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七爺荒唐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重返1990-第一百一十五章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工厂明明就是让龙烟柔去加速处理的消防,而且为什么会有人举报他!
难不成是有人红了眼,所以存心使坏?
真是让人焦头烂额啊,消防这头没有处理好,那工人那边月给工资,当初也承诺了一个月一千的。
二十人的工厂,光一个月发工资,可就得两万啊!
看来这一步,真的走急了!
应该等这一边的局势真正站稳脚跟之后,才往年市那里迈步子。
要是没有选择在年市整工厂,现在把开工厂花的钱还回去,倒也没有关系!
冥夫夜袭:继续,不要停 苏南海
大不了就是重来,也不至于腹背挨刀啊!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的工厂,全面停工,要等消防通报,我们需要花一笔钱,联通外头的消防水道,然后在工厂再配上一些消防用具。”
联通消防水道,再配上消防器具,这可得花上不少的钱啊!
可要是想保住工厂,这又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龙烟柔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她愿不愿意帮一下我们?”
“最坏的消息就是龙小姐那边啊!老板,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龙小姐说她们现在不能帮咱们了!”
什么?还有龙烟柔不敢得罪的人?
难不成,是说张文博吗?
“你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比较重要!”
开什么玩笑!如果这龙烟柔都不敢得罪张文博……那自己恐怕就只能低头认错,乖乖当个打工人了吧!
仔细想想,张文博的电脑渠道,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会有什么特殊背景也毫不出奇!
“龙小姐的原话是这样……现在和你搞对头的那人,是他们龙家的重要伙伴,龙小姐不想为了你得罪他,如今龙家有他们一派的卧底,如果继续合作,很可能会影响双方和谐。”
“所以……所以一切的合作到此为止……龙小姐很荣幸和你有过如此合作,可能以后还有机会合作……等你做得足够大的话。”
“关于之前谈好的一切合作,都不会继续,为了避嫌,酒店那个事情也终止,请自求多福。”
自求多福,这算什么事!
凭感觉看,那张文博也不算是有什么深厚背景啊!
竟让龙烟柔如此忌惮,那之前龙烟柔帮忙,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帮张文博卖电脑?
不然这个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他?
越想越烦,干脆就不想了,见步行步就是。
“算了,我大概知道了,那程光希那边有什么消息?”
“程光希那边……依然是含含糊糊,可是眼下这个工厂出了消防的事情,没有人帮忙,过审批什么的,应该会很慢的!”
也是!眼下这个情况,就算是来了订单,也进行不了加工。
如果签了约,反倒是又多了个麻烦!
如果去外头租借工厂完成,也不能像这边的工厂流水线一样完成,处理破洞牛仔裤的流水线,必须是最新的!
速度和质量都不是那些普通流水线能够做得到的!
很多流水线机器,做不到给牛仔裤做旧。
想找到符合要求的工厂,那租借要花的钱肯定也不少!如此一来,两个星期想要通过这个工厂赚钱,基本完全不可能。
唉!真是让人烦躁啊!
“我过几年也打算回年市了,这些天……你先了解一下,过消防证明的各个过程,看看麻不麻烦,再和我说说。”
“好……好的。”
希望看看有没有机会,在短时间内重振工厂,不然加上工人的工钱,这钱可是越欠越多啊!
加起来都欠下十二万了啊!
如果想在年市再加办一个机构,恐怕是得再花一大笔钱。
这可真让人心寒,但是苦熬过这两周,以后就肯定大有发展的机会了!
张文博啊张文博,你就这么想给我挖坑,逼我给你打工,你以为耍这点手段,我就会屈服吗?
总有一天,老子也要给你挖一个巨坑,一把把你给坑死!
等着吧!
陈东青怒下决心,一定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不久之后,他也确实做到了,成为了商界的一派传说。
眼下,一个一个的难题堆在眼前,陈东青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
“丁会计,年市那头,你帮我看着点,看看附近还有没有缺工人的,就带他们去打打工。”
“好的,老板……你一定要尽快回来啊!”
“再说吧。”
陈东青挂断了电话,长出一口气。
其实路子不是没有,只是敢不敢去做,或是该不该去做。
如今翻水货正是火爆,找人进点水货CD和VCD,到广场上一销,那钱可真是好赚!
二十多个工人,在附近几个公园和广场推销,一个小时指定能卖出个千把块钱的利润。
然后再带些人去年市,卖这水货可是简简单单。
阔少的契约萌妻
但要是被抓住了,那可得被关上几天。
这时间是如今最缺的资源,而且眼下张文博说不定还在哪里虎视眈眈。
要有一些行差踏错,那被他一举报,就彻底凉凉。
……
陈东青迈着略沉重的步子,慢慢往方文杰出租屋里走。
“陈哥,回来了?饭菜都凉了,我给你热热。”
“不用,我吃不下。”
方文杰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陈东青,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事情是他们几个人惹出来的,现在抗锅最大的压力就是陈东青!
平时他都对女朋友的话言听计从,但这一次他是真不能甩手而去!
“陈哥,你不是还有什么计划吗?给我们说说,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哥谭怪人
方文杰急了,他没读过书,只有一身蛮劲,要说得上有什么优点,那就是讲义气!
他知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听从陈东青指挥,然后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东青眼下咱们可就看你了,人们老说阳光总在风雨后,熬过这个难关,咱们就一定能发财!”
方文杰和刘大海同时伸出一个拳头,比划到陈东青身前。
“咱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对!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看着俩人竟然开始给自己打气,眼神还异常鉴定,陈东青忍不住一笑,但也学着他们,伸出一个拳头来。
白派传人
三人同时呐喊道。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都市异能小說 重返1990 愛下-第一百零六章 逆子陳東青?讀書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再给老子说三道四,别怪老子抽你!”
陈东青举着手里的竹条,对着起哄的那人喝着。
旁人他还得顾忌下亲戚颜面,但是眼下这人,分明就是个好事之徒,用得着给他面子?!
那人瞧着差不多四十左右,胡子拉碴,整个人瘦得跟个猴似的,再搭配上对狐狸眼睛,看着就很猥琐。
见着这人的脸,就觉得这人不是个老实人。
被陈东青盯着,他还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嘴。
“要不是你爸妈向我们求情,求我们买你家的破地破田破房,我才懒得过来!我看买你们这房子和地,也晦气得很!我勉强出价五万收了!这算是亲友价了!”
果然猜得没错!这群家伙!就是过来想趁机来哄弄自己父母,想低价收田收地的,自己家里这么多的地,怎么可能就值这么点钱?!
越想越生气,陈东青忍不住在他眼前晃悠晃悠那根竹条,他便立马畏畏缩缩地卷成一团。
“我可是你表堂叔父!你、你敢打我?!”
“表堂叔父?什么表堂叔父?”
这称谓,陈东青还第一次听。
表叔父就表叔父!堂叔父就堂叔父!
什么又堂又表的?!
“就是你表叔父的堂叔父!就叫表堂叔父!”
陈东青听了这话,心底冷哼一声,真不知道这帮所谓亲戚过来干什么的!
表叔父的堂叔父!
这关系得多疏啊!
想想就知道!要不是为了好处,谁会费这么大功夫过来?!
“我用得着理你吗?咱们四舍五入一下,都不算是亲戚!想捞好处滚远点,别打我家的主意!”
陈东青没脾气再跟这群捞好处的‘亲戚’啰嗦,直接一声怒吼,拎着手中的竹条,怒瞪环视了一圈,让那些‘亲戚’纷纷收起嬉笑的嘴脸。
但是还有一人,翘着二郎腿,阴阳怪气地在旁边说话。
“听说这陈东青管教不严犯错,现在一看……唉……”
眼见着又有一个装大头鬼的,陈东青二话没说,直接给他甩了一棍。
竹条细又长,被轻轻一甩,就发出了一阵破空的音爆轻响。
接着,竹条一下子落到那人所坐椅子的扶手上,愣是敲掉了上面的漆,打出了一道白痕。
逍遥逸少
“让你说话了吗?你有哪门子的远房亲戚啊!看看你坐没个坐像,你爹妈没教过你怎么坐吗?!”
那人被这么一吓,浑身都抖了一抖,本来翘着的二郎腿,也被吓得耷拉下来。
但是看看旁边这么多人盯着,那人还想争回几分薄面,便大声喊道。
“陈东青!你!”
重生贵妻,总裁老公太放肆
“你什么啊!我吃你们家大米了?还是借你们家的钱了?你管得着我?”
陈东青没有让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喝断!
“你要是不爽,就赶紧滚出去,你要是老老实实,我还能给你几分薄面!”
被喝了俩句,那人也老实了,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面,就连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在房子里面和房子外面的!我不管你们是打着什么心思过来的,只要你们敢对我们家有一点歪心思,我弄死你们!”
陈东青对着所有人放着狠话,可把老妈刘玉香吓得半死,整个人捂着胸口,掩着额头就作势要晕过去。
父亲陈海听了这些话,从刚刚被夺棍的懵逼状态解脱出来,更是气得不行。
“陈东青!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爹了?!”
“不是!你起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陈东青回头对着自己老爹没好气地一说,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市区里面的人,等着他指挥,年市的人,现在也联系不上,那头工厂也帮不上忙了。
眼下能动用的三十万块在两个星期里面赚十万,说来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是很难。
可就是没有主意!这点时间,用来想办法,总比跟这些想要捞好处的混球吵架要好!
“爸!你们先听我说,我这边欠的钱,虽然听起来多,但其实压根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欠十万还没有什么问题?!陈东青!我看你是在城市里面呆了几天!以为自己翅膀硬了!脑子也傻了!”
陈海听见自己儿子说十万没什么,但是血压就蹭蹭往上升,要不是平时劳作锻炼得多,他这一生气,直接就要爆血管!
“爸妈,我跟你们摊牌了,我是跟你们说谎了,我其实是瞒着你们去创业当老板了!”
“我欠的也不是十万,我这下是欠了四十万!还不是光四十万,是四十六万,差不多五十万!你们要把房子和地什么的,都卖了也帮不上我!”
苍天霸业 一般不发言
陈东青赌气地这么一说,干脆将所有事实都说了出来。
“本来我是想和张文博合作,他负责货源,我来负责渠道销售……本来卖的好好的,也赚了十来万……”
“我就想着这个生意,要做好做大!我要让爸妈住上大别墅,顿顿吃上大鱼大肉!所以我跟着更大的老板去年市,开了一家制衣厂!”
“我现在!是年市的一家制衣厂厂长!手底下二十多个工人,还有三条流水线,每天赚的钱!可是按千计算的!”
“结果那张文博觉得我这个渠道好做,他不想利润给我,想自己吃掉分成,给我做了个套,让我欠下这么多钱,但我已经有三十多万的资产!我现在只差这十万!”
“我不需要家里卖田,我也不需要家里卖地卖房!都是那个破林旭给我胡扯!所以你们也别想在这时候捞什么好处!统统给我滚!”
低价买田买地买房!
乘人之危!
这群王八还真干得出来!
眼看着陈东青回来坐镇家中,屋外那几个小年轻,也都在门口议论起来。
“那……那现在到底是欠多少钱?”
陈海听得是一头雾水,但是听儿子这么说,又好像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似的……
“除去我赚的,现在就欠十万!这个十万我在两个星期里面赚得回来!而且以后咱家越来越富!本来想着过几个星期,就把你和妈都接去城里住的!”
一听到,要接陈海夫妇到城里住,那帮亲戚嘴脸又一变!


精华玄幻小說 重返1990-第一百零五章 湊熱鬧的親戚相伴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在公交上面的陈东青,捏了捏手里的BB机。
一种无力感打从心底冒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做商人的经验,那种商人的心机,他也不足够。
在团队里面,他虽然一直充当着指挥,但是很明显,在商场这一行,他始终还是太嫩了。
撑过这一次,他必须要找一个靠得住的智囊。
上辈子,他就看过许多大老板的采访,他们都说自己并不是全能的,也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聪明。
他们最厉害的本事,就是懂得慧眼识人,懂得用人。
手下的人都很厉害,这才让他自己这个公司变得厉害起来。
自己只有找一个懂商的人,才能继续往下走,往下做大。
如果再靠自己这么胡打莽撞,恐怕这种事情,还会越来越多!
长叹一气,叹自己天真!
脑中苦思冥想,什么东西能赚钱,可脑子偏偏就是到了这种时候,就是想不起来了。
90年,本是各个大企业发展的好年头,众多知名企业,也是在这时做起来。
但凡想起一件那些大佬们的成名史,也不至于在这里焦头烂额!
异常烦躁的陈东青,真是抓耳挠腮,直接抓起自己头发来,大有一副发疯的模样。
车上的人纷纷看向陈东青,然后都给他腾出了一片空位……
办法没有想到,结果倒是因为这个行为,有了个比较舒坦的空间。
……
公交一直开到小杆村的村口,一下了车之后,陈东青便赶紧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沿路上的村民,似乎都在议论着什么,见到陈东青之后,聊得更相当起兴了!
陈东青不难看出这些人正在议论自己,这反而使他更加加快速度。
村里的三姑六婆,传村里消息是最快的,既然和自己有关,想想就知道了!定是自己的坏消息被那林旭传出来了!
自家离村头颇远,陈东青撒开腿,一路看着唠嗑的村民,手指暗戳戳地指着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偷看洗澡的那个夜晚。
什么叫打回原形,眼下这个情况,就是打回原形!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陈东青终于看见自己家的乘凉瓜棚,但是在外头,已经围满了人。
该不会来晚一步吧!
陈东青大气还没有喘上一口气,就赶紧继续跑过去。
“让开……都让开!”
陈东青没有好气地,把围在自己家门口看戏的人群赶走。
那帮看戏的人群,一见陈东青过来了,讨论的声音,就更加大了。
“就是他啊……瞧着模样也不像是听说这么夸张啊!”
“你们之前没出来听,这家伙之前好像还偷看别人洗澡……”
“嘿呀!你们都扯哪里去了,现在不是说他欠钱的事情吗?”
……
陈东青也懒得管那群三姑六婆们怎么啰嗦,他只担心自己家的地和房子都还在不在。
进了院子,就看见几个完全不常见的几个亲戚,蹲在自家院子里面,其中还不乏几个看着流里流气的堂兄弟、表兄弟。
见了这帮平时完全见不到的亲戚,可真让陈东青皱紧眉头,让他心里充满了担忧。
那帮亲戚,都抬头看了一眼陈东青,都还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陈东青,他们也不认得陈东青长什么模样。
陈东青看他们疑惑的眼神,都觉得有一股恶寒。
这帮亲戚,指定是趁自己家有难,想过来看看,能不能顺带踩一脚,捞点油水吧!
当陈东青跨进自家的门槛,里面坐着的人,全都将目光聚集在了陈东青身上,让陈东青觉得浑身发痒。
坐在房里的亲戚,年纪大多高上不少,脸上也尽是些戏谑、幸灾乐祸的笑意。
“陈东青!”
迎面而来的,是父亲陈海的一声痛喝。
“你胆子肥了!竟然在外面闯下这么大的祸!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
陈海怒吼着,一瘸一拐地拎起手旁的竹棍,作势就要往陈东青身上打!
旁边的亲戚,连忙假惺惺地劝说起来。
“阿海啊!孩子大了,打不得啊!他也是年少气盛才犯错了!”
“是啊!吃一堑长一智!别动手打伤娃了!”
“这么多人看着呢!打娃不好看啊!”
这帮亲戚,光是嘴皮子动,也不见他们从座位上挪动一下屁股。
还有几个更是直接翘起二郎腿,一边笑着一边吃着自家备的水果。
猜也猜得到,这帮亲戚,就是想看陈东青被教训,被好好打一顿的戏码!
见人受难吃亏,别人家丢脸,是他们最为乐意见到的事情。
陈东青也懒得顾忌这帮人,瞧着老爸的竹条就要打在身上,他也不躲,硬生生挨了一棍。
这竹条是他们家的家法,又细又韧,抽起人来,那是火辣辣的疼。
放在之前,挨上这么一棍,陈东青可都要叫唤上半天。
可眼下,他已没有办法了。
“你……”
陈海敲下这一棍,心里也有几分心疼,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意思手软,而且陈东青这一次直接欠下十万巨款,真的是太过分了!
接下来,陈海又高高举起那根竹条,就又要朝陈东青身上打去。
这一次,陈东青竟然一把接过了那根竹条,趁自己父亲还没有反应,用力一扯便将竹条扯到手里。
就这么一个夺竹条的动作,旁边的一个亲戚,就开始起哄道。
“完了完了!这是个逆子!儿子要打爸爸了!天要塌了!”
听了这话,那群亲戚纷纷唉声叹气,嘴里啧啧地说着些什么。
“真他妈嘴碎!你再给老子胡扯,信不信我把你下巴给敲下来?!”
陈东青本来就急,还要被这群莫名其妙的亲戚指指点点,真是按耐不住心里的怒火,拎着竹条,就往那个起哄的亲戚走过去。
庶女弃妃:皇子太放肆 朴雨
这一连串的动作,可真把陈海夫妇吓傻了。
那个听话的儿子去哪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竟然变得如此凶狠!
按照之前,陈海教训陈东青时,陈东青可一点都不敢反抗,如今……如今……
“造孽啊……”
陈东青的母亲刘玉香,掩着面,高喊了这么一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