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Uncategorized

os8if火熱玄幻小說 無雙追雲錄 愛下-第一百章 走着(彩蛋結局)看書-5hqsa

無雙追雲錄
小說推薦無雙追雲錄
第一百章 走着 (彩蛋结局)
(作者想说的话:到这里,本书就完结了。本书为致敬古龙,金庸两位仙师而作。在这我想说的是,无论是处于什么方向或目的,这都是大家经历了几个月,一点一点磨出来的。四位作者都是写都市类型的,从未接触过仙侠一类的文章,所以文笔或许各有不同,有高有低。最重要的是,书中部分情节不通顺还请群中各位大佬见谅,这事儿怪我们没有事先经过通知,所以只能强行填坑。我每一章的章节名都是四个字的,最后一章,我用两个字结尾,特殊含义,不言而喻。最后我想说。。最差,也就这样了。希望通过大佬们的审核,能与《韩秀才》齐名 。)
在与蓝灭生大战结束的一个月后,陈氏天子坐镇中原皇宫,宣布天下安平,举国欢庆。玉乘风入殿承接圣旨,真正成为了中原的无双智囊,在他的带领之下,短短三日,国土势力迅速崛起,扩张至神州地域。
同时,天子也在中原宣布了新的告昭以及赐封的职位,他们分别是:
“云神”叶云。巅峰武王,超脱凡俗的存在,不受天下任何拘束,喜好游山玩水,吟诗作对。
“天下盟大盟主”林凡。在失去右臂之后,林凡弃了走阴剑决,改练刀法。世人尊称“独臂狂刀”单靠一己之力,将天下武林统一,建造天下盟。叶云之下,万人之上!
“青鸾镇县太爷”吟云。此为吟云自身要求,在大战结束后,吟云便回了青鸾镇,他向天子讨要了一个地方父母官的名号,只为悄悄守护一方疆土。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名号,叫作“北疆战神”。
哦,对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的征程开始之前,四对新人同时喜结连理。挑了个黄道吉日,分别由无极剑神与龙且尊者作主,叶云与不知火终于修成正果,一月前,不知火已怀身孕。
林凡则与叶晴欢二人连枝共冢,昔日跟在林凡身后不停:“林教头,林教头。”的黄毛丫头,也终于成熟。
陆小雨跟随吟云去了青鸾镇,听说啊,陆小雨那娇蛮丫头在那边天天欺负吟云,吟云无奈只得苦笑连连,整日整日写书信到无双楼向叶云和林凡倾倒苦水。。。
而玉无双。。则是与天子眉目传情,成了国后,不时与天子游山玩水好不快哉,全然一对神仙眷侣!当叶云得知此事的时候,着实也震惊了好一阵子,不过既然是玉娘的选择,他皆应允。
在无极剑神和龙且尊者两位长辈的见证下,短短一日,四喜临门!
那一日,整个中原举国欢庆,天下人皆来观之,可谓热闹非凡。
――――
走在惊云城的热闹坊氏。
玉无双走着:“云儿,今后的路,便看你自己了,玉娘相信,有朝一日,整个神州会为你而震颤!”
玉乘风走着:“当年那蹒跚学步的小怪物,眨眼间。。都已经能独挡八面了。。”
天子走着:“我没啥想说的,一句话!云儿,这帝位,我给你留着!”
无极剑神走着:“这桃花岛主。。为何老是闭岛不愿见我呢?老朽还想今日前去找他叙叙旧呢。”
龙尊者走着:“上次与你一同前去桃花岛,他骂我老怪物,我便稍稍修理了他一下。”
无极剑神:“……..”
叶云走着:“我还是很讨厌阳光,你呢,凡?”
林凡走着:“还好,有些热。”
吟云走着:“你们俩可真无趣,要不。。咱们喝酒去?”
陆小雨走着:“放屁!死吟云,你敢?!”
錯緣:帝王謀妃
吟云:“娘!子!饶命啊!!!”
叶晴欢走着:“相公,我为我们的宝宝起了个名字,就叫叶雪,你看如何?”
盛寵之名門醫女
林凡:“……”
萧凤走着:“师尊,我要回一趟江南看望父亲他们,不要太想念我哦。。”
叶云:“一会林凡吟云随我一同前去萧家,祭拜萧玄大哥!”
不知火走着:“叶云,老娘可是为了你甘愿舍弃修为成为凡胎,你若胆敢辜负了老娘,哼哼。。。”
斐兰花走着:“叶云。。你个混蛋!!”
华无棱走着:“好。。好恐怖的阵容,我得赶紧前去巴结巴结。。这对我华山可有大用啊!!”
韩江辞走着:“全程!!我虽只出现过一次,但我依旧想让你们知晓,我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当年若是成功拦截吟云前往苍山试炼的话,我可就修改了结局了!!”
蓝灭生走着:“该死的叶云。”
异龙走着:“该死的林凡。”
邪帝走着:“该死的红发小子!”
魑魅走着:“该死的人类!”
红纱走着:“该死的红发小子!”
魂君走着:“该死的。。该死的老天!”
“…….”
山峰之上,站着一位翘楚佳人。
她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孤独与冷清。
女子抬起头来,只见身后杂丛波动,而后,走来一名男子。那男子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
傲嬌男神住我家:99次說愛你
“你个混蛋。”女子顷刻间泪流满面。
银牙紧咬时,她正想朝着男子挥去一掌,谁曾想男子突然消失,化为一阵微风,轻轻的抚摸着女子的脸颊。
“他有话让我带给你。”忽然,熟悉的声音另一头传来,叶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此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什么话?”见是叶云,女子意识到自己失态,急忙擦干眼泪问道。
“待你听闻音信之时,我已转世投胎,这一世我没了记忆,因此我无法与你相见,茫茫人海中,或许你我早已见过一面,也或许,永远都无法一见。选择好你的路,好好的活下去,上一世,亲手将你推开,我并不后悔。再见,狐狸丫头。”
等到叶云说完,女子早已泣不成声。
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叶云道“既已决定隐居山林,便好好生活下去,小狐狸。有任何需要,找我!”
言毕,叶云转身折回。
望着叶云离去的背影,九尾狐暗自作出决定:舍弃她的修为,为凡缘作出铺垫,如同不知火姐姐一般自愿坠为凡胎,下一世,她一定要与他再次相逢。
而这一世,她会自封心灵,不会再对任何人产生情愫,她要守护她与他的爱情,延续上一世的尘缘,这份爱,必将至死不渝。
――――
江南。
眼前映入一座极为奢华的岗亭,亭中摆有一石碑,碑上磕着四个大字:
惡魔的彩球歌
萧 玄 之 墓。
叶云,林凡,吟云三人恭恭敬敬的站在碑前,齐齐将烈酒举过额顶,颤声道:
“萧玄大哥!兄弟前来探望你了!”
至強殺戮 彌諾
(全书完)

88um3优美仙俠小說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笔趣- 第三十一章 这不是薅羊毛,这是等价交换 鑒賞-p3kHxJ

zzdmf寓意深刻修仙小說 大奉打更人 ptt- 第三十一章 这不是薅羊毛,这是等价交换 看書-p3kHxJ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第三十一章 这不是薅羊毛,这是等价交换-p3

许七安举起茶杯,将里面的水倾泻下来,“这杯子倒在谁身上都没事,但如果是一挂瀑布,人置身其中,就会被水的冲击力击断骨骼,甚至失去性命。电也是如此,我把这种现象叫做电压。”
许玲月怀里抱着酣睡的幼妹,捏着手帕,抽抽噎噎的哭着。
额,是这个原理吗?树木遭雷击的原理难道不是雨水的导电性?我中学老师没说清楚啊….许七安自己也不确定,脸上挂着微笑:“孺子可教。”
仿佛看出了她的惊讶,王捕头笑了笑:“宁宴是个值得让人尊敬的人。”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其实向我们这样的人,手底下哪有干净的?”
仿佛看出了她的惊讶,王捕头笑了笑:“宁宴是个值得让人尊敬的人。”
“粗俗!”许七安沉声道:“炼金术岂是银子可以衡量的。”
“许宁宴,你真是个了不起的炼金术天才。”
“请教我们。”其他白衣炼金术师同时拱手,齐声道。
听到宋卿的话,白衣炼金术师们豁然开朗,有种获得了真理奥义的激动,并用求证的目光投向许七安。
不要钱的才是最贵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关键点?
看到大哥救下妹妹的那一刹那,许玲月心里,大哥的形象足以与二哥平等。
她从小就崇拜许新年,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为母亲总是给她灌输二哥是许家唯一的读书种子,是将来的顶梁柱。
看着梨花带雨的小美人,快班的快手们心都要碎了。没想到许宁宴居然有这么个俏丽美貌的妹妹。
“我给司天监的那本蓝皮书,是你们救我的谢礼,指点你们完善假银炼制这项炼金术,以及刚才教你们电压知识,它并不是免费的。”许七安侃侃而谈: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看到大哥救下妹妹的那一刹那,许玲月心里,大哥的形象足以与二哥平等。
“请教我们。”其他白衣炼金术师同时拱手,齐声道。
前面的步骤都没有变,真正改变的应该是最后一步:雷击!
不,我只知道你思想渐渐迪化了….许七安笑而不语。
这次的雷击和上次有什么不同呢?
“那本炼金古籍不但记载着知识,还有许多闻所未闻的炼金术。”
大哥与同僚的关系很好….许玲月有几分诧异,快手们激愤的表情不似做伪。
电压?!
本能的,他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知识点,就像那本蓝皮书上写的万事万物的本质一样的深奥。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其实向我们这样的人,手底下哪有干净的?”
而那时,感受肯定没有这次深刻。
“关键是什么?宋师兄,你懂了什么?”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白衣炼金术师们急的连连追问。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这个大哥是何等的可靠,正如一个月前将绝望的她们从牢里救出来。
但随之而来的税银案,全家入狱,绝望无助时,大哥在绝境中为全家开辟出了一条生路。
此时此刻,听到王捕头的感慨,一个高风亮节,有原则有底线的形象油然而生,层层拔高,已经超越了素来崇拜的二哥。
长乐县衙,偏厅。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其实向我们这样的人,手底下哪有干净的?”
说完,他用求证的目光看向许七安。
宋卿忽然明白了什么,振奋道:“所以,雨天雷电会击中树木,也是因为树木处在一个低点?击中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另外,如果只是微弱的电流,我们最多感到麻痹,而如果承受天雷轰击,就会身死道消。”
许玲月怀里抱着酣睡的幼妹,捏着手帕,抽抽噎噎的哭着。
听到宋卿的话,白衣炼金术师们豁然开朗,有种获得了真理奥义的激动,并用求证的目光投向许七安。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其实向我们这样的人,手底下哪有干净的?”
“你虽然没见过我们之前的失败,但你心里早就知道了对吧,你早就知道我们失败真正的原因了。”
不要钱的才是最贵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我给司天监的那本蓝皮书,是你们救我的谢礼,指点你们完善假银炼制这项炼金术,以及刚才教你们电压知识,它并不是免费的。”许七安侃侃而谈:
看到大哥救下妹妹的那一刹那,许玲月心里,大哥的形象足以与二哥平等。
不要钱的才是最贵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宋卿忽然明白了什么,振奋道:“所以,雨天雷电会击中树木,也是因为树木处在一个低点?击中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另外,如果只是微弱的电流,我们最多感到麻痹,而如果承受天雷轰击,就会身死道消。”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但随之而来的税银案,全家入狱,绝望无助时,大哥在绝境中为全家开辟出了一条生路。
本能的,他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知识点,就像那本蓝皮书上写的万事万物的本质一样的深奥。
近二十位炼金术师当场沸腾,激动不已。
偏厅气氛有些压抑,快手们脸色难看,蔫了吧唧。
“要说他懂事吧,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难道不明白吗。 大奉打更人 可要说他不懂事,又很会来事儿,和大家关系都处的很好,人油滑着呢。所以他出了事,大家都难受。”
她从小就崇拜许新年,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为母亲总是给她灌输二哥是许家唯一的读书种子,是将来的顶梁柱。
“永远不要忘记,炼金术的原则是等价交换!”
他用这种通俗易懂的例子来解释电压。
炼制金属钠的电压要控制在6—15伏。
“许小姐莫急,百户大人会想办法救出宁宴的。”
他用这种通俗易懂的例子来解释电压。
“当然,也包括后续的炼金秘籍。”
许七安笑着点头,提点道:“我把它命名为电压。”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宋卿忽然明白了什么,振奋道:“所以,雨天雷电会击中树木,也是因为树木处在一个低点?击中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另外,如果只是微弱的电流,我们最多感到麻痹,而如果承受天雷轰击,就会身死道消。”
“关键是什么?宋师兄,你懂了什么?”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许七安笑了笑,抛出一个让白衣们沸腾的承诺:“我决定将炼金秘籍分享给司天监。”
长乐县衙,偏厅。

qb2zc精品都市小說 腹黑夫君毒舌妻討論-奇怪的夢相伴-pdxr1

腹黑夫君毒舌妻
小說推薦腹黑夫君毒舌妻
嗯……头好晕…这是哪里??顾夕寒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丟掉撒旦總裁 如果這樣
顾夕寒…顾夕寒…这里…到这里来…
“谁啊?谁在叫我?有人在吗?!”我在原地用手作喇叭形状大喊着,传来的是对面大山的回应,看见无人回应我只好作罢,心里正想着我这里是哪里,下意识的用手掐掐自己的脸,哎??不痛哎?原来是在做梦啊…
出嫁不從夫
就在这个时候,场景一换,我站湖中央的木桥上,看着一个穿着白色古装衣服的少女在岸边高高的岩石上舞动着,就好似一只蝴蝶在翩翩起舞,当自己看的快着迷的时候,那个少女就真的变成了一只蝴蝶飞向天空里,我看见便追了上去。
“哎哎哎!!别走啊!回来!”结果没跑多远,桥突然断了,脚一滑就掉进了湖里。
哇——咕噜咕噜——
觉得自己快要被这梦里的水淹死的时候,有一个身影跳了进来,拉住了我的手硬是把我拽上了岸边。
“呼—呼呼—妈呀…这个梦太可怕了!啊—哈欠!”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有点冷啊!
“女人…你脑子进水了吗?没看见这桥上的牌子写着危桥吗?!居然还敢过桥?!”一个愤怒的声音从我脑门上传过来,我抬起头看了一看…哇…帅哥!!!!我感觉到鼻子一热,用手一擦看见了那刺眼的鼻血,我捂着鼻子,心里懊恼自己真是不争气,居然在帅哥面前丢脸,真是把脸都喂狗了!!
爆寵萌妞:天降妖妻 半米婆娑
“呵…居然还是个花痴,脑子进水,人也开始不正常了”。这名男子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鄙视的语气,这个使我瞬间清醒。
我擦了擦鼻子,站起来微笑的对这名男子说”这位帅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听得不是很懂”。
【完】黑總裁的奪愛新娘 安晴.
男子转身整理自己的衣裳,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说了一句 “白痴”。
我一个生气直接把那男的再一次的踹下水里,哼!惹毛姑奶奶我,管你帅不帅,直接踹你下水里游泳!
看着从湖里爬上来的男子,全身都在滴水,发丝打乱在他的脸上,看到他一身的狼狈,就好像完全跟刚才的帅哥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慢着!眼前的男子一身古装的打扮,哎哟我去…这个梦…真…给力!
我无视他脸上的愤怒,伸手双手轻轻地揉着他的脸,嗯…挺软的,皮肤真好!最后还摸摸他的头,嗯…个子挺高,比一米六七的我还高半个头。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几岁??有女朋友了吗??”我忍不住搭着他肩膀一连问了一大堆问题。
他瞄了我一眼,转眼间就拍开了我搭在他肩膀的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隐忍着怒气严肃的问着我。
“在做梦啊!哎…话说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快说快说!”我依然不死心的问这,突然,两个爪子摸在我脸上,”嗯?”我疑问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啊啊啊啊啊——
“疼疼疼疼!!!快撒手!快撒手!!”这个没人性的居然那么用力的掐我这美丽的脸蛋!
光速領跑者 天子
“你…你…”我用手指指着他,如果眼神能变成刀子,估计他已经成刺猬了。
“知道疼就代表你没在做梦,你这么粗鲁暴力,我想问有人敢娶你吗?”他拍一拍手继续整理着他的头发和衣服,不再搭理我。
嗡——
脑袋嗡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我伸手用力掐一掐自己,”嘶—疼疼疼!!”我左看右看,没有摄影机,没有剧组,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也是古装服饰?!我双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原地来回走动,我想想……我想想……对了!我记得我在北京的一个剧组演一个武打替身,然后……好像是钢丝的出现了故障…然后…然后…我好像就掉下来了…我不会摔死了吧?!可是我还活着啊??啊啊啊啊—好纠结!!!
旁边整理好自己的楚天祺,转身就看到眼前的这名女子,那张表情丰富的小脸纠结在一起,不免感到好玩,剩余的怒气也随之消散,收到从京城里来的信,原来是自己娘亲在高憎那里,为大哥卜姻缘,卦象表明说大哥命中带煞多劫多难,必须找到有缘女结为夫妻,才可安然渡劫回归平凡,并且算到他的姻缘会在平阳县的西湖树林出现,大哥不相信也不愿意来,娘亲只好先让自己在这守了三天三夜,等来的却看到她那未来大嫂居然掉湖里了,救上来发现是个花痴,貌似这脑袋和脾气……算了算了,京城离平阳县也就五天路程,赶紧把她弄回京城让大哥烦吧!
“哎,我叫楚天祺,你叫什么名字?”
“顾夕寒”一脸纠结中。
“这是哪里,什么朝代??
我是世界之王
“平阳县,这是楚国”
“顾姑娘家里可还有长辈?”
熱血無悔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还健在,从我记事起,我便是一个人了”顾夕寒说到这里语气有点淡淡的悲伤。
“那…你这些年怎么过来的??”楚天祺小心翼翼地问着。
“你知道的太多了,一边玩去!”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楚天祺越说越激动
“游走四方,行侠仗义,看尽所有美男美景!”我张开着双手诉说着我的人生大计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堪忧啊………娘亲啊娘亲……你的大儿子不愿来接你的未来媳妇回去,你的媳妇这是有了要远走高飞的想法啊……

ar9mc火熱都市言情 飲西海 七厭-第七十七章,戰後餘生看書-gjwrj

飲西海
小說推薦飲西海
“云鹤上仙的尸身收拾好了吗?”沈还风问。段奎等人用东台印束缚薛虎,元气大伤,纷纷闭关,御辰仙府暂时由沈还风和宋清玄等长老主持工作。“已经被天兵天将护送回他的渡凤山,上界会为他凝魂铸神,至于何时恢复,就得看他的造化了。”百里晋说。
“余事倒不要紧,只是心悦上仙重伤在身,不知是就在御辰仙府疗伤还是要回隐萝山去?。”
“这…”
“你们俩这么拘谨干嘛,我又不吃人。”罗心悦伤情严重,时而清醒,时而昏睡,又疏于调理,反而常叫佟嗣风和杨路来聊天,看着佟嗣风和杨路一直埋头呆坐着,一言不发,像木头人似的,好生没趣。杨路瞄了她一眼,委屈地说:“你现在是上仙,大师兄成了真君,到时候各奔东西了,以后恐怕再也见不上了。”“你可以随时来看我,虽然我也不会老实呆在山上。”罗心悦真心实意且一本正经地说。佟嗣风白了她一眼,说:“你伤都没好全乎就在耍嘴皮子了,难怪煅云让我俩来盯着你。”
“盯着我干嘛?”罗心悦抱起一坛子酒。
“不许喝酒!”
因为罗心悦推说还有要事处理,先在御辰仙府修养再回隐萝山去,李竺琤知道她的心思,便同意她暂时留下,自己则先一步回隐萝山去了。
“上仙,当时你不是用了燃心诀吗,为何无事?”江春一边为她疗伤一边问。罗心悦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说:“我这叫没事吗?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你好继承我的瀚海心法和燃心诀?”江春慌忙道:“不是不是,我怎么敢!”
“知道你不敢。”罗心悦好像叹了口气,眼角突然泛起些泪光,但她迅速眨了眨眼,将那眼泪逼了回去:“云鹤早知道没有运用到极致的燃心诀杀不了薛虎,他···”王胜江春都噤了声,有些忧心地看着她。罗心悦笑着摇摇头,说:“罢了,又是我欠他一回。”
打发了王胜江春,罗心悦松了口气,这两个家伙大战之后突破了地仙化玄圆满,即将飞升上仙,此时灵力尤其可贵,不好好积累却给她疗伤,简直浪费。反正已无战事,她可以慢慢调养,不用着急忙慌地恢复。
取出私藏的好酒,开了封泥,深深地吸了一口酒香,罗心悦心满意足,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呢,门突然就被推开,周煅云愣愣地看着她,她也愣愣地看着周煅云。
“噗~”罗心悦把酒猛地吐到一边,挥袖将酒坛子收了,小声问:“你怎么来了?”周煅云黑着脸走到塌边,伸手:“交出来。”罗心悦抱着手,抵抗到底:“不交。”
皇門
國民初戀:追男神108式
周煅云也不勉强,伸手将她嘴角酒渍抹去,如同呵护一朵娇花,生怕她疼着。
“没想说点什么?我可以听着。”周煅云见她好像无话,问。罗心悦却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没有。”
这几天她一直顾着和来探望的仙家周旋,和佟嗣风杨路打发时间,内伤发作昏迷,却一直回避和他多说话,她的伤,可能很重。
周煅云挑眉看着她,描摹她的眉眼,她的颦笑,她的一切。
“别看了,又不是没见过”罗心悦低了低头,避开他的打量。
羊皮手劄
“如此娇柔的罗心悦我确实少见。”周煅云笑着帮她拢了拢头发,指腹划过她的脸颊,引得她一阵战栗。“你,你可能对我有误解。”罗心悦正经。“哦?是谁寡言少语,是谁惜字如金,是谁见到人多就头晕,是谁参加应酬就跑路,谁不知道遮澜院亲传弟子是个孤僻的怪物。”
“那不是,不熟嘛。”罗心悦有些心虚,突然觉得又有些胸闷,恐怕内伤发作,对他挥了挥手,“我歇会儿,你走吧。”“是不是不舒服?”周煅云知道她现在元神虚弱,内伤严重,恐怕清醒不了一会儿。罗心悦笑着摇摇头:“就是困了。”“那你睡吧,我看着你。”周煅云扶她躺下,罗心悦实在支持不住,躺下后太过难受,佝偻着身子陷入了昏迷。
租鬼公 侃空
朱玉莹和王一禾对她的伤做了些治疗,但她还得闭关,自我修复元神最为要紧,元神不定她也没法自愈内伤,周煅云便不再让她留在西海,让王胜江春带她回山去。
買斷撒哈拉 常豐
“若不是你这伤,我一刻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那还不得腻死你。”罗心悦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周煅云一辈子的喋喋不休,这也没听说可以中途退货的。
“那你要去多久?”周煅云追问。罗心悦沉默半晌,尽量让自己轻松些:“也许会很久,这伤实在是···”罗心悦自知燃心诀的威力,即使只运用一半也难痊愈。周煅云突然将她拥入怀中,一句也不她说下去。罗心悦稍稍一愣,虽然有些勉强,但还是眉眼笑开了些,在他胸口轻声说:“你现在是水府真君了,稳重些。”“你走之后我再做水府真君。”周煅云偏过头在她眉间烙上一吻,“聘书誓文都准备好了,我等你。”

27rr5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太白貓-第二百七十四章 翁婿倆都病了閲讀-wsl9e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铁三角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的团建活动会如此糟糕,从早上到晚上也就十三个小时,三个人就把两天的干粮全部吃完了,剩下的全是一些酒,当然这不是重点,大不了明天早上回去,结果…
现在突然下大雨…还伴随着狂风。
而帐篷是林帆一个搭的,其质量可想而知,在大雨与狂风的摧残下,仅仅只是坚持了十分钟,就被直接吹翻了。
最后,
在林帆打电话求救后的四十分钟,三个人终于坐上了回家的车,此刻各自身上裹着一条毛毯,可尽管这样…还是冻得浑身直哆嗦。
柳云儿开着车,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林帆,又通过车内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己老爸和姨丈,一时间哭笑不得…
白天还是开开心心的,晚上就淋成了落汤鸡。
许久,
终于到了家中。
夏梅芳已经给三人做好了姜汤,这时…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身上裹着毛毯,手上捧着一碗姜汤,这样子…和难民没有什么区别。
在喝了几口姜汤后,三个人稍微缓过来一点,不过接下来就是甩锅的环节。
首先,
就要找林帆问责。
“小林!”
“你看看你自己搭的帐篷。”柳钟涛没好气地说道:“仅仅只坚持了十分钟…就被风给吹跨了,你这技术不行啊…还吹嘘什么自己搭帐篷的技术很强,一个人就能全包了。”
听到柳钟涛的话,林帆差点没有吐血,不是…听老丈人的话,好像是自己想要去搭帐篷的一样。
綜瓊瑤太醫韻安
“不是…”
“叔…做人能不能诚信一点?”林帆气得要死,满脸严肃地说道:“你和姨丈两个人,从早上就坐在躺椅上,除了上厕所有离开过吗?我搭帐篷的时候ꓹ 让你们来帮忙…你们的屁股都没有离开躺椅一毫米。”
话落,
林帆满脸委屈地对柳云儿说道:“宝贝…我今天被欺负了ꓹ 就是这两个人…让我一个人干苦力。”
柳云儿白了一眼,她可不想被牵涉到里面看,随即说道:“自己解决…”
“…”
“我们也想帮忙ꓹ 但我觉得…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张海国认真地说道:“结果你这么不靠谱。”
“我…”
“行行行…帐篷的事,的确是我不对ꓹ 但干粮的事情,你们要承担主要责任!”林帆义正言辞地说道:“特别是叔你…你是吃得最多的!”
说完ꓹ
紧接着又对张海国说道:“姨丈你也吃了不少ꓹ 就我一个人最倒霉…”
刹那间,
两个人开始反击了。
“小林!”
“你这话…我不爱听了,你当我们真没有发现你偷偷吃花生吗?”柳钟涛严肃地说道:“当我们弹尽粮绝的时候,你竟然还有花生…还一个人偷偷的吃。”
“没错!”
“我可是把所有东西拿出来了,一点保留都没有。”张海国气愤地说道:“结果小林你竟然私藏了一些。”
林帆愣了一下,本来以为他做的很隐蔽,结果…还是被这俩老江湖给发现了。
与此同时ꓹ
母女俩坐在边上,正满脸微笑地看着铁三角发生了内讧ꓹ 讲道理…这三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ꓹ 一个个全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里的精英人物ꓹ 而且擅长出卖自己人ꓹ 结果…这三人还喜欢凑在一起。
“好了!”
“不要再争论了。”夏梅芳淡然地说道:“这件事情最大的责任方就是钟涛你了,以后少出这种馊主意…去什么团建之类的ꓹ 你看看…一大早就出门ꓹ 然后当晚就回来了ꓹ 你们这叫做野营?”
“我…”
“行行行…不过小林也需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因为他搭建的帐篷ꓹ 所以我们才淋成了落汤鸡。”柳钟涛说道。
听到老爸的话,柳云儿瞬间就不乐意了,气呼呼地说道:“爸?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让林帆一个人去搭帐篷,自己却和姨丈两个人坐在躺椅上晒太阳。”
“没错!”
“这两人就是这么过分。”林帆满脸恼怒地说道。
面对女儿的指责,柳钟涛哑口无言…他怕自己反驳什么,然后第二天自己的那些茶叶什么的,全部落入了女婿的口袋里,女儿她还真干得出来,关键女婿吹枕头风的能力实在太强了。
總裁老公太過分
“你们去洗澡吧。”
“钟涛你先去。”夏梅芳说道。
“嗯…”柳钟涛点点头,默默地起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这时,
门外响起敲门声,童姨来接自己的丈夫了。
看着此刻裹着毛毯,又捧着姜汤的老公,童姨一脸的无奈,没好气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回家去。”
话落,
对夏梅芳说道:“姐…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
“都是你姐夫的错,和海国没有多大关系。”夏梅芳笑着说道。
紧接着,
张海国离开了,客厅内就剩下了柳云儿母女俩,和裹着毛毯喝着姜汤的林帆。
“小林。”
癲狂片警
“等一下你叔出来后,你马上去洗澡。”夏梅芳认真地说道。
“嗯…”
“我知道了。”林帆点点头。
随后,
夏梅芳便走上了楼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看着自己老妈离开,柳云儿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地说道:“以后少和我爸待在一起。”
“…”
“我还不是为了我们俩考虑,毕竟是你爸…”林帆无奈地说道:“万一你爸不同意把你嫁给我,那怎么办呢?”
“他敢?!”柳云儿下意识地瞪了一下,片刻…她就后悔了,刚才的一句‘他敢’,有一种自己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林帆的口气。
果然,
錯來的天生緣分( 水雲閣
听到这句话,林帆表情逐渐变得灿然起来。
轻轻地放下手上的碗,然后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笑着说道:“过来,让大爷我抱抱你。”
柳云儿白了一眼,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林帆身边,下一秒…几乎是扑进林大猪蹄子的怀里。
“来!”
“把屁屁撅起来,让大爷我爽一把!”林帆笑嘻嘻地说道。
结果,
话音刚落,
林帆两边的脸颊,被柳云儿直接捏住了,然后一通的蹂躏。
“说什么胡话呢!”
“这可是我家!”柳云儿满脸绯红地说道:“万一…万一被我父母看到,我…我还做不做人了?”
林帆很想告诉她,其实…你老妈早就看到了。
“唉…”
“我不是不让你跟我爸一起…我是担心他带坏你。”柳云儿的脑袋紧紧贴着林帆的胸膛,轻声地说道:“姨丈以前可好了,你看看现在…跟你一样坏。”
“…”
“我觉得你爸挺好的,真性情!”林帆笑着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老丈人。”
“切!”
柳云儿伸出手,轻轻地拧了一下林帆,没好气地说道:“谁要嫁给你…就知道天天气我。”
“嘿嘿…”
“已经来不及了。”林帆笑嘻嘻地说道:“你想听我和你爸之间的故事吗?
柳云儿抬起头,急忙点点脑袋,说道:“快说!你们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唉…”
“一开始你爸很严肃,我寻摸着…是不是该和领导搞好关系呢?”林帆认真地说道:“我跟你爸讲…叔,要不下去喝一点?你猜猜看…你爸听到这番话,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
柳云儿摇了摇头。
“我的天呐!”
“一听到喝酒,你爸原本还是沉寂的双眼,唰…一下就炽热起来了,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小子,今天把你喝到扶着墙出去。”林帆感慨地说道:“唉…说起来你爸酒量真厉害,半斤白酒才刚刚到位,我觉得吧…李白来了也会白给。”
“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去的,反正从那以后…和你爸之间的关系越发亲密。”林帆说道:“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听到林帆的话,
柳云儿差点没有疯了…原来自己的爱情,是喝酒喝出来的,如果林帆没有找自己老爸喝酒,或许…就不会发生后续这一连串的反应。
这时,
柳钟涛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结果看到女儿女婿俩,坐在沙发上搂搂抱抱的,心里特别难受…花了二十九年培养的白菜,竟然被这头猪给拱走了。
看到自己老爸出来了,柳云儿急忙挣脱了林帆的怀抱,立马起身说道:“我去睡觉了…林帆你快去洗澡。”

翌日的清晨,
翁婿俩裹着毛毯,同时鼻孔塞着纸巾,两人满脸的悲催。
没错,
風水大術士
经过昨晚的风吹雨打,成功地把两人给弄感冒了。
“唉…”
“今天你们俩别去上班了,好好在家里待着吧。”夏梅芳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你们俩人真的是…三天两头折腾我们母女。”
紧接着,
母女俩去上班了,屋子里就剩下了爷俩,在那里唉声叹气。
“妈…”
“我有点不放心。”柳云儿皱着眉头说道。
“就一个普普通通得小感冒,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夏梅芳淡然地说道。
“不是…”
“我是说林帆和爸待在一起,而且这一待就是一天,我有点不放心。”柳云儿解释道。
听到女儿的话,
春闈深閨相思夢
夏梅芳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放心吧…生病了折腾不起来。”
……

w7eqm都市异能 老婆借我抱一個 txt-042-llfsy

老婆借我抱一個
小說推薦老婆借我抱一個
“顧程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那麼不合嗎,因為我們根本就不是親姐妹”
“你的媽媽早就死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我的媽媽林涵”
顧程抬起頭來看著林夢說到“我知道”
“你怎麼可能知道,誰告訴你的”
“這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事,你現在應該關心的是你們以後去哪裡乞討”
說完這話顧程沒有任何心軟的關上了門
外面恢復過來的林夢破口大罵著,她罵什麼顧程也聽不真切了
只知道林涵中途也加入了進來不過不是在罵她而是再問她
法師三定律 笑獅拔劍
問她怎麼知道的
問她誰告訴她的
顧程一路走上樓去閉絕了所有的聲音,一個人靜靜地躲在角落裡慶幸著
慶幸凌宇去叫林依起床了
慶幸墨辰不知道去哪裡了
慶幸沒有人看到她
休皇 掉線木偶02
慶幸林夢今天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慶幸自己關上了門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慶幸以後再也不用和她們在一起了
慶幸……
淚總是這樣悄然的出現,意外的讓你發現
殘王罪妃 子衿
顧程用手輕輕的粘上淚滴看著它黯然神傷
後宮群芳譜
為何要哭呢
哭自己沒了媽媽嗎
可這一早不是哭過了嗎
哭爸爸沒有任何解釋嗎
神醫小毒女:錦繡嫡妃
這有什麼好哭的,奶奶不是告訴你了爸爸並不愛媽媽嗎
未知的房間裡顧程流著不知為何而流的淚
在書房裡待了一晚上的墨辰終於打開了房門出來了
剛出房門的墨辰意外的沒去顧程的房間而是來到了書房的對面
他剛想起來上次忘記鎖門了
墨辰拿出鑰匙,在鑰匙觸碰到鑰匙孔的時候他收起來鑰匙,把門打開了
這裡簡直就是一個攝影館。鋪滿了照片,這照片的對象都是同一個人,沒錯就是顧程
有的是是背影照有的是睡眼朦朧顯然是偷拍的
墨辰看著這些照片一陣滿足,尤其是盡頭的那一張
顧程穿著抹胸婚紗手臂環著他的腰幸福的靠在他的肩上,而他就這麼看著她
一如他們現在的狀態,她在前面走著他在後面跟著她看著她
大唐醫王
就在墨辰完完全全的陶醉其中的時候,他在角落裡發現了一個身影
從前有座靈劍山 國王陛下
墨辰不確定的走上前去一看竟是顧程
慘了這裡的她該不會都看到了吧
暴力學徒 烈火暗靈
然而墨辰墨辰還沒擔心多久就被另外的吸引了
她哭了 意識到這個墨辰萬分擔心的伸出手來去擦已乾了的淚
紅燈盜
原本就是在閉目克制的顧程睜開了眼
墨辰見顧程睜開了眼便問道“我弄疼你了嗎”
顧程沒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抱住了墨好不好辰,被包的人一愣一愣的,隨即反應過來,她的寶貝在抱他呢
後來顧程說了句讓墨辰至今都未搞明白的話
她說墨辰我們抱到海枯石爛都不要鬆手

0ld76笔下生花的仙俠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 第七章 见太子 -p11yLH

8nrh7笔下生花的仙俠小說 大奉打更人- 第七章 见太子 鑒賞-p11yLH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第七章 见太子-p1

元景帝只用他一人,便制衡住了文武百官。
“你退下吧。”许七安把丫鬟打发走,留浮香一个人在屋内。
“另有蹊跷?”元景帝终于再次开口,坐姿端正了些,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小宦官。
………
至少我换来一个子爵,得罪老皇帝算什么…….许七安笑呵呵道:
…….
……许二郎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早….”
“只要一想起许郎殉职,奴家心里就还是空落落的。”
许七安在“囚房”里见到了太子,所谓囚房,其实是一间干净整洁的屋子,布置不算奢华,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噗…….”
小宦官把许白嫖的分析,原原本本的复述给元景帝听。
“卑职还需要查看太子殿下的身体,希望太子殿下配合。”
许七安做过什么事,陛下会自己判断,小宦官灌输自己的私货,那就是置喙皇帝的家眷。
“听起来,像是有人在给太子殿下设套。”许七安分析道。
浮香回神,报以茫然的目光。
云鹿书院有专门的消息渠道,京城发生的事,瞒不过书院的耳目。
太子一口否认,身为东宫,不可能也不该和皇帝的妃子有什么私底下的交集。
另外,求个月票,大老爷们。
“影梅小阁不接待酒客了,客人还是去别院……..”
……许二郎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早….”
“干爹?”
许七安看他一眼,“二叔教我的法子。”
“仔细些,还好是我捡到了荷包。”
“许大人此番来大理寺,是为太子而来?”
“昨日与同僚一起……”
“退下吧。”
“卑职会尽快查清真相,若太子是冤枉的,自然还你一个清白。”许七安起身,抱拳。
神話版三國 小宦官告退离开。
被人推下去摔死的……元景帝眯着眼,视线仰望天花板,沉吟了许久,道:
二郎皱眉道:“办案?你又要办什么案。”
这我是真没想到……许七安心说。
超神機械師 顿了顿,元景帝道:“传朕口谕,让内阁起草诏书,重启许七安封爵之事。”
“速去找大理寺卿,让他出来见本官。”许七安亮出金牌,冲着衙门口值守的衙役说道:
“请太子殿下详细描述当日之事。”
他抬头猛敲影梅小阁的院门,没多久,门开了,刚露条门缝,里头的青衣小厮就说道:
“他若不出来,本官就进皇宫向陛下告状,说他刻意刁难,阻挠办案。”
“啪啪啪…..”
这着实引人遐想。
许七安看了眼西边的余晖,心说这个时辰点,教坊司理当营业了呀。
因为宫里高手如云,是元景帝的老巢,那些花里胡哨的体系无法插足。福妃的案子,大概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办过的最“正常”的案子。
听到这里,元景帝皱眉打断:“他们去假山后面作甚?”
让他失望了,元景帝没有任何表情,小宦官只好继续说道:“而后许大人带着奴才和临安公主,去看了福妃娘娘的遗体。
许七安看他一眼,“二叔教我的法子。”
“走的是人间的道;扛的是顶风的旗,不嫖不贪做好官,百姓心中有了你…….”
“快去烧水,娘子要沐浴。另外,准备些枇杷膏,娘子声音都嘶哑了。”
他抬头猛敲影梅小阁的院门,没多久,门开了,刚露条门缝,里头的青衣小厮就说道:
“失踪了。”
浮香没有应答,屋子里传来丫鬟的呵斥声:“娘子身子不适,不陪酒。谁让你开的门,狗爪子想不想要了。”
这是刚才跑的太急,给撞了。
…….
“胡说八道!”
PS:这章七千字,所以更新晚了点。抱歉抱歉。晚上还有一更。
但一品的监正实在太强,因此司天监不是纯粹的附庸,和大奉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
许七安做过什么事,陛下会自己判断,小宦官灌输自己的私货,那就是置喙皇帝的家眷。
许新年好像什么都没说,低着头,认真的用青橘皮汁涂抹衣衫。
“再然后就被尖叫声惊醒,没想到竟是福妃坠楼身亡,而本宫成了最大疑犯。”
兄弟俩沉默对视,片刻后,许七安主动打破尴尬的气氛,走过去,把荷包还给二郎:
元景帝冷哼一声:“三法司不是不会办案,只是不想办。不过,许七安确实有些本事。”
三寸人間 联系太子见到自己时平静的表现,许七安相信了他的话。
浮香没忍住,笑出了声,趴在浴桶边缘,笑的花枝乱颤。
啧,太子的城府还是不够深啊,是太在乎位置了吗?这水平将来怎么当皇帝?
青衣小厮连忙进了院子深处,站在浮香的卧室外的庭院中,喊道:“娘子,有客人来了,问您出不出去陪酒。”
“失踪了。”
“速去找大理寺卿,让他出来见本官。”许七安亮出金牌,冲着衙门口值守的衙役说道:
大理寺。
他为自己刚才一刹那的震慑而感到恼怒。

北京新發地市場暫停水產凍品銷售儲存

北京新發地市場暫停水產凍品銷售儲存

新華社北京11月25日電(記者吉寧、俠克)記者25日從北京新發地市場獲悉,按國家相關部門要求,新發地市場無條件對水產、冰鮮、凍貨、冷藏肉類、海產品等全部進行清理,對清理完的冷庫及時進行消殺和斷電。

新發地市場相關負責人介紹,工作人員對市場蔬菜、水果類的儲藏庫和冷庫,做好登記和查驗,新鮮豬肉交易不受影響。

大衆途安L哪裏便宜 北京最新報價

一週三場多邊峯會,習近平迴應“時代之問”

廣州車展月來襲 11月亮相及上市的新車哪些是你菜?

華爲開始採購高通處理器:生產4G手機、等待大翻盤

4t8m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ptt-第806章 坑人就是爽看書-vwx25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小說推薦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咖喱酱再次给吕子乔想好了人设,游戏天才,让他去直播。可是吕子乔有点丧,觉得前几次都失败了,这次也不会成功。
这时,陈美嘉兴冲冲地冲了过来,告诉他们,她刚刚把五十箱小蛋糕全都卖出去了。
原来,陈美嘉认为小蛋糕的包装过于普通,想设计研究出小蛋糕的新包装,阴差阳错,陈美嘉用吕子乔的账号直播设计小蛋糕的过程,征求广大网友的建议,利用凤梨娃娃做出了新的嘿凤梨小蛋糕包装,出乎意料的卖出了50箱小蛋糕,网店生意开始有了起色。
听闻喜讯的吕子乔,既开心又惊讶。
他是真没有想到自己累死累活的卖人设,结果就卖出去一包小蛋糕,还是因为对方下错了单,竟然不如陈美嘉蠢萌效果来得好。
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林轩从楼梯走了下来,看到腻在一起的乔嘉,忍不住吐槽道:“喂喂喂,你们干嘛呢?羞不羞啊?”
吕子乔得寸进尺,霸气的一把揽住陈美嘉,硬气的说道:“我老婆我有什么可羞的?”
这话让陈美嘉娇笑连连。
“呦,什么事情让两位这么开心啊?我记得昨天吕兄还在为直播发愁呢。”看着满面笑容的俩人,林轩坐到了沙发上。
戰神天賦
吕子乔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说道:“哼哼,你也说了,那是昨天。今天美嘉把小蛋糕全都卖出去了,不仅如此,而且我们也确定了小蛋糕的包装了!这全都是美嘉的功劳。”
“哎呀没有啦,我就是随便做做的,以后还要靠老公你。”陈美嘉一脸情意浓浓的说道。
吕子乔轻轻拉住陈美嘉的手,秀恩爱。
林轩听明白了,怪不得俩人这么高兴,不由挑眉赞道:“美嘉,有你的,子乔可是为了这些小蛋糕愁白了头发,结果一无所获,你竟然分分钟搞定,厉害。”
末世之在你身旁 將至
“那必须的ꓹ 也不看看是谁老婆。”吕子乔嘚瑟道。
看着吕子乔的嘚瑟样儿,而且还敢在自己头上秀恩爱ꓹ 林轩决定给他点颜色瞧瞧,于是说道:“你看美嘉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不仅提升了销量ꓹ 还制作出了小蛋糕的包装,你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啊?”
“表示?”吕子乔一愣ꓹ 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陈美嘉,吕子乔立刻说道:“必须表示啊ꓹ 我…”
林轩可不会让吕子乔就这么轻易的哄弄过去ꓹ 故作随意的说道:“我听羽墨说,她那里在外国新进了一些非常好的护肤品,听说国内大部分的人还都没用过呢,效果超级好。”
陈美嘉听完,眼睛都红了。
“那个,不行,哎哎ꓹ 美嘉,不是我不想给你买ꓹ 是你现在怀孕了ꓹ 不能用的。”吕子乔急中生智ꓹ 想出了搪塞的主意。
陈美嘉一听ꓹ 掐住吕子乔后腰的手隐晦的松开,一脸沮丧。
是啊ꓹ 我肚子里有宝宝ꓹ 不能用化妆品了ꓹ 呜呜呜…
“没事美嘉,羽墨跟我说了ꓹ 有的护肤品孕妇是可以用的,它没有添加剂,全都是纯天然提取的,润肤,美白,抗衰老,去褶皱。”林轩忽略了吕子乔拼命使眼色的表情,仿佛没看见一样,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随着林轩的介绍,陈美嘉眼睛里越来越光彩起来。
我的美女老師
“噢,羽墨还说,因为是新引进来的,会有一点折扣,而且,你不是还有羽墨店里的会员卡吗,听说可以打五折!”
这句话,彻底压倒了陈美嘉的理智,尤其是最后面的五折!那可是五折啊!!
陈美嘉紧紧的拉着吕子乔,用希翼的眼神看着他。
吕子乔给了林轩一个骂娘的眼神,内心包含泪水,笑眯眯的说道:“买~,必须买!”
陈美嘉悄悄地松开了威胁性的手势,很满意的看着吕子乔。
“子乔,你对我真好。”
吕子乔暗暗叫苦,嘴上却说道:“一个男人最好的炫富方式是什么?开豪车,别人会以为你是司机。穿名牌,别人会以为你穿的是A货。只有把买车买西装的钱,花到老婆身上,把她保养的年轻漂亮,就算你将来穿个大裤衩子大拖鞋,只要她往你身边一站,别人一定会说,这女的一定是图他的钱。”
“我不疼她,谁疼她?”
“啊~爱死你了。”陈美嘉挽住吕子乔的手臂,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最感动的是,我又要有新化妆品啦!呦吼~
吕子乔内心MMP,表面笑嘻嘻。
看着这“男欢女爱”的场景,林轩连连感慨道:“子乔,好样的,说的太对了!”
吕子乔在陈美嘉没看到的时候,跟林轩比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
林轩,你给我等着!!!
林轩回了一个来啊,来打我啊,我好怕怕哦的表情,来挑衅吕子乔。
【吕子乔:当时我差点就动手了,真的,要不是考虑到我打不过他的话…】
……
同居噩夢①蜜戀三次方 薇哂
吕子乔和陈美嘉去秦羽墨店里买护肤品什么的去了。
看着开心的陈美嘉和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吕子乔,林轩很开心。
这叫一石二鸟,不仅教吕子乔做人,还肥水不流外人田!嘿嘿!
俩人走后,林轩看到诸葛大力福东话学有所成,准备上楼上跟那两个管道工摊牌,于是连忙跟着一起去凑起了热闹。
来到顶层。
诸葛大力跟两位工人用“外语”交谈了一会儿。
其他三人在一旁满脸懵懂的看着。
很快,小胖和小瘦就自责的叫了起来,大有一副内讧打架的意思。
见此,胡一菲惊讶道:“哎呀妈呀,真听懂了?”
“他俩说的什么?”林轩好奇的问道。
“我只能听懂一半。但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砸错了墙。”诸葛大力说道。
张伟激动道:“福东方言十里不同音,听懂一半已经很~很塞飞雷(厉害)了!”
“那你赶紧跟他们说,让他们别再破坏我家了,赶紧走!哎,但是语气温柔一点,有话好好说。”胡一菲连忙说道。
诸葛大力制止俩人,说道:“哎,迪夫迪夫,钢琴公主夹会租嘎,租嘎。”
“刚那库鲁鸡祝福。”
“那不撸刚刚那度,库拉多。”
“库拉多。”
“姐姐么。”俩人说着,对着胡一菲深深地鞠了一躬。
三脸懵逼,胡一菲疑惑道:“他们说什么?”
诸葛大力解释道:“他们说,他们犯了很大的错,谢谢胡小姐一直没有对他们发脾气,他们想用一首歌,向你道歉和表示感激。”
“不用那么客气…”没等胡一菲说完,小胖和小瘦就一展歌喉的唱了起来。
这突然的歌声吓了几人一跳,看着俩人边跳边唱的表演,胡一菲感觉好难听啊。
桃運聖醫 傲視天下
胡一菲上前劝阻道:“呵呵,行了…”
“啊把拉鸡…”
“哎呀妈呀!好了好了,太精彩了,停,停。”连忙打断了俩人的精彩表演,胡一菲指了指大门口,说道:“我不追究你们责任了,二位,后会有期。”
俩人停下了歌喉,看了看大门,惊讶的问道:“红多?”
“嗯?怎么变日语了?”胡一菲一脸问号的问道。
老婆,下手輕點兒 杜彎彎
诸葛大力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搞不明白的胡一菲点头说道:“啊,红多!”
“红多?”俩人再一次确认。
胡一菲笑着说道:“对,你们走吧。”
俩人拿起家伙,来到走廊,回头看向胡一菲,一脸的举棋不定。
“去吧,去吧。”胡一菲见此,挥了挥手。
再一次得到“指示”,俩人来到大门口,把大门“嘭”的一声,一脚踹掉。
听到巨大的撞击声,四人缓缓的走到走廊口,面无表情得看着把门弄坏的俩人。
“卡拉鸡胖!”
“卡拉鸡嗖!”
俩人回身一人说了句,就离开了。
胡一菲眼睛越来越大,然后便开始撸袖子。
“一菲你干嘛?你冷静啊!一菲!一菲!一菲!别啊!”
张伟死死的抓着胡一菲,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大叫道:“望着我的眼,冷静!”
林轩死死的抱着胡一菲,叫道:“一菲,无好更给动啊(不要激动啊)!你这样会出人命的!!”
“都给我闭嘴!信不信我连你们也打!!!”胡一菲已经失去了理智,拼命挣扎。
“啊,迪夫,迪夫。”诸葛大力跟着劝说。
三少,復婚請排隊 樟木子
“迪你个肺啊迪夫!!”
“快帮忙啊!”张伟大叫道。
“胡老师,冷静!”
“抓住她的腿!!!”
……

p32cp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道至真》-第1205章至真人性905大人756看書-o4fba

人道至真
小說推薦人道至真
“不错!这个世界这么奇怪,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能不能去做,但是大部分别人能做的事我们去做应该就没问题。”少女甲说道。
宅男和少女甲直接摆脱了那个老板的跟踪,然后开始返昆中那个老板,发现那个老板也只是最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就再也没有动静。
劍的旋律
宅男和少女甲只得再回到小旅馆里,然后抽时间时不时的到那个老板住的地方去转悠。
终于十几天过后,宅男和少女甲买了一套房子,搬进去住下了。
当然就是在这一天宅男的工具突然接到了一条广发讯息,看过信息之后发现是公会有一个会员来到了这里。
宅男和少女甲忍不住找了过去,没有出两人意料之外,正是少女乙。
三人相见,自是有一番热闹,等到消停下来之后,宅男和两个少女坐在大厅当中开始闲聊。
通过闲聊,宅男也知道了少女乙所经历的变化,在虚空当中同样也受到了影响,因为虚空当中无形波动影响,少女乙也直接从虚空进入到了精神海洋之中,并且直接就出现在了气泡小世界当中。
電影大冒險 科幻大人
“按你所说,我们个人的时间感观不一样了。我们来这里已经来了很久,你确是现在才来。”宅男说道,“这么说起来,这个地方尽管有时间概念,但是相对于我们所来的现实,在时间概念上却没有相关联。”
“这样看起来就算是我们最后能够回到现实当中去,我估计,我们在这里所经历的时间都不知道有多少了,这样一来我们在这边是不是就好像是被流放在时间当中了?”
“应该没这么严重吧?”少女乙说道,“如今我们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就该先安定下来。既然你已经说了,这是一个精神之海,相当于梦境的一个地方,那最终我们也是会梦醒的,到时候梦醒自然就回去了。”
“这里相当于一个梦境,那也只是我的猜测,现在我越来越感觉这不是梦境了!”宅男忍不住说道ꓹ “而且我们突然之间从现实当中来到这里,那肯定是现实当中出现了大的变故ꓹ 这样的变故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是不知道,说不定现实都已经毁灭了。”
這不可能是我妹妹 落家小沫
“因为对于这些东西我们一无所知ꓹ 所以如今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步步驚婚:前夫住隔壁
梵蓮封
“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少女甲说道,“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是个纯粹的精神海洋ꓹ 那这个世界当中我也感受到精神力量的特别,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提升我们自己ꓹ 来都来了ꓹ 闲着也是闲着,有好处的事自然要做的,就算以后能够回去,也能够带一些好处回去,不至于白白的在这里来浪费了一个机会,我觉得我们这次来到这个地方,下一次可能就没机会来了。就算下一次有机会可能ꓹ 对我们也没有这么大的用处了。”
“这几天你研究出什么了?”宅男忍不住说道,“到现在为止ꓹ 我的工具都还没有调整过来ꓹ 根本没办法研究ꓹ 你是用你的超凡能力来研究的吗?”
“这是自然。我也没想到ꓹ 在现实当中那么废的超凡能力,在这里还能够发挥不下于现实的能力。”少女甲说道ꓹ “所以ꓹ 我现在就有个提议ꓹ 我觉得大伙儿不必太执着于门户之见,可以试着成为一个超凡者ꓹ 超凡者同样也是人类,不影响我们的道路的本质不是吗?”
劍殛之魔教東征
“既然有这么大的能力和好处,看来我们以前的认识还是有谬误的。我是太唯工具论了,反而没有注重自身本身本质提升,妄想一步登天。”宅男感叹道,“这确实是我的错误,既然认识到了错误,那么我们就应该改正。现在既然在这里什么事都干不了,那我们不妨进阶超凡。”
“因为超凡能力在这里能够起效,那么这样一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点头绪都没有,在这里干等。”
宅男的话得到了两个少女的认同,少女甲也说道:“可惜我们姐妹俩的超凡能力本身就比较废,希望你能在这里激发出一个强大的超凡能力出来。说不定我们会依靠这个超凡能力才能够找到这里下一步的路。”
不朽王座 白苗
宅男自信来说道:“放心,我怎么也是个完美人类,已经大部分随心所欲,控制自身,超凡能力的激发也不例外。”
见宅男这么有信心,少女已笑着说道:“先生,你打算激发出什么样的超凡能力出来呢?”
“当然是现在我们最急需的一样能力,那就是观察能力。说实话,自从我的工具的认知观察能力不能匹配的时候,我们在这里就像盲人一样失去了方向。现在急需要弥补。”宅男回答道。
“这个可不行。这不就废了吗,以后回到现实当中?这跟工具的能力完全重复。”少女乙说道,“这种纯粹的辅助性能力,我觉得还是我来进行超凡觉醒吧,反正人能觉醒的超凡能力也不是一种,并且也可以进行能力的替换。”
宅男假摇头说道:“观察认知干涉这是我们这个体系的三大基本能力,认知和干涉,我觉得在这里用处不大,毕竟只要真正能够观察明白了,那认知和干涉有着着力点,自然我的工具就能够发挥功效。所以我觉得这个能力才是我最基本的最需求的能力。”
“既然你也想重新觉醒能力,我觉得你也不妨选择观察,这能力可没有重复一说,人和人不同,自然观察所得也会绝对有不同,特别是我们现在身处在一个未知的世界,这就更重要了。”
絕版偽校草 玖夜瀟
少女甲这时候也点头说道:“不错的!观察能力好。道具在身,认知和干涉,本身已经很稳固了,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一双眼睛。我们现在恰好是眼睛的能力不足,自然要补足这一点。以后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们现在所能遇到的困境,说不定会经常遇见到,我觉得这才是对我们最重要的能力呢。”

© 2020 我愛看書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