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曜鼎真人看着李楚,神情复杂。
如果说先前他还有着归化李楚的心思,现在是一点也不敢有了。他不知道李楚究竟修行的是什么传承、到了什么境界。
他只知道,在他平生所见的诸多大能中,有可能把元火天炉熔爆掉的……绝不超过一掌之数。
以他“浅薄”的修为与眼界,不敢下定论,也只能靠猜。
恐怕只有陆地神仙才能做到吧?
毕竟那阳极真火……本就唯有仙气才能引动。
仙气这种东西,就算是半步地仙、或是通天初期,也都要经过数年、十数年的努力才能凝聚出一缕。
但凡接触到一点边界,都不再是凡人的范畴了。不,是不再是凡人可以理解的范畴。
曜鼎真人心里,迅速经历了“倒吸凉气”、“此子不凡”、“恐怖如斯”……
这惊叹三连。
想到昨天他还在考虑,用什么条件来归化李楚……
现在就有点心虚,还好没有真的问出口。
山顶的风,吹得他脸疼……
谁归化谁啊?
正好祖师爷的分神没了,把小李道长请过来当个荣誉祖师爷?
至于李楚的来历……
他隐隐有些猜测。
可是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
思忖半晌,只能挤出一个无比和蔼的微笑。
“你没事就好……我可担心死你了。”
“多谢掌门真人关心。”李楚淡淡地道了声谢。
同时心中暗赞一声。
曜鼎真人……人不错。
那边厢。
飞天门四门主柳庄从惊诧中恢复过来,双手虚空比划了下,有些惊骇、有些肉痛、又有些迷茫……
“那么大一尊元火天炉……说没就没了?”
元火天炉不止是飞天门内排名靠前的宝物,在天下丹炉里,也是较为闻名的。
虽然粗犷了一下,不适合炼制精巧的高阶丹药。可仅仅是无限转化真气这一点,就足以让它无法替代。
不过……
既然是可以无限转化真气,那为什么会爆掉……
这题柳庄不会了……
“一尊炉子而已,没了就没了吧。”
時空旅者的王座
反倒是他的儿子柳扶风,轻描淡写地说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他的身份。”
他看着李楚,目光玩味。
一番混乱之后,曜鼎真人带着曜敛长老来到无根长老这边。
“无根长老……”曜鼎真人问道:“接下来的比试,你们……”
无根长老苦笑了下。
他确实也准备了一件宝物,预备做比试题目。
可是看这架势……
拿出来,可就不一定收的回去了。
这次参加四飞大会的人,都太恐怖!
仅仅四名弟子,居然就有两名疑似大能转世……简直离谱。
于是他看着曜鼎真人,笑道:“比啥比啊……”
“比这个不好吧?”曜敛长老皱起眉来:“这项目,赢了也不光彩啊。”
曜鼎真人翻了个白眼,拽起师兄就走了,边走还边嘀咕:“比这个谁也比不过你,可快别丢人了。”
……
四飞大会结束得猝不及防。
四家都承认,这次来的弟子差距很明显。
身具白虎御体的琼姬,在以往任何一届,恐怕都有竞争头名的可能。
可是这次,她只能无奈的承认,无论比什么,自己都是最弱的那个。
这可是天生仙体啊,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各家长老也无比唏嘘。
陆展眉在年轻一代修者中,向来不落谁人之后。
可是面对这两个恐怖的对手,也只能甘拜下风,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那柳扶风……也干脆地认了输。
后面的两场比试临时取消,这样一来,只要等到另外三家队伍离开了飞来宗,李楚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当晚,又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李楚开门一看,居然是飞天门的柳庄。
“柳门主。”他轻轻颔首。
“呵呵,是小儿扶风想约李楚小友一晤,我特来相邀。”柳庄笑道。
李楚纳闷了下。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儿子想见自己,于是让老爹来通报?
这不对劲吧?
当然,人家都派出亲爹上门邀请了,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随即便跟着柳庄,一路来到飞天门居住的跨院,柳庄一伸手:“李楚小友先请进吧,我暂且不进去了。”
说罢,他回过头,站在院门口,看那架势,分明是像个护卫。
李楚更纳闷了。
先来送信,再去看门,这柳门主简直被当个下人用。
这柳扶风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的系統無限進化 飄颯
莫非是个带孝子?
怀着些许无关紧要的疑问,他施施然走进跨院,敲门。
“请进。”柳扶风的声音想起。
李楚推门而入,就见他坐在八仙桌边,桌上摆着几坛美酒。与白日里的漫不经心不同,此时的柳扶风,眼中闪着诡异……而热情的光。
李楚谨慎起来。
这个世道,有些事,不得不防。
“呵呵,坐。”柳扶风热情地抬手示意。
失物招領鋪 月下四時
王牌投手
李楚依言坐下。
“李兄可知道,我请你来所为何事?”柳扶风突然先发问。
李楚淡淡摇头。
柳扶风身子前倾,道:“我想问你是谁!”
李楚眨眨眼,“我是谁?”
“不错。”柳扶风微微一笑,道:“你又可知我是谁?”
“你是谁?”李楚不禁皱起眉头。
这人找他来……果然是要搞哲学吗?
他待会儿会不会问“宇宙是否有尽头”、“时间是否有长短”……
然后他不会自杀吧。
得小心点……
柳扶风见他略有茫然,又笑道:“你我大可开诚布公,没必要掩饰。”
“既然你对我不信任,那我可以先告诉你。我前世……道号传风。北地传风者,想必你听过吧?”
北地传风……
造化媧皇
李楚瞳孔微微一缩,有些讶异。
这名字他还真听过。
江南洲距离北地路途遥远,能传到这边的北地修者,多是赫赫声名之辈。
传风者便是之一。
他自近百年前出道,无门无派,行事亦正亦邪,常做一些劫富济贫、点化凡俗、人前显圣的事情。在北地民间,留下了诸多传说。
江湖上诸多传奇故事,也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篇。
只是此人早在几十年前就已杳无音讯、生死不知。
这很正常,无论江湖上多大的风云人物,一旦踏入斩衰境,就会渐渐销声匿迹,为了寻求超脱而努力。
若是到了陆地神仙,眼光更是不会放在人间。
这种没有师门亲友的散修,突然的人间蒸发并不罕见。
只是没想到……他会变成一位十几岁的少年。
那便只有一个可能。
二世身。
据传说,到了斩衰巅峰、即半步地仙的境界,若是无法突破,寿元将近时,还有另一个选择。
就是经受一系列无比凶险、九死一生的大劫数,有可能可以重活一世!
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再活一世,可以再次冲击那至高的瓶颈。
黑白道3:滲透 朱維堅
九劍錄
而到了陆地神仙的境界,更是可以自如地选择,要不要转世重修。
每个陆地神仙,都有一次修出二世身的机会。
只是……
二世身相较于一世身,虽然多了大能的修行经验,修行一日千里,但也会有诸多弊端。
第一,就是许多人一世身有诸多神异,譬如天生仙体,借此才能修成大能。
可二世身就是重新投胎,说不定会变成资质庸俗之辈。
第二,就是天道不钟二世身。
哪怕气运再雄厚之人,一旦修了二世身,便不会再有气运傍体。要一生积德行善,才能勉强与常人气运等同。
第三,披荆斩棘修到大能之辈者,前世不止有亲友师徒,定然还有无数仇家。
甚至不是仇家,仅仅是竞争对手,也难免会有心想要趁你未长成之前彻底扼杀。
所以每一个修二世身的大能,在恢复到巅峰境界之前,都不会轻易透露身份。
通常还会给自己留下丰厚的仙藏与强力的护道者。
李楚对大能转世的了解,都来自于市井传闻,也仅限于此。
见他似乎有些惊讶,柳扶风笑了笑,继续说道:
“很少有人知道,我与飞天门的老掌门是八拜之交,我重修二世身,他也出力甚巨。”
“修成之后,我便将此身投入飞天门。柳庄之子的身份,不过是个幌子。”
“先前他还给我取名叫‘柳传风’,我一想这名字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我的身份吗?于是就改成了柳扶风。”
忠犬的反撲 佚名
“好了。”
说罢,他重重地凝视着李楚:“小弟已然如此坦诚,李兄你就也别遮掩了吧……”
“我绝无恶意,也可以发誓不将今日谈话泄露半分。”
“我实在是有无比重要的大事想要问询,不得已才邀你前来。”
“你年龄与我仿佛,修为却要超过我,想必前世也绝非凡俗,定是为人间绝顶的大佬……”
李楚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尴尬。
“柳兄……嗯,前辈……”他答道:“你大概是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大能转世。”
“不可能。”柳扶风不相信地摇摇头,“你的异种传承,绝非飞来宗弟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惊天修为,说不是大能转世,没人会信。”
“呵。”李楚无奈地笑了下,“就算没人会信……可我确实不是什么大能转世。”
其实严格来说,他也未必不能说是二世身。
辣妹寵妻:寶貝,起床了
只是……
前世也只是一位平平无奇的高考失利生而已。
与柳扶风所谓的“人间绝顶”差了太远。
“那你今时今日的修为,从何而来,莫非还是你自己修行来的?即使是再逆天的妖孽,也未闻有如此。”柳扶风盯着李楚,“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的诚意?”
李楚摊手,“我相信你的诚意……可是我真没什么能告诉你的。”
柳扶风锲而不舍:“你只要先告诉我,你是哪位大佬转世。”
李楚无奈,只好坦然道:“好吧。若你答应绝不外传,我可以与你开诚布公。”
柳扶风这才满意点点头。
“我的确不是飞来宗弟子,我是杭州府内余杭镇、十里坡、德云观的弟子。”
“我有一位修为通天彻地的师傅。”
“此次参加四飞大会,实则是收入钱财,替人参赛。”
“至于你说的什么大能转世,我所知不多。你说我修为惊人,或许是因为我的传承不同,但绝非是有前世经验。”
“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你我素昧平生,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你信则矣,不信便罢了。”
李楚言辞恳切的说了一番话。
柳扶风好像终于被他说服。
他的目光在李楚脸上游移许久。
半晌,说出了一句。
“道理我都懂……可你究竟是哪位大佬转世?”
李楚挠了挠头。
唉。
一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