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本章还是龙套章,没兴趣的不用订阅)
不是团宠秀儿太冷血,实在是今晚城里真正撞上超级恶棍的人真不多。
从她给一些熟人打电话得到回馈,大部分人都收获不小,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但费舍尔他们比很多人回来的迟,她有点心慌,才半路打电话过去确认。
实际上每个恶棍基本只有一二十个匪徒辅助。
这种规模的小团队,能当面威胁的人数也就三五百人,再多的……真以为这是令行禁止的军队啊?
在哥谭市饱经风霜的底层都不傻,一旦发现恶棍控制不住局面,立刻一哄而散,才不会傻得一直留下来做人质呢。
况且明面上的韦老爷三人小组,私下里疯狂逮人刷分的路某人,都在快速减少恶棍们的活动数量。
阿卡姆涌出来上百个大小恶棍,直接波及范围也就一两万人。
像死宅团这种连撞上三次,却毫发无伤的“幸运儿”,绝对微乎其微。
哪怕臭烘烘一身泥回来,但他们确实连皮都没被超级恶棍擦破——唯一手部的擦伤还是抢购时自己不小心弄的,真赖不到恶棍们身上。
劳瑟对于如此扎心的追问,无言以对。
想了想今晚的经历,他只能点头承认:“好吧,我们运气真的很好。在今晚之前,我没听说过有谁在一小时连续遇见三次超级恶棍还活着的,我们做到了。”
秀儿:“是谁救了你们,我大老公吗?”
劳瑟:“……虽然我也很想亲眼见到蝙蝠侠来救我们,但今晚救我们的确实不是他,而是……”
秀儿:“谁啊?难道黑暗骑士?你们老说他是蝙蝠侠的跟班,其实我觉得他肯定也很帅。”
劳瑟:……你谁的脸都没见过,就确定他们很帅?万一长得跟那个光头瘦子一样呢!
心中吐槽,他还是回答到:“救我们的是棍侠。”
秀儿皱眉:“火柴人?这怎么像个反派的绰号。”
劳瑟:“……他是个用棍子的人,用一根棍子,暴打了谜语人,然后又暴打了一个很凶残光头瘦子。嗯,这个绰号是我帮他取的。”
綜一拳超人 反光鏡
秀儿立刻恍然:“我说这么没品味呢。”
庶女高嫁
劳瑟不服气了:“他自己还是是打工人(workman)呢,不是更土?”
秀儿:“……我不信,你肯定在骗我。”
劳瑟举手:“我以我老婆的名义发誓,绝对没撒谎。”
秀儿无言以对:死宅老婆的名誉比他们的脸皮可重要多了,看来这话是真的。
劳瑟这才把详细情形说了出来,尤其是路克那一身经典工人装扮,顺便再次把武器描述成了撬棍,充分证明其打工人的身份。
秀儿听得一愣一愣的,时不时还摇头,口中喃喃“这不可能、这太魔幻了、这不科学”的三不真言。
她完全无法接受,在危难之际站出来,暴打恶棍,拯救大批平民的英雄居然也是个平民。
在哥谭想当超级英雄,比发财可难多了。
至少发财不需要时刻拼命,超级英雄却是超级恶棍的眼中钉。
蝙蝠侠再厉害,也顶不住民风淳朴哥谭市的人才辈出。
不少人想学习他,结果就是一两次后就横尸街头,还被人把这些想当英雄的事宣扬出来。
天書傳承者 helphero
那些超级恶棍和他们手下的匪徒们,就是用这血淋淋的现实告诉所有人——英雄一时爽,事后火葬场。行侠有风险,亲人泪两行。
几十年下来,真正敢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少。
哪怕蝙蝠侠越来越凶狠,扔进阿卡姆的大小恶棍都能凑够一个连,却始终不能扭转哥谭市的风气。
因为蝙蝠侠是一个人在战斗,超级恶棍却是从全国各地涌来。
哥谭和大都会为中心的超级都市圈内,常住总人口超过两千万,差不多是这个黑暗美国5%的人口。
这里与欧洲有稳定繁忙的航线,是两大洲的重要交通枢纽。
栽在蝙蝠侠手里,只是那些能力比较突出的,或者比较傻的。
事实上更多黑暗势力都在两个城市之外的都市圈,韦老爷根本顾不过来。
这些势力的杰出者,会自然而然地朝最富裕的两大都市靠拢。
现实就是如此无奈。
蝙蝠侠的存在打击了罪恶,但同时也清理了低素质团伙,给更强大的团伙留下巨大的势力空间。
这就像路克在隔壁老家疯狂打击违禁药品和贩子团伙,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小而精组织。
他们利用暴涨的货物价格,少量销售就可获得巨额利润,甚至开发出了“游击战”,在广阔的野外空间临时举行多处交易,让单独一处的损失变小,却能有效降低小熊座的工作效率。
隔壁老家的犯罪份子,越来越狡猾了,从总体上刷分效率也在不停下降。
送菜的傻子虽还很多,但真傻的也成不了大鱼。
这也是路克让分身来DC开辟新“韭菜农场”的原因之一。
像今晚这种超级恶棍自发组团送人头的事,路克已经很久都没享受过了。
可惜时间不等人,他自己带上两个遥控原型机配合行动,以极快速度横扫那些没被韦老爷盯上的家伙。
一直缺乏重量级选择的二号空间,终于有了压箱底的好货色。
其中很多都有较高的研究价值,比如眼前正在被他追上的急冻人。
这家伙穿的跟个太空战士似的,浑身笼罩在管道遍布的防护服里,手里还有一把巨大的急冻枪。
荊天 奈何做賊
比起谜语人那种渣渣,急冻人才是真正的智商流,至少人家懂得利用科学和装备。
所以,在被路克盯上后,这家伙居然还是仗着飞行装置逃跑了一段距离。
但也仅此而已。
急冻人只是飞出几公里,脱离了韦老爷的重点关注范围,就被路克一记冷枪打了下来。
摔得晕头晕脑的他爬起来,心中狂怒,举起手里的急冻枪就biubiu地射了几发。
这几枪纯属发泄,因为急冻人压根不知道偷袭自己的人是谁、哪儿。
男兒國歷險記 周四
滅世魔槍 李落蕭
隐藏身形赶到的路克见状,远远扔过去几把非致命飞镖。
嗖!
急冻人脖子上多了一把麻痹飞镖。
他恼怒地伸手拔出,往地下一扔,又是biubiu几枪对准他以为飞镖来的方向轰去。
嗖!滋滋滋!
急冻人浑身抽搐起来,噗通倒地。
路克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冰块人还是怕电的嘛。”
感谢L忆冰的500点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