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請選擇
小說推薦大俠請選擇
一双双眼睛朝着秦风看了过去,神情错愕而震撼。布罗德败了?
布罗德虽然不比天奉、莫斯特,却也是五大邪神之一,真神境界的存在,实力极为的强大。几乎是以一己之力灭了六大至高不朽圣地之一的自在谷。
可现在。
几乎在一个呼吸之间,他就被秦风所击败了。
秦风一手擒住了布罗德,无数的大道之力形成了密集的大网,笼罩在布罗德身上,令布罗德动弹不得。
布罗德一脸惊骇地看着秦风。
无法理解。
为什么他会被秦风给擒住,并且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布罗德在还未成为邪神之时,掌握了血之本源,随后进入本源之下,窃取虚的力量,实力变得更加的强大。对于血之本源的掌握,越发的惊人,超越了一般血之本源的修士。
王者峽谷最強小兵 五鬥不折腰
即便是掌握吞噬本源的格瑞德,以及最为强大的莫斯特,布罗德都自认为可以不败在两人手中。
鬼鐘
即便是败了,也不可能如此的轻易。
但现在,他却轻松败在一个人类修士手中。这个人类,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只是获得姬天霄传承的修士,实力有限。
可现在,却达到了这般恐怖的层次。
布罗德想要摆脱秦风的控制,无论他如何爆发气血,无论他如何运转虚的力量,都无法摆脱秦风的力量。
那一只手臂,犹如神兵利器一般,牢牢控制着他。
“他?!”
戴斯瞪大了眼睛,死命盯着秦风。
当年在瀚海之地的时候,秦风至少一名道真境修士罢了。如今,却强悍如此,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对于布罗德的实力,戴斯再清楚不过了。他与布罗德,只是五五之数罢了。
但现在布罗德如此轻易地就摆在了秦风手中,这样的实力未免太过骇人了。纵然是真神,纵然是天奉,都难以大道这样的水准吧。
“他如何做到的?”
戴斯呆呆猜想着。
沃伦思眼神凝沉盯着秦风。
生人回避 姒念
他从未见过秦风,但秦风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了,让他十分的在意,十分的惧怕。以秦风刚才所表现的手段,他们五人是秦风的对手。
难道,一切要如同神灭之战一般,他们再次被封印起来。
“他?”
“这个人类修士是如何做到的?”
“嗯?”
祖龙、古命、不灭顽石纷纷注视着秦风,周身的气息都有些紊乱了。如此一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天奉,这就是你的安排?”祖龙回想起了当初天奉所言。迅速抬起头,朝着三十三天的天奉望去。
……
三十三天。
天奉俯视着下方的景象,一双深邃的眸子中掠过一抹精芒。
“他?突破了?”
天奉想到了一个可能。
唯有这样的可能,才能够化解五大邪神,才能够轻松击败五大邪神。
秦风的表现,的确如同突破后的样子。
“太好了。”
天奉心中稍稍放松些许。
秦风突破,一切都可以结束了。纵然是莫斯特,那又如何?
天奉朝着莫斯特看了眼,只见莫斯特神情阴沉如水,脸上的笑意不复存在。尤其是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中,更是冷冽如刀,冰寒如雪。
莫斯特注视着秦风。
瞧见着秦风的举动,与当初的轩辕再次重叠在了一起。
当年,莫斯特前往挑战轩辕,却被轩辕一招给轻易击败了,在众多真神面前丢了脸面。大怒不已的他,想到了本源之下蕴含的力量。
貫穿天地
故而,他带领了其他四名真神,潜入本源之下,窃取了虚的力量,实力暴涨,再次与轩辕交手。
谁知。
永恒星君
即便是实力暴涨后的他,依旧不是轩辕的对手,最终更是被轩辕给封印了。
虽说,轩辕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轩辕不是他所斩杀的。
他,依旧是输了。
“轩辕?!”
“这也是你安排的?!”
“即便你死了,也想要压制我一头?”
“不,我会让你的计划落空的。此人,我一定会斩杀的。”
莫斯特身上戾气涌动,杀意凛凛。
……
秦风一手抓住布罗德,神情倒是平静许多。他虽然不曾突破,可一身的实力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超越一般真神的层次。
从观星台,一招重创格瑞德,就可见一般。
秦风注视着布罗德,念头一动,上万种大道之力配合着混沌大道,如同潮流一般,涌入布罗德的体内,恐怖的力量瞬间在布罗德体内爆发开来。
嘭。
一声巨响。
布罗德身体爆炸开来,化作了无数血水血肉。这些血水血肉还未爆发出三米开外,便是被秦风的强悍之力给瞬间摧毁了,渐渐化作了虚无。
布罗德,消失湮灭。
但,秦风的神情却带着几分的凝重。
他偏头朝着远处看去,在远处的虚空之中,一滴鲜血凭空出现。那一滴鲜血十分的诡异,黑气笼罩之中,蕴含着无数污秽黑暗的气息,令人作呕。
从那一滴鲜血之上,秦风感应到熟悉的气息,属于布罗德的气息。
布罗德并没有死亡,而是化作了一滴鲜血。
“没死?”
秦风打量着那一滴鲜红的血液,脚下一点,再次来到鲜血的面前。大手一抓,将鲜血抓入手中。
这一滴鲜血大小,如同正常人类一滴鲜血的大小一样,只是蕴含的力量确实极为的恐怖,极为的邪恶,宛如世间至邪至恶之物,凝聚而成一般。
“灭。”
秦风手掌一抓,掌内空间瞬间湮灭。纵然是真神,都难以抵挡住他一掌之力。
然而。
当他再次打开手上,那一滴鲜血依旧存在哪儿,力量并没有减少多少。且,在秦风松开手掌之时,鲜血飞快逃脱。
“定。”
秦风轻声一语,天地之力朝着那一滴鲜血笼罩而去,瞬间的功夫便是将鲜血定在了半空中,无法移动分毫。
秦风再次走到了鲜血身边,打量着鲜血。
“难道真的无法消灭邪神?只能够以生命来封印他?”
秦风皱起了眉头,这并非是他想要的。可以他如今的实力,却也只是能够做到这个地方,不凡更进一步。
忽然。
天地邪气大盛。
一道惊世能量光柱从三十三天贯穿而来,激射向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