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人酥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三十一章 隔岸觀火,引火燒身熱推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伏尧对这人说道:“你在做记者之前,是做什么的?”
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人是个屡试不第的秀才,因为屡次考不上科举,所以痛定思痛,决定放弃仕途,找一份正经工作,早日养家糊口。”
“小人以前也曾经在商君别院学习过,因为喜欢心理学,所以主动钻研了一番。现在也算是有些心得了。”
伏尧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很好,很好。这件事就由你来主持吧,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恭敬地说道:“小人叫倪习。”
伏尧嗯了一声:“倪习,本公子给你十日时间,如果你当真能扭转舆论,挽回我商君别院的声誉,我就让你做主编,如何?”
倪习顿时喜出望外,连连道谢。
这个年代,做记者其实并不是特别光彩的职业,什么无冕之王,舆论监督之类的说法还没有出现。
我家 徒弟 又 掛 了 小說
百姓们对记者的第一印象,就是长舌妇,搬弄是非,传播家长里短的闲话。
虽然这些百姓见到记者的时候,都客客气气,叫对方一句大人,但是表面上客气,并不等于心里尊敬。
如果对方是成名的大记者,大编辑,也就罢了,位高权重,人气很旺。
但是对于倪习这种小记者来说,基本上就是临时工,主要用来打探消息。人员流动性很强。往往今天还在上班,明天就离职了。
因此,家中有谁做了记者。四邻都会先问一句:是大记者吗?是编辑吗?
如果回答不是。
这些四邻就会撇撇嘴,说道:“闹了半天,就是个收集消息,给人打杂的啊。”
倪习,已经打杂很长时间了。时间长,任务重,工资少,挨白眼。
如果不是确实喜欢这一行,他早就放弃了。
就在倪习要放弃的前夕,他等到了这个机会。
因此他攥紧了拳头,要出人头地。
“出人头地,一定要出人头地。”倪习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
“再也不能偷懒了,再也不能贪睡了,再也不能贪吃了,要珍惜时光,要出人头地。”倪习几乎要呐喊出来了。
旁边的资深记者和编辑有点不快。
这家伙做了主编,就等于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了。
可是……此人来报社多长时间了?资历这么浅,竟然做他们的顶头上司?那不是太滑稽了吗?
这以后老脸往哪搁?
你顶头上司是谁?
是一个名字都不太清楚的新人。
新人年纪多大?
不大,不大,也就比我小十几岁而已。
新人干这一行多久了?
不久不久,也就不到一个月而已。
这特么的……
这不是显得咱们这些老人太无能吗?
但是,但是这家伙是伏尧公子亲自任命的,众人又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承受罢了。
…………
“三叔,你怎么来了?”倪习的父亲,倪湍对一个老者说道。
老者名叫倪壬,按照辈分算,算是倪习的三爷爷了。
倪壬叹了口气,对倪湍说道:“族中,只有我这么一个长辈了吧?”
倪湍点了点头,应声说道:“是,是只有三叔一个长辈了。”
倪壬说道:“倪习是我的孙子,他的事,我不能不管吧?”
倪湍应了一声:“是,不能不管。”
倪壬叹了口气,说道:“当年你执意要送他去读书,我说什么来着?”
倪湍小心翼翼的说道:“三叔说,去了也没用,他就不是那块料子。白白花了许多钱。”
倪壬呵呵笑了一声,说道:“难为你还记着。当时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倪湍的脸色有些发红,他低声说道:“我当时说,三叔只管借钱该我,数年之后,连本带利,尽数还给你。”
倪壬点了点头,说道:“那我问你,他考中了科举没有呢?”
倪湍缓缓地摇了摇头。
倪壬又说道:“我再问你,你日前说的连本带利,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呢?”
倪湍脸色发红,说道:“三叔再给我一些时间。”
倪壬冷笑不已:“我怎么给你时间,难道你家中有余钱吗?还是说,你那聪明绝顶的儿子,要科举成功了?”
倪湍说道:“他还年轻,或许可以搏一搏……”
“博个屁。”倪壬忽然喝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已经听人说了,他在城中做了长舌妇。专门替人打探消息,不仅赚不了几个钱,而且受尽白眼。”
“我又听说,有一次他打探消息的时候,惹恼了人家,被推到了粪坑当中。脏臭就不用说了,寒冬腊月,差点冻死他。”
“你打算靠他赚钱吗?那得等到什么猴年马月。”
倪湍小心翼翼的说道:“或许……或许有朝一日,他能当上大记者也说不定。”
倪壬呵呵笑了一声:“大记者?那些大记者,哪个不是家中有权有势?哪一个不是靠了家中的助力?他凭什么做大记者,就凭你是耕田的耕夫吗?”
倪湍不说话了。
倪壬叹了口气,对倪湍说道:“这件事,很丢人。也没有前途。我给你想了个主意,你听不听?”
倪湍点了点头:“全凭三叔吩咐。”
倪壬说道:“把倪习叫回来吧。我那作坊里面,还缺一个干活的人。让他在我这里打打工,赚点钱,把钱还上,然后再攒一些积蓄,娶个媳妇,生个孩子,这才是正经事。”
“好高骛远,结果能力不足,那不是太愚蠢了吗?”
倪湍犹豫良久,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孩子一向有主意,也不知道愿意不愿意。”
倪壬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他有什么不愿意的?依我看。他在城中已经混不下去了,现在还不回来,只是抹不开面子而已。”
倪湍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最近陛下在打击宗族,这些宗族势力,一落千丈。
以前在宗族羽翼下庇护的人,全都开始自己面对风雨了。
当这些小家庭战战兢兢迎接风雨的时候,忽然发现,外面的世界并没有那么恐怖。
只要勤劳吃苦,认真干活,填饱肚子是不成问题的,甚至于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
而且,外面的世界,比宗族当中更加公平。
在宗族里面,人情面子很重要,不会来事的老实人,往往就会受伤。
而外面的世界,虽然也讲八面玲珑,但是没有那么重了。埋头干活,只要不触犯律法,是没有人来伤害你的,甚至于有人伤害你了,也可以寻求律法的帮助。
这就很好了。这比当年被困在宗族中好多了。
以前被人卖了,还要强颜欢笑,多谢族长的照拂。这不是反人类吗?
而那些族长也很有办法,他们现在不能依靠宗族来牵制住族人了,于是改换门庭,换了一种思路。
现在不是盛行商贾之道吗?于是他们也加入了商贾之道。
他们凭借着雄厚的资本,以及往日积累下来的人脉,开办了一些作坊。
而作坊里面雇佣的人,依然是往日的族人。
老实说,这是另一种奴役。
但是这种奴役,比以前要轻微的多了。
族人们暂时没有意见,毕竟现在赚的钱,比以前要多的多了。
而那些族长,心中却有些不安,他们担心谪仙再来一场运动,把他们的作坊也没收了。
不过……大秦毕竟是有律法的,只要小心翼翼,不去触犯律法,应该是没有事的吧?
但愿这律法不要更改才好。
族长们都小心翼翼的想着。
而倪壬,就是往日的族长,他的作坊里面缺一些人手,于是就来拉拢倪习了。
当然了,他要倪习加入自己的作坊,也不仅仅是为了劳动力,而是……他对倪习也是有那么一点点亲情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在外面做长舌妇,有什么出息?
…………
倪习正在组织人手,开始对鸭梨日报进行反攻。
按照他的部署,倪习的几大策略是同时进行的。
现在羊尾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这样是绝对不行的。
必须要把热度给撤下来。
想要撤下热度,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找一只替罪羊。
于是,倪习花重金总落到了一个巨大的消息。
关于齐大人的。
齐大人,是淳于博士之下的大儒,虽然名望比淳于博士差一点,但是同样受人尊敬。
不过据说这两位大人的关系有点一般,算是点头之交,没有什么深入探讨的时候,可能是有点王不见王的意思。
甚至于,据说之前淳于博士被谪仙整的丢尽脸面,接连倒霉的时候,齐大人总想煽风点火,趁机窃取了当时第一大儒的位置。
但是齐大人始终没有得逞。
一来淳于博士确实贤良方正,自己的人设立的稳稳的。
二来,谪仙每次整淳于博士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来个欲扬先抑。最后大家虽然觉得淳于博士丢了个人,但是看着脸色通红,强撑着面子的淳于博士,又莫名的觉得有点可爱。
于是……淳于博士的口碑最后反而更好了。大家都觉着,这个笨拙的老头,确实是个君子。
因此,齐大人就只能踏踏实实的做一个千年老二了。
现在,倪习收集到了齐大人的大瓜,这就很好了。凭借齐大人的声望,一定可以帮助羊尾渡过难关。
一个羊尾,要用齐大人来陪葬,这可真是莫大的荣耀了啊。
倪习笑起来了。
我的农场有妖气 肥猫吉吉
…………
“呵呵,隔岸观火的感觉,就是这么好啊。老夫有点爱上这报纸了。”齐大人坐在躺椅上,一边看报纸,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旁边有丫鬟剥好了葡萄,小心翼翼的塞进了齐大人的嘴里。
齐大人陶醉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说道:“谪仙真乃我大秦一宝啊。”
“看看这躺椅,那是何等的舒服?看看这葡萄,那是何等的好吃?看看这报纸,那是何等的好看?没有谪仙的时候,老夫可没有享受过这等东西啊。”
齐大人正在夸赞,忽然有个仆役拍过来了,笑眯眯的说道:“大人,鸭梨日报的人又来了。”
齐大人沉思了一会,淡淡的说道:“请进来吧。”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正在门口忐忑不安的等着。
齐大人的府上,他已经来过好几次了。
他是奉命来谈合作的。
鸭梨日报,虽然火了,但是底子很薄,想要做大做强,就必须要拉投资。
鸭梨日报的人经过分析,认为齐大人是一个好对象。
如果能得到齐大人的支持,那就不错了。而且有了齐大人在朝中做靠山,以后做起什么事来也很方便。
但是……每一次齐大人都不同意。
这一次,业务员又来了,不知道齐大人会给怎么样的答复啊。
大概率……还是不答应吧。
业务员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想:我们鸭梨日报,毕竟太小了,而且报道的东西,也确实不太正经。
那些内容和咸阳日报相比,那是比不过去了。即便是和将军小报比,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业务员正在思索的时候,忽然听到府中的仆役说道:“我家大人说了,要你进去。”
业务员哦了一声,说道:“是,在下知道了,在下告辞,在下改日再来。”
随后,业务员转身就要走。
仆役纳闷的说道:“你搞什么鬼?我家大人让你进去。”
业务员这才回过神来,他又惊又喜,说道:“齐大人终于肯见我了?”
仆役嗯了一声,说道:“是啊。”
业务员欢欣鼓舞,连连道谢,进了齐府。
齐大人坐在躺椅上,业务员坐在旁边。
齐大人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最近的报纸,我都看过了。不错啊,几乎打败了将军小报。”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鸭梨日报,还是小了一点点。否则的话,足以打败将军小报了。就是因为资金不足,发行量太小,这才让将军小报钻了空子。”
齐大人嗯了一声,对业务员说道:“若将来有一日,老夫要你们斗倒淳于博士,你们能做到吗?”
业务员微微一愣,心想:齐大人,真是好大的野心啊。
他干咳了一声,说道:“做到,自然是能做到的。只要大人入股鸭梨日报的,那么我们报纸就要听取大人的意见了。大人想要斗倒淳于博士,我们敢不从命吗?”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二十一章 神乎其技推薦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李水看着施邬,淡淡的说道:“施邬大人,你是不是认输了?如果是的话,阁下的项上人头,我这就取走了啊。”
施邬深吸了一口气,对李水说道:“老夫,老夫还没有认输。”
李水惊讶的说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不认输?你可真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啊。”
淳于越皱了皱眉头,心想:“槐谷子这家伙,怎么这么多俏皮话?朝堂之上,岂能如此不庄重?”
施邬说道:“没有确凿的证据,老夫岂能认输?”
这时候,那几个假使者被带上来了,他们都挨了几百杖,个个遍体鳞伤。
嬴政问小宦官:“他们可招认了吗?”
小宦官点头说道:“招认了,这些人全都承认了,他们是受到了施邬的指使。”
李水看向施邬:“你怎么说?”
施邬说道:“屈打成招,不能算数。”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这么多证据,都不算吗?如果你想要更多的证据,我也有。”
随后,李水拿出来了很多照片,这照片分明是施邬和使者交谈的照片。
有的是在茶楼,有的是在谪仙楼,有的是在自家的庭院中。
在庭院中的那几张照片格外的模糊,而且从角度分析,是有人躲在飞艇上拍的。
施邬看见这些照片,身上的血都凉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水:“这些……这些照片你是如何拿到的?”
李水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施邬大人啊。你恐怕还不知道,现在咱们咸阳城中,出现了一个特殊的职业,那里面的人自称狗崽。”
施邬一脸茫然:“什么?”
李水说道:“一看大人的时事课就逃课了。”
“在时事课上,我已经讲过了,狗崽,是一群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专门用来刺探消息,然后将消息卖给将军小报等等报纸,以此来获利。”
“因为狗的鼻子最灵,因此他们自称狗崽。”
施邬说道:“这……大秦怎么能允许这种人存在?这种人竟然公然偷偷拍我的照片,这不等于是,这不等于是……”
这个年代,还没有隐私的概念,因此施邬愤怒了很久,却说不出话来。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
李水干咳了一声,对施邬说道:“大人放心,狗崽不会对普通百姓这样。”
施邬瞪了瞪眼,心想:狗崽对不对普通百姓这样,我也不关心啊。关键是……能对我这样?这算是什么道理?
李水笑眯眯的说道:“至于各位朝中大人,是没有资格抱怨的。因为你们拿了朝廷的俸禄。”
“而这些俸禄,是百姓们交的税。所谓尔食尔禄,民脂民膏。”
“百姓要看到你们干了什么,要看到你们有没有收受贿赂,有没有卖国谋反的行径。”
施邬:“……”
朝臣:“……”
这算什么?把大家都监视起来了吗?
而嬴政看着李水,也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这时候,李水拍了拍施邬,说道:“你还不认罪吗?”
施邬咬了咬牙,说道:“就算这些人是我的人又怎么样?或许他们并没有假扮使者,是县令的人诬陷他们的。”
“诬陷他们之后,还要再诬陷我,借此找机会将我打倒。”
李水呵呵笑了一声:“施邬大人真是好脑洞啊。那你怎么才肯认罪呢?这样吧,我让古麦村的村民进来,看看能不能认出这些使者来。”
李水看了嬴政一眼,嬴政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有一些人被带上来了。
这些人并不是古麦村的村民,而是刚刚从囚牢之中带上来的囚犯。
这些囚犯都一脸紧张的跪伏在地,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命运。
李水看了看这些囚犯,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些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点伤,被打的鼻青脸肿,而且衣服也和使者相似,都是囚服。
李水将他们混在一块,然后命人将古麦村的村民带上来了。
李水淡淡的说道:“你们指出来,看看哪一个是当初将你们带走的使者。”
古麦村的村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
其实他们立刻就发现混在囚犯里面的使者了。
但是村民不敢指认,谁知道朝中这些大人物又在玩什么花样?
万一一不留神,引火烧身,那不是完蛋了吗?
因此,这些村民都很谨慎。
一品暖婚
李水淡淡的说道:“你们不是有很多冤屈吗?如今本仙来给你们伸冤了,你们却又不肯把冤屈讲出来了吗?这样怎么行?”
“这样的胆量,还想要伸冤?这样的胆量,被人欺压也就很正常了。”
李水的这番话,其实是对着羊尾等人说的。
果然,这些人领悟到了李水的意思。
我孤独的世界
羊尾战战兢兢地站出来了,说道:“我……我有话要说。”
李水点了点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羊尾指了指那几个使者,说道:“这些人,就是当初把我们带走的使者。”
这时候,老牛也站出来了:“没错,就是他们两个。”
李水向施邬摊了摊手,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施邬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道:“这不算什么,也许……”
嬴政忽然冷冷的说道:“这还不算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在砌词狡辩吗?来人,将此人拉下去,重责八百。”
施邬惊恐的看着嬴政,他慌乱之中,甚至叫出声来了:“八百?这……”
嬴政说道:“不错,是八百。”
他看了看身边的小宦官,说道:“在打完八百杖之前,不许此人死了。”
小宦官愣了一下,说道:“那打完之后呢?”
嬴政说道:“打完之后,不许他活着。”
小宦官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去了。
…………
掌刑官正在打扑克。
这几个人其实很清闲,平时没什么事。因为他们是打板子的,而宫中用到打板子的时候又比较少。
皇帝震怒的时候,一般就直接把人杀了,很少会打板子。
今天虽然有几个活,但是也不多,几个八十而已,随便动动手就解决了。
在打牌的时候,有一个新来的人叹了口气,说道:“这日子过得,有点无聊啊。”
掌刑官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你也知道无聊吧?你是没有经历过之前的事,如果你之前经历过一番,你就会觉得现在更无聊。”
那人好奇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掌刑官的目光有些深邃,他看着远方说道:“那时候,宫中有一个宦官叫做季明。此人也算是一个人才了。”
那人好奇的看着掌刑官:“怎么说?”
掌刑官说道:“此人每天要挨一顿打,打的皮开肉绽,苦不堪言。”
“你看我们几个,手法如此娴熟,打人的技巧如此高超,就是在季明身上练出来的。”
那新来的说道:“可是,这个叫季明的宦官在哪呢?我怎么没有见到?”
掌刑官哦了一声,说道:“这宦官已经被杀了。”
那新来的人哦了一声,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已经被杀了,否则的话可以拿他来练练手。”
旁边的人说道:“谁说不是呢?”
掌刑官笑了笑:“说实在的,我们这么高超的技术,都是用屁股喂出来的。否则的话,怎么能做到打人八十杖还不死的?”
“以后有了机会,多让你上场试试,你自然就有心得了。”
新来的那人感激的道了一声谢。
就在这时候,有小宦官领着施邬来了。
施邬垂头丧气,一副死了半截的样子。
掌刑官走过去,对小宦官说道:“怎么?这个人需要打板子?”
小宦官嗯了一声:“陛下的意思是,要打八百杖,而且要他死在第八百杖。”
掌刑官愣住了,对小宦官说道:“是八百还是八十?”
小宦官说道:“八百。”
掌刑官沉默了一会,对小宦官说道:“是不是弄错了。八百杖,这怎么可能?”
小宦官说道:“陛下金口玉言,岂能有假?你们记好了啊,要他死在第八百杖。”
小宦官吩咐完了之后,就转身走了。
至于施邬,则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
掌刑官纳闷的看着施邬,问道:“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让陛下如此生气。”
结果施邬晃了一下,倒在地上了。
掌刑官无语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说句话就倒了?”
那个新来的,紧张的说道:“大人,我现在怎么办啊?要他死在八百杖,我做不到啊。”
掌刑官说道:“废话,你当然做不到了,连我都不敢保证能做到。”
掌刑官搓了搓手,紧张的说道:“不知道我行不行啊,但愿我可以,”
掌刑官从他们挑选了一个最聪明的人,作为计数员。
其他的人说道:“大人,咱们其实不用这么纠结。先轻轻的打他七百杖,最后一百杖打的重一点,直接打死就好了。”
掌刑官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固然可以把人打死,但是投机取巧,陛下定然会生气。万一追究下来,我们一个都逃不掉。”
“更何况……我们这些掌刑之人,对自己也要有所要求,不能太放松了自己。如今有了精益求精的机会,一定要想办法做到。”
“一旦突破了这一关,有朝一日,这刑杖握在手中,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一样,可以游刃有余,无往不利。”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一脸崇拜的说道:“大人说得对,令人醍醐灌顶。”
掌刑官微微一笑,说道:“开始吧。”
随后,掌刑官握着木杖,缓缓的打在施邬身上。
施邬闷哼了一声,进而发现,好像也不是那么痛苦。
疼自然是疼的,但是也没有疼的不可忍受。
掌刑官微笑着问施邬:“怎么样?”
施邬说道:“还行。”
掌刑官笑了:“你觉得行就行。”
随后,他一杖一杖的打下来。
施邬忽然感觉到,每一杖的力道都是一样的,这就有点神奇了。
他对掌刑官说道:“老兄这力道控制的可以啊。”
掌刑官呵呵一笑,说道:“大人喜欢就好。你们虽然犯了错,但是能照顾的,我们还是要照顾一下的。”
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二百杖。这二百杖的力道是均等的。
这时候,那新来的家伙已经看傻了。
世上……真的有这样厉害的人吗?十几杖的力道一模一样,不算什么,可是几百杖的力道都一样,那就绝对是超乎寻常的实力了。
半个时辰后,掌刑官已经打到了五百杖。
每一杖都会留下一道小小的红痕,但是这红痕积累下来,也已经形成了重伤。
施邬终于感觉到疼了,他忍不住叫唤起来。
掌刑官微微一笑,说道:“大人挺能忍嘛。”
施邬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是你的技术太好了。”
掌刑官呵呵笑了一声:“大人过奖了。其实我的技术很一般。”
施邬很喜欢这样的交谈,因为可以分心一下,让自己忘记疼痛。
但是打到六百杖的时候,施邬还是忍不住了,开始呼天抢地的惨叫起来。
那个新来的人看了看施邬,又看了看掌刑官,说道:“大人,你好像没有加重力道啊,为何他叫的这么惨。”
祈家福女
施邬说道:“之前打的都是暗伤,现在那些暗伤都上来了,新伤加旧伤,现在这不是发作了吗?”
那新人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等打到七百杖的时候,施邬已经叫不出来了。
他软软的趴在地上,每当木杖落下来的时候,他就像是死鱼一样,跳动一下。
等打到七百五十杖的时候,掌刑官已经开始冒汗了。
不是累的,是紧张的。
但是他的手没有停,依然在缓缓地落下去,缓缓的举起来。
忽然,施邬大声的喊了一句:“陛下万岁。”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掌刑官有点担心,问身边的人:“他死了吗?”
周围的人看了看:“还没有。”
掌刑官松了口气:“那就好。”
他依然用恒定的频率打下去。
当打到七百九十九的时候,那新来的人兴奋的说道:“还活着,他还活着,只要重重的打一下就可以了。打在要害处。”
掌刑官沉默了一会,说道:“不行,我对自己也是有要求的。”
随后,他依然用恒定的力道打下去了。而击打的部位,也没有变。。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 愛下-第八百一十一章 忘恩負義讀書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槐兄,我们已经被关在宫中很多天了。”李信叹了口气,对李水说道。
李水淡淡的嗯了一声:“是啊。”
李信又说到:“我这种弓马娴熟,身强体壮,龙精虎猛,孔武有力的人。一天不骑马,就全身难受啊。”
李水看了他一眼:“难受边难受,李兄你说那么多形容词做什么?”
李信叹了口气:“为何你能如此淡然?”
李水看着远方天上的云朵,淡淡的说道:“在我们那个世界,我曾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
李信:“啊?”
李水说道:“我经历过三四次,整个天下蔓延的大瘟疫。那时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只能等在家中。一等就是三四个月。最长的,等了一年多。”
“那个时候,我就锻炼出来了。呆在家中,稳坐如山,什么也不做,也不会觉得难受。”
李信说道:“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槐兄是单纯的懒呢。”
李水:“……”
李信说道:“如今这些朝臣都住在宫中,我看他们互相串联,拉帮结伙,已经形成了很多小团体。”
“这些小团体正在不停地给陛下上奏折,希望能扳倒槐兄你。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李水呵呵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可着急的?”
李信瞪大了眼睛,说道:“难道你有破解之法?”
李水说道:“现在还没有,不过快了。”
李信:“……”
他看着李水,说道:“你到底有什么破解之法?我很好奇,你能不能告诉我?”
李水说道:“目前还不行。”
其实,李水的淡定,多半是装出来的。他不知道陛下能不能理解自己的决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
有时候李水也暗自反思,觉得自己的步子跨的太大了,走的太急了,也许真要栽在这里了。
重生学霸女神 金面佛
其实在提出这个决策之前,李水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如果是在以前,李水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是自从有了儿子之后,李水忽然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
他渐渐地认同了这个时代,不再觉得自己是后世来的,不属于这里。
他现在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一份子了,并且想要给后世儿孙留下一些东西。
李水不想看到自己的后世子孙辈人推翻,流落街头,甚至被灭族。
虽然说,那时候应该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之后了,但是有了孩子,有了后代,有了血脉,这件事就是这么神奇,李水开始思考未来了。
思考自己看不到摸不着的儿孙的未来了。
所以,他走了这一步险棋,希望大秦能真正的千秋万代。
李水深吸了一口气,对李信说道:“李兄,现在也不是着急的时候,反正几日之后,陛下的使者回来,就一切都明白了。”
李信嗯了一声:“这倒也是。”
…………
与此同时,在去咸阳城中的路上,施邬的使者带着羊尾和村长等人,正缓缓的走着。
羊尾看着使者,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样,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这次能不能救我出火坑了?”
使者看了羊尾一眼,忽然呵呵笑了一声:“出火坑?你现在在火坑里面吗?”
羊尾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我现在已经出了火坑了。我以前是在火坑里面。”
使者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以前是在火坑里面吗?我怎么觉得不是呢?”
羊尾:“啊?”
她有点惊讶的看着使者:“我就是在火坑里面啊,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这个……”
羊尾因为太过震惊,说话都有点不够利索了。
使者冷哼了一声:“我这里有充足的证据,你是被家人卖到古麦村的。有手印,有契约,明明白白,一点不错。”
“你嫁过去之后,吃了人家的饭,却不给人家干活,总想着逃走,这像话吗?你是不是想逃回家去,然后再和你的父母合谋,把你卖给其他人?你们想用这种方法,诈骗钱财是不是?”
“你不要给我抵赖,你这样的人,我不是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案子,我也不是没有办过。”
使者指着羊尾的鼻子说了一通。
羊尾面色惨白,哀声说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
使者冷笑了一声:“没有?朝廷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就是要让我来将你带走,明正典刑。”
“你如果老实认罪的话,还有一线生机。你如果想要抵赖,我现在就可以取走你的性命。”
羊尾打了个寒战。
使者甩了甩鞭子,喝了一声:“说!”
羊尾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是,我说,我……”
他按照使者的意思,说了一遍。
使者呵呵的笑了一声,说道:“你最好想清楚了,以后可别轻易改口,否则的话,呵呵,杀头的罪过,放在你身上也不算什么。像你这样的骗子,我也杀过不少了。”
羊尾使劲低下头,小声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使者又看向老牛:“你呢?你也是刚刚从火坑里面出来的?”
老牛的嘴唇动了动,颤抖着说道:“我……我真的是从火坑里面出来的。我那儿子,我那儿子被活活的……”
使者冷哼了一声:“活活怎么样?你的事情,我们早就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你那儿子,与人殴斗落水,最后淹死完全是因为咎由自取,你还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要讹诈别人的钱财?”
“呵呵,你这样的人,我也见的多了,我岂能容你?”
老牛快哭了:“当真不是,我那儿子……”
使者抬了抬手,打断了老牛:“你不用说了,你这样的人,我也见的多了。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弄鬼,否则的话,我必杀你。”
老牛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使者又一一问了其他的人,那些人全都被吓住了。
而村长又惊又喜,他和那些使者迅速的热络起来了。
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眼看着咸阳城就要到了,几个使者合计了一下,他们说道:“剩下的路,咱们不能走了。听说陛下的使者就在前面的村子当中,咱们不如……”
当天晚上,使者对古麦村的人说道:“我们要继续去前面抓人了。你们向北走,十里路之后,你们会看到其他的使者,他们会带你们回咸阳城。”
“我事先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乱说话,被人当场杀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这些人都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使者又说道:“你们的姓名和户籍,我们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如果有谁敢弄鬼,呵呵,你们觉得你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老牛等人都苦着脸应了一声。
之前在村子里的时候,在巡捕的带领下,狠狠的批判了族长。
本以为这一次能翻身做主人了,没想到啊,使者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尤其是老牛等人知道,原来朝廷是支持村长的。他们顿时心灰意冷了,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没有希望了。
村长自然是大喜过望,他笑呵呵的看着这些人,说道:“普天之下,有一个王。一族之中,有一个长。这是自古皆然的道理,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这些穷鬼,还妄想谋得我的名望钱财,真是笑话,你们今天敢杀族长,明天是不是就敢造反了?朝廷岂能容得下你们这些人?”
老牛等人愣了一下,然后都低头不语了。
他们觉得村长说的很多,朝廷是不会帮助他们的。
之前他们经历的事情,大概就是一场梦而已。
村长很积极的对使者说道:“两位大人,你们放心的去吧。我有二十多个子孙,可以押送着这些村民,一路向北,保证一个都跑不掉。”
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候,黑三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那我们算是什么?”
现在黑三心中也能忐忑,黑三心中也很懊悔。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投降了。现在可好,投降过来之后,刚刚得了几句好话,现在就变了。
也不知道到了咸阳城,会不会被杀头。
现在想要逃跑的话……马匹都没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逃走。
就算能逃走,没有验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一时间,黑三血都凉了。
眼看着使者要走,他想了想,死也要做个明白鬼,问明白了之后,总好过在路上提心吊胆的。
于是,黑三小心翼翼的问了使者一句,并且忐忑不安的等着使者的回答。
使者盯着黑三看了一会,然后看向村长:“这些人,是好人吗?”
村长看向黑三,黑三紧张极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好人,尤其是还得罪过村长。
当初村长前来投奔他,没想到他见风使舵,一转身就把村长给卖了。
黑三知道,落井下石这种事,没有人不痛恨,现在村长心里肯定已经恨死他了。
现在使者问村长的意见,黑三觉得,这意见已经不用问了,自己去死好了。
然而,没想到村长看了看黑三,微微一笑,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个人还是有善心的,我觉得……放他们一条生路也不错。”
黑三惊讶的看着村长。
他万万没想到,村长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村长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个人,想来奉行的原则是,多个朋友多条路。黑兄,我们是老朋友了,你的为人我还是很了解的,我知道你本性不坏。”
黑三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村长向使者拱了拱手,说道:“诸位,你们可以放心离开了。我这里不会有事的。”
使者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了。
而村长带领着自己的子孙,开始吆喝着驱赶那些村民。
现在村长又将自己的儿孙聚拢起来了,而且又有了黑三的协助。
这一次,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在这过程中,村长的子孙一脸庆幸的说道:“幸好我们遇到了这几位使者啊,否则的话,我们死定了。”
村长点了点头,说道:“日后,你们一定要吃一堑长一智,我们是一家人,要拧成一股绳,只要我们不散,就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这一次,是你们主动投降,否则的话,我们有必要吃这样的苦头吗?”
这些人都惭愧的低下头去了。
村长嘴上在教育他们,其实心中已经对他们很鄙视了。
这些家伙,真是一群蠢货。
可是,村长已经年纪大了,生不出来聪明人了,只能仰仗这些愚蠢的儿孙。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是,他带着儿孙,押送着那些村民,向北方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村民们也在悄悄地商议。
有人低声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到了咸阳城之后,是不是要被处死?”
他们都是些没有见识的人,但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每个人把自己听说过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就大概勾勒出来了,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有人说道:“其实咱们没有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充其量就是抢了村长家的东西。这不至于杀头吧?”
另一个人说道:“虽然不至于杀头,但是这罪过也不轻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将我们判为强盗。”
之前那人说道:“应当不会,现在对于强盗的罪过,已经不是那么重了。我们只要老老实实认罪,应该没有事的。”
有村民叹了口气,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早知道就不听那些巡捕的话了,一定要跟着他们抓了村长。现在可好,自己被陷在这里面了。”
“那些巡捕离开了,我们却成了罪人。”
周围的村民都连连点头。
紧接着,又有人说道:“最可气的是,这些强盗,他们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好人,这……这怎么可能?我们才是可怜人啊。”
村民们摇头叹息,但是叹息来,叹息去,也没有叹息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他们只是默默地向前走罢了。
至于逃跑,倒是没有人想到逃跑。
毕竟一旦被抓,那就是死罪,谁敢逃跑?
倒不如现在老老实实的,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好了。。


nzh69人氣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熱推-vrimz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在 不 正常 的 地球 開 餐廳 的 日子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无限电影寻真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旧爱逆袭:老公请接招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王牌贴身杀手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慶 餘年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