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两人进屋后,秦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一楼的室内陈设。
接着二人直接来到了二楼卧室。
一进门,两双人字拖就在门口,一双黑色的,一双白色的。
白色的显然是新的。
“嘻嘻。“
段冉很自然的脱掉了脚上的小鞋子换上了白色的人字拖。
“东西晚上再收拾吧,先休息一会儿,等会你洗个澡解解乏,然后我们去吃饭。”
将行李放到了门边,秦键走到窗边推开了卧室的窗,他说话间段冉四下打量了一番,卧室的布景比她在视频中看到的感觉要温馨很多。
当然,也比她看到的要乱一点点,
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要把屋子稍微收拾一下,她放下了手中的零食袋,将包挂在了墙上:“不休息啦,我先冲个凉。”
秦键忙转身:“这么着急,不歇会?”
段冉:“身上黏糊糊的。”
秦键耸肩:“去吧去啊,卫生间里什么都有。“
霸道王子賴上蜜糖公主的吻 藍玫瑰薰衣草
我的大腦是生物電腦
段冉说着:“等我哦。“
卫生间里果然什么都有,秦键没骗她。
打开卫生间的灯,小胖段看着属于自己那份崭新的洗漱用品,心里乐滋滋的。
走到镜子前,她对着镜子捏着下巴勾出了一个做作的魅惑微笑,接着自己把自己逗的大笑了起来。
“啥情况?!“
门外秦键的声音的传来。
惹火狐王的禦妖娃娃
“没事!我要冲澡啦!“

北美1776 黃初
一分钟后,卫生间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淋浴声。
伴随着淋浴声,卧室里响起了钢琴。
秦键弹的正是他们在路上听的‘春’的钢琴伴奏声部。
尽管没有主奏小提琴,但音乐听起来也丝毫不单调。
明快的钢琴洋洋洒洒,最后随着卫间的门开而中断。
段冉裹着浴巾走出卧室,对着钢琴前的秦键露出了一抹可爱的笑容,接着便伸出双臂甜甜的说道:“要抱抱~“
秦键微微一愣,呃的一声从钢琴前‘站’起来。
他向段冉走去,期间心里做着各种思想斗争。
就在他主动要将段冉搂在怀里的时候,段冉先行一步抱住了他。
“好想你。”
感受着贴在胸前的温热小脸,秦键听着怀中的话,感受着怀中的柔软,接过心里一软,全身百分之九十九都软了。
就在有可能发生什么的下一秒,段冉一下钻出了秦键的怀抱,后退一步眨眼道:“你继续弹琴吧,我要开始收拾咯。”
秦键又是微微一愣,剧本是这样的吗?
随即眼角的神情柔化了几许,“想听什么?”
甜蜜報復:巨星追妻計劃
段冉想了想:“听莫扎特弹小狗圆舞曲?”
有想法,秦键觉得这个好像有点复杂。
不过他转身的样子还挺自信的。

用莫扎特的手法演奏肖邦最大的难度的就是如何处理肖邦的自由速度,要知道莫扎特的时代钢琴技术还没有发达到肖邦的时代。
秦键坐回钢琴前思考了起来,肖邦弹过莫扎特,但莫扎特肯定没有弹过肖邦。
如果将两个人放在同一时期,莫扎特拿到肖邦的作品应该会有何种反应?
他会打个索然无味的饱嗝?还是视作珍品一样来细细揣摩?
晚安,女皇陛下 牧野薔薇
思索着这个,秦键顿时觉得段冉给他出了一个极其有趣的课题。
渐渐的抛开了技术层面上的东西,秦键揣摩起莫扎特的心理,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弹手按下了第一组颤音。
颤音的频率是符合古典主义时期钢琴家们的演奏特点,但是在力度上却轻柔的不像话。
一种奇异的音律感在卧室里出现。
正在换衣服的段冉在听到这样的颤音后,转头惊讶的看向钢琴前,这和她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虽然没有听过莫扎特是如何演奏的,但她觉得按照时期划分,音乐的表现应该还是要严肃一些的。
可此刻秦键驾驭的旋律不仅没有丝毫严肃可言,在一些句子动机上还大胆的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乍一听,音乐颠颠倒倒的,但细细一品,立马就能感觉到音乐中那个嬉皮笑脸的莫扎特形象似乎在玩耍着神迹般的天赋一样。
一时间,看着钢琴前起起伏伏的身影,段冉觉得自己骄傲的不要不要的。
快速的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段冉开始收拾起卧室。
曼妙的旋律中,小屋一点一点的变的整洁起来。

二十分钟后,秦键已经连弹了5首肖邦作品,均是以他理解的莫扎特式演奏完成。
虽然还没有玩过瘾,不过已经快到了饭点时间。
起身他才发现卧室已经被首饰的干干净净,物品陈列也变的井井有条。
床边上,换好了蓝色牛仔裤加宽松白T的小胖子段已经吹干头发坐在床边啃起了薯片。
一声嬉笑的“鼓掌”夹杂在嘎嘣嘎嘣的咀嚼声中。
段冉腾不开手,便用两只白嫩的小脚相碰发出的‘砰砰’声代替了掌声。
秦键一步上前抢走了段冉的薯片,“马上就该开饭了。”
段冉点头,起身嘬了两口刚才捏薯片的手指:“出发~”
“…先去洗手。”
“唔。”
一阵水声,哗哗哗。
片刻。
二人离开了小屋。
薄情總裁,請放手!
天色暗下,最后一抹夕阳为院落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去往食堂的路上,段冉双手搀着秦键的胳膊,脚下蹦蹦哒哒的,像个无忧无虑跟随的小孩
“我要吃好多好吃的。”
“好。”


今晚的烧烤大餐显得极为热闹。
他准备了足够的食材,廖林君烤了一桌丰盛的烧烤,老酒保提供了当地最好的精酿啤酒。
开饭前,秦键为段冉正式的一一介绍了众人,包括老阿萨德和伊多,老哈林夫妇,霍克一家三口,食堂大婶儿艾莉娜还有一些年轻的琴坊工人
整个过程,段冉大方得体站在秦键身边。
秦键每介绍一人,她便向对方友好的微笑点头。
最后秦键举杯,众人一起举杯。
“skal!”
这句干杯是秦键来到挪威第一天与老酒保在奥斯陆的夜店学会的。
众人:“skal!“
一杯酒下肚,愉快的饭局开始。

按照当地的礼仪,众人纷纷向今晚的主人敬酒表示谢意,秦键来者不拒,一口一杯,当真是豪气。
连续七杯下肚之后,他才觉得这酒度数不低。
不过秦键今天开心,身旁又有段冉的一只小手一直在桌子下轻握着他的手。
场合、气氛、佳人的相互作用下,索性他也就放开了。
七杯之后,大家纷纷的吃了一会,接着秦键再次举杯,他决定今天给大家好好上一课华国的酒文化。
“打关。”
秦键把打关的规则给老酒保说了一下,老酒保转述给众人,众人一听觉得这个好玩。
于是从秦键开始了第一轮打关。
“skal!jian。”

段冉作为今天的绝对女主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风头。
她整晚都在给秦键倒酒,剥生蚝,切牛肉。
当然,她也悄摸的一直在吃。
期间秦键还有些诧异于段冉今日的安静,他的印象里段冉与她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叽叽咋咋的。
随着老酒保的打关结束,中场休息。
接着众人吃的吃,放水的去放水,一时间食堂嘈杂了起来。
几圈下来,秦键的脸色还不错。
放下酒杯,他转脸看向段冉:“怎么了今天,那么安静?”
“没有啊,我吃了很多哦。”说着段冉双手一同握住了秦键的手,接着两只手轻轻的搓了起来,“今晚超开心。”
秦键思索了片刻,说道:“一会儿我们去海边走走?”
段冉温柔道:“先陪好大家,然后你说去哪我们就去哪。”
秦键长长的嗯了一声,注视着段冉笑盈盈目光,他忽然觉得像是好久没有和对方一起吃东西了一样。
接着反手搂住了对方的肩膀,用另一只手叉起了一块肉,“来张嘴!”
“嘿嘿,啊——”


于是,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下半场的秦键更加放飞了自我。
一杯又一杯。
餐桌上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
最后连老酒保都招架不住了。

只是最后的最后,秦键并没有带段冉去成海边。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小屋。
隐约间,他只觉得自己躺倒在了床上。
他好像听见了卫生间里的哗哗水声,又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脱下了。
之后他再无意识。