一株苍劲的通天古树,屹立在云层之中。
远远看去,即便是那些穿过天际流云的山峰,和眼前这古树相比,也显得无比矮小,哪怕是漂浮在附近的数十座天空之岛,乍一看去还以为是此树所生长的独特果实。
“这应该就是最后的地方了。”看着大荒演武令上,青色光芒隐去的同时,一股独特的呼唤,从心底传来,周渔飞行的速度再次加快。
咻!
青色的剑光纵横在天地之间,掠过天上白云与脚下山峰。
半个时辰之后,青色剑光一顿,停留在了距离通天巨树数十余里外的一处山峰之上。
“有人已经先我一步到了此地。”周渔看着下方一片毁坏的树林,眉头微微一皱。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根据此地树林破坏的痕迹来看,不久前发生过一场大战。
不过相对于参杂着血液的树林,于此林之后的一片山石和岩壁,更吸引他注意,这也是他停留下来的原因。
一番观察,通过眼前凌乱的痕迹,他的脑海里隐隐浮现出一个画面。
从南面的天空,有人一指点出,于其指尖有阵阵锋锐之气汇聚而来,好似一道道凌厉的风刃在轰然肆虐。
“不,应该不是寻常的风刃,而且也不是用指点出。”周渔睁开双眸,来到混乱树林的最上方。
唰!
只见青冥剑浮现在其右手,随着其一剑斩出。
顿时有着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从青冥剑上呼啸而出,好似弧形的风刃一般,沿着树林之前毁灭的痕迹,肆虐向下方的山林。
咻咻咻!
一颗颗树木躯干之上当即出现锋锐的剑痕,散乱山石之间也有青色的剑痕浮现而出,直到树林之后的山壁上,出现同样的剑痕。
佛门护法 神秘道人
但即便轨迹相同,周渔却发现两者之间留下的痕迹还是有所不同。
前者留下的痕迹宛如天成,好似那完整的山壁,本来就应该如此,存在着裂缝一般,而不像他留下的痕迹,存在着一种刻意,有外力破坏的感觉。
“也许又是一个化神强者。”看着先前残留的痕迹,周渔在短暂沉默之后,再次御剑而起,向着那株通天古树飞去。
化神强者,以已心代天心,一举一动之间,可挥洒出影响天地之力的意境,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哪怕是寻常的木雕,也能蕴含惊人的伟力,若是其本人愿意,更可以此一念之间斩杀这伟力之下的一切存在。
若是之前得知这种消息,周渔或许还会因此,而有些凝重。
不过现在,他有星空巨蚊和天澜圣兽护佑,哪怕是化神强者,也未必能够在这两大妖兽的攻击下讨到好。
若是如此前遇见的那些血道修士一般,甚至只需星空巨蚊出手,就可以轻松解决。
但是在有了怨鹤的变故之后,周渔甚至希望踏入此地的化神修士越多越好。
因为怨鹤临死之前的话语,所表达出来的信息,实在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至于化神修士多了之后所带来的危机问题?
即便二大妖兽无法阻挡,但他手中还有怨鹤留下的灰羽。
从其上,周渔感受到一股即便是化神,也可在顷刻之间将其灭杀的威能。
数十里的距离转瞬即逝。
片刻之后,周渔的剑光一停,落在了靠近通天古树附件的一处浮空岛屿之上。
从这里仰头看去,隐约可以看见,在这古树的顶端之处,有着七彩霞光绽放,其上似有宫楼殿宇存在。
“星宫宝库。“看着眼前的情况,周渔的目光一眯,结合脑海之中所得到的星神传承,当即明白了眼前所在之地。
“按照传承所述,这里存放着建木的碎片以及神宗圣经。“一念即此,周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但一息之后,他便下定了决心,向着通天巨树的顶端飞去。
此地是否会如怨鹤本源之地存在着陷阱,还尤为可知,可要是因此而止步,那也未免显得太过唯唯诺诺。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飞出的一瞬,周渔再次将星空巨蚊,从灵兽袋之中唤出。
“此地于我是关键之处,若能功成,剩下的血河可以给你。”周渔身背五行剑匣,沉声说道。
“嗡!”
星空巨蚊没有说话,但震动的羽翼,化作更快捷的速度,却以行动来展开了表示。
因为周渔的话语看似平淡的交易,但也是一种警告。
早已经领悟到此人一言不合就会开杀的星噬虽然不爽再次充当打手,却也在血河的诱惑之下,勉强答应了下来。
只是随着越往上飞,其眸子之中猩红之色,渐渐变得更加浓厚起来。
此地,让它生起一丝强烈的毁灭之欲。
“昂!”
便在此时,于掠过一处云头的刹那,一声愤怒的鸟鸣之音轰然传来。
周渔抬头,就见一只通体紫色,雷光环绕的羽雕,由上往下向着他呼啸而来。
见此,周渔仍然盘膝而坐,平静的看着星噬化作一道金色利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