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人才是一个势力所组成的基本单位,但凡帝王将相无不把人才的培养当成最最重要的任务!
清朝从太平天国运动之后,中央集权已经被彻底打破,康雍乾三朝所建立起来的皇权独尊体系,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湘军集团并不是孤立的,这个集团的组成也是有很多小的汉人军阀派系所共同构成!
左宗棠的势力在福建和西域根深蒂固,李鸿章的淮军也是家族子弟兵,九帅在江宁撑住场面维持着湘军的基本盘,其余的将领也都有自己的嫡系部队!
汉人已经开始军阀化了,他们已经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势力,而势力自身有自身的发展要求!
每一个人都在思考未来,自己的势力如何发展,怎么在晚清最后得时间里攫取更多的利益。
判断中国未来的走向,自己是独立自处还是投靠某一个开国明君!
但是不论你怎样对未来进行选择,实力是最重要的,而实力可不仅仅是有多少条枪炮,更重要的是人才!
左宗棠是大清国里最早下手培养海军人才的,他的马尾造船厂虽然很小,但是却单独分出了一个马尾船政学堂。
招募了很多十几岁的孩子,从小开始进行培养,培养大清国未来的海军人才!
如今这些人都在欧洲留学,已经把学业完成的差不多了,李鸿章想要建立海军,搭建骨架的第一批军官,也只能从这些人里去寻找!
但是左宗棠会给吗?这可都是心肝啊!培养了十多年才养了这么一点元气!
看着左宗棠一言不发,李鸿章抱拳深深一躬“左帅!为我大清海军着想,求大帅高抬贵手,让出这些人才吧!”
“哎……老李你说的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都是朝廷的臣子,邓世昌、严复、刘步蟾他们一样也是朝廷的臣子……”
“万岁爷调令下达,谁敢不从命呢?你何苦来我这里走一遭呢,哈哈哈……”
左宗棠想打个哈哈就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可是没想到李鸿章却一点和稀泥的意思都没有。
“老哥!咱们就开诚布公别说虚的了!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
“刘步蟾、邓世昌……这批十几名军官,从小是吃你的饭长大的,他们进马尾船政的时候才多大?”
“您一点点养育起来的,一点点培养到如今能够独当一面!您的恩情他们谁敢忘记?”
“我指挥的了他们的人,我能指挥他们的心吗?以后茫茫大海上,远离国土作战……这些和我不是一条心的军官,我怎么指挥?”
“谁又能跟我同生共死呢?老哥啊……兄弟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特意来求您!”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鸿章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老哥,您是聪明人!您就不想想,灭掉了长毛,您功劳已经不小了,回头入西域打了这么一场漂亮的国战!”
“您在大清国军民中的威望是如日中天!可是这月满盈亏的道理您应该是懂的!”
“您实力已经这么大了,朝廷难道还能允许您把手伸到海军里面去吗?万岁爷怎么也不可能让您势力再次做大的!”
“左大师啊!朝廷里能够有资格掌控海军的汉臣一共有几个?除了你我还有谁能撑这个场子?”
“如果你我不能同心同德,这海军将来让满人彻底控制了,对我汉人也是不利的!”
“曾大帅好容易给咱们开创了这样一个局面……不容易啊,咱们得守住啊!”
一番话说得左宗棠收起了笑容,看左右无人他沉吟片刻终于开口说了几句实话“少荃啊!你能开诚布公跟我说这一番话,我是非常感激的!”
“既然如此,我就说两句掏心窝的话吧……其实对于你的忧虑,不是来源于我,而是来源于曾大帅!”
“曾大帅在生前曾经和我说过几次你的事情……你可知道我的忧虑在什么地方吗?”
提到了曾国藩李鸿章下意识的拱手向南方行礼“老师有话对我说吗?”
“有!当然有了……海军我不愿意让你执掌,关键的点就在你和肖乐天之间的关系上!”
“老师生前就说过,少荃和西太后走的太近,之前走错了一步棋!冒冒失失的就和肖乐天刀兵相向!”
“你和元首可是在战场上动过手的!虽然事情最后平息了,可是你们之间也没有修复过裂痕啊!”
“建立海军?呵呵……如今这世道,建立海军就免不了和华族打交道!过去的种种沟沟坎坎,都将是你未来事业的绊脚石啊!”
“在东亚,你不跟华族海军搞好关系,你真的还想建立起水师?我真的不太看好,真的不太看好啊!”
逆襲的狂妃 孟小雪
李鸿章听到这番话脸都白了“老师……老师真的这么说过?”
“没错,我李鸿章确实和肖乐天打过一仗,我输了这没话说,我输的心服口服!可是那时候我们是各为其主!”
遠古小日子
“肖乐天那时候还没有建国呢,他头顶着朝廷的官位,朝廷让他搞的工业特区啊!”
“一名朝廷命官,带兵想入京师,我拦他难道不应该吗?各为其主,我在程序上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我相信肖乐天也能明白这一点,所以后期我们没有任何的冲突!我不恨他,此刻也没有报仇的心思了!”
“当然,我也知道肖乐天肯定也不会在乎我这点人马,我跟人家比就是一只小爬虫啊!”
李鸿章叹了一口气“老哥啊!您还是少算了一层……正是因为我李鸿章过去跟肖乐天打过一仗,而且后期又没有和好过!”
“正因如此,我才能得到朝廷的信任,我才能顺理成章的掌管水师啊!老师难道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吗?”
升仙
“咱们这些汉臣军阀里面……除了我,还能有谁可以接水师?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只有我这一个选择!”
“请老哥相信我……不管未来风云变幻如何!这支海军永远……永远……都是咱们汉人的!”
“我对天发誓!”
李鸿章的誓言让左宗棠动容了,老帅抓住李鸿章的手长叹一声“少荃啊……哎……我还能说什么啊……”
豪門禁寵:總裁老公太磨人
攝影
“你就是太骄傲了……太骄傲了……你骨子里对肖乐天不服气,觉得他年轻,觉得他没有根基……”
“这个执念得破啊!”
李鸿章猛然抬头“左帅……难道……难道你们就铁了心认为这中华之国运,就在肖乐天的身上?”
“兄弟我说句掏心窝的话吧!人生无常,不到最后一刻,咱们不能轻易的下赌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