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0a5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愛下-902章 抓捕熱推-xrb2w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看到韩彬又认出一名嫌犯,众人都不禁感叹,这也太牛了吧。
通过嫌疑人的走路姿势就能抓到凶手,嫌犯别管如何易容、装扮都无法逃过韩彬的双眼。
不过针对这个嫌疑人的名字,也有人提出了疑问。
何英生皱眉道,“娄鹤翔不是已经被排除嫌疑了嘛,咱们警方也把他释放了,按理说他不可能是凶手,又为何要杀死金志文。”
包星笑道,“你别忘了,娄鹤翔的母亲还在关押中,他会不会是为了救他妈。”
“不对,他是为了自救!”朱家旭摇了摇头,分析道,“大家还记得当初咱们为什么放掉娄鹤翔吗?”
张顺谷道,“娄鹤翔虽然有嫌疑,去过案发现场,但没有足以给他定罪的证据。更关键的是有金志文的口供。”
“不错,金志文的口供才是关键。”朱家旭继续说道,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就是因为金志文给娄鹤翔做了无罪证明,娄鹤翔才被咱们给放了。如果金志文一开始说的就是假话,就是在替娄鹤翔作伪证,等到娄鹤翔被放出去之后,他向娄鹤翔讨好好处,但是两个人谈崩了,娄鹤翔就将金志文杀了。”
王霄道,“如果照你这样分析,金志文要卖给钟修远的凶手证据,就应该是他协助娄鹤翔作伪证的事,可这件事一旦被警方知道,金志文也是有罪的。”
朱家旭道,“金志文敢和犯罪分子索要好处,又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只要还没有结案,金志文再主动来警局自首,他的罪名不会太重,甚至可能是缓刑。从他的角度来看这笔买卖不亏。”
朱家旭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最终还是要看案件的证据。
曾平望向韩彬,“韩队,既然这个娄鹤翔是涉案人员,在作案时间段内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本身就说明了他的嫌疑,我建议立即实施抓捕。”
韩彬点点头,“曾对,麻烦您申请拘传证。
朱组长,联系市局技术科请他们定位娄鹤翔的手机。
李辉,你继续查看监控,查清娄鹤翔作案离开后的行踪,我怀疑他会掩埋或销毁作案相关证据。
王霄,你带人和我去娄鹤翔家布控。”
无限武者道路
“是。”众人应答,开始分头行动。
……
萌后妖娆,冷皇折腰 醉梦殿下
娄鹤翔家。
娄鹤翔正拿着手机玩游戏,一边玩,一边骂。
“草,你呀的怎么这么贱,你呀的一个辅助抢我的野,让老子咋么发育。”
“中路,狗X,别抢我的蓝。”
“射手,红红红,是我的。”
“妹子,老子再也不打野了,什么玩意。”
东方三山
娄鹤翔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不过还是玩的很起劲,经济不够他就去抢一波队友的小兵,这可比野怪值钱多了。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没准还能收一波对面的人头。
“我日,怎么不动了!”娄鹤翔感觉手机卡了,仔细一看是没网了,娄鹤翔望向前面的路由器,发现路由器不亮了,走到一旁打开灯,也没反应。
“操,停电了。不会是傻逼邻居又关错电闸了吧。”
娄鹤翔家的电表在楼道里,电表箱里除了自家电闸还有邻居家的,每次邻居家出远门或擦洗电器都会关错电闸,这让他觉得很无语,邻居看起来也不傻,咋就老干这种蠢事。
娄鹤翔打开门,走到门口就愣住了,楼梯下面都是人,楼梯上面也走下来两个人,娄鹤翔有些懵逼,“我草,这是咋的了,世界末日了。”
韩彬亮出了警官证,“娄鹤翔,你还记得我吧。”
“记得,您不是韩队长吗?怎么又来我家了,我还正想找你们问问,啥时候把我妈放了。”
韩彬扬了扬下巴,“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不是,你们到底有啥事呀?”
“跟你了解一些情况,你不是也想尽快找到杀死董俞蓓的凶手嘛,这样你妈就能早点被释放了。”
“进来吧。”娄鹤翔转身进了屋子,又停住了脚步,“记得把电闸给我合上。这家伙,你们警察还喜欢玩这一出,敲门不行嘛。害的我又得掉星了。”
包星笑道,“你倒是挺有闲心,警方都到你家门口了,你还有心思玩游戏。”
“我问心无愧呀,你们不是已经把我放了嘛,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韩彬道,“那我问你,昨晚八点到九点之间,你在哪?”
“在家。”
“有谁能给你作证。”
“韩队长,您又不是不了解我家的情况,我妈被你们抓了,还能有谁?”
“撒谎,昨天晚上八点半你去了金志文家?”
“金志文是什么鬼,我都不认识。”
“不认识你去他家干吗?”
“谁看到我去他家了?”
韩彬拿出手机,点卡一张监控截图,“这张照片是在金志文家电梯里拍到的,是不是你?”
“哈哈,您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是我,穿的跟个熊似的,凭什么说就是我。”
韩彬又换了一张照片,“这是你家小区门口的监控截图,上面显示是前天晚上八点离开的小区,跟去金志文家男子的衣着、背包、体型一模一样。”
娄鹤翔抿了抿嘴唇,“这个小区里的住户多的是,凭什么一定就是我,再说了,也可能是外面的人路过。你们这算什么证据嘛。”
韩彬没说话,走到了玄关的鞋柜旁,拿起一双男式的鞋子询问,“这是谁的鞋子?”
“我的呀,怎么了?”
韩彬拿起鞋子,对着鞋子的底纹研究了起来。
娄鹤翔有些懵逼,“韩队长,您这是干嘛呢,虽然我这鞋子挺漂亮的,但鞋底有啥好看的。您要是真喜欢的话,我送给你也行。”
韩彬放下了鞋子,正色道,“你不不记得,你杀死金志文后,鞋上踩到了血迹,在现场留下了一组血脚印。”
娄鹤翔怒了努嘴,“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韩彬自顾自的说道,“我刚才检查过了,你的鞋子的磨损痕迹和现场留下的脚印十分吻合,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去过案发现场。”
“呵呵,真是搞笑,啥血脚印,你让我瞅瞅。我这双鞋子宝贝的很,可从来没沾过血。”
“我没说过是这双鞋子,你当时穿的是一双胶底休闲鞋去的现场,那双鞋你很可能处理掉了。但是血脚印却留了下来。”
娄鹤翔哼道,“你也说了,我这双鞋和现场的鞋不同,那能看出什么?”
韩彬道,“每个人的身高、体重不同、走路的姿势不同,踩踏的脚印也不同。鞋穿的时间长了,会因为人的走路特征,留下一些特有的磨损痕迹,从鞋印的痕迹可疑反推出鞋子的磨损痕迹,这叫足迹鉴定。
有了监控视频和血脚印足以证明你去过作案现场,再加上你本身就是涉案人员,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对你进行拘传和搜查。”
“呵呵。”娄鹤翔轻笑了一声,讽刺道,“说了半天,你们不就是要抓我嘛。你们之前放了我,就证明我没有嫌疑,现在你们又来抓我,是不是你们抓不到真正的凶手,就想找我来顶。”
情債難還
韩彬没有理会他的讥讽,只要找到了切实证据,他再狡辩也没用,一挥手,“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