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魂梦倘神花,频笑是梨花。
柳牵浪漫长的游魂魔忆过程中,本来已经远离记忆的一个影子,蓦然又出现了:
“什么?”
人群中一阵骚动,传出阵阵惊呼,想不到文阳宫竟然和魂煞门有勾结?
闻听摇云的话,玄灵门十二位峰主也颇有些意外,彼此对视了一眼。
尤其是冰魄真人,正琢磨着怎么向诸派人士交代文阳公子之死的事,突然听到这个情况,心下不由一松。
既然对方与魂煞门有牵连,事后又因此冤枉了柳牵浪,如此说来,柳牵浪诛杀对方倒也不为过,不用解释,其他门派也说不出什么。
至于万象修罗,有修罗寺戒律院神僧平明大师出面,加上慈缘大师的澄清,更是没有不信服的。
不过,慈缘大师和摇云的话,清心道人倒是不十分相信。
清心道人扫视了一眼惊呼的众人,然后注视着柳牵浪道:
“慈缘大师和遥云姑娘死里逃生,的确可喜可贺,但这只能洗清五年前柳少仙没有诛杀二人的嫌疑。
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当年柳少仙犯下的可是四大罪状,如今只不过是澄清了两大罪状,另外与魔派风邪老妖勾结之罪,以及私自召唤玄钢钟开启翡翠陵,破坏星华九剑阵的罪过还尚未解释清楚!
老夫希望这两项罪名,柳少仙最好也解释个明白,否则老夫依旧无法相信你的清白!”
柳牵浪闻言,道:
“清心前辈所言极是,晚辈此次一番努力,确实难以全部澄清以往的罪状,不过还请清心前辈和各派同道朋友给柳牵浪一段时间,方便寻求证据的机会。
请诸派同道放心,柳牵浪早晚会给诸位一个明确的交代!”
“哈哈哈,柳少仙不用去寻找了,本仙子就可以证明你未与魔派风邪老妖勾结的事实!”
柳牵浪话音刚落,望尘宫上方突然传来一个极其动人的女子声音,接着就看到殿顶空气一阵波动,然后蓦然出现两个美丽动人的身影,飘然落向了玄灵门十二位峰主面前。
只见二人皆是仙女一般,一个一身浅蓝纱衣,看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妙目神飞,花容月貌,秀眉之间几分冷傲与不恭,单掌托着一个长颈白玉瓶,瓶内一根柳枝,莹莹烁烁,开着几点幽蓝的花朵。
另一个女子年方不过十五六岁,美丽面庞上,两汪秋波闪闪,一身红色裙衣,精灵古怪,极是调皮可爱的样子。
二人未曾落地,便有一种异域奇香的味道,徐徐飘来,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十二位峰主定睛一看,不由齐齐立起身形,施礼道:
“原来是月容仙子颦笑花飞大驾光临,幸会!幸会!”
“嗯,诸位峰主勿需客气,多年不见,诸位峰主还是那般风采奕奕,英姿不减当年,而且修为实力的进步更是令本仙子羡慕非常!”
颦笑花飞笑道。
“呵呵,月容仙子快快入座!”
诸位峰主一阵欢喜,十分客气的命人为颦笑花飞仙子在诸位峰主正中尊位加了一尊座椅。
颦笑花飞倒也没客气,莞尔一笑,施礼后,坐了上去。
“呵呵,敢问仙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不远处,默情娘娘笑问道。
颦笑花飞闻言,盈盈一笑,道:
爺,你劫錯花轎了
“想不到,当年害羞的小姑娘如今已是元婴期的修士了,本仙子恭喜默情娘娘了!
不瞒诸位,本仙子此次前来,探望诸位老朋友是一方面,更是听说五年前失踪的爱徒摇云今日会出现在此,故而携小徒虹儿来此打扰!
一方面要携爱徒摇云回去,另一方面听小徒虹儿说贵门弟子柳牵浪当年因为无意间救了飓风窟风邪老妖而被冤枉与魔派勾结!所以特意来为这柳牵浪澄清一二!”
诸位峰主一听,心里皆是感激不尽。
冰魄真人不由再次起身道:
“想不到因为本派的一个弟子的私事,让仙子亲自跑一趟,这番情宜真是令本峰主无以言表!”
“哦,冰魄峰主客气了,本仙子也不过是知恩图报而已,听虹儿这孩子说,摇云之所以能够幸免于难,五年后死而复生,都是这位柳少仙聪颖神慧,躲过歹人的算计才幸免遇难的,故而本仙子才如此做的。”
颦笑花飞坦率地说道。
殿台之上十二位峰主你一言我一语和颦笑花飞一时说了个没完,而殿台之下的众人皆是震惊无比。
想不到千余年前,仙界传说中的月容仙子,颦笑花飞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是那般少女般的年轻漂亮。
传说,当年她凭一条妖愁鞭笑傲妖魔二界,留下不知多少人间佳话。
但后来在修真界消失了千余年,想不到今日却出现在这里。
殿台之下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万分荣幸,不虚此行!
不过清心道人,遥万里,情花宫主等一些人对于颦笑花飞的出现相对说没那么吃惊。
尤其是遥万里,自己的爱女摇云就是对方的徒儿,自然对颦笑花飞不陌生了。
而清心道人和情花宫主千余年来虽然没见过颦笑花飞,但是彼此都是年轻时的同道中人,所以看到他的出现,也只能说故友重逢而已,谈不上太过震惊。
颦笑花飞和十二位峰主一番寒暄交流后,携小徒飘身来到了清心道人面前,笑道:
“清心师兄,阔别千余年,仍然是鹤发仙颜,精神焕发啊!”
傲世狂龍 吳鉤映月
“呵呵呵,月容仙子谬赞了,老夫已然不比当年,不过月容仙子倒是花容月貌不减当年,真是令人羡慕!”
清心道人看到月容仙子依旧对自己尊重有加,心里一阵欣喜,不由说道。
“刚才本仙子到来之际恰好听到清心师兄质疑柳牵浪与风邪老妖之事。
獨步天途 玄雨
恰好本仙子有一个徒儿,对了,就是这孩子,她叫虹儿,就是当年飓风窟风邪老妖十二风使之一绿蕚之女。
当年,柳牵浪施救诸派同门的时候,还是这孩子和她娘受风邪老妖之托帮助的柳牵浪。
当时,风邪老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还柳牵浪无意之间的救命之恩!他们之间,此前根本不曾相识,没更谈不上勾结。
况且,三万年来,魔派势力,许多魔修之人都已脱魔洗灵变为常人,甚至走上了正道的修行之路。
戰國狐出沒 我本非我
这虹儿就是一个例子!本仙子不能质疑清心师兄的正邪门派之见,但我想凡事皆有一个偶然,柳牵浪出手施救风邪老妖皆是出自一片善念,与门派之争并无关系,还请清心师兄理解!”
颦笑花飞十分客气的说道。
闻言,清心道人微微点头,有些自嘲的笑道:
“既然有月容仙子作证,老夫自然不再有异议!
非是老夫不相信柳少仙的为人,但事关正道门派的前途,老夫不得不有些多事了!”
“嗯,清心师兄切莫如此说,三万年来,正道能有那么多年平静,全靠各正道门派坚持正义,方有如此善果。
现在八穹凶兆齐现,凡域一片混乱,还要劳烦如清心师兄一样的正义之士再次拨乱反正,再造凡域太平的!”
颦笑花飞感叹道。
“师父!”
颦笑花飞和清心道人交谈之际,遥万里身侧的摇云忍不住喊道。
颦笑花飞朝清心道人一礼后,转身看向摇云。
只见摇云身形一闪,倏然飘到了颦笑花飞的面前,双眸无比兴奋的看着师父。
娶個蠱女做老婆
颦笑花飞也盈盈一笑,将爱徒揽到了怀里。
“切!师父好偏心哦!见了师姐就忘了虹儿了!”
看到颦笑花飞和摇云亲昵的样子,红衣女子虹儿嗔道,然后也偎到了颦笑飞花的怀里。
周围众人看了,也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妒忌,总之都为这三人高兴。几乎忘了此次聚会的目的。
我家的貓會修仙 翻車大師
虹儿在颦笑花飞怀里撒娇之际,一瞥之间,见到了一头银发的柳牵浪,吐着舌头问道:
“哇!不会吧,就受点冤枉,把头发都气白了,你还真够可以的?呵呵,不过呢,还蛮帅的!”
然后歪着脑袋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柳牵浪看到她那调皮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说什么,而是抬眸注视着颦笑花飞施礼道:
“晚辈谢过前辈澄清之恩!晚辈真是惭愧,何德何能让一向清修的月容仙子前辈亲自到此,他日有缘,定当厚报!”
“呵呵!柳少仙客气了,看柳少仙年纪轻轻就已然是结丹后期的实力,将来前途定然一片锦绣,他日有求到柳少仙的地方也未可知,有缘再见!
本仙子的话已说完,就此别过!”
颦笑花飞说完,抬首扫视了一眼十二位峰主,然后又先后看了一眼清心道人,慈缘大师,情花宫主和遥万里。
继而盈盈一笑,脚下蓦然升起一片彩霞,然后三人相拥着飘向了望尘宫外。
十二位峰主和在场的众人目送颦笑花飞离去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殿台之下之人也都一一归座。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清心道人坐下之后,本来想再提及柳牵浪最后一件罪状。
但刚才经历了颦笑花飞一事,如果再度起身质疑,显得自己实在是太过逼迫一个晚辈了。
詭胎難產 月影_i4969
如此任谁见了都不好看,是以欲言又止,坐在那里,眼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